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丈母娘看女婿

陈珞大步走出酒店,就在酒店的门口抽了一根烟,深呼吸几口清新空气之后,这才感觉后背那层细密的冷汗稍稍散去不少。这一辈子,或者说加上上一辈子,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事情,而且看的出来,当时夏志阳是真的满腔怒火,拿枪出来,也并不是吓吓他那么简单,如若当时的情况持续恶化的话,那么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死人。这自然不是一种很好的感觉,甚至让陈珞有些胸闷心烦,但是一如魏锋所说的那样,这世上,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在他羽翼未丰之时,一旦太过锋芒毕露,遭遇一些不顺心之事在所难免。

当然,这一次虽然吃了亏,却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在夏志阳隐约的提起周家和潘家的时候,陈珞就是知道,这些事情,夏志阳是万万无法独善其身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夏志阳都已经被卷入进来,或许,这一点,也是夏志阳会那么大的火气的原因吧。姜还是老的辣,老一辈的智慧,是不容亵渎的,陈珞也从来不会自作聪明,也并不是不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但是如他所说,他有自己的坚持和信仰,这些是即便失去性命也不能让步的,一旦让步,他这一辈子,就是真的毁了。

这时,陈珞在将所有的问题全部都理顺之后,亦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夏老,虽然您位高权重,但是我也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人,这一次您既然来了,那么,也就别闲着了吧。”陈珞此时嘴角浮出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这笑容要是被潘奕看到的话,一定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了。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陈珞的手机铃声就是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夏子苒,还没接起,就是知道这个电话的意图了,心不免微微一暖。接起之后,夏子苒那边立即道:“陈珞,你见过我爷爷了没?你没事吧?”陈珞笑道:“没事的,放心。

”夏子苒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安定了一点:“没事就好,我听说你去见我爷爷了,可是吓死我了,他老人家的脾气可不是太好,而你……你……反正没事就好了,陈珞,你最好是别顶撞他啊,不然我都保不住你。”陈珞微笑:“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夏子苒这个女人,居然会编排自家爷爷的不是,很显然,是一门心思全部都放在他的身上,为他考虑了,这份情谊,如何能让他不感动,因此话语亦是变得柔和不少。要知道,既然夏子苒是为了他好,那么他也不能让夏子苒多担心,更何况夏子苒此时本就处于一个两难的尴尬境地,情况未必比他好多少。

这时亦是让陈珞觉得,自己刚才的坚持是对的,如若他真的妥协一步,发誓终生不进燕京的话,那么此刻这一个电话,就势必让他后悔终生,这一点,又是让陈珞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夏子苒又道:“陈珞,我过两天就要回燕京了,你有什么话要和周妁说的吗?我……不,是她,她心情不是怎么好,最近拍戏都不怎么在状态了。”“我知道,有什么话,我会亲自和她说的,你好好照顾自己。”陈珞的心愈发的柔软了,这个傻女人,明明自己也不开心,偏偏还将心思放在别人的身上,真是傻啊。

“嗯嗯,我会的,那没事我就挂了啊。”夏子苒咯咯笑道。“好的。”陈珞嗯了一声,随着电话挂断,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傻女人,我想你。电话挂断之后,陈珞马不停蹄的去曙光集团和孙进见面,第一时间从孙进那里拿到关于安保集团和正凌集团的资料,然后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待了一天,潜心研究。关于这一次贺春生所面临的危机,虽然错综复杂,但是很大一个程度上还是经济危机,通俗点说就是**问题,这一点,正是国内官场最大的忌讳。而且贺春生所图乃大,那些钱财,估计足以将他给枪毙个十来次了。

不过既然陈珞插手进来,那么事情就不仅仅是胜或者败那么简单,贺春生的屁股坐不稳了是一回事,那个省长全中科,也必然要因此付出代价,毕竟那样子,才更加符合他的利益。资料看完之后,陈珞正要离开,却是敲门的声音响起,陈珞说声请进,就见小米小心的从外面走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茶,小心的放在办公桌上。陈珞拿起来喝一口,看着她,似笑非笑,小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有些局促的道:“那我先离开了,还有事情没做完。”“晚上有没有时间?”“啊?”“一起吃饭,别多想。

”陈珞轻笑。小米抓了抓头发,逃跑一般的离开,这模样,看在陈珞的心里,说不出的欢喜。也只有和自己的红颜在一起的时候,陈珞的心境才是最放松的时候,今日在夏志阳那里所遭遇的事情,虽然最终并未危及自身的安全,但是也不能全然说没有留下后遗症,至少陈珞知道,这一口闷气,定然会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积压在心里,不得发泄了。实力,强权,财富……有些时候对这些东西的追逐,并不在于自身的需求,而是随着融入的社会环境不同的使然。站在陈珞这个位置,已经能够看到绝大部分的人这一辈子都无法看到的风景,但是他能看到这些风景,也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这些代价,也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

不过既然坚定要走这条路,许多的事情,陈珞的心里也是有了准备的。“总有一天,我定然凌驾所有的游戏规则之上。”陈珞在心里暗暗发誓,同时他也知道,这一天,已经不太远了。……晚上,陈珞和小米一起吃饭,小米的乖巧聪明体贴,对他来说,无一不是疗伤的圣药。吃了饭之后,陈珞即刻马不停蹄的去见武远,这个时候,贺春生和全中科的态度以及反应,很大一个程度上决定了他后面的做事计划。这一次去的是武远的家里,这是陈珞第一次来,不过也不至于如同武朵朵去他家里的时候那么紧张,甚至他都是空手来的,什么也没买。

他的名字,对武远一家自然不陌生了,且不说他和武朵朵以及武绍之间的关系,武朵朵的妈妈沈丽娜对他也算是非常熟悉了,美丽的妇人非常好客,倒是武远直接,喝了一杯茶之后,就和陈珞去了书房。老实说,这个时候陈珞来见武远,其实是非常的不明智的,毕竟武远在这两个派系的争斗过程中,一直都是处于中立的状态,陈珞这时来见面,很有将武远拉下水的意思。武远如何会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也没拒绝。书房内,陈珞坐下之后,开门见山的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武远苦笑道:“就知道你来问的就是这个,恐怕还是和那位大佬有关的吧。

”陈珞笑:“我就知道那位大佬虽然轻车简行,但是身份已经不是秘密了,恐怕各方面都关注了吧。”武远点了点头:“的确是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甚至可以说是在深水之中扔了一颗定时炸弹,而这颗炸弹一旦爆炸的话,这水里的鱼啊虾啊,都不能幸免。”顿了顿,武远严肃的道:“情况有点严重了。”陈珞道:“那贺春生和全中科的反应,你了解多少?”武远叹了口气,缓缓道:“老实说,我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很多事情关上门来猜,都能够猜出一点的。目前状态下,没人能够轻松起来。

”“要知道虽然全中科是隶属温家一系的,靠山实力强横,但是军方本来就是一个非常独立的派系,虽然不参与各方派系之间的斗争,却也是谁也无法无视的一股力量。可以说,如若军方要插手各方面的事物的话,那所产生的矛盾,是谁也无法居中调和的,这一点全中科很清楚,但是他也是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所以就算是要在这个关头低调隐忍一点,也是不能的。”“至于贺春生那边,本就是抱着鱼死网破的态度在挣扎了,这一次对他来说是危机,但是危机有时候也是能够化为转机的,再加上你也被牵扯了进去,事态的变故就是多了许多,可以说,贺春生现在已经在动用自己最大的关系和最大的努力,要一举将事情捅出来了,他本身是一个必死的结局,这时要做的,就是将全中科也拖下水。

”这一番分析,有理有据,就算是陈珞,也无法想的比这更周详的了,想了想,陈珞道:“那么,你认为如果事情在这个时候引发,军方的态度会怎么样?”武远笑道:“老虎屁股摸不得。”就是这一句话,就算是将所有的定论全部都下死了。陈珞面容微凛,内心的那个决定,又是坚定了几分。的确,老虎屁股摸不得,谁摸谁死,这一点,他可是有切身的体会的,而贺春生和全中科,虽然都是实权人物,但是和军方相比较起来,实在也不够看,再加上他们自身的问题太多,一旦捅出来的话,那结局就是一个死字。

缓缓吐出一口气,陈珞道:“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武远眉头微皱:“不要冒险,不值得。”陈珞笑着点头:“放心,我还年轻,许多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呢。”武远这才笑了笑:“你有这种想法就好,老实说吧,你未来的发展前景,并不仅仅是限于一城一国,现在这些事情看起来很了不起,其实就是小打小闹,不值得。”“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陈珞感激的道,他自然知道武远这话是为了他好,为他不值,但是事关红颜,怎能避让。不过武远这么说,陈珞就是明白,只怕武远已经知道他和李婉然之间的关系了,武远这话,也隐约有暗示他的意思。

……而在陈珞和武远谈话的时候,楼下,沈丽娜正抓着武绍打听关于陈珞的事情。“看上去好像很成熟的样子,真的和朵朵一个年级的吗?”沈丽娜好奇的道,这位美丽的贵妇人,平常也是雍容华贵的,但是一旦涉及到儿女,便是全天下女人的那种慈母心态。武绍好笑的道:“哪里只是一个年级,还是同桌。”沈丽娜好奇:“原来是这样子啊,只是小丫头怎么都没告诉我呢。”武绍道:“朵朵长大了,也有自己的**了。”沈丽娜就小小的有点不开心:“什么**啊,这算是什么**,再者,我也没说不让她早恋啊。

”这下武绍是哭笑不得了:“妈,您注意点,人还在家里呢。”沈丽娜直接道:“有什么好注意的,我跟你说,我很喜欢陈珞这小子啊,长的眉清目秀的,真是讨喜。”这话越说越乱,让武绍有种逃离的冲动,老天,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妈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啊,难道那个陈珞的魅力就这么大不成?可是这也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自己的老妈怎么就表现出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劲头呢?可是若说真的将陈珞当成未来的女婿了,这个时候陈珞的年纪还这么的小啊,学校不是都在宣传早恋是公害吗?这话平常唠唠叨叨不停的在他的耳边说,怎么换了对象之后,这口风和态度也变了呢?想着这一点,武绍郁闷了,非常的郁闷。

难道他真的有这么差劲不成?不过虽然郁闷,武绍也不至于妒忌陈珞什么的,相反还有点开心,毕竟陈珞越优秀,但是武朵朵的这段早恋,也就不会夭折了。武绍心里想,陈珞,但愿你是真心待朵朵的吧,不然……哎……然后沈丽娜又问那个网吧的发展的事情,这一点武绍和陈珞谈过一次之后就没提了,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做远比说重要。再者,这些他们看起来很了不起的事情,陈珞还真是没怎么放在眼里,两相比较,挫败感太强烈了。不过沈丽娜问,武绍还是要应付一下的,正说着呢,陈珞和武远,从楼上走了下来。

沈丽娜看到陈珞,立即热情的道:“陈珞,吃了夜宵再走啊。”“谢谢阿姨,不用了,我才吃饭不久。”“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一定要吃了再走。”沈丽娜一边说着,就是走到了楼梯边上,陈珞下来的时候,刚好抓住了陈珞的一只手臂,不让陈珞走的架势,这般作态,倒是让武远和武绍父子哭笑不得。最终陈珞盛情难却,还是留下来吃了夜宵,沈丽娜的手艺好的没话说,热情洋溢,更是没话说。好几次,都热情的让陈珞招架不住,若不是武远在旁帮忙见招拆招的话,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饶是如此,陈珞出了门之后,肚子还是吃撑了,没办法,被夹了太多的东西了啊,不吃又不行。当然,这么一来,也是让陈珞感受到了武家一家人可爱的一面,也难怪武绍和武朵朵的性子都是这么的好,不似一般的官二代的孩子那般的飞扬跋扈。陈珞离开之后,沈丽娜连桌子都不收拾,就拉着武远和武绍召开家庭会议,议题还是陈珞,仿佛这件事情没完没了了似的。用沈丽娜的话说,她已经认定这个未来的女婿了,问他们父子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她这么热情,这么肯定,哪里会有不同的意见,于是全票通过。

然后沈丽娜又问陈珞家庭的情况,并且积极打算过段时间去云山市一趟,这话说出来,就是让武远父子俩眼前一黑,这都是个什么事啊,说风就是雨的。这人的性格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说起来,这都是让武远有点吃醋了,自己的这个老婆,平常就是典型的贵妇人模样,讲究生活节奏和情趣,什么时候这么主动和积极过?可眼下倒是好,这一下就是变了,最主要的是,还不是因为他而变的,如何能让人不郁闷呢?不过郁闷归郁闷,沈丽娜的这个计划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毕竟,沈丽娜不知道,他们两个可是清楚,陈珞可不止一个女人。

而武朵朵虽然和陈珞走的近,但是目前关系可是纯洁的很啊,纯洁的同学关系,哪里有那么复杂?只是若是这事被沈丽娜知道的话,那就等于临头泼了一盆冷水,沈丽娜的心情只怕是立即跌入谷底,对陈珞的印象,也势必一落千丈,这不是武远和武绍父子所愿意见到的,是以,这个时候连哄带骗的让沈丽娜取消云山市一行的计划,二人可是费劲唇舌,只是,沈丽娜倔强的很,她决定的事情,特别是关于陈珞的事情,一副死也不变的架势,这一点,让武远和武绍父子,都有一头去撞死的冲动。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还真是疯魔了啊。人家陈珞这一次上门又不是专门来看你的,这么积极个什么劲啊,真是郁闷。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