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杯酒

燕京,红酒庄园。小雨清晨,薄薄的晨光笼罩之下,院子里便薄雾朦胧,丝丝金光如线,被割成一缕一缕的,那冬日里萧条冷寂的冬景,便因此多了几分暖色。周妁坐在院子的藤椅上,一身黑色的束腰风衣,牛仔裤,帆布鞋,头发随意用一根发带束在脑后,看着无比的休闲静雅。此刻,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杯壁的映衬之中,更是给人一种透明的感觉。十指尖尖,白如尖葱,也不过如是。手里的一杯酒,她并没有喝,视线,却是有些不安分的,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时而看一眼坐在对面穿着黑色中山装剪着刚硬的寸板头的男人,时而去看身侧的一根树枝上滴落的晶莹水珠,时而,看向更远处的水池边煽动着翅膀的两只小麻雀。

燕京这个地方,天子城墙之内,向来是喧嚣的,热闹的,鲜少有如此宁静的时刻,只是可惜,做在对面的人,于心不合,于景不合。温少的手里,也是端着一杯酒,他早年在部队呆过,身上有着部队的强硬作风,所以姿态算不得优雅,但是八方不动的时候,极为有气势。这时他喝了一口酒,眯眼打量了一会周妁,缓缓道:“最近又瘦了,怎么,工作很忙吗?”周妁道:“都是小打小闹,不务正业而已。”温少便笑了起来:“最近全燕京各大报纸上都是你的消息,风头一时无两,怎么反而更加的修身养性,更加的恬静淡然起来了。

”周妁将杯子放在石桌上,道:“怎么,你什么时候对这个也有兴趣了。”温少道:“一直都有兴趣,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哦,是吗?”周妁反应淡淡。温少见周妁这样子,便道:“怎么,是不相信,还是没兴趣。”周妁淡淡一笑:“你是一个功利性和目的性极强的人,既然关注这个,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也没什么相信还是不相信的。”温少眉头微蹙:“你难道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吗?”“抱歉,我不知道。”周妁道,在心里面,又加了一句,我也不想知道。温少就轻声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周妁:“你啊,这个人,太聪明,太骄傲,也太刚硬,这样子不好。

”周妁道:“过刚易折吗,我知道。”“知道就要改。”周妁便看向温少:“怎么改?”普通男人被她这么一看,估计就要缩着脖子,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了,但是温少反而抬起头,对上周妁的视线,缓缓的道:“我一直都认为,女人呆在家里,持家相夫教子便好,偏偏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妁打断:“你说的是金丝雀吧?”温少苦笑,耸了耸肩:“我说不过你。”他这样的男人,凌厉尖锐,也只会在这样的场合,以及在这样的女人面前,稍微的表现出一点点的妥协,而这种妥协随后,便是以退为进。

只听温少道:“不管你怎么说,但是我们两个的谈话争锋相对的意味太浓,难以谈什么具体的事情,只是你对我,我对你,终究是懂的。”周妁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道:“懂吗?”温少道:“我们认识那么多年,有什么不懂的?”“这世界上最难看透最难懂的,就是人心。”周妁道。“或许你说的对,但是我一直都在你的面前尽量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这一点你总归是知道的。”温少有些无奈。周妁道:“话何必说这么满,其实大家都在变化。或许你没变,但是我变得面目全非了也说不定。

”温少怔了怔:“是那样子吗?”周妁反问:“不是吗?”温少便不说话了,拿起酒杯,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完,太阳穴忽然突突的刺痛起来,早年在部队里留下来的老毛病了,但是一直都在吃药,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发作。他放下杯子,手指轻轻的揉捏着太阳穴,周妁看着这一切,也没什么反应,过了好一会,周妁才道:“既然很累,很辛苦,那么,就放下一些事情吧。”温少手指垂下,眉头微拧,道:“如何放下?站在我这个位置上,有太多的迫不得已。

”周妁嗤笑:“如果你不想做,谁敢为难你?”温少再度怔住,只得换个话题,道:“陈珞应该是要来燕京了吧。”周妁还是没多大的反应,道:“知道你的消息灵通。”温少道:“他最近做的几件事情,哪一件不是引起四方轰动,这样的人物,想不关注都不行。”“你关注他的目的是什么?”温少伸手指了指周妁:“你!”周妁沉默,拿起酒杯,泯了一口酒,然后就站了起来,边走边道:“受宠若惊。”温少看着她的背景,看着薄薄的雾气之中淡淡的金光,旋即,收回视线,看着石桌上的那个酒杯,杯子里的酒液还在轻轻的晃动,但是人,却已经走的很远很远了。

他伸手将杯子抓过来,一点一点的,将杯子里的红酒倒在地上,手指,抓着杯子,很用力,但是有些人,却是在渐渐的从他的掌心走出来,怎么也抓不住。……阳光刺入眼帘,眼皮子微微刺痛,陈珞睁开眼,看到躺在怀抱里的女人一眼。温软的女人柔若无骨,抱在怀里,软绵绵的,似乎全无骨头,也没多少分量。他轻轻移动了一下手臂,董倩就醒了过来,视线和他对上,羞涩的笑了笑,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浴巾。陈珞看一眼地下地毯上凌乱的食物和啤酒瓶,问道:“你抱我上来的。

”董倩点了点头:“你喝醉了。”陈珞苦笑:“我先去洗个澡,你等我一会。”董倩问道:“那还睡吗?”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是婉转娇媚,让人心神微微一荡。陈珞用力点头:“睡!”董倩赶紧抓过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住,然后看着陈珞咯咯的笑:“小色狼。”十分钟之后,陈珞赤~裸着身体从洗手间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条干毛巾胡乱的擦拭着头发,董倩看一眼陈珞的身体,赶紧转移视线。陈珞却是将毛巾扔给她:“过来,给我擦头发。

”董倩哦了一声,拿起毛巾,小心翼翼的移动了一下身体,看一眼陈珞,再看一眼,然后,就发现陈珞的身体某个地方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变化很显著,一柱擎天的状态让董倩的心肝儿都颤了起来,她没好气的道:“都不穿衣服吗?”陈珞道:“麻烦,反正都看过了。”“好不要脸。”董倩脸红红的道。她早就过了那种怀~春少女的年纪了,但是和陈珞的关系毕竟不同,几乎难以禁受一点挑逗,就像是陈珞此时赤~身裸~体的站在那里,她就是感觉两~腿之间渐渐的变得湿润起来,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终究是过来,探过身体轻轻的给陈珞擦头发,一边擦一边问道:“头痛不痛,昨晚喝了那么多。”陈珞摇头,问她:“你饿吗?”董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昨晚吃了很多,估计都胖了不少。”“那我摸摸。”陈珞说着,还真的伸过手去,隔着浴巾摸董倩的肚子。摸着还不够,将浴巾掀开,摸了进去。妇人的小腹光滑平坦,没有一丝的赘肉,看着根本就不像是生过孩子的,这般摸着,陈珞都有些爱不释手。董倩却是被摸的满脸通红,而且陈珞的手伸进去的时候,浴袍被掀开,隐隐可以看到黑色的内裤边缘……二人同处一室,本就是极为暧昧的气氛,这个时候更是可以称的上是暗示性的挑逗了。

只是她还是坚持给陈珞擦干净头发,然后赶紧扔掉毛巾,往后一缩,扯过被子给自己盖上。陈珞哈哈大笑,“可爱。”董倩不满:“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什么?”陈珞明知故问。“害我!”“那好,我不害你。”陈珞身体微微前倾,保持一个俯看董倩的姿势,他身体韧性极好,嘴唇,慢慢的凑到了董倩的额头前,然后,伸出舌头,在董倩的额头上舔了一下。董倩身体微微一颤,顺势搂住陈珞的腰,声音娇媚:“时间好像还早。”“我也觉得。”“那我们,是不是不应该浪费时间。

”“说的对。”陈珞顺势压了上去,床铺摇曳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浅浅的嘤咛声响起,四条腿,随着床铺摇曳的节奏,慢慢的蹬动,床铺摇曳的频率越快,蹬动的频率也就快要,那呻~吟的声音,也慢慢的变得高亢起来…………从酒店出来的时候,被风一吹,陈珞才稍稍的清醒一点,酒店的一幕实在是太过迷乱,董倩的妩媚和主动永远是那么的让人着迷,特别是当最后精华全部在董倩嘴里释放的那一个瞬间,陈珞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快要飞了起来。这个妖媚的女人,或许身材不是最好的,也或许不是最漂亮的,但是因为其独特的魅力,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

陈珞回到学校的时候,差不多十点钟了,又是旷课,只是也没忘记给武朵朵买奶茶。这次没有上课,直接去了老师的办公室,和班主任请假,于小虎对这事是真的麻木了,特别是上次撞见陈珞和周妁在一起,就更是惊吓的不轻。这是一个永远让人捉摸不透,永远让人在觉得他的潜力用完的时候爆发出惊喜的一个学生,当然,这样的学生,也永远是让老师头疼的。因为对具体的行程安排还不太清楚的缘故,这一次请假的时间也无法确定,所以,请假条上的时间也就没写了。

陈珞拿了请假条,中午陪武朵朵吃了顿饭,解释一下情况,然后就离开了。然后下午陈珞直接坐大巴去星城,晚上八点钟左右到达,还是孙进开车过来接他,先去公司看了看广告的样本,接着看了那些员工写的一些资料和建议。广告样本的问题总的来说不大,当然,因为时间上太过仓促的缘故,也说不得完美。接着便是谈玩具生产和铺货这一块的事情,江南省这边的市场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因为广告即将投放的缘故,精品玩具也是逐渐的运输到了江南省的各个县市,其中中海那边也大批量的送货出去。

自然,目前阶段,玩具不是最主要的,陈珞所关心的还是文具生产的情况,一旦央视的广告确定投放,那么接下来所引起的轰动效应自然不能小觑。如果在市场打开的情况下产品出现脱节,那么对未来市场的发展则是一个致命的硬伤,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能出现的。孙进口头上说明了一下,然后还拿了一份工厂生产情况的清单给陈珞过目,陈珞仔细核对了一下,然后分析了一下这批产品在预计的市场容量之中的消化时间,确定是没多大的问题了,这才了点了点头。

随着员工操作熟练度和产品生产程度的成熟,产品的质量这一块基本上是可以保证的,只要不出现大批量的纰漏,这一块,在目前情况先并不需操心太多。而且随着巨象文具厂和橡皮厂的收购整合,整个曙光旗下的文具生产这一块,生产产量大幅度提高,产品的类型也是丰富不少。后续的生产能力只要能跟上来,就算是真的全国铺货,在短期内也不会出现大的问题,毕竟央视的影响力虽然大,但是文具毕竟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它有一个消耗的过程,最只要的是,全新的品牌进入全新的市场,是需要一个适应和过渡期的,老旧的品牌也会在这个过渡期内发生摩擦,甚至是恶性竞争的情况。

市场经济情况下,这些都要考虑进去,但是也是难以避免,所以各方面的因素必须进行综合以及筛选。当然,有了强大的广告力量作为依托,基本上是不用去考虑代理的实力的情况了,因为曙光集团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两个人一直讨论着,差不多晚上十二点了才离开公司,离开之前,陈珞让孙进给他订明天下午飞燕京的航班,然后自己找酒店睡觉。只睡了三四个小时,陈珞又是起来看了一些资料,差不多七点钟了,估摸着李婉然起床了,这才打电话叫韩淑芸过来吃早餐。

就在酒店的餐厅,一边吃早餐,陈珞一边嘱咐李婉然一些事情。随着市场的扩展,各方面出现问题是必然的,而且公司发展的速度几乎是膨胀式的,随着这种膨胀式的发展,公司的员工也会跟着膨胀起来,在良莠不齐的情况下,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最大的一个情况下,孙进作为经理,一手把握着公司所有的发展脉络,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毫不为过,而随着公司实力的壮大,孙进手里的权利也会壮大,权利催生野心,就算是陈珞之前对孙进并无丝毫的防备,但是现在,必须做这方面的准备了。

李婉然明白陈珞的意思,提了几点建议,就这样,好好的一顿早餐,差不多变成了二人会议,一顿早餐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二人才起身回客房。陈珞洗了个澡,李婉然则是在打电话向律师事务所那边请假,看到陈珞出来,笑了笑。陈珞也没什么力气,抱着李婉然看电视,一边说道:“公司这边的情况,接下来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辛苦你了。”李婉然道:“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想法?”陈珞道:“人才培养这一块是需要时间的,职业经理人刚好可以弥补这个缺陷,说到换人什么的,倒是不至于,只是不想孙进一家独大,不然到时候很多琐碎的问题,都会变得麻烦。

”“公司下面可以安排副总之类的吧?”陈珞笑:“那样子太明显了,总之呢,现在公司的发展类型单一,各部门的只能也单一,一下子弄太多人进去,反而会弄得臃肿,不利于公司的发展,眼下的情况,只能尽快速度的发展其他方面的业务。”李婉然点了点头:“那道也是,不过还是有点想法,你前期招的那些人,像是那个闵静和任笑笑,工作能力都还是不错的,以后负责文具的某个单一的环节,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陈珞道:“说的也对,是得重点培养某些人了。

”然后话题一转,对李婉然道:“彤彤的情况怎么样了?”“比以前开朗多了,打打闹闹的,都有些让人不是适应。”李婉然笑道,说到女儿,李婉然的面部表情就是变得慈爱起来。陈珞笑道:“说的我都有些吃醋了,恨不能和你再生一个孩子。”李婉然脸红:“是不是又想使坏。”陈珞叹气:“有心无力啊。”说着,抱着李婉然,躺在床上,呼吸着李婉然身上的香味,倒是真的没多余的想法……。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