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六章 少年自有少年狂

顾正现年五十五岁,属于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到高层的一个典型代表,因为一路走过来太过艰辛的缘故,其为人本身也偏向于保守。这些年来,是国内经济黄金发展的几年,在各大政策下,云山市也是频频推出大动作,但是不管是在电视还是报纸上,这位云山市的市委书记抛头露面都很少很少。一方面,是其为人低调,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其工作作风太过保守、固执,和不少人的行政理念有冲突。当然,这些事情也都是道听途说,具体顾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珞也不知道,但是通过顾飞来看顾正,无疑,他算的上是一个好父亲。

顾飞的妈妈叫肖凌,当年和顾正上山下乡做知青的时候认识的,五十岁上下,身体不是太好,脸色蜡黄,因此虽然才五十多岁,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苍老一些。不过肖凌非常好客,看到陈珞就热情的招呼着,又是倒茶又是拿水果,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市委书记夫人。毕竟,有柳桦给陈珞所留下的观念先入为主,现在在肖凌给陈珞的印象,无疑是太好太好,好的受宠若惊。顾飞在外顽劣,但是在家里则是典型的乖宝宝模样,收敛起了嬉皮笑脸,看上去正正经经的,让陈珞看着就觉得好笑。

“顾伯伯呢?”陈珞问道。肖凌笑眯眯的道:“在书房写字呢,每天在这个点上都会去,也不知道写什么,一写就是一个小时。”陈珞随意看了看客厅,看到一幅字画,上面写着:“清风拂岗。”瘦柳体,浓墨重笔,给人一种铺面而来的铿锵之气。陈珞好奇的道:“那个是顾伯伯写的吧。”肖凌笑着点头:“是呢,他在家里没事就喜欢鼓捣这些。”陈珞道:“练字功夫就是养气功夫,顾伯伯是学习的榜样,相比较起来,我们这一代太浮躁了。”肖凌就道:“怎么,你也懂字画。

”陈珞不好意思的道:“只是有点兴趣,不是很懂。”肖凌就怂恿道:“你去书房看看,说不定和老顾能有点共同话题?”“可以吗?”“可以的,去吧。”肖凌道。陈珞本来就在找一个和顾正接触的切入点,却没想到机会水到渠成,点了点头,往书房方向走去。肖凌看着他的背影,对顾飞道:“你这个同学不错。”“哪里不错。”肖凌道:“宠辱不惊,沉静内敛,机心暗藏,说话做事自有大气,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和讨厌,这一点,你可是大大不及啊。”顾飞挠头:“评价这么高,才说上几句话啊。

”肖凌笑:“我跟在你爸身边这么多年,别的本事没学到,但是看人,还是能看准一点的。”顾飞还是疑惑:“真的有这么玄乎?”“一会你看看你爸的反应就知道了,你这个同学,不简单啊。”肖凌道。作为市委书记的夫人,各个层面打交道的人自然不在少数,绝非一般的妇人可以比拟,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态度和威仪,以及说什么话用什么语气,都拿捏有度。而对陈珞如此亲近,虽然也是因为对陈珞的欣赏,但是其中,试探之心还是有的。她的这种身份,在云山市范围内,早就没了出风头的必要,但是身份放在那里,总会让人觉得局促和紧张,特别是当她笑眯眯和善待人的时候,那么,很多人,自然而然会有一种逆反的心里从而导致分寸大乱。

可是陈珞没有,一开始她表情热情好客的时候,陈珞也都是坦然接受,真当自己是来做客的了,而当谈话的时候,似无意实则有意的将话题往自己所需要的方向引,从而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契机去接近自己的目标。这份机心,虽然暗藏,但是注定辉煌璀璨。……陈珞轻轻的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顾正的后背。高高大大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条黑色的西裤,脚底下则是一双黑色的布鞋,看上去随意而不失威严。顾正的头发全部都白了,但是,看背影,却不会让人觉得苍老,而是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刚正气息。

然后,陈珞的视线越过顾正的头,再度往前方看,就看到墙壁上挂着一幅字,用草书写就。“每临大事有静气。”没有署名,没有印章,就那么在一张白纸上写就,一气呵成,干干净净。并不算非常好的草书,稍显凌乱,格局显小,但是这幅字挂在那里,很自然而然的就给人一种安定宁神的感觉。然后,陈珞呼吸间,就感觉这个书房里格外的安静。“刷刷……刷刷………”顾正微微弓着背,手里的一支毛笔在宣纸上笔走龙蛇。陈珞走近一点,发现顾正是在用行书的写法临摹《兰亭集序》。

他刚好看到一句,“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写完,顾正将毛笔放到砚台上,回过头来,看着他道:“来了。”陈珞点了点头:“来了。”顾正又问:“会写毛笔字吗?”“会一点。”“试试。”顾正道。陈珞其实早就跃跃欲试,听顾正这么说,也不客气,在顾正刚才写的宣纸旁边展开一张纸,拿起毛笔蘸着墨汁抖了抖,将狼毫抖匀,然后提起,落笔。“少年自有少年狂,藐昆仑,笑吕梁。

磨剑数年,今日显锋芒。烈火再炼双百日,化莫邪,利刃断金刚。雏鹰羽丰初翱翔,披惊雷,傲骄阳。狂风当歌,不畏冰雪冷霜。欲上青去揽日月,倾东海,洗乾坤苍茫。”读大学的时候,陈珞曾经在学校的书法协会混过一段时间,对于各种字体有过研究,这事一行草书写下来,酣畅淋漓。顾正看到开头的第一句“少年自有少年狂”眼前就微微一亮,待到陈珞写就搁笔的时候,则是拍起掌来:“好,好,不错。”陈珞道:“还能入您法眼吗?”顾正道:“写的比我好,真是难得。

”原本听了陈珞的那些事迹之后,顾正对陈珞本就是极为欣赏的,不然也不会将顾飞也安插到市一中去了。不过人心浮躁,某些方面优秀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也也有着自以为是的优越感,轻飘飘的不分轻重。可是书法这东西,最忌讳的就是浮躁,不然的话,就算是练个几十年,也难能有什么成就。而陈珞的这一行草书,大气老练,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豁然气息,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很显然是下过苦功夫的。陈珞笑道:“顾伯伯真是太客气了,再说下去我就要羞愧的掩面逃走了。

”顾正哈哈大笑,道:“坐。”陈珞依言坐下,然后又听顾正道:“顾飞,上茶水。”一听这话,顾飞的身体就颤了一下,肖凌则是眯眼笑了起来:“我说对了没?”顾飞对她竖起大拇指,“您老真是英明神武。”然后起身去泡茶,端着茶水进书房。书房里有两排沙发,是顾正本来用来谈事和宴客的,但是,当看到自己熟悉不过的陈珞坐在那里的时候,顾飞还是小小的有点别扭。放下茶水,顾飞就离开了,顾正看一眼顾飞,道:“难成大气,不及万一。”顾飞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有那么差嘛?他委屈的想着。

书房内,顾正和陈珞面对面而坐,他手里端着茶杯,却是好半天都没喝一口茶。常年身居高位的男人,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一种气息,能够影响到周身的气氛,这个时候,给陈珞的感觉就是如此。如若一开始他可以先入为主的打开僵局的话,那么现在,这么沉静的坐着,气氛就是逐渐被顾正给引导了。又是陈珞先开口说话,含笑道:“一直都有听顾飞提起您,只是一直没机会见面。”顾正道:“哦,他说我什么了。”陈珞道:“他很敬畏和崇拜您。”顾正就笑了笑:“现在见到了,你感觉如何?”“我也敬畏和崇拜您。

”陈珞笑道。顾正却是摇头:“不,你没有。”陈珞微微一惊,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就听顾正接着道:“你胆子很大,大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其实并不是那么尊敬我。”陈珞苦笑,站起来,道:“顾伯伯言重了。”顾正道:“有什么说什么,我喜欢诚实正直的年轻人。”陈珞摸了摸鼻子,顿了一会,才道:“或许真的是我胆子大,但是,不敬畏,不代表不尊重,我尊重您。”顾正大笑,爽朗,道:“坐下,别那么紧张,随便聊聊。”陈珞再度坐下,一起一坐,对顾正的观感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顾正道:“你的事情我都有听说过,很不错,你的机会也有很多,为什么会选择留在云山市?”陈珞道:“读书也好,做事也好,都是一步一步来的,脚步跨出去容易,收回来就变得难了。这里是我的qb5,在我还没有迈出去的能力的时候,只能在原地打转。”顾正喝了一口茶水,笑道:“你做的事情,可不是原地打转。”陈珞好奇的问道:“您听说过什么了。”顾正道:“听说过许多,不过都没必要提。我唯一好奇的是,以你的年纪,妄图在云山市打开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会不会觉得太过痴心妄想。

”陈珞就道:“您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有什么梦想吗?”“那个时候世道艰难,就想着能吃一碗米饭填饱肚子。”陈珞道:“我现在所做的也都是这些老路子,全部都是为了生活,只是,方式不太一样。”“你野心很大。”“或许,但是,只要不妨碍到别人,合理合法,横冲猛~撞的话,怎么做也不为过。”顾正抚掌笑了笑:“说的有道理。不过我又听说,你和潘东明市长走的很近。”“嗯?”陈珞心脏微微缩紧,虽然顾正看似说的随意,漫不经心就说出来了,但是这句话里面的含义却是太丰富了。

有野心的人,总是会用尽一切的办法给自己争取机会,努力的往上爬,有刚才的话的前提下,如若这句话说不圆转,他在顾正的眼里,就变成了一个势力小人,不管是和潘奕的接触也好,和顾飞的接触也罢,都变成了别有用心。不过,陈珞还是很快的道:“因为我喜欢潘奕,我恋爱了。”“哦。”顾正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旋即惊诧于少年人的反应能力,道:“你还是学生,恋爱合适吗?”“这阶段,做很多事情都不合适,但是路总是自己在走,别人在旁边指点,就算是看的再清楚想的再明白,也无法切身感受。

很多事情,在我这个年纪,别人说不能做,但是,我做了,做成功了,那么就代表可以。一条路,可以用很多方式走,您觉得呢?”陈珞道。“那如果失败呢?”“失败了,不代表不能走,可能是走错了方向,也可能是走错了方式,但是,只要路没到尽头,不是一条死路,那么就可以接着走。”“那么,如果你走到了尽头,发现并不是你想要的,也得不到你想得到的,你怎么办?”“至少有走过这条路的经验,再去走别的路,就会轻松许多,站在局外看局内,是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的。

”“那么,如果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你还要走吗?”“总会有对的时候。”“那你认为什么是对的?”陈珞想了想道:“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不走,无作为,就是错误的,这一点,我还是懂的。”顾正再度抚掌:“说的不错,少年人就该有这样的锐气和锋芒,少年自有少年狂,野心也好,雄心也罢,路是自己走的,不管对错,认真的走,就总会有一个结果。”陈珞这才松了口气,道:“谢谢您的提点。”刚才的对话,一问一答,连丝毫的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不知不觉之间,双方的气氛就变得压抑而紧张起来。

如若一句话收不回来,那么就前功尽弃。简简单单的对话,却不知道包含多少机心,也是费了陈珞极大的力气,这时后背都溢满了冷汗。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