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桃花依旧笑春风 >> 九江(三)

他看得出了神,连九江抬起头来也不知道。她把剥好的橘子放在他掌心里。微凉的水果,仿佛沉甸甸的,奇异的触感从掌心一直传到胸口,他不知不觉把一个橘子都吃完了。这时候正巧护士来了,看到他吃橘子:“哎呀,医生不是交代不让吃生冷吗?”九江糊里糊涂:“不能吃生冷,那你怎么不早说?”他无奈地笑了笑:“我忘了。”九江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她懒得等电梯,直接从楼梯下去,刚到一楼,听到电梯门“叮”一响,她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就觉得后悔了。

是叶慎宽,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他眼神仍旧锋锐,看着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他的眼神像是刀,似乎要将什么刻在自己身上。她转过身往外走,他却叫住她:“九江。”她很想装作没听见,可是已经有人快步走上来拦住她,她有点愤怒,转过身来看他。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身边的人都知趣地回避了,只有一个大约是秘书,一直把他俩送上了车,替他们关好车门。车上只有司机,她不用再给他留面子,冷着脸说:“我还有事。”她伸手去拉车门把手,他才说话:“老爷子不行了。

”她怔了一下,车子已经开动了。微微的震动里,她才明白原来是他父亲病重,怪不得他会在医院里。她不做声,他也没有再说话。很久之后车子驶进了一个陌生的院子,车道幽深漫长,拐了好几个弯,才看到房子。四周树木森森,天本来就要下雨了,更显得阴霾。司机下车开车门,他先下车,回头替她拿包——他做得挺自然,她却觉得如鲠在喉。什么人都没有,进了房子也觉得安静得像是无人居住的废墟,可是屋里却整洁干净得异常。铺着很厚的地毯,踏上去无声无息。

已经在供暖了,屋子里热气烘烘,九江只穿着毛衫,也觉得热得受不住。他还是这毛病,耐暑畏寒。他把外套脱了,亲自给她沏了茶。她没有尝,转动着杯子,熟悉的茶香已经让她知道,是六安瓜片。他就在她对面的沙发里坐下,这时候看上去神色似乎很疲倦,比起原来也瘦了不少。她把茶杯一遍遍在指间转动,他仍旧不说话,偌大的屋子里,就听见她用杯盖刮过杯沿的声音,像是一只蜜蜂,“嗡”的一下子,然后再“嗡”的一下子,飞近又飞远。她终于把茶杯放下:“我得走了。

”他没有动,但她从他旁边经过的时候,他拉住了她的手,她挣了一下没挣开,他声音很低:“陪我坐一会儿,就一会儿。”他连嗓音里都透着疲乏,眼底有血丝,也不知道连续熬了多久没有睡。最近肯定是云谲波诡,他一定有很多事要赶着办。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他过的那日子,她想想都觉得累。他的手指攥得很紧,紧到她都觉得痛了,仿佛他一撒手她就会消失掉似的。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那你放手,我就再坐一会儿。”他依言放开了手,她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低着头喝茶,茶叶很好,是顶级的六安瓜片,清香溢齿。没等她把半杯茶喝完,他就已经坐在那里睡着了。睡着了他眉心的“川”字才不见了,她这才发现他的眼角有了细微的纹路。因为仰着头,头发有一点乱了,看上去倒不显得老,反而让她想起高中那会儿。学校开运动会,他在小树林里等她,等得伏在石凳上睡着了。她去了以后,只怕他睡得着凉,推一下他不醒,推两下他还是不醒,最后她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他忽然一伸胳膊就抱住了她,吻在她额头上。他的唇又烫又软,吓了她一跳,连耳朵根都觉得滚烫了。

她找了半天才找着唤人的铃,还是老式的样子,圆圆的,不起眼,按下去后不久就听到谨慎而轻微的敲门声。她把门打开,来的人她不认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于是她告诉那人:“叶先生睡着了,拿床毯子给他盖上。我得先走了。”她还怕他事先曾嘱咐过什么,那自己就走不掉了。结果那人拿完毯子,就去安排好了司机。司机把她送到市中心,她随便挑了条马路下了车,拦了出租车回家去。还没进家门手机就响了,原来是陈卓尔,不知为什么问她:“你在哪儿呢?”“在家呢。

”她关上防盗门,换上拖鞋,说,“怎么了?”“噢,没事,明天你要是有时间再来看我,给我煮点面条吧。”“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腻啊,巴巴要吃面条?”他嘻嘻哈哈:“山珍海味吃腻了,当然就想吃点面条。”第二天她没能去医院,下班回家后刚进家门,就觉得有点不对。一路走到卧室,只见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虽然没开灯,但她已经发现床上竟然睡着一个人。她又惊又怒:“叶慎宽,你怎么回事?”他睡得正香,被她吵醒了还是睡眼惺忪:“你回来了?”“你怎么在这里?”他竟然挺委屈的样子:“我睡不着。

”“你睡不着也不能上我家里来睡。”她都被气得糊涂了,“别人知道了怎么办?”他像是在争辩什么:“没人知道,我自己开的车,在街上兜了半天,最后把车停在商场停车场,又拦出租车来的。”她把灯打开:“有你这样的人吗?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其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要想配她的钥匙,简直是易如反掌。大概是灯光太刺眼,他用手遮着眼睛,忽然叹了口气:“今天开会,我讲错话了。”她心里一沉,知道在这关头什么事都能要命,背后那千丝万缕,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她不由得问:“你说错什么了?”问了又觉得后悔,因为不应该问,他也不能告诉她。结果他顿了一下,慢慢道:“我当时说,联通归电信,移动合并网通。旁边人给我使眼色我也没觉得,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来说错了。”她这才知道他是在逗自己玩,恼羞成怒。他突然揽住她,就吻在她耳垂上:“小九……”他的呼吸全喷在她的耳畔,拂动鬓发,仿佛有一种遥远而亲切的酥麻,从耳畔一直麻到颈中,麻到胸口。他的怀抱那样暖,暖得令她觉得心里发酸,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又一次支离破碎。

她一下子挣开他的怀抱:“你儿子快一岁了吧?”他定在那里,仿佛这句话是一句咒语,然后就让人动弹不得。她说:“你走,再不走我就报警了。”他穿上外套,似乎很平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了。九江只觉得心乱如麻,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包,她把包放下,想想又把手机关了,就去洗了拖把来拖地。做家务的时候她的心仿佛才能静下来,脑子一片空白,只有手里忙着。她拖了地,然后换了床单枕套,统统塞到洗衣机里去,仿佛床单上沾染了什么不洁的东西,其实就是一点烟味,他身上的。

枕套上还有一根短短的头发,很硬。从小他的头发就很硬,少年时代更是像刺猬一样。那时候她就爱用手摩挲他的额发,像小刷子,刷得她掌心痒痒的。她把那根头发拈下来,发根都灰了,也许他真的有白头发了。他的日子不是好过的,他说他睡不着,她想象得出来。上次见着他就像是熬了很久的样子,因为他坐在她旁边,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她还记得在香港的日子,每一个晨曦,在枕上看到他沉睡的样子,那时候他眉宇舒展,从来不曾有疲惫的眼神。她给自己沏了杯茶,只不愿意再想什么,如果说要忘记过去的一切,其实她根本办不到,可是最后的理智她总还是有的。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座机响起来,她只是懒得起身去接,任凭它响着,一直响一直响,最后终于重归寂静。洗澡的时候有人敲门,她匆匆忙忙穿好了衣服,隔着防盗门一看,竟然是陈卓尔。她吓了一跳,连忙把门打开:“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还没出院吗?”“医院太闷了,溜出来透透气。”他大摇大摆颐指气使,“快点,我晚饭都没吃,煮点面条。”她只好去给他煮面条,他还跑到厨房凑热闹,本来厨房就小,添了他简直转不过身来,她一边忙一边数落:“你那胃,就是让你自己给糟蹋的,住院还跑出来,到现在了连晚饭都还没吃。

”他没好气:“还说呢,昨天你不是答应给我煮面条吗?我在医院眼巴巴等着,结果你都没去。”她昨天答应过吗?她都忘了。叶慎宽一来,就把她搅得心神不宁的。他吃了一大碗面条,似乎是真饿了,吃完后还问:“要不我洗碗?”她连声说不用,又对他笑了笑,问:“你自己开车来的,还是司机送你来的?”。

小说索引:桃花依旧笑春风全文免费阅读,桃花依旧笑春风全本免费阅读,桃花依旧笑春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