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069 领结婚证吧

“对于周围居民们所指老人们半夜遭到殴打这件事,请问有谁亲眼见过?我手中的资料正是医院医生们向部分老人所开的患病证明。舒蝤鴵裻每日都有专业指导过的护士给老人打针,在打针的过程中难免发生居民们所说的半夜传来哀嚎和痛哭流涕的声音。再者,老人们身上的一些伤痕,也很有可能只是摔跤所致,所有人都知道人只要一老就会精神不济,精神都不济了走路怎么可能会稳呢?摔跤都是常事,身上还怎么可能不发生点儿磕磕碰碰的清淤伤痕?”一片哗然,大部分是旁听者。

一声冷笑,是薄荷发出来的不屑。“请法官允许公开我的证据,指控养老院虐待老人。”薄荷并不想多说,说多了就是强词夺理。今天就算他说烂了自己的三寸舌头也无法让那些人逃避法网,有她薄荷在,这个案子不可能会丢失公道!王玉林呈上证物,投影仪打开,一张张照片在屏幕上翻走,竟然是护工正在殴打老人的照片!言毕神色一暗,扭头看向自己的被告当事方。那院长迅速慌张的低下头,显然不敢看屏幕上的那一幕幕真相。不仅仅是殴打老人,还苛刻老人食物,指着鼻子大骂的一些画面。

这些老人就连在外面晒太阳也不得自由被扫地的大妈拿着扫把轰赶。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看了都会心酸甚至自省。“这就是我的证据,还需要更多的言语来辩论这个没了良心的养老院究竟做了什么吗?在座除了一些受害人,更有受害者的家属,他们都只是为了向社会和政府寻找安慰,我们是他们的依附,如果我们连公道也不能还给他们,那我们的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如果人人都只是为了金钱而活,那这个世界上将不再有信念、爱和感情。我恳请法官以虐待罪判对xx养老院查封并且吊销他们的营业执照,而院长必须在公众前向老人们道歉,并且判处刑罚。

所有犯罪的人都必须得到法律的严惩!这是我的证词。”正直、严肃、公平、敬仰、信念,如果一个人的眼中可以同时写下这么多词,那一定是现在穿着严肃的检察官服站在法官前面的年轻女子。她脸上甚至眼中的光辉都能让一个人动容,让人相信,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能让任何人信服。她竟然在防范严密的养老院拍到那么多照片。竟然还没让任何一个老人出庭作证便已经让法官信服,而那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言大律师却突然不再说话,只是沉着脸死死的盯着那个脸很小五官却出奇的精致的女人。

“言律诗,我求求你快想想办法,快救救我……”院长低声的苦苦哀求。言毕低头看向院长,蹙眉冷言:“可你并没有把所有一切真实的情况告诉我,比如有人可能已经拍到了这些足以毁掉你一生的照片。”院长一个哆嗦:“我、我的确不知道……”“被告请肃静!”副法官敲打法官锤警告。言毕寒着脸又转过身来,没再说任何话。“辩方还有话要陈述吗?”法官冷眼的看着言毕问。言毕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而道:“暂时没有。”一锤落下:“中庭休息十分钟。然后我们会当庭宣布审判结果!”薄荷和王玉林回到休息室,王玉林兴奋的上前拉着薄荷大叫:“老大,那些照片你是怎么搞到的?你真的太厉害了,我们都去潜伏过,但是养老院那边做的防范措施实在是强大,那你这些照片……”薄荷揉了揉太阳穴在椅子上坐下来淡淡的道:“天下无难事,不然你以为我这一周我都在做什么?真的只是去遛狗啊?我扮作送货人员混进去的。

”“哦……”王玉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个转身站到薄荷身后主动给薄荷揉肩捏胳膊:“老大,你觉得这言毕会老老实实的等待宣判么?”“不知道。虽然他喜欢把黑的说成白的,但是这一次他们必定没料到我没请证人而只是拿出证据而已,所以他现在必定有些大乱了。”想到这里薄荷还是有些成就感的。如果自己真的能在这个案子上简单的就把言毕击倒,她怎么着也会沾沾自喜一下。“哈哈,还说他是多么厉害的大人物角色呢,我看也不过如此!”王玉林得意洋洋的仰起脖子,仿佛对结果已经信誓旦旦的掌握。

薄荷倒是没什么表情,她只是在想那个人会如此愿意认输?而此时隔壁的休息室,言毕一直反反复复的在房间里行走,院长用慌张的神情跟着他,哆嗦着不停的道:“救救我啊……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闭嘴!”言毕回头一个冷冽的视线,院长才哆嗦着闭了嘴。“要不是你曾经救过我,你以为我真的会为你打这场官司吗?你的黑心造就了今天的局面,现在谁也救不了你!”言毕揉了揉额头,那些照片真的是他想也没想过的证据,他也相信她既然拍了照片不可能没有摄像,这个女人实在不简单,不像他想象中只是嘴上呈快而已!还真的是个有点儿实力的检察官。

“言毕啊……你真的不能让我去坐牢,看在我当初救过你的份儿上……要不是我,你当初就被孤儿院的院长给打死了……”院长原本死沉的眼眸因为这事又透出希冀的光芒来。言毕的眸色已经沉的犹如一潭深黑的水,低头看着院长冷硬的问:“我输过吗!?”院长一愣,却还是摇了摇头,言毕是从未输过的律师啊。言毕缓缓一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坐牢的!”那笑,诡异的让院长直直打了一个哆嗦。“宣判如下。被告xx养老院因虐待老人罪成立。判处xx养老院赔偿每个老人一万元处罚金,xx养老院即刻遭处查封关门,吊销营业执照……”薄荷怒气冲冲的走出法庭,王玉林急匆匆的跟在身后。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我们胜诉了呀,老大你怎么还这么生气……”王玉林真的不明白薄荷此刻的心情只能一直跟在后面低唤,可薄荷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路向门口疾步。“薄检察官!”一声低唤,薄荷才顿了下来。回头目光不善的向来者看去,王玉林微微的倒吸气,言律师?言毕信步走来,摇摇晃晃着修长的身体,一身得体的西装,薄荷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言律师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薄荷已经走到了法庭门外,而旁边出出进进的是旁听者们,都对薄荷展开感谢的笑容:“谢谢你啊,薄检察官。

”“谢谢你检察官!”“谢谢你……”而言律,则得以无数的白眼和冷哼。“你不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吗?这些人都恨你。”薄荷就不清楚了,怎么会有人愿意为这样的机构打官司?他的心里不会感觉内疚吗?而据她所知,这个言律根本就不缺替这家养老院打官司的小钱!“没有人会得到所有人的喜爱。”言律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我觉得我们已经无话可说了。”薄荷沉下脸转身欲走。“等一下。”男人却更快的伸出手,当初薄荷所去。薄荷冷眸,他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可以谈的吗?“这次算我输了,下次,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你赢我。

”下一次,一定不再会是这样容易让她赢去的案子上见面!薄荷冷笑一声死死盯着言律:“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但我可没认为自己赢了。没让罪犯坐牢的审判结果,不算赢!”言律神色一挑,这个女人……说她是倔强的钻牛角尖儿呢,还是这根本就是她的个性?眯了眯双眼,言律没发现自己正在盯着薄荷瞧,也许只是一种好奇的目光,可是这目光却已经让薄荷大大的不爽。薄荷扔下一个白眼儿带着王玉林迅速撤离,走出法院快速的下着阶梯,而外面已经得到消息的媒体们已经群涌而上,王玉林护着薄荷快速往下,她终于知道薄荷为什么不高兴了,因为她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胜利。

但是媒体们把薄荷围了个水泄不通,她打破了言律不败的记录,这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一重大突破的大新闻事件,而真正关心养老院对老人们的道歉竟然没有两个人,或者说……没有一家媒体!“请问薄检察官对于打败言律诗有什么感想吗?”“请问薄检察官对于之前放话就已经知道自己必定会替社会赢的这场官司吗?”“请问薄检察官……”“请问……”薄荷不想回答问题,一直微微蹙着眉,直到一只大手突然拉住她。薄荷完全是条件反射性的挣扎,可是那人却很快的将她护在怀里,高大的身躯完全将薄荷护在怀里,而薄荷在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时便安静了下来,是他?薄荷抬头,对方戴着鸭舌帽,戴着墨镜和口罩裹着大衣根本看不见脸,但是薄荷就确定是他。

王玉林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见薄荷安静的窝在那突然出现的高大黑影怀里自己也不说什么便也乖乖的只是跟上,直到突破重围坐进车里,王玉林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媒体还没来得及群涌而上奔驰轿车便像一阵风驰走,薄荷惊魂未定的抬头望向湛一凡有些艰难的发问:“你开的什么车?”“今天我们开的是奔驰。”前面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泊亚回头温温一笑的回道。“李泊亚?”薄荷愕然的瞪大双眼,又飞快的看向一旁的驾驶座上的有力,竟然又是他们两个?薄荷再看向自己身旁已经取下墨镜和鸭舌帽露出一张精神面孔的男人,早已经不用怀疑是谁的那个男人。

薄荷突感无力的抓住自己的头:“如果上报,我要被上面给狠批的知不知道啊?检察官出了法庭坐上奔驰轿车……”薄荷完全不敢想象舆论会怎么写。“放心吧,这一幕不会出现在各大报纸头版之上。”湛一凡扣着薄荷的肩轻轻的敲了敲,薄荷听到他的话却有些怀疑:“为什么你如此策定?”湛一凡却只是挑了挑眉轻笑不语,前面的李泊亚再次温和的解答:“我马上就着手去各大报社截稿截图。”薄荷讶然,他不是才刚刚进云海市怎么敢有如此的权势?薄荷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各种惊讶中而忽略了一旁的王玉林,直到王玉林惴惴的发出一声低低的反抗声:“老、老、老大……把、把我放在路边吧……”薄荷全身一僵,终于想起自己旁边还坐了一个王玉林。

立即扭头向王玉林望去急急的命令有力:“停车!”“吱——”的一声,车子便在马路边停了下来。“玉林啊,我马上让司机来接你回检察院。”薄荷掏出电话还没拨出号码就被王玉林给按住手背,王玉林惴惴的看了看车里形象和风格各异的三个大帅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老大,我已经给司机发短信了,你把我放在路边就好了……”“我和你一起回去吧……”薄荷挠了挠头,都怪她粗心大意的一直想着自己的事而忘了还有王玉林也和自己在一起。“不用,不用!老大你出完庭不必回检察院的。

这是你的衣服!”王玉林把袋子塞进薄荷怀里,薄荷还有些大囧王玉林便急急的推开车门下了车。薄荷压下窗户看向窗外已经站在马路边上的王玉林:“玉林,关于……”薄荷轻轻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车里面的黑影,犹豫的看着王玉林:“不要告诉别人。”她不想让自己的绯闻满检察院的飞。“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王玉林掩着自己的唇用力的点着头,车内那双漆黑而又锐利的双眼还让她有些惊魂未定的觉得害怕。她才不敢说呢,不然她真害怕那个长相帅到不行,眼神却让她瑟瑟发抖的男人会一个小眼神就把自己给戳死,为了生命安全着想,她也必须得乖乖的当做今天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看见。

“再见。”薄荷挥了挥手,窗户便随着车子滑动而慢慢升起,看着越来越远去的车影王玉林的内心升起一个问题,难道……这就是老大传说中的未婚夫?如果真的是这样,老大会不会太幸福了?看起来好有钱,而且好极品的帅哥呢!就是眼神有点儿吓人,是常人男人接近的类型啊!王玉林的内心狠狠的激动了一把,准备逮着下次机会偷偷再问一次。言毕好不容易摆脱媒体坐进车里,脑海里却反复的回想到刚刚自己看见的那一幕。薄检察官被一个高大的黑影护着坐进了一辆奔驰车里?他突然有些好奇这个女人的身份,她是怎样的身份,所以才能坐那样的豪车?而那个黑影又是谁?好奇啊,真是好奇的快让他憋不住了。

电话突然想起,言毕看了一眼号码才缓缓的接起放在耳边。还未说话那边就传来低低沉沉的一道声音:“我的东西……”言毕勾唇笑了笑:“廖法官你放心,那些东西你老婆永远不会看见……”“啪”的一声扣了电话,言毕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嘴角是苦涩的笑意。如果不是为了让那个人不坐牢,他怎么可能去老虎嘴边拔毛,这对他来说是胜之不武也是律师生涯中的一点抹黑侮辱。他发誓,这辈子,他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车子走远了薄荷才慢慢的想起之前湛一凡发过的那条短信。

真的要……去民政局?薄荷缓缓的扭头看向一旁的男人轻轻的咽了两口口水,他的手还扣着她的手,他们之间的确有些变化,好像这么牵手也不会尴尬,不会再像之前那般剧烈挣扎,她甚至已经有些习惯他手掌心传来的温度。看眼坐在前面的李泊亚和有力,薄荷却开不了口,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人她还能自然的说话,可是李泊亚和有力是见过他们在海岩岛相遇并且不光彩的那些事的,她反而有些压抑并不能自如了。仿佛感觉到了薄荷的僵硬,湛一凡扭头看向薄荷轻声的问:“怎么了?”“我……我们回检察院吧。

”薄荷不想就这样去民政局,并不是逃避,而是不想和三个男人一起去。并且,三个男人都知道她曾经被湛一凡买过,也有为了自己的安危而做了湛一凡几天名义上的情人。在她看来,这总是不光彩的过去,而不是值得炫耀的记忆。“为什么?”湛一凡不理解薄荷此刻矛盾的心里。薄荷急急的解释道:“因为我的车还停在检察院的停车场里。”湛一凡眯了眯双眸,盯着薄荷,薄荷低了低头,她总不能说,她不想去民政局吧。湛一凡并未移开视线,久久的才下了命令:“去检察院。

”“是,boss。”有力得令,薄荷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却再也不说话,甚至抬头看湛一凡一眼。半个小时后车子在检察院的大门外停下,薄荷推门下车,站在车门外等了半分钟湛一凡才从另一边下来。薄荷迈动脚步绕过车尾,湛一凡便跟在她的身后,而奔驰车‘咻——’的一声便蹿走而去。“咦?”薄荷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张了张嘴还没问出来就被湛一凡给抓着手拖向门口的门卫室。薄荷的脸就是一张通行证,门卫问也没问戴着墨镜的男人是谁便让湛一凡拖着薄荷进了大门。

行到停车场,湛一凡很快找到了薄荷的车,伸手便问薄荷:“钥匙给我。”薄荷掏出钥匙递给湛一凡,湛一凡开了锁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推着薄荷坐进去,弯腰如往常一般的替她系好安全带才又起身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冷风被统统关在车门外,薄荷终于有点儿醒神的看向湛一凡:“为什么李泊亚他们先走了?你不和他们走吗?我自己能开车回去……”“手机。”湛一凡蹙眉的打断薄荷的话。薄荷不知道湛一凡要做什么却还是乖乖的把手机递给他,湛一凡看着手心里薄荷的破烂手机不由得紧紧蹙起了一双俊眉,她就这么舍不得换一部好手机?湛一凡很快翻开了短信箱,然后打开收件箱又打开最后一条短信自动的送到薄荷的眼前:“你已经看过短信了,为什么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完了我来接你,我们去民政局。

就这么一小行简短的字,薄荷几乎能倒背,她怎么可能不记得。脸慢慢的变红,薄荷开始装傻:“我们……为什么要去民政局,我还没答应……”湛一凡突觉好笑,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身子一弯便倾了过来:“是吗?真的没答应?是谁曾经答应我,等我拿到身份证就和我去领结婚证来着?”薄荷顿口,这个她好像的确答应过……可是她又真的好不甘心!“我不记得是哪个时候了!再说……再说我……”薄荷觉得有些委屈,为什么他说要去民政局自己就一定要答应?再说了,虽然他们有婚约,可是他却从来没向她求过婚,所有女人不都想要有一个浪漫的求婚吗?虽然他们有点儿不同,但是她也不能免俗,她也只是个女人而已。

湛一凡不懂薄荷的心思,倾过身子来,手指慢慢的刮过薄荷的脸颊,然后捏住她的下巴便朝着自己的方向微微往上一抬,勾唇一笑:“闹别扭了。”“湛一凡!”薄荷有些微恼,他总是这样的动作,有些轻佻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能随意的被他对待。湛一凡撤开手指,举了举手,似乎知道做错了有些气馁的妥协道:“那你说,选个什么日子,我们去领证?”薄荷的气焰也瞬间偃了下来,摸着自己的下巴咕哝哝的抱怨:“领不领证对你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湛一凡伸出双手猛的抓住薄荷的双肩,然后扭向自己正儿八经的却道:“很重要。

领了证你就是我的女人,你就是我湛一凡的老婆了,你就是我湛家的人,你说重要不重要?”薄荷一愣,呆呆的看着湛一凡。湛一凡的眼睛里写满了认真,认真的让薄荷动容。他就这么在乎自己……真的觉得她可以如此重要吗?湛家人……他的老婆,他的女人,她真的能让一个人为自己如此认真?薄荷不知道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感觉,砰砰的跳个不停,自己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那样的剧烈震动着。仿佛有一股温暖的泉水潺潺的正流过心尖儿,那样的柔软,快乐,畅然,扫去了一片阴霾,迎来一片灿烂的光芒。

也许,她是愿意的,真的很愿意和湛一凡结婚,不再做薄家人,不再是薄家的长女,不再是戴着枷锁隐忍的生活着的女子。他突然回想起她和湛一凡重新见面时,湛一凡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没人喜欢你,那么和我结婚,让我来宠你。”当时是怎样的心情?那样的话,带给她的也只是微微的动容,并不如现在这样的心潮澎湃难以平静,只是动容而已。可是现在回想,那句话其实就是一个誓言啊。薄荷看着湛一凡的眼睛:“你真的会宠我……吗?不会伤害我,不会抛弃我,不会让我难过,不会让我哭,不会让我想要放弃生活……甚至你?”她真的很想知道,他是否能做到这一切,是否能做到。

湛一凡凑近了脸,依然对着她的眼睛,锁住她的视线和心,轻轻的启唇淡淡的道:“我会宠你……一生一世。”他的生命里只有她,也只会有她,难道她还不明白吗?从她还未出生,他们便已经注定了要在一起。薄荷释然的笑了:“那我们……领结婚证吧。”湛一凡一把将薄荷拉入怀里,收拢。她会记住这个人的味道,记住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她也愿意相信他。民政局。薄荷和湛一凡走进民政局才发现今天的民政局的生意并不是太好,排队的几乎都是离婚的夫妻,双方冷战或是激烈的争吵依然不止不休。

薄荷有些心悸的看着这些吵架的夫妻,湛一凡拉着她的胳膊往一边去询问:“请问拍照在哪里拍?”“你们没自带结婚证件照?”低头忙碌的大妈一边嗑着瓜子儿一边无精打采的问。薄荷轻轻的咳了咳硬声的回答:“没有。”那大妈这才缓缓的抬头,看到眼前竟然站了一对儿俊男美女时顿时乐开了花:“年轻人是来结婚的啊?要找双人结婚照呢是吧?来来来,这边来,大妈带你们去!”薄荷面对大妈前后车别巨大的态度有些难以适应,湛一凡却颇为淡定的拉着薄荷跟着大妈走去。

大妈推开一间房门,朝着里面大喊一声:“有新人来了,要拍照。”喊完大妈就让开了身子让薄荷和湛一凡进去,一走进去薄荷和湛一凡便吓了一跳,这是影楼么?一排排的衣服整齐的挂在衣架上,还有打开的强烈灯光,红色的幕布。四五个工作人员统统望来。这云海市的民政局竟有这样的服务?“新人要拍照,这边全部都是新潮的情侣服,一辈子纠结这么一次婚,结婚证件照一定不能随随便便了是吧?快看看,这些衣服,分档次而排列哦!”一个年轻的姑娘上前来乐呵呵的开始介绍。

薄荷好奇的看过那一排排挂得整齐的衣服问:“档次?是什么意思?”“这些白体恤衫啦,衬衣啦就是最便宜的情侣装。这边的卫衣是第二档次,这边还有旗袍啦,这边还有礼服,还有五种套餐可以提供你们选择……”“白t恤吧?”湛一凡切断话低头询问薄荷。薄荷扬头看向湛一凡,点了点头:“好啊。只拍照吧,借下这衣服就好了。”说完两个人就一同向那姑娘看去,下了决定。那年轻姑娘听了这话立即没了精神,转身挥了挥手便走了:“那你们自己选吧。四十元一组。

”“四十?这么贵?”薄荷扬眉,一般不是才二十?不过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的检服,崔觉穿的也是大衣,结婚证件照的确也不是普通的照片,她还挺想留点儿特别的记忆。薄荷和湛一凡走到白体恤衣架边开始选择,薄荷翻了翻,最后提出一套最简单的体恤衫啦,上面只有两个符号,女装是一个句号,男装是一个感叹号……薄荷不得不想到某些不纯洁的意思,但是比起别的花哨衣服这一套又的确是最简单的。去更衣室很快换好出来,湛一凡已经等在门口。

薄荷拉了拉自己穿着稍显有些宽松的t恤问:“怪么?”湛一凡咧嘴笑了笑:“不怪。很乖。”薄荷微微的红了红脸,湛一凡又伸手替薄荷将头上的头发闪开放在肩上拨成大卷,又取掉薄荷脸上的黑框眼镜,抓住薄荷的手道:“别怕,我会抓着你的。”薄荷虽然看的不是太清楚了,但是湛一凡还是看得见的,便道:“我又不是瞎子。”但是手却没有挣出来。两个人笑着对视,早已经等在一旁的摄像大哥不满的喊了声:“要照就快过来,别磨磨唧唧的。”湛一凡有些不爽的蹙眉,薄荷拉了拉湛一凡的胳膊,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声道:“为了把我们照的好看点儿,还是忍忍吧。

”湛一凡这才放下自己紧蹙的眉头,任由薄荷拉着自己走向摄影棚。两个人端正的坐在板凳上,薄荷将手放在膝盖上,摄影师挥手指挥着道:“新娘把头再向新郎那边看靠点儿,你们要亲密点儿嘛。”薄荷看了看湛一凡,将头微微的偏过去一些。“眼神,注意你们的眼神,要对未来充满期待,对你们即将展开的婚姻新生活充满期待嘛,不要死气沉沉的哟……”薄荷汗颜,这摄影师究竟是拍照的还是媒婆?不过迫于无奈,薄荷只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微微的想了一下以后两个人生活的画面……像昨晚那样煮泡面吗?还是睡在一个床上的温暖?薄荷很难想象,以前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寂寞,以后会不会习惯突然多出一个湛一凡霸占着自己的世界?“咔~”一阵白光闪过,摄影师打了一个ok的手势,薄荷才惊觉,已经拍好了?“那边交钱。

”摄影师一边看着自己相机里的照片还不忘伸手指交钱的地方,薄荷寒眸,这究竟是登记结婚的地方还是一个盈利机构而已?湛一凡带着薄荷去交钱,薄荷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四十元,因为湛一凡没有零钱。交了四十元到湛一凡手心里,湛一凡接过去在交给收钱的人时不轻不淡的说了句:“薄荷,一会儿还是回检察院一趟吧。”那收钱的人接过钱却多看了薄荷一眼,检察院?“回检察院干嘛?”薄荷总觉得自己今天被人坑了,还不如就在外面的照相馆照一张,要知道这多出的二十元可以买两大包泡面,她就开始觉得肉疼。

“你今天刚赢了一场官司,领导会夸奖你的。”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一脸骄傲自豪的模样,可薄荷总觉得他的笑……有些怪。“难道这位小姐……就是今天替养老院的老人们打官司的女检察官么?”那收钱的小姐一脸兴奋的试问。薄荷微微一惊,被认出来了……“哎呀,真的吗?真的吗?”“你真的就是替养老院受委屈的老人们打官司的女检察官啊?”“检察官……”一下子房间里的摄影师和别的工作人员都涌了过来好奇的又问又打量,薄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个情况,湛一凡倒是一副泰若自如的模样,只是用一双手臂将薄荷揽在自己的怀里懒懒的笑道:“是啊,她刚刚赢了官司我们就来登记结婚,希望大家还要为我们保密才好。

”薄荷不笑也不说话,片刻怀里就多了一堆的东西。“这是我们价值五百元的套餐,统统送给你们啦。纪念照等你们拿了结婚证我们再给你们拍,这是放结婚证的精美盒,还有纪念册,还有这一对新人娃娃,还有喜庆的被套被罩……总共价值499呢!”“对啊,我们都是很正经的部门,检察官你明察秋毫啊。”于是湛一凡和薄荷被工作人员统统给请出了门外薄荷才反应过来,湛一凡刚刚是故意放出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们才得到了这一大堆的东西?虽然都是一些根本就没用的……但是这对新人娃娃还挺可爱的,穿着唐装和旗袍的瓷娃娃。

还有这被套看起来质量也不是太差……薄荷突然觉得好笑:“他们觉得我会假公济私公诉他们?”“不是觉得,而是怕。”湛一凡接过薄荷怀里的一大堆东西放进袋子里,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换,他们说是送给他们了,所以他们自己的衣服也就匆匆忙忙的被装进袋子里和他们一起送了出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强硬消费,我还不至于如此。但是四十块钱得到这么多东西也算是我们值得了吧?”就算是四十块钱买被子四件套也不可能啊,还是喜庆的大红色。湛一凡笑而不语,薄荷却突然抬头看向他:“湛一凡,你可真有你的,够奸商!”难怪她那一会儿一直见他风淡云轻的模样,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替她拿到这么多东西。

“不奸怎么为商?还望老婆大人手下留情以后不要把我告上法庭便好。”“你不犯法我自然不会告你!”薄荷得意洋洋的扬了扬头,却又突然觉得不对,扭头瞪向湛一凡:“谁是你老婆了?我还不是呢!”“马上就是了!”湛一凡给薄荷披上衣服,拉着她便直接进了结婚登记室。“户口本,户口复印件,身份证两寸照……”薄荷听到这里才猛的倒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结婚要带户口本……!湛一凡,我们今天不能领证了!”薄荷扭头看向湛一凡,突感失望。

她就说嘛,这么突然,她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总觉得心里不安像是什么事情没落下,现在才明白,根本就是没带齐证件!这才恍然大悟啊。湛一凡从自己的大衣里拿出一摞东西,两个户口本默默的便摊在薄荷的面前,然后抬头看向薄荷勾唇一笑:“看看这是什么。”薄荷有些怀疑的拿过来一翻,是他们家的户口本?还有复印件?薄荷又拿起另外一本,是湛一凡在中国的户口本,户籍所在地正是西区,应该是她那天去过门口的那个大宅院。“这……你怎么拿到的?”薄荷扬了扬自家的户口本一脸的疑惑和好奇。

“我今天中午去你们家拿的。”“我……妈她就给你了?”“我没遇见她,给你父亲打了电话,田妈拿给我的。”“所以他们知道我们今天登记结婚?”不知道为什么,薄荷并不想让父亲那么快如愿的知道自己和湛一凡今天登记。湛一凡顿了顿缓缓才又道:“当然没有。我就说了,这些天,并没有说今天。”薄荷还在惊奇湛一凡办事的效率和滴水不漏的风格,那大妈却有些不耐烦了,一声震耳的大吼便传来:“你们到底要不要结婚啊!?”薄荷被吼,顿时怒气也上来,拍案便起:“你们局到底怎么回事儿!?凶什么凶?反正你这里没生意,急个屁啊!”她不就问两个问题,等一下会死!?送照片进来的姑娘刚好看到这一幕,一溜烟儿的跑过来将照片捧到薄荷面前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检察官大人,这是你们的照片,您别生气啊,我们大妈就是嗓门大没别的意思!大妈你快给办啊,这是检察官大人!”小姑娘特意加重‘检察官’三个字,说完便转身跑了。

湛一凡一直坐在旁边,嘴角还因为薄荷刚刚的反怒吼而带着笑意,看吧,他们家媳妇发起火来的时候还是挺厉害的,根本就还用不着他出手就能搞定一切。那大妈哆嗦着立即着手去办再也不敢含糊,贴照片盖章‘哗啦啦’的没有迟疑动作,三分钟后两个红艳艳的结婚证本子就到了薄荷和湛一凡的手里。走出民政局薄荷还有一丝不真实感,就这么……拿着结婚证了?就这么……她和湛一凡结婚了?就这么,他们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变成了被法律所承认的合法夫妻了?薄荷咽了咽口水看向一旁的男人依然带了一丝迟疑的不真实感问:“我们结婚了?”湛一凡伸手揽着她的腰收入怀中低头一笑:“以后,该叫我什么知道吗?湛太太。

”------------——结婚了哈,oo~。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