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九十三章

湛守诺看着晴空那颤抖的双肩,抿了抿唇,还是无情的开口问道:“你知道他等你等了多久吗?”晴空抬头,满脸的错愕与泪水望向自己那一向不太正经的弟弟。她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阿诺和馨儿会和小舅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等自己吗?小舅给的那张门票,究竟是什么?阿诺从未如此无情的和自己说过一句话,可他现在眼里的嫌弃……又是什么?他生气了,阿诺生气了。而这气,是冲着她来的。晴空没有怨言,因为现在她也恨死自己了!没有等到湛晴空的反问,湛守诺继续无情的道:“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等来的是你一句我不能来了……姐,连我都想打你,你究竟在忙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他如果等不到你就会一直等吗?哪怕天荒地老……可你真狠!”晴空捂着自己湿湿的脸,悲痛欲绝:“是,我该死!我狠!可是你和馨儿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走不开,你们就不能提前知会我一声吗?我早上打电话过去,明明说吃过午饭再打电话……”“别再找借口了!”湛守诺打断晴空的话,狠着眼瞪着湛晴空,从未如此厉过的眼神,“上午是出过意外,所以我们还庆幸,那你下午在干什么!?”如此的质问,晴空想起她下午和凌冽在游戏厅里开心的玩着各种电玩……脸色一阵苍白。

终于,不再给自己找借口,而是轻轻一个摇晃,趴在床上无力的低叹流泪:“是……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她不该一拖再拖,她不该优柔寡断,她不该和凌冽溜了冰海吃午饭,吃了午饭还玩电玩,玩了电玩还想和他吃晚饭!她不该……“阿诺!”门口的薄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看见女儿那模样,有些不满的看向儿子,“你小舅,不是你姐姐的责任!是我们的!”湛守诺撇了撇嘴,坐下来,没再说什么话。“她有自由去和任何人约会,虽然她爽约你小舅是她的不对,但是不能把什么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你既然跟着你小舅,你小舅出车祸,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吗?在现场的你又在做什么!?”薄荷是个检察官,所以在质问人的时候总是言辞犀利,有条有理。湛守诺终于不再有任何表情或是言语,坐在一旁,低垂着头。他只是心中有不满,却同样的无法推卸责任。薄荷看向儿女的反应,低叹着摇了摇头,走到晴空伸手,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这丫头从几岁开始就没有这样哭过了?“苗苗,别哭了,你小舅只是脑震荡而已,没有关系的,明天醒了,就都好了。

”晴空这才惊喜的看向身后的母亲:“妈妈,真的吗?小舅他……他真的没事,只是脑震荡吗?”晴空这才仔细去看躺在床上的人,手脚都是好的,就是脸上有一小块儿擦伤。薄荷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湛守诺,没想到这小子连情况都还没和她说。叹了口气,薄荷才又道:“是的,对方司机及时的刹了车,所以你小舅只是脑震荡而已。不然馨儿那丫头怎么会这么早就领着凌家二丫头回去了?还不是因为没什么大的事了。所以别担心了,你们也回去吧,让你小舅好好休息……”凌家二丫头?晴空一顿,脑海里灵光一闪,原来……原来小舅旁边的女孩儿声是那凌悠夏的,难怪凌冽说他妹妹最近总爱跟着馨儿跑,难道馨儿和阿诺最近都常常跟着小舅一起吗?晴空看向一旁垂着头的湛守诺,心里越加郁闷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不,妈妈,我要在这里陪小舅……”晴空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抬头坚定的看向母亲道。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回去睡觉,哪怕知道小舅没什么大碍,她也不想回去,不想再丢下小舅一个人在这里。薄荷看了晴空几秒,才转身看向湛守诺道:“阿诺,跟我们回去,你爸爸在外面等,快点儿。”这是命令,不是协商。湛守诺这才妥妥的从一旁的沙发里站起来,慢悠悠的跟在母亲的身后准备出去,走到门口时湛守诺突然又回头往来,有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跟着便回去了。

晴空起身去将门关上,然后回到床边,伸手摸向白一羽净白的脸,避开那唯一擦伤的地方,满是心疼。“小舅……苗苗这次对不起你……苗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等我的,再也不会。”埋头趴在床边,眼泪迸发,委屈,心酸,心疼,后悔,自责……这些情绪再一次陇上她的心头。一双小手合握住床边的那只大手,这只手从小就牵着她,将她牵着长大,陪她到了如今的岁月,她这一刻矛盾了,不知道她和小舅之间究竟是如何的亲情,才能如此情深?而此刻,她专注的望着床上的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包里的手机在不停的震动,而来电显示:凌恶魔。

凌冽挂了无人接听的电话,身后的妹妹正含着一分挑衅的望着自己。凌冽有些懊恼的扭头看向身后的小人:“你这丫头,到底谁才是你哥哥?”“哼,你要不是我哥哥,我一定踩死你!”凌悠夏气哼哼的叉着腰怒道,“今天是你搞的鬼对不对?”凌冽眯起双眼,坦然的看向明明才十岁却刁蛮无比的妹妹道:“那有怎样?”再不下手,只怕黄花菜都凉了!凌悠夏没想到自己哥哥竟然还这么大方的承认,自己倒是一愣:“原来……真的是你……”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都怪我……前天就不该和你说那些话……”凌冽蹙眉,这个妹妹就小就爱板着脸,几乎不哭,现在这模样,都是为了那白一羽?他就实在不懂了,那人究竟有什么好!?连自己妹妹的胳膊肘都往外拐。

凌悠夏却是越想越伤心,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都是我……哇啊……我就不该和你说,不该和你说……”凌冽揉了揉眉心没好气的瞪着哭的没形象的妹妹:“你别哭了,我原本就要约她的,好吗?在她生日那天我就约了……”“屁屁屁!要不是我前天和你说……和你说等圣诞节一过,等苗苗姐姐看到羽叔叔为她做的一切,她一定会非常感动的这些话,你会一整天都让她走不开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你为了目的不折手段……呜呜……”凌冽叹了口气,虽然凌悠夏说的没错,但他却还是不得不提醒她一句:“她感动又怎样,他们是舅甥关系,你以为我会估计他吗?”凌悠夏抹了脸上的一把眼泪,气哼哼的瞪着自家哥哥冷道:“哥哥,你真的糊涂吗?馨儿姐姐说了,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就骗自己吧!哼!你会为你今天的自私行为付出代价的!”竟然害的她天使一般的羽叔叔出车祸,她不会原谅这个自私的哥哥的!凌悠夏气哼哼的说完便‘蹬蹬蹬’的跑回自己的卧室。

凌冽握紧双手,右手的手机都给他捏的‘咕吱’直响,他不会受任何人影响,他的心从小便是坚定的,更何况他也深知‘先下手为强’的哲理,岂会因为这丫头的两句话就紊乱了?只是,想到那个人在她心里的重要性,凌冽就不爽!还有一些隐隐的不安……她不接电话,是不是生气他今天强留了她在身边?*晴空哪有时间去想凌冽,只是趴在床边握着自己小舅的手睡着了而已。等翌日醒来,脖子和肩有些酸痛,缓缓的抬头才发现,小舅正盯着她呢。“小舅,你醒了?”晴空一脸惊喜的半起身趴进白一羽的脸,他的双眸澄净,永远都是这般清澈。

白一羽伸手,抚上晴空的双颊,这才微微的笑了:“你来了……”晴空一愣,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她所说的‘你来了’是指……他一直在等她,而她终于来了。晴空眼睛一涨,憋了半响才将眼泪咽回去。撤出一抹笑来,点头:“是,苗苗来了。你感觉怎么样?”一羽指了指脑袋,傻笑:“有点儿疼。不过看到你,就不疼了。”晴空趴下脑袋窝在被子里,终究是忍不住的热泪盈眶……“你怎么这么傻……”晴空低声呜咽着,怎么能这么傻,怎么能!“不哭,苗苗,舅舅在这里……不哭……”白一羽不停的摸着晴空的脑袋,像是在哄一个孩子,言语间却还是有些无措。

湛晴空抬头,吸了吸鼻子,自己擦掉眼泪,挤出一抹笑来:“恩,我不哭。不过,你没事就好,我去叫医生。”湛晴空发过誓,不会再轻易的在小舅面前掉眼泪让他担心。所以转身她便要出去叫医生,总要给他在检查一下。只是刚刚转身,她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白一羽大手紧握住,并且不放手,握的非常紧。“小舅?”晴空低头,有些诧异的看向小舅有些苍白的脸。“苗苗你不要走……陪、陪小舅……小舅想看着你……你不要离开……”白一羽摇着头揪着眉认真的看着晴空道,似乎非常害怕她的离开。

晴空反握住白一羽的大手,定定的道:“小舅你放心,我不走……我只是去找医生……你,你相信苗苗好不好?”白一羽却摇头:“不相信,不相信。你昨天没来……我腿都麻了,眼睛都酸了……你也没来……”说着他就垂下头去,晴空鼻子一酸,昨天他真的等了自己很久吧?“小舅我……”正要开口再说话,身后却突然传来声音:“晴晴,我去叫医生吧。”晴空回头,正是馨儿带着凌悠夏站在门口。“馨儿……”晴空怔怔的看着林馨儿,再转向一旁的凌悠夏,她们这些天一直跟着小舅在一起,她却不曾发现,而她不知道小舅在做些什么……她第一次,对馨儿感到有一些无措,因为那是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林馨儿也没说什么,只是带着凌悠夏转身便去找医生,然后晴空只能缓缓的坐下,任由小舅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不一会儿医生便和馨儿她们一起过来了,做了一番检查之后,医生脸带微笑的对眼前的这个小姑娘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一会儿你们就可以办手续出院了。”晴空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看向医生道:“谢谢你医生,一会儿我就来办手续。”医生领着护士出了vip病房,就算是个脑震荡,这家人也是住vip病房的,想必非富即贵,当即也是非常客气的没对这几个孩子说瞧不起的话,而是笑眯眯的走了出去。

晴空望向就连被检查也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的小舅,握的有些酸了,想换个方向,却无奈他动也不动,反倒是她一想要抽出他就握的更紧了一些,晴空无奈,只能由他这样握着,哪怕已经酸痛的没有办法。一旁的馨儿看着这画面,嘴角终于带了一丝微笑,晴晴虽然一向的没心没肺,但是对白一羽,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耐心的人。而一直板着脸的凌悠夏看着晴空和白一羽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晴空,看向凌悠夏问:“你们这两天……一直和小舅在一起吗?”这个小丫头眼神一直盯着小舅,晴空惯有的警惕便又上了心头。

林馨也不否认,淡淡的‘嗯’了一声,还握着凌悠夏的肩笑道:“这丫头似乎很喜欢你舅舅,所以总是跟着。”晴空心里‘咯噔’了一下,再看向凌悠夏时,心里叹了声:果然……“馨儿,我要去办出院手续……”晴空也不打算等爸爸或是妈妈过来了,她已经十八岁了,这手续还是办得好的。“让夏夏陪着你小舅吧,我有话要和你说。”馨儿将凌悠夏往前一推,晴空一滞,看向凌悠夏,小舅肯吗?晴空低头看床上的白一羽,耐着性子道:“小舅,我和馨儿出去一趟,让夏夏在这里陪你玩好不好?”白一羽蹙眉,立即摇头。

凌悠夏脸上闪过一抹落寞……晴空再次耐着性子温柔的道:“可是小舅你不想和我回家吗?要回家的话,你就必须先放开我五分钟哦……”“回家?五分钟?”白一羽的手松了松。晴空立即放开,然后松了口气:“恩,就五分钟,我一定回来。”“苗苗,不能骗我哦……”白一羽认真的蹙着眉看着晴空道。晴空冲白一羽一笑:“恩,不骗你。”“已经十秒了……”白一羽竖起十根手指头,晴空也知道他一向十分认真,也不敢耽搁,立即和林馨儿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晴空回了一下头,见到凌悠夏已经坐在床边,而小舅难得的竟然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露出温柔的微笑来……眼里,看的竟然是凌悠夏。

晴空和林馨儿尽快的去办了手续,然后再慢悠悠的走回病房。林馨儿终于主动开口问晴空:“你不好奇我这些天跟着你小舅在做什么吗?”晴空定定的看着林馨儿,策定的道:“你会说的。”林馨儿只是一笑:“先把你小舅送回家吧,我要带你去个地方,也要向你坦白一些事。”“坦白?”晴空蹙眉,何以用这两个字。“恩,坦白。”林馨儿反而越加的坚定了似地。“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晴空走到门口就听见小舅在小声的数着秒数,晴空立即推门进去:“我回来了。

”床上的白一羽抬头看见晴空回来,立即绽开花一般的微笑:“你没骗我。”晴空知道,因为昨天的事,小舅失去了安全感,但是不怕,她一定会为他重新找回来。“我当然不会骗你。”晴空在床边坐下来,握住白一羽的手笑道:“换衣服吧,我们回家。”*坐出租车回了家,湛守诺和薄荷甚至湛一凡都意外他们竟然回的这么早。“我正说要去医院接你们……”薄荷起身,看几个孩子多是没吃早饭的,立即便让张姐下去再准备四分早餐。“医生说……小舅已经没有事了……”晴空看了看爸爸妈妈甚至阿诺交待,这件事是她惹出来的,所以她会全权担起责任。

湛守诺一撇嘴,道:“你去洗漱下吧,像个鬼样……”晴空勾了勾唇角,知道弟弟不怪她了,这才附耳又交待了白一羽一番,让他好不容易放了自己的手才上了楼。晴空洗了个澡,换了条裙子,坐在房间里吹头发。林馨端着早点亲自送上来,看向晴空身上的裙子眼睛一亮,有些好奇的问:“你这裙子是挺漂亮,是哪儿买的?”晴空放下吹风,穿上一旁的嫩绿色大衣回道:“是定做的吧……我基本没买过衣服……”因为爸爸会直接让设计公司每年给妈妈送新装,所以从小时候开始她就没买过衣服,都是蹭了妈妈的光,那些设计公司会送儿童衣服,直到现在。

林馨眼带羡慕:“你有个好爸爸疼你妈,不过你这件衣服……是有真相的。”晴空一顿,真相?“我上来向你坦白,”林馨似乎做好了准备,手搁在膝盖上,看着奇怪淡淡道:“其实,我这一年都常常接触你小舅,因为……我是他的经纪人。”晴空一顿,用力蹙眉:“经纪人!?”。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