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八十六章 结婚

那一晚,两个人相拥着睡到了天亮。和一个男人盖着棉被纯聊天这样的事还是湛桐儿人生的第一次,所以第二天早上醒来还有些不大好意思,不过还好,罗玉笙的脸皮较厚,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地也不逗弄她,兀自的下了床就去洗漱了。桐儿躺在被窝里赖了许久的床,直到罗玉笙亲自来将她拎下床才肯起来吃早餐。罗玉笙回来也并没有呆多久,总共一个星期,但是那一个星期便有五天竟然都是睡在桐儿房里的,自然,也都是盖着棉被纯聊天了。剩余的两天,他都是去了别的州并未回来。

后来桐儿才知道,他是想要退出罗刹门并将之全部交给尤金和莫妮卡,而他只留这座城堡,还有几十亿的身家铩羽回归华城市。桐儿是拿到拿到交换留学生退学申请表时才知道,他竟要自己跟着她一起回去。当即课也不上了,开着车便回了城堡。她知道,他明天的飞机,又要回中国。可是他怎么能什么都不说便替自己做了决定?桐儿并不是菟丝花,她喜欢他,甚至喜欢到难以自拔,再也找不到比他更能让她失去自我的人,但她却也希望能得到他的尊重。正是因为太喜欢,所以总想要更多的尊严。

“小姐你回来了。”女仆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迎着她,她却并没有以往那么温和的和女仆热烈的互相问候,而是沉着脸捏着手里的申请书问:“先生人呢?”“先生在楼上书房,尤金先生和莫妮卡小姐来了。”桐儿默的转身向楼上而去,女仆在后面问:“需要咖啡吗?”桐儿却并未回头,只一股气的上楼,然后走到了书房门外。伸手,正欲敲门,却听见门外传来莫妮卡的笑声。桐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顿住了,有些怔怔的盯着门板,她此刻怒火冲天,他们却在里面谈笑风生……终究是她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么?她以为,他应该能猜到她此刻正是接到申请书的时候……“好,我就等着哪一天我去中国找你,你已经如同在罗马的这般地位。

”莫妮卡突然温柔无比的道。桐儿终究没有敲门,而是站在了门口,因为她听见那尤金提到了自己。“那个桐儿呢?我看小姑娘就是追着你来的罗马,这么痴情的人,我怎么就遇不上呢?”“不是你遇不上,只是你都不喜欢罢了。”莫妮卡笑着回。桐儿默,原来在这些人的眼中,自己那轰轰烈烈的行动早已经都是明白的。“不许开她玩笑。”罗玉笙的声音突然不悦的传来,桐儿总算暗暗的松了口气,就算他知道,却也不曾逗弄她半分,看来……他心里是真的明白的。

“啧啧,看来我们的罗刹大人是真的沦陷了,莫妮卡,当初你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能得到他的心,如今他却栽倒一个小姑娘的手里,你甘心么?”“当年我也是小姑娘一枚……如今却已经是个老姑娘了。杰西,你真的那么喜欢她么?要不我再次献身你把我收了得吧……”莫妮卡似是玩笑的道,语气里却还是带着一抹的不甘,桐儿怔然,手不由自主的紧握,他会……怎么回答?果然,罗玉笙一声冷笑传来:“你又不是她。”你又不是她……站在门外的桐儿原本一腔的愤怒此刻都给他一句一句又一句给化成了棉花糖,只有甜蜜,再也没有生气了。

轻叹了一口气,想着,他是不是要常在中国了?所以想着她也该回去,这样他们便能经常见面,而他不在意大利,自己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一想心里也释然了很多。算了,就等他和他们谈完话她再问他吧,他们也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也许也有很多话要说……桐儿转身正欲离去,却又听那莫妮卡轻叹了一声道:“那……你会和她结婚吗?”桐儿全身一僵,结婚?心又砰砰的乱跳起来,有些期待,却又十分忐忑,甚至连喉咙都火烧火辣起来。屋内的氛围似乎也降到了非常怪异的氛围之中,许久都没有声音。

然后,便是那尤金不急不缓似是玩笑的一声笑道:“莫妮卡,难道你想结婚了吗?竟然催促起杰西来。”“……我,呵呵……我倒是想啊,可是目前还没有男人让我愿意栖息。”似乎都在化解刚刚的那一句尴尬,桐儿也缓缓的松了口气,莫名的,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松了口气。毕竟……他们才恋爱不久,怎能说到结婚这个问题呢,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但是脚步却还是没有再动,因为,他始终没有说出口那个答案,而她却执着的想要知道……而那屋内的氛围似乎也没有那两个人刻意的缓解而恢复,反而越来越僵。

直到一阵沉默之后,那人终于开了口。“当然,不会……”语毕,竟又沉默了片刻。而桐儿听到了答案,只觉得气血上涌,心如死灰。她在期待什么?是这一刻来的绝望,还是自心底涌上来的悲痛!终于听到了并不意外的答案,却还是心如刀割般得难以释怀。她究竟有什么好期待的……有什么!他大仇未报,怎么可能考虑婚姻大事!但是……连考虑都不曾有过么?真的不会和她结婚么?就算是以后……桐儿想起从喜欢他开始的种种直到现在,只觉得心头梗了一团沉甸甸的石头,压的她难以喘息。

而那屋内再说的什么话她便是再也听不见了,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不停响着,比那耳鸣还要难受。“小姐,你还没有进去么?阿莲达让我来问你,是要咖啡还是果汁?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的女仆突然凑上前来关心的问候,桐儿却跌跌撞撞的推开她向楼下跑去。身后的门内也听到了阿莲达的声音,似乎隐隐再问:“她什么时候上来打的?”“好一阵了……”桐儿如旋风一般跑出城堡,她虽然看似柔弱,但是她却并不是外表那般。

她的羽毛球打得很好,肺活量很好,耐力也很好,自然……跑步也不在话下!在那人还没跑出来钱她就跳上了车,然后车子如飓风一般的不管不顾开了出去,很快就把身后追上来的一群黑衣人甩开。脸上是冰冷的液体,毫无温度,就好比她此刻的心。*纸醉金迷,充满了各种**,群魔乱舞的酒吧里,桐儿在三两个好朋友的陪伴下,喝的酩酊大醉。好吧,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进酒吧,也是她人生第一次喝的如此失控。她也不想让自己变成酒鬼,可她心情抑郁,如果找不到地方发泄,她就想哭……可她不想哭,哭是懦弱的,哭是没用的,哭是没有人怜悯的,所以她只想喝酒。

也许大醉一场,醒来就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从前……而她还能回到他身边,继续做个乖巧听话的女朋友。但是……但是……她的心还是好痛,自作自受。“桐儿,你没事吧?”朋友甲无比关心的问。朋友乙叹息:“你看她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吧?显然已经喝醉了……”桐儿蹙眉,即刻争辩:“我没醉……”眼神却恍惚的无法对上甲和乙的视线。“哎……”乙叹了口气,伸手去摸桐儿的包:“把你电话给我!”“你、你要我电话干什么?”桐儿去抢自己的包不想让人动,奈何却已经落在了乙的手里。

“干什么?愤怒的小鸟要打野山猪了!”朋友乙愤愤的道。桐儿只嗤笑,然后趴在桌子上看面前那杯五颜六色的酒……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啊,这么一喝,轻飘飘的,心里的那些情绪都给发泄出去了……真是舒服啊。下一次,一定还要再喝!如此想着,桐儿便欢愉的又举起那杯酒不待甲去夺下来便又一口气尽饮腹中。“这酒不能再喝了啊……你个糊涂蛋……桐儿……桐儿?”桐儿晕晕乎乎的再次倒下,闭上眼睛轻飘飘的感受着渐渐听不见的噪杂声,也许把体外机摘了就更安静了吧?真吵,她想睡觉。

于是一笑,想也没想桐儿就伸手把体外机给摘了,然后发脾气的就准备扔开,吓得乙一哆嗦还好给夺了下来。果然,世界安静了。下午,真不该偷听那番话。真不该啊……不然他们还能甜甜蜜蜜的谈着恋爱,什么都不用多想……但是以后,还能像从前那样吗?桐儿迷惑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桐儿的胃有些难受了起来,然后整个人更加的轻飘飘了,恍若间睁了一下眼睛好像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桐儿嗤之一笑,真是的……做梦都能能见他。低声一阵嘀咕,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就熟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桐儿是被恶心想吐给惊醒的。睁开眼睛发现是在车上,于是想也没想就将车窗摇下,然后转身趴在窗户上就呕吐了起来——飓风吹着她的头发,也将她的意识吹醒了一丝,这是在哪儿……她怎么没开车,车子自己就动起来了?一只大手将她给扯了回来,桐儿跌坐在副驾驶座里,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还想睡觉,可是……却更想吐。车子停了下来,桐儿推开车门下了车趴在路边大吐特吐了起来,好难受……一只大手在背后轻轻的拍着,桐儿自己都觉得好臭……那只手却还没有离开。

半响,桐儿吐舒服了,一瓶水递了过来。桐儿迷迷糊糊的这才转身去看,是谁?这一看,桐儿吓得醉意去了三分。他……他怎么在这里?难道她还在做梦?“快漱口。”他的嘴型一张,桐儿便看懂了他的话。桐儿默默的听话漱口,然后就被拎回车里。桐儿觉得冷,于是抱着怀便准备再次入睡,一件大衣却突然盖了下来,桐儿低头,虽然她喝的有些意识不清,但是……到底还是认得罗玉笙,更闻得见他的味道的。可是桐儿这个时候不知道还能和他说些什么,所以闭上眼睛便又睡了过去,实在是困得睁不开眼睛……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桐儿突然惊醒,冷的。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在浴缸里躺着,而浴缸里的水已经有些凉了。桐儿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她这是在哪儿?好像……是在自己卧室的浴缸里?可她不是跑出去了吗?还叫了朋友陪自己喝酒……怎么就回家了?又一些零星的片段飘来,酒吧……手机……在酒吧里似乎看见了他!?桐儿吓得一个激灵,难道她在路边呕吐的事是真的?不是梦?而他跑去酒吧……把自己接回来了?桐儿伸手掐了自己的大腿内侧一把,疼的倒吸一口气,却也疼的完全清醒了。

一阵凉风袭来,桐儿吓得扭头望去,是门……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桐儿吓得脸色煞白,因为……罗玉笙正倚在门边静静的看着她。没有**,没有半点儿起伏的眼神……可桐儿还是害羞的一把捂住自己的身体。“我……我怎么……怎么……”桐儿结结巴巴的却说不完整一句话,她偷听被发现了,然后赌气的跑去酒吧……这些到都没什么,可是她的衣服是谁脱得?他现在又站在门口……是什么意思?还有那眼神……平静无澜!半响没有听到回答,桐儿扭头悄悄的望去,却看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浴缸边。

桐儿吓得‘啊’一声低呼:“你、你走路没声音的!?”开门也是,走路也是,吓死人么!‘呜——’轻轻的一声,然后桐儿就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原来,是她的体外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而他刚刚正在给她戴。他也没说话,低头看她环保不住的春光,一眯狭长的双眼。桐儿当然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只将身子蜷缩的更低了一下,红着脸也不敢抬头却愤愤的道:“不、不许偷看!”罗玉笙缺额是一声轻呵:“怎么,你也知道偷看……偷听是不道德的行为?”桐儿一怔,他这是意有所指的指她吗?桐儿将脸埋入水里,然后再抬头,却是一脸木然的道:“是啊,偷着做事,总是不光彩的。

就好比我的退学申请,是吗?”她终于是扭头平视上了他的视线,两个人静静的看着对方,这是他们……第一次争吵。“原来,你是为了这件事。”男人突然一个勾唇,伸手便将她从已经有些冷的水里抱了出来。桐儿挣扎:“放我下来……”他们现在这种情况,她哪里想让他抱!男人却染红了眼睛,低头瞪她:“你再动,我不保证不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桐儿僵了……直到被他抱回房间,她滚进被窝里都没再说一句话,只是,偏了头,默默的流起眼泪来。看她那半露在外的雪白肩膀,微微的颤抖着,罗玉笙终究还是耐着性子坐了下来。

他从未如此温柔的对待过任何女人,除了安静那个妹妹之外,她绝对是第一个……可他却总还是捉摸不透她偶尔来的脾气,这就是女人么?让他心慌意乱,却又让他安心静谧。“你究竟在气什么?不愿意听我解释吗?总该问我……关于退学这事儿,我是没告诉你,但这是年前我就在准备的,后来一耽搁也就忘了,原想着你来问我就告诉你,没想到偏是今天……知道为什么吗?我不打算常住意大利了,而我不在你的安全我并不放心,你跟着我露过一段时间的脸,都知道你是我的人,所以反而不好。

回到云海市有你爸妈的庇护你的安全我不用担心,做事我才后顾无忧……是我不对,该问你,就算你现在做决定留下来把书读完我也没意见,好么?”他语气温柔的就像春雨,轻轻的拂落在人的心坎儿上。可她不再是孩子,不是他一两句便真的能哄住不哭然后还撒娇的人。半响,她哽咽着回了句:“我要读书,我也要搬出去,你回去做你的事,我上我的学。”并不矛盾。罗玉笙伸手握住她的肩,指尖的皮肤细腻的让他有些失控,却终究还是只握了握,淡淡道:“好吧……但是你不能搬出去,必须住在这里,莫妮卡和尤金也能照拂你一些……”“我究竟……算是你什么?我只是女朋友而已,又不是情妇!你没必要这样……”他既然没打算有未来,她也该摆正自己的心态了,不该妄想一些不可能得到的。

罗玉笙听这话中的意思不对,终蹙眉将她的身体给扳正过来,这一看,却是满脸的错愕……她哭的满脸都是泪水,如此伤心!“你……”罗玉笙怔住了,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桐儿慌张的擦着眼泪,擦不完,干脆捂住自己的眼睛,低声道:“我知道是我情绪失控了,我知道是我矫情了,但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因为失望,不是因为伤心,我只是……我知道……”眼泪却是顺着指缝流了下来。她讨厌这样的自己,明明就是讨厌哭的,却在他面前从来都不会伪装,如此矫情!“失望?伤心?”罗玉笙脸一黑,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低头看着他正色而又严肃的问:“你究竟,听到了哪里?是不是关于那结婚……”“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和爸爸妈妈说的,就算以后……以后到了合适的年龄,你如果真的找到了要结婚的人我也不会怪你的……我也回去找自己的春天……”“快闭嘴!”罗玉笙终于是听不下去了,伸手捂住她抽泣呜咽却还说着话地嘴巴,蹙着眉又将她两只捂住眼睛的手拿开,看她叹了口气问:“我问你,你是不是听见我说结婚当然不会了?”桐儿不回答,只是哭得更凶了些,干脆避开他那凌冽的眼神。

罗玉笙又是气又是恼,伸手捏住她的脸怒意横生道:“你就算是偷听也该偷听完整才是,这么诬陷我,你好意思吗?还赌气跑出去喝酒,还喝醉,还在这里给我哭!”桐儿只觉得脸疼的不得了,再看他那生气的眼睛,再听他的话,终于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桐儿的眼泪怔住了,傻傻的望着他,什么意思?“有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么?曾经以为你是最善解人意的,原来也是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坏丫头。我对你怎样,我不是下定了决心,你以为我会和你在一起吗?”这、这话是什么意思?“明明我还有下一句……当然,不是……不是现在。

至少要等你毕业,至少要等我在罗氏根基稳固了才行,至少也是三五年之后去了,你怎么就没听见这些呢!?”越说越气,罗玉笙干脆戳着桐儿的脑袋不让她起来算了。桐儿傻傻的望着他,他说的……是真的?难道……难道她在听了那句话心里凉了半截之后由于太难过所以才没听清他下面说的话?他不是骗自己么?他真的、真的是打算这一切之后就和自己结婚!?“我、我……”听他这样说,桐儿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原本要求婚的,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做?”罗玉笙又叹了口气,伸手按着桐儿的肩趴下身子,对着她的眼睛,颇为无奈,却又满是心怜,至少看得出来这丫头真的很在乎自己,不然不会因为自己四个字就变得如此疯癫。

原来她也有借酒浇愁的时候……虽然在酒吧里看见她那大罪的样子颇为生气,但是却也十分的心疼。桐儿终于知道自己冤枉了他,因为自己的不够信任,因为那最后一丝的‘不安全感’让她今晚撒了这一顿疯,心里又是愧疚又是自责还有……对他越来越深的爱。看他近在咫尺的脸,桐儿几乎是没想就伸手主动的捧着他的脸将吻懵懂又青涩的献了出去。她难得主动,又带了讨好的意味,罗玉笙自然乐得接受,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便加深了这个吻……只是吻着吻着,罗玉笙将桐儿的身子抱入怀里,桐儿才渐渐感觉到事情有些走偏了。

她洗完澡什么都没穿就被他给抱了出来,然后她什么都没做,他身上的衣服就被他自己给全部丢下了床,当然火热的身子抱住已经快化作水一般柔软的她时,桐儿有些害羞却又有些迟疑。“阿笙……我……我害怕……”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难道……难道要在今晚把自己真的交给他吗?“别怕……”罗玉笙俯在她的耳边低声喃道,“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对你负责的……丫头,我不能再忍了,你长大了,而我,要采下你这朵小花,迫不及待的要让你真正变成我的女人!”桐儿娇羞的躲在他的怀里,任由他一边说着一边吮着她的耳朵和唇。

桐儿嘤咛着,却还是低低的点了点头,只道:“那你……那你温柔点儿……我……怕疼……”她也二十一了,不是完全不懂事的纯真小姑娘,而她也知道他忍得痛苦,她也想真正变成他的人,两个人要做更加亲密的恋人……“丫头,记住,我这个叔叔……”桐儿被痛的像是撕成了两半,却又开心的流下眼泪。因为他说了,爱你。丫头,记住,我这个叔叔……爱你。然后,她就被逼着叫了一整晚的叔叔,然后就觉得,他果然还是有些变态的,虽然变态的让她有些喜欢……但是,桐儿从未想过,有一天她曾经认为苦涩无比的初恋,竟然会真的成为她此生的挚爱。

*四年后。炎炎夏日,湛家却热闹非凡。只因为,湛家的大女儿和华城市的董事长罗玉笙结婚前夜的小小party。自然,都是些自家里的亲朋好友们,都是曾经看着桐儿长大又无比疼爱她的长辈和曾经相扶相持与她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们。主人公桐儿已经长成一个成熟的女子,时光在她身上沉淀了更多的成熟与稳重,温柔与淑静,她就好比那倾斜的静月流光,温婉,漂亮却又不张扬,只会让人羡慕她的丈夫,竟然能娶得如此美好的女子。桐儿也未曾想到,她和隐叔叔竟然真的能走到今天……当初,他的誓言,真的实现了。

三五年……三五年……第四年的明天,竟然就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还记得他那天开着车从华城市过来,因为她还是在意大利读完了书,然后回来工作,因为想要挨着父母,所以这两年的时间也基本都在云海市,所以他总是过来看她,或者她周末过去。但两个人却从未因为这异地之恋而生出任何的间隙,反而因为思念越加的对彼此好……那天清晨,原本是她的生日,所以她也没想到,一打开大门去拿快递竟然会是他在门口给的惊喜。然后爸爸妈妈们都跑了出来,苗苗在一旁起哄,守诺在一旁看好戏,小舅笑眯眯,而他虽然看似有些疲惫,却还是将戒指从衣服里摸了出来,单膝下跪,求婚了。

虽然很平淡,但是却很温馨,是她曾经梦想过的求婚。不要轰轰烈烈,只要真挚的温馨。“明天就是你的婚礼了……怎么,这样的party都没邀请我?”一道熟悉的声音将正看着中指的订婚戒指发呆的桐儿拉了回来,错愕的抬头,看见上官瑾瑜正站在面前。恍若昨日,他们似乎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但是她十分高兴,因为他还是来了!。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