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七十八章

初二一大早,薄荷就把查来的消息告诉了桐儿。“查到了,那上官小子的确是被他大哥带走的,三十那天晚上带去了蓝蝶酒吧,这小子似乎受了些苦头,现在正躺在上官老宅里养伤,目前也没有什么危险,就是被切断了联系。”薄荷说的声音很淡,但眉宇间却也轻轻的蹙着,写着一抹担忧。这上官瑾瑜虽然是个混小子,但是这几年因为和桐儿走得近,所以他们也常常见到,觉得那小子虽然有些混了,可是人却还是不错的,是个忠义的人,而且对桐儿的心意她也是看得出来的,再加上他母亲的事,她心里对这上官瑾瑜也多了一份怜惜。

薄荷并不是个十分善良的人,但是如果是上官瑾瑜,她的心也多了一分柔软出来,这个孩子的命运多桀,即便是她,也有了恻隐之心。桐儿的确也想到了上官瑾瑜会是这样的境况,但听见妈妈这样说,心底还是不由得担忧了起来。他受的伤重不重?他大哥究竟又对他做了什么?他现在是不是也担心着他的母亲?他到底怎么样了?越想,桐儿便越是坐立难安。罗玉笙一大早便和安静匆匆的离开了,甚至没来得及和桐儿告别,似乎走得很匆忙,桐儿直到他必定是忙他的事情去了,所以也不生气,反而有些担心他的安危和情况。

可现在,心里的担忧却更多的偏向了上官瑾瑜,是知道罗玉笙会没事,所以才更加担心此刻明显是四面楚歌的上官瑾瑜,她和上官瑾瑜几年的友谊根本无法割舍,那份担心也无法控制,不因男女之情,只为感情。薄荷自然是懂桐儿的,却只拍了拍桐儿的脑袋道:“你也别着急,过两天,上官家夜宴,我带你去便是,上官老爷总得让人探病吧?”桐儿虽然心还提着,但也只得点了点头,似乎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谢谢妈妈。”桐儿感激的抱了抱薄荷,然后提起一大早又让朱姐准备的白粥转身匆忙的便赶去了医院,既然上官不在甚至被切断了联系,那她就应该帮忙照顾好他妈妈,这也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医院里。郑女士温柔而又慈祥的看着坐在床边给自己削着苹果的桐儿,阳光轻轻的洒在女孩儿的身上,安静而又干净,就连这医院里难闻的味道似乎都变得轻了,女孩儿低着头,侧着身子,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似乎有些知道为什么儿子那么喜欢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了,她干净而又美好的就像冬日里的阳光,能够照暖人心,即便只是瞧着,都觉得舒服呢。“阿姨,给。”桐儿将一小丫苹果递给上官妈妈,上官妈妈温柔的伸手接过,看着桐儿淡淡笑道:“谢谢你啊,桐儿。

”桐儿也干净的一笑:“阿姨您客气了,我是阿瑜的朋友,照顾你是应该的。”郑女士脸上的神情顿了顿,桐儿以为自己又触及了郑女士心底的痛,顿时变得有些慌乱,伸手试图安慰:“阿姨,您……别担心,我一定想办法去看阿瑜的,我也相信他不会真的有事的……”“我不是担心他……”郑女士摇了摇头,至从那通电话之后她就彻底的放心了,放心那个人根本不会再允许他的另外两个儿子伤害阿瑜,所以她才会安静的躺在医院里养着病,不然,怎么也会去把阿瑜带出来。

桐儿眨了眨眼,不太懂的看着郑女士,她不担心阿瑜了吗?是试图安慰自己还是……“因为,”郑女士看着桐儿露出真心的欣慰来,“我知道,你会把阿瑜救出苦海的。”桐儿一怔,这话……是什么意思?郑女士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扭头看向窗外,凄苦的露出一抹笑容来,阿瑜……妈妈一定会在死之前,帮你尽量的争取你应该所得的一切……上官家,和你心爱的人。*初三一大早,湛晴空就被姐姐湛桐儿拽了起来,说是要去拜年,还要打扮的漂亮点儿。晴空坐在床上回了半天的神才慢腾腾的从床上下来,拉开衣柜,选了见白色的羽绒服,还没穿上就被姐姐一把塞了回去,然后还被质问:“今天是第一天去拜年,你就穿这个?”晴空懵头懵脑的望着姐姐:“那……穿什么?”“你知道今天去哪家拜年么?”桐儿叹了口气,对这个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却又很迷糊的妹妹很是没辙。

晴空想了想,然后疑惑的反问道:“难道……不是爸爸妈妈的亲朋友好们?”毕竟爷爷奶奶都来了,外公外婆也在,舅爷爷去世了,舅奶奶前两年也走了,家里还有什么长辈可以去拜年的么?“才不是呢,据说是凌叔叔和念阿姨回来了,所以爸爸妈妈才说带着我们主动去拜年的。”“凌叔叔和念阿姨?”晴空的大脑空白了三秒,片刻却疑惑慢慢的抬头认真问,“他们……是谁啊?”湛桐儿风中凌乱了一分钟,然后伸手帮苗苗整理了一下有些杂乱的头发,将头发都别到她耳后去了才问:“你真的都不记得了?”晴空迷茫了半响,是她该记得的人吗?桐儿这才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也不奇怪……毕竟你那个时候才五六岁……都过了七年了呢。

”晴空这才憨憨的一笑:“姐,五六岁的事情那都是幼儿园了,谁还记得幼儿园啊。”桐儿替晴空找了件红色的长裙出来又将羽绒服换成白色的妮子大衣,准备了宝蓝色的围巾放在一旁,然后才准备离开给晴空自己换衣服的空间。“哦……”桐儿突然回头还是有些不信的回头的看着正在脱睡衣的晴空问:“那个,苗苗啊,你真的不记得……”晴空的手迟疑的放在扣子处:“记得什么?”“凌蛋蛋啊,就是那个总把你欺负的哭的男孩儿,他去了日本……你就真的彻底把他给忘了?”桐儿还记得那个男孩儿,完全就是一副‘就爱欺负你,谁让我喜欢你,就要引起你的注意’的幼稚表现,桐儿想忘都忘不了,这个苦主怎么就真的给忘了?晴空依然眨巴着眼睛一副迷茫样子,桐儿摇了摇头只是低笑,看来是真的给忘了罢,唯有自己还记得六岁那年初见阿笙的模样和场景,果真是感情决定记忆?桐儿合上门,所以没有看到站在床边的晴空愣了半响,半分钟后,嘴角轻轻的抽搐:“凌蛋蛋?那个可恶的大混蛋?”他怎么敢回来!?许多清晰的不情绪的活着模糊的只有零星片段的记忆开始涌回脑海,那几乎是她的噩梦,几乎每一次遇见他她都会哭上一场,总是被他欺负的无力反击,而他却又偏偏自娱自乐以为那是他最快乐的事……现在想来,都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她就算忘记了他爸爸妈妈也不可能忘记他的,那么坏的人,她怎么可能忘了!晴空捏了捏拳头,但是,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就算他从日本回来了又怎么样?对于那个国家,晴空说不上坏感,但是绝对没有充满好感,从那个国家回来的人她是更加不会软弱的任他再欺负的!“这一次,我一定要你好看。

”晴空狠狠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发誓道。*一路上,晴空有些不满。明明是他们家刚刚从日本回来,不是应该来给他们家拜年么?怎么偏偏他们自己先去了,爸爸妈妈真不会摆架子!晴空真真的有些不满。“快别再撅着可以挂油瓶的小嘴了。”桐儿笑着伸手点了点晴空一直撅着的小嘴巴,笑道。晴空立即吧唧了一下小嘴,还是不太乐的摇头,最终还是没忍住的去问妈妈:“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去凌家啊?不是该他们先来主动拜访么?”妈妈薄荷正在和爸爸说话,听见苗苗这样问便扭过头来看她,似笑非笑的道:“你姐姐说,你完全不记得他们了?”晴空顿了一下:“也不是完全不记得……慢慢想起了点儿……”“你念阿姨每次和我打电话可都问你情况了。

”“她问我?”晴空迷茫了片刻,有些扭捏和怪异,为什么偏偏问她了?“我和你爸爸去过日本几次,每次都是他们热情款待,他们刚回来,许多事情都没有整理好,怎么能等他们先来拜年呢?作为朋友,先去拜年,才是诚心的。”话题突然又扯了回来,苗苗最终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静静的发愣,最后有些烦躁的伸手撤掉湛守诺手里的书,瞪着眼睛道:“让你别在车上看书,你偏看,近视了才是好事吗?”湛守诺原本想斗嘴回去,却瞧见晴空的表情有些不爽,这才讪讪的什么都没说,扭开脖子只看向窗外。

薄荷和湛一凡也意识到苗苗的情绪不高,今天他们带着孩子去拜年,一羽并没有跟着来,而是跟着杰森和白合去了白阳镇,明后天才能回来,难道这丫头是因为平时形影不离的小舅不在身边?只有桐儿在隐隐的怀疑,这丫头一定是想起凌蛋蛋了,那个总是欺负她的男孩儿……很快便到了凌家,一栋欧式别墅,花园丛林茂盛,从外观看,便很是漂亮。三个孩子规矩的跟在薄荷和湛一凡的身后走进玄关,一进门便被热情而又漂亮的国际名模念鱼朵迎接:“你们终于来了,阿荷,好久不见。

”念阿姨和妈妈薄荷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苗苗在后面看的仔细,她看到这个阿姨的脸终于隐约的想起,虽然她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她在国际时尚圈里有非常高的地位,是个响当当的国际名模,也是中国在国际时尚圈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而且,她可真漂亮啊……看起来那样的年轻,高挑,又有气质,虽然妈妈因为保养得好也完全看不出来和她有什么差异,但亲眼看着眼前的名模,还是有些激动的。年幼的时候,不懂得任何事,所以那个时候完全不知道凌家的女主人竟然是个如此身份的女人。

“好久不见,新年快乐,欢迎你们。”凌城也终于迎了出来,这个男人倒是和父亲一样高大威武又帅气。“祝叔叔阿姨新年快乐,恭喜发财。”桐儿,守诺和晴空一起开口给了新年祝语。“孩子们新年快乐啊。”念阿姨立即笑眯眯的将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然后一一的分发给三人,晴空接过红包放好,这可是她的私人基金,所以放的非常稳妥。“咦?你们家少爷呢?”妈妈看了一圈,似乎没有发现意料中会出现的人,立即便问。当年那小子从小便是个精灵鬼,又总是惹哭苗苗,湛一凡为此暴走不少次,不过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一凡也没有当年那样女儿控了,所以薄荷反而有些期待许久未见的凌冽,该是变成怎样了?“他一大早去林家了,不知道你们要来,不过已经打过电话,该回来了。

”念鱼朵说着便望了望外面,正说着,门口便晃进来一个修长的身影,念鱼朵立即一笑:“阿冽,你湛叔叔薄阿姨来了,还不来见见?”听见念鱼朵这样一说,所有人都回过头去看,正看见凌冽一脸愧意的走进来真诚的便对着薄荷湛一凡道:“叔叔阿姨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要来,我回来的似乎有些晚了。”“不碍事。”薄荷笑道。湛一凡也笑了笑,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已然长成年轻男子的十七岁少年淡淡道:“不碍事。”“祝你们新年快乐,还有……”凌冽真诚的对着薄荷和湛一凡说完便转了视线,最后目光定在湛晴空身上,嘴角一弯:“桐儿姐姐,阿诺……苗苗,新年快乐。

”苗苗狠咽了一口口水,恨不得立即揉揉眼睛,这就是……凌蛋蛋!?在她的记忆力,凌蛋蛋的长相早已经模糊,可是眼前漂亮的不像话的男孩儿……却又十分的熟悉,他真的是凌蛋蛋吗?长大了……怎么皮相就忒的变好看了不少?“新年快乐。”桐儿和湛守诺立即回道,唯独苗苗眨巴着眼睛没有回他。有好几年不见,大家都有些陌生和疏离,但是湛守诺是男孩儿,男孩儿又总是喜欢和比自己大一些的男孩儿玩,所以不一会儿两个人便走在一起形影不离了。

大人们去聊天喝茶,桐儿和苗苗无聊的在花园里闲逛。“姐姐,你是不是想隐叔叔了?”晴空瞥见又一次发呆的桐儿,立即摘了朵花送给她。桐儿伸手接过笑笑道:“倒不是十分的……”有五分想阿笙,有五分担心上官瑾瑜,明天便是上官家的夜宴,她会跟着母亲前去探病,不知道他情况如何了?心里也担心阿瑜,不知道他和安静的事情发展的怎么样了?他也未曾向自己透露过半点儿的消息,她甚至不知道他是去哪儿,做什么事情,关于他的过去和身世他总是没有透露半句,她从前也不介意,但现在……却开始有些好奇甚至……迫切的想要知道了。

“你呢?重新见到凌蛋蛋,觉得他变得怎么样了?”桐儿撇开心思,好奇的想要知道妹妹的心思。“似乎有些熟悉……皮相不错,但也比不上舅舅,嘿嘿。”苗苗傲娇的仰头,在她心里,舅舅那可是天下第一的,干净的像漫画少年一样的舅舅……是谁也比不上的好看的。“他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吧。”桐儿蹙了蹙眉,舅舅漂亮,凌冽帅气,气质都不一斑,怎么能相比?晴空也只嘟了嘟嘴没再说什么,两个人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后花园,而后花园里正站着凌冽和湛守诺,两个人站在那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晴空原本想偷偷遁走,不想和那个小时候便没什么好印象的人说话。但偏偏姐姐率先的叫了一声‘阿诺’,然后凌冽和湛守诺一起扭头并向这边望了过来。凌冽目光淡淡的看向晴空,晴空狠咽了一口口水,她怎么总觉得……心底有一股很熟悉的……被欺负之前的那种恐惧感……又回来了?“我们要去外面玩儿,你们去么?”阿诺淡淡的问。“去玩儿什么?”桐儿并没有立即拒绝,而是好奇的问,但也拉着晴空走了过去。“桌球。哦,那个,林家姐姐似乎已经去了,说是去等你。

”湛守诺看向晴空对她所,晴空摸了一下后脑勺,问:“小馨?她怎么不干脆过来……去什么桌球室?”凌冽盯着晴空,终于说了句:“她最近在学习这个东西。”然后四人一起上路,桐儿开车,湛守诺坐副驾驶座,晴空和凌冽自然的就一起坐在了后面。晴空本是不太情愿的,但偏偏姐姐和湛守诺今天兴致似乎很高,而小馨又在那里……所以她这个往日必定是跑第一今天却没什么兴致的人却还是偏偏被拉了过来。晴空一直撇头看向窗外,莫名的觉得有些尴尬。

似乎有些事,她没有想起来,但是看着身边这个人,却又觉得有些不能释怀,究竟是什么?她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两个人也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便到了。湛守诺和桐儿走在前面,湛守诺一副‘来过’的样子,大摇大摆的领着姐姐便下了地下室,桐儿急急的也想要跟上,谁知道后面的人却有意的拖慢脚步堵在她前面,在下楼梯时甚至突然一个转身,高大的身影便将她堵在了下楼梯口。小舅似乎比他要高一些,但是他突然转身的动作,让晴空心里一突,当年那面对他时的‘惊惧、不安’甚至讨厌的感觉在一瞬间突然都回来了……“你、你要干什么?”晴空惊惧的想要向后退去,突然很后悔,她干嘛这么认真的跟过来?凌冽伸手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扯过来,站在自己身前,因为他下了一个阶梯,所以能平视她的眼睛和脸。

凌冽坏坏的咧嘴一笑,终于暴露出本性:“苗苗啊,好久不见。你长大了……”晴空一阵鸡皮疙瘩,盯着他那坏笑,听见他那一声‘苗苗啊’,更多的回忆如泉涌一般融入脑海,明明她就都忘了,怎么能突然又全部记起?晴空用力摇头,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她可没忘当年他每次把她欺负的有多惨,甚至有一次……“还记得我临走时送给你的那个礼物吗?”凌冽一眯双眼,向上一步,顺利的将晴空逼到了墙与胸膛之间,盯着她,半认真半玩笑的问她,“现在,我是否可以要回来?”晴空抬头,脸‘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她终于记起了!当年,他吻了她!那个时候,她还小,哪里懂得他亲吻自己的意思!然后被她‘刻意’的忘掉,被她‘刻意’的隐藏起来,可是一见他,心里还是隐约的有些尴尬和怪异,经他这样一提她终于想起来了……他竟然夺了她的初吻!而那个晚上,她偷吻了小舅。

终于,晴空不受控制的一声尖叫‘啊——’凌蛋蛋成功的再次惹红湛晴空的眼睛。时隔七年,似乎一切都没有变过,那个坏蛋回来了,可她却还是一样的不太待见他。——今天这章是年前最后一章哦,过完年再更,具体更新日期未定,不过一定会是在十六之后……关于新文填坑日期未定,总之会在番外完结之后。——七儿祝大家新年快乐!〖∷更新快∷∷纯文字∷〗。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