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五十二章(包含请假)

这吻,终于是献给了他。从此,是不是就真的该结束了,该忘记了?这段不应爱的不伦之恋啊……在他这个甚至不需要爱情的人眼中看来是不是很可笑?但是她却用了几年的时间来思念,来折磨甚至鼓起了勇气来到这个国度来到这个城市,想要见他,想要靠近他,也没有想过要在一起,但是没有这个吻,她怎么甘心结束呢?眼泪情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苦涩的滋味流到两个人相触的唇瓣之间。她害怕吵醒了他,立即抬头准备撤回身子,但却在这时候,他的大手突然握住她的胳膊——“别动。

”他低声喃道,双眼‘嚯’的睁开,绽放精厉的光芒。桐儿愣了,傻傻的瞪着眼前突然醒来的他。“你——”桐儿张口结舌,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清醒?他不是喝醉了吗?她叫了他,他也没有醒,他怎么能……“嘘,别说话!”另一只大手极快的捂住她的嘴,桐儿哽咽,尴尬、难堪、绝望在这一刻充斥在她的胸腔内,化作委屈和伤心几乎快要夺眶而出。她甚至没有发现他正抬头神情有些慌张的瞄着四周,也没有发现,他们正处在极其危险的环境里……“一定要一直在车里待着,不管听到什么,都千万别下来。

”车篷缓缓的升起来,他一边低头看着她一边谨严的吩咐道。桐儿眼睛轻轻一眨,眼泪便滚滚而落,望着他轻声哽咽的质问:“你刚刚……一直……醒着吗?”隐神情一顿,黑暗中对上她朦胧的双眼冷冷道:“我一直没有睡实。”桐儿崩溃了,眼泪如绝提的海,汹涌而下。“那你……那你……那你……”那你是知道我吻你了?可她却怎样也无法完整的问出这句话!她以为的告别,在他眼里很可笑吧?她以为的初吻在他眼里甚至是肮脏不被允许的吧?她是他的外甥女,怎么能偷偷的对他肖想呢?可这一次他还是全部都知道了,她从此是不是要真正的与他决裂了?他……他会告诉爸爸妈妈吗?隐并没有发现桐儿此刻已经崩溃的绝望,是如何的害怕是如何的紧张是如何的颤抖他此刻全部忽略了,只双手紧握住她的薄肩,眼神阴鸷的紧盯着她在黑暗中也显得苍白的双颊和无神的却有朦胧的双眸冷吐气息道:“现在先别说这个,听我说桐儿,我怀疑周围有我的仇家找上来了。

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还都待在车里就会非常的危险。我现在必须下车然后将他们引开,你在车里千万别出来,在这辆车里你会很安全,我安了防暴器也安了防弹玻璃,所以在这里没有危险,听见了吗?”说完他便一手松开她,自己则转身推门便闪了出去。桐儿这个时候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此刻在她耳朵里任何声音都是被扩大的粗犷男音,听不清每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转眼他竟然就下了车。桐儿傻了,他难道生气的甩袖而去?“叔叔……”桐儿着急的往前扑去,隐却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桐儿被他那深邃的眼眸怔住,这一次清晰的听到他道:“丫头,刚刚的事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你还是我的好妹妹。

听着,待在车上千万别下来,车里安全。”说完便‘砰’的一声当着她的面摔上了门。当做没有发生过?还当她是妹妹?可是……这一切真的能当作都没有发生过么?她怎么那么不相信呢?桐儿横手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很快便又想起他说的另一句话,待在车上千万别下来,车里安全?这是什么意思?桐儿扭头看向四周,车篷不知道什么时候升了起来,她爬到驾驶座趴在窗子上往外看,隐叔叔竟然竟然已经没了人影?他去哪儿了?是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山上吗?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起他刚才的神情……好像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吻而表现出来的情绪,而是她少见的阴鸷、精厉甚至……冰冷。

桐儿渐渐觉得有些不安,再次用力的擦掉脸上的泪痕,伸手放下玻璃,刚刚放下玻璃就听见左边的树林里传来一声‘砰’的枪响。桐儿呆了,怎么会有枪响呢?难道是……隐叔叔!?桐儿慌张的推开车门,可刚刚开了门脚边便‘啾’的一声,然后有石子飞了上来打伤她的腿,桐儿吓得立即缩回来并关上门关上窗。伸手摸向痛的火辣辣的小腿,有湿湿的液体流了出来,桐儿抬起手一看,竟是一片血红……桐儿吓得心脏促缩,所以刚刚……她也差点儿被枪打到了吗?还是已经被打到了?她能感觉到只是皮外伤而已,可是……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已经将刚刚献吻却尴尬被发现的事抛到脑后,整个人都害怕的发抖。

“砰!”脸边的窗户突然剧烈一声响,桐儿吓得轻声尖叫,扭头便看见一个男人正趴在窗户上冲着里面的她呲嘴咧牙的坏笑。桐儿确定车外的人看不见她,甚至听不见她的声音,但是她害怕…她真的害怕!锁上车窗和车门,桐儿不敢再出声,也尽量的将身子往副驾驶座侧去,那个人的脸贴的那么近,好像一个魔鬼,而她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人!隐叔叔,你在哪儿?“嘭嘭嘭!”一声又一声的捶打着车窗,声音剧烈的让整个车子都颤动了起来。桐儿吓得紧咽口水,她确信这个人知道车里面有个人,不然刚刚那一枪不会差点儿射中她的腿!她现在更担心隐叔叔在哪里,树丛里那声枪响,是他的……还是这些来路不明的人的?桐儿看向钥匙孔里插着的钥匙,伸手颤抖的扭动转向,这是他改装过的跑车……那么,很安全是不是?伸脚踩向油门和离合器,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桐儿也只是一闭眼车子便向后倒了出去,然后再急速的打着方向盘,车子飞一般的从那男人身边擦脚过去,桐儿从后视镜里往后看,看到那个男人倒在地上抱着双脚狼哭鬼嚎。

桐儿甚至来不及系上安全带,车子一直往下,攀岩在山路上,在靠近树林出口时桐儿想也没想便冲了进去。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却在这一刻完全不畏惧的做的这么好,因为她的心里只想着……隐叔叔,你一定不能有事!冲进林子里桐儿却完全失去了方向,伸手按下窗户,仔细的听着声音。可惜她的听力原本就一直不如别人,所以这一刻她真恨不得自己能变成正常人,也从来没有因此而气馁过。“砰!”副驾驶座一声巨响,桐儿吓得立即升上窗子并紧张的扭头望去,车窗外……是隐叔叔!桐儿立即开了车门,隐立即拉开车门进入车内。

桐儿闻到一股比自己腿上更浓的血腥味,她紧张的锁上车门然后附上前去看:“叔叔,你没事吧?你受伤了吗?哪里受伤了?”桐儿的声音还带着一些颤抖,隐伸来打手轻轻的拍了拍桐儿的胳膊竟低声的还安慰她:“我没事。你怎么下来了?”“我听到枪响……上面有个人一直缠着我……又担心你,所以我就下来了……对不起……”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不听话的,可是她担心他啊,所以不由自主的下来,不过还好看见他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左手臂好像受了伤,也不知道是否严重……隐深深的盯着桐儿,一直握着她胳膊的大手突然一紧,紧紧的握着她的胳膊在黑暗中微微一笑:“你比我想象中要坚强的多,而且……总是那么义无反顾,小傻瓜。

”桐儿听着他的这句赞叹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好像真的能把之前的事当做无所谓,可是她呢?桐儿不确信自己是否和他一样,但是此刻……听到他的表扬还是开心的。“走吧,回去,我给你指路。能开车吗?”桐儿点了点头,小腿虽然有伤,但是不是问题。而且,他的伤严重多了,他应该也是没有闻出她也受伤了,不过有些庆幸他不知道,不然他一定不会让她开车,就是那么坚信……他其实也是非常关心自己的!桐儿再次启动车子,不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手却不由自主的发抖害怕,隐一把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目光深沉:“不用害怕,叔叔都解决好了。

”桐儿点了点头,相信了他的话。他的手在这一刻还是那样的温暖,虽然手上有血,可是她却不害怕,甚至比起刚才一个人更加有了安全感。启动车子,打方向盘准备撤离树林,就在驶上山道时,半路突然冲出一个弯着腰浑身是血的男人,桐儿吓得惊声尖叫,快速的打方向盘,车子‘砰’的一声撞上一旁的石头,没有系安全带的桐儿被弹了起来头狠狠的撞上了车篷顶,再落下重重的摔向车门和玻璃,防弹玻璃砸不破却将桐儿的脑袋和耳朵摔得剧烈生疼!“嗡——”耳鸣声,桐儿觉得耳朵好疼,好疼……胜过了小腿,胜过了脑袋,胜过了今晚最伤心的那个时候的心。

“桐儿——桐儿——你醒醒,你醒醒——”仿佛是他的声音,正在耳边急切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她晕了吗?桐儿不知道,只知道在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声音仿佛就像断了的线,戛然而止,然后便是无边无尽漫无天际的……无声和黑暗。------------——那个,忐忑的和大家请个假。从明天开始七儿要出门背包客旅行,突然而来的旅行打乱了年前结束番外并且专心写完的更文计划,大约圣诞节后才能正常恢复更新,具体日子还不能确切下来,不过在旅行途中如果有机会在旅舍摸到电脑一定会尽量给大家写点儿,如果没有,愿者继续等待,不耐者谢谢曾经的支持,我会善始善终,不离不弃早安,必定使之完美,时间而已。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