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四十三章

“啊!”不由自主的低呼,桐儿睁开眼睛才发现,她已经被人横抱了起来。抬头,是隐叔叔有些冰冷的脸。离得这么近,心跳又一次不由自主的紊『乱』了……隐深邃的眼眸里含着对桐儿淡淡的无奈:“桐丫头,从前就觉得你乖得不得了,那样听话。可现在才发现,你不听话的时候,是这样难以控制。”“我……”桐儿只羞愧的低了头,她什么时候……不听话了嘛。心里有些小小的委屈,可是这样突然被他抱了起来,又觉得好害羞……隐倒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桐儿的羞涩是为了什么,只是转身抱着她回到床边,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然后又将小桌子搬到床上放好。

小桌子上放了个托盘,托盘里是米饭和炖的香喷喷的猪脚汤啊。早安,检察官娇妻43桐儿看着便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越发的饿了起来。“隐叔叔,这都是……你做的么?”桐儿抬头再一次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隐问。这味道只是闻着都已经足够的香了,再看那食物的模样,猪脚似乎只轻轻一捣就能烂掉,还有黄豆和冬瓜当配菜……桐儿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会是他做的!“恩。”隐淡淡的应道,“来,张嘴。”说着便已经舀了一勺汤喂到桐儿嘴边。他给她喂饭呐……桐儿的俏脸再一次悄悄的红到耳梢,隐也只以为她是热了,便拿起遥控板将屋内的温度调低了一些,然后又给她为了一口饭。

桐儿不得不说……这味道,真的很不错。“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桐儿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点儿都不了解他,即便从前有过相处,但是长大了才觉得,他好陌生。那个哥哥一般的人,只不过是她脑海里唯一的印象,但真正的他是怎样的,她好像完全没有概念。“一直都会啊。”隐淡淡的回答着。“一直都会么?可是从前怎么没有显『露』过啊?”一大口吃掉猪脚,这肉的味道……真是好极了!“妮……安静小时候很挑嘴,为了满足她的食欲我去学了做饭,她从前最爱吃我做的饭菜,只是后来……我们分开,我也就不做了。

”为了安静学做的饭菜?桐儿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愣愣的吃着饭半响才道:“安静她……真幸福,有你这样的哥哥。”倒不是嫉妒,是真的羡慕安静啊……他得有多爱安静才能这样。隐抬头睨着桐儿:“你要觉得好吃,我以后也能常常给你做,便是了。”桐儿低落的心瞬间又扬起并迅速的回到自己的位置。看着隐低头给她吹凉热汤的模样,她心里暖暖的就像滚到了太阳底下似地,直到隐抬头给她喂汤,她还是痴痴的傻笑,隐看着她着模样也忍不住的浅勾唇角并问道:“那么开心?”桐儿不假思索的便点头:“恩,开心。

”抑都抑不住的开心啊……哪怕只是这么一句话而已,做不做到都没有关系的。隐忍不住的捏捏桐儿软乎乎的小脸蛋儿:“小傻瓜。”桐儿眨了眨眼睛,她傻么?她才不傻呢!不傻!吃完饭隐收拾碗筷下去,桐儿则坐在床上等他回来,因为他说要回来给她洗脸甚至换『药』。这个过程对于桐儿来说,当然也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了……不过很快隐就回来了,关上门,转身便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给桐儿挤好牙膏的牙刷,桐儿自己拿着刷了起来,隐则端着盆子去放热水。

早安,检察官娇妻43两天没洗澡的桐儿到底是有些难受的,但她也知道她这个情况是不能洗澡的,碰到伤口的话,就麻烦了。所以只能乖乖的刷牙然后等着隐出来。隐端着热水出来桐儿刚好刷完牙,隐结果牙刷把水杯递给桐儿,然后拿过另一个盆子等她将水吐在里面。桐儿漱完口隐温柔的拿『毛』巾给她擦干净嘴边的泡沫,然后用热乎乎的水泡了『毛』巾,再拧起来便给她洗脸。“我自己……”桐儿的话还没说完『毛』巾便盖在了她的脸上,隐的大手好像轻轻一盖就能将她的整张脸给全部盖住了,轻轻的『揉』搓,桐儿的五官便被擦拭干净。

然后挽开桐儿盖住耳朵的头发,温柔的擦拭着耳朵,『摸』到那人工耳蜗的外机时隐明显的顿住了。“现在……有什么影响吗?”隐『摸』着桐儿的耳朵轻声的问,那温柔,就像他手中帕子的温度一样,刚刚好。桐儿倒是不介意的摇头并笑着回答:“除了声音……似乎有一些不一样之外。然后就是……游泳或是洗澡的时候,需要把外机取下,不能沾水的。”见到她这么乐观的模样,隐也就放心了。擦完耳朵放下她的头发,又将帕子放入水中重新拧一遍。桐儿的脖子是被包扎过的,所以隐只需要擦擦她的手和胳膊,脚和小腿便行了,但他似乎也没那么懒,也完全没有顾虑的便要去解桐儿身上睡衣的扣子。

桐儿愣了一下,立即伸手捂住自己的领口,抬头有些害羞的望着隐结结巴巴的问:“我……我自己来……”他怎么能毫无顾忌呢?始终,把她当做一个小孩儿么?她明明已经开始发育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弧度,但她也是个小姑娘啊。隐的心里没有那么多想法,只以为桐儿是害羞,伸手拉开她的小手并道:“好好呆着,我只给你擦一下锁骨和旁边的地方。”桐儿还是不怎么愿意,那锁骨下面……就是她的小背心儿……但隐也很坚持,大手轻轻一拨便将她的手给拿开了,解开两颗扣子便认真的给她擦了起来。

她的皮肤很白,泛着嫩嫩水水的光泽,只是锁骨下面的位置真的是一马平川,小背心下面的地方他则是完全没有碰触,桐儿全身的神经都绷得像根琴弦似地紧,偏偏隐又没有任何的意识,替她擦了前面又擦了肩和背脊的地方。桐儿不知道自己的心跳究竟有多快,好像……快死了一样,整个人都是被吊起来的状态,好像他的大手轻轻一碰她的皮肤,她就能……就能自燃了。桐儿晕晕乎乎的倒在床上,什么时候擦的手,什么时候擦的胳膊,什么时候擦得小腿已经完全不知道了。

隐已经开始给她洗脚,洗完脚才又换了水来给她清洗伤口。膝盖的伤,有些惨不忍睹。绷带拆开桐儿也才看见,原来掉了很多皮……似乎流了很多血,肉都模糊一团了,昨天怎么就没意识到呢?隐小心翼翼的给桐儿清理着伤口,桐儿忍不住的发着抖,嘴唇都是一片泛白了。“忍着点儿。”隐将『毛』巾递给桐儿让她咬着,然后下着狠心给她清理,甚至把昨天来不及处理的一些烂肉刮掉,桐儿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疼,就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啃着她死的,疼的钻心钻骨。

不过很快,隐就麻利的处理好了,好给她打了一针,又敷了『药』,就像个医生似地,将她的伤处理的非常完美。“不用担心,伤口没有发炎,恢复的也不错。我处理的会比医院的医生还要好。”隐坐了起来,又将桐儿的另一条腿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桐儿这才意识到,还有一只腿……等隐再一次将另一边的伤口也处理好时,桐儿已经痛的快晕过去了。这个世界上,怎怎么会有这么痛的事……隐看着两边包扎好的伤口才暗暗的松了口气,这伤口昨天明显是扎到了安静所说的碎片,然后又跌下了楼梯所以才会这么惨不忍赌,相比起脖子上的小伤口,这应该算是比较严重的。

但她真的很坚强,整个过程虽然疼的全身都汗湿了,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隐重重的叹了口气,弯腰附近桐儿,在她没有什么反应的时候轻轻的落下一个吻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揉』搓着她的胳膊起身安慰的道:“没有麻『药』,所以让你受苦了。”早安,检察官娇妻43桐儿红着眼眶摇头,隐这才轻轻的拿掉她嘴上的『毛』巾,桐儿‘呜’了一声便倒在隐的怀里:“真的好痛……”隐看着怀里的小人儿,有些心疼,大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不痛了,明天回家去,以后换『药』都会有更专业的人,就不痛了啊。

”桐儿红着眼睛抬头看隐:“你……明天把我送回去,就要走了吗?”说的,好像他要不在似地。隐也没有什么犹豫便淡淡的‘嗯’了一声:“是的,该回意大利了。”桐儿浑身一僵,而抱着他的隐也明显的感觉到了怀里小人儿的变化。“为、为什么……你和……你和安静……不、不是才刚刚……刚刚相认么?难道……难道你不陪她一起留下?”桐儿惊慌失措的望着隐,为什么不留下来,还要离开呢?而她在这一秒发现,她是那样的舍不得,她比从前更加的舍不得,她好想哭啊……“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必须回去。

”隐轻轻的松开桐儿,『摸』着她的脑袋解释,“听话,以后,我总还会再回来的。”桐儿的眼泪没有预期的开始噗噗往下落。刚刚,即便那样的疼,她也没有哭,可是现在听到他说要走,她却怎么也控制不了的开始掉眼泪。想问他为什么,想问他真的不能留下来吗?可是,却怎样也开不了口。隐看着桐儿的眼泪,心里也有些小小的震惊,她怎么就哭了?这个几乎不哭的女孩儿,怎么就这样无措的流下了眼泪,而他看着这眼泪,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好了,好了不哭了……”隐轻轻的擦着桐儿连上的眼泪,大手每一次都能将她的整张小脸盖住,却盖不住她那不停流下的眼泪啊,那样的灼人心。

桐儿却还是紧紧的咬着唇,她也不想哭的,但是忍不住啊……心里那样的难过,眼泪自己就开始往下流。“安静……她也不跟着我走的,以后,你要多和她说说话……她现在这样子,真的变了太多了……”他怎么还是只知道安静呢?难道他不知道,其实她也很舍不得他吗?桐儿的心,就像是被人生生的剜了一刀似地,血淋淋的疼啊。“你也要好好的成长,等你长大了,和安静一起来意大利旅游,到时候……隐叔叔已经能撑起一片天,或许也完成了自己需要完成的……那个时候,我一定常常回来。

”桐儿的心并没有得到安慰,而是全盘崩溃。“我不想你走……”桐儿终于崩溃的趴在隐的怀里放声大哭,她不想他走,真的不想!他这样说,她真的不知道下一次见他会是什么时候……她已经用尽了方法,她替他找到了安静,可是她还是只匆匆的见了他一面,却不能留下他!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人,她不想再有分离,她不想……可是,事实却又是那样的无奈。隐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只是抱着桐儿轻轻的,不停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直到她哭着睡了过去,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一次,除了安静之外,他对一个女孩儿,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她这么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了,不再像从前那样隐忍,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是与他隔着距离,似乎一夜之间他们亲近了不少,甚至比从前更加的亲密了……似乎一夜之间,她由一个小不点儿,成长为了一个少女。目光轻轻的落在她满是泪痕的脸上,隐不由自主的低头一点点的吻去她的泪痕,有些咸,却是温热的。没有任何情动的想法,只是将她温柔的揽进怀里然后躺下盖上被子,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没来由的想起当年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那个像小乞丐一样的小聋子挣脱了人贩子暂时的控制装进他的怀里求助,而他恍惚间却错失了营救她的机会,看着她被打骂拽走……她回头看向他的目光,含着泪却又含着倔强,他常常午夜梦回也无法忘掉。

低头,灯光照在桐儿的脸上,净白的脸蛋儿微微的红润,香气刚刚替她擦拭的时候,那洁白的锁骨,那细腻的肌肤,那白『色』的小可爱下隐隐藏着的小馒头……虽然当时目光快速的避开,却还是在脑海里留下了一『摸』忘不掉的网。怀里软软的身体散发着少女独特的香气,他却该死的有了一些不该有的躁动……“禽兽!”暗自低骂了一声,他麻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转身想要下床。衣服却被蓦的一拽,低头才发现,睡梦中的她竟然一直伸着手拉着他腰间的衣裳……隐愣住了。

她对他的依赖,对他的信任,全然就是对一个哥哥甚至一个长辈才有的,而他在做什么?又在想什么?竟然……竟然禽兽的有了一丝躁动?隐烦躁的『揉』着浅发,那一刻,真想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却又不忍熏着她。俊脸上带着羞赫、自责、内疚、惭愧、懊恼,许许多多的不应该,都在这一晚不停的缠绕着他。〖∷更新快∷∷纯文字∷〗。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