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三十九章

虽然很兴奋,但桐儿也非常快的就恢复了理智,因为还要打听安静具体在哪里的消息,所以桐儿又给夏幽幽打了个电话。“喂,幽幽。”“你该不会都已经到河狸山了吧?”“你怎么知道?”桐儿还没有说出自己在哪儿,没想到夏幽幽便已经猜的这么准确了。夏幽幽干笑了两声:“就知道你要问我下一步,所以等着呢。”“呵呵,是啊。我们已经在河狸山了,你知道接下来怎么找安静么?”“我只知道明天我们早上要去未央亭集合,至于少主和安静现在在哪里歇脚……我还真的不清楚。

”“未央亭?那是什么地方?”“是西面山的一个凉亭。”“去哪里做什么?”桐儿完全摸不准这栾二少的行事风格,叫一群人去西面山的凉亭做什么?赏风景?“哦,少主明天是打算赏春的,所以……你懂得,那个地方下午晒太阳喝茶是最舒服的。”桐儿险些从床上栽下来,夏幽幽他们集体翘课就是为了陪栾二少赏春!?这栾二少的性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怪癖。当然,这也只是桐儿心里的想法自然是不敢对着夏幽幽她说出来的。“但我不能明天再去找啊……你能帮我问问安静么?但是你别告诉她,是我们在找她啊。

”她大半夜的和隐叔叔单独上山不就是为了找安静,如果耽搁了今晚,她冒着险和隐叔叔单独住个房间又算什么啊?多尴尬的境地……只是想一想桐儿都觉得不好意思。“那我帮你问问吧,等会儿发短信给你。”挂了电话桐儿又等了一会儿隐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他们的晚餐,只是闻着味道桐儿便已经饥肠辘辘的不行了。桐儿立即跑到窗边将小桌子收拾干净然后等隐叔叔将托盘放下,桐儿一样样的拿出来摆好,两个人端着碗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扒了口饭桐儿才咬着筷子看着对面似乎并不着急的隐道:“叔叔……我朋友说,安静明天会在西面的未央亭出现,但是这晚上在哪儿还不能确定。

不过我已经让她给我打听了,等消息来了,我们再出去哦?”隐顿了顿,伸手给桐儿夹了一筷子鱼香茄子淡淡应道:“恩,好。”桐儿看着碗里的鱼香茄子,心里诧异:他怎么知道……她最喜欢鱼香茄子?隐看桐儿那呆呆的模样,只以为是夹错了菜,便问:“我没有记错吧?”她是最喜欢吃这个菜的,为此她妈妈还认真的学过,家里的人都不怎么吃这样酸甜的味道,除了她。桐儿红着眼眶摇了摇头,低头,眼泪就掉在了白花花的米饭里。“怎么哭了?”隐放下筷子,抽了一张纸伸手过去捂住她的眼睛。

桐儿吸了吸鼻子接过纸胡乱的擦了擦睫毛上的湿润,没出息的道:“我还以为……这些年,你已经把我们全都忘了。”隐顿时哭笑不得:“丫头,你把我认为是那么没良心的人吗?”桐儿默不作声,像是默认了似地。隐叹了口气,耐心的看着她一直低着的头难得的真诚的道:“我怎么能忘记你们呢?无论是你爸爸妈妈还是你和一羽,当年如果不是你们,也就没有我如今的一切。”桐儿终于缓缓的抬头看向隐,上一次他回来的时候就像是戴了面具一样让她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但是这一次回来,似乎亲切了许多,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他,就是觉得……不是那么陌生了。

桐儿默默望着隐的眼神就像是一盏温暖的小灯,让隐忍不住的轻轻勾起唇角伸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脑袋,放缓声音:“吃饭吧,丫头。”桐儿笑着握紧筷子轻声的回答:“恩……”桐儿的确是饿了,所以吃饭的东西显得有些狼吞虎咽,虽然在隐面前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们曾经那么亲密,他就像是亲哥哥,无数次的保护她,偶尔还背着她,现在的稍稍别扭只不过是时光的隔阂,不再陌生……便已经是她最大的祈求了。隐吃的并不多,一碗饭便搁了筷子,桐儿吃的打了饱嗝也才罢了,擦了擦嘴抬头发现隐竟然在看着她。

桐儿伸手摸了摸嘴边:“我有什么……没擦干净么?”隐摇头:“不是,就觉得,丫头你长大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和冷漠。桐儿听完,一张俏脸却红透了……“我……十四岁了。”他离开那年,她才八岁,原来已经过去六年了,这六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却能让很多人和事都物是人非。“可是啊,”隐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桐儿浅浅一笑:“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孩子。无论多大,你都是妹妹,知道吗?”桐儿也甜甜的一笑,用力的点头并同意他的话:“恩!这是你说的哦……”永远,都是他的妹妹。

这样,就永远都存在在他心里或者身边了。隐忍不住的再次轻笑,却又严肃下来纠正道:“嘴巴上,还是要叫叔叔的,你怎么能高苗苗他们一辈呢!”桐儿自然也是不在乎这些的,吐了吐舌头竟然又盛了一碗汤。隐无奈的摇了摇头,今天一定是他这些年笑的次数最多的一天,好像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今天这般心情愉悦和轻松了,是因为这丫头吗?她好像能轻易的就让他弯起嘴角,这也算是一种魔力了。桐儿也不曾知道,当她欣喜悦然的答应他所说的话时,多年后又会如何的懊悔,懊悔那句‘永远都是孩子,无论多大,都是妹妹’的话。

后来当她不想做他妹妹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说不出那句话……隐收拾碗筷下去,桐儿则乖乖的跪在床上等着幽幽的短信,终于不负她的耐心等到夏幽幽的短信来了,桐儿忙不迭的打开短信:276号,他们在那里住宿。“有消息了吗?”隐不知道何时又来到了身后的门边倚着,桐儿也有些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毫无声息的存在,握着手机转身看着他点头:“恩,有了。”两个人向店家借了手电筒和小摩托便出了门,自然也问了276号,可是店家似乎也是才到这里做生意的人,竟然不清楚276号的方向,没有办法桐儿和隐只能先出门。

店主的摩托车在坡下的篷子里,隐给了些押金,然后两个人取了钥匙便骑着车开上了山道。夜晚的河狸山几乎没有什么人,有声音的都是在草丛里鸣叫的蝈蝈和青蛙,还有小摩托发出的‘嗡嗡’机动声。桐儿紧紧的抓着隐腰间的衣裳,将脸贴在他的背上,虽然是春季的夜晚,但云海市的季节一向来的很慢,所以晚上还是有些冷的。瑟瑟发抖的靠在他的背上,也总要温暖一些。车子突然停下来,隐回手拍了拍桐儿的胳膊轻声道:“丫头,你等一下,我去看看这里是多少号。

”桐儿从车上翻下来道:“还是我去吧。”说完便朝着眼前有灯光的人家走去。虽然夜还不深,但是河狸山的居民都已经早早的入睡,桐儿敲了门才有人来开门,桐儿腼腆的问着眼前出现的婆婆:“婆婆,请问你们家是多少号啊?您知道276号在哪里吗?”“276啊?”婆婆的态度非常的和蔼,笑眯眯的便回答了眼前的小姑娘:“276号还要往前走很远很远呢,我们家是180号。沿着这条马路,就能到了啊。”“谢谢婆婆。”桐儿非常感激的朝着婆婆鞠了一躬然后蹦蹦跳跳的回到马路边兴奋的告诉了隐。

隐摸摸桐儿的脑袋:“辛苦了,走吧,我们继续出发!”桐儿在黑暗中又悄悄的红了脸,乖乖的爬上车,再次抓住他腰间的皮衣,摩托车一冲,她的脸便惯性的贴在了他的背上,桐儿觉得脸好热,心……又跳的好快。一家一家的数着好,大约到了二百五十号左右的时候桐儿又下了车,这次是家副食店所以还没有关门,桐儿跑上前去问了一通,回来告诉隐:“我们竟然走过了,这阿姨说,山上山下也有一些人户,所以……我们真的走过了。”老婆婆说的很远很远,真的是不能相信啊。

隐将摩托调转了个头,看向桐儿又稳沉的道:“没关系,再回去便是。走吧?”桐儿笑了笑,又爬上摩托,两个人慢慢又往回去的路爬去。“隐叔叔。”桐儿抬头望着隐的后脑勺突然大喊。“什么?”隐回了一下头应着桐儿突然的出声。“你和你妹妹……是什么时候分开的啊?”桐儿真的很好奇,憋在肚子里已经好久好久了,突然间就英勇的问出了口,期待着他的回答。隐沉默了一会儿才回头甩了三个字:“七年前。”七年前?桐儿默默的算了一下,那不就是他来到湛家的那一年么?他在湛家整整一年,她初到湛家才七岁,他十六,所以安静和他分开的时候,也是七岁?可是安静怎么会到栾家呢?他们兄妹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分开呢?听妈妈他们说话的时候,一开始他似乎还以为自己的妹妹已经不在人世了?桐儿虽然不知道他们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故事,但是心底却越发的想要帮他赶快找到安静了。

276号很快便找到了,竟是一家农家乐。而这家农家乐的规模似乎很大,前院便有个青砖码的拱门,旁边的门牌赫然写着‘267’,也许是有个小径需要走进来的缘故,所以之前路过的时候竟然就给疏忽了。隐将车停在门边,桐儿去按门铃,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中年叔叔走了出来站在门内直接便道:“今天没有房了,没有房了啊。”说完便要转身急忙赶回去。“这位先生,”隐立即出声并走上前来隔着特门看着那急忙又要离开的大叔道:“我们不是来住宿,是想要找人的。

”“找人?”那中年大叔终于停住了脚步并回头往来,脸带疑惑,“找谁啊?”“你们这里今天是不是住了一个姓栾的年轻男子和一个叫做安静的女生啊?”那大叔茫然的点了点头:“对啊,他们把这里包了,包一周呢!所以我们这几天都不迎客了。”包一周?原来这栾二少是兴致来了要在这里赏春一周呢!不过,现在桐儿确认的确是,他们在这里是无误了。“我是安静的同学,我们找她有事,这位大叔你可以开门让我们进去找他们么?”桐儿说明来意,那大叔却显得有些犹豫,半响才回答桐儿说道:“他们还没回来呢……”“没回来?那他们去哪儿您知道吗?”那大叔的脸上明显的写满了警惕,看来栾二少也是吩咐过的,不然他怎么会露出这幅神情。

隐从钱包里抽了十几张百元大钞出来透铁门递给那中年男人并道:“我们也住在这山上,就在前面的温馨旅馆,这位先生要是不放心可以去那里调查我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们没有恶意,就是听说他们今天也在河狸山,所以才照顾来的。”那大叔接过那钱才脸露笑意的道:“下午去钓鱼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在哪儿钓鱼知道吗?”桐儿急切的追问。“就从前面的坡下去,往前走十分钟有个池塘,那里可以吃烧烤喝啤酒,估计他们晚饭在那里解决的呢!”这栾二少让安静翘课出来竟然陪他钓鱼,桐儿真不懂他的肆意妄为!只得说,果然是栾家二少才干的出来的轻狂事儿。

“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下去。”下面太黑了,所以隐望了望路便对桐儿吩咐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桐儿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也要帮忙看着小摩托的,是不是?”把车停在这里有没有铁链子锁的确是不安全,桐儿想了想还是点了一下头:“好吧。那你赶快回来……还有,别吓着安静了,我说如果万一……万一她不是……?”毕竟是还没有亲眼见到,所以桐儿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我知道,傻丫头。”隐揉了揉桐儿的脑袋并将手电筒留给他,自己转身便向下面的小路摸去。

黑黢黢的小路,他看得见吗?他能不能一眼就找到安静呢?桐儿突然有些后悔,应该跟着去的……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留下来呢!后面的大叔并没有给桐儿开门而是转身揣着钱进屋去了,桐儿一个人瑟瑟发抖的蹲在摩托车边等着。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好像比她这两年发生的还要多还要丰富啊!是因为他回来了么?所以才觉得心情这么愉快……“嗡——”远处有汽车声响,不一会儿,桐儿扭头便看见一辆黑色的1利从身边呼啸而过,在这安静的山道上,突然冲出这么一个怪物发出这样的声音,桐儿不由得蹙眉,这个时候路上千万不要有小孩子才是。

那呼啸的声音还没有消失,一辆摩托又从桐儿身边呼啸过去,刮起的狂风比不那1赛车的力度小,就像上官瑾瑜似地,用用尽了力气。桐儿望着那骑摩托的背影,看起来应该是个不太高的人……安静!?桐儿一怔,没来由的想到了这个人。那个背影,怎么那么像安静!?桐儿的视力非常好,虽然刚刚的速度很快,但是那一瞥的背影真的惊似安静啊!她、她不是在钓鱼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在追那辆1的样子,出什么事情了吗?那隐叔叔下去岂不是见不到她了?她这一去又是哪里?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她今天的落脚点,万一……万一又分离了,下一次隐叔叔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桐儿一急,几乎也没有多想便从地上跳了起来,将钥匙插进小电摩里,甩了车尾便奋力的追着前方而去!她的摩托力度根本就追不上那1和摩托车,所以骑了半天发现那喧嚣的声音不见了,而她的车灯在黑黢黢的路上亮着竟完全失去了方向。

可是桐儿还是没有停下来,因为路边也没有那1的车影子,所以应该是往前开了。只是骑着骑着头脑也清晰了许多,所以单手从衣服里摸出手机,想了想才记起自己根本没要隐叔叔的号码!没有办法桐儿又将手机搁了起来,希望隐叔叔回来的时候能发现她不见了然后找妈妈要自己的电话,如果自己去要妈妈一定会担心,隐叔叔有办法让妈妈既不担心又能要到,还有便是……她如果能帮他找到安静,他一定也会开心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桐儿终于发现了那辆1车,立即刹了车,盯着那院子里停着的显目的黑色1,的确是这辆,虽然没看清,但这山里还会出现第二辆这样的车吗?抬头看了看才发现这里竟然是河狸酒店,也就是这山上最好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桐儿将小摩托骑进院子里,然后四处找着安静骑得摩托,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车必然也会停在这里……桐儿目光一定,找到了,果然……停在这儿!那农家乐门口的路灯照的这车牌号都是一样的,她怎么会记错?可是,接下来该怎么找呢?是不是该问幽幽要安静的电话?之前也问过,幽幽一直不给,是怕安静生气,这一次是不得不要了!桐儿拿出手机正要拨给夏幽幽,嘴巴上却突然多了一只手,身后趋上来一个陌生的身体,而她整个人则迅速的被拖进了黑暗里……更新快纯文字。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