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三十五章

桐儿在学校门口踌躇徘徊,来来往往的同学们都忍不住的投眼而来。自从春季运动会之后全校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认识了这个半路杀出的羽毛球精英,谁能想到初一一班那样的书呆子班也能出这样的运动角色呢?而且她挥着羽毛球拍的模样成了多少男生心里的美丽的风景,就连桐儿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运动会之后自己的书桌里多了那么多的情书……为此夏幽幽还取笑过她无数次。但是桐儿依然不自信,因为她的耳朵依然成为学校的同学们饭后的谈资,运动场上她露出的机器也成为校园贴吧论坛上转发次数最多的照片和话题,七夕说,为此桐儿错失了校园女神的称号……桐儿虽然表现的并不在意,但其实她的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在失落,并不是为了那称号,而是……始终在意着别人的眼光。

桐儿一直在校门口徘徊着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早早的进入教室准备上课,直到夏幽幽他们几个人都到了学校在校门口看见一脸着急的她问:“你杵在这儿做什么?马上都要上课啦!”桐儿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可是上官瑾瑜还没有来学校,他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她又没有他的电话……“你没事吧,桐儿?”细心的七夕发现桐儿的神色有些不对立即上前来挽着她关心的问。桐儿说不出自己早上的遭遇,看看七夕和夏幽幽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事……”“那就走吧,都要上课了!”夏幽幽一胳膊肘将桐儿圈了过去,她的个子比桐儿高了一些,所以圈着桐儿总是轻而易举的事。

七夕望着将桐儿带走的夏幽幽二人的背影扭头看向郑云:“你真的觉得……她没事?”郑云轻挑眉梢脸上没有半丝笑意:“她既然不想说,那就是无事。”七夕顿时明白过来,有些人有些界限都是分明的,夏幽幽懂得分寸,而自己显然是操心过度了。桐儿被夏幽幽带回教室,还不待桐儿自己望着窗外发呆夏幽幽就拉着她说起悄悄话:“我和你说啊,明天你就暂时看不到我了。”“明天?你去哪儿?”桐儿一听这话果然暂时把心里的事情给搁了起来,先担心起夏幽幽来,心里只以为夏幽幽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夏幽幽眨了眨眼竟然笑道。桐儿顿时明白,只怕夏幽幽并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应该又是出任务去了,栾家二少让他们做的任何事他们总是赴汤蹈火的去做,学习和自己的人生都并不是最重要的。桐儿笑了笑没有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的问题,有些问题他们是互相干涉不了的,这点儿她是明白的。夏幽幽见桐儿不再问也就不聊了,只是早读的时候又偷偷的递来了一张纸条,上面赫然写着:你和安静谈的怎么样?桐儿一直没有和夏幽幽说过她那天和安静究竟谈得如何,本以为安静回去会责怪夏幽幽一番,等夏幽幽来问的时候自己再回答夏幽幽便是,但没想到安静那边竟然没有半点儿声响,对于哥哥这事,她是打算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桐儿总觉得安静心里藏着秘密,而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桐儿想了想回复了夏幽幽:她回去没有和你说吗?夏幽幽:说什么?桐儿:那天我们……谈的并不愉快。

夏幽幽:?桐儿:她好像很生气。夏幽幽:难道她并不是?桐儿:我还不确定。我觉得是……因为她的态度很奇怪。夏幽幽:奇怪?怎么奇怪?桐儿:她极力的否认了,好像根本就不愿意提及这事情一样。夏幽幽:她的性格是这样……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应该越有事情。这样吧,等我明天见到她也试探试探?桐儿:为什么是明天见到?夏幽幽:哦,她今天已经跟着少主先去了,明天我们去了才能汇合呢。跟着先去了?桐儿的脑海里再次回想起栾二少牵着桐儿消失在夜幕中的那个场景,再想到上次夏幽幽说过的话,安静注定会是栾二少的人……幽幽是这样说过吧?所以安静是和栾二少在谈恋爱么?十三四岁的孩子一想到这样的问题总是会有些害羞,桐儿也只是想想便红了脸,颤抖着笔尖在纸上最后问着:你们少主……和安静是恋人关系么?纸条递过去之后桐儿就听到夏幽幽的‘噗嗤’笑声,桐儿捂着脸窘迫,问错了?纸条一直没有再被递回来,下课的时候夏幽幽就趴在桌子上笑得发抖,桐儿郁闷的抓着后脑勺盯着夏幽幽,夏幽幽笑够了桐儿才镇定的看着夏幽幽漠然的道:“笑够了么?我知道这个问题够蠢的。

”“不……不是,”夏幽幽强忍着笑意看着快要到崩溃边缘的桐儿这才解释道:“我是笑安静和少主来着,绝对不是笑你,真的不是。这个问题其实很正常,因为一般人都会这么错误的以为。”错误的……以为?桐儿眨着眼顿时明白了,错误的以为的意思就是……不是恋人关系?“其实吧,”夏幽幽神秘的倾过身来并尽力的压低自己的声音,就像是要说什么天大的秘密似地:“他们的关系……”桐儿的心也随着夏幽幽这说话的模样和态度折腾的加速并乱跳起来,揣着那激动只听夏幽幽慢腾腾的只道,“就是……主子和小保镖的身份。

噗……哈哈……”说完夏幽幽便又自己趴在桌子上抖着肩大笑起来。桐儿莫名其妙的看着这般模样的夏幽幽,真的很好笑吗?为什么她不觉得好笑?桐儿转过身来没再搭理有些神经的夏幽幽,只是怀疑,为什么才十四岁的安静会成为栾二少的保镖呢?明明是个女孩子却要穿男孩儿的衣服,留着短发,只怕全校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其实是个女孩儿吧?总是能听见别人对她的讨论,以为她是怎样帅气冷酷的‘男生’……如果不是恋人,栾二少那晚为什么会牵着安静的手走?夏幽幽那天为什么又要说那样的话?桐儿实在不明白。

不过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桐儿来思考这个问题,趴了一会儿便又是上课铃响了,桐儿将手伸进书包里摸到那被自己塞进书包里的衣服,不知道上官瑾瑜回学校没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事?还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谢谢……好像一想起要和他面对面……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早上遇到那样的事。桐儿平时上课都是精神奕奕专心听见的好学生,今天却完全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就连讲课的老师都隔山岔五的将视线调向她,只以为她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殊不知她的心里因为早上的事情而始终忐忑不安。

就连身后的夏幽幽和身边的木牧都忍不住的担心起她来。总算是挨到其实桐儿会那么快的冲出教室完全是因为心里的愧疚和着急,她担心着早上保护了着急的上官瑾瑜。她背着书包来到初三年级,她打听了一下知道上官瑾瑜是初三七班便数着班级到了初三七班,站在教室的后门口踌躇了一会儿才拉住一个正走出教室门口的男生问道:“请问……上官瑾瑜同学在教室里吗?”那个男生一看是桐儿便咧嘴一笑:“原来是你啊,近看……比远看漂亮多了嘛。”桐儿被人如此唐突的一夸整个人都愣住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周遭是个什么情况,那个男生也并没有帮桐儿回头看看上官瑾瑜是否在与不在,而是有心调戏起眼前的人气学妹,盯着桐儿笑笑又道:“你有男朋友没?如果不介意的话考虑考虑我看看咯?反正每天那么多人给你写情书你一定都看不过来吧?我看你就需要……”桐儿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转身走?还是给他一脚?也就在这时,原本站在面前不正经的男生突然整个人向后倒去,桐儿只看到一只脚,然后那个男生就躺在了地上并且抱着肚子‘嗷嗷’的直叫。

桐儿迅速的扭头,诧异的看向突然出现的上官瑾瑜。上官瑾瑜眸子一沉,伸手抓住桐儿的手腕便大步离去。桐儿头也没回,对于那样随意用言语调戏自己的人,她也是豪不同情的,反而……反而感激上官瑾瑜再一次救了自己。只是,一路上学长们观赏动物一样的视线让她……让她很别扭啊。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上官瑾瑜才轻轻的松开桐儿的手腕,桐儿握着发烫的手腕低头闷闷的看着自己的脚尖说了句:“谢谢……”这句话在她被他拉开的途中在心里面挣扎了一百次了,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啊。

上官瑾瑜盯着桐儿埋着的脑袋,刚刚如果不是他在顶楼看到她冲出教室然后快速的赶回来,她又该怎么办?又傻傻的被人欺负吗?这一次怎么就不求救了?看到她这样,他心里真是气极了,怎么有这样笨又傻的女孩子,她都不懂得保护自己吗?早上去了一趟警察局,他给二哥打了个电话,被二哥的律师领出来之后他便回了学校,回到学校他也并不想回教室去上课,所以到了顶楼就一直看着窗边的她,今天的她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是不是被早上的事情影响了心情?早知道就应该再把那畜生打的狠一些,残疾更好,不能人道更是应该的,谁让那畜生竟然把手伸向了他心爱的女孩儿,怎么想,都是心疼。

“还有那个,”桐儿突然抬头,腼腆的红着脸将书包拉开然后拿出上官瑾瑜厚厚的衣服并递给他:“你还是快穿上吧,不然要感冒了。”上官瑾瑜一愣,看着眼前的衣服突然想起了春节前的那个晚上,她脱下她身上唯一的厚衣服只为了给他这个原本就已经冷的感觉不到温度的人……------------——明天不一定能准点更新,早上要是看见没有就别等,晚点儿再更。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