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三十二章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虽然苗苗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对于她这样根本就坐不住的人来说,多住一天都是折磨,多一天,那都是漫长的抽丝啊。所以第四天她就完全憋不住了,抱着妈妈薄荷的胳膊不停的撒娇想要回家去,还动员一旁的奶奶道:“奶奶,您也劝劝妈妈呀,苗苗想回家,想回家去住,苗苗不想再住医院了!妈妈……你就让苗苗回去吧,妈妈……”苗苗就像一块糖,粘人的时候又甜又香,根本让人抵抗不了。薄荷一边抵抗着宝贝女儿的攻势,一边却还是硬着心肠道:“不行。

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这个时候出院万一再复发怎么办?医生都说了,最好再住院观察三天。”“三天!?”苗苗捂着额头一脸痛苦的倒在床上,天啦,三天啊!一天她都不想呆了,妈妈竟然说要她再待三天!?妈妈这是折磨她么!宋轻语当然疼这宝贝孙女了,眼瞧着她因为要再待三天的痛苦样子,宋轻语心有不忍的劝着媳妇道:“要不……我们就回去吧?让医生来家里给她复诊……”“妈,不能给她特殊待遇。要让她知道生病很辛苦,那下一次她就不会那么调皮再乱跑再生病了。

”薄荷的原则宋轻语是知道的,见她这样说便也就没了意见,毕竟是薄荷自己的女儿,她这个做奶奶还是不要插手管教育的好。况且啊,她也觉得该治一治苗苗着丫头了,调皮劲儿比个男孩儿还多,这一次要不是她贪玩也就不会生病,的确该给她留个教训。苗苗眼瞅着妈妈这么狠心,奶奶也只是象征性的只劝了一下妈妈,当即就明白自己要提前出院是没希望了!无奈的倒在床上嚼着泪花心想着,下一次一定不会再玩雪了,不会了!守诺的生日是元宵节,今年的元宵过后他就四岁了。

而他生日那天,苗苗显然还在医院里,所以守诺大早上就跟着奶奶去医院里显摆了一圈,穿着新衣服仰着脖子绕着苗苗的床走了三圈,然后不咸不淡的问自家奶奶:“奶奶,今晚我的生日party姐姐不能参加咯?”苗苗狠狠磨牙,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妈妈都说了,明天才能出院,明天才能!因为后天他们就要回中国,明天是不得不出院,但是湛守诺同学是怎么回事,故事告诉她然后想看她生气的样子吗?因为他过生日,所以家里会很热闹,而自己只能孤苦冷清的在医院里……苗苗撅着嘴望着天花板,她怎么这么可怜啊。

削苹果的宋轻语完全没意识到自家小孙子的‘歹毒’心思,反而十分认真的回答道:“对啊,因为姐姐还要在医院里再住一晚,所以要错过你的生日了。”苗苗冷哼一声用被子盖住脸闷闷大喊道:“我才不稀罕呢!”守诺努着嘴道:“真的么?”这话当然是问苗苗的,可宋轻语听成这小子是在反问自己,便又回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姐姐今晚还不能回去!”昨天苗苗又有发烧的迹象,这几天总是有些反复,所以三天后又拖了两天,不然苗苗丫头早就出院了。

湛守诺若有所思的盯着蒙着被子的苗苗,桐儿这时候推门而入望着房间内看着守诺道:“阿诺,妈妈在外面等你,让你出来一下。”“妈妈?”苗苗掀开被子看向门口的姐姐立即绽开笑容:“妈妈来了吗?她在哪儿啊?”宋轻语痛心的捂着心脏的位置:“哎哟,奶奶照顾你这么一上午,你就听见你妈妈来了就这么开心,是这么不待见奶奶啊?小白眼儿狼!”苗苗立即捂着嘴‘咕咕’的笑,可桐儿也只是和苗苗笑笑并未说妈妈在哪里,等守诺自己出去之后桐儿才走了进来。

苗苗顿时失望的明白妈妈只是来找阿诺的,不是来看自己。“舅舅呢?”妈妈不在,舅舅总在的吧。可是这几天舅舅也很少来医院陪自己,苗苗都快无聊死了。桐儿在床边坐下来笑着对桐儿解释道:“舅舅他在家呢。”实际上是因为舅舅回去之后也有些小感冒,为了苗苗着想,所以妈妈让舅舅少来点儿医院,而舅舅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情绪显得有些不安,所以这几几天大部分的时间他是被带去了孤独症机构接受治疗和培训,只要把这段辛苦的事情弥散相信就不会有事了。

“你们好像都很忙的样子……”苗苗撅着嘴无聊的转着眼睛,妈妈不来,爸爸每天晚上来一次,舅舅也是很少来一下下,她这日子怎么过啊……她好想出院哦,这日子太无聊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生病,再也不要住院了!桐儿看着无聊得快发疯的苗苗也只是微微的笑着,虽然她知道等会儿就会有个超级大惊喜会送给苗苗,但是现在还是不能告诉她,不然惊喜就不叫惊喜了。湛守诺这一去竟然就再也没回来,苗苗翻着手里的儿童读物无聊的想象着家里或许已经开始的生日party。

奶奶和姐姐在半个小时后前都回去了,所以现在病房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人啊!怎么这么落魄呢,至少还该有个人陪着自己吧?至少还该给她准备些吃的吧!现在都快饿死了……这几天因为生病都没有吃到什么好吃的东西,每天都是奶奶带来的所谓的营养餐,她觉得自己都瘦了……还有阿诺啊,他生日一定会收到很多生日礼物,还能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吧……光是想着苗苗都羡慕不已啊。闭着眼睛的苗苗躺在床上遐想,丝毫没有发现门已经被人悄悄的从外推开,一丝微弱的光从门外偷偷的溜了进来,正是湛守诺自己捧着插了蜡烛的生日蛋糕站在哪里。

等苗苗有所察觉眼前有异样的味道和光芒时,睁开眼睛吓了一跳,以为湛守诺已经站在她的床前了。“妈呀,阿诺?”苗苗慌忙的从床上爬起来眨着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亲弟弟。阿诺的表情有些别扭,不过还是将插了蜡烛的蛋糕往苗苗眼前一推并道:“你给我唱生日快乐歌吧!”苗苗并不领情人家捧着蛋糕跑到这里来让她唱歌,而是笑嘻嘻的问:“你不在家里过生日party,怎么跑来医院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姐姐是不是?哎哟,我弟弟真可爱,怎么能这么可爱呢?竟然跑到医院来让姐姐亲自给你唱生日快乐歌啊!”苗苗就像个小大人一样伸手便捧着自家弟弟的脸揉来揉去,此刻她真是心花怒放啊,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一幕的出现。

“你吹不吹啊!”湛守诺小朋友有点儿生气了,鼓着腮帮子向后退去企图摆脱自家亲姐的蹂躏。“好好,我吹,我唱啊。”苗苗也没有想那么多,放开阿诺的脸便欢喜的唱起生日歌来,唱着唱着她发现……这声音好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回头,发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杰森外公还有舅舅姐姐都来啦!他们和自己一起给阿诺唱着生日歌呢……苗苗傻了,今天家里不是要为阿诺举办生日party吗?他们都来了,party怎么办?难道……他们为了自己把生日party移到医院了?苗苗眼眶一红,顿时感动的连歌儿都唱不下去了。

“祝你生日快乐!”最后一句唱完,湛守诺同学自己把蛋糕放到一边然后许了个愿就把蜡烛给吹了。“阿诺,祝你生日快乐!”苗苗鼓着掌看着弟弟一脸真挚的笑意,她可是很少对这个亲弟弟露出这样善良的微笑啊,阿诺顿时都有点儿不习惯了。“可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杰森外公,舅舅姐姐,你们怎么都来了?你们不给阿诺举办生日party了吗?”苗苗实在是太感动了,因为……她现在不仅不是一个人,好像还可以吃点儿阿诺的生日蛋糕呢!这是让她最开心的事实……爸爸走上前来坐到苗苗床边将苗苗抱进怀里,妈妈也走过来坐在苗苗身边握着她的小手温柔的道:“因为,今天不仅是阿诺的生日,也是咱们中国人传统的元宵节啊,我们怎么能让我们家可爱的小公主一个人在医院孤独冷清的过这个节日呢?”苗苗顿时羞涩的低头笑了,她是小公主诶。

桐儿将自己这几天不休不眠准备的礼物捧上来并递给苗苗:“苗苗,其实姐姐有给你做生日礼物,是个模型庄园。可是姐姐太笨了一直都没做好,所以姐姐这次补给你。这个娃娃是我亲手缝的,你喜欢吗?”苗苗惊喜的抱过姐姐递过来的娃娃:“姐姐,这是你亲手做的啊?真好看啊妈妈,你看真好看。我姐姐好厉害啊……姐姐我很喜欢呢!”“是啊,你姐姐亲手给你做的,给姐姐亲一个,谢谢她。”薄荷知道桐儿一直都在内疚自责,如果她不做些什么事就一定不会消除那自责,所以她做这娃娃的时候薄荷并没有阻止,她大了,要做什么都由着她吧。

苗苗立即给桐儿吧唧一声亲了一口,爸爸湛一凡立即指着自己的脸道:“那爸爸呢?”苗苗笑着又侧头给爸爸亲了一大口,爷爷奶奶立即也蹭上来索吻,苗苗的嘴便忙了起来……看着苗苗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桐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湛守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蛋糕叹了口气,到底是他的生日还是她湛苗苗出院仪式啊?他完全被冷落了……不过算了,看她这几天这么辛苦的生病,他这个做弟弟的就大方的让着她好了。桐儿将礼物递给一旁有些落寞的阿诺:“给,姐姐送你的。

”湛守诺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收到姐姐的礼物,打开一看,阿诺要哭了,竟然是他最喜欢的奥特蛋!“姐姐,谢谢你。”阿诺激动的抱着姐姐开心的活蹦乱跳,与平时那小大人的模样完全不同。毕竟才三岁,再怎么装大人,遇到奥特蛋还是回原形毕罗的。桐儿笑着又看向一旁的一羽舅舅,他始终站在角落看着苗苗,无论苗苗和谁在说话,无论苗苗是不是在看他……他的眼里始终都只有苗苗。虽然这或许只是一种习惯,但是桐儿隐隐的却有些担心起来,这习惯会在未来变成可怕的不可预测的……现实吗?*苗苗病好之后自然是要马不停蹄的赶回中国的,几个孩子要开学,薄荷要上班,爸爸湛一凡更是湛氏集团少不了的董事长。

桐儿家里几个孩子中是最先开学的人,毕竟是初中了,第一天到家,第二天就到学校去报到。新学期虽然总是有一股新气象,但是在这寒冷的冬天,学生们实在躁不起来,所以都显得有些沉闷。只是夏幽幽他们几个在开学后三天才来学校,后来桐儿问了才知道,原来是栾家二少带着他们去澳洲过春节去了,那里正是夏天,惬意的不行,所以大家回来都有些不习惯中国这寒冷的冬季了。桐儿还是一直没有和安静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连见面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她似乎很少来学校,更少参加他们的任何活动,后来慢慢的桐儿才知道,夏幽幽有时候突然消失是可能去了栾二少的大学陪他打网球,而郑云突然消失可能是被叫去陪着下棋或是操练身手,就连四娅和五越、庄毅都各有各的任务,只有七夕好像才是最闲的,而最忙的自然就是常常见不到人影的安静。

栾二少似乎特别的‘喜爱’安静,她永远是那个锻炼身手,陪玩陪吃陪逛街最多的人。桐儿不由得想到她上一次去参加栾家夜宴的时候栾二少牵着长发的安静消失的背影……很快便是四中一年一度的春季运动会了,桐儿的运动一向较弱,但是作为班长不带头报项目似乎又说不过去,所以千挑万选的桐儿最后选择了羽毛球单打。这个她在家里还是偶尔会陪着一羽一起练习的,别看一羽舅舅人反应迟钝又沉默寡言,但实际上从隐叔叔教他开始练拳之后他就没有停止过锻炼身体,所以妈妈给他请了教练教他练拳和跆拳道,就连一些运动项目也让他参加,开始妈妈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后来一羽舅舅自己就喜欢上了,而苗苗太矮太小对这个兴趣也不高,所以桐儿就陪着练,直到现在……水平应该还算可以,毕竟也没有找别人练过,所以桐儿把自己的实力界定为:还可以。

自然,这个班上也没有谁真的认为她能得个奖回来什么的。运动会的第一天便是羽毛球预赛,桐儿拿着羽毛球拍毫不费力的杀入半决赛,让她自己都意外的成绩是,五场预赛都是以绝对的压倒性的胜利结束,结果惊爆了全班人的眼球。一开始,桐儿参加比赛的时候,周围都是对手班级的同学在喊加油,因为是预赛,所以围观的人也不多,但是听着全是对方的加油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就连夏幽幽说不想看她丢人跑掉了。桐儿硬着头皮上场,对方的技术实在是太烂,她挥挥球拍就赢了。

听到结果桐儿自己都愣了,这就赢了么?然后第二场、第三场,桐儿接着赢,不停赢,直到第五场,旁边有个自己班的男生轻飘飘的路过听到有人在讨论说桐儿已经连赢五场绝壁能进半决赛的事才让那个男生注意到,原来他们副班长的技术还可以,竟然还能进半决赛呢!那个男生一小溜的跑去叫了几个人过来围观,刚刚来桐儿便又告捷了。可悲的是,那几个人还没有欣赏到桐儿优雅的姿势……然后桐儿就进入了半决赛。夏幽幽听到桐儿进入半决赛的消息乐的何不拢嘴巴:“呵呵,我就说吧,你还是不错的。

只要不是上官瑾瑜搞的鬼,我相信你是真的有实力的!”桐儿正喝着郑云请的咖啡,听到夏幽幽这话郁闷了,和上官瑾瑜有什么关系?接到桐儿疑惑的眼神夏幽幽立即扬起下巴示意左边道:“你难道没发现,他一直都在看你吗?”桐儿扭头望去,上官瑾瑜?他什么时候在这附近的?看桐儿那神情,夏幽幽立即抚着额头一副要晕倒的样子,独自碎碎念道:哪个倒霉鬼喜欢上你一定是上辈子欠你八千万……“幽幽你说什么?”桐儿没听清夏幽幽的话便又问了道。

“哦,没什么。我看那个上官瑾瑜盯你好久了,你有什么……感想啊?”鬼都看得出来那上官瑾瑜看上了桐小妞,只是桐小妞自己没有察觉罢了。不过桐小妞自己都没发现她也就不多嘴了,因为她不是很喜欢上官瑾瑜那厮,那人总让她觉得不安。“他或许……”桐儿想了一下乐观的答道:“可能是想要向我说谢谢却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救了他一次,不过第二天她就走了,所以他是想要向自己说谢谢么?夏幽幽险些晕倒,这桐小妞真是个纯真的奇葩!下午便是羽毛球的半决赛,之前那几个没有看到桐儿英姿的男生下午终于来捧场,而下午的半决赛比上午少一场,只有四场,但其中有三场桐儿都是和初二、初三年级的学姐比赛。

原本班上那几个男生也没有作多想,特别是看到有三场的对手都是初二和初三的学姐时,心里就更没想法了,只想着不要输的太惨。但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桐儿挥着球拍轻松跳跃三两下就赢到了第三场!比分都是牛叉叉的巨大的拉开啊,基本上对方是零……而他们这边大满分!几个男生傻眼了,其中一个再也不能矜持了,转身嗖的就跑去叫自班散落在操场上各个角落的同学们,而同学们听着副班长以压倒性的大比分赢了初三初二的学姐们,现在已经杀进了决赛却还有最有一场半决赛的比赛时都激动了,全部扔下眼前的比赛转身冲向羽毛球半决赛现场。

还没走到就瞧着羽毛球场已经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场面了,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着学校出了个羽毛球天才,基本上都是以大比分的距离拉开了与对手之间的实力,现在已经是四场三胜,正在进行着并不激烈的第四场!一班的同学们都傻了,他们的副班长有这么厉害?终于艰难的钻进人群,看到那穿着白色运动服,头发齐耳轻松的挥着球拍的副班长,再听着耳边每个人的讨论,一班的同学们终于开始热血沸腾了……“副班长,加油!副班长,加油!”有女生开始呐喊助威,渐渐的一班的同学们都加入了阵营,别班的同学也忍不住的嚎两嗓子,这样的比赛这样大的实力对手是在电视里才看得到的啊!结果,自然是不用说明的,桐儿必进决赛。

听着耳边给自己的加油声,闻着身上热乎乎的汗水,桐儿看着那巨大的比分,心里激荡不已。她实在没想到……她竟然还能进决赛,而且,还是以这样的形势……她的羽毛球……有这么厉害吗?可是要知道,她是常常输给小舅的啊……她原本是打算来过过场子而已,怎么就成了全班体育比赛的重点关注对象了呢?回到看台桐儿还是晕晕乎乎的,夏幽幽捧着一堆零食款款而来,然后全部塞给了桐儿。“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实力,算我没去观战给你的赔罪礼啦。

全部请你吃!”桐儿看着满满一怀的零食,立即笑着统统塞入书包:“苗苗和阿诺一定喜欢的……”夏幽幽嘴角抽搐,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嘴里的苗苗和阿诺是湛家二小姐和湛家少爷……这死丫头吃零食都忘不了自己的弟弟妹妹,她还能再蠢点儿吗?夏幽幽摇了摇头,伸了个懒腰靠在椅子上笑盈盈的看着桐儿道:“这下你成学校名人了啊,比上官瑾瑜整天盯着你还要出名哈。初一一班的精英分子副班长竟然会打羽毛球,而且水准一流一的,啧啧,你不知道我去哪儿别人都在讨论你呢!”桐儿吃着多余的一袋里面的薯片有些心虚的看着夏幽幽:“真的啊?”“我骗你干什么?”夏幽幽抢过她的薯片袋子,桐儿盯着空空的手,不是请自己的么?“对了,”夏幽幽突然坐起来认真的看着桐儿道,“作为你义气的没有把我会打网球的事供出去的回报,如果你得了第一名,我就答应帮你做件事。

”“真的?”桐儿眸子一闪,终于笑了。夏幽幽顿了一下:“你不拒绝么?”她平时不是都会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她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找机会和安静单独相处呢。看着桐儿的笑,夏幽幽突然觉得有些凉飕飕的,搓着手臂淡淡的撇着桐儿道:“那……等你赢了再说吧。”“谢谢你啦,幽幽,你要说到做到哦!”桐儿立即靠过去抱着夏幽幽的胳膊蹭了蹭,这下她就有想要取胜的心啦,为了和安静单独相处并问清她的身世,她必须赢!夏幽幽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食言或者……逃跑?不远处的上官瑾瑜提着一大堆吃的交给自己身边的男生并冷冷的指使对方道:“去。

把东西给她。”那男生惊愕的张大嘴巴看着满满一袋的吃的不可置信的反问:“这些……都……?”这也太多了吧?这里面有肯德基,有热乎乎的奶茶,有一盒子水果,还有香喷喷的饭,他还以为这些都是给他们这些兄弟朋友准备的……结果竟然是给一年级那小妞?“让你去你就去,少罗嗦!”上官瑾瑜一脚踢在男生的小腿上,那男生讪讪的只有朝桐儿的方向溜去。桐儿正在和夏幽幽聊天,突然眼前又多了一大口袋的食物。“呐,瑜哥给你的!”一个男生不清不愿的放下东西说完便转身走了。

瑜哥?上官瑾瑜?桐儿立即站起来想要将那袋子东西还回去,一提才知道,哇……好重!“好香啊,都是些什么?”夏幽幽伸手便开始翻动,桐儿立即拉住夏幽幽的手并严肃的道:“幽幽,这东西咱不能吃,我要还回去。”“为什么你收我的却不收他的?”夏幽幽不乐了,一闻就知道这里面有肉啊,有刚出炉的熟肉啊!“我和你不用客气,但他……但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些啊?如果是为了感谢我的话,那也太多了……”桐儿还是有原则的,什么东西能收,什么不能收,她还是分得清的。

“喂……”夏幽幽郁闷了,“你和我还真不客气哈。但我敢保证,如果你把东西还给他了,他心里一定很难受。”这不就是拒绝的意思么!“难受?”桐儿疑惑了,为什么要难受?夏幽幽猛翻白眼,余光瞟到上官瑾瑜正起身带着兄弟伙们离开,显然他也是怕桐儿把东西还回去所以准备撤人,着上官瑾瑜还挺阴的,话也不说一句就给送吃的,让人家小姑娘怎么想啊。“哇,这么多吃的!我们正好饿了!”四娅和七夕从下面路过,瞧见着一大袋吃的立即一起跳上来,打开袋子便翻腾。

“可是……”桐儿还是没明白,但是看着四娅和七夕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有些气馁的坐下,算了吧,看她们吃得那么香……但是上官瑾瑜为什么要给她这么多吃的?一句‘谢谢你’需要这么多吃的做基甸么?还是这就是他的感谢呢?桐儿纯真的以为这是上官瑾瑜给她的谢礼,却殊不知上官瑾瑜从不会对任何人说‘谢谢’,更别说谢礼了。------------——今天更得很多哈……好久都没写这么多了……有点儿腰酸背痛的赶脚。OO~祝贺我们的进士施太太生了Baby,你和宝宝都要健健康康的哦。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