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第二十七章

妈妈薄荷显然是不相信桐儿心里没事的,但是桐儿自己都已经这样说了她这个做妈妈的也要对她表现十足的信任,信任她就算不告诉自己也能处理好她自己的事情。“那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妈妈了或是需要什么帮助都可以随时告诉妈妈,知道了吗?”桐儿乖乖的点头答应:“恩。”“那我们下楼吧,不要整天就在房间里面学习,和妹妹们去湖边玩儿吧。”妈妈薄荷将桐儿带下楼,桐儿还没有想好怎么问妈妈要隐叔叔的电话所以就暂时乖乖的只是跟着下楼没有问任何的问题。

苗苗和兔兔要去醇儿姐姐家看龙凤胎,桐儿这个身为最大的姐姐自然也是跟着去了,花园里面虽然有灯,但天毕竟已经黑了,她们两个人都还太小桐儿并不放心。再者,她也想要去看看龙凤胎,只有六个月的他们别提多可爱了。龙凤胎的名字都是舅爷爷在世的时候给取的,儿子是哥哥叫做李木子,女儿是妹妹叫做李栗子,都是白嫩嫩圆乎乎的特别惹人喜爱。虽然都还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的流口水抓东西往嘴里去吃,但就是这些童真的动作和模样越加让人喜欢。

“姐姐,他们会吃饼干吗?我把我最喜欢的奥利奥给他们好不好?”可爱的晴空似乎真的很喜欢侄子侄女,看他们流口水的模样还以为他们是饿了,于是大方的便要掏袋子。“他们还不能吃哦,现在他们最多只能喝点儿肉汤或是白米粥,想给他们吃饼干等他们长大了再给他们就好啦。”醇儿姐姐及时的阻止了晴空将饼干拿出来的小爱心举动,真要被龙凤胎看见了饼干是真的会抓过去并塞进嘴里去吃的。“那奶奶呢?”兔兔将自己的奶瓶举高并摇了摇,龙凤胎一看是最喜欢的顿时便都兴奋了,一个个争着要从自己的位置里坐起来并伸手去抓近在眼前的奶瓶,兔兔咯咯的笑着又把奶瓶缩回去,这可是她的口粮才不给他们呢。

龙凤胎一见兔兔这动作立即撇嘴,桐儿则赶紧过去把她们拉开,无奈歉疚的的看向醇儿姐姐:“姐姐对不起啦。”龙凤胎得不到奶瓶哇哇的大哭起来,刚进门的姐夫李泊亚听见一双儿女的哭声立即蹙紧双眉的望来并问:“怎么了?”“没事,闹着玩儿呢。”自从当了妈妈也成熟了不少的醇儿姐姐立即晃开两个丫头逗来的结果的责任反而笑笑道。姐夫李泊亚宠爱两个孩子是出了名的,就算听爱妻这样解释也是一副不大相信的表情的只向他们三个孩子瞪来。桐儿立即一只手拉兔兔一只手拉苗苗紧张的低头,毕竟真的是他们做错了。

“李叔叔,我小姑说了,等他们几个孩子放了暑假就一起去英国旅行,今年春节也在那边过,你说呢?”醇儿姐姐一直把她的丈夫称作李叔叔,桐儿总是很疑惑难道他们从前是叔侄关系吗?叔叔是可以和侄女结婚的吗?李姐夫虽然总是比醇儿姐姐成熟很多,但他也是很疼爱醇儿姐姐的,让醇儿常常都觉得真的天作之合呢。“你说怎么变怎么吧。”李叔叔的神情果然顿时温柔下来,将手里的公文包和西装丢在沙发上便伸手去抱李栗子。回家的时候兔兔是跟着他们一起回家的,兔兔的妈妈今晚加班,爸爸在泰国出差所以兔兔这段时间几乎都在他们家过得,因为有苗苗所以兔兔也几乎不闹别扭。

在路上桐儿牵着两个小的总是忍不住的不停回想着一个人,那个人她如今叫着隐叔叔。寒假前期末考试的第一天晚上,桐儿半夜肚子疼,疼的突然就醒了过来,然后蜷缩着身子不停地发抖,身体下面有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于是害怕的一个人哭了起来。一个人打开灯从床上爬起来桐儿发现自己流血了,屁股和床单上都沾染了一些星星点点,桐儿吓得面无血色,这是怎么回事?她难道……得了什么癌症吗?大腿上渐渐的也有了一些黏糊糊的感觉,桐儿知道一定是血流了下去。

桐儿颤抖着双腿向外面走去,她应该去医院,而不是呆在这里一个人恐慌。爸爸妈妈一定会帮她的……只是咬着泪桐儿还是真的害怕了。几个月后初一下期的生物课上到青春期和生理课的时候桐儿才懂那天晚上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后来再想起那晚上发生的事情时桐儿真是羞涩难当,只是谁都有青春,谁都有那初潮的难忘记忆……谁都不会例外的。这晚,桐儿惊慌的敲响爸爸妈妈卧室的门,来开门的自然是舍不得妈妈半夜起来的爸爸。看见是桐儿爸爸表情显得有些意外,站在门口扶着门轻声的问她:“大丫头,怎么了?”爸爸温柔的问让桐儿顿时便红了眼眶,眼泪啪嗒啪嗒的便往下掉。

这么好的爸爸,这么好的妈妈,如果她还没有报答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她怎么甘心呢?可是桐儿又说不出口自己可能得癌症了,便只是不停的一直流泪。湛一凡毕竟是个男人也不懂女儿家的心思,但又不想吵醒妻子,所以便轻声的先将门掩上然后再蹲下来与桐儿平视,看着她又问:“是考试没考好还是做恶梦了?好了,别哭了啊,哭多了明天眼睛会肿的。”他尽力的哄着,做着一个尽责的父亲的角色,就算她不是亲生女儿,也一定会像对待苗苗一样的对待她,只是桐儿现在才明白,这个外表威严的父亲对自己究竟有多温柔。

桐儿抽抽搭搭的把自己流血了的事情告诉湛一凡,湛一凡面上一僵像是听见了什么见鬼的事情。沉默了两秒然后立即便站了起来转身推门便又进去了,桐儿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望着屋内,爸爸并没有关门,所以她看得见爸爸终于过去将妈妈推醒并在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好像一瞬间便醒了,抬头向门口孤独而又可怜的桐儿望来。薄荷将桐儿带回房间,先给桐儿找了干净的衣服裤子然后又把桐儿带去浴室,一边给桐儿洗着身子一边给桐儿讲了一下这是每个女孩必经的事情,桐儿也没有怎么听懂,但算是明白这不是癌症而是正常的了。

薄荷不知道原来生理课是初一下期的课程,所以还以为桐儿是因为害羞所以没有听老师讲过,桐儿也是许久之后才明白过来,原来那是女童向少女的过度……“这个地方,痛不痛?”薄荷伸手笑着摁了摁桐儿胸前已经鼓出来的两团小包。桐儿的脸立即一团红,她当然知道……这是胸部了。妈妈们都有的,所以她们也一定会有的……只是还真的是有些疼呢。看到桐儿红脸薄荷便忍着笑又问:“刚开始特别疼吧?”桐儿点了点头,的确是,疼的碰也不能碰一下,不过这个事情她知道,所以并没有问妈妈。

“流血呢,是例假。和长咪咪一样都是女孩子身体在发育的象征,别怕,这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事情,这是我们桐儿长大了的意思呢。不过以后就要更加的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了,女孩子要爱惜自己,这样以后……”妈妈的一番话终于让桐儿放了心也不再担心是自己得了癌症,隐隐的也有些明白流血是因为长大的意思,是女孩子才有的……但当后来她真正明白的时候整整一个星期都不敢看爸爸的眼睛,真是太丢人了,怎么能和爸爸说了那些话呢?期末考试后,桐儿再一次遇见了安静。

在考场外面,安静似乎在等人,桐儿想也没想就大步的走了过去并和安静打了招呼:“安静……”安静抬头看见是桐儿也轻轻的点了个头,酷酷的总是没有一个字。“你在等人?”因为这几天流血过多的原因所以桐儿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虽然张姐总是给她喝很多汤,但是桐儿的身体一向不太好,所以似乎怎么喝都没有什么效果。“七夕。”安静半响蹦出两个字道。桐儿微笑,的确只能是他们几个吧。安静似乎没有再和桐儿说话的意思,她好像就是这样的性格,不善与人交流,或者是不喜欢与人交流。

桐儿静静看着安静的侧脸,自从心里有了那个念头之后她总是想要再更多的确定一些,但是问幽幽他们也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问妈妈或是隐又怕他们得到希望最后却又是失望。所以她才决定,还是先在安静这里探一探口风吧。“安静,或许……”桐儿想问,或许你有哥哥之类的话,但话还没有问完七夕就从考场里跑了出来并开心的与她们打着招呼:“嗨,安静,桐儿。”七夕是初二,安静和桐儿一样是初一,所以初一的早早便考完并且已经开完班会了的,而七夕有特殊身份所以似乎不用和别的初二生一样再回到班里去,是直接就可以和安静一起回家的。

桐儿的问题自然也因为七夕突然杀了出来而不了了之了,但是就算什么都不问只看着这样的安静桐儿也觉得……或许,真的,也许可能她就是隐叔叔失踪多年的妹妹呢?更新快纯文字。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