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284 失败的惊喜

言毕和王玉林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吃午饭,而他们竟然和花延曲、陈妃一家三口走到了一路,加上小孩一共六个人各自弃了轿车竟然开着十二座的商务车而来,惊得薄荷还以为什么商演团队来了,看到他们下车才知道,原来是他们来了。只是有些好奇,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路呢?然后兀自又想到,言毕是律师,花延曲是检察官,走到一路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花延曲将花朵儿顶在肩上,花朵儿抱着爸爸的头笑得真的像朵花儿似的。陈妃今天看起来也特别的开心,远远的便和薄荷挥手打招呼了,从薄荷身后路过的孟珺瑶还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薄荷稍稍有些头疼,这两个冤家今天不会又吵架吧?再看向忙着搬东西下车的王玉林,薄荷微微一笑,当初王玉林离职的时候,她也心痛也可惜甚至想要帮她劝她,但是作为朋友和曾经让她最信任的上司,她做的并不好,并没有完全真正用心的劝导她,以至于她后来的悲剧,自己也十分的惋惜。

但是还好,王玉林依然是个那个懂得跌倒也懂得爬起来的女子,她不卑不亢,平凡却又不平凡,谦卑却又骄傲,她在人生最痛苦的时候最后还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而自己能帮助她,也是唯一能做的。突然,薄荷的视线定格住了,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言毕这厮,一开始真的是十分痛恨和讨厌的人物,因为每次只要和他有关的官司,必定都是十分呛并且不好打的一场仗,因为他还在咖啡厅莫名的惹上一场风波,不过这厮还算是上道的人物,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与他们越走越近,从帮她打赢官司之后,心里就真正的将他当做了朋友。

言毕将婴儿车从车上拿下来,将穆雷从车里抱出来熟练的放进婴儿车里,薄荷视线顿了顿,看向另一边的王玉林,她似乎默许他这样做了?王玉林绕过来将手里的东西都递给了言毕,而言毕也顺其自然的接了过去,王玉林则推着婴儿车往这边走来,两个人自然的就像一对夫妇似的……“生日快乐!”陈妃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玄关口,将薄荷一把抱住并挡住了薄荷的视线,嘴里说着祝福的话,“没想到啊,有一天我也会满心欢喜的来给你过生日,真是风水轮流转,人生处处都是意外和惊喜。

”薄荷因为陈妃的话也忍不住的笑了笑:“嘿,这就是孽缘啊。快进去吧,等着你们午饭呢。”“正好饿了。”陈妃嬉笑着跑进去,醇儿在屋里大叫:“哎呀,换鞋换鞋,这地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拖干净的啦……”“换什么鞋啊,麻烦……”“妃,给孩子做榜样!”花延曲在后面望着陈妃的背影无奈的提醒道,陈妃这才又老实的跑回门口来换拖鞋。薄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扭头看花延曲:“喂,学长,你还真是她的克星,估计她这辈子谁都不怕,就最怕你了。

”花延曲叹了口气将花朵儿放下来:“那是因为她知道我说的都是对她好的话。”“干妈,生日快乐,青春永驻,祝你和干爹白头到老……”花朵儿抱着拳头羞赫赫的望着薄荷就道。“哎呀,笨女儿,那是晚上说的!”陈妃着急的跑过来将花朵儿拉开,薄荷实在忍不住的掩唇大笑起来,花延曲也无语的望着自己的老婆女儿:“在家教了她一天,她可算没有忘记,就是忘记时间了。”“没事没事,酒桌上说的才是过场话鸿蒙炼神道TXT。朵儿啊,谢谢你哦。”薄荷看着花朵儿的背影大喊一声。

花延曲无奈的也急忙追过去,不过也不忘给薄荷安心:“你放心吧,今天她是不会和孟小姐吵架的,在家我已经再三交代过了。”薄荷笑着看他们一家三口的背影,有这些朋友……真好。“老大,生日快乐!”王玉林见着花延曲一走便开心的跑过来并一把抱住薄荷。薄荷只觉得呼吸一窒,立即拍打着王玉林的肩:“我要被你勒死了……咳咳……”王玉林这才抱歉的放开薄荷:“我太激动了,哈哈……对不起啦……”“你这女人,不仅粗俗,还十分的粗鲁,我看你不是想你老大,而是恨你老大吧?”言毕从后面慢悠悠的走过来满是鄙夷的道,虽然话是这样毒舌,但是薄荷看得见言毕看着王玉林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讨厌,反而有些……说不出的异样。

“言先生,我想现在我已经不是上班,而是休假期间吧?那我没必要再听你的训斥咯?所以请你说话温柔点儿,ok?一天到晚嘴巴那么多,也不怕生疮啊……”王玉林没好气的推着婴儿车进了屋,薄荷诧异的看着王玉林,王玉林曾经是检察官,她的确从不怀疑她的口才,但这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态度的和人激烈‘争吵’啊。“你每天都骂她啊?”薄荷回头看向言毕奇怪的问。言毕摸了摸鼻子又耸了耸肩:“如果刚刚那样算是骂的话……”“你对你的员工都这样啊?”薄荷有些难以置信的瞪着言毕,难怪王玉林会奋起反抗,谁受得了被人天天这么说啊。

“也不是……”言毕忍不住笑了笑,“很奇怪,看到她那俗样儿,就忍不住想调侃她,天生欠骂的样子。”薄荷无语的向上望了一眼,他言毕,毒舌魔鬼律师,完全没下限没节操的人,说王玉林天生欠骂?“我看你的嘴巴真的会生疮的。刚刚我远远的看还以为你们也是一家三口呢,我还真没见你露出过那样温馨的表情……现在看来,完全是我的错觉。她一个女人带个孩子不容易,拜托你作为老板对她再好点儿,少受点儿你的怨气,行不?”言毕看着薄荷,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表情也莫名其妙的纠结了起来:“就我,和她?一家三口?她儿子长得倒是挺可爱的,她就算了吧!我言毕眼光怎么会变那么低,最低档次也该是你这样的……”说着还一副嫌弃模样的将薄荷从上看到下的看了一遍。

“最低档次?”薄荷迅速的眯起双眼,看着言毕的眼神瞬多了一丝审视,她看这个男人今天是不想进屋了!“咳,那个……”言毕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张的指着屋内大喊,“王玉林,你儿子刚尿了,裤子是湿的……”说着自己便追了上去,完全把一旁的薄荷给忽略了,或许……是不敢看?薄荷无语的跺了跺脚,在餐桌边围绕的醇儿大喊:“小姑,吃饭了呢。姑父呢?”薄荷这才想起来,湛一凡呢?扭头看向外面,他似乎出去了,但是半天都没回来……薄荷走出玄关便迎上了回来的湛一凡,薄荷立即顿步看着他问:“去哪儿了?”湛一凡笑着伸手过来揽住薄荷并往回走:“打了个电话,你知道的,英国那边的事物虽然有老爸顶着,但很多时候也需要我的意见。

”薄荷抬头有些忧心的打量着他的神色:“没事吧?”“没什么大的事。对了,妈说下午给你大地电话,让你别把电话又丢在房间里了意外宝宝:缉捕逃婚妈咪全文阅读。”“嗯,好。”“我还没给她说你又有的消息,不然她一定跑回来,老爸一个人在那边没人照顾,我也不放心。”薄荷微微一笑释然的道:“嗯,就暂时不说吧,等五六个月后再提。”热热闹闹的吃过午饭,孩子们休息了几分钟就都去睡午觉了。薄荷要照顾三个孩子睡午觉,不过还好,睡午觉三个孩子能睡在一张床上,除了小苗苗需要哄之外,另外两个大的自己便睡了。

湛一凡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应该是楼下男人们在喝茶,所以这会儿不见了踪影。而王玉林和陈妃都在各自的客房里守着自己的孩子,薄荷一边哄着苗苗睡午觉一边拿起书无聊的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想起自己的母亲来,不知道她如今在哪里?菲碧已经被遣送回了英国,杰森会知道菲碧在中国惹得这些事端吗?不知道他又过的怎么样。去年今日,有母亲,有杰森,有湛一凡,有一羽还有未出世的苗苗,而今年此时,小苗苗已经在自己的手中长的会说话会扶着东西站立,会吃任何东西了,母亲和杰森却已经是劳燕分飞。

洛以为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了,肚子就像气球一样已经迅速的胀了起来,行动完全不便。有力这个准爸爸也是十分的尽心尽力,平日里的冷酷帅哥如今也变成了标准的绅士,上车下车都像加了马达似的快,而且任劳任怨,不管洛以为怎么耍小性子都是一副笑脸的陪着。薄荷再看自己,怀小苗苗的时候不用说了,因为吃得好睡得好又不害喜,所以十分的轻松,湛一凡那个时候也不在身边,根本就没机会让他来伺候自己。而这个二胎呢,一开始每天折腾的她没有食欲,又整日的瞌睡,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至从过了十二周之后,它竟然就乖了,她这个当妈的又不吐又不瞌睡,就像没怀孕的人一样,除了湛一凡谨慎不碰她之外,几乎就和怀小苗苗的时候一样了,要不是去医院检查过,薄荷都不相信自己怀孕了呢,而且现在日子又早,还是没有机会让湛一凡做什么。

所以湛一凡才能悠闲的和花延曲言毕他们聊天,而自己呢,寿星,则完全被遗弃了!孟珺瑶和洛倾城这对儿刚刚进入热恋的情侣也不知道去哪儿逍遥了,李泊亚和醇儿去镇上采购东西,洛以为来了就被陈妃王玉林拉着去聊天,有力加入了湛一凡他们的聊天队伍,而自己则被一群孩子缠着,谁让除了魏阿姨之外,就她该来照顾这些孩子呢?薄荷看着小苗苗在地毯上爬来爬去有些落寞起来,这个生日除了早上的长寿面惊喜之外,她一点儿都不开心。他们一群人更像是来度假的,都只是说说生日快乐,却没有一个人在乎她,想法子让她真的去开心。

薄荷哀怨的看向湛一凡,他不会就拿一碗长寿面把她打发了吧?早知道,还不如在家算了!如今她又没工作又要防着敌人背后放箭,却还要在这里忍受生日的孤独……这和往年有什么区别!?薄荷越想越不开心,她觉得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怨妇,但是却又忍不住心里的那股怨念……她不再是检察官,仿佛失去了很多自信啊……“荷姐姐。”陪着花朵儿玩芭比娃娃的倪曼突然喊了薄荷一声。薄荷抬头,倪曼指了指薄荷脚边:“那个……能帮我们捡一下吗?”花朵儿捧着小脸笑吟吟的看着薄荷,薄荷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一看,是个芭比娃娃的腿……薄荷伸手捡起捡起东西起身递给倪曼。

“谢谢。”倪曼接过来,迅速的又和花朵儿投入了欢乐的芭比娃娃玩耍中。薄荷看魏阿姨把几个孩子照顾的很好,雷雷会爬过去找他亲妈,所以薄荷也不担心了啊,起身无聊的慢慢向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观察着下面,竟然没人看见她上楼么?湛一凡俨然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坐在那里和几个男人们喝茶聊天,也不再管她了,她不仅是寿星,还是孕妇呢,他都不会关心她一下吗?从早上出发开始,他似乎就在各种忙,现在闲下来了,他竟然还是不和她好生生的说几句话么?薄荷哀怨的咬着唇望着楼下,洛以为突然抬头,薄荷立即朝她一笑,洛以为却只是朝她挥了挥手,然后便又低下了头去继续聊天,薄荷无语的望了望洁白的天花板,这是什么生日啊废物三小姐:特工狂妃TXT!?薄荷气哼哼的上了楼进了房间自己倒在床上,他们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故意这样冷淡她,然后给她来个惊喜?许多恶作剧的生日惊喜不都是这样准备的么?可是像吗?湛一凡真的忍心这么对自己吗?如果是她猜的这样,那她已经猜到了,还算个什么惊喜啊!薄荷不屑的翻了个身裹着被子卷了两圈,闭上眼睛在愤懑中沉沉的睡着了过去……薄荷是被窗外的烟花惊醒的。

光着脚走下床,走到窗边望去,怎么天已经黑了?沙滩上站了一群人,就连梁家乐他们都来了,还有篝火,他们围着篝火在烧烤,在嬉笑玩闹,陈妃、醇儿沈佳明、胡珊和孟珺瑶人手一根烟花棒朝着天空,烟花就那么放了出来,虽然烟花不漂亮,只是很小很简单的在空中炸开,但是薄荷还是觉得,真的美极了。可是,他们怎么能连这样的欢乐,都不叫醒自己,都不让她参加呢?原本以为的惊喜,却只是她的臆想而已,烟花都已经开始放了,篝火也开始了,吃得香喷喷,笑得乐呵呵,没有她这个寿星,似乎都无所谓。

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算了,她不应该这么小气。本来他们一群人就是来给她过生日的,来开心的,孟珺瑶早上不是说了吗?如果不是可以趁机来休个假,顺便给她过生日的……是她自己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是她自己觉得,这个生日一定会不平凡。其实,已经比往年好的太多太多了,以前的她只有自己给自己买蛋糕,自己给自己吹蜡烛,自己给自己唱生日快乐歌,自己给自己在黑暗中说‘生日快乐’。今年,已经很满足了……有这么多人因为自己的生日聚在一起,不是很好吗?虽然依然是她自己一个人在黑暗的楼上,看着他们欢乐。

轻轻的放开手指尖的窗帘,转身,楼下的欢闹声,戛然而止。“咻——砰——”隔着窗帘,那火光也将房间照的透亮,虽然只是一瞬,但她的确清晰的看到了房间里的任何一件陈设,因为火光,真的很强烈。“咻——碰——”又是一声,薄荷有些疑惑的扭头,那烟花棒就算是十只也出不来这样的效果啊……薄荷转身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终于因为惊讶而凝滞了。迅速的再次拉开窗帘,楼下沙滩上已经空无一人,而天空中却在绽放着绝美的烟花。一团一簇,一爆一炸,五光十色的烟花就像是稍纵即逝的流光,美得让人惊艳,却又消失的快的让人惋惜。

但是,灭了一团又有一团,比烟花棒还美十倍几十倍的烟花,它不仅仅是烟花,它还是一个恶作剧‘惊喜’!身后的门响动,薄荷回头,看到桐儿和一羽一起捧着点了蜡烛的蛋糕走进来,身后跟着一群大人,每个人都笑盈盈的看着薄荷,这一天,终于都拿正儿八经的态度向她说着‘生日快乐’,唱着那歌儿了。她心里真的是又气又恼,早就知道他们是故意的,没想到会把她气到这种程度,她的心里却是在乎的要命!在乎这群人,在乎这些朋友,在乎他们给她的温暖。

唱完歌,现场的气氛有些僵持,因为薄荷既没有感动的捂着嘴笑,也没有热泪盈眶。整个人站在那里,不像是发呆,更像是生气……“哎呀,小姑的脸色看起来好恐怖,而且一点儿惊喜也没有……是不是失败啦?”醇儿低声的问旁边的孟珺瑶,孟珺瑶立即用手肘捅了捅醇儿,这哪是悄悄话啊,这音量薄荷一定能听到的好不好?“那个……吹、吹蜡烛……”孟珺瑶尴尬的笑笑,伸手提示薄荷。这没按照程序走,实在有些意外,照理说,薄荷应该要惊喜加感动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做的都有些过了?还是她自己聪明的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所以看起来完全的无动于衷啊!“他人呢?”薄荷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湛一凡,所以冰冷的质问。

这个时候还不出来,还想做什么‘过分的事’啊?“那个……”醇儿指了指窗外,薄荷再次扭头向窗外看去,沙滩上……似乎有个人?薄荷定眼看着看着,渐渐的,眼眶终于湿了……。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