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264 喝酒,走起

“曼曼,你实习到什么时候啊?”又是一个周六,倪曼又受到薄荷的邀请前来湛家玩耍。这一次其实并不是薄荷主动邀约,而是倪曼在昨天再次送餐到检察院而且还送到了楼上便又遇见了薄荷,薄荷无意间问她周六做什么,谁知道她竟然休假,所以薄荷才说起她可以到湛家去玩的事。倪曼非常勤快的帮薄荷端茶倒水洗水果,几乎要把张姐的事情都给做完了。听到薄荷的提问倪曼也笑着回答:“嗯,八月底吧,我们九月开学,我就要回去继续上大三了。”“八月底么?现在已经七月中旬了呀,那你哥呢?他也在云海市吗?”倪曼转身去擦桌子一边回答:“没有啊。

我哥在b市,他现在有个稳定的工作,酒吧dj呢,还有个稳定的女朋友,对他可好了,等我毕业他们就结婚!”看着她忙来忙去的身影薄荷终于还是不忍的拉住她的胳膊道:“你不用忙来忙去,这些事情有张姐和刘姐做,你快坐下休息。”因为小苗苗在自己怀里,所以薄荷只能这样拉着倪曼,倪曼回头冲着薄荷一笑:“嗯,好呢!其实不找点儿事做吧,我心里就有些慌慌的不安呐,好像一个闲人似的……呵呵……”“傻丫头,今天周六是你的休息日不是么。

在忙着赚钱也要兼顾身体,我曾经就是不太爱惜自己的身体,所以有一点时间天天喝中药,差到要命,要不是把身体调养好了,还可能没有小苗苗呢。”低头,温柔的在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倪曼在一旁看着这温情的一幕自己的眼神也不由得变得温柔了起来,突然门外传来笑声:“欸,薄荷。你上次洗清嫌疑和我承诺过要请我喝酒的,今晚兑现怎么样啊?”薄荷不用回头也知道,孟大小姐来了。“咦?这是哪里来的水灵姑娘?”孟珺瑶手里和往常一样提着必定会提的礼物,走进来便也瞧见了和薄荷坐在一起的倪曼,而她从前也从未见过这人,所以当即便心生好奇的问道。

自然,在一路走进来的空挡也没有忘记打量长得的确是清纯而又漂亮的倪曼,倪曼被一直这么盯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也站了起来礼貌的等着孟珺瑶走过来。“她叫倪曼,是我从前的朋友。”薄荷回头望去并介绍道,“曼曼,这是我和我老公的朋友,孟珺瑶,你可以叫她瑶瑶姐。”“别!把我叫老了。你好,倪小姐,你和我一样,尊称吧。”孟珺瑶骄傲的扬了扬下巴走到另一边去坐下并把手里的东西扔过来:“喏,在路上瞧见好看的就给你女儿买来了。”薄荷拿起来一看,一条大红色的小肚兜,上面绣有卡通的小荷花。

家里虽然也有肚兜,但是没有这么漂亮的,薄荷拿在手里便喜欢,晚上苗苗洗完澡就能穿着睡觉了。小苗苗也伸手过来捧着,喜欢的‘咯咯’直笑。孟珺瑶拨了拨自己那性感撩人的长发对着喜欢的不得了的苗苗眨眼:“苗苗,看来你很喜欢哟。不像你妈妈,喜欢也不说谢谢呢……”“行了啊,等你以后生了孩子我也给你送。”怎么还要和她说谢谢?薄荷可没有这习惯。就像孟珺瑶对于陌生人一向不喜太接近一样的道理,薄荷对于太熟的人也不喜欢客气。孟珺瑶这才满意的笑了,摘了一颗葡萄送进嘴里才正儿八经的将话题说回来:“那你到底请喝酒不啊?”“那你到底要不要和我说,你和洛倾城的发展如何?”红娘自然是难得当一回的,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所以对于他们二人的紧张可以比他们自己还紧张。

“拜托……”孟珺瑶看了倪曼一眼。倪曼立即端起桌子上的习惯站起来道:“我去给你们榨果汁吧。”看着倪曼远去孟珺瑶才回头来又看着薄荷凉凉道:“这丫头到底谁啊?”“两年前认识的一个小妹妹。怎么了?我知道你一向很难喜欢一个人,但是曼曼她性情温柔又爽朗,和醇儿一样都是乐天派而又单纯的人,和陈妃的性格可不一样啊。”孟珺瑶还是挺乐意醇儿和洛以为的,所以她觉得孟珺瑶应该也不会讨厌曼曼才是。“是不讨厌,但是也不喜欢。而且这丫头……我看不单纯吧?怎么知道我们说话她听不得还特别走开?挺会看人眼色的。

”面对傲娇的孟大小姐薄荷一向没辙又无奈,但是同样也喜欢的不得了。谁让她傲然的那么像从前的自己?“她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自然会看人脸色了。不喜欢就不喜欢吧,这个强迫不来。”关于倪曼薄荷也只是当做妹妹一样的角色,而且这丫头是要回b市去上学的,以后也不一定会常常交往,所以孟珺瑶喜不喜欢不重要,不像讨厌陈妃那样她已经很满足了。“那好吧。”孟珺瑶耸了耸肩,将撕了皮去了籽的葡萄喂给小苗苗,薄荷立即阻道:“太大她消化不了,给一半就行。

”“小孩真麻烦……”虽然这么说但孟珺瑶还是很有耐心的用小叉子叉了一半再喂给小苗苗。“你别扯开话题啊,那天洛倾城送你回去,你们有没有交换电话啊,还没有联系啊什么的?”孟珺瑶轻佻眉梢一副藐视薄荷的表情:“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八卦了?”“别人的事情我还不乐意八卦呢。快告诉我吧!”她越是这样薄荷就越是觉得好奇,难道真的有可能进展么?“那个……”孟珺瑶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他就把我送回家了而已,电话什么的都没要。我的魅力就这么少?桃花少的要死,还朵朵早谢。

”薄荷有些哭笑不得,所以她的尴尬是因为洛倾城什么都没做?孟珺瑶摇头叹息:“我看你以后也别瞎忙活了,不然我可和你翻脸了。”薄荷罢了罢手:“好吧,我看你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也很难让人主动鼓起勇气和你亲近呀,所以怪不得桃花少好么?”根据她从前的经验来说,的确很容易是因为这些才引起桃花稀少的,性格就很难让人接近,她从前不就是如此么?所以这世上只有一个湛一凡,所以瑶瑶和她之间注定只有一个人才能得到湛一凡。

“反正我和他不太可能,你也别说了。 ”孟珺瑶有些不耐烦的磨着自己做的精美而又细致的指甲。薄荷反而更加的疑惑甚至不甘心了,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一些:“为什么?你没处过怎么就不可能了?洛倾城也是一表人才呀,无论从气质、外貌还是身高身材来说都是a加等级,最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所以哪个女孩和他谈恋爱了一定会得到他全部的热情和真挚真诚的对待,以为还和我说……他至今都是那什么……童子呢。”虽然最后这句话有些尴尬,但是薄荷觉得这世界上从前最纯情的男人就是湛一凡,湛一凡属于自己之后那最纯情的男人就属于洛倾城莫属了呀,这肥水不流外人田,除了瑶瑶还有谁有资格得到这样的极品?孟珺瑶一口水喷了出来,狼狈的急忙抽纸掩饰自己的慌张和惊讶。

薄荷嫌弃的看着眼前的那一盘葡萄,孟大小姐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邋遢随意了?真是让人意外的想哭。“你说什么……?童子?也就是……处男咯?不是吧?这个地球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还有三十岁以上的处男?我以为除了一凡哥哥之外,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这样的极品了呀!”孟珺瑶终于爆破自己那傲娇和假装一本正经的模样,脸上写满了诧异和惊喜。不过随即那抹惊喜便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失落:“呵,不过那又怎样?他这样的人,就更加不可能和我这样的女人会有什么发展可能了。

”薄荷猛地咬唇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瑶瑶和迈克尔不堪的过去一直是她自己心里的那根刺,薄荷也一直以为她自己放下了,没想到因为自己这一提又戳到了她的伤心处,薄荷真是怨恨自己的疏忽。将小苗苗放到一旁,伸手扶着以防她自己不小心跌下沙发。另一只手则握住孟珺瑶的手背,孟珺瑶抬头,薄荷微微一笑:“瑶瑶,想找个真心爱你的人么?”孟珺瑶苦涩一笑:“当然了……我这辈子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帅哥来真心爱我啊!”薄荷知道,她想用玩笑化解这场尴尬。

“所以对方是处不是处又有什么关系呢?男人和女人是一样的,真的在乎女人那片膜的男人又有什么资格说真的爱那女人?反之,如果女人觉得男人是处不是高兴反而觉得是负担不敢去爱,那又有什么资格得到更好的爱呢?从前,我和你一凡哥哥结婚的时候你可是千方百计的想阻挠我们呀,你那个时候和迈克尔已经发生那件事了,那个时候是怎么做到的?是,是因为你和洛倾城还没有发生感情,但是你未来总要面对一个男人呀,有些事也许没必要再提,但它的确存在,我们要做的是面对它,而不是回避甚至掩埋它。

不要因为他的性格或者本身存在的某些事而躲避心里的感情,感情是来之不易的啊,要对一个人产生爱意,那已经是缘分了。缘分稍纵即逝,如果你的手不紧握,很有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它再次溜走哟。”薄荷拍了拍孟珺瑶的手背微微一笑,看着孟珺瑶脸上那一副深思的模样,薄荷起身将小苗苗放在孟珺瑶的怀里自己则向楼上走去。“诶,你干嘛去啊?”孟珺瑶抬头看向薄荷已经走到楼梯上的背影,面对自己怀里肉呼呼的小丸子有些手足无措。“你不是要喝酒嘛,我总得换衣服啊。

”薄荷背对着孟珺瑶挥了挥手,说着人便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孟珺瑶想起薄荷身上还穿着居家服,怎么适合夜店那种地方?所以,总得换上一袭性感撩人的长裙啊。*薄荷捂着自己有些肿胀的额头,扭头看向笑得一脸诡异骚动的孟珺瑶。难怪这厮会在自己换衣服的时候就不停的在门外大喊要‘性感撩人’,而她换上性感撩人的之后又被逼穿上了t恤套在外面,薄荷实在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也照做了。等湛一凡一回来还来不及和薄荷来个亲密的拥吻甚至连细看一眼薄荷穿的是什么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孟珺瑶拉着出了门,结果就是站在这夜店的门外,身上的t恤则是在车上就被扒掉了。

薄荷看向一旁的倪曼,倪曼完全是被自己拉来的,此刻薄荷有些后悔,倪曼才二十岁啊,自己真的要把她带进这里去?虽然夜店这种地方她曾经在查案取证的时候来过,但是平时可从没有自己来玩过啊!还好栾晓晓今天有事出去了所以不在,不然指不定现在又会多一个,薄荷并不是心疼钱,而是不太喜欢来这样的场合,她相信生在栾家的栾晓晓也是如此。“再等五分钟啊,洛以为和醇儿她们俩也该到了。”撩拨着自己那性感长发的孟珺瑶朝着薄荷抛来一个媚眼,似乎为即将进入夜店这事而感到十分的兴奋。

“瑶瑶啊,喝酒呐……是什么地方都能喝的,比如小酒馆啊,比如路边摊啊,再不行我请你们去最高档的酒店,那一定要来这里么……?”薄荷真害怕湛一凡知道自己来夜店了会是什么表情!她现在不仅是有妇之夫,还是一个孩子的娘啊。虽然小苗苗已经不喝母乳奶已经断了(真是奇怪,别的孩子母乳很难断,但小苗苗是自己就不再喜欢吃了)但是身为母亲她也该为自己的女儿建立一个良好的形象,做好表率啊!孟珺瑶鄙睨的瞅了薄荷一眼:“拜托湛太太,那是请客吃饭可不是喝酒。

我是让你请我喝酒的,那就是只喝酒,我不要你请我吃饭吃菜啊。再说了,你说你结婚这一年多以来,你出来玩儿过吗?每日下了班就知道回家,回到家就只知道伺候孩子和丈夫,你还有你自己的人生和生活吗?从前那个有魄力有魅力有人格有自由有独特思想的检察官呢?是不是也该偶尔回来一下啊?”薄荷还是很犹豫:“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可就算是从前的我,也不来这种地方啊……”而且她还穿的很暴露,v领口那暴露丰满的雪白就算是路过的男人们都不断的瞅来,薄荷只能不断的用自己的长发盖住,要是湛一凡在这里非得把她拖回去不可。

“什么?你从前也从不来这种地方啊?”听了薄荷的话,孟珺瑶险些爆出眼珠子来,这世界还有不去夜店的美女么?“荷姐姐,其实里面没那么可怕啦,我们可以只坐在那里喝酒的,别人就一般不会找我们麻烦。”倪曼在一旁也劝说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进去的薄荷。薄荷惊诧的扭头看向倪曼:“曼曼?你怎么也……?”难道曼曼也经常出入这种地方?倪曼羞涩的一笑:“我和你说过啊,我哥在这种地方做dj,所以我才会经常出入的。”薄荷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姗姗来迟的醇儿和洛以为携同而来,拉着手一路狂奔,身上是已经穿戴好的性感礼服,洛以为一边跑着一边娇喘着解释:“我们来晚了!哎呀……为了摆脱那两个人,我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可别怪我们啊。”“醇儿,以为,难道你们早就知道要进这种地方来玩?”薄荷看着她们两个人脸上毫不意外的神色也逐渐不安,不会真的就自己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吧?“小姑,这种地方多正常啊,难道你忘了,我曾经就在这种地方跳舞啊。”“是啊,我和因为以前经常偷偷跑来……额,你不会没来过吧?”薄荷再次捂住自己血脉直跳的额头,她突然觉得自己前三十年的人生都是白活了。

“那我们进去吧,噢耶!我真的好久没来这种地方了,摩拳擦掌,我们等会儿玩骰子啊,输了的人要喝满杯哦。”醇儿跃跃欲试的就准备往里面跳,薄荷猛的伸手拽住醇儿,并急急道:“等一下。”醇儿扭头望来,精致的面孔上有晚妆的痕迹,精心打扮和醇儿和自己可真是相似,站在一起一定还会被人错觉的以为是双胞胎。只是薄荷是长裙,醇儿是短裙,而洛以为是宽松一些的单肩裙,一个孕妇还满心欢喜的到处跑,要让有力知道了还不得很狠教训一番?“小姑……嘿,今天我不是警察,您也不是检察官,我们就进去放松一下嘛,小姑……”醇儿稍带恳求和撒娇的望着薄荷,似乎很怕薄荷突然说要回家然后把她也给拽回去了,要知道她和洛以为为了摆脱那两个人不跟来撒了多少的慌,费了多大的力气啊。

“你该不会道这里还反悔吧?”孟珺瑶的脸色也渐渐的沉了下去,似乎薄荷只要说回去,她就准备生气了似的。“是啊……我这要是回去了,不知道又要几年才能出来呢。拜托……”洛以为也可怜兮兮的秉着手望着薄荷。只有倪曼乖乖的站在一旁笑看这一切,似乎不管进不进去她都是无所谓的。薄荷叹了口气:“我只是想说,在这条街上,我似乎……有一家酒吧。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她自己也没有去看过,何不趁今天就去看看?收到父亲的巨额遗产后,薄荷并没有一一的去看过那几家店,每个月的营业额和收入都会打成单子寄到家里,卡里的余额不停的增加她也很少去看去查,只是今天难得来这里,所以何不顺道去看看呢。

孟珺瑶和洛以为甚至醇儿都表示很惊讶,她们怎么不知道?不过既然薄荷同意留下来玩而只是转移阵地的话她们自然是没意见的,更何况她们也比较好奇薄荷的酒吧会是怎样的?因为车子比较难挪,所以五个女人决定步行而去。只不过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同样是酒吧一条街,酒吧的风格也各异,但最火热的酒吧也不过三家,而其中的一家……竟然就是属于薄荷的。看着墙上的街道牌号薄荷确定了,再抬头看,薄荷就更确定了,酒吧取名:mint。孟珺瑶一声嗤笑:“mint?这真的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他还真是够爱你的,酒吧都以你命名哦。

”面对孟珺瑶半嘲半讽的笑薄荷只冷冷的斜了一眼:“别拿我父亲开玩笑。”说完便领先迈步走了进去。孟珺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噘嘴哼道:“玩笑嘛。”然后也追了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和迷离交错的灯光让薄荷有些担心的回头看向洛以为,洛以为戴着循环播放胎教音乐的耳机,薄荷笑了笑,还真是准备齐全。不过这是薄荷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虽然说已经属于自己的了,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毕竟没来过这样的地方,所以当她们五个大美女一进入酒吧便即刻引来众人的视线,但是对薄荷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甚至还有些不自在。

角落里的男男女女暧昧耳语,泛着光的酒杯里盛着散发着各种香味的液体,透过那些琉璃,那些男男女女在劲爆的音乐里扭动着身体,或蹭或拥,或亲或吻,暧昧和*的氛围还真是让薄荷无法直视。真是不知道她们四个怎么都是一副兴奋的表情?。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