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226 重新开始,不好吗?

<b>章节名:226重新开始,不好吗?</b>听到薄荷笑声的隐抬头望来,薄荷立即给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等一会儿帮你们要回来。”隐弯了弯唇角,大手摸摸一羽和桐儿的脑袋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一同抬头望来,一羽是咧着嘴角笑,桐儿则是满脸感动和欣喜。薄荷将水果切好又放上小叉子在果盘边,洗了手便出了厨房。醇儿正在四处瞄她,一眼瞧见她小姑走出来便立即开心的跑上前来:“小姑,元宵节快乐啊……”薄荷伸手便将醇儿手里的一把仙女棒夺走,并给了醇儿一个警告的眼神:“幼不幼稚啊,抢孩子的玩意儿。

”醇儿噘嘴:“小姑你真小气,不过和他们开玩笑罢了你就只维护他们了?我好歹也是你亲亲外甥女吧!?”“你多少岁了?他们才多大?”就算是隐,也比白玉醇小足足八岁。但是相比较起来,薄荷却常常觉得隐还要大一些,十七岁的隐,虽然有着少年的外貌和身体,可是却有一颗成熟稳重犹如二十七岁男子的内心。“我……”醇儿顿口了,没想到刚刚以来就遭到了小姑的训斥,顿时脸上有点儿过不去。薄荷当然也只是和她开玩笑的成分居多,立即又给她台阶下道:“保持一颗童心是好的,但是不能幼稚过头,特别是一羽和桐儿被你抢光了这个,快要难过死了。

你去抱一会儿小喵喵吧。”醇儿摸了摸后脑勺转身悠哉哉的向杰森医生走去,也自知理亏所以没再辩驳一句话。薄荷拿着仙女棒出去,先将仙女棒统统还给一羽和桐儿,然后拉着两个孩子的手笑道:“走吧,该进去吃晚饭了,等吃完饭我们再玩烟花和鲜花榜。”桐儿开心的蹦了两下并抬头向隐望去:“隐哥哥,我们能玩儿烟花了!”隐低头温柔的朝桐儿勾了勾唇角浅笑并“嗯”了一声,薄荷轻佻眉梢,隐可是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但是自从桐儿到家里来,他似乎就常常露出这样的神情来啊。

薄荷心里暖暖的,又看向一羽,一羽在看到屋内的小苗苗立即放开薄荷的手并快步的进了玄关,薄荷有些诧异的站在原地,并怔怔的看着一羽的背影。“夫人怎么了?”隐有些疑惑的看着薄荷。“隐……”薄荷指着一羽的背影一脸惊喜和诧异交加的表情,“一羽会自己上楼梯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竟然从未发现过!隐的脸上也闪过诧异:“是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记得今天早上还是你抱他下楼的!”薄荷清清楚楚记得,因为一羽今天又要回到培训机构接受训练,所以起的也早。

隐点头:“是,的确是。”所以一羽会上楼梯,虽然只有三个阶梯,但这对他们来说的确是莫大的惊喜啊!薄荷立即进屋并将此事告诉了白合,白合立即跑到正站在小苗苗旁边的一羽那里并将他一把抱在怀里:“一羽啊!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一羽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咕噜噜的转着眼珠任由母亲抱着。一羽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才五岁,但如今却已经过去两个新年了,已经七岁的一羽不仅长高了许多,也进步了许多。他会笑了,他会上楼梯了,会自己吃饭了,会自己睡觉了,甚至会自己刷牙洗脸了,这一切对薄荷和白合来说都是从前不敢渴望和祈求的!从不敢奢望他能痊愈,但是越来越好却是她们心底最真实的渴望……“看来,该让一羽去学校读书了。

”走出书房的湛一凡正好听到这个喜讯,于是走过来将薄荷轻轻的揽住并笑着说道。“去学校读书?”白合抬头看向女婿,这个提议是她曾经的梦想啊,让一羽像普通孩子一样去学校读书。“阿合。”杰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白合身边急得团团转,“你没事吧?”因为他看到了白合眼角的泪水,所以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李泊亚立即和杰森解释,杰森才知道了是一羽的好事,这才缓缓的静下来并默默的站在白合身边。白合擦拭着眼角的泪珠,放开一羽并看着他的小脸问:“一羽,你告诉妈妈,你想去学校念书吗?像桐儿那样,可以背着书包去学校念书,可以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坐在教室里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桐儿紧紧的握着双手看向一羽:“一羽,念书很好的。

而且我一定会保护你!”薄荷摸摸桐儿的脑袋,小桐儿总是能那么感人。“念书?”一羽歪了歪头看向薄荷又看向白合。“对,念书。”薄荷和白合同时回答。一羽迟疑了半响竟然点头:“想。”薄荷诧异,孤独症的孩子并不会主动思考事情,就算是,也绝不会是主观世界里的那些事。可是现在一羽竟然会回答‘想’?这究竟是他思考出来的结果还是……“为什么想?”湛一凡看着一羽也比较温柔的问出口道。一羽想了想又才慢慢回答道:“能读故事……给苗苗……像姐姐一样……”白合捂着自己的唇,起身并转向杰森的怀抱。

杰森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拍着白合的背轻声的安慰。薄荷也颤动的看着一羽,守护小苗苗难道真的已经成了他的信念吗?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念头,只为了给小苗苗讲故事?所有人都沉默了,只是醇儿怀里的小苗苗笑得十分开心。丰盛的饭菜早已经上桌,众人纷纷坐下准备晚餐。薄荷的厨艺相较当初什么也不会来说已经大有进步,而且她也比较有天分比较有心,所以如今已经能烧出一大桌的菜,白合竟然也只是给她打了个下手,所以今晚的元宵节晚餐几乎都是她亲自准备的。

隐倒好了饮料和红酒,孩子喝饮料,大人喝红酒,而作为醇儿这个警察来说,竟然也只得到了一杯饮料,于是隐立即遭到了醇儿的反抗:“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臭小子,难道我不配喝红酒啊!?”“没结婚之前都是小孩子。”隐眨了眨眼睛淡定的回击醇儿,醇儿顿时咋舌,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了?醇儿磨了磨牙,看向薄荷也只拿了一杯饮料才算平衡了许多。“来,元宵节快乐。”作为今晚这个家最长的长辈,白合举起手中的红酒杯笑道。薄荷看向湛一凡,两个人默契的相互微微一笑,旁边婴儿车里躺着的小苗苗正用力的吸着奶嘴,似乎也受到了几日气氛的渲染,小手小脚都兴奋的挥舞着。

“元宵节快乐!”众人碰杯,醇儿偷偷的敲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李泊亚,看着他淡定非常的喝着他自己杯中的红酒,醇儿却有些忐忑和不安起来。“呐。”鉴于醇儿一进门就被自己训斥的事儿,所以薄荷主动给醇儿夹了一颗炸汤圆。金黄色的外表,里面还有鲜鲜的汤汁,这可是薄荷如今最拿手的甜点了。“哇……”醇儿一声低呼,“这么可爱的小汤圆。”于是用筷子夹起来便准备往嘴里送,哪知道刚刚送到嘴边丸子还没吃到丸子却突然从筷子上滑落,镗镗两声竟然从盘子的缝隙间滚向了对面的李泊亚。

醇儿傻了,李泊亚看了看那颗金黄色的小汤圆,终于睽睽之下淡定的用筷子夹起然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咬了一口,醇儿猛的咬住筷子,她的丸子啊!醇儿想起自己着大半个月受到的屈辱,气的伸手端着自己的碗便往李泊亚面前伸去并气呼呼的道:“你,还我汤圆!”薄荷在一旁险些岔气,醇儿,你还能再幼稚些么?就连白合都险些脱落了下巴,魏阿姨更是看好戏一样的盯着这两个人,只有湛一凡、隐和一羽默默的继续吃着他们的饭菜全然不受任何的影响。

李泊亚也非常的淡然,甚至真的夹起一颗汤圆并放进醇儿的小碗里,醇儿这才将碗缩回来低头便愤愤的去咬。薄荷立即出声提醒:“小心……”‘烫’字还未出口醇儿便传来一声痛呼:“哎哟,我的舌头……”薄荷忍不住笑了出来,醇儿这才注意到自己在什么场合,立即红着脸低头,终于有了一种‘恨不得钻地缝’的感觉。不过还是白合心肠好,起身去给醇儿端了一杯冰水,醇儿挫败的结果:“谢谢姑奶奶……”除了醇儿,整个晚餐大家吃的都非常开心,而且因为是薄荷做的,所以湛一凡吃的非常之多,第一个拿起筷子也是最后一个放下筷子,甚至在吃水果的时候抱着薄荷悄悄哼哼问道:“宝宝,你说我会不会到四十岁就挺着个大肚子了?”“你为什么挺大肚子?”薄荷一开始并没反应过来。

湛一凡拌了拌嘴有些满足却又有些无奈的道:“被你给养成胖大叔啊。”薄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如果你成为有啤酒肚的胖大叔,我一定不要你。”“哎哟。”湛一凡一声低喃,伸手便去挠薄荷胳肢,薄荷立即躲开,两个人旁若无人似的亲密惹得醇儿有些羡慕,想想自己已经二十五了,再晃一晃就要二十六了,时间过得真的好快!桐儿和一羽在外面放仙女棒,隐在捣腾烟花,杰森拉着白合也去院子里,魏阿姨帮忙照顾小苗苗,薄荷和湛一凡则来到窗边,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景色,也可以抱在一起。

“砰——”第一束烟花在天空中盛开,瞬间照亮了湛家花园。“哇……”桐儿拍着巴掌欢呼着,一羽也仰着小脸蛋儿望着天空。薄荷回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低头吻住她的唇,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白合和杰森也像两个孩子一样玩着仙女棒,在烟花的夜空下追逐着彼此。魏阿姨带着小苗苗看烟花也非常的开心,她已经许久没有热闹,没有这么开心了……只有醇儿神情有些落寞的靠在玄关那里看着这一幕幕,直到身后突然贴来一具强健的体魄。“哎呀!”醇儿差点儿被弹了出去,站在门口才稳住了自己的脚步,回头有些不爽的望去,目光落进李泊亚深沉的眸子里才憋住险些骂话出口的嘴。

“跟我来。”李泊亚悄悄拉起醇儿的手转身向厨房的方向而去,醇儿欲要挣扎却被李泊亚捏的死死地,竟然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于是醇儿被李泊亚连拉带拽的给抓到了厨房,旁的人也都没有注意到他们,所以就算李泊亚把厨房的门给关了也没有人会发现他们。李泊亚将醇儿逼在流理台和自己的怀抱之间,醇儿有些忐忑的咽着口水,双手撑着李泊亚逼近而来的胸膛:“你、你要干什么?”这大半个月来,从他放假以来,除了过年回去的那几天,李泊亚几乎是天天缠着醇儿。

她上班下班,他都会前来接送,而且还再次登堂入室出入她的出租屋给她做晚饭吃。醇儿有些弄不懂他突然的温柔攻势,这算什么?但是在小姑他们面前,他又像从前一样和她装作陌生、漠然,就连今天来湛家,他明明之前都是在她那里蹭一下午的,但他竟然也先走了……醇儿轻轻的咽了咽口水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不得不说,他其实是非常好看的。无关很清秀,自身又有儒雅的气质,但是醇儿也知道,他的心眼儿是非常黑的。所以不管他做什么,她几乎都是有防备的,只是他一直也没有再得寸进尺过……最多也就是拉拉她的小手而已。

“你说我要干什么?”李泊亚一寸寸的逼近,醇儿的小手根本抵抗不住他体魄传来的力度,反而被他的胸膛压得一双手只能隔在两个人胸膛之间。“你、你别乱来啊!我小姑我姑父我姑奶奶都在外面……”醇儿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她真的控制不住啊,因为李叔叔已经贴的很近了,脸却还在向她倾来。“你在怕什么?”李泊亚却突然在距离醇儿只有两厘米的距离时顿住,并弯起唇角坏坏的笑问。“谁、谁怕啦?”醇儿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所以激励对她一直就是挑起怒火最管用的方法。

“那你躲什么?怕我吻你?”一抹暗光从镜片上划过,醇儿并没有看见。“喂。是你靠的这么近好不好?你只要离开两步我一定不躲。”说着醇儿的脑袋又努力的向后挪了十厘米,虽然她的身体一向并不柔软,但她此刻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想要拉开距离躲开他迎面扑来的热气……“所以你怕了,害怕我的靠近……”李泊亚弯了弯嘴角,又逼近了十厘米,毕竟向前弯比向后弯容易多了。醇儿气恼,却又奈何自己推不动他的身体,被压在流理台,她的腰和屁股都痛得要命!窗外有习习的凉风,还有绽放闪耀的烟火,这一刻醇儿竟然不觉得寂寞,只是有些无措。

“我没有……”她怎么会承认呢,承认自己害怕他突然吻自己。这些日子,他虽然强势的接送自己上下班,虽然强势的每日给她做晚饭甚至躲在她那里不肯离开,甚至偷偷配钥匙随便出入,但是他没有再像今天这般的逼近自己,给她如此心跳和心慌的感觉。醇儿是暗恋过梁家乐的,她心底分得清‘喜欢’的感觉,她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对这个李叔叔竟然有了‘不讨厌’的感觉。真的不想承认,真的不想与虎谋皮啊。李泊亚看着醇儿眼睑下垂甚至躲开视线的小模样,心里隐隐有些触动,忍不住的再往前了两厘米,有些凉的唇瓣轻轻的触在她的额头,随即也感受到了她身体在瞬间的僵硬。

弯了弯嘴角,就那么不适应他的亲热?从前是那样的配合,如今反倒别扭了。“李叔叔!”醇儿猛地推开李泊亚,这一次也是他有心要放开,所以退了两步真的就离开了两步。醇儿眼神闪烁的看着李泊亚,真挚的问:“李叔叔,你这是要追我吗?”李泊亚突然笑了笑:“怎么,不行啊?”醇儿的心痛了一下,丫的,连回答这种问题都回答的那么理直气壮和霸气,让她还怎么接话啊?但是让醇儿自己诧异的是,得到这种答案她竟然不觉得意外,他这些日子以来的诸种表现和行动其实比答案更明显。

但是……“为什么?”她依然仰着头看着他,却问。他为什么要追自己?是因为喜欢么?还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结束是她提出来的,所以他一直郁郁不得志想要玩弄自己?醇儿真的十分不安,害怕得到真实的答案。他这样的男人,哪里会喜欢女人。他这样的男人,哪里会动真心,而面对他这样的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自己的心,但是她渐渐发现在与他的纠缠下,她有些控制不住了……“还需要理由吗?”李泊亚微微蹙眉,低头看着醇儿,“就这样,重新开始,不好吗?”就这样,重新开始,不好吗?醇儿抿了抿唇,有些倔强的反问:“可我为什么要和你重新开始?我一直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的。

”想得到一个答案,那么难?其实,她也只是想确定自己的心罢了。</p>。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