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221 也许是天生有缘

屋内的氛围变得潮热起来,薄荷知道自己的衣服被浸湿了,所以立即侧过身去自己低头一看,尴尬的便要去更衣间找衣服来换。湛一凡见着她要走,一双长臂迅速的便又将她揽回怀中,并低头将脸埋入薄荷的颈窝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香,宝宝。”屋子里淡淡的弥漫着母乳的香味,就连小苗苗都睁着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紧捏的小拳头轻轻的挥了挥,似乎因为闻到了食物香而开心。薄荷羞红了双颊:“瞎说什么啊,快放开,我要换衣服去……”薄荷非常注重自己的卫生习惯,所以她自己身上是几乎不带任何的奶腥味,但对于敏感的人来说也许还是能闻出她是个已经做了母亲的人,所以她对此也有些敏感,自己总是避着。

“真的,很香……”湛一凡扣住薄荷的双手,低头密密的从薄荷的脖子开始往上吻,唇瓣落在薄荷的脸颊上,触到一片火热的脸颊,湛一凡勾唇性感的笑了笑:“宝宝,我渴了……”薄荷忘了自己究竟是怎么推开湛一凡的,反正等她用力的拉上更衣间的门自己一个人躲在里面时脸颊已经滚烫的就如同盛夏的赤阳,心则‘砰砰’的跳着,强而有力的就像鼓槌。薄荷捧着自己的脸,真是难以想象他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呢?难得正经几个月,是憋狠了么?才那样调戏的自己。

薄荷立即脱掉身上的衣服,因为他说完那句话便又动手动脚,所以她的这衣服此刻不仅湿的厉害味道也大,反正薄荷是不能再穿了。坐在地板上,薄荷听着门那边的响动,突然便笑了,活该他难受。不过她也并不是特别好过,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缓然的也将自己有些浮躁和波动涟漪平稳下来。收拾了一下又换上干净的衣服薄荷才轻缓的走到更衣间的门口将头探出去,没看到湛一凡才悄悄的走出来,小苗苗自己拿着玩具在那里晃着手,薄荷伸手将小苗苗抱起来,刚刚抱在怀里便听得身后的声响:“宝宝,瑶瑶刚刚给你打电话了。

”薄荷吓得手一颤,并不是因为湛一凡的话,而是她原本小心翼翼的以为他不在房间里,他却突然出声,所以才会心肝儿一颤。不过还好薄荷的双手抱的很紧所以小苗苗才没有出任何的意外,湛一凡显然也看到了薄荷因为自己的话而受了惊,立即握着电话走过来,看到小苗苗没有什么反应才释然的松了口气。“对不起。”湛一凡笑笑道,薄荷拍了拍小苗苗的身子,其实也没什么事,是她自己神经绷得太紧了,所以立即岔开话题并问道“你说瑶瑶给我打电话?”湛一凡用手指碰了碰小苗苗的脸蛋儿才淡淡的‘嗯’声道:“她原本是想告诉你,她会跟着爸妈一起过来过春节。

”薄荷讶然,倒是没想到瑶瑶会给自己带来这个消息,心里也高兴,于是反问:“一起来中国吗?”小苗苗突然将小脸转向自己妈妈的胸部,张嘴吮了吮,目标明确而又直接。薄荷红了一下脸,转身抱着小苗苗在沙发里坐下并掀起自己的衣服给饿了的女儿喂食。湛一凡的双目有些灼热的盯着妻子和女儿相接处,薄荷侧了一下身子用手挡住湛一凡的视线并轻咳了一声:“一凡……”湛一凡这才讪讪的移开自己的视线,努力的一本正经起来:“嗯。一起来,而且过完年应该会暂时留在云海市几个月,这边有个他们孟氏的投资案,所以也是委派她前来处理和坐镇。

”这一次关于孟珺瑶来云海市的消息薄荷不再像上一次那般心存芥蒂,反而充满了期待,期待着孟珺瑶加盟今年的春节,一定会非常的热闹吧?薄荷和醇儿相约一起去桐儿家看看那小丫头的近况,在去的路上醇儿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薄荷几次和她说话都发现她在走神,所以薄荷也很直接的便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吗?”“啊?”醇儿回过神来,前面开车的小丁也忍不住的侧目望来,醇儿小姐的确走神的厉害啊南宋风烟路。薄荷盯着醇儿,似乎不得个答案也不罢休,醇儿愣的醒过身来才知道自己刚刚又走神了。

“我……”醇儿低了低头,隐隐的叹了口气。因为是星期六,所以有些堵车,不过还好今天一羽没有跟着一起来,因为薄荷要去接醇儿,小苗苗醒的又早,所以薄荷早早的便起来了并让隐在家里带好一羽,自己则和小丁带着小苗苗来接了醇儿一起去郊外。不知究竟是她没睡醒还是心事真的很重,一路上醇儿都和平日里有些不同。“你?”薄荷期待着醇儿的话,如果这丫头真的有什么心事却自己一个人憋着薄荷反而担心她会把心里憋出问题来,所以她希望她能说出,至少自己也能替她排忧解难。

也许是薄荷那张脸实在让醇儿信任,醇儿咬了咬牙便老实道来:“小姑,你见我前辈丁鼎吧?”薄荷不用回想脑海里便跳出一个模样俊帅而又高大的警察形象来。“嗯。”“他……就是和我表白啦,让我做他女朋友。”醇儿摸着后脑勺模样有些发窘,根本不敢看薄荷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惊诧和笑意只继续低头道,“可是吧,我一直把他当哥哥来着……而且他那天晚上似乎喝了些小酒,还抽了烟,所以我以为他说胡话呢,也就没认真,但他……好像真的认真了,这几天对我就像对女朋友似的,我想找他说清楚他反而避着我,但是别的事都像是已经把我当做他女朋友了,我……我觉得很别扭。

”这就是醇儿最苦恼的事,她对待感情要么不开始,要么就很认真,所以她很清楚她对丁鼎的感情,绝对只是前后辈和兄妹间的感情,男女朋友那事儿反而让她觉得怪了。“就这?”薄荷看向醇儿认真的问,“你的人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吗?”醇儿缓缓的摇了摇头又咬了咬唇:“其实……也不是,之前也遇到过……”薄荷宛然,醇儿长得很漂亮,所以她也料定她不可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其实影响她心情的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事吧?醇儿没想到自家小姑这么厉害,这都能看出来!?有些无奈的对了对手指醇儿才又继续坦白:“其实,还有李叔叔……”薄荷挑眉,终于说到重点了?“他吧……我在躲着他……”醇儿皱了皱眉,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为什么?”醇儿气呼呼的扭头看向薄荷:“还不是他自己啊,神经病一样。忽冷忽热,忽远忽近,我和他明明就已经说清楚了,但是他给我的态度就像是……疯子!”薄荷拍了拍小苗苗,看到女儿安然的睡着甜美的觉才又抬头看向气哼哼的醇儿淡淡道:“既然是疯子,何必理他?”“小姑你是不知道啊,就因为我不接他的电话,他就换着法儿的整我!换陌生号码给我打过来,我后来都怕了,看见陌生号码就不敢接,还被我们队长骂呢……”醇儿一脸的菜色,她可真是小觑了那李叔叔,以为自己躲着他的电话不接他就放弃了自己那晚答应她的胡话,可没想到他不仅不放弃还屡屡紧逼,那电话号码一会儿换一个,醇儿都怀疑他是不是在移动公司上班的美女老总爱上我!薄荷听了却是一阵低笑,没想到这个李泊亚还这么好玩儿啊?“小姑你还笑,我都快被这两个男人给烦死了!”醇儿说的绝对是真心话,她躲着一个另一边还有另一个,在别人看来这是桃花运,但是在醇儿这里却是麻烦,这两个男人她都不想搭理。

“真的很烦吗?”薄荷看着醇儿,眸子里灼灼的目光盯得醇儿反而有些不自在和心虚起来,所以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当、当然是了……”“呵。”薄荷笑着摇了摇头,“傻孩子,如果一个男人真的让你整日觉着烦了,除了真的烦之外这个可能之外,还有一个可能是因为你想着他啊。”醇儿有些没听明白薄荷说的话,为什么两个都是烦,一个是真的烦了,一个却是想着的?这什么道理?不一会儿到了桐儿的家,是一个很安静的村落。村子里的房屋建设都有些陈旧了,最高的房子也不过两层,而小丁的车一直往里面开,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便将车停在了大树下,薄荷伸头望去,十字路口两边的路都是小路,车子的确不能再继续前行。

“小姑,我们下车吧。”醇儿和薄荷的一凡吐诉心情也平稳了许多,所以积极的下车又积极的帮着薄荷把后备箱的东西都搬出来,薄荷则只抱着小苗苗其余的都让小丁和醇儿忙去。整个村子都安静的有些诡异,醇儿像是了解薄荷的疑惑似的便道:“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出去工作了,许多老人也到城里去依靠儿女,只有一些少数的人还守在这里。可是现在村子要拆迁了,所以大部分的人是十分乐意的,少部分的人又搬走了一些,现在村子里的人少之又少。”原来如此,但桐儿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薄荷和白玉醇依着路还有提着东西的小丁到了桐儿家外,桐儿家几乎是这个村子里最破旧的的一个院落,青瓦青砖,少说也有三十年的房子只有一层楼却还是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但是院落被收拾的十分干净,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和一口井,桐儿正趴在大榕树下的桌子上写作业,因为听不见声音所以她并不知道家里已经来了客人。薄荷实在难以想象才八岁的桐儿自己一个人是怎么过的,看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旧的,在看她旁边还摆着刚用不久的早餐,一个馒头一些咸菜和一万白粥,这就是她的早餐吗?薄荷每个月有资助桐儿一千二,她都不用那些钱的吗?“桐儿!”醇儿走到桐儿桌子前弯腰伸手轻轻的敲了敲桌面,桐儿抬头望来,背着早晨初升的太阳,醇儿的笑脸桐儿看的并不真切,但是她对眼前这位警察姐姐早已经认识且熟悉了,所以当即她便露出笑脸来,而薄荷则抱着小苗苗缓步而来,桐儿像是有所感应,抬头看向那一步步踩着日光而来的女子,和眼前的姐姐长相相似,但是却更加的温暖和成熟,让她小小的心灵狠狠一震,多像妈妈啊……“桐儿,你还好吗?”薄荷在桐儿面前蹲下来,伸手摸摸桐儿披散在脑后的柔软发丝,“阿姨来看你了。

”桐儿会读唇语,这是她妈妈教过她最伟大的事,这也是醇儿认为自己人生里会做的最伟大的事。她感谢母亲,也感谢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们,她根本不会有今天……妈妈也不会走的那样安详。“阿姨。”桐儿转身便跪在薄荷面前,朝着薄荷狠狠磕了一头,“谢谢您!”妈妈和她说过,是这个阿姨让她们母女有了更多相处的时间,也是这个阿姨让她继续有学上,她妈妈甚至说,她即便真的走了,桐儿的未来如果受到别人的恩惠也一定是这个做的,桐儿深信不疑,今天再如此看来,一切都是真的吧!是这个阿姨拯救了自己的人生。

“桐儿,你这是干什么啊!?”薄荷立即将小苗苗递给醇儿,醇儿抱着到一边去,薄荷则伸手将桐儿的小身子扶起来,在她的眼睛看来时薄荷才温柔的摸着桐儿的小脑袋道:“傻孩子,这是在做什么?”“阿姨,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做的武逆全文阅读。妈妈生病还有我如今能上学还有那么多的生活费,都是阿姨您做的。”桐儿眼眶红红却抿着自己的唇,模样倔强的更叫人心疼。“我这辈子一定会报答您的。不管做什么,桐儿一定会报答您!”薄荷微笑着摸摸桐儿的脑袋,拉着桐儿的小手起来,又带着桐儿道醇儿面前,然后指着醇儿怀里还在憨憨大睡的小苗苗对桐儿道:“知道这个小宝宝是谁吗?”桐儿摇了摇头,可是眼睛却一直落在小苗苗的脸上,因为小苗苗真的好可爱啊,漂亮的就像洋娃娃一样。

“她是我的女儿,漂亮吗?她是我心目中最漂亮的人儿。”薄荷微笑道。桐儿赞同的点头。“我想说的是,”薄荷扶着桐儿的肩弯腰与她对视并其道:“你也是你妈妈心目中最漂亮的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你的妈妈更爱你。所以,不要因为我做的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就向我下跪,或者说要报恩于我这样的话。你应该健健康康的长大,就像我期盼小苗苗一样,不求别的,只求她能健康,平安。你也一样啊,你要长大成人,所以你必须好好的生活,该买衣服买衣服,该吃饭吃饭,所有一切孩子该有的你都应该去追求,而不是苛刻的对待你自己,这样并不是你妈妈乐见的。

”桐儿有些迷惑的望着薄荷,她还太小,似乎并不能完全理解薄荷的话。薄荷笑了笑:“你以后会明白的。小丁,”薄荷回头看向小丁,小丁立即将手里的东西都提上前来,薄荷提起两口袋新衣服递给桐儿:“阿姨送给你的。还有这些米,这些肉,这些菜,你都必须要用,知道吗?你必须要健康,阿姨帮你是阿姨自己愿意做的事,你不必心存不自在。你只有健康长大了才会让你妈妈在地下安息。”桐儿看着薄荷缓缓的点了点头:“嗯。”“快去做作业吧。”桐儿转身拿着笔又回到树下的桌子边坐在破旧的椅子里认真的做起作业来。

“小姑。”醇儿顿了顿,“拆迁了怎么办?我问过村长了,他们不给安置……只是暂时先给一笔钱让这个村的居民自己去找地方住。”薄荷顿了顿,看着趴在那儿认真做作业的桐儿,真是个懂事而又让人心疼的孩子。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的不公平,而她遇见了其中之一,自认为坚硬无情的心被无奈和现实冲击的也渐渐有些迷失。“要不……”薄荷抿了抿唇,看向醇儿有一丝不确定的道,“把她接到湛家去吧。”她知道此话一出口是什么意义,从此她就要肩负起多一层的责任,而桐儿才八岁,自己要资助她本来已经是仁至义尽,如今如果再接到身边去亲自抚养,她自是知道其中的意义和责任,只是此话一出口自己竟然也不后悔,而且是丝毫都不后悔!她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管世俗的人会怎么看待自己和自己所做的这件事。

她也无需做戏,只是桐儿这么小又独自一个人仿佛从一开始就和她结下了不同的缘分。也许大街上别的孩子无论怎么可怜她也生不起这份儿怜悯之心,但是坚强而又**的桐儿却撼动了她,也让她无法狠心真的只是资助她的学业和生活而已,桐儿……似乎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这个小姑娘也许是天生和她有缘,也许……她命中就该遇到这么一个孩子。——我知道写桐儿会有很多人不赞同不喜欢,或者觉得薄荷不似从前的自己了,会多管闲事什么的。但是我想写的薄荷就是一个逐渐改变了的薄荷,从冷漠坚硬到温暖坚强……所以七儿没有改变大纲依然写了小桐儿进入她的生命、生活。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