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209 生了

本来都是不马虎的,开车开得也小心翼翼,放风筝也放得心情愉快,不止他们,这一天来公园里玩耍的人似乎都喜欢在这一天放风筝,明明就是十二月中旬却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整个伦敦都像是中了邪似的。舒殢殩獍唯一马虎的,便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薄荷竟然会早产个十天半月,以至于当场所有没有任何准备的人人都惊慌的吓坏了,甚至个个都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薄荷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拉着线,拿着线团的人则是孟珺瑶重生之傲剑天下。白合和宋轻语在一旁的草坪坐着,大卫和西蒙在原处悠然的散步,薄荷和孟珺瑶则是一脸快乐的望着他们的大雁风筝。

“今天的天气可真是好啊……”孟珺瑶感叹的望着蓝天白云,她都已经许久没有在这样的天气晒太阳了,更别说放风筝这样惬意的事。其实,不只是她,她旁边这个女人也不像是个喜欢放风筝的啊?“欸,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孟珺瑶好奇的用手臂推了推薄荷,“你平时也不像是个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啊。我瞧着你平日里怪听你两个妈的话,今天却倔得跟头驴似的非得来放风筝,这么好玩儿啊?”薄荷瞧了孟珺瑶一眼,抬头眯着眼睛望向自己放高放飞放远的风筝淡淡道:“不觉得这样挺好玩儿的么?”“好玩儿?”孟珺瑶抽搐着嘴角,薄荷可不像是个为了好玩儿而折腾别人的人啊,她冷傲自持,她优雅知性,她从不调皮。

孟珺瑶不断的这么安慰并且告诉自己。“天朗气清,晴空万里,这种天气不出来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让我再继续憋在屋子里,我一定会憋死的。”薄荷叹了口气,并不是她今天不懂事,而是她被那阴霾的天气弄得憋气郁闷,心里已经好几天不畅快了。而且今天身体特别的沉重,却又感觉特别的轻松,很矛盾的感觉,让她自己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所以想要出来走一走,放放风筝,希望自己能尽快的调理好一些。“嘘……”孟珺瑶竖起手指头便嘘道,并厉眼瞪着薄荷:“你疯啦?这种时候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话!”薄荷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这样的瑶瑶:“喂,你怎么着也是接受西方文化长大的姑娘,就算有信仰,也是信仰基督才是,怎么封面迷性起来了?”孟珺瑶翻了翻白眼儿无奈的道:“切,我才不信奉任何宗教呢。

我这是为你好,要让你两个妈听见了,你觉得有你好受的吗?”薄荷低头笑了笑,的确如此,如今的她不仅不能说到‘死’之类不吉利的话,每天就连吃饭睡觉都被她们盯着,这不,就连今天这样出来玩耍,她们也是不放心的总是跟着自己。薄荷看向旁边的女子,和这女人越相处就越是会现她的可爱。外表看起来高贵的千金大小姐,骨子里却是个什么都懂的平凡姑娘,只是偶尔有些傲娇罢了,对待陌生人和她不喜欢的人也有些甩脸了,其实这些地方和薄荷都有些相像,唯一不像的是她比薄荷活泼和开朗。

手中的线突然一重,薄荷抬头望去,不知道是谁的风筝和她的风筝竟然缠到了一起。薄荷蹙了蹙眉用力的拽了拽,随着这个动作,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小腹有些坠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正在沉沉的往下落,那么的重,被人拖着似的……难受。“咦?怎么回事儿啊?谁的风筝啊?竟然和我们的缠到一起……”孟珺瑶立即过来帮忙,并主动的拉着线往下拽。薄荷突然放手,并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肚子有些艰难的喘息起来,孟珺瑶被薄荷突然放手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还好她反映够快紧紧的抓住了手中的线,回头有些无奈的看向薄荷:“我看你是根本不想放……了吧?”孟珺瑶愣住了,薄荷的脸色好奇怪,额头和鼻头冒着细细的汗珠,下牙咬着上唇,似乎很是痛苦,就连嘴唇都突然白了!孟珺瑶低头看见薄荷正捂着她自己的肚子,立即结结巴巴的问:“你、你怎么了?”然后又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再继续低头望去,只看见薄荷裙子下的草坪上已经湿了一小片,有什么水正从她的双腿间流下,‘啪啪’声作响的滴落在草丛里。

孟珺瑶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薄荷已经伸手一把抓住孟珺瑶的胳膊,并艰难的咬着牙道:“给一凡打电话……我好想要、要生了……”“啊风雷九州!?”孟珺瑶差点儿跳起来,双手立即颤抖的扶着薄荷的胳膊并大喊:“你、你、你怎么突然要生了啊?你离预产期不是还有十几天吗?你怎么突然就要生了啊!?”不远处正在聊天的白合和宋轻语一听皆是一个激灵,然后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早产了……”薄荷痛苦的揪着眉,一上午的不适感原来是因为要生了,坠痛感越来越强烈,而且孩子就好像在她的肚子里活动起来了似的,折腾的她几乎快要坐在地上了。

一旁的人似乎也看出薄荷要生了,立即统统让开并友好的望过来。孟珺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她只是过来陪她放放风筝啊,没想到要赶上薄荷生孩子这事儿,她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啊!仙子阿突然生了,她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了?怎么了!?”宋轻语跑过来扶着薄荷便问。“阿、阿姨……”瑶瑶语无伦次眼带惊恐的望着宋轻语,白合也奔了过来,最先看到薄荷裙子下的一滩水,惊吓的掩着唇:“天啦,轻语!荷儿、荷儿应该、应该是要生啦!”“什、什么?不、不是还有十几天吗?难、难道早产了?”宋轻语扶着薄荷也结结巴巴了起来,她们都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这个孩子突然就这么急着要出来了,现在又在公园,她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妈,快给一凡打电话!”薄荷紧紧的抓着婆婆的手臂低喊,实际上她觉得自己已经快痛晕过去了,生孩子怎么这么疼啊!?这个时候她只想湛一凡在身边,不然她会害怕啊。

“好、好,给他打电话!”宋轻语颤抖着立即去摸电话。还是最先接受事实的孟珺瑶反应过来立即按着宋轻语的手道:“阿姨,我给一凡哥哥打,我们还是快点儿送薄荷去医院吧!”“对,对!轻语,我们送荷儿快去医院!”“好。好!”宋轻语立即大喊一声大卫,大卫和西蒙就都跑了过来,人群已经将薄荷他们围在中间,大卫拨开众人一看立即明白了,二话不说抱起薄荷便向他们停车的方向跑去。白合和宋轻语在后面跟着跑:“小心点儿,大卫你别颠着她了!”孟珺瑶一边跑一边摸着手机,非常快的就翻出了湛一凡的号码并拨了过去,谁知道湛一凡竟然不接啊!急的孟珺瑶满头大汗只能不停的打,直到上了车还在打。

“好痛……”大卫把薄荷小心翼翼的放进车后座,在拥挤的空间里,薄荷只觉得自己的坠痛感更强烈了,宫口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外生生的挤,痛的她快要哭出来了。西蒙已经在联系医院,大卫负责开车,宋轻语和白合守在两旁,孟珺瑶最后上来,还好他们开的是保姆车,所以才能容忍如此混乱的情况。“荷儿,别咬舌头,千万别咬舌头!”“荷儿,痛就喊出来千万别忍着,忍着容易岔气儿。还有,要缓慢的呼吸,我们去产前训练课学习的方法啊,你忘了?深呼吸,吐气……”两边的妈妈一人握住薄荷的一只手,不停的在她耳边呢喃。

让宋轻语和白合同时担心的是,薄荷的羊水以非常快的度在流动,但是照这么流下去只怕到了医院里就流干了羊水,医生接生的时候很可能会难产!“一凡……”薄荷摇着头,痛的汗水和泪水一起滚下来,她现在只想看到湛一凡!“我在打!”孟珺瑶大喊一声,再次循环拨打。大卫咬着牙沉稳的开车,他与薄荷也算是朋友,他自然见不得她多痛苦一分,所以开车的度也非常的快腹黑皇子,宠妻上瘾。西蒙已经安排好了医院,再等五分钟他们大概就能到了!薄荷痛的只能跟着两个母亲深呼吸又吐气,脑子已经混乱的只想去死。

孟珺瑶努力的不停打电话,心里期盼着湛一凡快些接电话,终于‘啪嗒’一声电话呗接起了,传来的却是一声女音。“喂?董事长现在暂时不在……”孟珺瑶愣了一下,立即冷声反问:“你是谁?”“哦,我是秘博书库的奥尼米,秘书长刚刚去准备资料,所以我才帮董事长拿着电话……”如果不是这电话快响爆了,不然她死也不敢这通电话,毕竟刚刚秘书长就是因为不想再听这电话才借口跑出去找资料的。奥尼米?孟珺瑶想起来了,是那个英籍女黑人秘书。

有几分姿色,但是人非常老实,刚刚那一瞬间还真的是自己反应过度多想了。“你们董事长呢?”孟珺瑶摇了摇自己的头立即冷声的问。“正在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请问您是……?”“我是孟氏财阀的总裁孟珺瑶。我命令你,立即拿着电话赶去会议室,有比你们董事长性命还重要的事需要他立即知道!”奥尼米自然是认得孟珺瑶的,心里庆幸自己接了这通电话,立即也不敢有怠慢的就向会议室跑去。“这部分资金必须用在这上面,我不想再多说……”湛一凡正坐在落地窗前的大皮椅里用冷硬的声音开会时,门突然被‘叩叩’敲响,接着一个黑人女孩儿的脑袋从门外伸进来。

一众刚刚被湛一凡批的狗血淋头的高层们皆回头用小剑般的眼神射向那个黑人女孩儿。“不知道正在开会啊?”杰瑞米怒瞪着黑人女孩儿怒道。奥尼米差点儿就丢了手机跑开了,不过想起刚刚孟氏总裁所说的话,奥尼米又不敢再怠慢,只能伸头一刀忐忑的看向湛一凡道:“总裁……孟氏总裁刚刚来电话,说、说有比您性命还重要的事情需要您立即知道……”众人统统望向湛一凡,湛一凡揉了揉眉心,看向奥尼米:“是什么事?”刚刚漫不经心的问完自己却突然又坐起来,他记得孟珺瑶今天要去湛家,又是比性命重要的事……难道是……薄荷!?“电话拿来。

”湛一凡立即招手,并一副着急的样子,俨然已经忘了他刚刚正在骂人,更加忘记了,这是会议时间。“是。”奥尼米奉上手机并快撤退,湛一凡看了眼还在通话中,立即将电话放在耳边并有些紧张的开口:“喂……?”“啊——”电话里传来薄荷的一声痛呼,湛一凡的心就像被人猛地抓了一把似的,立即从座位里站起来,并单手撑着桌面,一脸的惊恐之色。下面的众高层皆是面面相觑,不明白这忽然之间生了什么事情?看董事长的表情,似乎不妙啊。特别是湛国邦,一脸忧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隐约的有些预感……“深呼吸,深呼吸……”“妈,我好痛!”“乖啊,生下来就好了,生下来就好了!”“我可不可以剖腹啊?”薄荷痛的只想赶紧把肚子里这造反的家伙取出来,所以没头没脑的便问。

“你傻啊,我妈说了,剖腹生的孩子多动症望族女——冤家郎!智力不健全,对你自己也不好。”孟珺瑶立即反对,因为她自己就是剖腹产生的。虽然遭来薄荷两个母亲同时的叹息白眼儿,但她也乐颠乐颠儿的继续紧张着,只是说完她才隐约的记起手里好像还握着电话,立即放回耳边‘喂’了一声。“瑶瑶……”湛一凡凉飕飕的声音穿透孟珺瑶的耳膜,孟珺瑶一个寒颤,立即道:“你快到xx医院来,你老婆要生啦!”说完‘啪嗒’一声便挂了电话,迅雷不及掩耳的度。

湛一凡愣愣的从耳朵上拿下手机,看着屏幕了五秒钟的傻,然后迅看向自己的父亲有些激动的笑了:“爸,宝宝她要生了!”“什么?真的!?”湛国邦心里本来就有些不确定的怀疑,现在听湛一凡这么确定的一说,整个人也激动的站了起来。“我要当爸爸了!”湛一凡激动的看着众人道,只是他忘了,他说的是中文,别人怎么听得懂呢?一个个都望着他,但是看见他脸上又激动又紧张的表情,顿时都明白,应该是好事。只不过很快他脸上的激动又统统消失,剩下的只有紧绷冷硬的紧张感,因为他想起薄荷那一声‘痛呼’,现在自己的心还被抓着似的疼,真是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她的身边去陪着她!“爸。

你先主持着,我现在得去医院。”湛一凡说完这句话便丢下众人并快的向办公室外跑去。“记得给我报喜!”湛国邦大喊一声,父子俩今天都疯了似的,完全不顾及以往在公司里的高大形象。湛一凡已经没了人影,他疯了似的奔跑,疯了似的按着电梯,疯了似的将车开出车库,疯了似的闯红灯。他的宝宝要生孩子了,终于要生下他们的小苗苗了!这几个月来,一幕幕回忆就像电影一样从他的脑海里流过,她的肚子一天天长大,他忙碌,却每天都会对着肚子说早安、晚安甚至亲吻它。

现在它就要出来了……终于要出来了……真恨啊,他这一天为什么突然有事呢?他多么想从一开始就陪在她的身边啊!湛一凡越想越气,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快的穿梭在马路上自责着,愧疚着,担心着,兴奋着。不过因为是星期天所以有点儿堵车,但就算交警在他身后狂追,他也停不下来,就像他此刻的心,无法安静。到了医院湛一凡甩上车门便狂奔向妇产楼,任凭交警在他的兰博基尼上狂贴罚单,他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跑进空旷的楼道里,湛一凡的脚步突然沉重了起来,但是却依然没有停止。

迈着有些沉重的步子,他快的跑向尽头。薄荷早已经被推进去了,等在门口的宋轻语立即将赶来的湛一凡往门口推并道:“快,她要你进去。还有,这是相机!记得记录下来!”湛一凡拿过相机,已经打开了摄影。他抱了抱自己的母亲:“妈,谢谢你们。”“快去吧。”宋轻语不再废话,白合和孟珺瑶也推着湛一凡,湛一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再犹豫的迈步进了产房。在门口穿上护士递来的无菌服,拐了个弯便看见正坐在分娩缸中自然水中分娩的薄荷。在产科医生,新生儿科医生和两名助产护士的帮助下她正在努力的深呼吸和吐气,但是她满头是汗,看得出来挣扎痛苦了很久,湛一凡的心再次狠狠的揪在了一起,生生的疼。

湛一凡快的奔过去,还没来得及让薄荷看他一眼就听见产科医生有些激动的道:“看见一点点头了。看见头了,真棒,再努努力——深呼吸,用力——”。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