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97 小苗苗

章节名:197小苗苗“我……我才没吃醋!”薄荷结结巴巴的否认,她才不会承认呢。i^虽然自己心底比谁都清楚,那就是吃醋了,而且醋的味道还很浓,但她就是不想看到湛一凡那得瑟的表情。“是吗?真的不是吃醋?”湛一凡可是难得看到薄荷因为自己而吃醋,怎么愿意轻易的放过她。“当然。我是孕妇,孕妇的情绪是变化多端而又起伏很大的,所以我……我只是因为有了宝宝才那样,才不是因为吃醋呢!”湛一凡的眼底闪过一抹坏笑:“是吗?那我怎么从早上就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呢?”“酸酸的?”薄荷抬起手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难道她因为坐飞机一天没洗澡身上臭了?湛一凡的眼神温柔下来,看着薄荷这傻傻的举动满心的柔软,因为他的一句话啊,她就这样可爱。

“我的笨宝宝。”随着一声低骂,湛一凡迅的躺上床并将薄荷抱进怀里,看着怀里的人儿不免疑惑,平时那样的聪明,怎么这时候就变笨了,难道是因为怀孕?难怪从两个月前他就觉得她的脾气乖了,总是爱生气,现在才懂都是因为肚子里的那根芽的小苗苗。薄荷心里一见湛一凡躺上床来便急道:“哎呀,你怎么上来了?快下去,这个床好小,我会掉的!”湛一凡嘴唇触着薄荷的额头:“有我抱着你,怎么会掉?就算是悬崖边上,我也不会让你掉下去的。”薄荷弯起嘴角,靠在湛一凡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床其实并不小,但是湛一凡那么庞大,他一上来她就只能贴着他由他抱着。其实,她也好想这样被他抱着,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温度,想念他的味道,想念她的人。房间顿时安静下来,因为二人是紧贴着彼此的身体,所以一安静湛一凡便难免会有些蠢蠢欲动了,大半个月没有动她了,心里其实怪想的。“湛一凡……”意识到什么的薄荷轻轻的唤道,“你可别乱来啊。医生说……我身体太单薄,孩子经不起折腾,不让房事……”虽然说的很直接,但是薄荷是真的担心他胡来而伤害了孩子。

湛一凡沉沉的喘了口气,薄荷说的那样直接,他便更容易想到那样的场景。不过想是想,理智还是占了大半个脑子,‘哗啦’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转身又下了床老实的坐回床边的椅子。“我不碰你。”湛一凡理了理薄荷额头上的丝,温柔体贴的沉醉了薄荷的理智。轻轻的吸了几口气,薄荷握住湛一凡搁在床边的手,洁白的柔荑温柔的覆盖在他古铜色的大手上形成鲜明的色差对比。薄荷看着二人的手笑了笑尽量轻松的道:“一凡……你那次回来的两次我们已经很幸运了,我不敢再有挑战任何的危险。

所以……辛苦几个月吧。”虽然心疼是心疼,但是作为女人的确不能和男人比,特别是自己,薄荷怀了孕小心翼翼起来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经不起折腾,累了一点儿自己都能清楚的感受。这一次飞行劳顿耗损精神力气,薄荷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就更加的小心忐忑了。看着如此小心翼翼的珍惜着他们孩子的薄荷,湛一凡的心只有更加的柔软和心疼了,她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湛一凡反手紧紧的握着薄荷的手:“傻瓜,受了很多委屈吧?如果知道你怀孕了,我不会这么早向薄氏下手。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就算我日夜兼程的回去也好,至少你不会背负那么多的舆论和压力。”薄荷沉吟了半响才静静的道:“有什么区别呢?既然你迟早要下手,早晚有什么区别。”湛一凡的眼里闪过一抹愧疚之色:“如果是健健康康的你,我有信心你能应付面对一切。但是你现在肚子里怀着我们的孩子,本来就辛苦却又面对我给你增添的压力,你让我顿时觉得我是多么自私的一个男人。”薄荷不想气氛变得这么沉重,便拉了拉湛一凡的手轻松的笑道:“那你以后对我好点儿,自然就弥补回来了。

”“好。”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温柔一笑。薄荷看着湛一凡的温柔,想起他早上与菲碧在特拉法加广场喂鸽子时的神情,也是那样的温柔,薄荷当时会疯了似的逃离就是因为内心深处被那温柔给触痛了,她总以为他的温柔不会给别的女人,但是那个菲碧……似乎不太一样?“在想什么?”湛一凡现与自己对视的薄荷突然走了神,而且眼里隐隐有些沉痛,便伸手轻轻的弹了弹薄荷的额头而问。“哦……”薄荷回过神来,淡淡的朝着湛一凡笑了笑,“那个……菲碧……”既然两个人已经和解,那她就没有什么事再去藏在心里不说出来了,如果她不问,即便相信湛一凡,但她依然会觉得那是一根刺。

突然理解当初湛一凡为什么会隐隐的在乎容子华,即便他当时相信自己,但是那个人,那些事是的确存在过,抹不掉的过去就直面吧。“瑶瑶给你说了。”湛一凡为薄荷理了理被子,看着薄荷的眼睛缓缓的用着肯定句道。“嗯。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名字。”薄荷笑了笑,虽然有些勉强,但是她不想让湛一凡看出自己非常在乎。但是她忘了,自己越是笑得勉强,就越是容易让湛一凡看透她的心思。“怎么,”湛一凡轻轻的刮了刮薄荷的小鼻梁微微笑道,“吃醋了?”“我没有。

”薄荷再次否认,这人怎么总是想让自己吃醋啊?两次两次的确认。“你就真的不在乎?”薄荷撅了撅嘴,不在乎的话才不会和他在这里废话呢。“其实,菲碧她……”湛一凡正要解释门突然被人推开,薄荷和湛一凡望去,是母亲白合和杰森带着一羽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不少东西。“一凡,你也在啊!”白合一脸喜色的看着坐在床边的湛一凡,眼睛再慢慢的转向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顿时就明白这小两口已经和好如初了。一羽一个下午没见着薄荷,放开妈妈的手便跑到薄荷床的另一边,握住薄荷的手轻轻的叫了一声:“姐姐。

”薄荷欣慰的看着一羽,连湛一凡都伸手跨过床去摸一羽的头,白合却是一脸叹息道:“一羽啊,他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和我亲了,一个下午就没叫过我一声妈妈。一回来就念叨着你,还主动拉你的手叫你,就和你亲。”“妈,你吃醋啦?”薄荷开心的道,其实一个下午没见着一羽,她也怪想他的。杰森在沙那里摆弄打包带来的食物,湛一凡见了便也去帮忙。白合无奈的一笑:“是啊,怎么不行?”“当然行,这说明我们一羽更爱我了。”薄荷忍不住的起身在一羽脸上亲了一口,要不是一羽这个小天使,她也不会这么爱孩子,也不会觉得孩子是这样的可爱。

“妈,你女儿要像你一样诚实就好了。”整理食物的湛一凡突然回头插进来一句,薄荷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不过闻着食物的香味她就觉得饿了,还是因为中午只吃了一点点的原因。薄荷也起身,白合立即过来搀扶,薄荷轻声道:“妈,我没事儿。”“这有的女人身体健康,怀孩子自然就什么都不怕了。但是你的身体妈妈看着都觉得心疼,太瘦了,怀孩子很危险,这种时候家人都该千小心万小心,万万不敢马虎。听话啊,让妈妈扶着你。”白合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薄荷想到醇儿,醇儿不就是这样照顾着自己吗?也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样了,希望李泊亚那厮不要逼她逼得太紧。

但是看着自己眼下的情形薄荷是真的没心思再去担心别的人了,妈妈扶着她就像扶着一个重症病患似的。%“妈,我这才三个月都不到呢……”她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娇气。“一凡,把她训训。”白合突然严厉起来,对于薄荷不听话的态度似乎很是不开心。湛一凡转身便走过来也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薄荷,并低头对薄荷微微严肃的道:“听妈的话,别胡闹啊。”薄荷无奈的看看左又看看右,她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残障人士呢?自己连路都不能好好走了?有些哭笑不得,但也算是人生中第一次体验这么被人左右服侍的感觉。

杰森则是一脸笑盈盈的看着他们,直到通通坐下来白合才笑道:“那我看啊,房子虽然已经定了,而且还不需要装修就能入住,但是现在看来我今天下午也是白忙活了。”“什么房子?”湛一凡看向薄荷,薄荷则低头拿筷子夹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之前也没想到他们能这么快就和好啊,要不是他认错态度良好,她才不会这么快轻饶他呢。薄荷虽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白合却是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湛一凡:“一凡啊,我一直比较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们荷儿的人,甚至比我还要爱她。

所以下一次吵架可别再让她眼睛都哭红了,知道吗?还有啊,下一次如果你们再吵架,她在伦敦可也是有去处的!”薄荷摸了摸自己的眼睛,难道她今天连眼睛都哭红了?没有这么夸张吧?湛一凡看了薄荷一眼,并态度十分诚恳且良好的道:“是,妈你说的是。我保证一定没有下一次!其实……她的眼泪就好比一把把的匕直往我心窝子戳,我比她还疼呢。”“贫嘴。”薄荷低声训道,眼里却盛满了笑意的星光。听不懂中文的杰森便只往一羽的碗里夹菜,一羽默默的吃饭,偶尔也偷偷的将一截四季豆夹到薄荷的碗里,而且还是自己咬过的,最近出来的坏习惯。

薄荷立即摸摸一羽的头,并指着自己碗里的四季豆道:“要给姐姐吃可以,但是下一次不要吃过了再夹给姐姐,知道吗?虽然姐姐不嫌弃一羽,但是一羽自己要懂得爱护卫生和习惯。”一羽瞅了瞅薄荷,似乎不太懂,但还是点了点头乖顺的继续低头。白合则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儿女,湛一凡拨了拨碗里的白米饭突然问道:“妈,你是买房子了吗?”白合颔了颔:“嗯,今天下午已经定了。在xx街道上,是临街的双层公寓,还有个十平米左右的庭院,种满了青草,孩子可以在里面玩耍,原住户明天就搬走,原有的装修设计我都喜欢,所以不用更换,就需要再添置和换一些家具就好了。

房间我也为你们留了一间,在二楼。原本是赶着定的,但现在看来,是白白操心了。”薄荷又低头,避开母亲的有意调侃。湛一凡顿了顿却十分认真的道:“既然房子已经买了,就让宝宝去你那里暂时住着吧。”薄荷抬头有些不解的望向湛一凡,湛一凡向她微微一笑解释道:“你回家住,即便有保镖保护着,我也不放心。还不如去妈买的新房子那里,我会隐藏好你来到伦敦的这个秘密,除了今天见你的这些人,别的人都不会知道。”“所以你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我?”“当然。

现在就连我父亲都还在医院里,虽然我里三层外三层的安排了人,但依旧怕百密一疏。说实话,宝宝出现在伦敦是我极其不愿的事。”“我知道,我会让你分心。而且,也很容易成为别人利用的对象。”薄荷不是不懂,而且他下午也解释了。最开始伦敦这边出事的时候薄荷就知道,自己不能来伦敦,会让他分心,就连怀孩子的事情没有告诉他也有百分之八十的原因。但是她以为过了大半个月了,这边的局势已经应该缓解了,没想到还是那么紧张。“再等等,”湛一凡微微用力的握住薄荷的肩,认真的道:“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就接你回家。

”“好,我去妈妈买的房子那儿住。”薄荷点了点头,既然这是她唯一能做的,那她就照做,不管住到什么时候。“也许……我也不能天天去看你。”湛一凡的眼里又闪过一抹愧疚,怀孕的妻子虽然与自己在同一个城市,但他却不得不避着,这的确不是大丈夫所为。薄荷反而严肃了起来且认真的回道:“当然。这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在事情解决完你都不要来看我。”白合听着便明白了湛一凡从一开始就是在顾全大局的心思了,而且他做这一切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薄荷心里自然是赞同。

于是拍了拍手道:“好了,先吃饭。两天后荷儿出院就直接去我买的新房子,虽然是刚买的,但是房子装修也有好几年了,对你身体也是无害的,可以放心住着。还有啊,一凡说得对,在这关键时刻你们两个不能常常见面,荷儿你到伦敦的这个秘密也得瞒着外界,直到一凡成功击倒对手的那一天。”薄荷和湛一凡听了白合的话都点了点头,终于将事情理顺,薄荷也实在饿的快要不行,于是也快的加入因为听不懂所以很努力吃饭的杰森和一羽的队伍。看着薄荷认真吃饭的模样,湛一凡只笑着帮她夹菜,难怪一个月前他就觉得她的食量增加了,只是前些日子好不容易长了点儿肉,这段时间似乎又下去了。

饭后白合便和杰森带着一羽回疗养院了,薄荷站在床边看着母亲和杰森消失的背影回头看向在整理沙今晚准备当床的湛一凡:“一凡,你说……等妈妈离婚了,杰森再求婚她会答应不?”“应该会。”“这么肯定?”“不然以岳母的性子能让杰森每天跟着?还去了中国。”“可我妈说……是你让杰森跟着她的。”湛一凡整理好了自己今晚的床铺便缓步的走到薄荷身边来,拉下百叶窗,让她只能从缝隙里看到月亮,然后再从后面轻轻的将薄荷抱进怀里,两只大手交叠的搁在她的小腹处。

满足的叹了口气,夜色虽然已晚,但是抱着她却丝毫不厌倦,只想这么抱着一夜……但是那个床太小,连抱着她睡都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事。“管他们呢。那是他们的幸福,我只想管你的。”低声咕哝,薄荷轻轻的将自己的手也覆盖在湛一凡的小腹上,想起什么似的便微微神秘的一笑:“你说……”“嗯?”“你说,宝宝就在我们的掌心下面,会不会也伸出小手,隔着肚皮和我们握在一起啊?”虽然好像还很小,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薄荷就是忍不住的这样想,她还是觉得好神奇。

总觉得他们三个人在此刻紧紧的相依着彼此、湛一凡却有些煞风景的纠正道:“你是我的宝宝,里面那个是小苗苗。”薄荷无奈的立即道:“这是什么名字啊?小苗苗……”其实心里还有些窃喜,她是他心里唯一的宝宝。从前只觉得肉麻,现在却觉得是一种幸福。“乖,快睡。”湛一凡亲了亲薄荷的头,温柔的拉着她的手来到床边。薄荷躺上床,湛一凡温柔的给她掖着被子,薄荷突然拉住湛一凡的手摇了摇:“明天……你来吗?”湛一凡伸手轻轻的弹了弹薄荷的额头:“明天不能来。

但是我会让一个人来陪你。”“嗯?”薄荷有些不解。“快睡。”湛一凡用指腹又揉了揉薄荷刚刚被弹过的额头轻声哄到。薄荷心里在想着会是谁来陪自己,除了这件事之外她总觉得还有什么事自己没有和湛一凡说清楚,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才想起,那个菲碧……他还没有说完呢!看着薄荷睡着之后湛一凡才弯腰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并低声道:“晚安。”微微一笑,又往下,隔着被子在她小腹处亲了亲,低声又道了一声:“晚安,我的小宝贝。”天还没亮的时候薄荷就听见有声音在响动,虽然很轻微,但还是惊醒了薄荷。

迷迷糊糊间薄荷看见湛一凡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因为没有完全睡醒,所以薄荷整个人都是混沌不清的,看着湛一凡走过来,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弯腰。“宝宝,”温热的唇在薄荷的额头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是他大手在自己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一双漆黑的眸子在暗光中对上她的眼睛,温柔浅笑:“早安,宝宝。”薄荷微微的笑了笑,也清醒了一些,便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湛一凡也温柔的道:“早安,一凡。”湛一凡摸摸薄荷的脸蛋儿,言语虽然有些不舍却还是道:“那我上班去了?”“嗯。

”薄荷点了点头,虽然瞌睡连连,但还是强作了精神。湛一凡温柔的又在薄荷的唇上重重的亲了一下才起身准备离开。就在他的手轻轻的滑落薄荷的脸离开她时,薄荷却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他滑落的大手。湛一凡回头并向她看来,薄荷因为睡的迷糊,所以心里有话便那么说了出来:“一凡……”“嗯?”湛一凡低声温柔答应。就是这温柔让薄荷脱口而出:“以后,能不能不要对别的女人也这样温柔?”“嗯?”湛一凡似乎有些意外她的话,转身弯下腰来盯着薄荷半笑:“傻瓜,什么意思啊?”湛一凡见着薄荷笑,便再没什么顾及的伸出双手握住他的那只手并认真道:“那个菲碧,你对她好温柔。

我不喜欢。”“宝宝……你不喜欢我对别的女人温柔吗?”“嗯。一点儿都不啊……一凡你是我的老公,你怎么能对别的女人也温柔呢?”说着薄荷还有些着急了起来,薄荷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一大早就在撒娇,而这撒娇对湛一凡来说显然很受用。“你会难过吗?”薄荷点了点头:“很伤心。”“所以昨天早上才会头也不回的就跑?”“……”薄荷顿了一下,没说话,但沉默就是默认,湛一凡想他已经知道答案了。“笨宝宝果然是在吃醋。”湛一凡轻笑了起来,却温柔的低头在薄荷的耳边亲了亲:“我的傻瓜啊,你的一凡只会对你温柔,至于别人,不用伤心,也不用在意。

那并不是温柔,有时候也只是一种礼仪而已。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没有别的女人值得我对她付出真心。”只这这句话薄荷就满足了,她想现在就算是拿全世界和她交换这个男人她也不愿意。看见他的真心,她还有什么好质疑和担忧的呢?只需要信任就好,只需要信任。薄荷幸福的侧头在湛一凡的脸上亲了亲:“我知道了。”“好了,再待下去,我就要成为荒政的昏君了。”“你是在怪我红颜祸水么?”“难道你不是?祸乱本王的心,让本王迟迟不肯前去早朝。”“你最近是在看中国电视剧么?”“嗯,倒是没有。

我妈喜欢看。”薄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脑子也完全的清醒了过来,所以有些奇怪自己刚刚是怎么鼓起勇气突然问出口的。“那我上班去了。”湛一凡再不舍却也不得不离去了,再晚只怕会被有心人留意自己在这里度过一夜,那对薄荷来说并不安全。“嗯。”薄荷看着湛一凡离去,听见关门声响,自己则转了个身子,看向外面还没亮的天色缓缓的又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满意而又幸福的微笑沉沉的睡去……薄荷吃惊的看着安娜,安娜的肚子就像是被吹了气的气球一样鼓了起来,而且因为是夏天,所以只穿了一条孕妇裙,所以肚子非常的显怀。

“安娜,几个月了?”薄荷忍不住的伸手去摸,手背上还插着针头在输水,但就是想摸摸安娜的肚子。“六个月了呢。少夫人,真开心你又回来了,你看起来好像又瘦了。”安娜就像薄荷在打量她一样也打量起薄荷,但她还不知道薄荷怀孕了,所以眼光并没有从薄荷的肚子上扫过。“是啊,我走的时候就你的肚子四个多月了,没想到这么快。不过一个多月,怎么肚子就变这么大了呢?但你看起来很好,看来查尔把你照顾的不错。”安娜红了红脸:“是,查尔……很好。

”薄荷看着眉梢间都隐隐带着快乐的安娜立即握住她的手激动的问:“你和查尔……真的好上了吗?”安娜微笑着羞涩的点了点头:“嗯。查尔会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所以……我答应他的求婚了,不过我们要在孩子生下来之后再举行婚礼。”“安娜,真好!”薄荷由衷的为安娜感到开心,最开心的当然是安娜从迈克尔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早就看出查尔那厮喜欢安娜,只是没想到他看起来木讷,下手倒是挺快的。安娜幸福的微笑:“谢谢少夫人。要不是你和少爷,我也不会有今天的幸福,所以到时候我们的婚礼……你们一定会是头等宾客。

”“别那么客气。”薄荷知道西方人接受爱情的方式很直接,喜欢就是喜欢,接受就是接受,没有东方人那么拘泥于形式。所以薄荷很开心安娜能够尽快从迈克尔的阴影中走出来并且打算嫁给查尔,查尔那厮虽然看似粗犷高达,而且又是个黑人,但是她相信查尔一定是温柔的,也会对安娜很好。安娜一直很渴望别人对她的爱,而查尔自己也是孤儿,所以两个都渴望爱的人互相靠在一起一定会温暖对方,薄荷自然也是真心祝福他们。有了安娜的陪伴,中午又有妈妈带着一羽前来照顾,薄荷这两天过的也没有那么无聊,很快身体就康复了,虽然这两天湛一凡都没来看她,但是一天几个电话和无数条短信却都是没少的,大部分是问她,一小部分是问她肚子里那根刚刚芽的小苗苗。

第三天中午挂完盐水薄荷便被杰森亲自开车来接出医院,去新家前薄荷想去公公所住的医院看看他。不过给婆婆打完电话,为了她的安全宋轻语拒绝了她前来探视,因为医院虽然被湛一凡里三层外三层的安排了保镖人员,但是也不能完全保证泊西的人没有在暗中监视,这也是湛国邦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院的原因,只是呆在医院里静养。为了让薄荷安心,宋轻语将电话交给了湛国邦。这是薄荷第一次和公公通电话,有些紧张,却还是非常有礼貌的问候:“爸爸,你的身体还好吗?”“薄荷,爸爸的身体很好。

你妈和我说了,说你到伦敦了,想来看我。但是真的不要来,这里有人保护我,还有你妈陪着我,你照顾好自己,顾好你的安全。知道吗?”湛国邦的声音听起来还算铿锵有力,薄荷听到他的声音这样的有力心里也放下了一半的担忧。“可是爸爸,我是儿媳,却这般不孝……”薄荷是真的很内疚,没有为负伤的公公做过一件事。“你已经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了。只要好好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你就已经为湛家做足了贡献了。我们是一家人,不要说那些见外的话。”薄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微微一笑:“嗯。

谢谢你,爸爸。你也要保重身体,等一凡处理完棘手的事,一切都会好的。”她相信目前的一切都只是暂时的,暂时她需要住在外面和他不能见面,暂时公公和婆婆只能呆在医院里装作伤势严重。但是她相信,公公会好,自己和一凡也能很快就牵着手一起去给肚子里的孩子做产检。湛国邦叹了口气:“这一次我是完全让他放手去做了,不管结果是什么。就是因为我的优柔寡断才害得我和你妈有了今天,也害的你和一凡一起跟着受罪。所以,不管是什么结果,我现在都不在乎了,你妈说得对,我最重要的人是你们,还有我未来的孙子。

”薄荷感动的笑了笑,看来公公经过此事真的想通了,而且也肯定了害他的人是谁。挂了电话,杰森问:“还要去医院吗?”薄荷低头,摸了摸小腹摇头微笑:“不了。妈,我们去新家吧。”既然都希望她保护好腹中的孩子,保护好自己,那她便遵循照做吧,只要能让他们都安心。“到新家了。一羽,快,叔叔带你去看新房间!”杰森推开小门便夹着一羽跑进院子,薄荷摸着木栅栏门,这个地段真的很不错,离市中心很近,而且并排的双层公寓一眼望去十分的整齐。

院子里重了些植物,花花草草非常温馨。只是这个地段房子很贵吧?薄荷知道伦敦的房价并不比北京便宜多少,所以就算是算也能算出这房子价值多少。“还有一些手续没有办整齐,但是杰森帮忙交给律师去处理了,因为是现金交易,所以对方给我们便宜了三个点。这房子也不算亏。”白合带着薄荷走进院子便轻声解释道。薄荷并不会说什么,她相信杰森,也相亲母亲自己会处理好这些事。而且,外公给母亲留了一大笔丰富的遗产,舅舅的乡镇企业也还在继续,妈妈的钱只会越积越多,她如果不用留在那里便也只是钱。

况且这些年她都没有挥霍过金钱,这套房子也实在不算是浪费,所以薄荷倒是十分赞同母亲的这个做法。上了阶梯,进了门,进门就是非常干净的白色鞋柜和衣帽收纳区,还能挂雨伞呢。英国乡村风的装修风格,说实话,非常的温馨漂亮,许多家具都不是很新,应该是原本就有的,但是都保存的非常好,非常完整。开放式的厨房,小圆木桌,花瓶倒像是新购的,里面只插了两枝百合花。一楼就是客厅和厨房,虽然是小公寓,但是空间还是非常的大,而且宽敞又明亮。

“来。”白合温柔的伸手拉着薄荷向楼上走去,楼上有四个卧室。“我的房间,一羽的房间,客房,还有你和一凡的——”走到最里面,白合伸手推开房门,薄荷走进房间,并不大的房间,但是采光非常的好,从门口望去就能看到窗户,窗外是绿油油的精致,后面似乎是个公园,所以很安静,而且风景漂亮。新床上已经铺好了新的被单被罩,白色的衣柜和书桌,仙人掌仙人球就摆了两个,还有梳妆台呢。让薄荷惊喜的是,床边竟然摆放了一个小小的婴儿床,床上一惊铺好了小杯子。

看着薄荷惊愕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模样,白合以为自己做错了,立即问:“怎么了?”“妈妈,”薄荷哽咽着转头看向白合,“真的很漂亮。这个房间,什么都很漂亮。”无论是带有乡村风的床,还是乡村风的衣柜,还有沙书桌,或者地毯,还是这小婴儿床,任何一件薄荷都觉得漂亮极了。这才看到薄荷脸上的笑容,白合隐隐的松了口气,伸手轻轻的将薄荷脸颊上的丝撩到她的耳边,微微一笑:“妈妈以前怀着你的时候就想拥有这样一个房间,虽然小小的但是什么都不缺,还有个小婴儿床就靠在我的床边,让我随时能触碰到你。

可是后来……终究是没有实现过。”“妈妈。”薄荷伸手抱住白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白合轻轻的拍了拍薄荷的肩,满脸的幸福微笑,她现在什么都有了,她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只是脑海里闪过薄光的身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离婚,是她心底的愿望,只是见面……白合微微的犯愁起来,薄光之于她,究竟是怎样的人,她自己也不清楚。恨他,怨他,也爱过他。但如果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她不会在和他在一起,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几天后,夜深人静。薄荷正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幽静景色,手中握着电话和几天没见人的湛一凡偷偷的正通着电话。

“没事……都很好。小苗苗也很好……嗯。你那边怎么样了?”想到他总叫肚子里的小宝贝做小苗苗薄荷就深深的无奈,但是就像他叫自己宝宝一样,执着了今天薄荷也就习惯了,就连自己也跟着喊宝贝为‘小苗苗’。“还有几天,就可以全力一击。”“所以这几天时间都很紧急么?”“嗯……”“那你明天生日……也不行?”不能见面么?明明就在一个城市,但两个人却不得不不避着对方,从那日医院别过之后,两个人已经快十天没有见面了。“宝宝,对不起。

”湛一凡愧疚的道,“快了,我保证。”“可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后,你的第一个生日。”薄荷不想这么错过。湛一凡沉默了半许并未说话,薄荷知道即便自己再想陪着他,但是现在局势如此,也只能无奈的错过。虽然心里诸多的……遗憾和失望。看着时间,秒针一秒一秒的过去,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薄荷突然抬头看着天上的那半牙月亮:“一凡。”“嗯?”正在敲打键盘的男人听到薄荷的唤声手突然一顿并温柔的答应。“你看得见月亮吗?”湛一凡放下电脑,轻步的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嗯。”虽然很小,但是依然看得清楚。“我也正看着呢。”湛一凡微微的笑了笑,所以他们在看着同一样的东西。“虽然很遗憾,但是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也总比隔着大海洋要好得多吧?还有小苗苗陪着我,没事儿的。”她只是偶尔会孤单寂寞一下,更多的是担心他现在的处境。她每日看电视看新闻都在关注着湛氏国际的动向,但是看得见的,是一片风平浪静。只有偶尔的几篇点评和分析还比较靠边,薄荷知道是湛氏做的太好,一切都在秘密隐形的进行。越是这样,却越是危险……终于到了十二点,秒针一过,薄荷便绽开笑容的低声祝道:“一凡,生日快乐。

”。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