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88 至少心还有感觉

章节名:188至少心还有感觉薄荷的确是以为醇儿和李泊亚只是偷偷的发展过一段地下恋情而已,虽然醇儿嘴上说只是暧昧,但如果只是暧昧醇儿会郁郁寡欢一个星期多?到是没有想到醇儿和李泊亚其实是滚床单的关系,连恋爱都算不上。%所以薄荷看到醇儿这么没心没肺,想起湛一凡那天晚上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还是忍不住的为李泊亚而道:“你还觉得你无辜了?我到觉得你这次是碰触到他真正的伤口了,你姑父说他小时候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抛弃在伦敦郊外的御香山那种地方,他等了他母亲一夜。

最后被带去了孤儿院,在那里受尽欺辱,所以他心里很自卑,很孤独,微笑、眼镜都只是他自我保护和防御的一张面具。所以面对他这种男人,要么你就不要开始,要么就等着被他踹,要么你就看着他流血。”所以醇儿做了最后一件事,看着李泊亚流血。其实,她根本就没看见,她就是踹了一脚然后自己就离开了,根本看也没看李泊亚是否被她踹的跌倒在地,更不用说关心着他是否在流血,对醇儿来说结束就是结束了,其余的她都不关心。但是现在听小姑这样说,她莫名的泛起一股内疚,她又不知道李泊亚是孤儿……还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抛弃过,如果知道了她宁愿自己被李泊亚踹啊,反正她也不疼的。

现在想来……所以李泊亚那天下午的背影才会那样的冷静而又孤独?所以李泊亚对自己阴郁是因为自己踹了他?他不习惯被女人丢弃?可是醇儿又觉得这个理由显得太牵强,毕竟自己只是李泊亚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醇儿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她也不觉得李泊亚是真的喜欢自己在乎自己啊,如果在乎他为什么不曾对自己亲口说过?他们两个人之间除了吃饭、上床或者说一些别的无关的话之外根本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他在医院里的那一次发脾气,醇儿也不会意识到两个人发展的趋势有些偏离,也不会提出结束!但是现在想来那一次李泊亚发脾气是因为梁家乐,而依照小姑那晚说的话,因为她当时根本不承认曾经喜欢过梁家乐的事实,所以男人觉得那是一根刺……醇儿越想越觉得乱,越乱心里就越烦,最后一挥手干脆的道:“我才不觉得他喜欢我。

那你现在……为什么找他?”薄荷见醇儿对感情这么不在乎的样子也就看出来她对李泊亚根本就不怎么上心,当初就是因为梁家乐还整日反常,自己也看得出来她和梁家乐之间有什么,但是这一次前兆是怎么也看不出来,就连现在都看不出来。这丫头……还真是白担心了,敢情她自己根本就不怎么当一回事儿。其实醇儿心里是因为很烦所以才假装的不在乎。她觉得事情变得前所未有的觉得复杂了,原本她以为自己和李泊亚已经结束了,可是事实好像并不是如此,结束了还被小姑发现端倪,结束了才知道他的身世,知道身世便想起他的种种从而心烦气躁,又愧疚又想起那天他离开时的背影,海豚馆……御香山下……甚至御香山上的那一抱,他的脸色是那样的郁沉寡欢。

但是醇儿真的觉得自己不欠李泊亚,他们说好的该上就上该散就散,而且他也不曾说过喜欢自己啊,她也并不喜欢他,不是么?为什么事情就变了呢?好像她变成了坏人,她做过什么嘛?她真的做错了什么吗?不,醇儿并不那样认为。她唯一错的,就是踹了李泊亚,或者……真该让他来踹自己。薄荷将醇儿的事情暂时放下,又亲自给李泊亚打了电话让他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带来,自然没有说起醇儿就在身边。打完电话醇儿便小心翼翼的扶着薄荷去妇产科,薄荷对于醇儿的小心翼翼倒有些哭笑不得:“我这才两个月,你干嘛扶着我啊。

好像已经七八个月了似的,我能自己走。”说着薄荷便要推开醇儿,醇儿却死死的抓住薄荷的胳膊不肯放并且一本正经的瞪着薄荷严肃道:“小姑你快让我扶着呀,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从前那是不知道就由你自己,可现在我知道你肚子里有宝宝了,你身边又没有别的人,姑父、姑奶奶他们都不在,只有我们两个在云海市相依为命,我这个做大侄女的当然要尽心尽力啦,要好好照顾你呢。”薄荷看醇儿一副大人模样,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由着她去了。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妇产科,醇儿将薄荷扶到椅子上坐下,自己便忙里忙外的去帮薄荷准备,薄荷看向周围,都是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有丈夫陪同在一侧。薄荷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虽然一凡不在身边,但是醇儿还是很让自己窝心的,薄荷在这一刻也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和醇儿的血缘关系,有亲人在身边也还是好的。很快里面就喊号喊到了薄荷,醇儿立即出来又扶薄荷,薄荷无奈的叹道:“我真的没事,别那么大惊小怪好吗,你看别的孕妇,都挺着肚子,我这还平平坦坦的呢……”“别的人我不管,反正我就管你。

快儿啦,来。”薄荷嘴角眉目都含着浅浅笑意,虽然自己被醇儿这么小心翼翼的扶着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总比自己一个人到医院要安心,有醇儿陪着,并不孤独。因为根据昨天验血结果判定只有八周,所以薄荷目前只能做一些常规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医生开始分析薄荷的身体状况,看了一会儿各种单子证据医生才道:“夫人的体重偏轻,不过心压、心电图等都比较正常,但是还是要注重营养,不然很容易会再次出现昨天这种晕倒的现象。现在还是早孕期,夫妻生活要注意一些……”“医生。

”薄荷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断医生的话,因为这妇科医生是个女人所以倒也没有那么尴尬,只是薄荷看了看一脸认真陪坐在一旁的醇儿还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了?夫人有什么问题可以尽量提出来。”这个医生也是个常常关注社会新闻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薄荷是谁,不过因为她是医生所以湛夫人怀孕这件大事还是不敢随便乱说出去的,医生也有医生自己的职业道德,为病人保守**秘密是第一要则。薄荷轻咳了一声,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有些担心这个问题所以还是低声道了出来:“因为不知道有了孩子,所以这两个月之间有过……几次……夫妻生活,请问对孩子会有影响吗?”所幸的是,次数并不多,因为前后分开加起来便有一个月了。

“那夫人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或者不适呢?有没有轻微出血的状况?白带正常吗?”薄荷捂了一下脸,就连一旁的醇儿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于小姑和姑父如此隐秘的事情她在旁边听着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对此事一向害羞内敛的小姑呢?“倒是……没有出血的状况。其余的都很正常。”“那就没关系。”医生拿出职业般的微笑稍稍的安抚着薄荷有些不安的内心,“并不是完全禁止夫妻在这期间进行夫妻生活,只是需要小心谨慎就好,因为胎儿还在最初的发育期还没有成型,如果太剧烈的运动会很容易导致滑胎的。

夫人的身体又偏瘦柔弱,如果有孩子就更应该小心些,目前既然没有什么意外状况便是万幸,接下来注意就好了。”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总算是放心了。还好湛一凡在床上对她也是一向比较温柔的,薄荷摸着自己的小腹,不知道小家伙在肚皮里面怎么样了?“三个月的时候来做一次b超检查,让我们观察一下婴儿的发育状况。注意补充营养,特别是叶酸,比如各种蔬菜,豆类、奶制品、水果和肝脏都要多吃。还有就是,再长胖一,像夫人这么瘦会很容易造成早产或是滑胎等不好的意外迹象。

”醇儿在一旁认真的用笔记录着,薄荷也一一的记在心里,自己还是太瘦了吗?因为太瘦,所以孩子可能会保不住吗?“不用太担心,多多吃一些营养品的东西,但是因为怀孕了所以也不能胡乱吃,就连生病感冒用药都要在医师的指导下用药,知道吗?”薄荷不知道原来怀个孩子要注意这么多细节啊?当初妈妈怀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妈妈怀的还是双胞胎,也许会更辛苦吧?“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怀上胞胎呢?”醇儿突然好奇的问。i^那医生笑了笑道:“怎么,夫人想怀双胞胎吗?”“是小姑的妈妈怀过,小姑本身就是双生子之一,那这也算是自带基因,是不是呢?”薄荷也闪亮着眼睛望着那医生,她自己本身是个公务员,如果是双独倒是可以生第二胎,但是她又不是独生子女,所以二胎几乎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

听醇儿这么说,薄荷也隐隐的含了一些期待起来,如果可以生下双胞胎,那不是更好吗?那医生却摇了摇头笑道:“目前还看不出夫人怀的是一个或者双生子。不过,我觉得夫人还是怀一个孩子比较稳妥安全。依照夫人的体格和身体状况来说,如果怀了双胞胎……有可能两个都会保不住,也许会早产,也许会在三个月之前就出现一些意外……会非常辛苦。”醇儿微微的吸了口气,紧张的看着薄荷:“那还是怀一个好了,怀一个。”薄荷再次哭笑不得:“怀一个还是两个是我能决定的啊?”“不过,我想也不可能会是双胞胎的,依照夫人之前所说的情况,如果是多胞胎的话,夫人的身体早就承受不住出了意外状况了。

”医生说的很理性,薄荷听得却有些面红耳赤。的确是如此,她不可能怀两个的,照之前在海岩岛和李泊亚、有力的家里那两次夫妻生活看来都是非常危险的,而她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状况就已经很幸运了。而且,现在听了医生这么说……薄荷心里也是真切的不希望是两个或者两个以上,那样的危险她承担不起,她只想这一个平平安安的出生就觉得足够幸福了。回到病房,醇儿帮忙收拾东西,薄荷拿着电话在一旁徘徊,因为她……想给婆婆打个电话,可是该怎么说呢?婆婆现在一定还守在公公旁边,不知道公公怎么样了,薄荷实在是担心啊。

现在中国时间已经十一了,所以那边已是深夜,婆婆休息了吗?薄荷不确定,也许因为担心公公还在彻夜的守着,该不该打呢?“小姑啊,你没事吧?”醇儿现在随时关注着薄荷的一举一动,看着薄荷来来去去的走着眉头还紧蹙心里便有些担心起来,小姑是不是遇见什么事情啦?“我没事。醇儿,我打个电话,你在旁边别吱声儿啊。”薄荷先招呼了一声,醇儿愣愣的了头,薄荷便将耳机插进手机里,将耳塞塞入耳朵里才拨通电话。如果不接说明婆婆休息了,那她也能安心一些,至少说明公公真的已经脱离危险了。

但如果接了……薄荷也想在这深夜给婆婆送去一些温暖和惊喜……或者安慰。“喂?”电话那端,婆婆憔悴的声音一想起薄荷便急急的地唤了一声:“妈,我是荷儿。”“荷儿啊……”婆婆宋轻语的声音在电话那端颤抖了起来,“你怎么……打电话来了呢?”似乎还想瞒着薄荷,就连那颤抖都在压抑着,难道公公还很严重吗?还没有脱离危险吗?薄荷看着窗外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大雨,想起自己此刻不能在那边陪着他们,心里愧疚万分,可是她想问,却又不敢问,如果问了婆婆一定也会怕自己担心那边,这个时候还不如给她一个好消息,也许还能振奋她的精神。

薄荷努力的保持着镇定,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可能的平淡:“妈,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是什么啊?荷儿,妈妈现在挺累的,晚些再说……好吗?”“妈,听完这个消息吧。其实……其实我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荷、荷儿你说什么?这、这是真的吗?”“嗯,我想先告诉你。但是妈你能不能帮我瞒着一凡啊?我想等他下个月生日的时候再去给他惊喜……”她想婆婆一定也能明白她的意思,一凡正处在危机四伏的时刻,根本无法从伦敦抽身,连分神分心也不允许。

“好好,我帮你瞒着。天啦,谢谢你,荷儿,谢谢你啊……”“妈,你为什么要谢我?应该是我对不起你们才是。”这种时候却不能陪在身边,她这个做儿媳的究竟有什么值得婆婆感谢的?“谢谢你有了孩子啊,谢谢你在这个时候给妈带来这个好消息。你爸爸知道了……一定也会开心的!”“妈。你和爸爸要保重身体,过段时间我就过去看你们……”“别、别过来……”宋轻语却急匆匆的阻断道,薄荷轻轻的握拳,她就知道婆婆一定会这样。公公受了枪伤正躺在医院里,说明那边非常动荡,有人妄图对公公意图不轨,有人企图着湛氏。

不用想,薄荷都能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泊西吗?几乎百分之百的肯定。“荷儿啊,”宋轻语缓了缓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妥便解释道,“别急,等一凡生日的时候过来吧,这个时候啊,这边有些忙。你过来妈妈也不能照顾你,我会内疚的。而且……有儿危险,有些时候,有些危险,知道吗?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保护你自己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别的都不用想了,好不好?”薄荷捂着唇只头,她何尝不知道那边动荡!可是她这种时候真的想过去,她心急那边的情形。

但是……薄荷伸出另一只手又缓缓的摸着自己的小腹,可是这个时候孩子来了,她不得不考虑孩子,她不能确定自己过去会不会随时出意外,她不得不谨慎,她的身体本来就差万一遭遇什么意外而失去了孩子,薄荷想她一定难以承受。这个孩子是婆婆期盼了很久的生命,也是自己生命中的第一胎,她也肯定婆婆他们一定也会以孩子为重中之重,薄荷只希望自己的这个好消息能让婆婆和公公都感到欣慰并且安心。“妈妈会帮你向一凡保密的。他这段时间应该会很忙,也许不能天天给你打电话,你要自己照顾自己啊,让张姐和刘姐都给你做些好吃的,工作也别太累,知道吗?”“是。

妈妈。你和爸爸都要保重……”挂了电话,薄荷转身靠在窗台上轻轻的叹了口气。“小姑,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啊?”醇儿蹲在地上用小心翼翼的眼神望着薄荷问。“没事。”薄荷轻轻的扯了扯嘴角,还是少个人担心吧,醇儿没必要牵扯进来。“哦……可是你的语气听起来实在是……”真是让醇儿忧心啊。薄荷轻轻的擦了擦眼角,知道自己的情绪感染了醇儿,立即调整了一下心情冷冷的盯着醇儿问:“倒是你,李泊亚应该快到了,你确定你还要呆在这里吗?”醇儿摸了摸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那又怎么了?”薄荷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真是个没心肝儿的,她就不知道避讳儿?感情是真的没把对方放在心上才会如此般无所谓么?薄荷还是有些放不下,便给孟珺瑶发了一条短信:瑶瑶,起床后给我来个电话吧。

薄荷刚刚发送完短信门就被敲响,薄荷回头看了地上的醇儿一眼淡淡道:“进来吧。”李泊亚推门而入,手里拿着薄荷需要的资料。薄荷看向李泊亚,发现他的嘴角有些淤青,薄荷不由得蹙眉,他被谁打过了?难道是……湛一凡?“夫人,这是你要的资料……”李泊亚走了两步才发现床这边还蹲着一个身影,声音不由得一顿,低头看着醇儿的双眸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醇儿也抬头,只是没往身后看,薄荷原本以为醇儿真的会完全没心没肺的不在乎李泊亚的到来,不过……薄荷还是在醇儿的脸上看到了一抹慌乱。

薄荷走到沙发边坐下:“醇儿,倒两杯茶来。”“哦。”醇儿这才磨蹭着起身,转头看也没看李泊亚一眼便向饮水机走去。薄荷看向李泊亚,李泊亚将自己的情绪收拾的干干净净,也没再将自己的视线停留在醇儿身上,拿着资料慢步向薄荷走来。“这是你要的资料。”李泊亚将资料递给薄荷,薄荷先放在茶几上来抬头看向李泊亚道:“我住院的是不要告诉你bss。”“……是。”“醇儿,出去在附近买一些饭菜回来,三人份儿的。”薄荷有意支开醇儿,醇儿却有些不想走,不仅是因为外面还是大雨呢,还因为她担心小姑和李泊亚趁自己不再聊到自己,那她万一露馅了怎么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她也并不害怕李泊亚说出真相,但是还是……那万一呢?醇儿用可怜的目光望着薄荷:“小姑外面雨大着呢……我们不回家吃么?”薄荷抬眼看向醇儿,眼神淡淡的,却又有些不容拒绝的命令意味在其中。

醇儿磨磨蹭蹭的最后还是拿了钱包走向门口拿起伞听话去买饭了,谁让小姑是家里最大呢?“醇儿和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薄荷开门见山的看向李泊亚。李泊亚神色并未变,也许是来之前就在心里做好了建设,所以薄荷也并不意外,反正李泊亚不就是这样的性子?从前还不知道,现在清楚了他是个习惯隐藏真实自我的人,反倒更容易猜到他的心思。“是醇儿自己告诉我的。”薄荷拿起资料低头翻了起来,“一凡说,他把你当做亲弟弟,所以这件事我也冷静的思考过,我作为醇儿的长辈,有必要和你谈一谈。

”李泊亚依然保持着冷静看着薄荷:“bss……真的这样说?”“嗯。他还不肯告诉我,让我自己去问醇儿,还说愿意为你负责。不然,你觉得我可能现在才找你吗?”李泊亚伸手摸了摸唇角,薄荷淡淡试问:“他打的?”李泊亚放下手:“自己磕的。”薄荷勾了勾唇角:“不管怎么说,我是醇儿在云海市唯一的亲人,她的事情我不可能不管。但是你们两个也太不应该了,就算是互相有好感也不能瞒着大家交往。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分手了,我也希望你不要想太多,她就是个孩子,好歹叫你一声叔叔,你该知道的……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该做。

”李泊亚眯了眯双眼看着沙发里的薄荷反问:“不知道她是怎样说我与她的关系?”“说你们……只是有暧昧,你给她做过两顿饭。但是她还是觉得不合适,所以就分手了。”薄荷注意着李泊亚神情间细微的变化,连她自己都意外自己竟然能如此冷静的坐在这里和李泊亚谈这些,不过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她觉得还是要冷静成熟的帮醇儿解决这事儿,而不是拿出长辈的架子,毕竟李泊亚也不是晚辈,毕竟是醇儿踹了人家。李泊亚笑了笑,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是吗?真的这样说?只是小暧昧?”薄荷抬头看向李泊亚,语调轻慢上扬:“这话,什么意思?”“夫人,你觉得我是闲的能随便给任何女人都做饭的男人吗?”“的确……不是。

”李泊亚虽然厨艺了得,而且总是给他们做饭,但人家的确不是个随便的人,如果自己不是湛一凡的妻子,或许从一开始也是吃不了他做的饭菜的。李泊亚自嘲的一声冷笑:“原来数都数不清的次数在她眼里也只是两次而已。”薄荷挑眉,醇儿这丫头还瞒着自己了?不过薄荷已经不奇怪了,她瞒着自己的事情就此一件已经让薄荷看透了那丫头,看似没心没肺其实鬼心眼儿多着呢。“我对她也绝不是暧昧的态度。我想,她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对得起的女人了。”薄荷不说话了,深陷爱情的人很容易就被别人的爱情感染,不过薄荷也不是单纯的小女生,虽然对李泊亚表示同情,却还是从他的话里听出些端倪来:“唯一对得起的……你从前有很多女人?”李泊亚整理着袖扣,并不隐瞒的道:“说实话,从前我的确不把女人当回事儿。

如果有力把女人当衣服,那么女人在我这里连东西都不算是。虽然不至于向有力那样换得勤,但女人对我来说就是可有可无,丝毫不值得付出真心。但是这个丫头,”李泊亚看向薄荷认真诚挚无比的道,“对于这个丫头,她一开始就看出了我的真面目,夫人还记得吗?”薄荷对于李泊亚的这番真实表白心里着实泛凉发怵,这家伙果真是个衣冠禽兽,外表看着还一表正派,却原来是个比有力还要不把女人当人的男人。薄荷对他的同情之心渐渐的消失,却又怀疑,难道是因为小时候被母亲抛弃才变得这么讨厌女人,不把女人当东西?“我记得。

”薄荷当然记得,老舅他们第一次到云海市他们家事,那也是醇儿第一次见到李泊亚,当时就说了李泊亚是个黑心眼儿狼,还是当着薄荷的面说的。现在看来,醇儿这丫头什么都没有,看人的眼光倒是不错,第一眼就把这李泊亚给看穿了。“所以我觉得她很有趣,她是第一个见我第一眼便这样说的女人,虽然那个时候在我眼中还是个孩子。但是现在我对她付出了真心,她却可以转身就冷漠的离开,我以为是我做的不足够,现在看来,是她完全没有对我上心才是。

”薄荷在心里冷笑,也算是你的报应,谁让你从前那般不把女人当回事儿。“夫人现在一定在心底鄙睨我,那白玉醇天生就该是我的克星?”薄荷毫不掩饰的头:“的确。也许,这就是你的报应?”李泊亚一声冷笑:“如果这是我的报应,那我宁愿承受。这样的心情夫人应该也能理解和体会,遇上会心痛,不遇见时却孤寂,那我宁愿选择心痛,至少心还有感觉,证明我还是活着的。”薄荷又沉默了,为李泊亚的这句话而不知道作何回答,也为这李泊亚不动声色的却渐渐的动摇了自己的心,开始意识到这人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不知道夫人如果遇上自己的敌手是就此退步还是迎上继续相对?”薄荷再次低头看手中的资料,翻了翻,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才又搁到一边去,擦着自己的手抬头看向李泊亚再次淡淡而道:“你把她看做敌人?”李泊亚浅笑着挺了挺镜框毫不避讳而道:“克星嘛,当然不可能是朋友了。”“李泊亚……醇儿是我侄女,你这当着我的面把你的心昭然若揭给我看什么意思?”薄荷才刚刚觉得自己看懂了李泊亚的心思,但是这转眼不过一瞬的事薄荷又觉得自己根本看不懂了,他要做什么?什么意图?薄荷觉得自己不太懂了。

“意思就是……我不会放过她。给夫人说一声,是不想再瞒着,从此以后会光明正大的与她说话,对付她,直至最后收服。”“李泊亚你……”薄荷瞪大双眼,实在想不到李泊亚会做出如此大胆的决定,他的意思是他还要与醇儿继续?薄荷的表情不由得冷下来:“如果你只是因为不甘而决定继续与她纠缠,那我劝你还是作罢,你觉得你能伤害的了她吗?”李泊亚也渐渐的严肃了起来,放下刚刚的态度,看着薄荷平静却认真的道:“谁说我要伤害她?是,我的确是不甘心,我不甘心的是,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栽进这场感情里,她想逃?别说门儿了,连门柄都没有。

话已至此,我想夫人应该不会干涉我们成年人的感情生活,那我就先告辞了。”李泊亚向薄荷恭敬的弯了弯腰,抬头挺胸转身便离开了。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越来越清晰,就连击打着树叶子的声音薄荷都听得清清楚楚,薄荷摸了摸肚子,看向窗外勾了勾唇角浅浅而笑:“宝贝,你醇儿姐姐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吧……妈妈又要挨饿了,哎。”醇儿提着打包好的食物冲进住院楼,虽然打着伞,但是身上还是被淋湿了不少。一跑进住院楼醇儿便收了伞,回头看向似乎暂时还不会停的大雨醇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久旱逢甘露对云海市来说是好事,但是这么大的雨小姑要怎么回家啊?就算从这里走到医院外面去醇儿也担心,还是让小丁来接才是,至少不用冒险走那么一小段路,想想医生说的话醇儿就忧心啊,小姑那么瘦要是滑一跤……?醇儿想都不敢想,她一定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小姑。

抖了抖伞上的雨水,醇儿转身提着重重的打包的食物袋便要往里面走去脚步却又突然顿住,她看见那暗光下的墙角真靠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别人,真是她曾经的……奸夫,李泊亚先生。李泊亚松开自己环抱的双臂站直了身子便向醇儿晃步而来。醇儿反射性的向后退了一步,屋檐上的雨滴立即淋了下来,淋在醇儿的头顶上,顺着头皮滑下她的脸,醇儿里又躲回里面,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再看李泊亚已经走到了自己跟前。醇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今天早上听了小姑的那番话,所以在面对李泊亚时竟然觉得有些尴尬?从不知尴尬为何物的醇儿今天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这个词的意境,却又不想继续尴尬下去,便举起自己手中的袋子眨着眼睛看着李泊亚问:“难道……李叔叔不吃午饭便要走了?”李泊亚冷冷的看着醇儿提着的袋子,盯了半响才淡淡问道:“我做的好吃,还是这个好吃?”“你……做的吧?”春日又没吃今天刚买的午饭,不过潜意识还是觉得李泊亚做的饭菜那的确是一绝的,至从和他说了结束之后醇儿称过体重,已经足足瘦了两斤了。

“那你觉得我会吃吗?”“额……”醇儿觉得有两只乌鸦从头上飞过,不过心下还是比较欢喜,代表他马上就要离开了吧?不用和他一起吃饭,简直是太开心了,因为还有小姑在,她如果和他一起吃饭,只是想想都觉呼吸困难,自处就是个问题。李泊亚勾了勾唇,伸手拨开醇儿额头上的刘海,因为都湿了,盖在皮肤上也不是个事儿。“欸?”醇儿有心躲开,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动手动脚?“白玉醇。”李泊亚伸手一把抓住醇儿,将醇儿向他撤去,醇儿瞪大双眼微带惊恐的看着李泊亚突然沉下来的双眸:“干、干嘛?”“你个克星!”李泊亚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

“你干嘛骂我?”“因为你够愚蠢!”“我……我去你!你凭什么骂我啊!”醇儿气的一把推开李泊亚,因为惯性自己也向后扬去,可是醇儿忘了,她本来就靠着屋檐比较近,所以口子上的地板比较湿,如果再次发生推攘很容易便会摔倒。李泊亚没被推开,醇儿身子却晃了起来,手里提着的食物也四晃,醇儿‘啊’声尖叫眼看就要摔开个四脚朝天,一只大手及时的伸过来揽住她的腰,身子一转醇儿被转向了里面,一只手提着的饭菜还散发着浓浓的饭菜香,另一只手拿着的雨伞在空中刷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醇儿轻轻的咽了咽口水,瞪大双眼看着救了自己的李泊亚。因为近在咫尺,所以她的心跳才会那么快吗?李泊亚很快就放了醇儿,醇儿也立即站好避开李泊亚直咧咧的视线低头道:“我……饭、饭菜快凉了,我走了。”说完便转身快步离去。李泊亚看着醇儿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才转身面对着外面的磅礴大雨,仰头,无数根断了线的液体往下飞来,落在地上汇成河,流成海。感情不就是如此吗?可以平淡如温水,却也能激烈如沸水,而他如今愿意为了这一滴……李泊亚伸手接了一滴雨放在唇瓣上轻轻一吮,为了这一滴雨水,愿意放弃整个天空。

吃了午饭,薄荷在沙发里看资料,醇儿无聊的玩手机。“小姑,”醇儿一搭没搭的想要和薄荷说话便主动开启话题,“那个……李泊亚……和你说了什么啊?”薄荷抬头睨了醇儿一眼,低头翻了翻手里已经快被自己看的烂熟的几页纸淡淡道:“你不是没兴趣知道吗?”“可是事关我啊,我怎么……”“谁说事关你了?”醇儿勾了勾唇,放下手里的那几页纸突然坐起来看着醇儿一本正经道:“晚上要不要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什么宴会啊?”“薄家。”薄荷刚刚想过了,自己如今怀有身孕一人前往的确是有些不妥,所以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宝贝她都要小心谨慎一些为好。

“咦?”醇儿一个咕噜从床上坐起来看向薄荷,“这个资料,和那个有关吗?”“有些关系。”薄荷伸了伸懒腰,其实资料是关于蔡氏这些年虚空的一些内幕,大抵都是河薄氏有关的,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是经过李泊亚之手就没有查不到的真相,更何况只是蔡氏这么一个区区小企业而已。“那我去。怎么着也不能让小姑你一个人去赴那狼窝啊,是不是?不过小姑啊,你就不能告诉我你们究竟说了什么吗?真的不关我的事啊?”薄荷饶有趣味的看着醇儿:“你倒是挺关心啊。

我看你也不是完全没心眼儿嘛。”“我又不是真的愚蠢。小姑……”醇儿真的很想知道。虽然看小姑的表情也猜得出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还是不太放心啊。“想知道,问他自己去。”薄荷收起资料放进自己的包里,醇儿一脸郁闷的看着薄荷,有必要这样吗?薄荷看着醇儿那一副郁闷的模样心里叹息,倒不是她不肯告诉醇儿,而是经过和李泊亚的那番谈话薄荷还是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管他们的事情好了。李泊亚看似温和的一个人实则气质强势的连自己都抵挡不住,而醇儿就是个孩子心性,她不知道这两个人还会怎么折腾,但是她决定……自己不支持不鼓励但是……也不阻挠,顺其自然吧。

只要李泊亚不伤害醇儿,而她竟然真的相信了他。——祝各位童鞋六一儿童节快乐,嘻嘻……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童贞的那一面哦。么么哒。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