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87 怀之喜

薄荷知道,这些天的自己脾气的确是变得有些古怪,很容易生气,一向自恃骄傲的冷静和理智总是很容易便消失不见。而且食欲变大,又有些嗜睡,她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如此反常,她甚至以为这一切都只是经期紊乱的问题而已,并没有多思多想。所以当她从医院里苏醒过来,当她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当她确定自己在医院里躺着的时候,她也只是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两天没有休息好中午又没有怎么吃好才会这样,再加上听见公公受伤的消息而担心着伦敦的一切,太突然的忧心所以才会突然晕倒。

薄荷冷静的思考着自己晕倒的原因,冷静的看着生理盐水从冰凉透明的输液管里流向自己的身体,直到门口传来开门声薄荷才惊蹙似的回头望去。容子华提着保温桶站在门口,看着薄荷醒了脸上闪过一抹意外的神情,随即惊喜从眼底流过,容子华轻缓的迈步走来:“你醒了?”“怎么……是你?”薄荷有些吃惊的望着已经走到床边的容子华,脑子暂时有些犯了糊涂。“你就那么晕倒在了电梯门口,我能不把你送到医院来吗?”容子华手脚忙碌的打开保温桶将里面的食物盛出来,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没看薄荷,声音也低低的。

薄荷就这么看着他,突然觉得像一场梦,这是真实的吗?不然容子华怎么会站在旁边给自己,而自己躺在医院里,没有别的人,他好像还在为自己忙碌着盛饭?“我……晕倒在了……电梯口?是检察院的电梯口吗?”薄荷伸手揉着自己有些不清醒的头,好像隐约的记得一些,自己接完电话坐了一会儿然后就觉得头晕目眩,走出办公室……接着好像按错了按钮……容子华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薄荷点头:“知道吗?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这么多年你从没有这样脆弱过,让人看着非常担心全文阅读。

”薄荷尴尬的笑了笑,她这些年在工作上的确表现的非常完美,就算是感冒都很少表现给大家,没想到今天回一头栽在容子华面前。“啊,现在几点了?”薄荷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回家的话一羽还有隐甚至醇儿都会担心的。“八点。”容子华淡淡道,薄荷缓然的送了口气正要爬起来容子华却又补充道,“早上。”薄荷抬起瞬间苍白的脸:“我睡了一个晚上!?”容子华微微的笑了笑:“你身体太弱了,医生说你不仅缺钙还缺锌,而且还低血糖。如果你再如此将自己的身体糟蹋下去,肚子的孩子不到三个月便会不保,非常危险……”薄荷眨了眨眼,所以她的身体最近看起来胖了一些其实还是很虚弱?因为她再这样下去就会……薄荷突然睁大双眼愣愣的扭头看着容子华,双唇哆嗦迟疑了起来,言语里自己也充满了不可置信:“所、所以我……我……我是因为有、有孩子了?”容子华惊讶的看着薄荷:“你自己还不知道?”薄荷摇头,一脸的惊慌失措和茫然:“我……我测过啊,可是、可是显示的是没有,我、我又没经验……我……”薄荷结结巴巴的说着说着终究是说不下去了,掩着自己的嘴惊讶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她、她怀孕了!?天啦,这、这竟然是真的!她之前的猜测竟然是真的!?容子华哭笑不得,伸手摸摸薄荷的头无奈的叹息:“你平时那样的聪明,怎么偏偏就在当妈妈这一块儿这么的糊涂呢?自己有没有孩子都不知道?”薄荷摇头痛哭:“我真的不知道嘛。怎么会这样呢……我有孩子了?天啦,我还是不敢相信……”薄荷分不清心里的喜悲,因为之前怀着忐忑的心情测试过了,她以为是没有所以失望过,现在却又突然被告知是有了,她又突然大喜,那种突然升起来的大喜来得太快,所以才感觉有些矛盾。

容子华一件薄荷的眼泪和哭声立即手忙脚乱的慌了:“欸,你别哭啊。有孩子是好事,如果你哭,肚子你的孩子也会受到你情绪的波及,也会难过,这样它的身体还能健康安好吗?”薄荷一顿,眼泪便收住了。抬头用手擦掉脸上的眼泪薄荷抿着唇直点头:“你说得对,我不能哭,这是好事。我有孩子了,容子华,这里有我和一凡的孩子……”说着薄荷便伸手摸着自己的小腹,这里还平平坦坦,却正在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还是属于她和一凡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

薄荷并未顾忌容子华此刻的心情,她只是开心疯了,所以只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朋友,她心里有一种**,好想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这样肆无忌惮忘了所有的幸福和快乐即便是容子华此刻心里难受着却也能难受的为她而感到开心。那样矛盾的心情,容子华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了,为她而感到幸福,为她而感到欣慰。“好了,我知道了,你这样大喜大悲的,会吓到你肚子里的宝宝的。”容子华有些担忧薄荷这样又哭又笑的情绪,她从前哪这般过?从前的薄荷不苟言笑,从前的薄荷严肃刻板,从前的薄荷和自己那样的亲密无间,从前的薄荷……应该是喜欢着自己的。

可是随着一些事情的发生,随着时光的变迁,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了间隙,开始漠然疏离,开始怨恨对方,直到如今关系再次回到原点成为最初的朋友,虽然心里各自的位置都不再一样,但是容子华已经能悻然的接受这一切,做好了准备。如今的薄荷会笑了,如今的薄荷甚至会哭了,如今的她能软弱也能坚强,似乎有了温度,似乎更加的像个女人,而且……还有了她自己的孩子。多好啊。容子华想,能看到她这样开心的笑,什么都是值得的,即便自己从此远离,即便只能在心里思念,即便只是这样看着,他发现,原来自己都是满足的。

薄荷立即又收了笑容,一只手温柔的摸着自己的小腹,一只手轻轻的掩着自己的唇,眉眼间掩不住的喜悦却已经冷静下来淡定的道:“是哦,从今天开始我要注意了,情绪不能起伏太大,好像也不能做危险的动作,是不是?因为我的身体不太好,还有什么?医生都说了什么?”“医生说等你醒了再做个详细的检查。因为你昏迷了,给你输生理盐水的时候医生给你做了一些检查,所以在你手指上抽了一点儿血样,结果出来才发现你的身体不仅一堆毛病而且还有孕在身。

呐,这是结果单。”容子华将搁在一旁桌子上的单子递给薄荷,薄荷立即拿过来仔细的看,虽然有些看不懂,但还是一个字也没有漏掉的盯着。“这个水清HCG水平是什么意思?12000?”“医生说,可能应该是在八周左右。”八周?薄荷算了算,是在伦敦的时候就有了么?不过又不确定究竟是哪一天的时候,但是在伦敦的那些天每一次都是有了措施的啊,反倒是这几次没有了……看来这做措施还真是没有保障不太靠谱的行为。薄荷的脸悄悄的红了起来,还好这一次他回来自己因为担心身体让他稍微克制了一下,不然宝宝可就太危险了,前三个月不是高发危险期么?“先把东西吃了吧。

”容子华突然转移了话题,看着薄荷那脸红红的模样似乎就能猜到她正在想什么,所以容子华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哪里来的吃的?”薄荷扭头望去,这才再次想起容子华提来的保温桶。“我妈给你做的什锦鸡粥,说对你身体好。”容子华将已经凉了一会儿的粥端过来,薄荷自己慢慢的又坐起来一些,有些惊讶的看着容子华端过来的粥:“伯母?”“昨晚我没有回家,我妈给我打电话,我就给她说了你的情况。我妈早上六点就给我说她在家做了这个,还让你一定要吃。

”薄荷想起容子华的母亲,那个夫人一向都是如此谦和温柔的,就算是曾经对她有误解但是在薄荷的回忆里依然是那样一位有气质而又有教养的高贵夫人。可是她给自己做粥……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容子华,这粥你替我谢谢你妈妈,可是我不能吃……”“为什么不能?担心有毒啊?”容子华温柔浅浅的笑着,甚至低头自己尝了一口,“挺好的,我妈说这个粥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钙、磷、铁、维生素B1、维生素B2、尼克酸等多种营养素,产妇食用此粥,可滋养五脏,补气血,防病健体。

对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怎么能不吃?你看,我也没毒死……”“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薄荷打断容子华的玩笑,叹了口气,“算了,我也该去上班了,这都几点了。”容子华放下粥碗伸手拉住薄荷的胳膊淡淡道:“今天休息吧,我替你请假了。”“你替我请假?”薄荷回头狐疑的盯着容子华,她凭什么替自己请假?让别人知道了作何感想?“嗯。你还要接受检查,医生也说你最好今天休息一天,所以你觉得你还能去上班吗?我给检察长说的,让你秘书上去领通知去了。

”容子华毕竟是个委员,做起这方面的事情来丝毫不拖泥带水,连和薄荷商量也未曾有便私自做了决定。薄荷有些郁闷,这些个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还霸道?自以为很帅很酷吗?“我的电话呢?”薄荷伸手,现在冷静了,也终于想起一晚上没回去家里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容子华见薄荷似乎妥协了立即微微一笑伸手拉开抽屉,薄荷看见自己的手机立即伸手拿起来,翻了翻果然是家里来的几十通电话。“他们一定担心死了。”薄荷立即将电话回拨了过去,刚刚被自己有了宝宝的消息冲昏了头脑,现在才想起一羽他们来,薄荷才深感如今的自己真的不是一个人了,后面有一大家子人需要拖家带口的照顾着。

“喂?张姐,我是薄荷。昨晚我没回家,家里没事吧?嗯……我没事……让醇儿听吧……”张姐将电话交给已经起床正在吃早饭的醇儿,醇儿一拿到电话便激动且紧张的炮轰而问:“小姑你怎么这样啊!我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也不接,还有你为什么不回来啊!?知不知道我们几个担心死了,又不敢给姑父打电话……”“算你聪明,干给你姑父打电话就死定了。”薄荷最担心的就是湛一凡知道自己晕倒了,现在也能松口气了。“那小姑你到底在哪儿啊?一羽早上起来都哭了,现在还不肯去上学嗯。

”“我在医院。你等会儿过来。不许大吼大叫,把电话给一羽。”薄荷快速的命令,心里却还是因为醇儿的关心而感到温暖,也不枉费自己平日里为这丫头操那么多心了。“医院……我……”醇儿似乎好不容易才压抑住了自己的尖叫声,磕磕绊绊的将电话又递给了旁边人。“姐姐……”一羽弱弱小小的声音传来,却听得见他情绪里的焦急。薄荷温柔的笑了笑:“一羽乖,晚上就能看到姐姐了。你跟着隐哥哥去学校上学,姐姐下午亲自去接你,好不好?”一羽在那边只点头,薄荷虽然看不见但是她相信这小子一定已经被自己安抚了。

电话似乎又回到了醇儿手里,醇儿问了薄荷在哪家医院薄荷看了眼自己手中单子上的地址:“在五人民医院,我们检察院旁边的汝颖路中断全文阅读。不要打草惊蛇,你自己知道就好了。”薄荷的意思想必醇儿也会明白,就是不要告诉白家人,不要告诉湛一凡。“小姑我知道了,那你吃饭了吗?我要带过去吗?”薄荷看了眼那什锦粥淡淡的‘唔’了一声:“带点儿吧。”“那行,我马上就打车去。对了小姑,刚刚家里收到一个信封,好像是薄家寄来的,我给你带来么?”薄家寄来的信件?“你带来吧。

再帮我带一套换洗的衣服,我昨天的衣服还没换。”“好,那我先挂了哦小姑。”醇儿挂了电话,薄荷便又翻了翻手机,没有翻到湛一凡的未接来电,不过收到了一条他回复的短信,薄荷立即点看,短信赫然写着:宝宝不用担心,我有好好休息。你乖乖吃饭,照顾好自己,等我这边暂时忙过了就给你电话,好吗?不要太想我,因为我不想太频繁的打喷嚏,开会的时候会很丢人的。薄荷‘噗’一声笑了出来,惹来容子华的侧目,薄荷立即收起手机:“这个有辐射吧?我以后少用些。

”容子华点了点头:“嗯,电脑,电视,手机,微波炉,能发射信号的电子设备都是有辐射的。”薄荷记着这些东西,容子华又将粥端回来递到薄荷眼前淡淡的看着她道:“吃了吧,不要浪费我妈的一番好意。她说,她对你心存愧疚。那一次,她冤枉你了,一直心里过意不去。”薄荷一顿:“伯母,为什么对我心存愧疚?”就因为她因为薄烟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弄掉的?可是伯母也并没有怎么骂自己,不过是让她离开薄烟的病房而已。“我妈说,她这辈子不能讨得你这样的儿媳妇已经是遗憾,但是今天能亲自为你做一顿粥她也算满足了。

她六点就起来倒腾这碗粥,你就连这点儿心愿也不满足她吗?”薄荷听着这话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不过却再也推脱不得了。“替我谢谢伯母的好意,这粥……我吃了就是。”伸手接过容子华端着的粥薄荷搅了搅,的确是香,似乎有妈妈的味道。没想到容子华的母亲竟然会这样想,薄荷想到从前每每遇见容子华的母亲,总是用最温柔慈善的目光看着自己,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是会吃下她亲自做的这份儿粥。薄荷一口两口的吃进嘴里,味道可以说非常的美味,很浓郁的鸡汤香味。

薄荷本来就饿,这粥也早就凉在了一旁,所以三下两下几口就吃光了,容子华看着看着脸上便再次盛满了笑意,看薄荷吃光了一碗便问:“还要再吃一碗吗?我妈带的多……”“那……再一碗?”薄荷竖起一根手指,因为她发现,伯母做的这个粥味道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有点儿像是……妈妈粥屋的味道?容子华又给薄荷盛了一碗,因为有些烫所以暂时又放在那里凉起来。薄荷想起妈妈粥屋便问容子华:“这味道有些像是妈妈粥屋啊。”“嗯。因为母亲自己也喜欢妈妈粥屋,所以就在那里学过,以前我父亲就最喜欢母亲做的粥。

”“哦……原来如此。”薄荷想着笑了笑,容子华的妈妈可真是一位贤良的女人。可惜容子华的父亲去世的早,留下他们孤儿寡母,薄荷记得容子华的父亲也曾是一位高官,所以是个**。而容夫人是位千金大小姐,从小就接受了真正淑女的教育,据说容父在世的时候是非常疼爱容夫人的,他们鹣鲽情深的爱情也曾让整个云海市的人都为之称羡。“可能……”容子华像是突然有什么话要说,顿了顿才缓缓的在薄荷疑惑的注视下道,“这一次你吃过我母亲做过的粥之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了。

不过妈妈粥的味道是一样的,想起的时候也可以过去叫一碗粥慢慢吃着,也许能想起我母亲,也许还能想起我来。”薄荷有些奇怪容子华说的这个话,什么意思?容子华在薄荷越来越疑惑的注视下微微一笑:“很高兴我是第一个知道你有了宝宝的人,对我自己也是个极大的欣慰。”“容子华,你究竟要说什么啊?”薄荷隐隐觉得有些什么事情发生在了容子华身上,所以他才看起来如此的怪异。“其实……我已经办理好了调任手续,下个星期就要去海岩岛入职了。

带着我的母亲,我也想定居那里,让她安享晚年,而我开始新的生活。”“什么?”薄荷惊讶的听着这一消息,容子华要去海岩岛?他疯了吗?花延曲是周折了多少精神才从海岩岛调任上来,即便是在XX区做个检查委员也甘之如始,海岩岛虽然清净但是前途毕竟比不得云海市十分之三,而他发展的本就比任何人都好,这样的年轻,这样的……有前途。“为什么要这样?”薄荷盯着容子华蹙眉质问,他们是朋友,而她为什么要在已经出了结果的时候才知道?他究竟什么意思?“开始新的生活。

”容子华淡淡的笑道,“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与你无关,与过去无关的生活。”薄荷抿紧唇,他这话的意思……是因为自己吗?*醇儿来的时候容子华已经走了,那碗粥还搁在床边薄荷没有再动一勺。窗外竟然开始淅淅沥沥饿下起雨来,从进入五月以来,已经是五月底似乎才开始第一场雨,瞬间降低了云海市原本气焰高涨的气候。雨点打在玻璃上,外面的绿树叶子渐渐模糊看不清,薄荷想起许多的事来,伦敦湛家的情形,公公婆婆,湛一凡,薄家……这些事一直压在她的胸口,就好像一股郁气,而今天得来的好消息就像是一个口子将这些郁气统统的散发了出去,因为她觉得……再也没有比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的事了,是不是?湛一凡一直是那样的期待,而她也并不讨厌,甚至到了今天才发觉,原来她也是如此欣喜的欢迎着这个孩子的到来。

醇儿一边跺着脚一边讲雨伞挂在门口便提着东西跑过来:“小姑你到底怎么了?快让我看看啊,千万别出什么事啊!”薄荷低头看醇儿:“你的脚好啦?”“额……似乎不痛了。嘿嘿。原本打算今天去上班的,不过明天再去吧,今天我照顾你。”“所以你是开车来的还是打车来的?”“打车咯。我会开的车只有一种,自行车,算不算?”薄荷摇头笑了笑,醇儿也立即笑了起来:“小姑看见你没事儿就好了。哎呀担心死我了,不过你怎么会在医院啊?”“昨天下班的时候在检察院晕倒了。

”“晕倒!?”醇儿倒吸一口凉气,冰凉的小手又探了过来:“小姑你没事吧?怎么会好端端的就晕倒呢?”薄荷笑了笑:“等会儿陪我去做个检查,现在你先去妇产科排个号。”“哦,妇产科排号……为什么是妇产科?”薄荷伸手拉着醇儿的手来到自己的腹部:“因为,要给你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啊。”清脆的倒抽气声音在薄荷的耳边重重的响起,随即便是醇儿的尖叫声,薄荷立即捂着自己的耳朵,心里默念:宝宝乖,你醇儿姐姐的这个声音没必要记住,千万不要被她吓到了,要习惯她一向如此的大惊小怪。

“小、小、小姑你要给我生妹妹和弟弟!?哇哈哈……所以小姑你是怀孕了是不是?你是怀孕了!啊啊,小姑你好棒啊,你竟然怀孕了,小姑太棒了!”醇儿欢喜的扑过来将薄荷压在床上又惊又喜的继续叫喊着,薄荷立即推攘着醇儿:“你快起来,压到我了……”“哦!”醇儿惊跳的又立即弹起,挠着后脑勺看着薄荷傻笑:“嘿嘿,我太激动了。那你有没有告诉姑父这个好消息!?”“……还没有。”薄荷苦涩的笑了笑,其实她并不打算现在告诉湛一凡,以湛一凡的性子如果现在知道这个好消息一定会立即跑回来也说不定,那边不知道面临着怎样的情形,薄荷不想给湛一凡带去麻烦,即便这是个让他会感觉惊喜的消息,薄荷也想等那边情形稍稍稳定一些再说。

如果扰乱了他的心智,说不定反而会让他不安心处理事情,所以薄荷想先瞒着,反正她会好好的保护孩子,一定会生下来。“为什么?”醇儿不解的疑惑。“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也不许告诉任何他,知道吗?”“哦……那张姐、刘姐可不可以说?让她们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中午便当也让小丁送,反正你不能吃食堂的饭菜了!”“嗯……这个可以。”对食堂的饭菜的确是没什么**。“爷爷奶奶呢?还有我爸爸妈妈呢?”薄荷点了点头:“也可以。”“反正就是除了姑父是吧?姑父好可怜哦,他明明是宝宝的爸爸,你却可以告诉全世界唯独瞒着他。

”醇儿为湛一凡开始有些愤愤不平起来。“你不懂。我……会亲自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薄荷摸摸醇儿的头:“快去排号吧,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肚子的宝宝,还想知道它究竟多少天了。”“yes,sir!”醇儿‘唰——’的一声敬了一个标准的礼,转身便乐颠颠的去了。薄荷伸手拿过醇儿带来的东西,一个三明治和还有些温热的牛奶。薄荷全部放到一边去,看到那碗已经冰凉的粥,薄荷想起容子华离开时的背影,是那样的孤寂。薄荷想起容子华要离开时的要求:“能……让我再抱一抱么?算是最后的离别。

”薄荷怔了一下,却依旧是摇头了。“对不起容子华。我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和你拥抱,这会让我……觉得对不起孩子的爸爸。”并不是她多想,而是她的确曾经喜欢过容子华,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啊,她希望断就断的干干净净,做朋友也做的纯纯粹粹,拥抱这样的离别也不适合。“你就……那么爱他吗?”容子华虽然是一脸微笑的疑问,不过薄荷看得见他眼底的晶莹,昨夜应该是守了自己一夜,眼底竟是一片乌青。不过,薄荷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嗯。很爱。”她很爱湛一凡,真的很爱,爱到不能容忍任何人的质疑。

薄荷摇了摇头将粥碗推到一边去,转身下床拿着醇儿的衣服去卫生间。简单的洗漱完了之后薄荷开始换衣服,看着镜子里裸着上半身的自己,薄荷伸手摸向自己平坦的小腹,这是一凡和自己的结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在里面发芽了。薄荷温柔的笑起来:“宝宝,爷爷奶奶知道了一定也会开心的,希望这是个能让爷爷早些康复的好消息,也能让奶奶开心起来。还有你的爸爸,你知道他多期盼你的到来吗?他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之一,因为……妈妈也爱你。

”原来这就是做妈妈的感觉,自我已经快要没有了,自我都要消失了,最重要的竟然都抵不上肚子里的那根芽。摸着肚子里,虽然还没有半点儿隆起薄荷却依旧觉得神奇,因为身体里有另外一个小生命,那是属于自己和湛一凡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等你爸爸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好不好?”薄荷本来就犯愁该给湛一凡什么样的生日礼物,现在总算有一个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出现了,下个月,她就去伦敦,请假也去,扣工资也去,不管怎样……都去!薄荷换好衣服出来,手里拿着醇儿带来的最后一样东西,也就是薄家的信件。

薄荷坐在沙发里拆开信件,一边喝着牛奶一边阅读,薄荷忍不住的笑了,邀请她和一羽去参加今晚的晚宴?今天的确是爷爷和奶奶结婚纪念日,薄荷早就猜到他们会借此机会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她虽然不懂经济但也随时在关注着薄氏的一举一动她岂会不知道如今的薄氏是真的已经岌岌可危了?上一次撕破脸,薄荷以为他们总不会再在自己身上打任何主意了吧?没想到,他们还牵挂着一羽这根‘独苗’,还牵挂着自己这个嫁到湛家的女儿。“小姑,马上就可以去了哦,因为今天人不多呢。

”“你让李泊亚过来见我。”薄荷将请柬收起来,对着走进来的醇儿便道。醇儿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猝然消失,薄荷抬头望去,这才意识到……醇儿和李泊亚之间是有事情的,她竟然给暂时忘记了。“算了,我自己打电话。”薄荷叹息了一声,伸手便去拉抽屉。“小姑,你找他做什么呀!?”醇儿一跺脚奔了过来便按住薄荷的手着急的道。“我有事情啊。”薄荷奇怪的看向醇儿,这丫头的反映实在过激,还敢再瞒她!?“什么事我们不能好好说么,找他、找他做什么啊!小姑我……”醇儿似乎都快要哭出来了,薄荷松开自己的手,转身一脸冷静且淡定的看着此刻着急的犹如锅上蚂蚁的醇儿:“你希望我不找他,那你是希望我不要找他说什么事情?说你们之间吗?醇儿,你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觉得我还不会怀疑是不是!你真以为你小姑我是傻子啊!”醇儿被薄荷的怒声一震吓得一个哆嗦,终于意识到……小姑找李泊亚也许不是为了自己?可是她这些天也怀疑啊,毕竟小姑那天晚上对自己的试探她并不是真的没有发觉,所以刚刚才会情绪失措,现在才觉得小姑黑着脸……好恐怖啊!“小姑我……”醇儿缩了缩脖子又咽了咽口水,“我刚刚口误,口误……”薄荷眯起双眼:“你和李泊亚,究竟怎么回事儿,我前天晚上是不打算问的。

因为我想等你自己来坦白,可你今天却自己撞上来,你还以为我会再相信你没事、口误这类措辞吗?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该说开了,那你就两个选择,要么和我坦白,要么……等李泊亚来了我问他。”“不,小姑!”醇儿‘咚’的一声跪在地上,“我说……你不用问他。”其实醇儿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了,她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啊。可是现在小姑质问了,她还能逃吗?小姑毕竟是长辈,虽然只大自己五岁,但也是父亲的亲表妹,醇儿不怕让薄荷知道,但她怕自己的父母知道啊,如果他们知道她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同居了,还不打断她的腿?醇儿狠狠的咽着口水,即便如此依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展到这一步,小姑简直太犀利了。

“我和李叔叔之间……是、是发生过一些事。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我和他……分手了。其实也不算谈恋爱啦,就是……就是有点小暧昧。”醇儿认真的比着一点点小指头给薄荷,“然后我觉得不合适吧,就在看海豚表演的那天下午我就把他给踹了……”醇儿还是没勇气说出自己和李泊亚互相当了床伴这件事,有勇气做果然是没狗胆承认啊,不过她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小姑现在怀孕了情绪不能受波动,所以自己不能刺激她,还是说的委婉一些,那‘暧昧’就看她怎么解释了。

“真的?”薄荷看着醇儿那一脸‘真挚’的模样却有些不确定。醇儿老实的点头:“比真金白银还真啊。”“和你说话少滑头。那你既然和他有点儿什么为什么还瞒着我瞒着所有人?真的不喜欢他?”真看不出来,这丫头竟然还主动踹人了。“为什么要喜欢他啊。”醇儿摸摸自己的头,“他比我大七岁,也算是长辈吧。虽然做饭挺好吃的……”“嘶——”薄荷不可思议的看着醇儿,这丫头完全就是一个吃货,能为了别的事情而努力吗?醇儿见薄荷面色不好又缩了缩脖子:“我错了嘛。

我是觉得没必要啊,我和他又不可能真的在一起,再说了,他就去给我做过两次饭,你在伦敦的时候挺照顾我,完了……我觉得你肯定不会赞同我们在一起的,所以就没说嘛……”醇儿在心里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因为她自知李泊亚给她做的可不止一顿饭啊,那是手指头都数不清的。“你们的确不合适,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不过……你也不该这样伤害别人。”醇儿充满了正义感,李泊亚心里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黑暗,一个商人一个警察,一个长辈一个晚辈,怎么合适?而且,李泊亚毕竟是在英国长大,接受的也是英国的教育和文化。

“伤害?小姑你是说……我踹他的事情么?不过小姑你怎么就知道了啊?而且……比我想象中的要冷静许多。”醇儿磨磨蹭蹭的开始妄图从地上起来。“不然呢?要不是你姑父,那天晚上我就该质问你了。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你身边,云海市只有我是你长辈,你要是挺个肚子回去我怎么见你爸妈啊?怎么面见你爷爷和奶奶啊!?而且还是你姑父自己的人。不过你也该为你自己的人生做负责了,我想你也不会做那么糊涂的事。再者,做事有分寸些,别总像个孩子。你既然不喜欢人家李泊亚就不该开始,哪怕你就是因为那两顿饭也不该!”薄荷想起李泊亚小时候被抛弃的事,心里也是充满了怜惜,再加上醇儿一句句踹了人家也让她觉得心里有愧,毕竟是醇儿踹了人家,但是谁知道那家伙在醇儿身上吃了多少豆腐?所以愧疚很快也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李泊亚是个三十岁的大男人,她虽然不了解李泊亚平时的作风,看起来倒也是斯斯文文的,可是也不能忽略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事实,谁没事干跑去给一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做饭吃?“看来李泊亚是喜欢你的。”薄荷摇了摇投诉,“平时隐藏的倒是颇深,这一次算是被你给伤害惨了。”“小姑,我无辜啊。这种事情难道不是你情我愿,该散就散吗?”醇儿郁闷,本以为小姑无论如何也会站在自己这边呢,结果竟然为那禽兽说话,她就不知道李泊亚究竟和她发生了什么,他们开始的地方不是爱情而是床上,床上啊!再者,她不过是觉得他们不能再发展下去了才断的,她又不欠他,凭什么说被她伤害啊?而且,她才不觉得他喜欢自己呢。

不过醇儿也不敢把这个真相告诉薄荷,因为她相信,小姑如果真正的知道了真相怎么着也会给自己一顿爆栗的,然后……李泊亚也逃不了。所以这件事醇儿一定会让它烂在肚子里,她相信李泊亚也不会那么蠢的说出来的,所以宁愿就这样让小姑误会吧,误会吧。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