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75 小别胜新婚

章节名:175小别胜新婚去郊外的路上并不堵车,而且李泊亚和有力的这个家离机场并不算特别远,还不到九点就到了,比薄荷预想中的要快许多。%&*";只是虽然已经很快的回来,薄荷都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更何况屋内那几个人。听见汽车响,屋内的醇儿就跑了出来,看到停在院子里的车,醇儿握拳在外面挥手。薄荷推门下车,醇儿就跑了过来拉着薄荷往屋里而去:“快快,小姑我快饿死了,快,我们开饭吧,开饭吧!”薄荷理解醇儿这个吃货却要挨饿的心情,回头看了眼还在锁车的湛一凡,湛一凡向她颔了颔首,薄荷被醇儿拉进屋里。

围着围裙的洛以为看见薄荷便从沙发里蹦起来,就像是见了革命领导同志似的欢喜,快步而来:“你们可回来了,再不回来醇儿要造反了,桌子椅子都要叫她摔了。”“哪里那么夸张?”醇儿吐了吐舌主动跑去厨房端菜。围着围裙的有力晃进厨房去热一部分菜,薄荷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只看到隐没看到一羽,洛以为立即解释道:“他是小孩子我们不敢饿,早早的就给他吃饱了,现在都已经在楼上睡着了,只是睡得有些不安慰,似乎在找你。”薄荷有些歉疚的看着洛以为:“麻烦你了。

”洛以为掩着唇看着后面跟着进来的湛一凡偷笑:“你开心就好啦。”“还说,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薄荷伸手挠洛以为的咯吱,就知道她没那么老实。洛以为低呼:“冤枉啊,有力给你打完电话我才知道的。真的。”为了表明自己的真心洛以为还竖起两根手指来。湛一凡走过来,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看了看她们二人问:“在说什么须得发誓?”“你老婆不相信我。”洛以为委屈的眨了眨眼,湛一凡低头看薄荷,薄荷放过洛以为:“好啦,饿了,快准备吃饭。

隐,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隐早已经站在不远处了,薄荷话一落便走了过来,朝着薄荷与湛一凡深深的点头。“一凡,”薄荷有些开心的立即给湛一凡介绍道,“这是隐。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孩子。”隐镇定的看着湛一凡,湛一凡则审视着隐,从头到家第一眼看去到的确是个好苗子,就是不知道根基如何?内在如何?不过,薄荷看人一向也准,他倒是相信她的眼光。“嗯,你说好,便是好。”湛一凡低声道。薄荷用手肘捅了捅湛一凡,立即又对隐介绍道:“隐,这是湛一凡。

我丈夫,以后你叫他先生就是。”“是,先生,夫人。”隐恭恭敬敬的给二人称呼,薄荷点了点头:“你也饿了吧,快去坐着准备吃饭。”“是。”隐转身向餐桌走去,薄荷看着隐离开才又低声道:“在家里我也让他和我坐一起吃饭,以后也这样,嗯?”湛一凡眯了眯双眸,看着薄荷认真道:“你真的很喜欢这小子?”薄荷点头:“从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他将来长大绝非池中之物,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这么觉得。如果让他躲着吃饭,我心不安。”湛一凡看向隐的背影沉默不语,薄荷又想起湛一凡上次吃醋的事便以为他又吃起醋来,便伸手拉着他的胳膊晃了晃:“一凡,你可以仔细观察嘛……我是把他当做弟弟一样的,是他自己不肯叫我姐姐,不然我就认了这个弟弟了。

”一羽对她来说更像是孩子,这个隐就不一样了,真正的像个弟弟一样,薄荷也格外的疼惜这小子。“没有,”湛一凡立即安抚薄荷那颗又胡思乱想的心,只道,“我会好好审视的,放心吧。就按照你说的,让他跟我们平起平坐。”薄荷开心的一笑:“嗯。”“小姑,”醇儿不知道偷吃了什么正在舔手指,趴在桌子上看着薄荷一脸嬉笑:“这些天我可是第一次见你笑得这么开心呐,果然还是我姑父才能让你露出这么真心而又甜蜜的笑容。”薄荷脸一红,瞥着醇儿警告:“醇儿!”醇儿立即坐下假装路人甲,湛一凡低头看薄荷,眉眼都含了笑意,附耳低声问:“真的吗?”“怎么可能。

”薄荷推开湛一凡也快速的向餐桌走去,坐下来才又道,“这些天我不知道多开心呢,对吧,洛以为?”洛以为将最后一盘菜放在桌子上,竟然完全不给薄荷面子:“哪有?每天要么黑着脸,要么就落寞着一张脸,要么就是受了刺激似的疯癫。我和醇儿这几天可都瞧着呢,对吧,醇儿。”醇儿赞同的点头,薄荷却在心底大骂,这两个没良心的,她收留她们多日,关键时刻竟然还掀她底牌?以后等着瞧,哼哼,有的是时间收拾你们。薄荷寒冷的眼神让醇儿和洛以为都莫名的一颤,各自一个激灵低头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湛一凡笑着在薄荷身边坐下,左手揽着薄荷的细腰,轻轻的揉着,得瑟着。薄荷垂头握拳,一世英名啊,就这么毁了。湛一凡突然看向有力,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李泊亚呢?”李泊亚和有力都是知道他今天要回来的,而李泊亚竟然不在?有力解了围裙坐下,先给洛以为夹了一个红烧虾才回答湛一凡的问题:“今晚加班。”眼神轻轻的瞟过醇儿的方向,谁也没发现他的这个小动作,自然醇儿自己也没发现,因为她正埋头奋力的解决第四个鸡翅,只是在听到‘李泊亚’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不由得顿了顿。

有力转开眼神,落在洛以为身上,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今晚醇儿小姐可以在他房间里休息,反正他今晚不会回来。”醇儿扔了手里的骨头,似乎不甚乐意的大呼:“为什么?没有别的房间了吗?”有力冷冷挑眉:“隐和一羽睡个房间,你小姑和姑父有他们自己的房间,剩余两个房间……你说呢?”虽然是两层楼的小别墅,但是卧室的确只有四个。醇儿一脸郁闷的夹菜发泄,薄荷只以为她是不想睡一个男人的房间也并未多想,便由她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那我……呢?”洛以为突然局促的问了一个很傻很天真的问题,她以为这么多人,他们两个总不可能再睡一个房间吧?再说,被他吃豆腐吃的她自己都怕了……有力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当然和我睡。”薄荷暧昧的看向二人:“还不快快交代,昨晚的事?”洛以为‘哎呀’一声,指着有力郁闷的道:“就是他啦,突然知道我这些天都在你那里,原本我是给他说我在家的,他也以为我在和家里的人协商调解这事儿……”薄荷突然好笑道:“感情你这些天竟瞒着他?你还真的以为这事儿是你自己的事啊?”洛以为埋头,有力赞同的点头:“夫人,你得说说她。

不能再一个人扛着事儿,让我何以自存?要不是我发现,昨天晚上强行带着她去洛家上门拜访她就永远也不知道,其实她爸爸妈妈还挺喜欢我的。至少我长得也是个外国型男,工作也可以,而且比那小魏更爱你……”有力说着便低头深情的与以为对视,看的薄荷在对面一个激灵,原来看着别人深情对望是这么让人……肉麻。%&*";洛以为更是害羞的低了头:“我也没想到他们能接受你这个外国人啊……我妈还骂我,不早些带回来。只有爷爷似乎有些别扭,奶奶好像还是家里最欢喜的……”听见他们的情况这样好薄荷也为他们感到高兴,举起手中的饮料杯便道:“亏他一个外国人说出这大道理,看你以后还敢。

不过,还是为你们感到高兴,早早结婚我和一凡一定包个大红包!”有力意味深长的看着洛以为:“是,一定要早早结婚。”洛以为再次埋下头,薄荷暧昧的笑着不语,湛一凡撑着下巴淡淡冷笑道:“倒是从未想过,有一天你也会如此迫切的想要结婚。你们女人的力量,太可怕了。”醇儿却傻傻的问:“为什么?为什么想要早早的结婚?”据他所知,这个有力不是个嚣张的花心萝卜男吗?如今竟然能如此真心的对待婚姻?而且还想要早早结婚?这是为什么?醇儿疑惑了。

洛以为被醇儿这句‘为什么’问的堵嘴,又被醇儿盯得浑身都不自在,可似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在这时候救她,洛以为只得急匆匆的瞥了眼有力郁闷而道:“我怎么知道他这是为什么!”算是个糊弄醇儿的答案。但醇儿就是喜欢刨根究底,谁让她是个刑警呢?刑警最敏锐的便是发现问题的直觉,然后去追踪问题,直到最后得到答案。醇儿又看向有力,因为已经狼吞虎咽的吃了些东西填了肚子,所以也有了要和他们聊天的兴致。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有力这样男人会突然着急结婚呢?是因为爱吗?他这样的男人也会爱吗?她深切的表示怀疑,如果他这样的花心大萝卜都可以爱,那李泊亚那种没心的男人呢?有力一眼看穿醇儿的疑惑,直接而道:“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男人?”醇儿微微一怔,并未回答有力,反而低下了自己的头。

“哎哟,”洛以为终于逮到机会,不放过醇儿的立即取笑,“我们醇儿也在考虑男人的问题了,难道……?”薄荷眉梢一挑,饶有兴致的看向醇儿。她也很好奇醇儿今晚为什么如此执著这个问题,是洛以为想多了,还是真的如洛以为猜测的那般,醇儿有了这方面的问题?醇儿觉得头上火辣辣的,抬头才发现众人都正盯着自己在看,醇儿这才发现因为自己的疑惑而引发了众人对自己的好奇,立即心感不妙的挥手并露出自己没心没肺的招牌笑容:“哎呀,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啊?今晚是洛以为和有力的事情欸,庆祝他们通过难关,庆祝他们结婚,结婚。

还要欢迎我姑父回国哦,我小姑就不会孤单寂寞冷啦。”“口无遮拦。”薄荷瞪了醇儿一眼,醇儿吐了吐舌佯装无恙的低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薄荷与洛以为二人对视一眼,都以为是自己想多了,看来醇儿在这方面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很好奇boss会在我和以为婚礼那天包多大的一分儿礼?”有力突然岔开话题,看着湛一凡问了一个他本人比较关心的问题。薄荷似笑非笑的看着有力:“你还好意思要礼?不给我一份儿大礼,你都说不过去。”要不是她主动出马,洛以为和有力两个人现在指不定还怎么扭捏呢,要不是她点醒有力这呆子,也许他们这一辈子就这么错过了。

想来,薄荷还是沾沾自喜的。有力正儿八经的对薄荷恭敬的点了点头:“是。给boss夫人的礼我一定备好,而且……定不让你们失望。”洛以为见有力和薄荷这一来一往的对话却满是疑惑了,看着二人不解的道:“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们结婚要给薄荷送礼?”薄荷半笑不语,有力却只是道:“往后再告诉你。”安抚了洛以为有力依旧抬头看向湛一凡:“但是我的礼归礼,boss给我的,定不能少吧?”湛一凡拨了拨跟前的菜,咸淡不齐的反问:“你想要什么?”“周游世界!”洛以为拍案而起,一脸兴奋而又期待的望着湛一凡。

洛以为突然拍案吓了对面的薄荷一跳,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洛以为,笑道:“洛以为,你怎么开口的?我都没有周游,你还敢去!”谁知道有力伸手就将洛以为拽回来,按在椅子上淡淡的笑道:“为儿,咱自己出钱去周游世界,那对boss来说就是九牛一毛,至少也要两毛三毛才行。”洛以为诧异的看向有力:“这还少啊?”她已经狮子大开口了。湛一凡一直没有说话,薄荷却握紧了拳头,这两个贪心的家伙……小心贪心不足蛇吞象。薄荷突然发现作为湛夫人的自己虽然有些小气,但是却是十分的守着本分呢。

至少会因为别人贪图自家的财产而心生不满了。湛一凡突然表态,竟淡淡的道:“房子,还是车子,或者直升机,自己选吧。”薄荷顿了一下,看向湛一凡,不像是开玩笑的。洛以为的下巴都乐得险些脱落了下来,云海市最值钱的当然是房子了,几百万才能买一套一百平的公寓套房,许多人为之奋斗一辈子却还不能在云海市落地生根。薄荷无话可说,既然湛一凡要送,那她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有力的boss,有力和李泊亚全力二人作为湛氏国际在亚洲的总裁特助和总经理的确支撑着许多的事物,只要湛一凡愿意,给他们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

“房子吧。”有力的心意与洛以为一般,“直升机一年的养机费太浪费。车子我也有了,我和为儿刚好在市中心差一套婚房。”洛以为用力的点头:“对。就在西晋区。不用多,一百二十个平方就可以了!”说着还笑着给薄荷他们伸手比划了一个一和一个二。薄荷看向湛一凡冷冷道:“玩具模型的算么?我送他们一百二十个。”虽然清楚让湛一凡送个房子给有力也并不过分,但是看见他们这么明目张胆要抢劫东西还那么欢乐的样子,薄荷就是心生不爽。湛一凡笑了出来:“不错的建议。

”洛以为立即不干了,着急的看着薄荷:“那怎么行呢?没诚意,没诚意。”薄荷立即安慰:“诚意是用心的,不是物质哈。”洛以为以为到手的房子就这么飞了,一脸失落的苦相:“没有物质的诚意,都不是用心的诚意。”薄荷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有力冷酷的俊脸上也浮现了一些笑意,他的为儿怎么就那么可爱呢?洛以为顿时明白自己被薄荷耍了,从座位上站起来便跑去要挠她,薄荷反射性的往湛一凡怀里躲去,湛一凡自然是稳妥的抱着主动投怀送抱求救于自己的娇妻,洛以为挠不着就娇嗔的跺脚,有力在一旁含笑的看着,洛以为便瞪他,看看人家湛一凡什么都是向着薄荷,有力什么时候也能做到这样呢?醇儿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莫名的叹气,心里有了某些想法。

隐也在一旁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从见到薄荷第一天起,只觉得她是个霸气的检察官,也是那个家的女主人,能得心应手的操持着一切。但是现在才看到她的另一面,被一个男人呵护在怀里也能娇柔,也能只是一个甜蜜且幸福的女人。隐紧绷的脸上渐渐的缓和了神情,也许今晚他能让自己不再那么警惕着周围的一切,看着夫人这么开心快乐,也许他也能依赖一下内心的自己……薄荷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一件衬衣。湛一凡在这里有换洗的衣服可不代表她也有,她并不习惯于裸睡,所以进屋便在湛一凡放衣服的柜子里翻腾,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一件男士衬衣是自己可以穿的。

回头看倚在门框上的湛一凡,薄荷拿着衬衣晃了晃:“你看,连你一件睡衣也没有,你穿什么?”“嗯?”湛一凡原本看的入神,薄荷突然回头对他说话才醒过神来。薄荷又晃了晃手中的衬衣再一次道:“你没睡衣。”湛一凡轻步走来,拿着薄荷的衬衣丢回衣柜。“你干什么?”薄荷见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衬衣就这么被丢回了被子立即转身便又要去拿,湛一凡从身后将薄荷揽入怀中。俯在薄荷的耳际边轻呼了一口暖气,激得薄荷顿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湛一凡满意的看着薄荷那变粉的小耳垂邪笑:“你觉得,今晚我们还需要穿那些劳什子睡衣么?”薄荷的俏脸被湛一凡这句话挑逗的轻易便红了,支支吾吾的却还是道:“那总要洗澡……洗完澡也是要穿着睡觉的……”“我自然会替你穿上。

”湛一凡轻轻的转过薄荷的身子来,低头看着她那羞赫粉红的脸颊,心变得又软又柔,这是他想了十多天的宝宝,每夜寝食难安,每夜都要想一遍她以往在自己身下婉转的娇人模样,今天终于能将她再次拥入怀,怎么不越看越喜爱?握着她的手来到自己的领口,捧着她的脸蛋儿让她望着自己,低声温柔呢喃:“但是这之前,你要替我脱掉才行……慢慢脱,用你最温柔的动作。”薄荷轻轻的咽了口口水,听话而又顺从的低头垂眸,手指颤抖的来到湛一凡的领口,手指轻轻的解开第一扣子。

“嘘——”湛一凡突然握住薄荷的手,“太快了,宝宝。”“这样还快?”薄荷抬头,湛一凡迅速的低头便堵住她的嘴,重重的吻过之后抬头,看着她勾唇邪笑:“不许狡辩。今晚,我是你要伺候的男人,看你好好表现,后天给你惊喜。”“什么?”薄荷很好奇,他会给自己什么惊喜?湛一凡淡笑:“所以,要看你表现了……”薄荷突感,她是不是又掉进他的什么陷阱了?这一夜,甜的就像蜜罐里的蜂蜜,小别胜新婚这话的确不假。这一晚的湛一凡勇猛似豹,薄荷温柔甜腻似猫,二人抵死缠绵在床榻上……以这最原始的欲望感受着彼此的爱,那样浓,却又那样的缠人心头,深深烙入彼此心中……一番激情过后,薄荷躺在湛一凡的怀里实在不能动弹了。

湛一凡抱着薄荷,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问:“我抱你去洗澡?”“可是外面有人怎么办?”薄荷懒懒的看着湛一凡。湛一凡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低头笑道:“现在都快到十二点了。没人。”薄荷指了指一旁的被单:“那你把我包紧。”湛一凡虽然也累,但是他知道薄荷如果不洗干净今晚是睡不着觉的,就算睡着了也不踏实,便立即去拿那被单将薄荷严严实实的裹紧抱在怀里。湛一凡将包裹严实的薄荷从床上抱起来,薄荷顿了一下突然道:“等一下。”湛一凡也是一顿,低头看她:“怎么了?”薄荷脸有些红的看着湛一凡,此刻腿间东西才让她想起一个问题。

“你今晚……没戴小雨伞?”好像的确是的。湛一凡轻轻地咽了咽口水,低头看薄荷:“今天……难道不是你的安全期?”薄荷算了一下,她上个月是什么时候来的?好像是月初?这个月的月初呢?怎么好像迟了?薄荷也没往或许是有了这方面想,因为他们几乎每次都会戴小雨伞。但是为什么大姨妈推迟了?薄荷的大姨妈一向都会推迟,不过也就是三四天左右,这样半个月却是很久都没有过的了。湛一凡看薄荷揪着眉,立即将她又放在床上,在床边蹲下来握住她的手问的有些小心翼翼:“怎么了?是不是……”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立即摇头:“不是。

是我想多了,是安全期,的确是。”中旬,其实湛一凡忘了她的安全期应该是月初或月尾,因为她总会玩几天,所以湛一凡就记得是刚开始他们在一起时的安全期。现在,中旬……实际上是危险期啊。但是她大姨妈又一直没有来,如果这两天来的话,也的确是安全期,所以薄荷又……才否认了湛一凡胡乱的猜测。心下也慌乱,连个湛一凡究竟在猜测什么都没想那么多。所以薄荷自己纠结就算了,并未让湛一凡知道。她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从英国回来有些水土不服才会大姨妈延迟,从前也这样过,半个月没来。

高考的时候,上大学之前,考研和检察官考试之前都有过这样的经验。薄荷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立即缠着让湛一凡带她去洗澡,湛一凡便又重新抱起她出了卧室。醇儿睡到半夜突然听到异响立即睁大双眼蓦然醒来。醇儿自从当了警察,对什么都很警惕,就连睡觉时只要老鼠爬过都能立即醒来,更何况此刻如此明显的响动。醇儿慢慢扭头向发出声响的地方望去,黑暗中一个高高的身影正慢步的向这边摸来,醇儿的心突然狂跳,是谁?醇儿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鬼。

醇儿小时候不小心和白雨辰看了山村老尸,就常常回想里面的画面,那森林里突然竖起的手,那酒吧里跟在人后面的披头散发的女鬼,那泉水里跳舞的女鬼,还有那从天而降插入老爷爷嘴里的钢管,这些画面总是萦绕着醇儿,许久之后醇儿才睡得安稳。从那以后,醇儿是怎么都不敢再看鬼片了,但是心里始终被那些难忘的画面勾起恐惧,在这样的黑夜里那样的黑影对醇儿来说第一反应并不是贼,而是……鬼。醇儿狠狠的咽了几口口水,竟然开始发起抖来。要不是突然看到地上的黑影,她想自己一定不会英勇的在那一瞬间判定了那黑影只是个人,更不会英勇的一跃而起话也没有半句就横扫向那‘贼子’!并且,口中大喊:“毛贼,纳命来!”醇儿毕竟是个练家子,又突然从床上跃了起来给了那黑影一击,身在高处,想对方必须一个踉跄然后狼狈的趴在地上,而自己就正好跳下去踩在对方背上并将之擒下。

谁知道踉跄是踉跄,不过那黑影竟只是坐在了地上,黑暗中似乎带了诧异的目光看向醇儿。醇儿这才暗惊对方身手不凡,跳下床冷哼哼的就准备再给对方一击,可那人像是早已经知道预料到醇儿会做什么似的,看着醇儿下床便轻唤了一声:“蠢丫头。”醇儿脚下打滑,险些自己跌在地上来个狗吃屎。而她脚下打滑的原因并不是地上真的滑,而是因为那黑影突然唤出口的那名字!李泊亚!?醇儿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终于以同样惊诧的目光看着那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的黑影。

灯,终于打开了。明晃晃的灯光照的醇儿眼睛有些睁不开。醇儿从手臂中抬眼向门口的李泊亚望去,他将手从开灯的开关处收了回来,一脸冰霜的看着醇儿。醇儿以为他是因为自己踹了他一脚所以才这么黑脸便立即解释:“不关我的事啊,谁让你自己突然出现,我开始还以为是鬼呢。”她没找他算账已经够仁慈了,还敢瞪她?李泊亚转身向醇儿走来,醇儿立即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自动送上门?”李泊亚眯着眼睛走了过来,迅速的将醇儿推到在床,并将她挤在自己的双臂互床之间。

醇儿愕然,想必他是误会了!“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是他们,他们今晚都在这里留宿,我自己没车不可能半夜回去。然后有力又说你加班不回来我才在这里睡得……”醇儿知道自己这两天和李泊亚在闹别扭,所以她是完全不想他误会自己已经服输了并且主动要爬上他的床这回事。李泊亚猛的低头,醇儿惊的倒吸一口气,瞪圆眼睛看着李泊亚,战战兢兢:“那个……如果我把你踢疼了,你可以踢、踢回来……”反正她又不是没被男人踢过,在学校的时候上武术课,她可没被少踢,无数里是不存在男人和女人之别的。

李泊亚眉梢一跳,她还能再少根筋吗?他李泊亚,堂堂大男人,可能踢她一个小女子!?李泊亚突然起身,他倒是没想到有力回如此编造借口。他今晚的确是加班,但是他也不至于赶不上回来吃饭。不回来,就是想避开这丫头,谁知道她竟然会出现在她房里……李泊亚侧身看向醇儿,这丫头没心没肺惯了,而他和她竟然置气也置了许多天。他就是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对一个丫头生气?这辈子都没有过的事。醇儿见李泊亚脸色铁青,只以为他是不想看到自己,立即收拾了衣服滚下床道:“既然你回来了,那我……我去睡沙发好了。

不占你床了哈。”说着醇儿就畏手畏脚的要走。李泊亚伸手一把拽住醇儿衣领,醇儿立即不敢动弹回头看他。李泊亚提起醇儿便将她扔回床,醇儿拉着被子往自己身上裹,并警惕大喊:“你别乱来啊。今天我小姑姑父他们都在这里。还有……我……我不想和你那个。”她还在生他的气,虽然气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就是意识到一些问题。那就是他们……好像不是单纯的床伴关系了。从他关心她的脚上开始,她就在想,这是不对的……李泊亚伸手向床而去,醇儿抱着被子窝在角落里大叫:“啊——”李泊亚只是看着醇儿冷笑了一声,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拽了下来。

醇儿顿住,不叫也不闹了,就看着李泊亚。李泊亚将被子铺在地上,然后和衣就躺了下来。醇儿咽了咽口水:“你……打地铺么?”李泊亚翻了个身,面向了门口,冷冷的只道:“快睡。不然……保不准我做出什么事来。”只要他不想入非非什么都行!醇儿立即拉着穿上的另一条单子躺下来。这个季节并不冷,只是晚上睡觉依然有些凉。醇儿蜷缩着身子,看着李泊亚的背影,他冷吗?醇儿觉得有些冷,如果没有被子,她觉得自己有些扛不住。可是床下的李泊亚只垫了被子并未盖任何物件,醇儿觉得他应该更冷。

犹豫再三,醇儿还是轻声而道:“没有别的被子了吗?要不……”“闭嘴。”醇儿的好心并未被接受,而且还被无情的抵了回去。醇儿觉得好累,蜷缩着身子虽然并不暖和但也不算冷慢慢的也就睡了过去……床下的男人却没那么好睡了,在地铺上辗转反侧。其实今晚他不碰她,并不是无心,而是他心又介怀。并不是小气的还在和她介怀前些天的事,而是今晚他所做的事。他今晚约了一个女人,一个对自己明里暗里都表露过无数次心迹的女人。他以为,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和醇儿断了这关系,他以为他们这冷战也算是真的断了,互相心里都明白着,因为醇儿实在太没心没肺了,让他偶尔莫名其妙的难受。

但是当那个女人吻他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真的呛鼻,虽然从前也闻过无数次,但是这一次却觉得特别的难闻。于是推开。当那个女人不明白他的意思还不甘心的再往下吻他身上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半点儿反应。虽然女人最后还是惹了祸,他也本能的有了欲望,但是他还是做不下去……为什么?因为脑海里全是那没心肝儿的身影。或笑,或傻,或痴,或笨。全是。对着他笑,对着他怒,对着他吼,那样的真实,甚至在他身下婉转,在他身上主动驰骋。

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又或者是因为和这丫头相处的实在是太久,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后遗症。最后始终是什么都没做,他狼狈的开车回了家,狼狈的准备回房间好好睡一觉想一想,可谁知道……她竟然会突然从他床上跃起来并给他一脚?李泊亚傻了,那没心肝儿的怎么就在这里?那没心肝儿的还能继续说没心肝儿的话,他却不能再和她装傻下去。李泊亚从未如此对女人的事情失控过,有力是花心,可他是没心,他也以为自己会如此没心一辈子下去,反正女人就是衣服,对他来说真的不甚重要。

可是现在偏偏就有那么一件衣服,他现在似乎……不想脱了。但她呢?为了她喜欢的那小子,竟然给他这么多天脸色,给他甩脸子,给他继续没心没肝!刚刚还那样避着他,仿佛比如蛇蝎。他怎么有心情?怎么有心情再去碰她……“哎……”从未叹息过的李泊亚竟也悠悠的发出一声长而无奈的哀叹声。翌日一早醇儿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被子,原来昨晚睡得那么温暖是因为他将被子还给了她。而地上,早已经没有任何人影,醇儿甚至都要怀疑……难道昨晚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薄荷听见厨房有响声,歪头一看,正是昨夜没有参与聚餐的李泊亚。

“嗨。”薄荷走进厨房并打招呼,李泊亚回头一看是薄荷微微的笑了笑:“boss夫人,起得这么早?”“今天虽然是周五,但还是要去上班才行啊。”薄荷揉了揉胳膊,酸的有些发疼,因为昨晚湛一凡的手臂一直搭在那里,害她现在几乎快要抬不起来。李泊亚看薄荷的动作内涵的一笑:“难得boss还愿意让你起床。”薄荷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李泊亚竟然也和自己开起玩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倒是都越来越不像话了。让你boss收拾你!”李泊亚但笑不语,将手里已经做好的三明治递给薄荷:“先用着吧,你起来的最早。

”薄荷立即接过来,也不管还在楼上洗漱但是马上就要下来的湛一凡便先吃了起来,靠在一旁看着李泊亚还在继续准备别人份儿的早餐并好奇的问道:“你昨晚不是不回来了吗?睡得哪儿?醇儿用你的房间,你知道么?”——这一章有部分片段是七儿额外写给大家当做免费的福利的,七儿第一次如此重口…因为不能发,所以会晚上在群里给大家共享。‘省略数千字’那里衔接。另,七儿的读者群只给秀才及秀才以上的读者开放,大家加群请备注清楚自己的等级,进群请主动剪切截图本章的订阅、截图在本书和粉丝值等级和您自己的id截图,修改备注,不然管理员一律踢人哦,要求都写在留言板上的。

oo~——喜欢清水的亲觉得实在没必要看那部分的就不用麻烦啦,文文的情节丝毫不受影响,就是一凡和薄荷一小部分的恩爱而已。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