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58 计整迈克尔

章节名:158计整迈克尔薄荷从前并不相信迈克尔喜欢孟珺瑶这一说,因为他的‘喜欢’实在难以说服任何人。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i^如果他心中有孟珺瑶,为什么依然流连于万花丛中?如果他心目中有孟珺瑶,为什么还要她靠近薄荷和湛一凡并要她离间他们的关系?如果他心中有孟珺瑶,为什么要让她恨他?他三番两次的接近自己是另有目的,那他对孟珺瑶又做了什么?孟珺瑶与迈克尔之间的秘密薄荷并无心挖掘,但是对迈克尔这个人,薄荷却还是充满了好奇,不仅是因为他的滥情,还因为他的滥情背后的阴谋,究竟藏着怎样的目的?看到迈克尔,薄荷就想到了薄光,他们是那么的相同,为了自己的目标可以残忍自私的将女人当做玩物,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

薄荷冷冷一笑,也许这个世界上这样的男人多不胜数,但是在薄荷心中这样的男人都是并不算做真正的男人。但,不管他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思,今晚也必定逃不了她们的手掌心,这两个恨极了她的女人都不是善角,没有做好觉悟准备的男人……就等着尝一尝什么叫做‘女人的陷阱’吧。薄荷看着迈克尔走到孟珺瑶的背后,周围的男人立即退散了四五个,只有那么一两个精英还绕在周围,似乎也并不把迈克尔放在眼里,对孟珺瑶更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薄荷伸手状似不经意的撇了撇自己的头发,实际切换了耳麦通话对象,这是查尔给的高科技通讯工具,真正的派上了用场。

“瑶瑶,听得见我的声音吗?迈克尔在你身后。”薄荷拿起酒杯挡住嘴轻声道。孟珺瑶侧着身子对着薄荷的方向,轻晃酒杯三下,薄荷轻笑,知道她收到自己给的信号了。“孟小姐,听闻你与怀特少爷,你们是交情匪浅?”一个金发的英国男子,逊色于迈克尔的外貌,但是穿着正式,不同迈克尔那么花哨亮丽,在薄荷看来倒是个正经的男人,只是问的话有些不正经,轻佻了些。如果是以往的孟珺瑶,想必手里的酒已经冲着那埃文斯泼了出去,但今日她还知道事情孰轻孰重,保持着暧昧的微笑与那埃文斯碰了碰酒杯,明知迈克尔就在身后却还是淡淡的笑道:“埃文斯,你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与怀特先生只算是旧时,交情是我们两家父母的事,我和他,更与匪浅二字无关。”薄荷喝了口杯中的雪碧,对孟珺瑶再一次刮目相看,沉得住气,还耍的了嘴皮子。埃文斯轻佻眉眼的向孟珺瑶身后的男人望去:“怀特先生,你也听见了?”孟珺瑶脸上闪过讶异之色,扭头看向身后的迈克尔,神色有些慌张:“你怎么……在这里?”薄荷暗暗的笑,看来她们女人天生就都是演员,孟珺瑶的潜力可不比自己当初小。迈克尔弯腰倾身向孟珺瑶的耳畔俯去,虽然耳麦在另一边的头发下,但是因为隔得近,所以薄荷也听得清清楚楚他的声音:“我怎么在这里?呵,瑶瑶,别告诉我,从你进来便一直没瞧见我?”瑶瑶向后退了一步,满脸微笑的看向迈克尔,但是紧握手提包的小动作还是被薄荷瞧在眼底。

至从眼睛受伤重见光明之后薄荷的视力就恢复了正常,所以就算隔得远,也能看见他们之间的动作,哪怕是一个细微的。“你说笑了,我今晚是带着薄荷嫂子一起来的,哪有闲工夫去瞧现场有自己多少熟人?”孟珺瑶轻轻的挽了下右耳的发丝到耳后,她美丽的头发全在左肩,成熟而又性感的她无疑是今晚全场最美的女人,撩人之姿落在薄荷这样一个女人眼中都心动无比,更何况迈克尔这色急之人?迈克尔伸手便扣住孟珺瑶的纤细妖娆的腰肢,揽着她不顾一旁任何人的眼神便大步而去。

“孟小姐!?”那埃文斯低呼了一声,孟珺瑶回头望着他一脸的抱歉:“对不起埃文斯先生,我得和怀特先生叙叙旧了。”说着还从一旁经过的服务员托盘中又取了一杯红酒。举起手中红酒摇了摇,薄荷微微一笑,扶着沙发背缓然的站了起来,她也该行动了。身后四十五度角方向,薄荷瞧见了一个身材高挑火爆脸蛋儿漂亮的女人,正是孟珺瑶给她找的目标,模特布瑞提,有丈夫有孩子,同时也是这里某个老男人的情妇。薄荷端着雪碧向布瑞提走去,许是别人都顾忌着她是个瞎子,在她还没伸手触到对方时便各自闪开给她让了路,省了薄荷不少功夫。

布瑞提恰恰背对着薄荷,许是旁人有了提醒,布瑞提转身向薄荷看来,正要让开时薄荷脚下却突然一个踉跄,手中的雪碧直接泼上了对方肉色的镂空晚礼装,位置刚好在露了一大半的雪白胸脯上。薄荷稳住了自己的身子,摇了摇手中的空杯似乎才发现自己‘失误’的闯了祸。一脸惊慌立即看向四周:“对不起,我手中,手中的饮料没有泼到谁吧?”看不见的无助,让不少人对她露出同情的表情。但布瑞提可不是普通的小模特,这两年她越来越出名,也因为圈中的人都知道她是某某人的情妇,所以对她多少有些顾忌,就连大牌的摄影师导演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所以逐渐的涨了脾气,因为有人宠着再加上自己的无法无天,所以私底下很多人都厌恶者布瑞提。

没人提醒薄荷究竟惹到了谁,大部分人都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着这一场戏。薄荷在心里感叹着伦敦上流社会的冷漠,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做了更加十足的惊恐。布瑞提并不知道眼前的东方女子是谁,但是惹到她布瑞提就别想吃了兜着走。“哪里来的的瞎子!这么无礼,就该呆在家里老死算了,还出来惹祸做什么!?”布瑞提大声的呵斥,脸上尽是厌恶的神情。薄荷心里哀叹这瑶瑶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对手,不过既然对方是个这么性子的女人,那她下手也就不客气了。

脸上闪过尴尬之色,薄荷对着布瑞提的方向连连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朋友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只是想找她,没想到刚刚绊了一下……”这两个月的练习已经让薄荷的英语口语急速的成长,她相信自己表达的也是非常的清楚。但布瑞提就是存心想让薄荷难堪,冷哼一声:“连话也说不清,道个什么歉?你这种人还有朋友?既然是瞎子,就该去死!”说着布瑞提就伸手向薄荷推来,薄荷站在原地并未闪躲,看着那手向自己大力的推来——几个踉跄,薄荷还是跌在了地上。

该死……真是狼狈!布瑞提是吧?原本还对利用她心存愧疚,但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理由了,这样的女人不教训教训实在难解心头只恨。薄荷嫉恶如仇,对布瑞提的这一掌记在了心里,但更让她心凉的是,从头至尾竟然没人帮助她这个‘盲人’!薄荷正要自己爬起来,一只大手突然伸了过来,抓着她的胳膊便将她拉了起来。“大嫂,你没事吧?”杰克?薄荷暗暗诧异,他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他代表了湛氏?薄荷咬着唇摇了摇头,杰克却拉起她的手,一看,原本就是扑克脸的杰克脸色顿时更难看,更冷了。

薄荷知道,自己的手心一定是蹭破皮了,但是她还是只望着前方微微一笑:“没事,杰克。我好像把这位小姐的衣服弄脏了,是我不好。”杰克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没看薄荷而是抬头向那布瑞提看去,在众人看戏的目光中阴冷沉色的看着布瑞提,冷声低呵:“你算什么东西!?她也是你推得的人?”薄荷一怔,杰克……霸气。i^布瑞提自然是认识杰克怀特这位青年才俊的,看到杰克的维护这才意识到薄荷的身份应该不是自己惹得的,神色有些退缩,但是薄荷的话却还是让她扬起脖子反击硬气的道:“她又是什么东西!明明就是她不对,怀特先生难道想护短吗?”杰克眯起狭长的眸子,声音越加的冷了几分:“护短,又如何?”这话,不仅让薄荷倒抽了一口冷气,周遭所有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耳麦里传来一声笑,薄荷知道孟珺瑶那女人也听见了,正在取笑自己。“你觉得很好笑吗?”一声冷和,正是薄荷想质问孟珺瑶的话。只是这话还真不是她说的,而是迈克尔。“难道,你不觉得你拉着我,很可笑?”孟珺瑶回是一声冷笑,连刚刚的做作也没有了,对那迈克尔只怕已是极度的不耐烦中。周围有人嗤笑,薄荷才反应过来自己已是水深火热,哪里还能全身集中的去注意倾听迈克尔与孟珺瑶之间。“杰克,话要说清楚。”薄荷低声警告道,“我是你大嫂。”说这话的时候,薄荷并没看杰克的眼睛,却是望着他的脸,杰克沉默了一下才又看向那布瑞提道:“怎么,对我的大嫂,我不能护短了?还是要让布朗先生来评评理?”那布瑞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薄荷想,这布朗先生一定就是布瑞提的业主了,周围的人也都在笑,只是一个个的笑都有些不怀好意。

“你……!”布瑞提左看右看,尴尬和愤怒表于形色,也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怒瞪着薄荷和杰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跺着脚转身大步而去,薄荷在心里叹息,杰克可算是暂时搅乱了她的计划了。布瑞提离开之后,杰克看着四周的众人眼神警告,众人立即各自离散,杰克才低头看着薄荷问道:“你今天怎么也来了这种地方?”虽然这是杰克第三次帮自己解围了,但是薄荷可没想要感谢他的意思。听了他的这话更是挑眉:“怎么,瞎子就连来这种地方的资格也没有么?”杰克扶着薄荷转身向沙发推去,低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停,我不愿意只呆呆的坐在那里,我要找瑶瑶。”薄荷也怕瑶瑶和那迈克尔相处的时间太久吃亏,原本是想引着布瑞提踏进她们的陷阱的,现在看来战略要改变了,还好她早就做好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思想准备。薄荷不肯回去,杰克便也只好停住脚步,低头看着薄荷,虽然表情冷漠但是眉宇间还是清晰的写着不解:“你难道不知瑶瑶她……你竟然还和她关系这么好?竟然能依着她就来赴这场宴会,大哥知道吗?”薄荷微微一笑,这个杰克好像还是站在她这边的,就本着这个意思,她也不会在对他板着脸色了。

“我当然知道瑶瑶喜欢你大哥。但是瑶瑶她不会耍卑鄙手段,更不会强取豪夺硬足插入别人的婚姻,我想她现在已经明白我和你大哥的感情,所以更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了。我信任瑶瑶,你大哥也相信她。”这话薄荷说的是完全真心的,她相信耳麦那端的瑶瑶也听见了。因为她听见了瑶瑶的轻笑声。“你还笑得出来?你究竟在想什么?”迈克尔似乎已经恼羞成怒,薄荷微微垂首,看来他们已经对峙上了。“呵……”这边的杰克一声冷笑,“随你便吧。”说完便转身欲要离开,似乎是不想再搭理薄荷的执著。

“难道是因为瑶瑶不肯和你结婚,所以你该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薄荷望着杰克的背影疑问,也顺便想将这个问题替瑶瑶问清楚了。“大嫂,你太看得起她了。”杰克微微侧身睨视着向薄荷往来,薄荷听见了孟珺瑶在那端磨牙的声音。“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孟珺瑶一声冷笑,薄荷也懊恼,刚刚那个问题可真是多余,反倒让孟珺瑶心里有了不快。薄荷转身继续向前摸索,目标是卫生间,她相信瑶瑶也被迈克尔带到了那里。因为刚刚的意外,所以旁人看见她似乎山的更快乐些,薄荷小步小步的摸向墙,然后靠着墙一直向前——“瑶瑶,在你生命中,难道我不是最重要的男人之一?”“滚!”孟珺瑶怒意难压。

迈克尔却是越加的放肆和轻佻:“这么生气,也算是在乎我的一种方式了。”“迈克尔,你让我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你还想怎么样?”“是,我是让你去离间湛一凡和薄荷那女人的关系,但我看你做的根本就不怎么样嘛,他们依然恩恩爱爱,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那你做的就成功了吗?我已经放弃了,我看你也死了这条心吧,他们是任何人也拆散不了,离间不了的恩爱的夫妻。旁人在他们眼中,那就是浮云,还是不留下任何痕迹的那一种。而你?是连浮云也不如的东西……”“瑶瑶,说话给我客气些!”迈克尔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愤怒的意味,薄荷感动着瑶瑶的那番话,原来她是真的已经清楚明白了,甚至放弃了。

“有本事,你就掐断我的下巴……”薄荷心里一惊,对迈克尔的手段她不是不知道,他能将刚刚欢爱结束的安娜推下床,能给已经被他伤透了心的安娜巴掌,他对女人是不会心慈手软的!薄荷加快脚步,她不想孟珺瑶在这一场计划中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唔……”瑶瑶突然低声的喘息和挣扎,薄荷一顿,难道……迈克尔,你混蛋!如果不是还在众人的视线中,薄荷一定狂疾而奔。“嗯?”迈克尔一声低呼,男人的喘息声在耳边传来:“你咬我?这么狠。瑶瑶,难道你还在介怀那晚我对你做的事?”“奇耻大辱,一辈子也忘不掉!”“你……该不会恨我吧?”薄荷慢慢的顿下脚步,那晚做的事?迈克尔对瑶瑶做过什么事?“恨?你够资格吗?”瑶瑶一声冷笑,薄荷知道,其实她是恨的,而且是恨得滴血。

“我恨的是湛一凡,如果不是他不在乎我,我怎么可能被你趁机强奸?”薄荷咬着唇,真正的停了下来。心里,在狠狠的抽着凉气,但是却不想让孟珺瑶受到自己情绪上的一点点影响。可是薄荷已经僵硬了,强奸……瑶瑶说的是强奸!迈克尔,你还是人吗?薄荷知道,瑶瑶说恨湛一凡是谎话,她真正恨的是迈克尔,说着违心的话,只是为了取得她的信任。原来,瑶瑶会假意和迈克尔合作,也是因为她的恨!?竟是因为这个畜生对她做了那样的事!薄荷静静的握着拳头,所以,自己也是个残忍者,让瑶瑶亲自去接近那个人去做那一切,她的残忍不亚于湛一凡。

“瑶瑶,那一晚的你真美……但是你错了,那不是强奸,那是我们的两情相愿!”“如果不是我喝醉了,如果不是你关了灯,我才不会……”“你在我耳边轻唤的那一声‘一凡哥哥’……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瑶瑶,你爱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不爱你,所以你活该被别的男人玩弄,活该知道什么叫做‘下贱’!”薄荷全身冰凉,心里非常的复杂而又矛盾。她知道瑶瑶喜欢湛一凡,而且喜欢的非常辛苦。但是她不知道,她曾经还这样糊涂的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不该交给的人……只因为她以为那是湛一凡!薄荷早就知道,孟珺瑶爱湛一凡,不输于自己,可是她不知道她会傻到那种地步。

“瑶瑶,”薄荷面向墙壁低声冷静而有理智的提醒孟珺瑶,“湛一凡是你这辈子本该经历的劫,无论你们是错过也好,形同某路也罢,你都不要忘了,你自己是谁?”孟珺瑶一声冷笑:“你说的没错。那一晚,是我自己糊涂,所以我不怨你。”我只恨你!恨你的卑鄙无耻,明知道她喝醉了还趁人之危,甚至多次的侮辱她,那是她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大的耻辱,她怎么能不恨?薄荷几乎理解着孟珺瑶的心思,她是天之骄女,她受过的最大的委屈除了‘湛一凡不爱孟珺瑶’之外,便只有这个耻辱了。

薄荷继续前行,还没拐弯便看到了阴暗墙角的孟珺瑶和迈克尔。薄荷停住脚步不再上前,只扶着墙站在那里冷眼看着那站在一起的二人。“瑶瑶,时间紧迫。”薄荷低声提醒。孟珺瑶摇了摇两只手中的红酒,难得她僵持了这么久也没有撒手。抬手,孟珺瑶很自然的将一杯红酒递给了迈克尔。“那你为什么恨他?”孟珺瑶问了一个薄荷最想知道的问题,迈克尔为什么恨湛一凡,恨到连他妻子,也就是她薄荷的眼睛也不放过?不仅不放过眼睛,还处心积虑的接近她。“恨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迈克尔冷笑一声,避开了这个问题,不愿回答。

“狐狸!”薄荷咬着牙道。“那我祝你早日达成你的心愿,不管你到底想做什么。”孟珺瑶举起手中的酒杯,摇了摇与迈克尔的碰去,迈克尔却轻巧的避开,冲着孟珺瑶冷冷一笑:“要喝可以,我们换一杯。”“你该不会怀疑我在红酒里做手脚吧?”“我可没有这么说。”“要喝就喝,不喝我走了。”孟珺瑶从来都是个有脾气的主,如果依了那人,也许还会反倒被真的怀疑。薄荷不得不承认孟珺瑶的聪明,对付多疑的人,那你的态度就要比他更加反复。“等一下。”迈克尔拉住孟珺瑶的胳膊,薄荷从这个角度看到他在暗光中的眼眸,是那么的低沉,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女子。

在这一刻薄荷愿意承认,在他心目中瑶瑶的确有着别人比不上的地位,因为她可从没见他对别的人露出过这样的眼神,柔情……十足。“就算是毒药,为你我也愿意。”“这可是你说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喝的。今天,就红酒吧!”举起手中杯,瑶瑶仰头便独自饮下肚。连碰杯,似乎也给省了。轻轻的抿了抿唇,孟珺瑶看向还未饮下这一杯红酒的迈克尔眼神示意的等着,迈克尔也不再犹豫仰头也一饮而尽。孟珺瑶拿过迈克尔手中的杯子:“我替你拿回去。薄荷该找我了,你自己玩吧,我希望……别再来烦我。

”说完孟珺瑶便潇洒的转身向薄荷这边走来,薄荷身子一转,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回来。迈克尔的声音继续从耳麦里传来:“你和她关系不错嘛。”孟珺瑶冷喝一声算作回答,转弯便看到了薄荷。“走吧。”薄荷伸手接过孟珺瑶左手的那只杯子,孟珺瑶挽着薄荷快步而去,立即低声道:“你怎么在这里等着了?万一被他发现了就完了。”薄荷挑眉,并未回答孟珺瑶的这个问题。孟珺瑶却一顿脚步,怀疑的看着薄荷:“你该不会……怕我被他欺负吧?”薄荷看了孟珺瑶一眼,她的担心难道有错吗?“喂,”孟珺瑶放开薄荷的胳膊,脸色有些难看的苍白,看着薄荷咬着唇认真的道:“刚刚你听到的那些话,关于我……恨他的理由,能不能忘了?”她想让薄荷知道,可是又不想让她知道,她很矛盾。

但是这一刻,薄荷的关心,还是让她后悔了。她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莫须有的担心,虽然也能温暖人心,但是对付迈克尔,绝对是她甘愿冒得危险。薄荷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以同样认真的神情的看着孟珺瑶回答:“我愿意。”迈克尔的身影出现,薄荷立即收回视线,拉着孟珺瑶声音不大不小的道:“你去哪里了?有个布瑞提小姐,似乎被我得罪了……”“我上了个洗手间,”孟珺瑶见薄荷的神色一变便立即默契的配合,“走吧,我带你去吃些东西。”薄荷点头,两个人正要转身离开,迈克尔已经走了过来。

“嫂子。”迈克尔低声的唤了一声,“你怎么也来了?我大哥没来吗?”“哦,迈克尔啊。”薄荷微微一笑,“原来你也来了。你大哥忙,应该是你哥哥代替他来的。我是和瑶瑶一起来的。”“瑶瑶?大嫂,你该不会不知道瑶瑶她……”迈克尔的尾音特意的拉长,薄荷在心里冷笑,都这个时候还不忘了挑拨离间?看你还能嚣张几时。“瑶瑶怎么了?”薄荷睁着大眼睛无辜的望着迈克尔的方向反问。“哦,没有……”迈克尔看着薄荷,一副‘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的表情。

“没事的话,我们该离开了。”孟珺瑶低声提醒,薄荷向迈克尔点了点头,转身被瑶瑶拉着离开。“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一边走,薄荷一边低声询问,余光瞟到迈克尔这一次没有跟上来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孟珺瑶宛然一笑:“perfect!”薄荷勾唇:“布瑞提,最后一步。”薄荷就知道,布瑞提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这样的女人,招惹了,就注定会成为对敌。孟珺瑶看着布瑞提和她身后的两个大汉,扬眉冷笑:“怎么,布瑞提小姐,我们哪里招惹你了?”“孟小姐,你最好给我闪开,我要教训这个瞎女人!”布瑞提嚣张的指着薄荷的鼻子愤怒的道。

如果是真正恨薄荷的女人,也许就真的那么闪开了,任她今晚是怎么个情况,是生是死。但是孟珺瑶如今和薄荷不仅是盟友,两个人之间还有比盟友更深了一步的友谊关系,就算这友谊是尴尬的,但是对她们来说,却也是特别的。“你知道她是谁吗?你就敢这么嚣张。”孟珺瑶‘啪’的一声用力打开布瑞提的手,冷冷而道。“不就是湛氏的少夫人吗?那又怎么样?孟小姐喜欢湛少,是伦敦上流圈人人都知道的秘密,你难道不恨她吗?况且,她已经是个瞎子了,我看不仅是个瞎子,马上也要沦落成为失宠的女人!”布瑞提不知天高地厚的态度让薄荷也不忍的蹙了眉,要不是她和孟珺瑶故意给这个女人就会,她以为她能站在这里指着她的鼻子骂吗?要不是为了让她上钩,薄荷才懒得与她在这里浪费时间,所以这个布瑞提越是如此嚣张,薄荷就越是能心狠下定决心给她一个重击的惩罚。

“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像你一样,不知厚重?”孟珺瑶嘲讽的一声冷笑,“还有,湛少爷,岂是你所说的那种肤浅的男人。你最好带着你的人快些给我滚开,不然……你一定会哭着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布瑞提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见孟珺瑶态度坚持,便往后一站,然后挥手示意身后的人:“既然她不听警告,那你们就两个一起收拾。”那两个男人都不敢上前,一个是孟氏千金,一个是湛氏少夫人。他们知道,这是两大华裔企业,在伦敦在英国都是响当当的名号,在世界都占有一席之地,他们哪敢真的放肆?“***没用!不去就等着被解雇吧!”布瑞提一脚踹在旁边那男人的腿上,这里除了他们就没有别的人,所以布瑞提以为,只要她做的狠一点干净一点,这两个女人也不敢说出去,毕竟她们是要被‘强奸’,被强奸可不是什么值得被炫耀的事!那两个男人一听要被解雇便都朝着薄荷和孟珺瑶走来,薄荷冷冷笑过,拉着孟珺瑶向后退了一步,低声对耳麦另一端的查尔命令:“行动。

”查尔从上面跳下来,出现在布瑞提的背后。伸手便掐在了布瑞提的脖子,布瑞提‘啊!’一声尖叫:“救我……”薄荷和孟珺瑶配合的露出‘惊恐’的表情,以撇清他们与突然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没有关系。布瑞提带来的两人回头看见查尔都挥了拳头上前,查尔飞身两个璇踢两个同样高壮的大汉就被查尔踢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便晕了过去。布瑞提掩面尖叫:“你是谁派来的?我丈夫?还是哪个嫉妒我的婊zi?”“你,没资格知道!”查尔伸手重重一掌击在布瑞提的后颈上,布瑞提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孟珺瑶立即收了自己惊恐的表情,难道这就是查尔?当真是个……粗犷的黑大汉,但是比起刚刚那两个布瑞提的手下,可真是管用太多了。薄荷向查尔点了点头:“麻烦你了。”查尔将布瑞提一把甩在肩上扛了起来,转身大步而去。“哎哟,挺拽的啊。那死布瑞提,到了这一刻竟然还想知道是谁在害他,她丈夫?哪个嫉妒她的模特?这女人是不是得了妄想症?”孟珺瑶似乎很不爽布瑞提,就算布瑞提已经被抗走却还是抱怨个不停,薄荷伸手拉着孟珺瑶大步尾随查尔的方向而去。

“喂?警察署吗?我们刚刚看见有人在吸白粉……这里是慈善晚宴……”挂了电话,薄荷对孟珺瑶做了一个ok的手势,孟珺瑶兴奋的打了一个响指:“今晚,一定!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啊!”相比较孟珺瑶的兴奋薄荷只淡淡的道:“为时过早。只能说,生命败坏一阵子。真正的身败名裂,还是要靠湛一凡在商场上对他的打击,只有将他最真实的那个目的或者梦想摧毁,才是将他整个人摧毁。”薄荷的冷静让孟珺瑶觉得没趣:“但是我们今晚也算是赶了一番大事了呀,你就不高兴吗?为你的眼睛,为一凡哥哥的伤,还有我的恨!”薄荷轻笑,拉着孟珺瑶的手:“走,看我们布下的网,怎么收紧!”孟珺瑶兴奋的挑眉,紧紧握着薄荷的手:“走。

”薄荷坐在车里,将迈克尔用过的被子敲碎成渣滓,然后揉在报纸里等着被处理。“就算他怀疑我,也不怕。”孟珺瑶拿着望远镜看着车库里隔了一条大道的对面车里的情况,她和薄荷坐的车并不是他们自己的,为了避免怀疑,她们坐在查尔的车里,而对面的车,就是迈克尔的奔驰,布瑞提已经衣衫不整的在里面四处爬着,饥渴难耐啊。薄荷睇了孟珺瑶一眼,自己也拿起望远镜望向四周,然后放下淡淡的道:“就算他真的怀疑了,的确没什么好怕的。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你,他也没有任何证据,更何况……我相信他也会没有时间来找你。

”“什么意思?”孟珺瑶看向薄荷,“难道是一凡哥哥要紧追我们的脚步,再给他一个重击?”“如此好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薄荷将手里的一堆资料递给孟珺瑶:“这些东西,凌晨之后就会发往美国,英国的各大杂志社,报社。湛一凡将它们给我,目的不就是让我开个好头,打个好仗,我们都没辜负他,他怎么能辜负我们?”孟珺瑶拿过来快速的翻着,但是因为车内太暗看不清所以她翻了两下又还给了薄荷:“反正是他做过的那些恶名昭彰的事情?”“嗯。

”薄荷将文件收了起来,孟珺瑶的脸上闪过一抹爽快之意:“我从来没有觉得幸福离我这么近过。挫败他,让他失去一切,将是我最大的期盼!”薄荷看向孟珺瑶的侧脸,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的女子。执著的让她佩服,坚持的让她钦佩,不被命运所屈服。可是薄荷屈服了,屈服给她同样交付初夜的那个人,湛一凡。她曾经也以为自己会恨他,但是他成为了自己的丈夫,他将自己捧在手心……是因为她遇见的不是迈克尔么?而是遇见的……湛一凡。所以,她比孟珺瑶幸福,似乎也是并不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来了!”孟珺瑶拿起望远镜望去,薄荷也立即拿了起来,两个人坐的并不是前座,而是后面的座位,只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个望远镜也是查尔借给她们的工具,因为一般的望远镜是看不见别人车里的一举一动的,更别提高清度。除了查尔的这些高科技工具,薄荷和孟珺瑶不仅能透过车窗看见车里的没一个地方,还能看的无比清楚,近在眼前。迈克尔拽着领带一脸烦躁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药起作用了。”孟珺瑶低声道,“虽然只加了一点点,还不足那布瑞提的十分之一分量,也让他发觉不了那是催情剂,但是也足够了。

但是那布瑞提就惨了……得不到男人,她今晚就得进医院了。”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那种欲火焚身却不得男人解饥的感受,是任何一个女人也承受不来的。薄荷也轻轻的勾起一抹微笑,布瑞提的药是查尔塞进嘴里的,看着迈克尔发现了布瑞提,而布瑞提就像一头饥渴的母狼一样扑向了迈克尔。迈克尔虽然喜欢女人,而且此刻只怕也急需女人,但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并不简单,转身便要下车。布瑞提也凶悍,迈克尔在窄小的驾驶座还没起身下车布瑞提就已经爬到了驾驶座并且骑坐在了迈克尔的腿上,然后动手动脚,还动嘴。

两个人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迈克尔也欲火焚身了,两个人的遇见那就是干菜烈火。就在这时,薄荷看着一群黑压压的记者扛着相机冲了过来对着车前座就是‘啪啪啪’的闪光拍照。虽然被挡住了视线再也看不了那么清楚,但是薄荷还是瞥见了迈克尔脸上那难得的错愕,惊慌,愤怒等表情,是那么的丰富,那么的让她愉悦。自然,布瑞提迷醉的表情,更是难逃闪烁的灯光。迈克尔推开布瑞提下了车,衣衫不整却依然的威风。薄荷不由得往后退了一些,这个男人阴险着呢,千万不能让他发现了她们。

但是,再威风,这一次也会统统给你杀的片甲不留!薄荷听着警报声,听着外面的喧闹声,已是一面冷静。孟珺瑶还看得专心致志,嘴角还带着一抹快意的微笑,她所期待的,她所遇见的统统都实现了,按照着她们的计划前行。当然,也包括五分钟后警察在迈克尔车后座搜出的那一包‘白粉’,这一切都在薄荷的计划之内……。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