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41 白合桃花

一羽依旧只是看着薄荷,只是那双漠然的眼眸里多了一抹疑惑之色。仿佛有些不理解薄荷的意思,仿佛就在质问:为什么妈妈身体会不好?为什么自己要和眼前这个姐姐在一起?“你们在说什么?”白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蹲在地上拉着一羽不知道说什么的女儿女婿温柔的问。“没有。”薄荷站了起来,她知道这件事要先和母亲商量,但是母亲会同意吗?薄荷明白母亲的心里,在她心疼照顾一羽的同时,一羽同样也是她的安慰和依靠。这两年,如果没有一羽,她的身体一定不会比现在好。

湛一凡让佣人带一羽去吃饭,薄荷则挽着白合向餐厅走去,婆婆宋轻语还在那里亲自仔细的摆弄食物,薄荷一走近便道:“妈,今天下午我们能去疗养院看看吗?我想早些先将妈妈的事情稳定下来,我想尽早赶回去上班。”马上就是云海市的人民大会,攸关薄荷的前途,虽然母亲比较重要,也注定是要迟到几日归岗工作,但是薄荷也不想在这个紧急关口错失机会。婆婆沉吟了片刻,很是贴体的道:“是啊,你还要上班。检察院的工作也不轻松,那行,吃完饭我们就去疗养院看看。

”白合却是一脸不舍的道:“真的要这么赶着回去吗?”薄荷知道他们没相处几天,而自己带着母亲一到英国来就要丢下她独自一个人在这里会让她很没安全感,按着母亲的手只温柔的安慰道:“参加完人民大会,一有时间我就回来看望你,我保证。”白合轻叹了一口气,她并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也只是舍不得薄荷,毕竟才和女儿相聚不多日。可是她知道女儿的工作也不容易,照理说明天就该上班了,现在还在英国只怕也是要耽搁工作的。白合不好勉强,只是吃饭的时候有些郁郁寡欢,薄荷知道母亲的感受,她也并不是立即就回去,还是再看看吧。

婆婆亲自张罗让人准备的中式午餐不仅看起来丰盛美味,味道和看起来一样的可口。一羽吃饭一向认真,从不说话,而且夹到他碗里的他都能默默的吃完,从不剩一根青菜。所以每次给他夹菜白合都是按照分量给他夹,不敢夹多怕他撑着了也不知道,吃饱的量就刚刚好。饭桌上婆婆还是很兴奋的样子,一直在说这和母亲白合年轻时候的故事。公公一直温和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宋轻语,见她如此开心也总是笑着。薄荷和湛一凡也听着,不听不知道,一听才知道婆婆当年年轻时果然是个叛逆少女,要不是当年温柔可人的白合对她伸出友谊之手,只怕如今就不一定能和公公这样的人在一起了。

而且,当年白合的追求者那是多如牛毛,甚至还将白合封为校花,在宋轻语看来白合那样的女子是真的犹如百合花一样美得让人不忍亵渎,说着说着便又说到了薄光。桌子上突然变得安静,宋轻语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说就说吧提到那扫兴的人做什么?满脸懊悔的宋轻语立即又道:“吃饭吃饭,我话太多了,你看你都没怎么吃……”薄荷也并未告诉过婆婆自己母亲的遭遇,所以宋轻语的尴尬只是这个人是个扫兴的人而已,毕竟白合与那人有过一段。白合听到这个名字,神情一顿,抬头轻轻的看着自己的好友,却说道:“轻语,我还没告诉你……这二十八年,我去了哪儿……你不好奇吗?”薄荷看着母亲,白合看着宋轻语,宋轻语则看向薄荷,薄荷并未告诉自己这些年关于白合的事,怎么……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我吃好了,”湛国邦突然站起来,在自己妻子宋轻语脸上亲了亲,轻声道:“我先去上班了,下午让一凡陪你们。

一凡,这一次回来不用插手公司的事,好好陪着你母亲,岳母他们办事。”湛一凡点了点头,湛国邦则友好的和白合点了点头:“疗养院的事情我已经打过招呼,院长是我多年好友,他会多多照顾你们的。”“谢谢。”白合微微一笑,湛国邦拍了拍妻子宋轻语的肩转身便去了。湛国邦一走,宋轻语立即坐过来拉着白合的手问:“怎么,有事情瞒着我吗?这些年,你难道不是自己好好的活着?果真是有了苦衷?”其实,宋轻语也不相信白合是自己一个人好好的过着,不然怎么可能不早些出来见薄荷?白合伸手向薄荷,薄荷将自己的手递过去也坐了过去,白合拉着好友又拉着女儿薄荷的手,湛一凡则站起来将一羽抱下桌子,又将周围的仆人都遣了下去,自己则带着一羽去旁边的休闲厅里玩积木。

餐厅里顿时只剩下她们三人,白合对于女婿的体贴轻缓的叹了口气,这才缓缓道来:“二十八年前,我意外早产……在失去一羽的同时荷儿又被抱去了薄家,那个时候我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薄光将我送到那个秘密的地方关了起来。虽然他让医生给我治疗,可是一想起一羽,想起我的荷儿,想起我被关在那种地方,他却在外面和蔡青奕轰轰烈烈的举行着人人羡慕的婚礼。我承认……我的精神的确是浑噩了几年,那几年我过的很混沌,记得的东西并不是特别多,除了芸儿之外,我好像总在生气,总在发疯……就当做是我真的有了神经病吧。

直到后来,我的精神状态似乎才渐渐的好了许多,慢慢的我有了荷儿的消息,有了荷儿的照片,心里有了更多的依靠,虽然中间也有许多的事情,但都已经不值得一提。如今,我能告诉你们,是因为我决定放下从前,能从那个地方出来,是真的开心。我想陪着荷儿再久一些,想看着一羽长大,想要好好的过完余生,没有别的请求。那个疗养院,我答应过来,一是为了躲避他,我知道他究竟有多疯狂,如果我一直留在中国,他迟早都会找到我,我看见他……说不痛不恨是假的,所以唯有避着。

二,我是真的想养好身子,我知道我的身体状况,的确是不容乐观,我常常会头痛,会精神恍惚,还会仿佛回到过去似的,总想到从前的光景,大多是坏的来折磨我。”薄荷得手已经,妈妈从未告诉她这些,所以她是真的身体非常不好,可她却从来都不说,而他们竟然也没有人发觉过?宋轻语已经摸着湿润的眼角:“那个畜生啊……你这些年竟然过的这些日子。但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抛弃你孩子的……你这么傻啊,这些年就没想过要和我联络吗?”白合拍了拍好友的手:“轻语啊,我哪有电话去联系你呢?那里连只鸽子都飞不出去,更何况我了。

我的荷儿,是我的心头肉,我怎么可能抛弃她?”薄荷紧紧的握着母亲的手,头靠上她的肩,说不出一句话来。白合低头看着薄荷,温柔的看着她抬头望来的目光又淡淡的道:“荷儿你回去之后要好好工作,别和薄家的人生气,过你自己的,既然你的心已经确定要和他们断绝关系,那么从今往后他们的什么事情都再与你无关。妈妈不想让你去恨,恨字太累……妈妈恨了二十八年,也痛苦了二十八年。妈妈更后悔的是没有早些时候与他断绝了关系,做的不够决绝,不过当年从白阳镇出来就离开,如果当年不是想着再最后见他一次,与他告别,妈妈就不会落入他不休不止的纠缠中,更不会苦了自己的二十八年。

虽然,你是他的亲生骨血,妈妈也不同意你说断绝关系这样的话,但是该断的时候不断,只会让自己更痛苦……所以妈妈能理解你,也能体会你的心情,只要你对得起自己的心,这世间那么多的世俗礼仪又如何呢?但,只要你这么做了,就不能回头,从今往后,那薄家的点点滴滴,任何事你也别再插手,更不能为了妈妈去报复他们。妈妈想要烟消云散,让时间去重新洗牌,你却不能因为妈妈而再和薄家困战,困在其中就是兽,困兽犹斗有几个好结果?你惦记着妈妈,妈妈也惦记着你,知道吗?”白合说了这么多,薄荷岂能不懂?可是,要说放弃报复……薄荷看着白合,想起她说的道理,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却又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反击之。妈妈,我可以不再主动出击,不再想着报复,可是如果纠缠的人是他们,如果不止不休的人是他们,如果给我难堪,给我痛苦的人是他们……我不能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女儿曾经生生的用刀割着自己,那滋味比恨字的滋味还要让人痛千八百倍。”宋轻语连连点头:“对,荷儿说得好。合啊,你的话虽然也有道理,可是荷儿的话也很正确。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善良是对弱者,对那些不要脸的顽固贱人,善良就是一把利匕首,还是一把拿来自杀的匕首。

我欣赏荷儿做事的态度和风格,我也相信她自己会处理好这些事,你放心吧。”白合似乎还有些犹豫,宋轻语却站起来道:“别说这些了,荷儿又不是立即就要回中国去。吃点儿水果,我们也该准备着出门了,看看那疗养院,如果你觉得那里不舒服,咱们就住农场去,大不了每日去一趟医院,我亲自送你去。”薄荷就知道,有婆婆在,自己不用担心母亲,她们两个这么多年没见面,只会比自己与母亲之间更亲密更多的话要说,怎么会少?白合也知道自己软弱,所以知道她们说的都是对的。

心里也感叹,还好女儿的性格不如自己,还好她比自己坚强勇敢。白合缓缓的点了点头:“没有什么不能住的,只要自由……哪里都是我的乐土。”薄荷听着母亲这句话,心里又泛酸,只要自由,哪里都是乐土。妈妈要的,何其简单,可是为什么那个人却从来不明白?他要的,妈妈不愿给,而妈妈要的,他却给不起。*疗养院离郊区的农场非常近,路过农场的时候,婆婆宋轻语还对薄荷说:“再过半个月啊,咱们农场会有一场比赛,是骑马比赛。年轻的时候我也参加过,前几年也还活跃着这类的活动。

但这两年你公公总是对什么事都担惊受怕似的,连马儿都不让接近了怕我摔着。我的确是老了,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放纵了,有机会你也能参加就好了。都是湛家自己的比赛,朋友亲戚们家的子女,都会参加。毕竟年轻,该好好享受一些这样的事儿,别总天只是工作,把你的棱角都给磨平了。”薄荷听了倒是有些心动,可惜半个月后……她应该不在这里了。婆婆说的也很有道理,她的确只有工作,就连送母亲来英国也不忘了工作。“会骑马吗?”妈妈白合笑着看来问。

薄荷诚实的摇头:“只在烈风背上坐过一次。”婆婆稍些的讶异:“一凡竟然让你做烈风?烈风性子烈,我都驯服不了哦。”薄荷看向湛一凡,在看文件的湛一凡百忙之中抽出视线来,朝着薄荷笑了笑:“烈风知道,宝宝是我妻子。”“马也通人性……”反正婆婆是心里不太快,要好知道她从前在烈风身上下过多少工夫,但那烈风就是不肯驯服。那马竟然知道儿子疼谁,只要媳妇也是不要娘的。想起来,心里不由得重重的叹息。白合听到好友那酸溜溜的话也轻笑:“竟然和孩子们计较起来……果然还是从前的你。

”宋轻语伸手便去挠白合的咯吱:“让你取笑我……”两个母亲亲亲热热的打闹去,薄荷靠近湛一凡,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很忙吗?其实,你可以不用出来的。”她知道,他的工作最近一直很重。中国的工程过了初七,只怕也都要逐渐的开工了,各个活动也该启动了。他一直都很忙,就连坐车都不忘拿着文件审阅,但却还非得跟着出来。湛一凡放下文件,伸手将薄荷抱着,温柔轻笑:“不累。”薄荷叹了口气,就知道他会这般说。偷偷的瞧两个母亲自己聊得开心,薄荷便戳了戳湛一凡轻声问道:“我问你,那个起码比赛……是每年都有吗?”“嗯,湛家的例行活动。

”“真的?那你每年会参加吗?”“嗯,有空的时候,就会。”“都是些什么人?”“就湛家的,还有湛家的朋友。”对于薄荷的好奇疑问,湛一凡几乎是有问必答。“我是湛家的儿媳妇……不参加,是不是很不对?”湛一凡挑眉,看着薄荷:“你在想这事?”薄荷点头:“我知道我很不够格,因为我总在中国兼顾自己的事,这边也只来过一次,亲戚们见着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家人。一凡,妈妈和爸爸虽然不会说什么,可是我自己是知道的,家族里的人对我必定会是颇有微词。

”湛一凡沉默,只伸手轻轻的刮了刮薄荷的鼻梁,而后才微微一笑:“傻瓜,爸妈不在乎那些,你管别人做什么?”“可别人在乎,别人在乎就会在爸妈耳边嚼耳根子,我能不在乎吗?我是俗人。”湛一凡浅笑,抱着薄荷的手臂用力了一些:“我以为,你是清高的。”薄荷叹息:“从前孜然一身,自然可以给任何人甩清高的脸。但是现在有了在乎的人,有了自己的家,再清高给自己看么?”湛一凡眼眸一顿,低头亲了亲薄荷的头,只喃喃低言:“傻宝宝……”薄荷皱了皱鼻子:“你才傻!”总骂她,她都觉得自己变笨了,变笨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湛一凡轻笑:“还说不傻。”白合与宋轻语看着对面的小夫妻这亲昵的模样相识一笑,瞧瞧他们当年约定了一桩多么美妙的姻缘啊。很快就到了疗养院,即便是冬天这里也郁郁葱葱,白色的洋房错落在茂密的绿林里,第一眼就让人心生舒畅。而这家疗养院是英国乃至世界比较出名的疗养院,医疗设备和师资力量都非常的强大而又独厚,疾病缠身许久的有钱人都喜欢到这里来调养身体,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医师们给病人指定最合理的调理计划,就连饮食都一把手的亲自监控和配置,更别说生活起居,都有人定制着最利于你的时间表。

车子靠近疗养院,在一栋白色楼前停下。薄荷扶着白合下车,宋轻语迎上在门口候着的一个黑衣男子,湛一凡则拿着电话在一旁一脸严肃的不知道在和谁通话。“我们院长还在开会,再等十分钟,他就亲自赶来见你们……”遥遥的薄荷听见他们的对话,听得仔细也就大概听懂了这些。白合紧紧的握了握薄荷的手,眼眸轻转,看到一羽竟向一只蝴蝶追去便立即放开薄荷的手,迈步向一羽追去:“一羽……”薄荷正要追上去,湛一凡却握住她的手:“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薄荷回头看向湛一凡:“怎么了?”湛一凡拉着薄荷走了两步才低声道:“刚刚接到爸爸一个电话,我要马上去公司一趟,所以这边……”薄荷还记得中午公公让湛一凡陪着他们,不必管公司的事。可现在湛一凡却要急着去一趟,难道公司出什么严重的事情了?“如你所想,事情有些麻烦。”湛一凡握了握薄荷的肩,“宝宝,这边就交给你了。”薄荷点了点头,湛一凡转身便大步而去,薄荷再抬眼找母亲和一羽却已经没了人影。“一凡怎么走了?”宋轻语和那人说完话回身来看,就见到湛一凡的背影。

“公司好像有些事需要一凡去一趟。”薄荷并没和婆婆说她的猜想,但是婆婆又是何等精明的人?看着湛一凡的背影淡淡的沉吟了片刻,转身再看薄荷身边,终于发现白合和一羽不见了,立即又问:“你妈妈和一羽呢?”“一羽追蝴蝶,妈妈去追一羽。一凡和我说话,转头他们就不见了,我去找找。”薄荷还是有些担心,迈步便向花园里跑去。宋轻语也立即跟着,两婆媳就一路匆匆的走一路找着那母子俩。只不过眨眼的时间,一圈照下来薄荷开始着急了,因为她没有找到母亲和一羽。

连人影也没看见,两个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薄荷已经怕了。薄光可以悄无声息的将母亲藏了这么多年,她太怕了,害怕母亲再一次消失!宋轻语轻易的就看透薄荷紧绷的情绪,扶着她的肩郑重的道:“别怕,我们会找到她的,我马上去让人帮忙找,你别着急。”薄荷已经面如死灰:“妈妈对英语已经生疏……我怕她根本没法和人沟通!妈,这里对一羽和妈妈根本就是陌生的国度,都是我把他们弄丢了!”薄荷现在后悔死了,她以为自己等一下,以为自己等着和婆婆交待一凡的去向回头还能看见他们,可是这一圈都找下来了却不见了踪影,薄荷是真的又后悔又自责。

“你别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你自己身上,别着急,别着急啊。妈妈立即去找。”婆婆宋轻语虽然也在安慰着薄荷,可是脸上的着急之色丝毫不比薄荷少,而且说完就转身急急忙忙的向眼前的楼厅跑去找人帮忙。薄荷无法坐以待毙,转身又寻着刚刚的路线找去,一路上步履匆忙,全部都是欧洲面孔从眼眸里流过,就是没有她最熟悉的那两张东方面孔。薄荷捂着额头,她的头隐隐有些作痛。转身,薄荷在长椅上坐下,身旁有人走过,是两个中年妇女,薄荷只隐隐的听见一些声音飘进耳朵里:“……那边好像有个女人跌倒了……孩子摔上……”女人?孩子?薄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像弹簧一样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迈步向那两个外国女人大步而去,一把抓住她们便问:“Please!”两个妇女看向薄荷,一脸的不解。

磕磕巴巴,但薄荷还是尽量的将自己的发音和意思都表达的清楚:“刚刚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和孩子,是不是东方人?能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吗?”在得到肯定的点头和方向时,薄荷已经忘了自己头痛这回事儿,放开脚步就向那边冲去——那是一个斜坡,有个房子挡住了那一片的草坪。草坪上有一颗巨大的苹果树,干枯的树枝还没有抽出嫩芽,树下有一座长椅,薄荷走过那房子才豁然开朗的看到这边的风景。很开阔,也很漂亮,在这样的寒冬难得见到这样绿的草坪。

这个疗养院,似乎大部分的植物都是常青的绿色,除了少部分的季节性植物。而薄荷,看着母亲坐在长椅上,一羽坐在母亲旁边,而她的面前则半跪了一个英国男子。白合穿着白的羽绒服,领子是白色的兔毛。她的气色和肤色虽然都不如从前,脸上也有了岁月的痕迹,可是她的五官小巧精致,又具有东方女性的温婉气质,整个人高贵而又温婉舒雅,就算是远远的看着也知道她曾经必定是个大美女。薄荷站在远处,迷蒙着双眼就看着这一幕画。那个英国大叔,只看侧面便能看出曾经是如何的英俊迷人。

就算是如今,那也是潇洒的让女人侧目。一身白袍,应该是这里的医师,蹲在母亲的面前,脱了母亲的靴子握着母亲的脚踝……薄荷疾步的走了过去,只听得那男人的声音渐渐的传来:“还痛吗?不痛了吧?真是非常抱歉……”“妈妈。”薄荷已经走了过去,一脸囧色的白合在看到薄荷时顿时犹如看到大海里的浮木,伸手便将薄荷的手握住,然后拉到了身边,一脸激动欣喜的望着她:“荷儿,你可找到妈妈了,你快告诉这个人,我的脚其实没事儿……”“一羽没事吧?”薄荷先看了眼一羽,一羽望着薄荷,眼神有些闪烁,这小子终于知道是自己惹的祸了?白合摇了摇头:“他没事。

”“那你这是?”薄荷再看母亲,现在才发现母亲竟然是一个如此迷糊的女人。白合一脸的愧惭之色:“追的急了些……就摔倒了。可是这个人以为我把脚崴了,就因为我站起来的时候摸了摸脚腕他就把我扶到这儿,还给我按摩……你让他快放开我的脚,我怎么说他都不听。”说着白合就望了望那白袍子大叔。薄荷无奈的叹息,只怕是这个人按得舒服吧?很快薄荷就在心里暗骂自己,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如此想母亲的,母亲的英语已经让她很不安很为难了,如果她着急起来的确是很难和这个英国大叔解释清楚。

薄荷立即向那大叔解释:“您好,这是我母亲,我是她女儿,刚刚多谢你的帮助,我来就好了。”那外国大叔意外的看了薄荷一眼,再看那白合语出惊叹:“你有这么大个女儿?”这句话很简单,白合总算能听懂了。于是立即点头:“对,这是我女儿。我不是迷路,还有这是我儿子。”白合说的很紧张,英语并不标准,语句也不太通顺,听着有些乱七八糟。那医生竟然一副能听懂的样子,颔首点头:“哦……那你丈夫呢?”白合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只得将自己的脚努力从对方的手里夺回。

立即将脚塞进靴子里,红着脸低头。薄荷看了看那外国大叔那炙热的目光,又看向母亲那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的窘迫模样,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一把将母亲扶了起来:“走吧,妈妈。”白合看向薄荷点了点头,随着薄荷的搀扶慢慢的站了起来。一羽立即从椅子上跳下来,那外国大叔立即也跟着站了起来:“我来帮忙吧……”“不用了。”薄荷冷冷的低声答了一句,就在这时薄荷看到婆婆宋轻语的身影便立即挥手唤了一声:“妈!”薄荷从不喜欢这样喊人,隔着距离,大声的喊着。

可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些着急,于是也顾不得这些了。至少得让身后那个大叔知道,母亲依傍着什么关系的人,只得让那个人不能靠近才好。“荷儿!”婆婆看见了自己,立即带着人跑了过来。越跑近,宋轻语脸上的神情却越加的奇怪了起来,薄荷只以为是婆婆不清楚她为什么搀扶着母亲,待走近时看着婆婆竟然冲着自己身后的方向缓然一笑,薄荷心里也跟着咯噔了一些,自觉不妙。“杰森!”婆婆伸手便向自己身后的人而去,薄荷磕了磕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狗血缘分这一说吗?“嗨,湛太太。

”身后的人也热情非凡的和宋轻语打着招。“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开会去了吗?”“回来了。这是……”婆婆宋轻语热情非凡,拉着薄荷一个转身便道:“这是我儿媳,不是和你说我最好的朋友要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吗?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白合,我这辈子最好的姐妹。这是她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儿媳妇。荷儿,合,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介绍,这位杰森先生就是和国邦的好友,也是这里的院长。以后,你们就要多多承他们的照顾咯。”白合要被逼着转了身,母亲的脸上写满了尴尬,而薄荷则在心里连连哀叹。

宋轻语也终于发现了气氛的微妙,只在他们三人之间来来回回的看着,以眼神试探。白合的病房是早已经准备好的,非常舒适的单人套间。有卫生间,有舒适温馨的单人床,还有茶几椅子和电视,充满了英伦风情的格调,还有一个大大的窗户,阳光正好落在窗台上的盆栽上,再进去的第一眼,白合就几乎喜欢上了这里。“这个房间虽然不是最大的,但是确实最舒服的,对人的心里和身体健康都非常的好,左边是健身房,右边是游泳池,还有餐厅就在后面,前面有花园,地理位置非常的方便。

更重要的是,这里很自由。”白合听见了free这个单词,回头看向那医生:“Free?”杰森看向白合几近透明的侧脸,微微一笑:“Yes,free。”一羽被白合牵着在薄荷前面行走,而那杰森在白合的旁边介绍,也许是懂她不擅长英语,所以说得很慢,偶尔只是两个单词,然后又添加一些颇为蹩脚的中文,两个人竟然或轻或浅的就聊了起来。宋轻语在后面拉了拉薄荷,离了大约七八步路的距离才终于轻声的问:“怎么回事儿啊?”薄荷叹息:“我也不清楚……妈,这个杰森他没有……结婚吗?”薄荷心里总是不安,因为这个杰森大叔似乎对母亲很是热衷,那眼神薄荷太熟悉不过了,就是湛一凡常常望着自己的模样,就是公公常常望着婆婆的模样,虽然还不至于那么深……但是那眼眸里的闪动却是非常清楚明了的。

宋轻语也是有些不安似的:“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单身快十年了……”薄荷看着自己的婆婆,有些话却说不出口,但是梗在喉间却犹如一根刺。看向母亲单薄的背影,薄荷并不是想插手她的感情生活,她知道她并不会那么容易的敞开心扉去接受新的人,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薄荷才担心……她害怕啊,害怕妈妈会再一次受伤!*从疗养院出来,白合的心情似乎不错。“妈……你觉得怎么样?”在门口等着车的时候,薄荷忍不住的试探而问。“这地方……好像还不错。

和那里真的不一样……”薄荷立即道:“当然不一样。”其实她就是害怕母亲会有这样的想法,到了这里会以为和那里是一样的。白合却隐隐的一个苦笑:“是啊,这里没有那个人……我的世界好像终于变得平静安宁了。”薄荷一窒,她并不是故意要母亲想起那个人的。为什么到了妈妈面前,她总觉得自己变笨了?宋轻语立即岔开话,看着白合笑着问道:“那个杰森,你们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白合笑着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其实他说的话,我大半都没听懂……但他人好像挺风趣的。

”宋轻语笑着开玩笑似地又继续而道:“我看他……挺喜欢你的。”白合一脸的诧异:“怎么可能,我如今已经人老珠黄怎么可能吸引的得了任何人的目光……”说着自己顿了顿,微微的摇头像是在自我否定似的又道:“再说,就算是,那我也得年轻二十岁才可能……”薄荷一顿,看着白合问:“为什么?”白合只是微微一笑:“人都已经老了,对什么还有激情呢?我除了你和一羽,再已经没有别的什么期盼了。”薄荷看着母亲的微笑心里却莫名的难受,这一辈子妈妈得到过什么呢?她的期盼在二十八年的岁月里一日日磨平磨尽,她的人生她的期盼她的希望都在二十八年枯燥消失,她还剩下什么呢?凭什么只有对自己和一羽的期盼,她的人生呢?她其实也才五十三岁而已,她的人生还剩下二十年,三十年……还那么的长。

“妈妈,”薄荷轻轻的咽了口口水,目光变得温柔,“如果觉得幸福,就不要拒绝……好吗?”宋轻语温柔轻笑的看向薄荷:“荷儿……”似乎是为了她的这个想法而感到欣慰,她也是这样想的吧?但是白合的脸色却凝重了下来,只对薄荷道了一句:“别胡说……妈妈……不会想那么多的。”话不过刚刚说完,薄荷还来不及和她在说些多的话,婆婆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宋轻语拿起电话一看是司机的,接起来便低声不悦的道:“怎么回事?这半天还没……你说什么?”薄荷微微凝眉,因为婆婆的脸色变了。

“在哪里?行,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宋轻语扭头看向薄荷,唇色已经有些泛白,迟迟才道:“荷儿,你爸爸和一凡被堵在公司了,你要和我……一起去吗?”薄荷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点头,白合也跟着点头。宋轻语却摇头道:“不行,那里人太多,一羽带着不方便。所以合你就和一羽就在这儿,我马上给杰森打电话让他出来接你进去,你再了解了解这里也行。等会儿我再让农场的司机过来接你去农场住着,我和荷儿先去公司。”白合虽然很想跟着,不过也知道宋轻语是为自己和一羽着想便只好点头答应,宋轻语便拉着薄荷立即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

在路上的时候薄荷一直握着婆婆宋轻语有些发凉的手,宋轻语一直唉声叹气:“这段日子,你公公根本就没好好休息过,公司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虽然不及当年,但是这一次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多少的阴谋算计我们逮不着证据,就永远无法揪出背后的那只手……这公司是你公公用心学铸成的,一定不能倒不能倒……”薄荷听着婆婆的喃言,自己也微微的沉默,她从来就知道天下无容易的事儿,公公从前只手撑起已经面临破产覆灭的湛氏,这里面付出了多少的艰辛和磨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而湛氏如今扩展的如此之大如此规模,岂会没人惦记?只怕背后的那只手,也不会如此简单,不然不会让公公如此头疼……但今天又是怎么一个状况?为什么会被堵在公司?就在这时,宋轻语的电话又响了。宋轻语突然有些害怕不敢接起,薄荷只好伸手拿过来,轻轻的放在耳边,电话那端的声音很急很尖,她只听见一个单词:gun……------------——妹纸们,我都为我竟然还在坚持万更而感到不可思议……这一路行程累死个人了,一到香格里拉我就有些胸闷气短的高原反应……十七号回程,十七号的稿子还没个影子,晚上从藏民家里回来还得加油码字……~o(>_。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