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117 薄家惊心

薄荷依然是将车停在门厅口,下车将钥匙递给王权:“麻烦了。”王权并不多言,接下钥匙开着薄荷的越野车便向车库而去。薄荷转身向阶梯上迈步而去,说实话,这个时候还早,离薄光往常下班回来的时间至少还有大半个小时。所以对于薄光坐在客厅里的身影,薄荷是有些意外的。既然他在,偷照片的行动就有些麻烦了。“大小姐。”田妈疾步而来,看到薄荷率先问候。“田妈你好。”薄荷对着田妈微微的笑了笑,听到薄荷的声音薄光扭了头,看见薄荷有些微微的一怔。

“你……怎么回来了?”这是薄光至那日不欢而散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这期间,薄荷没有打过电话,薄光自然也是没有半点儿问候的。薄荷知道,薄氏最近的效益还不错,前后两个女儿结婚,所带来的商业效益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回来……看看你们。爷爷奶奶呢?”薄荷并没有叫薄光一声‘爸爸’,薄荷的眉宇间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有些紧锁。“原来你还知道惦记你爷爷奶奶?”薄荷微些的沉默,她不惦记,她只是想找个话题,并不想尴尬的只站在这里。

说实话,她从前敬爱的爷爷和奶奶已经随着白合留下的日记而消失,随着自己越来越明镜似的心而远离,爷爷奶奶每一次想要做到将她和薄烟的一视同仁却又没有做到时给她的伤害,她已经受够了。薄光见薄荷沉默,只以为她是在内疚,良久之后便道:“你爷爷奶奶陪着烟儿去散步了。”“烟儿最近总在家里吗?”薄荷很怀疑,为什么她每次回来薄烟都在?薄烟嫁到容家去,难道就从不呆在容家好好待产?容伯母又怎么会让她随意地乱跑回来?容子华呢?他也允许吗?“我们没白疼她,所以她有良心!再说娘家的人总要比她婆家的人照应的好!”身后一道风凉话传来,薄荷微微敛眸,听声音不回头也知道是谁了,蔡青奕。

“这么说,有没有良心,还真的和父母疼爱成正比了。就是不知道容家人知道了妈你刚刚说的话,该怎么想了?”薄荷轻轻的转过头去,毫不客气的对上蔡青奕的话。蔡青奕已经走到了薄荷的身后,听到薄荷此话,脸上的神情再次难堪,伸手便重重的在薄荷的臂膀上掐了一把:“你个死丫头,如今真的是早饭了不是?我每次和你说一句话,你就像仇人似的给我顶回来!”薄荷吃痛,却也只是一个皱眉。说实话,她不想和蔡青奕这样的女人动手,她还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薄荷,而她走的如此之近伸手掐自己的动作又是如此之快,她刚刚根本还来不及躲避就已经遭了毒手。

薄荷捂着手臂,隔着衣服也能掐的如此之痛,只怕是使了百分百力气的!薄荷退了几步,自动的远离了蔡青奕,眼神微冷,一声冷哼:“从前还不知道,原来母亲喜欢掐人这一招的,看来从前你对我还算是客气的?”“你知道就好!”蔡青奕微微的扬起下巴,此刻只为自己发泄了一口怨气而内心正爽,却已经忘了薄光就在客厅里,而且显然更加的忘记了薄光往日里给她的那几分警告!薄光身形一晃站了起来,走到薄荷身边将薄荷拉到了一旁,也没看薄荷,而是直接冷眸阴沉的睇着蔡青奕:“你做什么!?”蔡青奕经不住的一缩,她真的是得意忘了形,自以为走到薄荷身边神不知鬼不觉的总能掐到她泄气,可就是真的忘了薄光曾经的警告!而且她知道这薄荷今日里把薄光是气得不轻,在他面前提及便会黑脸,她还以为他对薄荷也不会在维护……蔡青奕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惊慌:“阿光我没有,就是……”“不许叫我阿光!你给我过来!”薄光竟然怒吼一声丢下薄荷一把抓过蔡青奕的胳膊,提着就往一楼的书房而去。

薄荷放下捂着手臂的手,看向薄光拎着蔡青奕离开的背影心里是一阵冷意。不许叫他‘阿光’?可别让她知道,这‘阿光’的称呼是白合的专属!薄荷是不会相信薄光这样的男人的,他薄情寡义,他阴险狠辣,他对爱他的人从不留情……!即便他是自己的饿父亲,可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认得更清!薄荷更不会认为,薄光刚刚对蔡青奕的发怒是对自己的心疼和维护,是因为自己的脸吗?长得太像妈妈?薄荷可不认为他爱着自己,这些年……他的爱实在是太少了,少的曾经让她呕心沥血!薄光消失,薄荷立即向楼上走去。

不趁着这个时候下手,还待何时?薄荷扶着楼梯往楼上快步而去,身影还未完全消失就听见背后传来奶奶的声音:“烟儿啊,你小心点儿。”“奶奶我没事儿。”“听你奶奶的,别走得那么快,我们是老骨头了,经不得吓。”就在这时候,薄荷听见薄烟的声音:“姐?”想必是已经看到了自己还来不及闪退的背影,薄荷心里一声哀叹,只怕又耽误了机会!转身只好下楼,恭恭敬敬的还是唤了声:“爷爷奶奶。”再看向薄烟,却也只是微微一个点头。奶奶似乎还余气未消,爷爷也阴沉着脸。

薄烟却是一副已经忘了之前而善解人意的模样,挽着奶奶温柔的道:“奶奶,你就别生姐姐的气了。上次是我不对,虽然动了胎气,可是宝宝还是没事啊。也是我把姐姐摔倒地上的……姐,对不起啊。”薄烟看着薄荷,眼里慢慢的都是歉意,看来最近演技进步,更上一层楼了。“烟儿你不必道歉!”奶奶扯住薄烟,怒气冲冲的道。一向不太爱说话的爷爷也是满脸怒容的瞪着薄荷道:“就算烟儿因为生气用苹果砸你。你也知道她有身孕,知道她是妹妹,你这个做姐姐就不能像样点儿吗?说那些惹烟儿生气的话,被砸就是你该!”薄荷心里一苦,看来,自己演的戏已经被薄烟用另外的借口圆了。

做姐姐就应该为了妹妹受委屈吗?还是这样一个妹妹!?薄荷承认,自己从前的确是这样想的,而且也为了薄烟说尽了委屈,可是她已经受够了,不想再受了!薄荷并没有因为薄烟那‘善解人意’的安抚和微笑而妥协,她冷艳的看着薄烟,冷冷的问:“那请你告诉我,我究竟说了什么惹你生气的话了?是关于容子华吗?啊……我的确是说了……”“姐姐,请你别说了!”薄烟突然捂住自己的脸,“我相信子华。相信他的心里只有我,我不相信他在我怀着他孩子的同时心里还有别人……”薄荷眯眸,薄烟你果然是科班生出来的,你果然从小就是专业的演员!奶奶抱住薄烟:“够了,薄荷你别再说这些乱七八糟胡说八道的话来刺激烟儿!烟儿这两天都住在家里,就因为你说的那些混话,你还不满意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薄荷明白了。

她改编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于是把这一切的过错都推到自己的身上,甚至让人觉得就算她用苹果砸死砸晕了自己也是自己活该!薄荷点了点头,一脸的漠然:“满意,怎么可能不满意,回来就这么一大出戏,我竟然不知道我曾经说过那些话,薄烟你在脑海里预演了几次?”薄烟一顿,薄荷却是满脸微笑。怎么,应接不住自己给的反击?她薄荷岂是乖乖等着被陷害的!?她导演的那场戏,主导权就只能在她手里,薄烟想夺权?那就下一场戏再说吧。“奶奶……我没有……”薄烟只有抬头看向自己的奶奶,微微烟头满含委屈。

“薄荷你够了!你一回来薄烟就为你说话,你还这样编造胡言!从前……我真的都是白疼你了!这个家你最好是别再回来了!”“奶奶……你想赶我走吗?我今天,回来想看看你和爷爷,我知道那天我和薄烟起了争执,也惹了你们生气。可是你们扪心自问,我真的会像薄烟说的那样,说这种话故意刺激她吗?”“你的意思就是烟儿诬陷你?”爷爷瞪着薄荷质问。薄荷满脸的失望:“烟儿究竟有没有诬陷我,你们心里知道这个答案。”“从前也许知道,可如今我不知道了!”奶奶冷冷的看着薄荷道,薄荷改变的太多了,她的态度嚣张了,她叛逆了,她不把这个家放在眼里,这一切奶奶都不得不怀疑自己从前认为的乖孙女还值不值得自己疼爱。

“奶奶……”薄荷苍白的一笑,“奶奶你应该清楚的。我为了什么而反抗斗争,为了什么而经受着委屈。如今我只是不想在如此罢了。好了,话不多言,我上楼去休息一会儿。奶奶和爷爷你们休息吧,烟儿……我自认为,我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薄荷哀楚的忘了爷爷奶奶各自一眼,转身悠然离去,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看见,转过身去时她脸上那阴冷的神情,薄烟……你认为你的话,他们还能信几分?薄荷的为人,薄荷的性子,的确是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最清楚的。

她看似孤傲,其实孤独,她看似冷清,其实只是性子清冷。她期待这个家给她温暖,可是这个家并没给她足够的温暖,薄家任何人都知道这一点儿。薄老夫人以为是薄荷叛逆了,所以她很失望很生气薄荷对薄烟的态度,甚至深信不疑薄烟说的话。可是薄荷刚刚那‘伤心、憔悴’的模样却又让薄老夫人犹豫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完全相信薄烟的话了?毕竟那晚受伤的是薄荷,而容子华第一时间去看望安抚的也是薄荷……“奶奶。我没有,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先还姐姐……”薄烟委屈的望着奶奶,心里却是无限的恨意,为什么薄荷总是能轻易的攻破自己磊驻的防线!?为什么这个家每个人都不喜欢她,却都愿意相信他!?就连最疼爱自己的爸爸也是,竟然都在怀疑自己所说的真实性!本来就是薄荷设计陷害了自己!可是她知道,她不敢把薄荷自己伪装倒在地上的事情说出来,只怕那监视器画面就要真的落进容子华的手里了!薄烟的心很痛,她在薄家的这几天,容子华竟然没有来看过自己一眼!他对自己是越来越冷清了,他们明明才刚刚举行了婚礼,却已经像是结婚几十年没有了感情的夫妻……这让薄烟很难接受!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虽然表面上还安慰着薄烟,说着会相信薄烟,可是他们心里都清楚,其实他们已经开始怀疑薄烟所说的一切话的真实性了。

薄荷真的轻易的动摇了薄烟所导演的一切假象。*薄荷假装用力的关上了房间的门,楼下的人都会以为她回了房间。她甚至找出钥匙将门锁住,如果有人来访,只会以为她正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收起钥匙,薄荷弯着腰偷偷的上了三楼,再次潜入薄光的私人书房。寻着那一次的路,薄荷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盒子,拿出小钥匙打开盒子翻着照片,薄荷一边要在黑暗中准确的寻找照片,一边还得仔细而又小心的盯着门口的方向,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家,她很怕薄光训完蔡青奕此刻会来这里!找到了照片,薄荷还没关上盒子就听到一声轻微的细想,薄荷一僵,带着隐形眼镜的眼睛很清晰的看到黑暗中门把的转动。

薄荷轻轻推上抽屉立即蹲下身子到书桌下前面有桌板,后面则用椅子挡住自己。手里的盒子还没合上,薄荷轻轻的合上盒子上了锁,动作轻慢的尽量不发出一丝的声音。“喂?”薄荷的声音响起,听起来似乎是在听电话。薄荷紧紧的握住盒子,此刻心里紧张的是砰砰直跳,如果他发现了自己,她就和她摊牌。有照片和盒子在手里,不怕他撒谎再隐瞒自己!可是薄光并没有走过来,似乎就在沙发里坐着。薄荷从桌子缝下面能看到他翘着的腿和擦的油量的皮鞋,按耐住紧张的心跳,耳朵尖尖的竖了起来仔细的听着。

“你说有人调查你?是关于二十八年前白合的妇产信息?你有没有透露什么……最好没有!是什么人?……你不知道?算了,你也别自作主张去调查,我要你现在立刻躲开那些人!丢下你的老婆孩子也给我滚得远远的,不然你就等着我把你当年在云海市做医生的那些事情通通捅出来……我想到时候你一定会在全国任何一个医院也混不下去了!”薄荷心里微惊,是一凡派去调查的人惊动了他吗?没想到就连二十八年前消失的医务人员竟然都是他安排的!?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原因?如果再说没有任何的秘密,薄荷还会相信吗!?薄光接了电话就离开了书房,完全没怀疑这里还躲着另外一个人,更没想到他刚刚所有的通话都已经落到了薄荷的耳朵里。

薄荷从桌下爬了出来,将小盒子上的指纹擦干净放回原处。自己摸过的地方通通都擦了干净,从现在开始她要更加的小心谨慎,因为她开始怀疑……这件事薄光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看着手里的照片,薄荷的心微微泛疼,有了这张照片,找出妈妈指日可待!薄荷潜出书房才松了一气,回到自己的卧室,一路上还算是有惊无险。躺在床上拿着手里的照片仔细的看,可是照片里除了白合就是一栋楼很遥远的楼房,草坪上还有一颗大树。穿着白色看见和长裙的妈妈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不再年轻,可是那双眸子里的温柔却是那么的清晰,即便只是一张侧脸……之前在书房里薄荷并未看清妈妈的眼神,可是此刻盯着却觉得她的眼神并不如她的侧影看来的悲伤和憔悴,眼眸里隐约的有一些浅浅的笑意。

她在笑么?对谁笑?为了什么而微笑?“大小姐,姑爷来了。”田妈在门外轻声而道,薄荷立即从床上翻起来,湛一凡忙了好些日子,每天早出晚归,偶尔半夜醒来自己才看的见他,说实话,和他面对面说话这样的事情都已经是四天以前了。薄荷将照片夹在笔记本里,就算他发现照片不见了,也怀疑不到自己的头上,她甚至有些期待他的恐慌,恐慌就会露出马脚,而她等着他露出马脚的那一刻!薄荷将包包放好,锁了房门才下楼。湛一凡在客厅里坐着,薄光在他说着什么。

薄荷扶着楼梯下楼,站在最后一梯的时候就停住了脚步不动,直到湛一凡的目光悠悠的望来。薄荷微微的笑了笑,湛一凡也勾了勾唇,不过只注视了三秒就移开了视线,在这里,两个人的确不适合腻歪。薄荷缓步朝他们走过去,越走近就听到他们交谈的声音:“周年庆我一定会去……”“周年庆?”薄荷轻声试问。“哦,薄荷你还不知道,”薄光回头看见是薄荷便又道,“公司下个星期就是四十周年庆典。咱们全家人都要出动,你现在是股东,还是薄家的大女儿,这是必须要出席的。

我已经和一凡说过了,你和他到时候一块儿去。”薄荷敛眉,这种事不是应该和自己先细谈吗?看来,在他眼中还是湛一凡更当事儿一些,毕竟自己也不是经商的商人。“老爷,可以开饭了。”田妈上前来到。“去叫老先生,老夫人下来用饭。”“是。”田妈转身而去,薄光站起来,湛一凡也跟着站起来,薄光看向薄荷道:“你去叫烟儿吃饭。”薄荷有些不解的看向薄光,明明就知道她现在和薄烟水火不容!“我知道你和她有误会,可你们是姐妹,有误会才更应该解除误会,这次不要让她在生气!去吧。

”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湛一凡轻轻的向她颔首,薄荷转身才去。薄烟的房间和自己的房间一个在走廊这头,一个在走廊那头,实在不近。薄荷上了楼,轻步慢步的想薄烟房间的方向而去,心里想着薄光刚刚怎么没让人去叫蔡氏下来吃饭,难道被他给狠教训了一顿?薄荷实在不解了,从前的薄光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为了自己而教训这家里的任何一个人的!他对自己的严厉,对蔡氏的苛刻,从来都是成对比的,从未像今天这样负比过。薄荷走到薄烟门口,伸手正要敲门却听到门内隐隐传来什么声音。

像是……争吵?薄荷从前是从来不屑于偷听,偷窃这样的行为的。可是今天她已经偷过了一次照片,也就不在乎再偷听一次吵架了。薄荷刚刚将耳朵贴在门上,剧烈的吵架声便向耳膜袭来:“你别他妈的来烦我!”薄荷微微一怔,这个吵架可不像是昔日里‘可爱活泼’的二小姐会说出来的话。“算我求你……我们已经分手了……曾经我把我的一切给了你……可你是怎么践踏的?我给过你太多次机会了!不可能再有了……你也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你就不能不来烦我吗?我不爱你,不爱你了!你懂不懂?我爱我的丈夫,我丈夫也爱我……你他妈别来破坏我的婚姻……不然我恨你一辈子!”薄荷转身贴在墙上,用力的喘了几口气。

薄烟……有个前男友?薄荷觉得不可思议,在薄家人眼中,薄烟从来都是单纯的,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薄烟心机深重。可是她是没想过薄烟竟然和别的男人谈过恋爱?而且听着这话,似乎这个男人还爱着她,想纠缠她?薄荷摸了一把脸,脸上带了些浅浅的冷笑迈步离去。薄荷下楼,薄光没看到薄烟有些疑惑:“怎么,没叫她烟儿下来?”“我在门口徘徊了一下,还是没去。”薄荷坐下,“田妈去叫一下吧。别告诉薄烟我刚刚去过……我怕她多想。”田妈点了点头立即去了,薄荷又看向薄光淡淡的解释道:“我不是拉不下面子……就是觉得,姐妹之间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湛一凡的手轻轻的从桌子下握住她,薄荷轻轻的反握住他的手,两个人没有对视一眼,可是桌下互相温暖的手,却那样紧紧的我在一起。蔡青奕没下来吃饭,薄烟神色疲倦的被田妈扶了下来。已经五个月的肚子因为穿得单薄也有了显怀,可是薄烟的身体并不丰满,让人有些担心她自己能否承受那样的重量。薄荷虽然和薄烟关系很恶化,可是此刻在心里也对容子华充满疑惑。他不是很疼惜这个孩子吗?他不是很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薄烟吗?为什么这几天薄烟在这里他都没来接她甚至看望她?容子华究竟是什么意思?“烟儿啊,多吃些。

”“谢谢奶奶……”“烟儿,这个,这个是你最爱吃的排骨。”“谢谢爷爷……”薄荷看着薄烟,其实这么看薄烟,还挺可怜的。特别是此刻湛一凡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而她却孤单形影,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落寞,应该是刚刚那通电话所致。但是薄荷也只是可怜她却没有丝毫的同情……果然自己是越来越冷血了,呵!这顿晚饭薄荷吃的比较舒畅痛快,吃完饭两个人还是决定回湛家,不因为别的,孟珺瑶还在那里。爷爷奶奶的神情似乎很是不乐,薄光却眼神含蓄的看着二人道:“多些日子回来看看我们这些老人家。

”薄荷只是沉默,湛一凡倒是‘虚伪’的笑了笑:“是,爸。爷爷奶奶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们休息吧。”爷爷奶奶‘嗯’了一声,他们还没走,爷爷和奶奶就挽着薄烟离去。湛一凡下班是司机小王送他来湛家的,这几日他精神有些不济休息严重不够所以都是小王开的车送他上下班。正好,回去的时候薄荷开车,而他就坐在副驾驶揉着太阳穴稍作休息。薄荷只静静的开车,虽然从湛一凡到薄家之后,两个人还没好好的说过一句话。薄荷想让湛一凡好好的稍作休息,所以就连轻微的咳嗽都憋着,到了红绿灯口的时候远远就开始慢行,等红灯一亮就安安静静的停在那里等着它的秒数缓慢过去。

突然,握住方向盘的手背一只大手握住,薄荷扭头看向副驾驶座低声讶然:“我没吵醒你吧?”“我没睡。”薄荷缓然松了口气:“回家再睡吧,这样也不踏实。回家我给你按按头?”湛一凡眼露精光的望来:“你说的,我等着。”薄荷冷嗤嗤的一笑:“我可给你按摩过!”她可没忘在海岩岛与他相遇的第二天的那个屈辱,被逼着做桑拿,活脱脱就变成了桑拿女。湛一凡低笑:“怎么,洛以为和有力的事情,你发现了?”这次轮到薄荷意外和惊讶了:“你根本就知道?”湛一凡轻轻的‘嗯’了一声:“没能瞒过我的眼睛。

有一次我和有力通电话,听到洛以为的声音了,所以怀疑。后来问了有力,他承认的。”“那你怎么不告诉我!”薄荷有些气恼的捶了捶湛一凡,害的自己被瞒这么久,要不是今天自己偶然发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晓呢!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拳头,手指摩挲:“有力求情。我也怕你直接pass了他。我觉得……他这次不是放足了胆子根本就不敢这样做。”“他是你的助理,你当然这么维护他了!”“可洛以为是你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拿来玩笑的。薄荷想了想,点头勾起一抹笑意:“的确。

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不确定自己的心,哪里动我切哪里。主要是,我看这以为那丫头好像和以往都有些不同了,所以我也犹豫……”“哪里动切哪里?宝宝你可真狠,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湛一凡的声音忽然变得有几分低沉,可惜在这安静而又狭小的车厢里,薄荷对湛一凡又完全没有戒心,所以丝毫没有觉察出来。红灯变绿,薄荷启动车子,看也没看湛一凡只是认真的开自己的车,无意识的问了句:“什么游戏?”“我动你哪里,你动我哪里。”“……”薄荷不想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薄荷愤怒的一声低吼:“湛一凡,挪开你的爪子!有监控器,你想被人肉啊?”前段时间还有个此列的新闻被吵得沸沸扬扬的,薄荷可不想因为此例的新闻而上头条。“那我们回去玩儿。”湛一凡蹭过来,嗅了嗅薄荷的头发,此刻已经变身成为一个活脱脱的饥渴色狼。“不行。你别给我说你不知道家里现在谁来了!”他还以为是他们两个人的天地啊!?湛一凡蹙眉:“那我们去我们买的小区房子。”“装修好了吗?”薄荷有些惊讶,她把这事情还给忘了,他们好像在婚礼之前去看了房子,还商量着买了一套花园小区的楼中楼。

湛一凡看薄荷那么兴奋去依然扫兴的叹了口气道:“装是装好了,可是新装修的房子用再好的材料,我们也该空个半年再入住。”薄荷的确是有些失望,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安抚的道:“不用把她放在心上。她来这里的确是工作的,而她在中国认识的人也只有我们。”薄荷真的很想把小区花园给那孟珺瑶住去!可是随即想想却又觉得自己太恶毒了,他们都不愿意住新房子,怎么能让别人去吸毒呢?“我没把她放在心上,你放心吧。”薄荷微微一笑,突然不想说这个话题便又转而道:“对了,我拿到照片了,回去给你,你先处理一下。

上面有很特殊的化学物质,不能见闪光,只怕强烈的日光也不能见。不然照片会毁,给它过个塑再拿着去调查。”湛一凡微微挑眉‘嗯’了一声。薄荷看向湛一凡那深思的模样,想起之前偷听的电话便又问:“你是不是让人找到当年负责给妈妈接生的医生了?”“你怎么知道?”湛一凡的表情终于变得有些意外,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才是。薄荷叹了口气:“我拿照片的时候,偷听到的。那个医生打电话给他了。他已经知道有人在调查他,所以让他丢下孩子老婆赶紧逃跑,这里面的确有问题。

”湛一凡明了:“难怪……看来我得让侦探社的人看紧他了。当年,负责给岳母接生的那个医生在你出生之后就从那家医院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你的出生证明,别的一切关于双生子或是岳母的信息都被抹的干干净净,干净的让人怀疑。这一次,也是好不容易侦探社才找到那个医生,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联系,看来当年他的失踪是和你父亲有密切的关系的。”薄荷认同的点了点头:“而且是必然的关系!”“没事,既然我们知道了他要再次逃走的信息,那我们就可以先下手为强。

”又是红灯,薄荷停下车看向湛一凡,眼里有些愧疚:“你每天要忙公司的事,还要忙我妈妈的事,真是幸苦你了。”湛一凡蹙眉,神情顿时有些不乐:“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老公,你忘了?”薄荷感性的往他怀里趴去:“就是没忘,所以才没和你客气的说谢谢。”湛一凡伸手抱着薄荷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头看着她的目光温润如水:“傻宝宝……”薄荷的确是傻,所以看着湛一凡这样累了就不忍心再将薄烟的事情交给他去调查。她是检察官,这方面的事情也好下手,这一次……就让她来看看薄烟究竟还对众人隐藏了什么秘密。

而这次回薄家过程虽然有些惊心,但总算是有所收获。*回到湛家,客厅里的灯毫无疑问的还亮着。薄荷与湛一凡拉着手进入玄关,薄荷弯腰换鞋便主动的放开了湛一凡的手,刚刚弯下去便听见孟珺瑶的声音传来:“凡哥哥,你可回来了!”然后抬头便瞧见孟珺瑶飞奔过来的身影。速度很快,薄荷还弯着腰,她就已经扑进了湛一凡的怀里。薄荷神色一冷,这孟珺瑶当她薄荷是隐形人吗?薄荷直起身,冷眼的看着孟珺瑶扑在湛一凡的怀里,还对自己露出稍些得意的表情。

薄荷微微蹙眉,这个孟珺瑶完全是故意的,在挑衅自己!让薄荷安慰的是,湛一凡很快就拉开了孟珺瑶,将她的身子拉离他的怀抱,还微微蹙眉的看着孟珺瑶,语气也有些不耐烦的道:“说话就说话,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孟珺瑶也没看薄荷,只是冲着湛一凡娇羞的笑了笑:“可我真的太想你了嘛。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我都没吃饭在等你呢,走,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对了……薄小姐你不介意吧?”薄荷抱怀,没想到孟珺瑶会突然转向自己,那一句‘薄小姐’还真是把她薄荷撇的远远的就仿佛与这个湛家与湛一凡毫无关系似的。

当然,薄荷还是很自然的摇了摇头甚至微笑:“当然不介意了,这你还是要问……我老公他自己的意思。”湛一凡放开孟珺瑶,手伸到后面将薄荷揽上前来,当着孟珺瑶的面抱着,有些不耐烦的对孟珺瑶冷冷道:“我去哪里你管得着吗?我和你嫂子吃过饭了,你自己吃吧。”说完就低头看着薄荷道:“我们上去休息。”薄荷点了点头:“嗯。”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她实在没必要为了孟珺瑶而感到紧张,湛一凡时根本不喜欢她的。两个人错开孟珺瑶向楼梯走去。“凡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好歹也是客人……”孟珺瑶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委屈。

湛一凡微微侧着冷面,视线寒冰瞟着身后的孟珺瑶:“你也知道你是客人?孟珺瑶,你好自为之,什么时候学会尊重你嫂子了,我湛家才会真正的欢迎你!”孟珺瑶浑身一怔只呆呆的看着湛一凡与薄荷的背影,薄荷沉默,这些话她自然是说不出口的,可是对于故意来挑衅甚至当着她的面想要勾引或是向她丈夫示好的女人,她也很生气,但是对于孟珺瑶她是没法说狠话的。她知道孟家和湛家是世交的关系,而孟珺瑶如今又是孟氏的总经理,这方面的面子她自然还是要留的。

让她欣慰的是,湛一凡对孟珺瑶的态度还是比较果断和清楚的,至于孟珺瑶的挑衅,她又何必放在眼里?可是薄荷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在孟珺瑶抱着湛一凡那一刹那,她的内心有一股隐约的郁气和酸楚。他们两个人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对方的身边出现另一个异性,至少湛一凡的身边,孟珺瑶这样喜欢着他的女子……还是薄荷遇见的第一个。薄荷进了屋便只是沉默的去更衣间换衣服,湛一凡紧步的跟在后面,看着薄荷脱了大衣自己便趋上前来一把将她纳入怀中。

“宝宝……你生气了?”“嗯?为什么要生气?”薄荷有些莫名其妙。“你在不开心……”薄荷侧头看向湛一凡近在咫尺的脸,亲了亲他的下巴才微微笑道:“别想太多了,我只是在想事情。”“想什么那么入神?”“说了,你不许笑话我。”湛一凡低笑一声:“绝对不。”薄荷犹豫着红了脸,慢吞吞的才道:“刚刚……我好像因为你吃醋了。”湛一凡一僵,低头看着薄荷:“是这样吗?”湛一凡的视线让薄荷突然的紧张慌乱,急忙低头掩饰着自己的心慌:“不许笑话我!我也觉得奇怪……不该和你说的……是你问的……”湛一凡转过薄荷的身子正面拥入怀里,大手在她背上上上下下的摩挲着,嘴角浅浅含笑:“我想要记住这种感觉。

”薄荷乖乖的呆在湛一凡的怀里,听他语气,似乎还挺高兴的?两个都没真正恋爱过就进入婚姻的人,此刻抱在一起享受着他们这个婚姻带所来的特殊感情和韵味,特别是薄荷,她觉得自己变了,变了好多好多。楼下,孟珺瑶一边扒饭一边低着头流着眼泪,虽然只是演戏,可是此刻她的心还是痛的像被人用阵扎似的。手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孟珺瑶匆匆的抹掉脸上冰凉的泪痕,接起来轻轻的‘喂’了一声。“女人,你在哭?”孟珺瑶的手轻微一颤,背过身去拿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湿润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才冷冷而道:“你听错了。

”“呵……”那边的男人冷哼一声,“我不管你怎么做,可是你应该明白我们此次合作你的目的是什么。”“我知道……破坏他们的婚姻嘛……这对我来说一定是毕生最想做的事情!”“你知道就好。我就是提醒你。下个星期,我也会飞去中国,到时候我们见一面。”“不必了,我不想见你!”啪嗒率先挂了电话,孟珺瑶冷冷的盯着手里躺着的手机。轻慢而又冷绝的擦掉脸上最后的一点儿湿润,孟珺瑶的脸上闪过一抹冷冷的笑意,阴险和算计都在顷刻间消失在眸底最深处。

------------——有木有发现偶们薄荷其实很有做侦探的潜质啊?OO~。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