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099 兔子遇上萝卜

检察长办公室的氛围因为薄荷的一句话而变得异常低沉。舒骺豞匫薄荷在提醒检察长对她的承诺,而检察长却在思量着他的考虑。容子华敛眉看着薄荷,双眸里盛满了隐藏的伤痛。花延曲倒是颇为淡定,翘着二郎腿看戏一般的身处局外看着这三个人因为心思各异而呈现出不同的精彩表情。薄荷知道,自己不能沉默,这事只要一沉默就会不受控制的朝着与你相背而驰。随即沉稳了心情,缓缓的在花延曲和容子华的对面沙发坐下来。“检察长,您在让我接下珠宝盗窃案的时候对我的承诺,该不会忘了吧?”薄荷再次轻声的提醒,能好好说话她当然会好好说,现在就是说好话的时候。

检察长立即点了点头:“这当然,我当然记得。我也想说,这次你介入警方的调查,协助他们顺利破案我是大感欣慰啊。今天早上刘队直接就对各大报社新闻社说了,多亏这次我们云海市检察院的协助,还好好的感谢了你一番呢!”薄荷笑了笑,算那刘队有良心,也算他聪明没提湛一凡。薄荷的笑又含蓄了几分,显得有些谦虚却又有些她自身所带的那份儿傲然。朝着检察长谦虚的点了点头:“检察长您知道就好。”意思也明了,知道就把假给她批了,知道就把出国手续给她!薄荷的态度有些不卑不亢,当然如果不是刚刚立了功绝对不敢再检察长面前这么硬气。

而检察长偏偏就被梗在这个薄荷立了大功的事上面。他的确答应过她,一旦案子结束就给她婚假给他出国手续,更不论说这案子竟然真给他破了。接下来的公诉出庭几乎不是问题都能遇见的顺利,这一切都是该给薄荷。可是……检察长为难的看了容子华一眼,容子华是他最得力的下属也是最器重的检查委员,这个年轻人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但,薄荷的前程也是几乎可以预见的,她与湛氏国际继承人的婚礼已经沸沸扬扬了整个云海市,整个中国整个亚洲甚至整过世界。

这事儿的确有些骑虎难下了,就因为容子华对他的同时恳求……婚假啊!检察院不可能同时让两个高管休婚假,那检察院的正常工作还怎么运行?怎么就都赶到一块儿结婚了呢?“其实薄部长你看,今天容检委也在这里,他呢,情况和你一样,都恰恰赶在一起这个时候结婚。你也知道现在是年末,年关上呢就有很多案子都需要人,检察院如果同事给两个高管休婚嫁这是不可能的……”薄荷一声冷笑打断检察长的话,也不管自己现在多么的冒犯上司,可她这冷笑是发自心底的对此前情形的鄙夷。

“薄部长……你有什没意见吗?没关系,你可以说,我一定会酌情的看看这个情况……”检察长实在是不想让容子华失望,可是答应了薄荷的事似乎也不能失信,所以才在这里衡量一时拿不定主意要给这两个人各自多少的婚假。反正,同时放是不可能,而薄部长的一个月婚假更是不可能。薄荷轻轻的翘起二郎腿。她上班穿正装的时候习惯穿西裤,所以平时整个人看起来很干练,也很有魄力。她轻轻地扫视过容子华,容子华的表情变得有些淡漠,他最近可是越来越不似往日里的那股子温和玉润的形象了,到颇有往自己的形象上靠的趋势。

薄荷没心思研究容子华,看了容子华一眼便又转头看向检察长问:“请问检察长,我申请婚假和出国手续多长时间了?”从十月底开始,快两个月了吧?就算是一个小小助理、扫地阿姨的假都给批下来了吧?她到了婚礼前一天却还在被拿捏耽搁!?“这……”检察长的确不知道。他只知道薄部长在申请婚假和出国,这时间倒是没注意。“我告诉您吧。我申请的时间是十月二十八日,再差四天就是两个月。请问容检委是什么时候开始申请您的婚假?”薄荷转头看向容子华表情尽量变得温和。

容子华微微敛眉,不用回答薄荷也知道,再早也不可能比自己早。他们一开始的婚礼日期是十一月底,如果不是她,只怕他和薄烟的婚礼已经完成。所以他才在这档子时候出来搅乱事情?薄荷又看向检察长,脸上依然带着让检察长越加为难的微笑:“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的婚假批下突然间变得这么困难。可我的这个婚,必须结。国,也必须出。不是我固执,而是,我只是坚持去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薄部长啊,不是我不给你,这明天的婚礼我自然不会耽搁你。

可是你之前向上面申请的婚假是一个月,这的确有些违驳咱们院里时间上的调节。容检委的婚礼恰恰在一月中旬,如果院里同时少了两位高管,还是年初年末的关头,这对工作的影响你也应该知道。而且那珠宝盗窃案子的公诉少了你你底下的人能做好吗?还有便是……”“检察长!”薄荷再一次打断检察长的话,随即站了起来,这次脸上的笑容都变得虚伪起来。虚伪的冲着检察长笑,虚伪的冲着容子华小,虚伪的冲着看戏的花延曲笑,自己依然保持着平和的声音淡淡的道:“您说的,都不是问题。

我想您忘了,我再次提醒您。我今年二十八岁,按照《婚姻法》以及《计划生育法》的规定,我属于晚婚晚育的范畴。符合晚婚年龄的公务员,可享受晚婚假十五天。再提醒您,我上次休年假提前八天回检察院上班。加上这八天年假,我的婚假也可以享受至少二十三天!这期间的元旦节三天,一共是二十六天!一个月如果实在批不下来,那这些应得的,检察长您总不能再为难我了吧?”‘为难’二字都说出口了,分析的有那么头头是道。行行行,这原本三天的婚假检察长还没说出口就被薄荷给掰到了二十六天,他还真说不出什么辩驳的话来,这丫头的嘴从前怎么就没见着这么厉害呢?检察长心里又是叹又是气,自己一个堂堂检察长的威严今天算是败在这个下属手里了!还是个女人?果然是个打官司的一级好手!花延曲摇着头忍着笑,他早就见识过薄荷说服力的强大,从前自己就多番拜倒在她的嘴下,今天重新温习一遍她和别人的对战才发觉果然是精彩啊!还是容子华站了起来,对着检察长微微颔首道:“我倒是没关系,三天婚假还是十五天婚假都无所谓,检察长您看这批便是。

”好一个懂礼数的,体贴的。要是早些懂礼数她会被检察长叫道这里来吗?想必检察长是想让她为难吧?没想到自己反倒让他们为难了。这检察长也是个老狐狸,左右为难就把事情抛给她来为难,没料到她根本就肯退步吧?没料到她今天腰杆子硬气十足吧?薄荷眼眸里闪过一抹冷然,被花延曲瞧在眼里,花延曲心里叹息又是摇头。这两个人如今走到这一步,究竟是都怎么了?检察长立即也站起来,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重重的拍了拍容子华的肩叹息道:“容检委这要委屈你了!你要比那丫头沉稳一些!还是你懂我的难处啊!”言下之意,骂薄荷不懂事,骂薄荷不沉稳,骂薄荷蹬鼻子上脸?薄荷隐忍不了这股子气,冷冷的便道:“检察长。

我的确还年轻不太懂礼。这些天忙着工作没睡好没吃好,很难沉稳。您的难处我理解不了,我只知道只要您大手一挥什么事儿都不是难事儿。可您只要有心为难,我的难处便处处都是。今天我就是得罪您,这话也得说。容检委在公司是我的上司,在薄家却是我妹夫。我这姐姐先结婚,能有先给妹夫批婚假的道理么?我两场婚礼,两个家族,我奔波不停,我很理解您对容检委的欣赏和有心维护,可您也看在我为了婚假而用心破案,甚至我丈夫也跟着我去现场帮我盯梢的用心上通融通融,我会必定会从心底感谢您!”薄荷的这番话从上楼来看到这一幕便想说了,她的态度一直都很硬气没有一刻软下来。

检察长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首先对容检委竟然是薄荷的妹夫而感到吃惊,又对湛一凡竟然也跟着去了案件现场而感到惊讶。这可真是用心啊,他要是再不通情似乎就显得有些无情了。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去吧去吧。什么二十六天,说的我好像真的是一个铁面无情的上司似的。一个月的婚假,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只有你这丫头才有这荣幸和面子。”薄荷这才将真心的笑容推上脸来,对着检察长深深一个鞠躬:“谢谢您。真的谢谢,我代表我先生也一并谢谢您。”“得了得了啊,你把他也拉了出来,我要是再不答应,只怕那湛先生就要亲自找上我了。

”薄荷心里有些讶然,难道是因为自己把湛一凡搬出来才让检察长答应的这么快?检察长为什么如此顾忌湛一凡呢?薄荷自然不可能当面问出这个疑惑,只是心里终于放下一块石头。从检察长办公室退出来,花延曲自然是跟着的。一出门就对薄荷竖起大拇指:“多久没见你这般英姿了,真让我怀念啊。”“你就笑话我吧,这世界上没比我申请婚假申请的更委屈的!”时间长,耗事儿多。花延曲摇了摇头:“可你却还是得到了一个月的婚假啊。这的确是太难的了。”薄荷满意的笑了笑,要不是为了一个月,她需要大费周折吗?湛一凡都涉险了,要是没有一个月,她对这工作还真的要彻底失望了。

薄荷送了花延曲一个白眼,转换话题道:“这是我努力换来的。欸,明天让朵儿当花童的事情别忘了啊,带孩子早些来穿礼服。”花延曲摇了摇头,薄荷眉梢一冷:“怎么,还拿乔不愿意了?”“不是朵儿当花童的事儿。是你对容子华,你不觉得真的太无情了么?他这么做无非是想打乱你结婚的行程,完全是不甘心的表现。”薄荷咬牙切齿的冷笑:“我就知道是他捣鬼!明明就是他让检察长为难,最后又跳出来表现什么深明大义?呵,你们男人就是虚伪!”花延曲一脸的委屈,这可是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啊!叹气摇头:“看来,你如今对他是真的完全没半点儿心思了。

”“如果还有心思,那要怎么对得起明天和我举行婚礼的新郎?”花延曲哀怨的盯着薄荷:“如今那个人在你心里的位置一定很重要了吧?他可真是攻心的专家,这么快就占据了全部的心,让我嫉妒死了!”薄荷想起湛一凡不由得笑了笑:“是啊,你嫉妒吧。羡慕吧!别恨我就好。”“你就得瑟吧!”两个人消失在电梯间,容子华缓步的从角落里走出来。其实他们出来不久他便也出来了,她说的话,他也算是听了一半,该听见的,也全听见了。心里是一片哀痛的凄凉,听着她满不在乎甚至鄙夷的语气,就像是有一把刀在凌迟他的心。

她如今,已经如此的讨厌他了吗?她已经走得那么远,他回头想追是不是再也追不上了?错过她……会是他这辈子最痛苦最痛悔的事吗?薄荷,你真的好狠,好狠啊。有力拿着挂号卡走近男科生殖就诊时,一眼扫过空荡的房间脸色微沉。他是个德国男人,骨子里传统的德国男人,相比好面子的中国男人而言并不觉得看男科有什么值得尴尬。所以他的出现,引来周围一片的男人们注视,心里都在默想这样的男人莫不是那里也出了什么问题?啧啧,这么帅,如果也不行那得多可悲啊?有力丝毫没察觉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眼中的讨论对象,而是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中国的医院有多坑人不靠谱全世界的人民都清楚,所以他也不是太期待。要不是昨天薄荷那女人那一脚踢的实在够狠,他也不至于今天还隐隐作痛!无奈之下,也为了自己的这宝贝和日后的幸福生活才走进这据说是云海市看男科最好的医院。但……有力的嘴角勾起一抹冷诮的笑,原本就冷酷的俊脸此刻就像一个修罗般散发着更冷的寒光。看来不仅不是医院不行,医务人员的操守也值得怀疑。“那个……能让一下么?”突然背后响起一个轻微而又充满忐忑意味的声音,有力回头看去,在看到身后的女人时健硕的身躯和冷酷的表情皆是狠狠一怔。

随即便紧眯了眸子开始审视起来,多漂亮的女人啊,瓜子脸,丰胸细腰俏臀长腿,那白里透红的娇嫩肌肤更是吹弹可破一般的美。他见过不少好看的女人,可像眼前这个充满了东方韵味甚至堪比电视里那些还要美上几分的活物却是生平首次。这女人,美得似个人间尤物,该凸的地方凸,该桥的地方也翘,让人一看便很有想上的欲望。让他还有些疼的地方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到中国这么久,还真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有这么大的欲望。即便是在病患的情况下也丝毫不影响此刻有力对这女人顷刻间便想占有的心思。

就在有力眼露淫光肆无忌惮用他那赤裸裸的眼神毫不客气打量着女人的同时,女人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心里还想这这男人外国是干什么的?长得挺帅的,身材看起来像模特,脸看起来像电影明星,难道……也是来看男科的?当即洛以为的心里‘啧啧’两声,这样的男人不行了,拿得多可惜啊。不过,倒是为世界上减少一个祸害?洛以为的脑袋空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有些不舒服,这不舒服当然来自眼前这个外国帅哥那毫无忌惮的眼神打量。洛以为见过太多的男人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眼神了,要说习惯,早就该习惯了。

可是却从没有一个男人再见第一次就对她露出这么不含蓄的淫光,洛以为的心里莫名的伸出一股厌恶来。可这男人好生不识相,她露出厌恶之情他竟还堵在门口不让开。难道是听不懂中文?也不奇怪,人家是外国人嘛!洛以为只得咬着牙挥着小手尽量的保持着自己作为医生道德的微笑又用自己蹩脚的英文道:“hello?sir,you、stand、in、my、way。”有力微微敛眉,看着眼前的女人用自己纯正的中文道:“你是医生?”这里不是妇科,挡住他的去路?那只可能是医生了。

洛以为震惊在这个外国男人竟然讲的一口字正腔圆的中文,当下老实的点头:“对啊,你是病患吗?”这是洛以为和有力第一次正视对面第一次正式对话,有力心水垂涎洛以为的美艳,当下心里决定定要将这个叫媚娘捉上自己的席梦思大床。洛以为却厌恶着有力的淫荡眼神,当下决定以后见着外国型男都要有多远躲多远。有力抱怀坐在洛以为对面,眼神依然纠缠着洛以为,而且是带满了颜色。洛以为尽量保护着自己打人的冲动,她告诉自己,这一次再也不能被自己的病患打动,医生和病人之间的戏码她早就上演够了,就算这次是外国酷哥也不行。

“咳。”洛以为正了正色,严肃的看着对面的有力道:“请将你的病历卡给我。”有力将病历卡递给洛以为,洛以为划了一下,电脑上出现有力的名字,她敛了敛眉念了一遍:“yuri、martinsen?”“中文名尤里&8226;马丁森。你也可以叫我有力,没有的有,力气的力。”虽然这个外号是李泊亚那个无良的人取得,不过长久以来有力倒像是他的真名字了。洛以为对叫他做什么没兴趣,对于男人的勾搭她早已经练就了‘视而不见’的金刚罩铁布衫功力。

“请问,你哪里不舒服?”洛以为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想润润自己有些干涩的喉咙,哎,这个男人的眼神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让人不舒服。有力看着洛以为端起水杯,那不涂口红也嫣红的诱人的唇瓣轻轻的含在水杯边缘,身体莫名的便是一紧。嘴里便老实的吐出两个字:“老二。”“噗……”洛以为一口水还没喝下去便给喷了出来,可怜的电脑屏幕从上到下都没逃过各处均匀都被喷了个湿淋淋的。有力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这女人实在紧张什么?他的确老二不舒服,见着她有了反应更加的隐隐作痛起来,能舒服吗?“那个……先生,请文明用语。

”“那说什么?阴jing?”“咳……咳咳……”洛以为见过热情奔放不要脸的男人,却哪里见过这样热情的男人?就因为他是外国人所以说话才口无忌惮?洛以为平日里虽然也将那个词放在嘴里,那是医学名词。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说出来却愣是有一股淫荡的意味?洛以为的心砰砰激跳,真是丢人啊,她一个医生竟然被一个男人给调戏了。虽然被调戏那是常有的事,可是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调戏这绝对是第一次啊!呜呜,她好可怜哇。“咳……”洛以为的脸色友情又白了一阵才让自己的心态恢复正常的平和。

对面的有力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没想到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就是脑子有些不太灵光,被稍微调戏一下就这么有趣,那张脸红的真是让他光看都欲火焚身啊……“请问,那是怎么个不舒服?蜕皮吗?痒吗?”有力蹙眉,冷酷的脸上闪过一抹僵硬的冷意:“小姐,我不是性病,谢谢。”“请叫我医生,谢谢。”你才小姐,你全家都小姐!洛以为在心里把有力的全家都给问候了一次,是越加讨厌这个有力还是尤里什么的外国男人了。洛以为本着自己专业的态度和心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挂着自己那天使般漂亮的微笑继续道:“那是无法勃起?还是射jing的时候精ye过于黏稠或者稀释?”有力的眉梢狠狠跳了两下,脸色有些阴沉:“我只是被踢了一脚……”“哪个女英雄……”洛以为拍案而起欢呼大叫,随即又狠狠一口将嘴里的话给咽了下去,那个女英雄做的为名除害的好事啊。

对面的男人脸色越加的恐怖了,仿佛张嘴就要吃人似的,洛以为羞愧的底下自己的头,自己仿佛兴奋过了头,忘了自己还是个医生啊,医生就要为病患考虑,怎么能反倒欢呼呢?要欢呼,也在自己心底小小的欢呼一下就行了嘛!哦也!“咳,哪个女的,做事儿太狠了,太不应该了哈。那请问……啥时候的事儿啊?现在还很痛吗?回家试过吗,还行不行?有没有肿的地方呢?”有力心里冷笑,很好,倒挺会掩饰的,可你在掩饰也掩饰不了你小白兔的本质!美丽的兔子,你给我等着吧,我迟早把你给吃了!“昨天,有些隐隐作痛。

医生,你要检查一下吗?”说着有力站了起来便解自己的裤腰带。洛以为顿时花颜失色,连连挥手道:“不用,不用!那是您的隐私,我怎么能看呢?”“没关系。我就想让你好好给我检查一下,我怕哪里肿了我自己没注意到,要不……您替我看看?”的确是肿了,而且是很肿很肿,见着她才肿起来的。有力心里冷笑,明知道她根本就不敢看,可是就像看她花颜失措的表情,多有趣啊?比boss那女人可有多了,想起那个女人的狠自己就咬牙切齿,哪里比得上眼前这个女人的有趣呢?女人啊,还是要能掌控在手里才有意思。

就像眼前这个,一看就是能咬在嘴里的兔子。boss什么眼光?女人还是乖一点儿的好,太难以驾驭了在床上都没征服感。洛以为当然不可能看,笑话,她虽然是生殖科的医生,但她是理论上的,而且刚分配到生殖科不久。她哪里见过?哪里敢看?还把‘初见’献给这个男人?怎么都觉得危险。匆匆的配了些药洛以为就把就诊卡还给有力,而有力明显还不想走,洛以为看了眼时间到自己下班的时候了,抓起钥匙和包扔下还在就诊室似乎不愿走的有力自己便先跑了。

吓死人了,这个外国男人真的是吓死人了?为什么她总感觉他有一副想吃人的恐怖表情呢?洛以为祈祷这辈子都不要再遇见这个男人,祈祷祈祷!可天不遂人愿,洛以为作为薄荷的伴娘怎么可能会在婚礼上错失作为湛一凡伴郎的有力呢薄荷走进家门,在厨房里忙碌的田妈见着薄荷便立即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出来,站在门口对着还在换鞋的薄荷恭恭敬敬的弯腰问候:“大小姐你回来了?”“嗯,田妈,帮我准备点儿吃的,我饿啦。”“好的大小姐。拿到你房间吗?”“我先泡个澡,就放在下面好了,我一会儿下来。

”薄荷微微的冲田妈笑了笑,以后不知道还能让田妈为自己准备几次东西,心里唯一舍不得的人只有她吧?这个始终默默关心着自己,对自己温暖的田妈。薄荷从进大门到上楼除了薄家仆人都没见着别的人,心里虽然疑惑却还是先回自己的房间去泡澡了。放水的时候去准备衣服,坐进浴缸里刚刚放开音乐手边的电话便响了起来。薄荷拿起来一看竟是湛一凡?勾唇微微的笑了笑,接起手机打开免提放到一边撑着下颚才道:“怎么,事情处理完了?”“嗯。回家的路上。

你呢?”“嗯,手续拿到了!假也批下来了,虽然过程又突生了一些曲折,但我都解决好了。”就连案子的头绪都给王玉林他们找出来了,相信他们打官司是毫无问题的。想着接下来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个月了,薄荷不由得高兴的双脚在水里哗哗的搅动起来。“你在……洗澡?”湛一凡不确定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薄荷忍着笑:“你猜。”湛一凡叹息:“坏家伙。”薄荷嗤嗤的笑,湛一凡真想抱抱她,更想和她一起洗澡,还能顺便……脑袋里浮现两个人在浴室里做的画面,湛一凡的呼吸不由得沉重了一些。

薄荷也想起两个人在浴室里的事情,脸越加红越加烫了起来。“那个……明天婚礼的流程我还不知道呢。”湛一凡忍着笑道:“等我回去给你发一遍视频,流程大概的模式都用动画设计出来了。”“嗯嗯。”薄荷本来也是一头乱,自己结婚的前一天却还什么都不知道也实在太失败了,虽然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可是总也有些过意不去,显得自己太不注重婚礼似的。“就这样。你洗澡,我安静开车。”挂了电话,薄荷鼻息钻进水里,好想看看他们在海岩岛拍的婚纱照啊,明天能见到了吧?明天婚礼……明天就和湛一凡真正的结婚了,真正的成为夫妻了……无论是名还是法律还是实,他们都是夫妻呵。

薄荷从水里‘哗’的钻出来沉沉的呼吸着,如果妈妈能在,那就更好了。别的人,她还真没有期待的。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就看到床边的桌子上田妈已经放了煮好的乌冬面。薄荷又将头发擦的干了些才放下毛巾走过去,刚刚坐下便听到敲门声。薄荷微微蹙眉,还没出声门外便传来声音:“姐,你在吗?我是烟儿。”薄烟!?薄荷放下筷子,轻声应道:“我在。”门‘咔’一声从外推开,不过三个多月却已经韵味十足的薄烟穿着粉红色的格子孕妇裙步履缓慢的向薄荷走来。

“姐,我刚午睡起来,听田妈说你回来了我便来找你聊聊天,没打扰你吧?”薄烟依然是一脸的微笑,就仿佛两个人之间从没发生过别的事情一样,温暖的就像她平日里带给别人的感觉,阳光。薄荷拿起筷子挑了一块西红柿放在嘴里才淡淡的道:“没事,我这个要吃些东西。”“哦……姐,我看你气色挺好的。本来担心你出差会很累,还担心你明天婚礼呢,看来你挺期待明天婚礼的嘛。”又要试探什么?薄荷敛眉,不过却没表现出来,抬头又是一脸淡然的看着薄烟:“没什么。

一辈子就结一次婚,没精神也要打起精神。”“可你们不是还要在英国举行一次吗?这么说,算是结两次婚咯?”薄荷蹙眉,眼里明显的闪过一抹不快。不过很快便是抿唇笑了笑:“你姐夫本事,我虽然累,但也得扛着。再说,只要对象是对的,几次婚礼有什么关系呢?”薄烟的脸色僵了一僵,似乎没料到薄荷会这样说,因为有本事才举行两次婚礼,这不是变着法的说容子华没本事,所以她才一次嘛?薄烟垂了垂眸,看着薄荷碗里的乌冬面又转移了话题笑道:“乌冬面啊,还是妈妈的手艺好。

对吧姐姐?”薄荷笑:“我从没吃过她煮的乌冬面,你不必向我炫耀!”看我不击碎你的假面!薄烟的脸色又僵了一僵,不过很快就娇嗔的看了半笑半羞的看了薄荷一眼道:“姐,你说什么啊。妈妈虽然比较疼我可你也是她女儿啊。我这怎么算是炫耀呢?”薄荷也笑:“是不是,你心里比我清楚。”看谁演技比较高?薄烟,我现在有心和你继续演和你过招,放马过来吧。“姐,你真的变好多哦……你从前很疼烟儿的,可是如今,却处处都不让着人家。”“我从前怎么疼你?你希望我怎么让着你呢?”“从前你都依我,对我好。

可现在比如婚礼啦,你看人家肚子都大了。人家都只能在家里休学,学校都不敢去了。哎……还有啦,你现在怎么喜欢和人家斗嘴呢?每次都斗不过你,哼。”“从前,呵……对你好,那是我的错。现在,你也知道你斗不过我……那以后还是少和我斗,我以后可不会‘嘴’下留情哦。”自然,手下,也不会留情。这算是给你的警告,薄烟。薄烟俏皮的撅了撅嘴:“讨厌,姐姐。子华也总是这样,总是说我笨笨的,斗嘴也斗不过他。不过没一次最后还是我赢,他会让着我,我呢当然也有我的办法。

呵呵……”薄荷心里冷笑,这薄烟总算是肯和她交锋了,即便是虚伪的相视而笑,可是两个人都明白对方在说什么。薄烟这是在告诉她,她薄烟会赢?“不,薄烟,我不会再让着你。我说过,从前让着你那是我的错,我怎么会让自己再犯低级的错误呢?”让着你自己受委屈这样的蠢事儿她薄荷是再也做不出来的了。薄烟缓然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低头对着自己的肚子喃喃道:“宝宝不乖,大姨在这里不能伸脚踢妈妈。就算你太闷了逼不得已也不行,就像妈妈逼不得已了不能踢你大姨啊……”薄荷敛眉,薄烟还挺擅长和她绕圈子打哑谜。

“就算妈妈不喜欢你,可妈妈也有自己的原因。妈妈现在很累,不和你计较了哦。我们回去吧休息吧……等晚上爸爸过来和我们玩儿。再过二十天,我们就能和爸爸住在一起了……不管多晚,只要能在一起,宝宝你都会开心吧?”薄烟在指责,薄烟在言外之音,薄烟究竟想说什么?薄荷总觉得今天的薄烟有些阴阳怪气。“姐,你别见怪哦。我啊,现在就喜欢和宝宝对话,你以后也就明白了……那你继续吃面吧,我先回去了。”薄烟灿烂的笑了笑摸着自己的肚子和腰缓然的又出了房间,薄荷看着她为自己带上门沉重的叹了口气。

薄烟的心思,犹如一根海底针,还不是一般般的难猜。这薄烟什么也没遗传,竟遗传了蔡青奕最擅长的特长,隐藏自己的真面目!薄荷二十八年来都没发现蔡青奕不是自己的亲妈,二十四年来都没发现薄烟灿烂笑容背后的阴险,薄荷二十八年来都没有发现这个家里的亲人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亲人’。薄荷刚刚吃完面田妈就来叫她,说是蔡青奕和薄光回来了。薄荷才问田妈他们之前去哪里了,田妈说是从医院回来。蔡媛媛发了高烧变成肺炎昨天才脱离危险。薄荷惊汗,她这两天忙着工作把蔡媛媛和蔡利的事情给忘到一边去了,也不知道湛一凡让手下的人办的事如何了,蔡利和蔡青奕沟通过了吗?田妈收拾完,薄荷拿着电话换了一声居家服才下楼去。

薄光坐在沙发上和才情以及不知道说什么,蔡青奕脸色有些难看,薄光也是一脸的严肃。“爸,妈。”薄荷淡淡的叫了一声,其实她是不愿意的,就如之前一样执拗的不再叫他们一声‘爸妈’。可是后来湛一凡的一席话让她明白,如果她在这方面不继续隐忍,那么妈妈的事情就更加没有任何的突破点,她必须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必须继续当他们两个人的‘女儿’。“薄荷你回来啦?这次盗窃珠宝案闹得沸沸扬扬的,所有人都知道云海市公诉监察部的部长立了功劳,你很替爸爸争脸啊!”薄光看到薄荷露出一脸的笑意来,还伸手拉过薄荷在自己身边坐下来。

薄荷顺着薄光坐下却不着痕迹的避开薄光的手,只是轻声道:“爸,叫我下来什么事?”“哦,是这样。你明天婚礼呢,爸爸叫了一些记者在酒店外面,你到时候适时的讲几句话,该讲什么爸爸也不教你了知道你有分寸。还有就是,股份的事情都已经办好已经转到了你的名下。爸爸思来想去,你是公务员,可是这是家里给你的东西,就算上面查你也不会有错的。”薄荷勾了勾唇低下头,股份的事情她还真没想那么多,既然他要给她当然拿着。至于记者?薄荷实在没兴趣,既然他都说了随便她说,那她想说什么都无碍了?蔡青奕揪着眉看着薄荷却突然厉声道:“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也不去医院看看你表妹?人情味都没有,你结婚谁还记得你?”薄荷敛眉,丝毫没有犹豫的便是一声冷笑道:“我倒是想去看,我有时间吗?再说,既然明天是我的婚礼,医院那种地方我还是少去为妙!”她倒是想去看人家蔡媛媛的笑话。

对于蔡家人记不记得自己的婚礼这件事,她却是一点儿也不稀罕的。------------——有力和以为的初见占了今天的一小部分篇幅。本来想后面稍提一下便可,不必写的这么详细。但是呢,自己想到这情节觉得真的挺有意思的便忍不住的写出来了……这两个人很有爱啊,以为是性感美丽的花瓶兔子,有力是花心冷酷型男萝卜,兔子就是吃萝卜的啊!哪有萝卜吃兔子的道理,是不是?oo~。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