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早安检察官娇妻 >> 096 六百万钻戒

前台,优雅流畅的音乐伴随着走上t台的模特们展示着这季最流行最前端同样也是价值不菲的珠宝们。后台,手忙脚乱的工作人员穿梭在模特们之间,珠宝盒子捧来捧去。薄荷当然知道这些珠宝并不是真品,真品往往只有那么一两件,其余都是高仿品,待秀场结束后买家出现真品才会出世。但仅是那拿出面的一两件真品便已是价值连城,而这两件真品虽然都被各自的设计师或商家锁在精密保护的保险箱里,却也是这一晚云海市出动的警察们重点保护的对象和目标。

薄荷是检察官,虽然这一次的神偷们是她的目标,可她重点还是在于收集证据。他们虽是国际盗匪,但是作案手法高超,一直以来整个国际警察们都苦于对他们证据不足而阻断抓捕他们的机会和线索。所以这一次薄荷的任务也就是多收集点儿证据,但如果能帮着警察们抓一个两个偷儿或是阻断保护了珠宝,那就是意外之中的奖励了。“你,你你,就是你,把那个盒子捧过来,快点儿!”设计师百忙之中大手一指,指头落在了薄荷的头上,薄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是说她吗?那设计师火气不小怒气腾腾的大吼:“不是你还有谁啊?全部人都忙的发疯了你还在那里发呆,快些!”薄荷按耐住内心对这个设计师乱发脾气的不满转头看着自己身旁哪有那设计师所说的盒子,转了半响视线落在右手边梳妆台上的两个摊开的珠宝盒,里面躺着四根闪着亮光的钻石项链。

薄荷当然知道这些不可能是真的,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转身向那设计师走去。早安,检察官娇妻96好不容易送去,那满脸络腮胡子看不清五官模样的设计师捻起一根便往模特身上搭去,脸上还很是一副对薄荷不满的表情:“走路那么慢,做事情那么不仔细,你是哪家的工作人员?”薄荷微微的朝那设计师笑了笑:“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怎么,这么先生你想越权炒了我?”丫的,给你拿过来就不错了,还敢颐指气使的乱发脾气?真以为她不发威就是个小病猫啦?那设计师上下打量了薄荷一下,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过是个乡下酒店的小服务员,神奇什么神奇……”薄荷磨了磨牙,以前碍于家庭和工作的原因,她还真是少见了这样当着自己的面攻击身份比较地位的人。

这个世界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啊。薄荷也是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声音不大也不小的嘀咕:“哼……不过是个拿玻璃工作拿玻璃哄人的破骗子,有什么好神奇的……还是个满脸胡子的粗矿大汉……”“你他妈究竟从哪儿冒出来的菜鸟丫头……”背后传来那设计师不满的怒骂,薄荷只当听不见,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人结怨的。撇开这个设计师,薄荷从工作室的后门走向酒店的后花园,她还有工作,而后花园有一个厨房,厨房里是她早早就让胡珊他们准备的临时工作室。

薄荷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她今天虽然伪装成修长的助理人员,可身上的确穿着酒店的工作制服,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混淆有可能正躲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的神偷们的视觉,也是为了自己办案的方便。推开厨房的门,厨师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做着油烟味浓重的中国菜,香味也扑鼻的迎向薄荷,把她的肚子惹的咕咕乱叫。见着陌生的薄荷走进来厨师们纷纷投来眼神,薄荷却只顾着走自己的路,穿过重重关卡,终于到了最后面的休息小屋。刚刚推开门薄荷便闻到了厨房里的那些饭菜的香味。

这可是休息室,如果有这样的香味只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屋子里的人正在吃好吃的东西。薄荷背着手走近,那些正围在桌子旁吃的不亦乐乎的人全然不觉薄荷的靠近,直到薄荷的身子促然一停,黑影投在卓子上众人才纷纷抬头。首先吓了一跳的是胡珊,嘴里的排骨掉了下来。然后是张煜寒,立即将筷子放下然后便用手背用力的擦着嘴上的油渍。最后是另外三个云海市一起过来的警察。薄荷冷喝一声,脸上无笑:“吃的挺香的啊,我看监视屏那里没你们什么事儿,是不是证据都找着了饿,或者那些神偷都给抓到了?”“老、老大……”胡珊踩了踩张煜寒,都怪他,禁不住诱惑非得吃饭,她都说了这是紧急时刻。

“对不起老大,我们错了……”张煜寒诚恳的立即认错,另外三位警察虽然不听令薄荷,但是人家薄荷时检查公诉部长职位怎么也比他们高,一个个也趴着头不敢说话,的确是他们去弄了吃的过来填肚子的,他们也不觉得今天能抓到神偷,证据就更别提了,过来绝对只是给国际或者那些珠宝商设计师们走个场子而已。反正人家自己都不在意,不以为然,他们还怕什么呢?“反正这里是厨房来着……肚子也饿了……我们才……”一个警察低声的嘀咕着似乎在企图解释。

张煜寒拍了拍额头,老大可是最恨别人做错事还解释的了,他深深为这个警察而感到悲哀。薄荷转头看向那个警察微微的勾唇笑了笑:“感情,为你们找的这个地方,还是我的错?那我再问问这位先生,你吃饭付钱了吗?”这是白家的酒店,没理由让这些人白吃白喝吧?“我……”那警察一时顿了口,反驳不出一个字来。早安,检察官娇妻96薄荷叹了口气,她不是来训人的,可是一进来就看到这样的情景她心里不可能没有气。“不是不能吃饭,而是你们吃饭的时候就不能有一个人端着碗过去守着监视屏吗?万一泄露了什么重大线索,这里面的损失谁敢承担!?”她肚子也饿了,理解他们就在厨房边上然后去找些吃的来的感受,可是工作优先,他们都是拿着国家薪水的人怎么却连这点儿道理都不懂?“我去看着。

”胡珊和张煜寒毕竟是薄荷手下的人,立即便起了身向剪视频奔去。那三个警察也不敢吃了,还吃得下吗?要是薄荷给他们的队长说一个字,他们都死定了。薄荷不想再教训这件事,自己转身走到剪视频后面站着,胡珊和张煜寒盯着屏幕一动也不敢动,薄荷看了各个角落才问:“有什么发现没有?”张煜寒摇了摇头:“从我们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有一个疑点。”薄荷拧眉立即问:“是什么?”“在我们来的那天我就发现停车场停了一辆车,都是z省牌照,可是号码却套牌了。

就是这个车。”张煜寒打开自己的电脑放大图片,是一辆比较普通的广本牌汽车。薄荷看向张煜寒:“你怎么知道套牌?”“刚好不巧的是,我三舅家有一辆破qq,他的车牌就是这个……所以我看到这个车牌时大为惊讶,真的。字母都一模一样。我开始也以为是三舅自己搞的鬼,还打过电话问,三舅也是一头雾水。”“这辆车停在这里一直都没开走过,到现在为止。我问过酒店的工作人员,为了不泄露工作秘密我们没有亮出工作牌,所以工作人员怎么都不肯泄露这个车和车主的信息。

所以我想等你来了再告诉你。”薄荷拍了拍张煜寒的肩:“这次做的不错。继续看着监视屏,有任何可疑的地方都通知我,我戴着蓝牙耳机。”“是。”薄荷转身准备离开,最后只给张煜寒留下一句:“车子的事情我会弄清楚,我希望你们能以工作为重。”“是老大!”张煜寒也算是填了些肚子当然不敢再玩忽守职懈怠工作。薄荷来这里其实也不过是想了解了一下这边的工作进度,没想到却逮到他们在这里大吃特吃完全把工作给抛到了一边。接下来也不担心张煜寒他们再玩忽守职,倒是那些警察薄荷没信心他们会像张煜寒和胡珊那样,薄荷现在也只有心做好她分内的工作,至于别人的手下她是教导不来,也无心教导了。

薄荷出了厨房,手里端着一盘糕点,她只怕暗中有人也在观察着花园、t台大厅或是后面休息室的一切,那她做戏自然就要做足了。只不过在路上也顺便给自己的老舅打了个电话。t台大厅已经开始拍卖珠宝,待拍卖成功商家就会便会拿出真品与买家交换。而近两年,这些神偷们就是在这个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那些真品,让各大珠宝秀场惊慌失措,损失惨重。薄荷将糕点放到一边任由众人拿去哄抢,自己却走到暗处脱下身上的工作制服换上红色的紧身旗袍。

从修长的颈脖到腰间的盘扣一颗一颗的慢慢扣上,然后将头上原本就盘着的头发抓松,放下用发卡别在头顶的刘海轻轻用手指分向左边拉着发尾一拧然后用发卡固定。婉约而又端庄的形象落落出成。薄荷刚刚走出暗处,一个穿着工作制服的女人便走上前来低声附耳:“薄检察官。”薄荷微微颔首,这个人就是她与这次珠宝秀保持联络的工作人员,唯一知道她身份的人。工作人员赵小姐将一个黑子递给薄荷,薄荷捧在手上低头一看,是一枚戒指,看起来应该是白色k金钻戒,上面并排镶嵌了六颗粉色钻石,闪的人眼睛都难以睁开,的确是奢华,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真的很美,也让人觉得心动。

赵小姐最后交代薄荷:“我安排你第五个出场,拍卖的珠宝luxury真爱系列的一枚戒指,你手中捧着的便是真品,一定要小心一些。”早安,检察官娇妻96真品?看来这戒指价值不菲了!“我知道了。”薄荷微微颔首,在音乐响起,主持小姐报幕之时薄荷捧着戒指盒走了出去。璀璨闪耀的灯光拍摄着从舞台之后走出来的薄荷,薄荷虽然上过不少报纸,可是她有信心那些神偷们根本不认识自己,这里的人不认识自己。所以她走的很轻松,走得很优雅,走得也很自然,到真的像极了一个拥有优雅高贵太不的模特。

而她的美貌伴着那优雅的步伐开始让人回想究竟是刚刚看过的珠宝how,想她究竟穿戴过哪一位设计师的珠宝?除了设计师们发现瑰宝一样的目光,除了观众发现新星一样的目光,还有台下角落里坐着的梁家乐、白玉醇、王玉林三人炽热、不可置信的惊喜,自然也有湛一凡那越来越深沉深邃包涵爱意的温润的眼神。“现在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这一款戒指,是luxury真爱系列的重中之王牌。它的指环是18k白色k金做成,镶嵌的钻石是澳大利亚开采而出且经认证的希贵粉色钻石。

大家可以看,它的色泽度为上乘之最的d,而且她的净度更为罕至的lc,77个切割面,每一颗钻戒都是一克拉,总共是六颗一克拉的粉钻。它的确美得让人窒息,不过为了让大家买的放系,她的证书也一并被带了过来,如果您买下当然会一并送给您。她的拍卖起价是二百八十元人民币,如果您喜欢,何不买回家送给你的真爱呢?”薄荷的手微微颤了颤,这么一颗小小的戒指要二百八十万人民币?而且还是拍卖起价!?简直让人咋舌!薄荷只希望哪个倒霉蛋买到这颗戒指回去发现它色度真的为d,纯度为lc,也数一数那77个切割面。

薄荷摇了摇头,叹息喜爱买珠宝送给爱人的脑残男人们,正在心里感叹时台下相应的响起拍卖价格。“九十九号,六百万!”底下一片哗然,薄荷也抬头望去,是哪个脑残?才刚刚开始喊价就给自己喊了这么一个漫天的高价?可薄荷在向那角落里的九十九号望去时,自己却险些狡猾的摔倒。不,此刻摔倒也不能平复她内心的震惊和震撼还有着急。怎么是湛一凡?他疯了?即便他戴着墨镜,即便他藏在最黑暗的角落里,可是薄荷也能清楚地看清那就是他——湛一凡!所有人都震惊了,这粉钻固然之前,而且还是这么好质量的粉钻。

可是这价格绝对能买两颗啊!即便大家也想买下那让人觉得美得窒息的戒指,可是一上来就被人抬得如此高的价格谁也不敢再往下接。“六百万一次……六百万两次……”薄荷心里的着急啊,此刻只恨不得有人给个价把湛一凡的价格给压下去。他真的疯了吗?花六百万买一颗戒指?用脚趾头想薄荷也知道这戒指是送给自己的,正是因为知道她才没有办法像别人那样欣喜、激动甚至是眼含赞叹的望着这个戒指。六百万,她一辈子的工资也没有这么多,她怎么能不心疼呢?即便他有钱,可也不能奢华的浪费在这上面啊。

果然没有人喊价,这戒指绝对是本次珠宝秀拍卖时卖的最快的真品。“六百万三次!成交!这位先生,请您上台,我们立即为您颁发证书,并将这枚‘真爱’交予与您。”白玉醇、梁家乐、王玉林三人羡慕嫉妒的望着站起来的湛一凡,不仅如此,全场的人都望着那个从角落里站起来的男人。戴着墨镜,穿着随意的黑色羽绒服,看不清面容,可是却能感觉到他非人的气势,即便遮住了眼镜也能感觉到他是个英俊非凡气度超群的男人。他是谁?不少人开始低声的讨论。

湛一凡才刚刚进军中国,可是他在国际上并不是无人不知。只不过今天的他可以低调,黑色的短羽绒服,黑色的紧腿裤,黑色的马丁靴,黑色的墨镜,实在低调的没有一个人认得出他的身份。即便摘掉眼镜,即便他亲自表明身份,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他就是那个天之骄子一般的商业巨子湛一凡吧?湛一凡上台写了一张支票,等会儿自然会到后台和今天到场的银行工作人员兑现。主持人给他颁发证书,然后让薄荷将戒指捧上递给湛一凡。薄荷心里虽然无奈,不过面上却是一点儿别样的情绪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只怕此刻台下坐着神偷,所以虽然心里有很多话,心里也有诸多异样的情绪,更像扔下手里的东西就把湛一凡拉到一边去‘教训’,但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至少能面无表情的捧着戒指走过去,然后又面无表情的看着同样面无表情从自己手上接过戒指的湛一凡。台下是热烈的掌声,如雷鸣一般的涌入薄荷的耳膜里,薄荷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凉了,可偏偏湛一凡在接过戒指时还有意无意的触碰了她的手背,让她狠狠一个颤栗。如此快的支票和交换戒指也是此次珠宝秀应对神偷们的对策,真东西落到买家的手里商家放心买家也放心。

薄荷自然要跟着去后面的密室等支票兑现,等密码箱送上目送湛一凡这个买主安全离开自己这个伪装的礼仪小姐才能离开。在去工作密室的路上,湛一凡走前面,设计师和luxury中国云海区的总经理一并跟着,薄荷自然走在最后面。“呲——”藏在耳朵里的蓝牙耳机突然响了一声,薄荷立即打开按钮,却原来是老舅打来的电话。“荷儿啊,我是舅舅,我让人给你查了。那辆车的车主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星期前住进酒店的,他开了两间房,他自己住一间,另外一件是给几个比较神秘的游客住的。

哦对了,那几个游客是外国人,名字、身份证我都有。你要吗?”薄荷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低低的道:“老舅,我给你一个邮箱,你立即发过去。”挂了电话,耳机里又是呲的一声,薄荷没敢停歇立即又按了按钮接通,张煜寒的声音立即从那端传来:“老大,工作密室门口的监控器突然变成空白啦!还有,那个赵小姐很有问题!”赵小姐?和自己联系的那个工作人员?“她刚刚和一个矮胖的中国男人见面,开着那辆一直停在车库里的车跑了!”再拐个弯就是工作密室!而赵小姐和一个中国矮胖男人开车跑了?薄荷心里大感不妙,顿住脚步压着声音急急的道:“马上有一封邮件回发过来,你看看上面的资料!告诉警察,让他们派一半的人去追赵小姐他们,另外的人派一半到密室来!”“是老大!”眼看就要拐弯,薄荷突然跑上前一把挽住湛一凡的胳膊做险些摔倒状:“哎呀——湛先生!”刚刚看见了支票上的签名,自己叫他湛先生也没人怀疑吧?湛一凡反射性的伸出一只手一把揽住薄荷的芊芊细腰,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胳膊,一脸的紧张,似乎真的怕她摔倒似的。

“我没事,前面有埋伏。”薄荷在站起来的时候附耳湛一凡身边低声喃言了一句,湛一凡微垂眼眸,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对不起,对不起。”薄荷站起来连连的道歉,似乎真为自己刚刚的动作而感到抱歉。“唔……”湛一凡淡淡的‘嗯’了一声,在上下的仔细观察了薄荷一番确定她真的没事才移开自己的视线。“湛先生没事吧?你怎么回事?险些撞到湛先生了知不知道?”设计师回头对着薄荷不满的低吼,薄荷却是一愣,这设计师不就是刚刚和自己有过争执的络腮胡子吗?薄荷突然低头,而那络腮胡子像是根本就没认出眼前这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就是刚刚在后台被自己呼来换取的工作人员似的,只是气呼呼的盯着薄荷继续指责的大骂:“你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得到这份儿工作的,真叫人不省心!”薄荷磨了磨牙,这设计师还真不是一般的欠扁,就那么喜欢逮到别人大骂?还是湛一凡敛眉沉黑了脸色那设计师才暂时饶了薄荷,那总经理急切的邀请着湛一凡往前继续而行:“湛先生请,刚刚的意外您可别放在心上……”薄荷心里只以为湛一凡会突然拒绝再往前行,毕竟她给了他警告,而他也必须这么做。

可谁知道湛一凡却只是淡淡的道的‘嗯’了一声看也没看薄荷一眼便转身继续前行,薄荷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就要拐弯继续前行的湛一凡,他这是要疯了?薄荷疾步而上,抓人的事是警察做的,收集证据的事有梁家乐王玉林他们四人顶着,而她现在重要的事就是跟着湛一凡这个疯男人,看他究竟要做什么,难道真以为那些神偷是好惹的吗?万一就埋伏在后面遇到危险怎么办?这个疯子,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薄荷没有察觉自己此刻的心有多么的急切,对湛一凡的担心甚至远远的超过了对工作的那份儿态度。

拐弯,走廊里是一片寂静。静的有些诡异和恐怖。湛一凡有意无意的落下脚步,设计师和那luxury的总经理无意识的继续前行,薄荷快步的跟上伸手轻轻拉了拉湛一凡的胳膊,湛一凡回头看向她轻轻一笑。薄荷不懂这个笑的意思,可是这个笑却还是安慰了她,让她那有些担心害怕的心在顷刻间安静了沉淀了下来。依步前行,办公密室在走廊的尽头。薄荷从来没觉得这个走廊这么长。“呲——”走廊里的灯突然忽明忽暗了起来,薄荷的手一紧,湛一凡的手便轻轻一个翻转紧紧的扣住了薄荷的手。

“这灯是怎么回事?”那总经理喃喃自语,声音也有些未觉的颤抖。薄荷轻轻抬头看向湛一凡的侧面,发现湛一凡此刻的表情,有些冷若冰霜的残酷。他究竟在谋划些什么?当然这样一个念头钻出薄荷的脑袋时,薄荷也兀自吓了一跳。好不容易走到那密室的门口,那luxury的总经理握着门把正要推开眼前的门时走廊里‘啪’的传来一声巨响,走廊顿时陷入一片漆黑。那总经理快速的推开门大喊:“快进来,快进来——”“别开门!”湛一凡低吼着将薄荷纳入怀里紧紧扣着,可是已经迟了,那总经理已经打开了门,屋内是一片尖叫,看来引贼入室了!薄荷没想到是这样的场面,湛一凡就那样抱着她,她甚至能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顿时她觉得场面有些难以控制起来。

“别怕,我在这里……”湛一凡附在薄荷的耳边喃喃低言。薄荷却惊叫了一声:“一凡,钻戒呢!?”湛一凡的手伸向衣服兜,证书还在,可是锦盒却丢了。湛一凡轻轻的滑动喉结,淡淡的声音却压抑不住的有些颤抖,或者,根本就是薄荷的错觉:“戒指……好像丢了……”薄荷开始全身发抖:“这些该死的……小偷……”一把推开湛一凡,薄荷转身朝来的方向回去。‘啪’一声巨响,灯在瞬间空辉明亮,薄荷被身后的一股惯力拉扯,身子一个回旋,穿着红色旗袍且凹凸有致的身子便回到了湛一凡的怀中。

“外面那么冷,你要往那儿去?”湛一凡嚼着笑低头看着气急败坏的薄荷,她以为他就没看见她在他买戒指的时候眼底蕴藏的那股愤怒么?别的女人都只顾着开心去了,她却顾着生气,这个女人啊……真是让他又疼又欢喜。“湛一凡你别闹,我还在工作呢……”薄荷不明白湛一凡这是突然要做什么于是挣扎,可是一抬头却被眼前的景象突然惊愕怔住,这是……怎么个情况?那络腮胡子设计师按着一个人趴在地上,地上那被按着的人明显的手脚已经被拷上束缚住了,动弹不得。

而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刘队冲着薄荷一笑:“薄检察官,这次怎么样?我给力吧?至少我阻断了那些偷儿的行动吧?而且,还大有收获。”刘队一挥手,一行警察从房间里押着两个外国男人走了出来。薄荷张口结舌惊讶的看着眼前突然陡转变化的一幕:“这是……抓住了?”刘队挥了挥手大气而又骄傲似的叹息:“这是三个小的,还有两个大的跑了!”“大的?是赵小姐和那个矮胖男人?”“应该就是是他们。因为你和你手下人的机警,我们已经派了大部队去追逐他们了!只不过这个赵小姐并不是原来的赵小姐,这个赵小姐是假的。

原来的赵小姐被人给关起来了,昨天我们就找到了!可为了破案子,所以我们才将计就计了。只是没想到她下手那么快……”“那你们不告诉我?”薄荷怒睁着眼睛,感情这警方没比自己少下功夫。“其实……这还是湛先生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我们哪有那能耐啊。”刘队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转头一脸钦佩的看着湛一凡道:“还是湛先生让我们事先进入这密室里埋伏着,然后他和我们理应外,不然这贼还真没那么容易抓起来。”“那这戒指……”那luxury的经理看着手中的支票突然不解,这算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的戒指早就被赵小姐给掉了包带走了,也是本来的设计师极早发现于是报了案,为了计划的完整性所以我们才瞒着所有人继续演戏给那些神偷们看。

这当然都是湛先生的主意啦,还让这人代替扮演粉红钻石的设计师……至于刚刚又被摸走的,自然也是假的,只是他们看我们这么淡定的拿着假钻戒继续在卖所以自己也在怀疑到底自己偷的是真是假,所以这才让人又来偷这一颗。这些神偷们,偷的技术还真不是盖的,可这逃跑的技术和智商,对于等着他们入瓮的人来说真的还需要练一练!不过要不是湛先生给我们提议请君入瓮这个法子,我们这次还真的不可能做到啊……薄检察官你丈夫是个好人才啊,如果能为国家效力那我们还和小日本掐什么?湛先生你说你怎么就知……”还在滔滔不绝表达着自己胸中激情和澎湃之情的刘队终于接收到湛一凡阴沉警告的眼色,像是终于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似的刘队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讪讪的赶紧领着自己的人雄纠纠气昂昂的押着人走了。

薄荷揪着眉看着被押走的三个偷儿,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么容易就能被抓住了?她不信,不然真的太诡异了,如果真的如此容易简单,他们怎么能在整个国际作案然后逍遥如此之久呢?还是湛一凡知道这些人的实力,所以才帮着警察设下了这些圈套?原先她们的设定虽然与今晚突然发生的状况有些出入的变化,但的确比不上湛一凡的请君入瓮的法子高明!薄荷的心里突然憋了一口闷气,冷冷的扭头看向正抱着自己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此刻真的只剩下咬牙切齿的一腔冷意:“湛、一、凡……你还不交代!?”湛一凡张口欲言,一旁的络腮胡子假设计师却突然走上前来伸手便揭掉他自己脸上的假胡须,然后露出一张熟悉的外国人脸来,再扣掉眼睛里的黑色美瞳,根本就是那有力!有力无视薄荷只看着湛一凡酷酷的道:“bo,既然帮你抓完人了,我就先闪了……”说完便转身真的准备离开。

薄荷看着这越来越戏剧的场面,恼是愤怒的长臂一伸拉着有力:“你给我等等!等等!”有力扭头看向薄荷一脸的淡淡得道:“夫人,你有什么事吗?”湛一凡不着痕迹的用手拂开此刻竟抓着别的男人胳膊的自己老婆的小手,拢入自己怀里小心翼翼的拍着哄着:“猫猫别闹了,我们回家去慢慢说啊,现在事儿还没完呢……”薄荷拂开湛一凡的手,给了他一个‘你暂时给我安静’的眼神,然后不再理他自己向有力逼近一步冷冷一笑:“刚刚一直骂我的人,原来根本就是你呢?”有力抽了抽眉梢,沉默了一下才冷冷的为自己小小解释:“那……都是演戏。

”薄荷突然笑了,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两条缝,一脸的无害:“演戏?你敢对我说,演戏没有别的方式,你根本没有借着这个机会向我发泄你的不满吗?”别以为她不知道,有力对她一直憋着各种不满意的火气,她有时候也和他互相掐一掐,可是鉴于他对湛一凡的衷心她很多时候对于他的挑衅那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但今天他骂了她那么多句,总是给她脸色看,还指挥她过去过来,现在她也正是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没有好脸色!有力继续摆着冷酷的脸,似乎也没认错的态度。

是,他刚刚还真的借着机会好好的骂了她一顿,谁让bo总是让他和李泊亚给这个女人跑腿办事。他们可不是给女人办事的,他明明只给bo效力!可是自从这个女人和bo结婚之后,他也顺带的变成了这个女人的佣人,凭什么啊?她又不给他开工资!有力忘了,每次指使他的人根本就不是无辜的薄荷,而是他那无良的老板。可偏偏他先入为主的将这一切都归咎于薄荷身上,于是从一开始他就对这个老板买来的女人不带好感,可也不是真的厌恶,只是不带好感而已。

有力的态度让薄荷心生鬼火,本来今天被湛一凡瞒着突生了这么多变化,让她觉得没头没脑的愤怒,这有力还默认了借着机会骂自己的事实!薄荷哪里还忍得住那把燃烧的怒火?身后的湛一凡一把架住不知道发火要做什么的薄荷,湛一凡眼神冷刮不识相的有力,有力鼓着眼睛似乎还不打算逃走。恰在此时,胡珊和张煜寒跑了过来,还没来得急看眼前是个什么情况就急急的道:“老大,抓到了,逃跑的赵小姐和那矮胖子抓到了!”薄荷立即收回手脚回头一脸冷静的看向湛一凡问:“戒指算买了还是不算买?”“支票都开了……”那样的戒指,当然只有她配得上。

薄荷冷哼一声朝着有力的方向不耐烦的大吼:“那还站着做什么?把戒指给我搜回来!”丫的,今天非得命令你,必须命令你,就要命令你!你还非去不可了!有力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湛一凡随即也沉下脸来暗暗给有力使眼色:“还愣着?没听我老婆下命令了?快去!”这个不懂眼力见儿的。有力毕竟最听湛一凡的话,虽然心里气哼哼的不过还是转身跟着胡珊他们去了。薄荷冷笑了一下,叉着腰也跟着去了,只有那luxury的总经理还一愣一愣的似乎没理清状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那礼仪小姐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啊?怎么那警察对她客客气气的,就连着湛先生都变成她老公了呢?还有那他旗下的设计师……怎么就突然变了一个人呢?这究竟都潜伏了一些什么人啊!?还有这些个神偷……真的被抓到了?可怜的总经理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

众人急忙的都坐上警车追了出去,在路上湛一凡终于向薄荷解释了一下自己暗中做的那些伟大的事儿。也不过是看薄荷太辛苦所以想帮着出点儿力,也怕薄荷遇到危险所以就舍身犯险,所以从假戒指一出场就故意抬高了价格,当然也是事先知道了真的已经被掉包带走所以才将计就计。不过是寻了个契机帮着警察们破了案子帮自己在云海市树立点儿地位和威信,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自从知道薄荷接这个案子与他们的婚假是挂钩之后他便无法坐视。不是不信任薄荷,而是不信任薄荷的那些上司,如果她没有破案而以此为借口不给予婚假和出国手续呢?自然,最后那两个目的是不会当着众警察的面而且还坐在警车里说出来的。

让薄荷气恼的是,湛一凡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竟然不告诉她。他把手伸进她的工作里,虽然也有为了她的意思,可是她到最后才知道她很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而且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事情处理的滴水不漏风声不透,看那luxury的总经理也不知道自己的戒指已经被掉包了吧?薄荷越想越可笑,她忙碌了快一个月的案子,也没想着要破了它吧,可是湛一凡却轻而易举的帮着云海市的警察们把国际警察们都没抓到的珠宝神偷给抓住落网了!这要让别的国家的警察们知道了该多羞愧啊!她还亲眼看着他帮着警察们瞒着自己把这事儿给处理了!她工作的时候打电话做事儿都没瞒他,可他现在竟然暗中瞒着她做她的事情?甚至帮别的人?薄荷心里能不生气,能没有想法吗?。

小说索引: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本免费阅读,早安检察官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