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圣 >> 第二十五章 皇室来人

说完,这些长老执事便急速跃起,各施轻功,向卦山主殿赶去。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而在场的弟子,大部分都各自返回其住所,而那些在地榜排名前一百位的弟子则是跟随长老们向卦山主殿奔去。刑天站在原地愣了愣,这个时候一个身穿执事服饰的中年人跃上高台,对刑天道:“几月未见,想不到你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了不起,如今你也是地榜排名前百的弟子,有责任守护卦山,随我来吧!”说话这人看着眼熟,刑天略微一想,便记起这位执事不就是当日武试之时负责第二关的那个考官,好像叫做常瑜,也是卦山派外门执事。

刑天和这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倒是觉得这人刚正不阿,是一个好人。而又想到自己的确是击败了许江,如今位列地榜第六十九位,按照门规自然是要去守护门派。常瑜话并不多,却是带着刑天一路狂奔,沿路可以看到卦山派众人都是一脸严肃,行色匆匆,很明显,刚刚那钟声所代表的含义非同小可。一路无话,刑天就这么跟着常瑜执事到达卦山主殿之外的广场之上,此刻,这里已经聚集了数百卦山门人,前面是外门十六位长老,其中余通海,韩不平也都在其中。

而长老之后,却是三十二位外门执事,再后,便是地榜前百名的弟子,外门三杰柳无剑,公孙芷也是傲然而立,同时刑天也看到了楚英杰站在所有弟子之首,表明他是外门弟子第一人的身份。而此刻所有卦山派门人都一脸严肃,甚至说是提心吊胆,因为前面,站着几个人。这几个人明显就是闯入卦山派的外来者,一共七人,人数上远远不及外门这些长老执事和弟子,但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气势,都足以压制住外门这近两百人。“好厉害,这七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连外门第一大长老佐长老都出面了!”常瑜站在刑天前面,目露惊容,却是小声说道。

回头看到刑天一脸疑惑,便道:“那位穿着紫色长袍,位列诸位长老之首的便是咱们卦山派外门第一长老,佐长老,其修为已达通窍境,是卦山派外门真正的掌权者。”刑天点头,心中也是大惊,想不到那佐长老竟然是师傅曲冲口中的通窍境高手,心中顿时肃然。“但对面那七人的气势,其中有三个都不输佐长老,这三人怕都是通窍境的高手,另外四人也应该都是刚柔境大圆满的武学宗师!”常瑜后一句,却是让刑天头皮发麻,三个通窍境,四个刚柔境大圆满,那是何等的战力?怪不得卦山派会如此的兴师动众。

这个时侯,那卦山派外门第一长老佐长老却是缓步而出,就见他发须皆白,但面色红润,呵呵一笑却是拱手抱拳道:“原来是天门先生,绝星道尊,化星道人三位光临我卦山,只是如此兴师动众,实在是让佐某有些不解。”佐长老一边说,却是看到那化星道人一脸怒气,若是仔细看,可以看到其右臂袖筒空空荡荡,竟然是缺失一臂。下一刻,三大通窍境高手中儒雅如书生的天门先生看了一眼身边的绝星道尊,却是道:“绝星兄,你来和佐兄他言明吧,此番我只是随你而来,具体如何还得让当事人出来才能说清楚!”一旁绝星道尊看上去仙风道骨,估计没有百岁也有九十八岁,却是对着佐长老微微点了点头,道:“佐长老,贫道今日到访卦山,却只为一件事,那便是要替我这师侄找听雨先生讨一个公道!”绝星道尊声音不大,但似江河咆哮,响彻在卦山外门,声达数里,一时间,就连外门一些长老都感觉到天旋地转,险些栽倒,就更不用说修为更浅的弟子了。

“绝星道尊,你这便有些过分了吧?这里是我卦山派,并不是你星辰门,你若是乱来,也休怪佐某不客气!”佐长老须发飘扬,看到对方那绝星道尊竟然施展神言之法震慑门下诸人,面色却是有些难看了,一声怒斥,才将对方言语中夹带的强大功力震散,卦山门下诸人才有所好转,但看向那绝星道尊的眼神中已经带了浓浓的畏惧。只是一句话,便可让人头晕目眩,这种神通寻常武者又怎能抵挡?旋即,佐长老看了一眼那如同书生的天门先生,又道:“天门先生,你身为皇室第一供奉,服务于大赵王室,怎么会和星辰门一起来我卦山,究竟所为何事,还请言明!”天门先生停顿了片刻,却是苦笑一声道:“这件事,说来话长,绝星道尊,还是你来说吧!”那绝星道尊脾气显然不好,此刻怒气未消,却是伸手指着一旁化星道人道:“佐长老,卦山派和星辰门本无仇怨,但几月前贵派的曲冲独闯皇城京都,竟然敢阻拦七公主銮驾,还大闹一场,将我师侄化星的右臂斩断,害他残疾,你说,我该不该来找听雨先生讨个公道?”他话音刚落,佐长老便是倒吸一口气,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的,还有在后面弟子群中的刑天。

先说佐长老,别人不知曲冲是何人,但他却是相当清楚,那可是内门中一位惊世之才,也是听雨先生的门下弟子,说得直白点,对方的地位比自己这一个外门大长老都不相多让,而且一旦涉及到内门中人,那便不是自己所能掌控得了。佐长老这边踌躇之间,刑天那边也是毫不平静。刚刚那绝星道尊所言之事,不正是师父曲冲带着自己闯入京都皇城去见玲珑的那一次吗?当时自己和玲珑说完最后一句话,便被一个赶来的通窍境高手的气势震晕,现在看来,震晕自己的通窍境高手应该就是这个化星道人。

自己晕厥之后的事,师父曲冲从未提及,如今看来,肯定是他和那化星道人一番大战之后才带着自己脱险,而师父一夜白头,最后导致阳寿耗尽而终,也一定是那一晚战斗所致,想通了这一点的刑天只觉心神震荡,暗道师父竟然是因为自己而耗费了最后一点阳寿,一瞬间,刑天只想狠狠的甩自己一个巴掌。“刑天啊,若不是你执意不走,师父他又怎会遇到那化星道人,又怎会以刚柔境越级对抗那通窍境高手?能将对方斩掉一臂,师父又付出了多少?此等大恩,你刑天能报答和偿还吗?能吗?”刑天紧紧攥着拳头,心中悔恨难当,自责不已,因为太用力,他的指甲都深深嵌入肉中,但刑天犹自不知。

想到曲冲,刑天只感觉亏欠这位师父太多,这辈子,下辈子都还不完。却是因为刑天知道师父曲冲掌握‘问天神算之法’,肯定知道和自己去皇城是凶多吉少,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去了,都是为了自己。那自己能为师父做什么?刑天想了半天,竟是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杀了那化星道人报仇?自己能做到吗?对方虽然缺了一臂,但要杀自己也是易如反掌,同时刑天又想到,师父让自己不暴露自己和他的关系,又让自己隐匿在卦山派外门,便是为了保护自己。

毕竟谁能想到,当日追随曲冲,明显是曲冲弟子的那个少年,此刻能匿身在卦山外门,成为一个普通弟子。直到如今,刑天才明白师父的良苦用意,师父知道他自己时日无多,便替刑天想好了后路,的确,在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之前,刑天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暴露身份。除此之外,刑天还猜测,师父或许还有其他更为强大的敌人,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怕是一定会来寻仇。而师父的敌人,又怎是如今的自己所能对付的?思来想去,刑天又回忆起当日和师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时间眼眶泪珠翻滚,不能自已。

而此刻,那佐长老却是摇了摇头到道:“天门兄,绝星道尊,此事关系我卦山内门,已经不是佐某所能左右的了,不如几位在此稍后,佐某通知内门,看内门如何决断!”那天门先生直道如此甚好,倒是绝星道尊和化星道人有些余火未消,却是冷哼一声,并不答话,也算是默许。佐长老随即取出一只纸鸟,却是小声对着那纸鸟耳语几句,下一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纸鸟竟然是摆动翅膀,如同活鸟一般展翅飞走。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传信之法,但是在太过惊世骇俗,谁能知道,只是耳语几句便可以让一个死物活动,简直是神仙一般的手段。

但这就是通窍境武者的能耐,通窍境武者,口吐之言若是带动天地之气,便能引来异象,别说让纸鸟传信,就是一言引来风雨雷电,都是家常便饭。前面一些弟子哪见过这种阵势,却是小声讨论,不少人心已经是生出了一股怯意,尤其是对方三大通窍境高手,更是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震撼。就连楚英杰,柳无剑和公孙芷这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此刻也是大气不敢出,在通窍境高手的眼中,他们便如同蝼蚁一般弱小。刑天站在原地,心中思绪良多,如今师父已逝,却是不知卦山派内门将如何应对此事,同时又想到既然是涉及到大赵皇室,那玲珑又知不知道这件事?而她现在又过得如何?有些时候,刑天会选择忘记很多事情,而所谓的忘记便是不去想,只是偶尔想起,那种心中的烦躁便越发的强烈。

攥紧拳头,刑天长叹一声,暗道还是自己的力量太过弱小,若是自己足够强大,如今便直接将那化星道人斩了替师父报仇,若是自己足够强大,便直接像师父那样杀入皇城,光明正大的将玲珑带走。可惜,自己拳头终究是太小。

小说索引:绝世武圣全文免费阅读,绝世武圣全本免费阅读,绝世武圣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