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圣 >> 第二十八章 皇城雨夜(三)

(新的一周,新的一月,茄子在这里卖力的票,,推荐票不要钱,收藏更是没有任何条件约束,大家能做的,就是在这个关键时期支持茄子,而茄子能做的不是花钱来买这些,而是以实际行动,用书的质量来赢取这一切,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四月的第一更奉上,求支持!)……雨滴落在青石地上,摔成了八瓣,只是这雨却丝毫不惧,前赴后继的落了下来,似乎是比之前要大了一些。小翠略微吃惊的看了一眼刑天,显然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会找到这里。错愕之后,心中暗道那又如何,只能是让公主越发伤心罢了,却是叹了口气,不说什么,随后打开一支遮雨伞,从那车车辇中迎出一人,正是玲珑。

此刻刑天看着玲珑,玲珑看着刑天,两人对视相望,都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世界只静得剩下雨滴落地的声响。“你怎么来了?”许久,玲珑才吐气幽兰,打破了平静。“这个似乎不重要!”刑天摇摇头,眼神里满是失落:“你不想和我说些什么吗?例如你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会去瓦金村……”玲珑手指轻轻的捏着自己的衣角,表明她此刻的心,并不平静,许久她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到了这个时候,瞒着你也没用了,我乃是大赵王朝七公主,封号玲珑,两年前父皇将我许配给西陲天狼王朝三皇子周烈王为妻,当时我年幼,便想着先去游历世间,也不枉活于人世……而至于为什么去瓦金村,却是我曾在宫中瓦上看到的画……”一听这话刑天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

他年少时体弱多病,唯独喜欢画画和写字,便是走到哪儿画写道哪儿,曾经有段时间,心情烦闷的刑天便是在刑家瓦场偷偷用笔在瓦片上绘画,写下心里想要说的话。只是刑天又怎会知道,那一批瓦片是刑家瓦最后一次作为贡品上贡,而恰好,这些瓦片是作为修建玲珑公主围墙所用。一个无意间画写,一个无意间翻瓦看到,这才有了数年后的偶遇。“那时我便看着瓦片上的字,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会在瓦上写下心事,那个时候你的画技比现在是差太远了,但对于从小被关在宫墙当中我的来说,却是最有趣的消遣……所以我找到了你。

刑天,你知道吗?你早就在我心里有了位置,瓦金村中那两年也是我过的最快乐的日子,只可惜人总要长大,总要回归现实……”玲珑此刻强忍着心中的翻涌和眼角的雾气,斩钉截铁道:“回去吧,然后……忘了我!”刑天沉默不语,他心中难受至极,那种感觉很痛,尤其是想到今后不能再见到玲珑,更是越发的痛,撕心裂肺一般。回去,忘了玲珑,这可能是自己最好的选择,理智告诉刑天,这么做最好,互不连累,毕竟两人的身份相差太过悬殊。但是心中还有另外一股意志,这一股意志告诉刑天,你不能就这么回去,你也不可能忘了她。

过往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刑天似有所悟。便在此刻,刑天听到了师傅曲冲的声音。“徒儿,走吧,皇城中有高手出来了!”这声音是用那传音入密的功夫,除了刑天之外,周围的人显然都没有听到。只是刑天无动于衷,似乎是在考虑问题,他考虑的很仔细,眼神中原本的黯然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便在此刻,几道身影却是如风般掠过,落到玲珑公主身后。“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对公主不利!”这几道身影落下后,一个如铁塔般壮硕的汉子便是一声暴雷般的怒喝,声音如雷,震人心神,显然对方内功修为极高,而首当其冲的刑天当下便觉得心神狂震,一口血从嘴中喷出。

而那爆呵之人似乎并不打算罢休,却是伸手向刑天抓来,要说刑天也是淬体境初期的武者,只是面对这一抓,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电光火石之间,一个蓝衫汉子如鬼魅一般挡在刑天身前,一声冷喝,声波如拳,顿时那伸手之人直接爆跌在十几丈开外,刚想翻身站起,却是口喷鲜血,顷刻间萎靡不振。这人自然是曲冲,他见自己爱徒被人震伤,却是怒发冲冠。此刻的曲冲,才展现出他武学大宗师的强悍,气势冲天,对面那几道人影也都是错愕万分,一时间竟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这一切只发生在转瞬之间,玲珑和小翠方才反应过来,见到刑天受伤吐血,前者瞬间面无血色,脸上的关切是再也压制不住,她这便要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却是被小翠一把拉住。“公主……万万不可,你这么过去,刑天他还能活吗?”瞬间,玲珑清醒了过来,这里是大赵王朝的皇城,自己是大赵王朝的公主,而且和天狼王朝已有婚约,如果这么过去,势必会传出流言,到时候便是闯了大祸。自己倒是不惧,但大赵王朝会如何?最重要的是,刑天会如何?天狼王朝,那可是比大赵王朝还要强盛,而自己的婚约对象三王子周烈王据说性格暴虐,武学修为极高,手下更是高手无数,若是让他们盯上刑天,刑天的确是难活。

想到那个后果,玲珑只感觉一阵不寒而栗。虽然心如刀割,但玲珑还是咬着嘴唇,硬生生的止住要冲过去的势头。“阁下究竟何人,可敢报上名来?”此刻,那几个身影中一个文人打扮的中年人轻捋须髯,眼射寒光,看着对面傲然而立的曲冲。“卦山曲冲!”曲冲淡淡道。那文人打扮的中年人和身边几人都是面色一变,显然知道这个名号。“曲先生的大名在下如雷贯耳,只是不知曲先生此番是什么意思?须知即便你是卦山听雨先生的门下,也不可在皇城中放肆,这件事说不得要向听雨先生讨教讨教了!”那中年文人冷哼道,似是威胁。

曲冲不言,只是回头对刑天叹气道:“如何,能走了吗?”竟然是全然没有将那中年文人放在眼里,这番举动更是让对方心怀恨意,只是他也知道,曲冲名气太大,贸然出手,胜算极小。刑天知道若非有师父在,自己早就被擒下,心中自然是感恩戴德。眼下这种机会他绝对要抓到,或许错过今日,便没有机会了。抹去嘴角的血迹和雨水,刑天向前一步,眼如明月,不带一丝杂念,却是盯着只在几丈开外的玲珑,似乎他眼里,除了她之外再无旁人。“你让我忘了你,这件事我做不到,我非但不会忘了你,不久的将来,我还要你做我的女人……给我点时间,我会证明这一切!”这番话说的极为大胆,简直和地痞无赖一般,只是刑天又说的极为认真。

现场直接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中,那中年文人和身边几人皆是一脸惊恐之色。亵渎皇室公主,这可是死罪。“黄口小儿,大言不惭,敢以污言秽语亵渎大赵皇室公主,实属罪该万死,我等身为皇室供奉,岂能容你!”一人出声怒道。而玲珑也是一脸惊讶,她此刻是心若小鹿乱撞,脑袋空白,除了刑天那一句话外,她是任何声音都听不到了。刑天,还是头一次如此大胆的对她说这种话。虽然觉得有些粗俗,有些胆大包天,甚至听上去有些滑稽,但是玲珑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涌出一股满足和幸福。

便在此刻,远处急速掠过一人,曲冲凝目一瞧却是面色一变。“通窍境高手,快走!”“走得了吗?”来人大喝一声,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威压向曲冲和刑天师徒二人轰去,一旁屋顶一只大雁被惊飞,只是刚刚飞起,就似乎被一股看不见的手捏成了一团血雾。“通窍境高手又如何?哼,莫以为这样便可留住我曲冲!”曲冲却是哈哈一笑,抬手一掌打出。便见真气翻涌,形成一枚巨大掌印,直接对着那名高手拍了过去,这一掌可谓刚柔并济,将真气运用到了极致,便是城墙也可一掌击塌。

不过那通窍境高手冷哼一声,一指点出,却见其指尖星光点点,璀璨炫目,点到那掌印上,直接将这一股强横掌力点碎。只是再看前面大街上,哪还有曲冲和刑天两师徒的踪迹。中年文人见到这通窍境高手也是急忙走来,恭敬道:“化星道长,您竟然也被惊动了!”这通窍境高手几步走来,却是跨过数十丈距离,简直如那缩地成寸般的神仙手段,此人穿着一件灰褐色道袍,道簪束法,眉长耳大,看了一眼中年文人道:“我若不来,那曲冲还不知道要弄出什么乱子来,你们留下保护公主,我去会会那曲冲,听说此人乃卦山百年难遇的天才,就是不知道能有多少真才实学!”说话间,这化星道人已经挪步到了十丈开外,等话音一落,却已是没了踪影。

再说曲冲刑天师徒,此刻已经是冲出了京城,曲冲单手抓着刑天的衣领,举重若轻,一步十丈,速度快若闪电,那高达十几丈的城墙也是轻易翻越。出了京城,又疾奔了数里地,曲冲才停了下来。此刻,雨下得更大了。再看手中的刑天,此刻已经是晕厥了过去,先是被一个内功高手以气震伤,后又被一个通窍境高手的神法影响,刑天没有当场晕倒已经是毅力远超常人了,毕竟他的武学修为实在是太低。回头一看,曲冲冷哼一声道:“还真是没完没了,莫非真以为我曲某人是那么好欺负的?”。

小说索引:绝世武圣全文免费阅读,绝世武圣全本免费阅读,绝世武圣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