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乡村禁爱 半掩门女人守寡 内裤奇缘 寡妇的私密日记 春媚芳乡 少女的诱惑 流氓老师 桃花村的女人  
首页 >> 玄幻小说 >> 彪悍农家大嫂 >> 174 终于回家(结局)

周杰笑过之后,也不为难柳柳了,再待下去,自己都知道柳柳还能怎么损她自己,连自己都不过意了。还是走人的好。这样就走了?我擦!我容易吗?柳柳等周杰走的没影了,一下子趴在相亲用的桌子上,那个周杰走的时候,还是笑着走的,也算是没白损自己,挽救一个女人的婚姻也是功德一件撒!这天晚上,孝天死活赖在柳柳屋里,今天才被狠狠刺激了,除了那个尚武是她妹妹逼来的,那个周杰可是冲着柳柳来的,走的时候还带着笑意,气得自己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你干嘛?出去,出去,我还在相亲呢,别影响我找好男人!”柳柳看孝天不但赖在自己屋里,还径自上了自己床,脱了衣服,两眼勾着自己,干嘛哪!上去拉他出去。就这么笃定自己定力不够?又来勾引我?“娘子,我想你。”孝天也不废话,看柳柳过来拉自己,扯了柳柳就把她压在身下,媚惑的看着柳柳,两眼电力十足,声音更是叫柳柳骨头都酥了。一定要扛住!柳柳在孝天身下告诫自己。“你个流氓,给我下来,不然你就是非礼我,要犯法的,懂不?给我下来!”柳柳跟化身流氓的相公说理。

说得通么?孝天满足的抚摸着被自己吃干抹净的娘子,心里踏实多了。柳柳则是郁闷了,说好要抵制他的,怎么还是被他得逞?“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现在可不是你娘子!你这样算什么?”柳柳回神了,又能跟流氓说理了。“我就是想要一个孩子,你说,要是你有了孩子,除了我,还有谁肯过来相亲?”孝天吃了柳柳之后,心里踏实下来,也能跟柳柳开玩笑了。柳柳眯着眼瞪着孝天,没看出来啊!这人也会有花花肠子?“买一赠一,更划算,你信不信?”柳柳故意气他。

孝天被柳柳果真气倒,翻了一个身,又把柳柳压下,再从头到尾的吃上几遍。只有柳柳在自己身下娇喘的时候,她才老实。叫你还故意气我?不求饶就不停。“行了,好了。孝天,累死了!”柳柳有点吃不消了,纵欲啊!对身体不好啊!“还不够!明天还要接着相亲吗?”孝天眯着媚眼,危险的样子,只要柳柳敢说接着相亲,孝天就接着吃。没商量的。“你不怕精尽人亡,你就来!谁怕谁!反正我躺着也不要出力,要不是我想私下见见那个慕容勤跟你弟弟孝辉,我犯得着用这个法子整你?想整你,我有的是法子!”柳柳一激动,把心里的话老实交代了。

估计满清十八大酷刑当中,没有一条是美男计,不然,什么烈女也没了。有什么交代什么!“什么?你要见那个混帐?”孝天忽然没了**,惊问柳柳。“你急什么?下来,压着我难受,我们家孝辉还在那个混蛋手里,还算是燕国人,慕容勤对孝辉拿捏在手里,孝辉不是太危险了?我上次不是叫慕容勤写了借据的,到期不还,就是驴打滚,利滚利,还是成倍的翻,到现在为止,我算了一下,慕容勤借我的100两银子,能有100万两了。我没在皇上的晚宴上拿出来,就是怕他恼羞成怒,不但会赖账,还会迁怒孝辉。

总不能叫皇上为了我一个借据就跟燕国开打吧?那也对不住天朝的将士,是不是?我也是想私下见见慕容勤,私下说说借据的事,我打算用这个借据把你弟弟孝辉换回家,当然,也是等孝辉自己想回家的时候。孝辉能活着,估计燕国那边也有他在意的人。要真是慕容勤耍无赖的话,我也可以警告他说将来会把这个借据拍卖出去,管他什么燕国皇帝呢!你说,要是你是慕容勤,能看着自己的借据被公然拍卖?要是我的话,我就宁愿放了一个小小侍卫,换一个皇族的尊严,是不是?这样孝辉也安全了,说不定,过几年也能回家了。

你说,好不好?”柳柳总算有机会,也有心情,好好跟孝天说说孝辉的事了。孝天没说话,深深的看着柳柳,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抽疼,自己娘子什么都替家里想的好好的,孝天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抱着柳柳不停的亲吻着,要吻遍娘子似的。“你怎么还来啊?啊!”柳柳还以为孝天会夸自己聪明,或者说好呢,谁知道这人发疯一样,又来了。纵欲有害身体健康啊!第二天,柳柳拖着酸胀的两条腿,无精打采的趴在相亲的桌子上。“娘子,先回去躺躺,不会再有人过来的,我在这看着,要是慕容勤过来,我叫你。

”孝天也后悔了,昨天晚上把柳柳折腾狠了,心疼了。“你早干嘛了?还不是你个混蛋害的。今天就是没人过来相亲,我也得守着,做人要有诚信。你要真心后悔,今晚不许再进我的屋子,今晚我要好好补一觉。”柳柳没好气的瞪了孝天一眼,你个不知道节制的男人,事后马后炮有屁用!为了诚信,柳柳就是腰酸腿酸也等了一天,果然没有人。孝天心里还是乐的。晚上孝天乐不出来了,被柳柳早早拒之门外。好好睡觉,感觉慕容勤就要过来似的。慕容勤也听说了柳柳在迎香居相亲,果然还是忍不住带着孝辉过来了。

“五王爷?你可不符合我的条件啊?”柳柳一见到慕容勤带着孝辉进来,就乐了,自己正等着这混蛋上门呢!这混蛋也不是没有一点好,知道自己找他,就自己送上门了。表现还是不错的。“本王不符合条件,可本王的侍卫还是符合的,怎样?”慕容勤也是很想见见这个柳柳,这个女人太不简单,自己估计失误,大大的失误啊!没想到天朝的皇上这么在意她,要是一般的皇上一定不会为了一个村妇放弃两个城池,说明这个女人跟皇上认识,这么说来的话,柳柳的本事不会小,价值一定远远高过两个城池,想带走柳柳已经不可能,好在杨孝辉在自己手里,而这个柳柳跟杨家还是很密切的,要不然晚宴上那个杨孝天就不会那么紧张柳柳,那就过来跟柳柳谈谈,看她想不想让杨孝辉好好活着,想让他好好活着,就有可能私下透露一点什么给自己,所以,慕容勤带着孝辉打着相亲的幌子过来见柳柳了。

“他?孝全,先带他过去测试看看,符合我的条件就留下,孝天也可以跟过去看看。”柳柳故意把孝辉支给孝天跟孝全,给他们兄弟机会,谈谈,也给自己机会,跟慕容勤谈谈。两不耽误。正好。慕容勤也看出来杨孝天还是很在乎自己的侍卫杨孝辉的,正好啊,只要在乎,就好说,就给他们机会谈谈去,对自己不影响。自己也想好好跟柳柳谈谈。孝天,孝全两人激动的看着孝辉,终于可以好好说说话,好好了解孝辉是怎么活下来的,也可以好好谈谈,看看孝辉到底是怎么想的。

“孝辉,你不记得我们不要紧,我们告诉你曾经的一切。”孝天拉着孝辉坐下来,大致说着孝辉的过往,也说了杨家的人。更说了二叔,二婶,他们对孝辉的担心,也对孝辉的想念,因为怕给杨家再带来麻烦,二叔二婶还是回丽江,没再奢想见孝辉一眼,就怕这一眼再看出什么祸事,害了一家人,说了二叔,二婶知道孝辉好好活着,他们都有了期盼。孝辉默不作声的听着,从眼前的这两个人身上,看到了他们对自己的真心。孝辉也知道前些天因为自己,差点累的他们一家被抄斩,现在好了,他们都没事了。

看的出来,他们都想自己回家,可面对他们,自己感到陌生。不知道如何面对。但,自己很想亲近他们,不知道是因为血缘,还是他们对自己的好,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想亲近他们。也许那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可是,孝辉还记得在燕国等着自己的灵灵,走的时候,灵灵哭的很伤心,怕自己不会回来似的。自己跟灵灵举手发誓保证自己会回去的,灵灵还等着自己,一想到灵灵,孝辉内心深深矛盾。“孝辉,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孝中看着你掉下山崖,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孝天问到这的时候,心里也是很难过的,孝辉也是九死一生,想必也是苦苦挣扎了很久。

“没有吃什么苦,我醒来后,灵灵一直就照顾我,她看我什么都不记得,带着我回去,爷爷跟灵灵对我都很好,爷爷的医术也很高,我身上的伤都是爷爷治好的。”孝辉淡化自己曾经的伤痛,那个不算什么,自己受伤的时候,灵灵一直陪着自己,细心照顾自己,也许就是那个时候,灵灵就进了自己的心。现在想到那时灵灵照顾自己,都感到一丝甜蜜。一点也不苦。灵灵?孝天注意到孝辉说到灵灵的时候,眼里的温柔,那个自己看的懂,自己想到柳柳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这样的眼神。

柳柳说的对,燕国那边是有孝辉在意的人,而杨家的人孝辉都不记得,的确不是接孝辉回家的时候。“你会娶灵灵吗?”孝天直接问,怕耽误时间。孝辉一愣,随即脸红了:“我,我想的,不知道爷爷会不会答应。”孝辉弱弱的,显得没有底气,也是,孝辉在燕国算是寄人篱下,更是没有自己的正经住处,自己拿什么娶灵灵?“孝辉,你拿着这个钱,我们家现在不比以前,自从有了你大嫂,我们家在丽江也是有钱人家了,孝辉,别发愣,赶紧收好,时间紧迫,那个慕容勤不会跟你大嫂谈太久。

拿着钱好好在燕国生活,等你什么时候想回家了,就回家,带着灵灵,带着你想带的人回家都行,家一直都是家。”孝天一边说着,一边把柳柳给孝天的一万两银票,塞在孝辉手里。也怕孝辉一个人在燕国没有依靠,有点钱总是好的。柳柳也没敢给太多,怕被慕容勤眼红。一万两应该不会惹的一个燕国未来皇上眼红的吧!而且一万两也足够孝辉生活,娶妻生子,或者是做点小生意。就在孝辉不想要这意外之财的时候,慕容勤的声音过来了。孝辉还是机警的把钱收了起来。

“怎么样,孝辉还行吧?”慕容勤沉稳的声音,已看不出前面跟柳柳谈判时候的激动了。“还行。”孝全抢着回应了一声。“那好啊,过来跟柳柳谈谈。说不定就成了,到时候,我们回燕国的时候,也可以多带一个人了。”慕容勤刚刚在柳柳那吃了瘪,把气撒孝天这了,故意刺激孝天。孝天不跟慕容勤一般见识,看着孝辉见柳柳,自己也跟着去看看,孝全也跟着,慕容勤也想看看柳柳怎么跟她小叔相亲,更有趣的是柳柳的男人还在一边看着,也算解气。柳柳也会装,装着不知道孝辉是谁似的,一本正经的问孝辉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有没有妻妾什么的。

孝辉老老实实回答。孝辉近距离见到这个叫大嫂的女人,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看大哥说话的语气,知道大嫂在所有杨家人的心中占有很高的位置。虽然大嫂看起来一本正经,可孝辉好像看到大嫂对自己的善意。“你心里可有想娶的别的女人?”柳柳接着问。也没想遮掩,不让慕容勤知道什么的,慕容勤在燕国那是绝对掌控者,估计孝辉一举一动慕容勤也能不费事的就知道。“有的。”孝辉老实回答,孝辉想娶灵灵。“五王爷,你的侍卫也不够格啊,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别说我是在故意刁难,你看,他们杨家就有这个祖训,不能休妻,不能纳妾,娶了就是一辈子,你的侍卫心里还想娶别的女人,没缘分了。

”柳柳看似惋惜的说着,其实柳柳也是怕孝辉到了燕国娶上三五个,等过几年能把孝辉接回家的时候,孝辉带上几个女人进杨家,那不是把杨家这么好的祖训给败坏了,多难得一个祖训,多睿智的一个祖训,一定要坚决,严格,百分百的执行下去。孝辉失忆也不能败坏祖训,孝辉啊,大嫂可是告诉你,你们杨家祖训了,别踩了地雷说自己不知道啊!今儿当着你大哥,你弟弟的面,我说了,算你知情同意了啊!柳柳说完还盯着孝辉看,不知道失忆会不会影响人的理解能力啊!慕容勤也不跟柳柳计较,今天的虽然被柳柳坑了一把,但好歹孝辉也在自己手里,两人手里各有王牌,不过柳柳说和谈,就好好利用难得的和平,给两国百姓做点实事,互通有无,只有百姓过的好了,国家才会富强,这个道理谁都懂。

不过,柳柳却暗示自己可以用桑蚕技术换取天朝的水泥秘方,用柳柳的话说,没有丝绸,还有棉布替代,依旧可以穿的暖和。而没有水泥,就只能用糯米替代,糯米可是要土地种植的,如果有了水泥,就能省下土地种植大米,即使就是种植糯米,那可都是粮食,是生活必需品。正如柳柳所说,百姓最需要的是生活必需品,而不是像丝绸这样的奢侈品,除非是百姓手里钱多了,才会有这样的需求,问题在于目前燕国跟天朝面对的都是百姓的最基本的需求,就是说像丝绸这样的奢侈品还是后一步的事。

这么想来,这件事可以好好跟天朝皇帝谈谈,用燕国的丝绸技术换天朝的水泥秘方。燕国的大米每年本来就不够,还有一小部分用来种植糯米,专门用于盖房子,是巨大浪费,而要是光靠从天朝买进,也是看天朝的脸色,价钱还被天朝控制。柳柳能这么暗示慕容勤,也是为两国百姓做点事,既然大家都拿捏着独家技术,不如互相交换,这样最能得实惠的还是两国百姓,这么一互相交换,相信水泥价格,丝绸价格一定都能降下来。孝辉临走的时候,经过孝天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我记住祖训了。

”孝辉算是明白大嫂的话了,就是到了燕国也不会忘记祖训,如何能娶到灵灵,一定会是一辈子。等慕容勤他们走远了,柳柳一把拉着孝天:“刚刚孝辉跟你说什么了?”“孝辉说他记住祖训了。你呀!呵呵!”孝天笑看着柳柳,这柳柳对自己家祖训那是分外看重,连失忆的孝辉也要他遵守祖训,好在孝辉虽然失忆,但本性还在。这下,柳柳放心了吧?不会担心孝辉哪一天回家带着几个妻妾,气着她。“真的?不错,你们杨家人的本性都不错,就是失忆也不影响执行杨家祖训,呵呵呵!”柳柳开心了。

“柳柳,现在可以回家了吧?孝辉的事也安排好了,以后会怎么样,到时候在说吧!”孝天也想回家了。“别啊,做人要有诚信,十天没到呢!就是没有一个人过来,我也等完十天。”柳柳现在没事了,也有时间逗孝天了。就是急你。“啊?还相亲?”孝天嘴角抽搐。连孝全也是傻眼,大嫂不好好折腾大哥是不会罢休了。为了诚信,柳柳一直等到告示上说的第十天。期间尚惠跑过来凑了一回,看没人还笑了柳柳。柳柳不理她,自己怎么没市场?要是把自己现在身价标出去,估计迎香居会爆满,算了,还是不跟着孩子较真了,要真是那样,自己也嫌烦。

也怕把孝天气坏了,就这样蛮好,好歹还有尚武,周杰过来撑撑场子。连慕容勤也算是过来给自己添了点人气。真不错了!第十天,柳柳正熬着时间,忽然见到皇上便装而来,吓得一咕噜站起来,皇上,您,您老干嘛来了?您老可要知趣,您后院虽说没有三千,那也有三十了,您说您够资格吗?不许以权逼人啊!柳柳眉头都打结了。“吾皇万福!”柳柳弱弱是,孝天跟孝全也傻眼,跟着柳柳行礼,好在皇上也不想摆谱,示意他们都坐下。“皇上,您这是?”柳柳头十分的大。

皇上,求您了,千万别说是过来相亲的,我不敢相一个皇上啊!“没事,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是怎么相亲的?对了,今天还有人过来相亲的?今天是你相亲的最后一天吧?”皇上笑着对柳柳,这个柳柳倒是会折腾,当着杨孝天的面大张旗鼓的相亲,亏得她想出来的,就知道柳柳被杨家和离后,以柳柳的脾气不会让杨孝天好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热闹看了。“皇上,民妇一个山野村妇,还是被人甩过的,行情不太好,这几天都没人过来。”柳柳弱弱的,说完还白了孝天一眼,不过,柳柳刚刚听了皇上的话,就知道,皇上他很知趣,知道他不够格。

这就好,柳柳放心多了,皇上您要是想看笑话,那就看吧,民妇不怕您看笑话,就怕您玩真的。“噢?这样啊?秀英,出来,给柳柳看看还行?柳柳,我的暗卫秀英还是不错的,人长的不错,还实诚,目前也没有妻妾,识文断字,身体健康,符合你的条件,你看看?”皇上一叫唤,竟然叫出一个帅哥来,柳柳傻眼,皇上,不是吧?孝天也傻眼,孝全更是目瞪口呆,大哥麻烦大了!皇上看着柳柳这几个人傻呆模样,哈哈大笑起来。太爽了!“柳柳,以后秀英就是你的人了,你到哪他也跟着到哪,他会带几个暗卫跟随你们,他们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只是负责保护。

”皇上看都傻了柳柳几个,也不再逗他们了,说出来的目的,虽然自己安排了暗卫在柳柳夫妻身边,但是有个明处的贴身保护更好。对于柳柳夫妻,这不但有保护的意思,也有监视的意思。柳柳眼睛眨了一下,就明白了,当即表示感谢,收了皇上的好意,天生自己不收也不行,自己入了皇上的眼了,说不定还有暗处自己不知道的。无所谓,自己家也不想造反,更没那个造反的能力,有人花钱出人保护自己,有什么不能要的?要了!孝天也不是傻子,看柳柳谢恩,自己也跟着柳柳谢恩,只要皇上不是真的给柳柳做媒,派人保护外加监视,也不反对。

这样也好,更让皇上放心自己家。“慕容勤用他们的桑蚕跟我交换了水泥,你看看他们的桑蚕技术?”皇上现在对柳柳可没当一般女人,直接就当自己的大臣一样。跟柳柳商量国事。柳柳也不客气,都跟皇上熟了,也不扭捏,看看慕容勤给的桑蚕技术。还不错,不对,慢着,这前世小时候好像还读过养蚕的课文,里面说喂养蚕可是很累人的,不但白天要喂,晚上也要喂的,怎么慕容勤没说清楚?还有就是蚕不是要上山结茧的吗?怎么慕容勤也没说。只是自己现在也不能说啊?回头做的时候,再更正过来,免得皇上还以为我真是妖怪呢!“皇上,既然我们得到燕国的桑蚕养殖技术,就先试着看看,并把我们自己养桑蚕的经过都详细记录下来,并尝试创新,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柳柳给自己将来创新埋一个小伏笔。“有道理,什么事都要不断的尝试,才会有更好的。你的建议我会安排下去的。对了,后面不打战了,也不要那么多的将士,后面还打算撤一部分将士回来,普通士兵还好,卸甲归田也行,但那么多校尉,武侯,都卸甲归田,也可惜了。还有部分将军。”“皇上,即使不打战了,但是我们天朝也不能有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想法。只要这种情况发生,不要多少年,我们天朝的将士就缺乏将士应有的锐气。我倒是有个想法,皇上你随意听,说的不对,皇上可不能跟我一个女人计较。

”柳柳也怕自己说的太多,怕言多必失,先跟皇上打一个招呼。“行了,你就说吧!朕随意听听。”皇上笑着,这个柳柳还真是,怕自己跟她一个女人计较?她可不是一般女人,主意多着呢!要不是知道她马上要回丽江,自己也难够得着她,才赶着过来跟她谈谈的,她还怕自己跟她计较?“留部分精干将士在边疆是必须的,预备的将士也要有,征兵还是要继续,每个天朝的儿郎都要义务征兵,就是不打战,也要到新兵营训练一年,不但可以训练出天朝儿郎的血性,还能让所有儿郎都做到有备无患,万一哪一天打起来,那些曾经参加过训练的儿郎拿起枪就能杀敌。

还有,撤回来的那些将军,校尉,武侯什么的,都可以留下他们,他们可以从普通士兵中脱颖而出,也是天朝儿郎中的佼佼者,特别是将军跟校尉,那是我们天朝的人才。假如我们天朝不但有普通学习四书五经的学院,还有军事学校,教天朝的儿郎学习识文断字,基本算术,战争常识,战术技巧,排兵布阵,武器的改良等等,专门教育出一些具备高素质的未来将领,最好是靠近深山建立这样的军事学校,可以随时将那些学生拉到深山里训练,不仅可以适应丛林的艰苦,还能从野兽的打斗中激发军人的野性。

另外我们天朝还可以建立专业技术学校,不学四书五经,就学专业技术,比如,种植业,畜牧业,桑蚕,建筑,烹饪,园林,茶艺,针织等等,学习时间短,成效快,学会就能凭手艺过活或者创业。嘿嘿,那个,胡说八道,皇上别太在意哈!”柳柳忽然看皇上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忽然回过神,别说过头了吧?“好!好!你果然不负朕的期望,你的建议朕不是随意听的,杨孝天,你听着,朕就先在你们丽江建一个柳柳说的军事学校,你就负责这件事吧!”皇上看了柳柳一眼,有柳柳帮衬杨孝天,会事半功倍。

看柳柳培养出来的那些男儿就知道,柳柳可不是简单女人啊!幸亏她是我们天朝的女人!幸亏!皇上下旨之后,满意离开。其实皇上也是怕长期和平,磨灭了天朝儿郎的血性,听了柳柳一席话,豁然开朗。过了两天,孝全也跟尚惠道别过了,没想到刚刚离开京都,尚惠就背着包袱跟着过来了。“惠儿?你怎么跟来了?”孝全一看惠儿一个人过来,还背着包袱,虽然心里有点激动,但也担心惠儿是从家偷跑出来的,这丫头没什么好信誉,她连战场都敢偷跑的去。

“干嘛?我看看大哥怎么把大嫂娶回家去,不行啊?”惠儿这会儿是对孝天当大哥了,叫的还听麻溜。“你这样偷跑出来,家人不会急的啊?”孝全担心啊!“急什么?我又不是不回家,没事,我跟大哥说过的,会跟你们走的,大哥二哥昨天就去爹那儿了。娘也要礼佛,没人管我的。我还留了书信在家,没事,上次我没留书信,跑去战场,我娘都没事。走吧,走吧!”尚惠浑不在意的很。“大哥大嫂,你们先等我一下,惠儿,走,跟我回去跟你娘说一声。”孝全长大了了,现在能懂爹娘的心,知道孩子出去一定要跟爹娘说一声,以前孝全小的时候,跟着柳柳到沙坪,错过一夜,那时候,孝全还跟尚惠一样,浑不在意,等回家才知道,爹娘担心成什么样子。

所以,孝全不同意尚惠这么做,拉着尚惠就往尚惠家跑。好在是马车,跑的也快,很快就到了尚家。尚惠不肯下车,孝全只能自己先进去找尚惠的娘。“惠儿要跟你们回家?那好啊!你就好好看着惠儿,她脾气不好,你管着点,惠儿就麻烦你了。”孝全傻眼,感情惠儿说的没错,她娘压根就不急的。孝全哪知道,惠儿她娘一听是惠儿到孝全家,那好啊!说明惠儿真的开窍了,舍不得孝全了。惠儿如愿跟着孝全一行回到丽江。柳柳坚持要回自己娘家,说是自己被你们杨家踹了,还怎么回你们杨家?不去!没大红花轿过来,免谈。

难得自己也体会一会待嫁的心情。“孝全,你先带着尚惠回家,我送你大嫂回家。”孝天也只能乖乖照着柳柳脾气来,也是,现在全村都知道柳柳跟自己和离了,看来还得早点娶了柳柳回家。尚惠哪肯离开柳柳,就粘着她,现在尚惠是对柳柳整孝天十分的感兴趣。孝全也只能随惠儿的意思,有大嫂看着惠儿也不要紧。孝天见到柳柳爹娘,却得到一个令他胀的牙疼的消息,龚大福也通过家人知道柳柳被杨家和离了,就在柳柳回家的前一天,龚大福爹娘按照龚大福要求,带着东西过来提亲。

龚大福也不是不知道内情,但就想这么做,一直都知道自己对柳柳有说不清的情愫,现在既然柳柳和离了,那就试试,不然自己会后悔的。孝天脸都绿了,看着柳柳笑的那个样,恨不得马上就扛回家。“大哥,你完蛋了,大嫂要飞了!”惠儿幸灾乐祸的笑着。“爹,娘,我明天就过来给柳柳提亲,后天就抬花轿过来娶柳柳。”孝天急了。没想到,丽江还有劫糊的。“怎么这么急?总要给我们时间准备一下,柳柳,那个龚大福你没想法吧?娘没敢做主答应,说等你回家再说,估计等会那孩子知道你回家,就要过来了。

”柳柳的娘看着孝天急的样子,好笑。“娘,不能耽误了,柳柳肚子里有孩子了。”孝天也不管了,耍无赖也要把柳柳迅速抢回家。不仗义的人还是有啊!柳柳哈着嘴,什么时候孝天也学坏了?“娘,别听他的,我没有!”柳柳不认账。虽然月经过了四天,但是四天算什么?说不定明天就来了。自己一点点反应也没有,不可能中奖的。“真的?太好了,柳柳,就这么定了,明天说亲,后天结婚。龚家的东西,等会我送回去给他们。”柳柳的娘欣喜不已。柳柳狠狠瞪了孝天一眼,就在这时候,龚大福还真的亲自过来见柳柳了。

“柳柳回来了?”龚大福见到柳柳,笑的如沐春风,龚大福要为自己争取一次。哪怕机会渺茫,也不想后悔。孝天瞪着龚大福,你就是再笑也不可能把柳柳娶回家!气死了!看着这人一表人才,气宇轩昂的,没想到还是不靠谱的。气死了!“大福也回来了?大福,你怎么想起来的?呵呵!”柳柳见到大福还是觉得亲切的,没当他是外人,跟自己弟弟一样。龚大福看柳柳笑,也跟着笑笑:“就是这么想的,你现在也是单身了,我也没有娶妻,我觉得我们很合适。 ”龚大福当了县令,也没有了生涩,说的顺溜的很,龚大福的话没把孝天气得吐血,还他觉得跟柳柳很合适?我靠!“龚大人,你还不知道吧,柳柳有了我的孩子了,跟你真不合适!”孝天坚决打击敌人。

“柳柳?是真的?”龚大福脸色微变,自己还是没有机会吗?柳柳这一次可没拆孝天的台,顺着孝天的话,点点头:“大福,你现在还没遇到你命中的妻子,也许你命中的妻子正在某个地方等你呢!”柳柳委婉拒绝。不想太打击大福,大福在自己眼里也是弟弟。 柳柳,你真的一点也没有我的位置?你一点也不为过去看我洗澡负责任?龚大福心里微微刺痛一下,幽怨的看了柳柳一眼:“要是我也认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还有机会?”龚大福垂死挣扎。“你当我死了啊!我的孩子干嘛给你?”孝天爆发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Y的连自己妻子孩子一锅端了!泥人也火大了!柳柳一看孝天火大了,难得见到孝天发火,立即拽着龚大福就往外走:“大福啊,你在我心里就是弟弟,我相公这次被我整火了,我还要哄哄他,你先回家,东西等会我娘会送回你家。

别在过来刺激我相公了,啊?”柳柳送走龚大福,跟娘说了一下,扯了孝天就到自己屋子,抱着孝天就亲吻起来,这人火大,赶紧哄哄。柳柳也没想到大福这孩子挺会刺激孝天的。孝天本来被龚大福刺激的不轻,难得的发了脾气,结果被柳柳抱着一顿亲吻,顿时又飘在云端,爽了!柳柳的娘动作很快,不但把龚大福家的东西送了回去,也请了一个老大夫过来给柳柳把脉。“若有若无,看来,还要过个十来天才能看出来。”老大夫没看不出来,也没讲死。给了柳柳娘留了不少遐想。

连孝天也跟着欣喜,笃定柳柳有自己的孩子了。这么一来,两家人动作那叫一个迅速,果然跟孝天说的,两天就用大红花轿把柳柳抬了回去,唯一让孝天不爽的是,那个龚大福竟然在送亲队伍里,不理他。还是孝文一直陪着龚大福说话。洞房花烛夜,柳柳掀了自己的红盖头,看着满眼的红,心里竟然很激动,这是自己真正的洞房花烛啊!孝天没喝酒,全家人都护着,给了孝天酒坛里装的白开水,孝天更是不想喝醉,错过柳柳做新嫁娘的风景。孝天一进屋子,柳柳还以为会进来一个醉鬼,古时候结婚就是死喝酒,做好了准备,今晚对付一个酒鬼。

谁知道孝天神清气爽的很。“你没喝酒?”柳柳过去闻闻,孝天嘴边好像没有酒味。“没喝,就等着跟你喝交杯酒。”孝天满足的看着一身嫁衣的柳柳,没想到,柳柳打扮起来也那么灼眼。“万一我真的有了,喝酒对孩子不好的,怎么办?交杯酒还喝吗?”柳柳有点不确定了,其实柳柳也很想喝交杯酒,那可是古代结婚必备的呢!舍不得放弃呢!“柳柳,你坐好了,把盖头盖上,等我掀开你盖头,交杯酒照喝,你不要咽下去,等会给我喝不就还是交杯酒了吗?”孝天竟然叫柳柳给他哺酒。

没雷倒柳柳,这孝天变化大了去啊!都会这个了!柳柳内心激荡了一回,相公想来刺激的啊!柳柳咧着嘴,依言坐好,也把红盖头重新盖好,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儿,规规矩矩的犹如真的古代小媳妇,等着相公揭盖头。孝天看着柳柳这样,心里翻腾着,这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等着自己揭盖头的娘子,从今天以后,谁也不能抢走自己娘子了。慢慢走过,揭了盖头,看到柳柳红彤彤的脸,心里别样幸福,轻轻牵着柳柳的手,来到倒好的酒杯边,把酒杯端给柳柳,自己也断了一杯,两人交杯,各自喝了酒杯的酒,孝天咽下了自己酒杯的就,然后深深的看着柳柳,张开嘴,等着柳柳把她嘴里含的酒哺给自己。

柳柳含着酒,看着孝天等着自己,忽然别扭起来,磨磨蹭蹭,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太刺激了。就在柳柳磨蹭的时候,孝天欺了上来,含住柳柳的嘴,终究还是把柳柳含着的酒都喝了,柳柳脸更红,没想到孝天还有闷骚潜质。洞房花烛,除了最后的一道大餐,孝天没敢吃,怕柳柳真的是有了孩子,能抱着柳柳,也是幸福。再说,孝辉回到燕国,慕容勤也不想为难他了,免了他侍卫之职,给他回到那家医馆了。虽然这一次没有把柳柳带回来,但是能跟天朝签订和平条约,还换了水泥秘方,也算有收获。

乘着和平的时机,好好让百姓休养生息,富强燕国。灵灵看到孝辉回家,激动的哭了。“怎么哭了?灵灵?”孝辉看到灵灵哭花的脸,有点不安,灵灵替自己担心了。“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呜呜呜!”灵灵自从孝辉走了,就经常胡思乱想,想着他要是不会来,自己再也见不到他,心里就绞痛,每天都盼着孝辉回来,那种思念之苦,深入骨髓,如今见到孝辉,忍不住发泄出来。爷爷也没想到孝辉会回来,爷爷不但想到孝辉可能留在天朝,回他自己家了,也想到慕容勤会杀了孝辉,所以也劝孙女忘了孝辉,谁知道,灵灵越是这样,越是惦记他,幸亏他活着回来了。

看五王爷的意思,是不在意孝辉了?这样也好,在等等看看,免得灵灵吃苦。三年后,春暖花开,特别是杨家祖坟的桃花,开的格外妖娆,现在这片桃林都给了孝美夫妻管理,孝美终于还是嫁给了铁木春,好在铁木春没舍得带着孝美回沙坪,而是陪着孝美留在丽江,这让孝美格外开心。柳柳心里也很感激这个老实的汉子,教会了他做桃肉罐头,也教会了他做桃脯,于是这一片桃林杨家也就给了孝美夫妻打理。孝全还是离开丽江,把他的酒楼开到了京都,孝文也离开丽江,到了京都,陪伴太子,这也是皇上的意思,把孝文留给自己的儿子,连大福也跟着去了京都,跟着太子。

柳柳的张沐建筑这几年挣了不少钱,皇上专门指定张沐建筑给他建军事学校,丽江的军事学校建的格外大,能容纳三千学生。孝天做了丽江军事学院的院长。柳柳儿子两岁,肚子里还有一个,四个月大,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但孝天很想要一个女儿。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外出的孝全孝文都会回来,看看家人,也看看满山的桃花,这片附近的一些村庄,在杨家的带领下,几乎家家都种了桃树,也都跟着学着做桃肉罐头,做桃脯,直接卖到京都。有林亚轩跟孝全的酒楼帮忙推销,卖的也好。

“大嫂,你看看,我给你买的这个翡翠镯子好看吗?”孝全献宝似的,把自己特意为大嫂挑的翡翠镯子,给大嫂小心的戴上。“杨孝全,那我的呢?”尚惠吃醋了,孝全竟然给大嫂买了这么好看的玉镯子,还是护着他大嫂!哼!“你的?你的不是给你打碎了?你就别带了,带几个打几个,浪费钱!”孝全也是给惠儿买过镯子的,不过,惠儿就是有本事,给她买几个镯子,她能打碎几个,孝全索性就不买了。“你混蛋,你就晓得你大嫂,你给我说,要是我跟你大嫂一起掉到河里,你先救谁?”尚惠气得就要揪着孝全耳朵。

孝全一个闪身避开:“当然是救我大嫂,我大嫂肚子里还有我侄女呢!”尚惠气得直跺脚,柳柳笑了:“惠儿,你这话问的就不对,这个经典的问题原本是这样问的,就是当娘跟妻子同时掉到河里,相公会先救谁?你看看,问错了吧?”“啊,柳柳,娘可不会到河边去,孝全,别管娘,娘不会掉河里的。”婆婆看孝全被柳柳跟惠儿为难,过来替儿子解围。“大嫂,你又唬我,我就是问我跟你同时掉河里,他先救谁,这个混蛋还是最喜欢你!”惠儿气得咬牙切齿,今晚别想吃肉!“孝全,你还是先救惠儿,你大嫂有我呢,大哥能让你大嫂掉河里了?是不是?”孝天笑着教孝全哄惠儿。

“惠儿,我会选了,我先救你,行了吧?大嫂,我这么选,你不会不高兴吧?”孝全是选了惠儿,可还是把惠儿气得跳脚,拎着孝全就到屋子里打架去了。幸好,惠儿也争气,这么打架也打出一个儿子,这一次没带回来,被她娘扣下了,说孩子太小,路上怕受了风寒,等孩子能走路了再带他回丽江。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好不开心,二叔二婶开心之余,也盼着孝辉能回家,哪怕见见面也好,孝中孩子都一岁了,也不知道孝辉过的怎么样了?娶妻了没有?生了孩子没有?“爹娘,二叔,二婶,过一个月,我要跟着太子去出使燕国,我会去见见孝辉的。

”孝文忽然来了一句,让二叔二婶激动起来。柳柳知道这个消息,心里一动,假如孝辉这时候肯回家,机会到不错,毕竟天朝跟燕国和平相处三年了,两国商人也是互相买卖,朝廷里对燕国人也没有什么敌意,京都里甚至都看到不少燕国人。“孝文,你这次过去,见到孝辉,争取劝他回来,慕容勤应该不会为难的,我这还有一张借据,要是孝辉肯跟着你们一起回来,就把慕容勤的这张借据还给他。当年和谈的时候,我跟慕容勤谈过的,会用他的借据交换孝辉。

”柳柳说着,拿出自己收藏的借据,交给孝文。孝文心里也有起伏,也许这几年下来,孝辉哥哥能记得家人了,肯回家了!三个月过后,孝文出使燕国回来,真的带回来孝辉,跟着孝辉一起回来的还有灵灵,还有一个抱在怀里的女孩,六个月大的样子。灵灵的爷爷在去年患病不能自医,临去之前灵灵跟孝辉结婚,爷爷看到灵灵有了好归宿,也合上了眼。孝辉这时候也记得了从前。还是爷爷治好的孝辉。虽然孝辉记得了从前,可孝辉还有怕灵灵不愿跟着自己回家。 毕竟燕国这里还有灵灵的家人,虽然灵灵最亲的家人都入土,那也是灵灵的家啊!灵灵也是细心的女子,把孝辉的纠结看在眼里,心里也思索着未来,对孝辉的家人,灵灵虽然没有见过,但他们能在被孝辉害的差点全家抄斩的情况下,还能善待孝辉,给孝辉留了钱,给孝辉回家的期盼,这样的家人,孝辉一定很是想念。

后来见到孝文,也知道家里为了孝辉回家,连他们的屋子也准备好了,还有大嫂跟皇上也谈好了,皇上不会为难孝辉回家。灵灵决定跟孝辉一起回天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每隔几年回来看看,并把医馆留给了师兄,也请师兄帮忙,给爷爷跟自己家人上坟。 二叔二婶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儿子带着媳妇跟孙女回家了。二叔二婶头发也白了,比公公婆婆看起来还显老,没少为孝辉操心,如今儿子回家了,终于回家了!亲们,结束了,谢谢,很是感谢你们,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会这么快乐的写完,因为你们,我很快乐,在这里,我真诚的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祝你们合家欢乐,安康幸福!。

小说索引:彪悍农家大嫂全文免费阅读,彪悍农家大嫂全本免费阅读,彪悍农家大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