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98章 太子妃施威

路上轩辕霓裳不再说话,沉默的陪着花疏雪一路往皇后的春阑宫而去,花疏雪见她的神情,便知道她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了,也不再多说什么。穿桥越阁,途中还经过了几座宫殿,小太监脚步没停,花疏雪知道春阑宫还没有到。眼看着快到春阑宫了,忽地从一座假山后面转出来一个人挡住了她们的去路,轩辕霓裳看到来人,忙笑着开口:“霓裳见过三皇兄。”轩辕锦精致的凤眉上挑,微点头,不过一双深邃幽暗的瞳眸紧盯着花疏雪,淡淡的开口:“霓裳,皇兄有话要与太子妃娘娘说。

”轩辕霓裳一听,大眼睛睁大了,望了望轩辕锦,又望了望花疏雪,不知道三皇兄为何要和花疏雪说话,不过太子皇兄把花疏雪交给她,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她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如此一想,轩辕霓裳就不同意了,赶紧的摇头阻止。“三皇兄,我们要去母后的春阑宫,若是去得迟了,母后一定会生气的。”这云国人人知道阮皇后说一不二的个性,而且个性极端的强势。若是平时轩辕锦也懒得去挑衅这阮皇后,但现在他有事要问花疏雪,眼见着轩辕霓裳阻拦,他既不让开也不说话,狠狠的盯着花疏雪。

没想到真正的花疏雪竟然生得如此的美艳,周身上下灵气十足。不过轩辕绵并不是那种好美色之人,他自身长得也很出众,反而对于这外貌看得很淡,他之所以坚持要见花疏雪,源于当初她说过不嫁给轩辕玥,现在怎么又嫁了,还有当初他们好心的帮助她,没想到临了竟被她给下药了,这些是不是该有个说法。花疏雪见轩辕锦的眸光,知道自已若不说话,这男人是不会走的,想想望向轩辕霓裳和春阑宫的小太监。“既然怀王爷坚持要和本宫说话,那么就让本宫和他说两句吧。

”花疏雪开口了,别人自然不好再阻拦,这怀王轩辕锦虽然没有母妃可依靠,但云国内部的人都知道他和韩姬娘娘走得很近,一般人不敢过份的得罪他。轩辕霓裳瞄了一眼轩辕锦和花疏雪,一挥手领着人让出一些距离,不过并没有走开,远远的可瞄见他们的动静,若是轩辕锦出手对付花疏雪,她们可以及时的出手。花疏雪似笑非笑的望着轩辕锦,淡淡的开口:“不知道怀王坚持要见本宫为了什么事?”轩辕锦一听花疏雪的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高挑的眉峰凌厉异常。

“花疏雪,当初你不是说不想嫁给轩辕玥吗?为何今日便又嫁了,这是什么原因,还有先前你不但骗我,还给我下药,你这个鄙卑无耻的家伙。”花疏雪听他的话,有些头疼,没错,当初她是说了不想嫁,可那也是因为没有做好嫁的准备,后来她认为自已应该给轩辕玥一个机会,所以便嫁了,可是她若是和轩辕锦如此说,他未必认同,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当初我不想嫁,后来想嫁了,怀王难道不知道女人一向是善变的吗,至于我给你下药,也是因为想给你自由,我们之间两消了,这样不好吗?”花疏雪淡淡的笑了,轩辕锦可没有笑,精致的五官上拢着冷霜,瞳眸微眯,立在阳光下的他,精致华美好似上等的青瓷,即便是微挑眉这样简单的动作也散发出优雅。

“你别以为嫁进轩辕家是什么好事,这里的水很深人,你最好当心些。”轩辕锦气狠狠的说着,他身为轩辕家的人,讨厌这样的身份,一天到晚勾心斗角的不知道有多累,幸好他没有当皇帝的意思,所以用不着整日里想主意,至于帮助宣王,完全是因为还韩姬当初帮他的情。轩辕锦想起韩姬曾经帮过他,这几年他一直帮助韩姬做事,上一次死里逃生,他欠她的情也还得差不多了。现在偏又欠花疏雪一条命,他这一生难道就是用来还债的,想到这个,轩辕锦的脸色更幽暗了。

花疏雪知道轩辕锦是关心她,虽然所说的话不中听。“我知道云国的水深,我会小心的。”花疏雪脸上拢上了笑意,轩辕锦看她笑得阳光一般的灿烂,只觉得碍眼,瞪了她一眼:“真不知道你最后是怎么死的,估计是笨死的,明知道这里很危险,偏偏还在这种时候嫁过来,就算要嫁也要等云国的水至清了再嫁啊。”他说完准备离去,想起一件事来叮咛花疏雪:“有什么事可派人通知我。”无论如何,他会帮她的,这个死女人,真是让人又气又恨却又拿她没办法,可是又做不到什么都不问。

花疏雪听了他最后的一句话,唇角的弧度拉大了:“我知道了,你就算不说,我有事也会找你的。”“哼。”轩辕锦冷哼一声,转身大踏步的离去了,轩辕霓裳和如意等人赶紧的冲过来,围到花疏雪的身边,轩辕霓裳狐疑的盯着花疏雪。“你认识我三皇兄。”别看三皇兄长得陶瓷般的俊美,不过心性却是最淡漠的一个,他是所有的孩子中和父皇最像的一个,看着似乎很温和,事实上拒人于千里之外,先前她还以为他想找花疏雪的麻烦,可是她看他们两个人说话的神态,三皇兄竟然一点也没有为难花疏雪,似乎和她认识似的,这是怎么回事?“认识?公主想多了吧,你看怀王爷刚才与我说话的样子像是和我认识吗,他可是一直冷冷的警告我呢?”“警告你什么?”轩辕霓裳追问,一侧的如意也觉得怀王爷似乎认识太子妃,这怀王爷可比一般人冷多了,但是对太子妃似乎好多了,虽然依旧没什么好脸色,但同样的没有为难她。

花疏雪蹙眉,看来这轩辕霓裳不问个究竟是不会善罢干休的,她正想编个理由搪塞过去,便听到春阑宫的小太监心急的催促着:“太子妃,公主,皇后娘娘正在宫殿里候着呢,我们快点过去吧,若是娘娘怪罪下来,奴才可担待不起啊。”小太监一开口,轩辕霓裳喔了一声,便不敢再追着花疏雪追问了。花疏雪一看便知道这霓裳公主是害怕皇后,唇角擒着笑,伸手拉了轩辕霓裳的手:“走吧,若是去迟了,只怕母后要责怪了。”一行人急急的往春阑宫而去。春阑宫,乃是历代皇后居住的宫殿,金碧辉煌,十分的华丽,大殿内皆用上等的材质所做,铸金廊柱,雕精细的花纹,地上铺着黑色的泛着亮丝的岩石,中间铺了绣金描凤的地毯,侧首飘逸着流纱,流纱内里是金丝楠木的案几,摆放着金耳鼎炉,炉内插着浓郁的薰香,满殿飘飘逸逸的纱丝,袅柔的香味儿。

花疏雪一走进春阑宫的大殿,便有些咋舌。要说奢侈,这阮皇后的宫殿可称得上最奢侈的地方了,她到过的地方不少,就是阑国宫中,也不如她这座宫殿的摆设,一几一木都是价值连城的,这一眼望去,满眼都是金钱打造出来的。上首的一张极尽豪华,雕工精细,刻凤凰图案的凤椅上,铺阵着白色雪锻靠势,正随意的歪靠着一人,这人正是阮后。阮后换了先前的大红凤裙,穿上了一袭黑色的镶铜钱的鱼尾长裙,随意的歪靠在凤椅之上,那长长的鱼尾从凤椅上垂泻下来,说不出的妖治,她的身后立着两个宫女在捏肩,身前跪着两个清秀的太监在捶腿,一名女官手捧黄册正在禀报事情。

花疏雪静静的站在下首听着,心里很是明白,阮后这是给她一个下马威,要不然为何单挑这种时候禀报事情呢,明明是她派太监接她过来的。不过既然她不打算理她,花疏雪也不急,闲情逸致的打量着大殿内的一切,慢慢的眸光便落到了阮后的身上。说实在的,虽然才见了两次面,但花疏雪不得不承认,这阮后确实是个丽质天生的美人,只是她周身上下的强势也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她现在身上所穿的黑色鱼尾裙,虽然衬得她肤白如雪,妖艳不凡,可是同样的也展现了霸气和强势,而她在黑色长裙上,不染牡丹月季玫瑰,偏偏还嵌了铜钱,更添其霸气的野心。

大殿内,阮后虽然微敛上眼目,但下首的动静她还是轻易便感受到的,没想到花疏雪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沉得住气。阮后一看她沉稳不急不燥,自已倒是多此一举了,脸上微微的寒气,一挥手阻止了女官接下来的禀报。“你先下去吧。”“是,皇后娘娘。”女官大人一挥手领着阮后身前身后的数人,退离了春阑宫的大殿,一路出外。此时殿内除了远远的角落里立着一些太监和宫女,再没有别人了,轩辕霓裳伸手拉了花疏雪一下,二人一起上前向阮后行礼。“疏雪(霓裳)见过母后。

”阮后并未看她们二人,低头抚弄着自已纤纤玉手上的镶金玉的指套,轻轻的把玩着,慢吞吞的开口:“你们两个起来吧。”“谢母后。”二人谢恩,一起起身,此时的轩辕霓裳别提多规矩了,一点动作都不敢有,花疏雪好笑的望着她,她可是阮后的亲生女儿,畏她如虎是不是太过了,阮后再厉害,轩辕霓裳与她又没有半点的威胁,她不会为难轩辕霓裳吧。上首的阮后吩咐下来:“你们两个坐下吧。”“是,母后。”二人落座,一起等候着阮后的话,花疏雪心知肚明,这阮后召了她过来,必然是有话要说的,要不然她召她过来干什么,只不知道她究竟想和她说什么,她可记着这女人并不喜欢她,先前若不是文顺帝使了计,只怕她未必授她凤印。

大殿内,阮后晾了花疏雪一阵,总算抬头望向了花疏雪,美艳的面容上布着严肃,没有一丁点的温和,瞳眸更是凌厉,花疏雪面对着她的眸光,倒是不以为意,只是一侧的轩辕霓裳却明显的感到了害怕,一只手更下意识的伸出来拽着花疏雪的衣边。花疏雪瞄了一眼这家伙,相当的无语,皇后又没怎么样,她怎么就吓成这样了。阮后看着花疏雪泰山压顶不动声色的样子,心底还是有些赞赏的,再看自个女儿的样子,不由得气恼的瞪了她一眼,轩辕霓裳更害怕了。

阮后懒得再理会她,强硬霸道的声音响起来:“花疏雪,你应该知道本宫并不赞成太子娶你做太子妃?”花疏雪愣了一下,她实在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直截了当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以为她至少要装装样子的,没想到人家竟然直接说,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缓缓起身:“是的,母后,儿臣知道母后不喜欢儿臣,说实在的儿臣也没有多喜欢母后。”此言一出,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轩辕霓裳只觉得自已呼吸都不能了,花疏雪她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竟然如此和母后说话,她不要命了,。

这次换阮后愣住了,一直高高在上的人,从来没人胆敢直接当着她的面说不喜欢她,一直以来她都是人人追捧的人物,就算是文顺帝,以前也是捧着她的,虽然这些年不再宠幸她了,但也很少正面和她起冲突,没想到现在娶了一个儿媳妇进门,竟然直截了当的说不喜欢她。阮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胸脯上下的起伏,明显的被气得不轻,一张艳丽的面容上,黑沉一片,咬着牙缓缓的开口:“好,好,既然我们都相互看不顺眼,那么本宫也用不着拐弯抹角的了。

”“母后请说。”花疏雪唇角勾出浅笑,不卑不亢的开口。阮后凉凉的看她一眼:“虽然我们彼此不喜欢,但别忘了本宫是云国的皇后,你是云国的太子妃,而且你是本宫的儿媳妇,所以做什么事最好有所顾忌,别让别人瞧了笑话去。”“这一点疏雪知道,疏雪会好好孝敬母后的。”花疏雪应声,她可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人,只要阮后不来招惹她,她当然不会招惹她。阮后美丽的丹凤眼快喷火了,这女人现在都不把她放眼里了,还孝敬她,她才不会相信呢?不过,阮后今日找花疏雪,并不是为了提点她别闹笑话什么的,而是别的,想着调整了气息慢慢的开口说出今天的重点。

“听说太子很喜欢你,你身为太子妃,平时太子冲动的时候,你应该多提点他,别让他做出冲动的事来,若是太子不听劝告,你可以进宫来禀明本宫,本宫一定会为你出头的。”阮后说完,花疏雪挑眉,眼里微微闪动着幽光。阮后可真够无耻的,她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让她监视着太子,有什么情况便禀报她,世上都传阮后和太子不和,看来果然是真的,可笑她竟然把这样的事情交给自已,分明是想来个一石二鸟之计,她如此高调的搞这件事,就是想挑拨自已和轩辕玥之间的感情,可惜她是不会上当的。

花疏雪缓缓开口:“太子乃是未来的储君,他做事自然有他的分寸,疏雪岂能阻止,不管他做什么,疏雪只会全力支持他的,疏雪相信太子所做的事,必然是三思而后行的,母后身为太子的母亲,理该相信他才是。”花疏雪的话不软不硬的回了过去,阮后脸色更阴骜了,这女人太不讨喜了,看来自已今儿个接她进宫来根本就是个错的,她哪里是那种提点得了的人,本来自已还想给她一个机会,若是她乖乖的听话,她便不计较她的一切,没想到现在这女人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阮后心里冒着腾腾的怒火,恼怒异常,。

不过一向有谋算的人,又岂会被这点小事击到,所以脸上缓缓露出一些讽刺的笑。“看来本宫和太子妃之间是不能达成共识了。”她说完也不看殿内的花疏雪和轩辕霓裳,直接朝大殿外命令:“来人,送太子妃和公主出去。”小太监闪身奔了进来,飞快的走到花疏雪和轩辕霓裳的面前,恭敬的请了她们出去,花疏雪和轩辕霓裳二人恭敬的告安,退了出去。二人一走到殿门外,轩辕霓裳的腿一软,差点栽到地上去,花疏雪一惊,赶紧上前一步扶着她,关心的问。“怎么了?”轩辕霓裳鼻子一酸,眼里竟溢了泪水,小脸一片惨白,望着花疏雪便不满的开口:“刚才吓死我了,你为什么不迁就着母后啊,这下她更不喜欢你了,以后一定会找你麻烦的。

”轩辕霓裳心中以为若是花疏雪迁就阮后,她一定会慢慢的接受花疏雪的,却不知道花疏雪天生不喜做人的傀偶,那阮后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傀偶罢了,她对于做人傀偶之事不感兴趣,也不会被阮后利用。“她本来就不喜欢我,就算我迁就她,她也未必喜欢我。”只不过觉得我可利用罢了,说不定我最后死得更难看,如此一来,倒不如正面对上,倒要看看她能把她怎么样?花疏雪满脸的笑意,扶着轩辕霓裳出了春阑宫的大门。门外宽阔的青石路上,驶来了一辆豪华的马车,正是太子轩辕玥过来接花疏雪了,。

马车一停下,高大英俊的轩辕玥从马车上跃下来,他一双深邃的眼睛飞快的打量着花疏雪,发现她一点事都没有,倒是轩辕霓裳的一张小脸惨白一片,轩辕玥不由得挑眉:“霓裳,发生什么事了?”轩辕霓裳已平静了很多,赶紧的摇头:“我没事,我是被皇嫂给吓的。”轩辕玥瞳眸中泛起暗潮:“她怎么吓你了?”轩辕霓裳望了望春阑宫的殿门,赶紧的往马车上爬:“皇兄,带我去太子府,我就告诉你她是怎么吓我的。”眨眼的功夫,她便爬上了太子府的马车,轩辕玥脸色拢上无语,正想让轩辕霓裳下车,花疏雪摇了摇头,既然轩辕霓裳想去太子府,就让她去吧,她可以感受到她在宫中并不开心。

轩辕玥见花疏雪摇头,才没有让轩辕霓裳下马车,伸出手扶了花疏雪上马车,并叮咛轩辕霓裳:“你去了可不许捣乱,若是捣乱,以后都不许再去了。”轩辕霓裳一听,赶紧的开口:“谢谢皇兄,谢谢皇兄。”其实她在宫中根本就没有可说话的对象,她很害怕母后,几乎很少去母后的春阑宫,除了必要的请安外,从来不去春阑宫,至于那洛樱公主,乃是韩姬所生,一向高傲,明明人长得不怎么样,偏偏时常觉得自已是天下第一美人,实在让她受不了,所以她才会经常去找皇兄。

轩辕玥懒得理会她,吩咐前面的驾车的侍卫:“出宫去吧。”“是,殿下。”侍卫领命,驾车离开春阑宫,一路出宫去了,到了内宫门口,太子府的数名侍卫正立在门外,随了他们的马车一路往外。马车里,轩辕玥握着花疏雪的手,关心的询问她先前在春阑宫有没有发生什么事,花疏雪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事,那轩辕霓裳一看,小脸蛋便拢上了不满。“花疏雪,你竟然?”轩辕霓裳气愤的叫起来,不过话还未说完便迎上了皇兄凶狠的眼神,蓦然回过神来,赶紧的改口:“皇嫂,你还敢说,为什么要忤逆母后,我都吓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轩辕玥挑起狭长的凤眉,周身上下的寒气,不过他的冷,轩辕霓裳并不十分的害怕,因为她知道这个皇兄是很疼她,一听皇兄的话赶紧的把大殿内发生的事情禀报给皇兄。轩辕玥先是很生气,慢慢的唇角勾出了笑意,等到轩辕霓裳把话说完了,他伸出手握着花疏雪的手,赞许的开口:“雪儿,好样的。”轩辕霓裳一听皇兄的话,张大嘴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皇兄,你傻了,皇嫂如此说,母后更生她的气了,以后一定会找她的麻烦的。”“她有我。

”轩辕玥斩钉截铁的开口,以往他避让母后,不代表以后他还要让她。花疏雪望了望马车内的兄妹二人,说实在的,这轩辕霓裳虽然有时候很令人恨,但是她心地其实并不坏,而且她是轩辕玥最亲的亲人了,至于阮后,似乎并没有把轩辕当成亲生的儿子,所以她一定要照顾好轩辕霓裳。“其实我认为你们太迁就母后了,所以才会养成她独断专行的性格,稍不露意便大发雷霆之火,世上的事怎么全都围绕着她转呢?”花疏雪淡淡的说着,一个人太以自我为中心了,所以别人一不顺着她的意,她便生气愤怒,认为全天下人都负了她似的,这种人最终伤的是她自已,。

马车内兄妹二人沉默了,谁也没有说话,他们从小到大生活在这种强势之下,性格总是极端的,一如轩辕玥,不断的反弹,最后澎涨再也不听她的压迫了,一如轩辕霓裳,畏惧她如虎,做为一个母亲一个女人,她是彻底的失败了,。花疏雪在心中替那阮后可悲,马车外面有马蹄声响起。太子府驾车的侍卫停下来禀报:“殿下,徐大人过来了。”轩辕玥掀帘望往看,马车外面骑马而来的正是刑部侍郎徐天,徐天乃是轩辕玥近臣,此时一看轩辕玥望过来,赶紧的翻身下马,心急的开口:“殿下,不好了,内阁学士林大人和韩家的人闹了起来?”这内阁学士自然也是轩辕玥的近臣,他们都是保太子一派的人。

轩辕玥瞳眸一闪而过的犀利,望了一眼马车内的花疏雪和轩辕霓裳。花疏雪自然知道他有事要处理,所以柔声开口:“去吧,我和公主二人回府,放心吧。”“好,”轩辕玥点头,握了一下花疏雪的手后,望向霓裳:“不许和你皇嫂再闹矛盾,记住没。”轩轩霓裳嘟起嘴吃味的开口:“知道了皇兄,不会惹你的宝贝的。”轩辕玥不理会她,转身便下了马车,翻身上马准备离开,不过临离去时,分派了一下人手:“宁程,你带一队人护送太子妃回府,以后你们听太子妃的调遣。

”“是,属下领命。”宁程倒是很高兴,他很敬重花疏雪,轩辕玥也正是相中了他这一点,才派了这任务给他,分派好了人手,轩辕玥领着徐大人和太子府的杜惊鸿等人转身离去。太子府的马车再次驶动起来,一路回太子府而去。马车内,没了轩辕玥,相对要随意一些,尤其是轩辕霓裳,一没了阮后和轩辕玥在身边,整个人便嚣张起来,一双灵活的大眼睛盯着花疏雪,追问着:“你说你什么时候认识三皇兄的?”三皇兄可是宣王一派的人,她不希望有人伤害到皇兄。

花疏雪没想到轩辕霓裳又提起这件事,好笑的提醒她:“公主,我说过了我不认识怀王爷,至于他找我,纯属一点误会。”“哼,我知道你没说实话,不管你和三皇兄什么关系,我只想警告你一件事,别伤害我皇兄。”轩辕霓裳的大眼睛闪过坚定,尊重其事的重复。“现在我看在皇兄的面子上,决定和你把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了,我不想让皇兄不开心,但是若是以后我发现你伤害我皇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轩辕霓裳漂亮娇艳的小脸蛋上拢上了光辉,眉眼如画。

花疏雪听了她的话,点头:“我不会伤害你皇兄的,。”“那就好,”轩辕霓裳窝到马车内的软榻上,眼神迷离起来,神情也充满了浓浓的心疼:“你不知道,我皇兄吃了很多的苦,母后对他真的太严格了,从小到大他都过得很寂寞,外人只看到了他成功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努力的一面,常常夸他怎么怎么的聪明足智多谋,却不知道他从小的时候稍微犯一点错,便会被母后罚跪,常常是一跪便是几个时辰,不但如此,若是母后教他武功,教了一遍,皇兄有记不住的地方,母后便会狠狠的打他,最严重的一次是皇兄把太傅大人教的一篇孔孟记给背错了几个字,便被母后按在水里一个时辰,差点没有淹死了,”那一次年幼的她亲眼目睹了之后,一看到母后便害怕,如恶鬼一般,止不住的全身发抖,就觉得她跟魔鬼一样。

“我皇兄真的很苦,虽然别人都夸他聪明足智多谋,可是没人知道他内心其实是寂寞而痛苦的。”轩辕霓裳一边说一边抱着双臂,花疏雪知道她是心疼轩辕玥,其实听她如此说,她也心疼。“你别担心了,我不会伤害你的皇兄的。”花疏雪伸出手来抱着轩辕霓裳,这一次轩辕霓裳倒是没有拒绝她的靠近,窝在她的怀里,闭上眼睛,闻着花疏雪身上清新的味道,不由得唇角勾出了笑意,朦胧的想着,难怪皇兄喜欢她呢,她身上的味道好清新好好闻啊,让人愿意靠近。

马车一路行驶,回到了太子府,刚停下。太子府内便有几人冲了出来,为首的正是太子府的管家吉祥,吉祥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花疏雪和轩辕霓裳还没有下车,便听到马车外面如意奇怪的开口:“哥哥,发生什么事了?”“百花阁的木芙和晚香被赵夫人押了过去,听说要打她们的板子?”如意一听脸色便变了,这木芙和晚香正是她手下得力婢女,现在便在百花阁当差,是一等大丫鬟,不知道她们犯了什么错,竟然被赵夫人给拿住了。“她们犯什么错啊?”如意心急的问,吉祥着急的提醒她:“她们现在被赵夫人的人带到楠院去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待会儿慢慢的告诉你,你先请出太子妃娘娘来,要不然那二婢只怕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如意一听眼都红了,她和这二婢的感情挺深厚的,一听说她们要挨打,心里早难过了,立刻翻身下马。

“太子妃?”花疏雪在马车内已经听到了外面吉祥和如意的话,不由得挑高了眉,对于这赵夫人十分的反感。轩辕霓裳也听到了外面的话,不由自主的伸出手紧拉着花疏雪的话提醒她:“皇嫂,你小心些,这赵夫人是皇兄的奶娘,她是母后的人,这一次她进太子府就是仗了母后的势,所以才会如此胆大妄为。”花疏雪点了一下头,然后掀帘下马车。太子府里一直候着的红栾和绿栾领着小九儿赶了过来,小九儿一看到花疏雪,嘟起了嘴巴,满脸伤心的开口:“姐姐,我闯祸了,那木芙姐姐和晚香姐姐是因为我吩咐了她们,以后不准叫那什么侧妃为侧妃,必须叫她慕容姑娘,没想到木芙姐姐和晚香姐姐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便被那老巫婆给听到了,她便让人抓了木芙姐姐和晚香姐姐,要打她们板子。

”木芙和晚香二婢即便胆子再大,也不敢恼慕容岚,不过先前小九儿命令了她们,不许叫那慕容岚为侧妃,因为一听到她们如此叫,他便恼恨,这女人竟然胆敢和抢姐姐抢人,太可恶了,没想到木芙和晚香二人出院子办事的时候,正说起这件事,恰好被赵夫人给听到了,她便抓了这两个丫头,想给花疏雪一个下马威,当然这不是她本人的意思,她也没这么大的胆敢如此做,不过背后有人让她如此做,所以她也不怕。“姐姐,你快点,千万别让木芙和晚香被人被打了。

”小九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花疏雪望着他,叹口气。这家伙可真会惹事儿,握着他的手望向如意:“带我去赵夫人的院子吧,我倒想看看她仗的是什么人的势,这太子府也容得她一个下人作威作福的。”就算赵夫人的背后有皇后又怎么样,一个小小的下人竟然胆敢在太子府作威作福,这是天赐她胆子了。吉祥和如意二人一听花疏雪的话松了一口气,赶紧的领着太子府的下人在前面领路,一路浩浩荡荡的前往赵夫人住的楠院去了。楠院离主屋有些远,因为赵夫人并不是什么正经的主子,吉祥不好定位她的身份,所以便挑了个偏远的院子让她住。

路上偶遇到不少的下人,人人脸上闪烁着新奇,不知道太子妃娘娘会如何处理这件事。花疏雪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唇角勾出了冷笑,赵夫人啊赵夫人,我新进府,你便给我惹出这种事来,现在整个太子府的人都在观望我的势态,你偏撞在枪口上,我会对你客气才怪,杀鸡儆猴,古往今来多少这样的事情。轩辕霓裳看花疏雪脸色冷冷,知道皇嫂定然会惩罚赵夫人,虽然她认同皇嫂如此做,赵夫人这个刁奴才确实该狠狠的揍揍,只是她背后可是母后啊,若是皇嫂惩罚了她,母后会不会借机惩罚皇嫂呢,轩辕霓裳倒是真心实意的替花疏雪担心起来了。

她是那种接受了一个人,便真心对待的人。轩辕霓裳一边想一边伸手拽了拽花疏雪的衣衫,小声的嘀咕:“皇嫂,三思而后行啊。”花疏雪知道轩辕霓裳担心的是什么,点了一下头安抚她:“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虽然如此说,她可没有放过赵夫人的打算,现在她才是太子府正经的主子,赵夫人这可不是惩罚奴才,她是往她的脸上扔巴掌,皇后为难她也就罢了,必竟是轩辕的母亲,这一个刁奴竟然还敢为难她,根本就是找死。一众人越长廊,穿路径,一路往后面的院子走来。

赵夫人其实并没有打木芙和晚香二婢,她还是有些忌掸花疏雪的,因为摸不着太子妃的底细,今儿个这一出只不过是想摸摸她的底,此时早通知了下人在门前守望着,一看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过来了,那下人赶紧的冲进院子里禀报给赵夫人。“太子妃过来了,太子妃过来了。”赵夫人一听,立刻往美人榻上一躺,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喝着茶,并命身边的几个下人把木芙和晚香二婢给绑在树上,然后恶声恶气的开口。“你们这两个刁奴,竟然欺太子妃新进府,所以为所欲为,胆敢以下犯上,若是这种事传出去,别人会如何议论我们太子妃娘娘,会说我们太子妃没教养的善妒。

知道吗?”木芙和晚香二婢一听赵夫人的话,眼泪都急出来了,连连的摇头挣扎,。“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哼,今儿个我便替太子妃娘娘好好的整治整治家规,看你们这些贱蹄子以后还敢不敢胡乱说话了。”赵夫人一句话说完,便朝着身后的两个嬷嬷使眼色,那二人俐落的上前,拽住了木芙和晚香二婢,正准备扇巴掌,门前的花疏雪等人到了,花疏雪还没有开口,小九便急不可待的喝叫起来。“住手,哪个敢胡乱打人?”他稚嫩的声音虽然细,但是却很清楚的传到了赵夫人等人的耳朵里,两个嬷嬷一听太子妃到了,哪里还敢下手,何况这可是百花阁里的人。

花疏雪领着身后的一干人走了过来,停在院子门前,一双慑人的寒瞳直射向四平八稳躺在美人榻上的赵夫人,慢慢的赵夫人迫于威压,慢慢的站了起来,嚅动唇缓缓的开口:“太子妃。”花疏雪身后的轩辕霓裳早一步闪了出来,冲到赵夫人的面前,指着赵夫人训斥。“混帐东西,这太子府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了,竟然胆敢随便的教训人,你是不是活腻了?”今儿个轩辕霓裳也算胆子大了,她就是不想让花疏雪和母后之间的矛盾越闹越深,所以才会抢先一步开口。

赵夫人一看这太子妃的身后还跟着公主,不过她并不领公主轩辕霓裳的情,嘴一撇先给轩辕霓裳请了安。“见过公主。”“起来吧,你若是待在太子府,就安心的待着,别没事找事,知道吗?”赵夫人一听辩解:“她们欺太子妃新进府,所以以下犯上,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别人一定会说太子妃管教不严的。”花疏雪唇角紧抿,周身的寒意,眼瞳更是一片冰霜,她这样的神情,轩辕霓裳一看便知道她生气了,她生气别人便讨不了便宜,这赵夫人个不知死活的竟然还辩解呢。

花疏雪凉薄的声音响起:“那如此说本宫倒还要谢谢你了。”赵夫人一怔,不敢直视花疏雪慑人的视线,这女人的眼神让她害怕,她吃不消,多望一眼便双腿打颤,但现在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了,她不做不行,所以强行辩解到。“我是太子殿下的奶娘,自然是最希望太子妃好的一个,这两个该死的贱婢竟然胆敢非议慕容侧妃的名号,还叫慕容侧妃慕容姑娘,这种事如若传出去,这安陵城内的人会如何非议太子妃娘娘呢,到时候大家一定会说太子妃善妒,容不下人。

”赵夫人说完这一套自以为完美无缺的话,满脸的笑意,不想花疏雪脸色一沉,直接命令如意:“如意,给我命人掌嘴,打她十个耳刮子。”如意一听,立刻招了先前跟在身后的两名婢女,一挥手气狠狠的命令:“没听到太子妃娘娘的命令吗?给我掌耳刮子。”这如意手下的人,自然是感情比较好的,所以赵夫人动了百花阁的人,就是与她们过不去,所以此刻一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两个人便拽了赵夫人过去,一人按着她,另外一人便对准她的脸抽了下去,啪啪的扇耳光的声音响了起来。

楠院的空地上,赵夫人带来的两个宫婢和两个嬷嬷愣住了,不知道眼前是什么状况,等到反应过来,也不敢去阻止,只敢叫唤。“太子妃饶命啊,太子妃饶命啊。”可惜花疏雪理也不理她们的叫唤,直接走到先前赵夫人坐的美人榻上,气定神闲的望着对面的打人,等到十记耳光打完了,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如意,告诉赵夫人,为何会打她十个耳光?”“是,太子妃。”赵夫人此时一张脸肿了老高,一片血红,她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盯着花疏雪,揉着自已的脸:“太子妃,你?”如意的声音已响了起来:“赵夫人,请记着,你虽然是殿下的奶娘,但仍然是一个奴才,所以和太子妃说话的时候,请用贱语,自称奴婢,不要一口一声我的,这里有你说我的份吗?若是此事传到宫中皇后的耳朵里,就不是十记耳光的事情了,皇后一向严厉,只怕你的嘴巴就废了。

”。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