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97章 拜见阮后

百花阁的正厅上,慕容岚等人一走,花疏雪的脸色便冷了下来,虽然先前打得慕容岚等三人个措手不及,但现在这人是进来了,不管是什么身份,至少目前是不会走的,那阮皇后岂会让自已所下的旨意成空头支票,还不被安陵城内的人笑话,她自然当初不顾轩辕的意思强行把人塞进来,又岂会随随便便的让她们走呢,所以这阻心她是阻定了。正厅里,如意等人自是不敢说什么。此时屋外的阳光融融的照进来,散发着丝丝的热气,一屋子的花香儿。小九不比别人,一见花疏雪的心情不好,便温声软语的开口:“姐姐,你别心烦了,若是真的不喜欢这里,我们离开这里便是了。

”他的话音一落,门外一道沉稳阴森的话接了他的口:“小九,你又在拾撺雪儿,看来本宫真要派人把你送回阑国的花家去,省得你一天到晚的让人不省心。”轩辕玥高大挺拔的身影披着一身金灿灿的阳光从门外走进来,往厅堂上一站,便是一屋子的春天。他唇角擒着凉薄的笑意盯着小九儿,小九儿受惊的赶紧躲到花疏雪的身后,嘟起了嘴巴,他怎么这么倒霉啊,只不过是劝慰姐姐一番,也能被这人逮到啊,而且这人走路都不带声音吗?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花疏雪心情不好的抬眉,望着轩辕玥,轻易便看出他的心情也不是十分的不好,那瞳眸中隐有暴风雨,看花疏雪望向他,暗沉的声音命令下去。“你们都下去吧。”几个下人应声,红栾赶紧的拽了小九带他离开,以免他真的惹毛了太子殿下而把他送回云国去,这次小九儿乖乖的跟着红栾的身后走了出去,不过走出去后可就高调了。“放开小爷的手,小爷会走。”正厅上,轩辕玥高大的身子缓缓的走到花疏雪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花疏雪:“雪儿,你在生气。”这是肯定句,而不是询问句。

花疏雪眉尖一挑,嘟嘴不满的开口:“你说我能有多高兴,一大早起来,便听说母后赐了三个女人进府,还是在我们大婚前三天的时间里,她如此做,这安陵城上上下下的人只怕都知道,她有多相不中我,分明是打我的脸子,当然这个不重要,人人都知道云国的皇后强势又霸道,这些事情想必做惯了,可问题这么三个大活人进府了,我看着不舒服。”花疏雪不客气的开口,轩辕玥岂会不知,今儿一早他听说了这件事,也是十分的生气,所以先前才会进宫去找母后理论,谁知道母后竟然十分的强势,不但不收回成命,还警告他,若是他胆敢把慕容岚撵走,那么就别怪她和他翻脸,到时候母子都做不成,还有如若真是这样,他的太子之位最好当心点。

听到母后竟然如此威胁他,轩辕玥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没想到母后竟然警告他太子之位当心点,真不知道她还打算把谁给捧上太子位。没错,她除了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外,还很喜欢湘王轩辕尘,湘王轩辕尘今年十三岁,是皇室最小的皇子,本来这十三岁的年纪不该封王的,没想到却在母后的帮助下而被封为湘王。以往轩辕玥只是以为母后喜欢这轩辕尘,今儿个一听她的话,他心中蓦然的想明白,她分明是在培养轩辕尘,如若自已这个儿子不听她所用,她便扶湘王轩辕尘为太子,到时候轩辕尘便是一个傀偶皇帝,什么都听命于母后的。

轩辕玥想想这些,便觉得心寒,母后对权力的**大于一切,有时候她甚至恨不得自已就高座在那金鸾殿上,成为主宰一切的君皇,可惜她即便心狠手辣,计谋独到,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她是女人,所以她便抓住他,想让他成为她手中的傀偶,眼看着控制不了他,她越来越不满意,竟然把注意打到了年幼的湘王身上。轩辕玥想着这些,对于母后更觉得失望倒底了,对于皇室的是是非非其实他也很失望,若非因为从小到大生长于皇室,血液中有那么一份责任,他真想撒手扔下一切,离开这是是非非,没人知道他轩辕玥从来就不是那种意在当君皇的人,只是他走到了今天的这个份上,所以做到了这一切,外人便以为他意在云国的皇位。

如若他真的意在皇位,他早早就动宣王轩辕昱了,更容不得韩姬的壮大,不过他意不在皇位,可是却迫于母后的威摄,所以便成了今日的局面,他以为母后的野心,终会因为她年华老去而有所折损,她会明白,人生最得意的不是权力,而是别的东西,可是直到今日,母后也没有明白,她反而还拿太子之位来威胁他。轩辕玥记得自已当场便笑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春阑宫,他不想再和她多说一个字。厅堂上,薄而细长的阳光洒在轩辕玥的周身上下,那细细缕缕的光线拢在他的眸底,这一刻的他,清晰的透着悲恸。

花疏雪心思一动,倒底还是感觉到了疼痛,早忘了为三个女人生气了。这又不是轩辕玥的错,想着声音温和下来。“轩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轩辕玥听着这温柔如水的话,就好像一束光,蓦地把他从冰寒的世界拽了回来,他恍然回神,唇角是清浅的笑意,懦雅高贵,走到花疏雪的面前,伸出手紧握着她的手。花疏雪感觉到他的指尖一片冰凉,不由得更心惊了。“轩辕,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是和母后吵架了吗?”轩辕玥却洒脱的一笑,似乎先前的恍神只是昙花一现的错觉,雍雍的握着花疏雪的手,柔声开口:“雪儿,既然她们进来了,就当是本宫送给你的三个玩具,你就尽心尽力的玩,本宫相信你绝对是那只猫,本宫会在你的背后支持你的。

”“玩具?”花疏雪笑了起来,这倒是不错,有这么三个活的玩具,既然轩辕玥如此说,那她不好好玩玩是不是太对不起赐她们进太子府的阮皇后了。“既然有太子殿下在后面支持着,那么我就来当一只猫吧。”花疏雪说完笑了起来,轩辕玥因为她的笑也全然的放松了下来,这一刻二人心无芥蒂,根本就没有把那三个碍眼的女人放在心里。轩辕玥转身望向门外命令:“来人,立刻把早膳准备上来。”“是,殿下。”如意听着正厅里面的动静,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殿下娶太子妃娘娘是娶对了,从前殿下若是和皇后娘娘闹起来,必定是要两三天心情不好的,但现在因为有太子妃,才这么会子便心情转好了,这让如意很高兴,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指示太子府的下人准备早膳上来。

很快一溜儿的婢女端着托盘走进来,一一的摆在桌上,等到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如意一挥手便命令人下去了,只留了她一人在跟前侍候着。花疏雪望了一桌子的菜,咋舌,然后望向轩辕玥惊讶的开口:“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总共就这么两个人,简单的早膳,竟然摆了这么一桌子的菜,太奢侈了,你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吃不成饭吗?”轩辕玥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说实在的,在这方面,他确实不太注意,身为东宫太子,从小到大生活便比较优越,长大后,他自已更是有赚钱的能力了,所以花起钱来,从来不心疼,自然也没有从一顿早膳上,想到天下有多少人吃不成饭。

“所以呢?”轩辕玥看花疏雪一板一眼的教训他,唇角的挽出笑意问。花疏雪招手示意如意过来,然后很认真的吩咐如意:“以后,不管是早膳还是中膳还是晚膳,不必如此浪费了,记着挑你们爷喜欢吃的东西几样,也给我准备三两样喜欢吃的东西,这样便行了。”花疏雪一吩咐完,如意拿眼瞄太子殿下,这是不是太俭仆了,就是云国的那些贵族,至多也就比眼面前的少一些花式,每家都是极其隆重的,殿下身为太子,怎能比别家俭仆呢,这传出去会不会被人笑话呢?轩辕玥却没有如意想的那么多,他以前是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雪儿提出来了,他从心里正视了,发现她的主意不错,不但不错,他也应该把此事提到朝议上去,提倡每家每户开始节衣缩食,办事的时候不要大操大办,凡事从简。

“如意,按太子妃说的做,还有以后不许质疑太子妃的话。”轩辕玥的瞳眸中一闪而过的犀利,如意赶紧的垂首认错:“奴婢知道错了。”“下去吧,用不着你布菜,我们两个自用着。”“是,殿下,”如意缓缓的退出去,厅堂上,轩辕玥照顾着花疏雪用早膳,然后说起她的先前的建议,确实是不错的,他回头朝议的时候,便把此事提出来,促督大家一起从简做起。花疏雪唇角擒笑,这家伙倒是会就地取材,不过说实在居安思陒也没什么不好。早膳后,天色已经不早了,轩辕玥揩了花疏雪前往宫中,皇上会领着朝中的大臣和众位皇子一起祭太庙,然后皇后亲手授花疏雪凤印,这样她才是皇家真正的儿媳妇。

豪华的马车里,轩辕玥握着花疏雪的手温声软语的开口:“雪儿,你别担心,一切都有我在呢?”花疏雪勾唇淡淡的浅笑,她心里已有准备,皇后会故意找麻烦,不会顺利的把凤印授予她的,不过她不担心这些,她相信轩辕玥不会让她委屈的,而且她自已不是无能为力的人,以前她还想避开云国的这些水深火热,但现在她不会退避,她要帮助轩辕玥,助他一臂之力。“没事,我相信你。”轩辕玥听了花疏雪的话,心里满满的柔情,周身的温雍,皎若明月。两个人握着手,虽然接下来不再说话,不过马车内的温情却暖如春阳。

一个时辰后,宫中太庙门前,此时恭敬的立了不少的人,下了早朝的朝中大臣,还有早到的皇子们,早早便到了,一起候着,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来:“太子殿下到,太子妃娘娘到。”太庙门前,各个朝官和皇子们哗的一声停止了先前的议论声说笑声,齐齐的望向不远处的一辆豪华马车,那是太子府的专用马车。率先下来的是太子轩辕玥,紧随他之后下马车的自然是新婚的太子妃娘娘,对于这空降的太子妃娘娘,很多人好奇,一看到她从马车上下来,便齐齐的盯着她,只见她云鬓高挽,乌黑如流云,正中端端正正的插一枝金灿灿的凤凰钗,凤嘴里含着一颗白玉珠,在阳光的照射下,轻漾出数道光华来,华贵万千,那精致完美的五官上,肤白如雪,黛眉似柳,杏眼似暗夜耀眼的星星,说不出的璀然,这样脱俗的面容,衬上那千娇百媚的仪态,优雅高贵的举止,真是看呆了所有人的眼睛,人人茫然的想着。

这就是那个传闻中阑国丑女吗?虽然先前有传言说她并不丑,可是这样的美人又岂是不丑二字可表述的。在场的王公大臣不少人心中叹息,此女和太子殿下倒是天造天设的一对壁人,比起慕容将军的女儿慕容岚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家心中如此一想,便有不少人偷偷的望向云国位高权重的大将军慕容铿。只见慕容铿浓眉紧戚,唇角紧抿,双瞳微微的呆滞,愣愣的望着不远处的太子妃,似乎被太子妃惊到了,大家都不以为意的掉转视线,他们也都看呆了眼,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轩辕玥已经牵着花疏雪的手走了过来,太庙前的众人越发的看清了太子妃娘娘的容貌。那些朝中的大臣不敢放肆,纷纷垂首,倒是皇室的皇子不错眼的望着眼前的这位俏丽佳人,好几个人心中嫉妒,脸色变了几变,先前听闻这位太子皇兄竟然喜欢上了一个丑女,他们背地里没有少以示为趣,没想到现在一眨眼的功夫,这丑女竟然变成了绝世无双的佳人,身为云国的皇子,位高权重,平时什么样的美女没瞧过,只是此女融合了多样的气质,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绝色,慧光流转的瞳眸,巧笑嫣然的风雅,举手投足的不卑不亢,眉宇间的傲气凌人,每一样都给她加分,让她成为令人瞩目的一个人。

再加上一向高高在上,视人如无物的太子皇兄,竟然满目温情的望着她,一笑一言之间,可见他对这位太子妃娘娘的喜爱。众位皇子中和轩辕玥走得最近的永王轩辕彬飞快的走上前,恭敬的开口:“见过太子皇兄,太子妃皇嫂。”永王轩辕彬年岁不大,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不过倒是对太子轩辕玥十分的追祟,所以一向和轩辕玥走得近。轩辕玥看到他上来行礼,微点头伸出另一只手扶起他,暗磁温朗的声音响起来:“五皇弟起来吧。”永王轩辕彬排行第五,人称五皇子永王。

永王爷一开口,身后的几名皇子全都反应过来了,以二皇子宣王轩辕昱为首的几人统统的上前来行礼。“臣弟等见过太子皇兄,太子妃皇嫂。”轩辕玥俊美的五官越发的璀璨夺目,光华如玉,只是瞳底一闪而过的暗芒,随之朗声开口:“皇弟们都起来吧,不必客气了。”众位皇子谢过,然后站直了腰,二皇子轩辕昱直接夸赞花疏雪。“没想到太子妃嫂嫂竟然如此美貌无双,倒叫臣弟等看呆了眼,还望皇兄见谅。”轩辕玥点头,并没有生气,有人称赞雪儿漂亮,他该高兴,所以微微勾了一下唇角:“二皇弟客气了。

”花疏雪扫了一眼眼前的这几位皇子,连同轩辕玥在内一共是六位皇子,对于皇室之家来说,六位皇子并不算多,这也是因为以前文顺帝独宠皇后一人所致,否则皇室中绝不会只有眼前的几位皇子,至于眼前的这几位,能在皇后手脚下活下来,恐怕也是经历过不少惊心动魄的遭遇的。花疏雪想着越发仔细的的打量着,这几位皇子中,除了轩辕玥,长得最出色的便是怀王轩辕锦,别的皇子虽然也长得不错,可是终究不如这两人出色,看来传言不虚,听说文顺帝自从和阮皇后决裂后,再纳后妃,并不以美貌论之,而是以才德温柔纳之,所以这生的孩子并没有十分出色的,而轩辕玥之所以出色,也是因为他母后品貌出众的缘故。

大臣们见皇子们行过礼了,所以纷纷的上前行礼:“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轩辕玥扫了一眼,威仪沉稳的开口:“起来吧。”“谢殿下。”众人刚起身,便听到太庙前方响起了太监的唱诺声。“皇上驾到。”这一声使得众人纷纷回过神来,顾不上打量太子妃娘娘了,赶紧的分列到两边去,齐齐的恭迎皇上。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领着宣王等众位皇子,一起迎向那停靠下来的华丽辇车,众皇子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儿臣等叩见父皇,祝父皇万安。”花疏雪跟着轩辕玥的身后行礼,一双眼睛悄悄的瞄着从华丽辇车上下来的文顺轩辕墨苍,这轩辕墨苍竟然是一个懦雅的男子,虽然年纪不轻了,但并不显老,穿着一身的龙袍,没有一般帝皇的阴骜盛气凌人,反而有一种书生气的懦雅,五官清隽,眉目清朗,从豪华辇车上下来后,唇角便擒着微微的笑意,笑望着以轩辕玥为首的几位皇子,温润如水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皇儿们起来吧。”“谢父皇。”花疏雪随着轩辕玥的身后起身,十分的震憾,没想到云国的文顺帝,竟然是如此温雍懦雅的人,完全不似一般的帝皇,周身上下没有一似一毫的帝皇气,不过如果当真以为他是一个昏君或者无能的君皇,那就错了,他的眼神清明,但不失威仪,面容温雍却不失君皇的傲气,要不然也不可能抵制住阮皇后了。花疏雪正猜测着,便见到文顺帝的华丽辇车后面,又抬来了几顶的软轿,轿子一停下,便有太监的禀报声响起。“姬妃娘娘到,良妃娘娘到,玉妃娘娘到,霓裳公主到,洛樱公主到,明月公主到。

”很快,花团锦簇的一群人走了过来,一走过来便对着文顺帝施礼。“臣妾等见过皇上。”为首的女子秀丽温婉,要说容貌确实不是上上之选,不过她说话温婉动人,举手投足更是带着一团的和气,虽然贵为皇妃,却没有那种盛气凌人,此人恐怕正是传闻中的姬妃,确实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花疏雪打量着,便又望向姬妃身后的两三名女子,除了良妃和玉妃之外,还有另外两三名衣着华丽的女子,也都是皇上的妃子吧,这些人一看到文顺帝,都是满眼的情意绵绵,一双眼睛粘在文顺帝的身上就没离开过,不过文顺帝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微点了下头,示意她们起来。

妃子们请过安了,便轮到她们身后的公主了,霓裳公主花疏雪是认识的,另外两名一大一小的公主,较大的一名女子,眉目间与姬妃很相似,想必正是深受文顺帝宠爱的洛樱公主,洛樱公主的瞳眸中有着皇家千金的傲气,另外一名稍小点的明月公主,年岁还不十分的大,想必是哪个妃子所生的。“儿臣见过父皇,祝父皇万安。”文顺帝扫视了一眼女儿们,脸上的笑意漾开,缓缓的开口:“起来吧。”轩辕霓裳等人谢恩,然后退到一边去,似毫不敢嚣张,规规矩矩的站到旁边,和从前的胡作非为完全不同,花疏雪看得有些瞠目结舌,没想到这霓裳公主也有如此温婉的时候,倒真是叫她大开眼界了,她正想着,感受到对面大刺刺的射过来的眼线,飞快的望过去,不是轩辕霓裳又是谁,正用一双瞳眸剜她呢,不过也就是剜她而已,倒不敢乱说话。

文顺帝的视线从后妃和女儿们身上收回来,温雅的瞳眸落在了花疏雪的身上,缓缓的开口问轩辕玥:“玥儿,这就是太子妃吗?”轩辕玥立刻拉着花疏雪的手上前一步禀报:“是的,父皇,这是雪儿。”花疏雪一听文顺帝点到自已的名了,再不说话似乎不像话了,赶紧垂首温融的开口:“雪儿见过父皇,祝父皇万安。”先前她偷偷的瞧过文顺帝,不知道为什么不是那么的讨厌文顺帝,虽然这个皇帝很可能和纳兰家有仇,但是她就是感受不到那份讨厌。文顺帝听到花疏雪的话,点头开口:“抬起头来让朕瞧瞧,玥儿喜欢是什么样的女子?”这声音虽然依旧温和,但带着一抹不容抗拒的威仪,花疏雪闻言,缓缓的抬首望向文顺帝轩辕墨苍,先前已经打量过这位皇帝了,所以现在再见,她坦然得多,不过近距离的相视,花疏雪还是再惊讶一回,文顺帝真的和别的皇帝不一样,他瞳眸清明没有一般帝皇的高深莫测,如若不是此人心机过深,便是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可是?花疏雪的眼神微微的暗了,如若文顺帝真的是一个正直的人,为何纳兰悠会如此的恨他呢,更甚至于说云国皇室乃是他们纳兰家的仇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花疏雪暗自猜测着,而上首的文顺帝,一看到花疏雪的面容,一瞬间整个人竟然呆住了,好久没有说一句话,瞳眸中更是涌起了风云变幻的神彩,皇帝不说话,没人敢说话,朝中的大臣还有皇室的皇子,好久都没人敢吭声,人人心中想着,难道说皇上也被太子妃娘娘的美貌惊呆了,轩辕玥奇怪的挑眉望过去,文顺帝的神容已恢复如常了,脸上的笑意比起先前越发的柔和,缓缓开口。

“太子妃长相不俗,举止优雅,堪称女子表率。”一言落,朝中的大臣惊了,然后各人互相对视,别看皇上为人温雅,似乎没脾气,但是他可不是等闲之辈,能对抗皇后的人自然不是无能之辈,而且一直以来,能得到他称赞的人少之又少,现在皇上竟然一见面,便给予太子妃如此高的称赞,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人人心中猜度着。不但是这些朝中大臣,就连宣王轩辕昱等人也惊讶无比,个个小心的瞄向父皇,怀疑自已听错了,他们几个皇子,虽然多数还没有正妃,但是府上被指婚的也有好几位了,父皇可从来没有称赞过哪一个,但现在竟然称赞这么一个才见一面的人。

不但是宣王等人,就是公主轩辕霓裳等人也惊讶了,好半天反应不过来,父皇虽然看上去很温雅,但事实上他对人很淡漠,而且冷情,并不似表面看到的那样,可是现在竟然对花疏雪如此好,轩辕霓裳等人受到刺激了,除了她们,太子轩辕玥也惊讶无比,飞快的抬眸望过去,文顺帝已经领了一堆人走了过去,他只看到父皇的一个背影。这所有人里,只有花疏雪不以为意,眼看着文顺帝走了过去,便恭敬的开口:“谢父皇。”皇帝驾临,太庙之门缓缓的开启,皇上率众后妃皇子公主,朝中的大臣进太庙,祭列位祖先。

等到众人按班就列的分排好,才发现一件重要的事情,阮后并没有出现,先前因为大家都受到了太子妃的吸引,所以忘了这件事,这会子进了太庙,众人才发现皇后竟然没有来。文顺帝的脸色幽暗了,望向一侧侍候他的太监:“何渊,皇后怎么还没有过来?派人去查一下?”何渊便是文顺帝身边贴身侍候的太监,一听皇上微冷的声音,赶紧的领旨奔出去查询,很快又奔了进来,恭敬的回话:“皇上,皇后娘娘刚才派了太监过来禀报,说她身子不适就不过来了。

”此言一出,文顺帝和轩辕玥的脸色冷了,尤其是轩辕玥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他早上进春阑宫的时候,还看到母后身体很健康,这会子便不适了,分明是找籍口为难他们,她是不想给雪儿授凤印,并以示来向阑国的朝臣表示,她并不认同这位儿媳妇。朝中的一些大臣和皇子中的一些人,听了太监何渊的禀报,不由是幸灾乐祸起来,一起望着太子轩辕玥,他们母子不和,向来都不是什么秘密,这些别有心机的人巴不得她们闹得越厉害越好,这样于他们倒是有利的。

太监何渊禀报过后,文顺帝蹙眉,好半天没说话,然后命令何渊:“带两名御医去看看皇后为何不适,另外替朕禀报皇后,若是皇后真的不适了,让皇后安心养身体,朕会让姬妃暂代皇后授太子妃凤印。”何渊领命,飞奔而去。太庙内,众人听了皇上的话,皆有些震惊,其实今日祭太庙,虽然有授凤印之说,但凤印并不是首要的,先祭完太庙,日后再授凤印也是一样的,皇上一向不与皇后正面交锋,这一次竟然为了太子妃,直接和皇后交上手了,皇上如此一说,皇后岂便真病了,只怕也会坚持来的,她最痛恨的便是姬妃,又如何会把这种机会让给姬妃呢?太庙里,每个人心中都各自猜度着,不知道为何皇上会对太子妃格外高看,可是认真望去,并无不妥之处,难道是皇上喜欢太子妃。

轩辕玥听了皇上的话,倒是心中一喜,本来还担心今儿个的凤印拿不到,没想到父皇竟然如此下令,母后想不来都不可能。花疏雪有些意外,同时也对这位温文懦雅的文顺帝有了新的认识,别看他表面上很温雍,实际上很有手段,他简单的一句话,便克制住了皇后,现在皇后就算有心为难她,也不可能了,花疏雪想着便唇角勾了勾,皇室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不大的功夫,太庙门外,便响起了太监的叫声:“皇后娘娘驾到。”来得好快啊,不少人在心中叹息,这皇后装病是无需置疑的,她分明是不想把凤印授于太子妃,现在迫于局势是不得不出现了。

随着太监禀报,各位朝臣和众位皇子赶紧的迎了上去。“儿臣(臣等)见过母后(皇后娘娘)。”门外,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走了进来,众人没抬首便听到耳边悉悉窣窣的衣着之声,太庙之中充斥了浓郁的香气,一道低沉凌厉的女中音响起:“平身吧。”花疏雪光听这声音便知道这阮后十分的强势,就好像现代的那些女强人似的,一向以自我为中心,别人根本都是她的附属品,不管是丈夫还是儿子全没有她心中的权势大。太庙中众人起身,花疏雪随了轩辕玥的身后退到了一侧,不过她可没有像先前偷瞄轩辕墨苍那样偷瞄阮后,既然人家百般刁难她,她又何必自讨没趣呢,所以眼不见心不烦的垂首望着地面。

不过她不想招惹阮后,不代表阮后就会放过她。阮皇后领着春阑宫的女官还有数名宫婢,缓缓的走到了花疏雪的面前,凌厉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来:“你就是太子妃。”“是。”花疏雪应声,依然垂首望着地面,看也不看停在眼面前的阮后,不用看,光是用感受,她都能感受到这女人的厉害,一双利瞳好似利刃似的直戳到她的身上,不但如此,那寒气源源的溢出来,冻得人发寒。阮后冷傲的黑色瞳眸的扫视一眼低垂着头的女子,不由得眯眼,眼里便有不屑之意,玥儿忤逆她,相中的人也不过如此罢了,想着冷沉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抬起头来。

”花疏雪并不是害怕这阮后,只是因为人家不喜欢她,她又何必拿热脸贴冷屁股,但听到阮后让她抬起头来,她便不卑不亢的抬头望向了传说中的阮后,安静的打量她,只见这阮后年纪并不大,最多四十岁上下,但是因为保养得好,所以倒像三十出头一般,身材高挑,曲线玲珑,五官更是艳丽妩媚的,狭长的丹凤眼,细长的眉峰,那唇也是性感的,不过她的面容上拢着一抹刚硬强势,眉宇更是带着一抹狠绝,眼神凌厉异常,让人一看,便知道此女不是善类。

阮皇后冷冷的打量着花疏雪,眉不自觉的便蹙了起来,先前还以为这花疏雪是因为卑怯,所以才会垂首不敢看她,现在再看,却不是那么回事,这女人目光坦然清明,并无似毫的惧怕,这安陵城内能坦然直视她瞳眸的并没有几人,就是一直跟在自已身边的慕容岚也不敢直视她的瞳眸,看来此女倒是个可造就之材,亦或她真是?阮后的瞳眸闪烁不定,慢慢的缓和了一些,转身往太庙正中的位置走去。文顺帝站在那里,缓缓的转身望过来,看到阮后的出现,周身上下没有一似一毫的波动,相反的那一闪而过的瞳眸中隐有暗芒,然后阴沉的声音响起来。

“开始吧。”阮后走到文顺帝的身边,狠狠的阴骜的瞪视着他,随之面色平静下来。虽然这一对帝皇帝后没有过多的说什么,但有眼的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不睦。接下来便是礼仪官的致词,告慰祖先在天之灵,长长的致词中,众人垂首听读,不但是他们这些人,连帝皇帝后也不敢大意,恭敬的垂首而立,一柱香过后,长长的致词宣读完毕,礼仪官主持皇上皇后告慰祖先,然后又是一番长长的致词。花疏雪差点没听磕睡,没想到祭庙竟然如此的繁琐,和现代的那种会义有得一拼,不过虽然厌烦,却没有表现出来,这里好歹是皇家的太庙,怎么着也该对这些人尊敬些,所以一动不动的听着。

致词过后,是皇上和皇后拜祖先,然后方是太子和太子妃拜祖先,拜完了祖先,皇上对他们夫妻二人告诫,大意是从今往后要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等到皇上的告诫完了,便是众位皇子祭祖先,最后是朝中的大臣。祭庙过后便是授太子妃凤印,众人分列在大庙两边,皇后当着列祖列宗的面授太子妃凤印,她就算正经的入了皇家的族谱,成了轩辕家的媳妇了。正中位置的阮皇后,微眯了眼睛望着跪在地上的花疏雪,瞳眸幽暗至极,本来她是不想前来授凤印给花疏雪的,只要她不授她凤印,就是不承认她是皇家的儿媳妇,只是没想到轩辕墨苍竟然命太监前去传她,还说什么如若皇后病了,便让姬妃代劳授印,这她如何同意,她再不喜欢花疏雪,就是打她撵她,她也是她的儿媳妇,那韩姬算个什么东西,她跟了轩辕墨苍后,跟着他南征北战,戎马多年,方登上了这高位,那韩姬做过什么,她除了会哄皇上开心,争皇上的宠,别的会什么。

阮后对于韩姬十分的憎恨,便她最恨的人乃是文顺帝,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他对她依然冷若冰霜,不肯迁就她,当年的山盟海誓难道都是假的不成,若是没有她,又哪来他的江山,他今天的一切,现在他竟然为了这个刚见面的太子妃而威胁她,他是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阮后心中潮起潮落的涌动,只是脸上没有似毫的表现,所以外人不知道她心里早已是翻江滔海了,心中更是讨厌花疏雪。不过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还有皇室众皇子公主的面,她就是有心刁难花疏雪,也不想让自已授人话柄,所以阮后最后决定这次先暂时放过花疏雪。

“花疏雪,身为云国太子妃,要言行举止皆合乎礼仪,你乃是云国女子的典范,万不可行鲁莽之举,上孝长辈,下对幼小,更要安抚好太子府内外之人。”花疏雪听着阮后的话,知道今日的授凤印之事,总算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她心中提着的一口气总算放松了。其实她并不怕这阮后,只是不想让轩辕玥难做人,她刚刚嫁进皇室,便让她们母子之间的情况变得更糟,只怕云国这些人便会乱嚼舌根子了。“是,母后。”阮后见花疏雪沉着的应训,十分的受教,她若是再找麻烦,倒显得她气量过小了,一边想着一边缓缓命令身后的女官:“把凤印取来。

”“是,皇后。”女官飞快的从太庙中取了凤印过来,奉到皇后的手中,阮后望了望手中的凤印,其实这凤印并不大,可是却有不少的权力,从此后它所代表的身份可是云国的太子妃,仅次于皇上和皇后,就是各位皇子们也不敢随意的得罪她。本来她以为这凤印是慕容岚的,那丫头一直被她调理得好好的,以后定然也是听命于她的,那么未来她岂便不呼风唤雨,也不会受制于人,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这么一个女人。“花疏雪,接印。”阮后把凤印交到花疏雪的手里,花疏雪笑着谢恩:“谢父皇,母后的恩典。

”“起来吧。”文顺帝眼见着凤印已交,便沉声的开口,扫了轩辕玥和花疏雪一眼,然后一声令下离开了太庙,率先上华丽的辇车离开了。身后一片响亮的声音:“恭送皇上离开。”皇上一走,太庙内百般势态露出来,姬妃笑意盈盈的走到阮后的面前,先恭敬的给阮后请安,然后满脸羡慕的开口:“恭喜皇后娘娘了,得了这么一个美貌不凡的儿媳妇,真让妹妹我羡慕死了。”韩姬说完,当真是满脸的羡慕,然后还伸出手拉了花疏雪,似乎十分亲热似的。花疏雪岂会不知道这韩妃根本就是拿她当枪使,明知道阮后心中有刺,竟然还挑她的刺,这是给自已找麻烦。

果然阮后一听韩姬的话,脸色暗了,幽然的望了花疏雪一眼,那韩姬又接着开口:“妹妹瞧着这太子妃不比那慕容将军的女儿差,所以说姐姐一点亏都没吃,反而是占了便宜呢。”天下人都知道阮后属意的媳妇乃是慕容岚,这韩姬偏如此说,自然是挑她们婆媳不和的。虽然阮后知道韩姬的心思,也十分的恼恨她,不过这花疏雪的存在,确实是提醒了她,她一言九鼎的阮皇后竟然言而无信了,这使得她颜面尽失,恼恨异常。不过阮后又岂是那等吃亏的人,唇角一勾,凌厉的开口。

“妹妹何必羡慕别人呢,别忘了宣王殿下和公主的亲事还没有定呢,本宫一定会好好的为他们挑选的,到时候一定让姬妃妹妹满意。”此话一出,姬妃被克制住了,她再得宠,也不是皇后,她的一双儿女婚事,虽然有皇上,可若是皇后从中作梗,未必是好事啊,她终于笑不出来了。花疏雪不言不语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只作不知,。她可不想掺与后妃的斗争中去,这两人斗个你死我活的倒好,省得她们有精力找别人的麻烦,如此一想,更是作壁上观。不过阮后一言落,不想再理会别人,直接命令太监:“回宫。

”“是,皇后娘娘。”众人一看皇后离去,赶紧的恭送皇后离开,接下来姬妃等宫中的后妃相继离去,那姬妃临离去倒没忘了领着几个后妃和花疏雪打招呼。“太子妃若是瞧得上我们这些姐妹们,没事可以进宫来坐坐。”花疏雪一一道谢,恭送了这几个女人离去,宫中的后妃有哪个是好的,都分成一派一派的,不过相较于阮后,姬妃明显的占优势,大家似乎都很喜欢她,。太庙中,各个皇子和朝中的大臣纷纷招呼告辞离去,轩辕玥领着花疏雪也往门外走去,轩辕霓裳一直跟着花疏雪的身后,唇角勾着似笑非笑,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什么,当着皇兄的面,她可不敢乱说话。

大庙门前,轩辕玥领了花疏雪上马车,准备出宫回府。轩辕霓裳巴着车门,央求轩辕玥:“皇兄,我去太子府玩玩。”轩辕玥脸色不善,今日太子府和宫中发生的事情令他十分的不悦,所以根本懒得招呼轩辕霓裳,所以板着俊毅的脸,冷沉的开口:“不行,回自个的宫中去。”说完一拍轩辕霓裳的手,便吩咐太子府的侍卫离宫回府。轩辕霓裳在马车外面嘟起了嘴,十分的不满,不过很快便看到一个春阑宫的太监跑了过来,得意的笑起来:“皇兄,等等,母后派人人来叫你了。

”这话里的欢快分明是过幸灾乐祸。轩辕玥吩咐侍卫停下马车,等到那太监奔了过来,冷沉着脸掀起车帘:“什么事?”太监看他阴沉着的脸上,瞳眸闪着冷飕飕的寒芒,吓得不敢看轩辕玥的脸,垂首望着地面小声的禀报:“皇后娘娘有请太子妃娘娘去春阑宫坐坐。”一听说母后要请雪儿前去春阑宫,轩辕玥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直接沉声拒绝:“去跟母后说,我们出宫去了。”轩辕玥一说完,小太监的脸就苦了,这话若是他禀报到皇后那里,少不得一顿板子,可是面对太子殿下他又不敢抗议,一侧的轩辕霓裳睁着灵活的大眼睛,不满的开口:“皇兄,你这样护着皇嫂可不行,母后要见她,又不一定为难她,你如此做反而让她更讨厌皇嫂。

”对于母后的为人,轩辕霓裳是很了解的,身为她的女儿,她很害怕她,母后对皇兄很严厉,但是对于她几乎是放任自由的,不过她就是怕她,没有一般的母子亲情。马车里,花疏雪挑眉望向轩辕霓裳,虽然这丫头一直和她针锋相对,但是这句倒是没有说错,轩辕玥越是护着自个儿,皇后越是生气,现在她派人来传她,她若是不去,定然会引得她大怒,再一个她又不是豆腐,又岂会怕她,想着便望向轩辕玥,。“没事,我去看看母后召我何事?”轩辕霓裳看皇兄一脸不放心的要子,赶紧的开口:“皇兄,我陪皇嫂一起去吧。

”轩辕玥望了望马车内的花疏雪,又望了望马车外面的轩辕霓裳,最后才点头:“好吧,你们先去母后的春阑宫坐坐,本宫去上书房找父皇议事,回头去春阑国接你们。”轩辕玥想到自已正好有事和父皇商量,所以便如此吩咐花疏雪和轩辕霓裳二人。不过他有些不放心轩辕霓裳这个人,又叮咛马车外面立着的如意。“小心侍候好太子妃。”“是,殿下,”如意垂首领命,此次进宫,没有带红栾和青栾二婢,倒是带了如意进宫,宫中如意以前来过,熟门熟路的,所以容易一些。

轩辕霓裳看着皇兄如此体贴的照顾皇嫂,心中不由得微微的吃醋,皇兄什么时候对别人如此好过,花疏雪真是好命啊。再想想自已的爱情之路,真的是苦恼极了,百里潭那个人就像个木头瘩子一样不开窍,根本就不理会她的一片心意。轩辕玥跃下马车,扶了花疏雪下来,然后目送着她们一行人离开,才吩咐侍卫:“走,去上书房。”“是,殿下,”马车飞快的离开太庙门前,前往宫中的上书房。轩辕霓裳和花疏雪二人领着几名婢女跟着小太监的身后一路往春阑国而去,轩辕霓裳走在花疏雪的身边,一直盯着她看,嘴再次的嘟了起来。

“花疏雪,没想到你长得如此的漂亮,以前为什么人人传颂你是阑国的丑女啊?”她很好奇这件事,明明是美女,为什么偏要装丑呢,花疏雪听了轩辕霓裳孩子气的话,也不计较她的无礼,璀然的一笑:“公主想多了,以前我脸上的青胎是真的,只是后来消退了,所以才会如此,要不然谁愿意顶着丑女的名号过日子啊。”轩辕霓裳想想也是这理儿,若是长得美谁愿意顶着个丑女过日子啊。不过一想到她和花疏雪之间的敌对,轩辕霓裳的小脸便崩了起来……。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