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81章 求 娶

公主脸色不好,房内的人自然不敢说话,一声不吭,就在这时,门外又有人走进来禀报:“公主,慕容小姐过来了?”轩辕霓裳眼里一点的精光,慢慢的消散,挥了挥手:“请慕容小姐进来吧。”她倒要看看她又要做什么,轩辕霓裳的小脸阴暗无比,不过因为半边脸的肿涨,并不引人注目。慕容岚从门外走进来,手中拿着一个华丽的金丝缠枝锦盒,盒中乃是上好的消炎膏。“公主,这是我慕容家特制的消炎膏,我找了来给公主上脸,很快便会消肿的。”慕容岚一走进来,便笑容满面的打开了消炎膏为轩辕霓裳上药,很是随意,以前她们私下里便是这般,如姐妹般的亲密。

轩辕霓裳的眼神再深了一些,那消炎膏涂上去后,脸上沁凉一片,再没有一丁点的不舒服之感,虽然没有立刻消肿,但已不那么难受了。“岚姐姐,你说花疏雪那个死女人为何骂我是蠢笨无知受人利用的傀偶,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轩辕霓裳一脸苦恼的样子,似乎十分的不解花疏雪先前的话,慕容岚手下一顿,眼神一闪而过的暗芒,很快轻柔的话响起来:“公主想多了,那个女人说的话你也信啊,她只不过气急了脱口而出的话,哪来的那么多的深意。”轩辕霓裳没有再说话,房内默然无语,不过她的唇角勾出了冷冷的讥讽。

虽然她讨厌花疏雪,竟然胆敢打她,但是同时的她还是感激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要不然她一直便是那个受人愚弄的傀偶,想着假装不经意的开口:“喔,原来这样啊,我一直在想,她说我被人利用,我只不过和岚姐姐亲近些,如何便被人利用了,岚姐姐待我如亲妹妹一般,又如何会利用我呢。”慕容岚心惊,看来公主已经有些怀疑了,那她以后还是小心些,一个人对一个人起了疑心,以后不管做什么事,只怕都会多想了,所以她现在便掐断这根线,想着慕容岚扑通一声跪下。

“公主,慕容岚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公主的心思啊,请公主明察。”轩辕霓裳冷眼望着慕容岚,见她眉间隐有不安,终是不忍心,她和慕容岚可是从小长到大的,最后决定暂不撕破脸皮子,想着伸手扶了慕容岚起来。“起来吧,岚姐姐,我们别因为那妖女的话便生份了。”“是,公主。”慕容岚起身后继续给轩辕霓裳上药,不过这一次她不敢再提到花疏雪留下来照顾太子的事,先前她之所以拿了这消炎膏过来,便是想不动声色的挑起公主的怒气,让她把花疏雪给撵出去,但现在这条路行不通了,公主本就怀疑她了,她若再开口,只怕当场翻脸都有可能,所以这次算是便宜花疏雪了。

花疏雪留在阑国驿宫照顾轩辕玥,一时之间回不了花府,为免小九担心,所以便派了红栾回去和小九说一声,另外收拾两套衣服过来,花庄一听到这消息,不禁担心起来,赶紧的派人送信进阑国太子府,百里潭接到消息,脸色冷沉,十分的气恼,立刻领着人前来驿宫探视云国太子,这家伙太可恼了,为何就是不走呢,百里潭微微的恼火,不过面容之上依旧是温文尔雅的笑意。云国住的别院,花疏雪醒来后,收拾整齐前去侍候轩辕玥,照顾人自该有照顾人的自觉。

没想到轩辕玥早醒过来了,正歪靠在房内的床上看书,一听到脚步声,便心有所感的抬头望过来,抬头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花疏雪,眉间染上了笑意,温柔的开口:“雪雪醒了。”花疏雪点头,走过去询问他:“怎么样,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轩辕玥的眼睛一亮,璀璨夺目起来。“难道雪雪要亲自下厨?”花疏雪本来没这个打算,现在看他欢喜若狂的样子,不下厨似乎太对不起他了,何况照顾人总要做些事吧,想着便点头:“好,只要你吃得下去。”事实上,前世的她是会做饭的,而且厨艺不错,只是穿越过来后,一直忙东忙西的,并没有时间做饭,这些事一般都是红栾和青栾二婢做的,所以一年多没做饭的她,不知道自已的好手艺是不是还在,所以提前打了预防针。

轩辕玥一听花疏雪的话,眉挑高了,整张脸拢上了光华。“只要雪雪做的,毒药也吃得下去。”花疏雪丢记白眼给他,这男人嘴巴甜起来像涂了蜂蜜似的,她实在想不通,怎么就和传闻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就对不上号啊,唯有那随心所欲的性子还有点像。“好,你等着,我下去准备了。”“嗯,”轩辕玥靠在床边,望着花疏雪走出去袅柔身影,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雪雪竟然会做饭,看来他有口福了,她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试问这樊城内有哪家小姐会做饭的。

轩辕玥正想得入神,门外,杜惊鸿走了进来禀报。“太子,阑国太子来探访太子殿下了。”一听是百里潭驾临,轩辕玥眉间便有一些不耐,这百里潭为何出现,别人不知,他不知吗?还不是因为雪雪在他这里,那百里潭得了消息,所以便赶了过来。可恶,竟然跑来和他抢女人,太过份了。轩辕玥的瞳眸瞬间的拢上了暗潮,周身的寒潭之气,房间里也笼罩着一层凉薄,阴森至极。杜惊鸿一看主子发怒,自不敢说话。轩辕玥本来想让杜惊鸿撵了百里潭,后来一想有了主意,眉眼亮了,他决定了,和阑国联姻,这样一来可以光明大的娶雪雪回云国,既然百里潭现身了,他们正好就此事来谈谈,想着挥手吩咐杜惊鸿。

“去请百里太子过来,本宫有事要他商量。”“是,殿下。”杜惊鸿不知道这眨眼的功夫,太子怎么又阴转晴了,不过不敢多说,这太子本来就是心性多变的,很多时候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快,阑国太子百里潭被请进了轩辕玥的卧房中。轩辕玥轻靠在床上,神色已恢复了大半,虽然还有些冷酷,不过好歹没有发脾气。百里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唇角擒着温雅的笑意:“没想到此次狩猎竟遇到了如此大的天灾**,还害得云国太子受了伤,潭实在是心中过意不去啊。

”百里潭嘴里说着谦让的话,不过神色间可没有半点的过意不去,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像足了一只狡猾的狐狸。轩辕玥不动声色的接了口:“阑国太子何必自责,玥倒要谢谢此次的天灾**了,给玥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若非他救了雪雪,只怕这丫头现在还和他保持距离呢,又何来的照顾他之事,所以说他喜欢这意外之灾。只是他的话使得百里潭脸色有些难看,想想上次东园灯会花灯之行,再想想此次的狩猎,明明是他一直照顾着花疏雪,最后竟然让轩辕玥成了英雄救美中的英雄了,实在可恼,心里暗恼,面上却不显,依旧笑得温雍。

“云国太子现受了伤,潭今日来是想问轩辕兄,是否需要回国养伤。”他是巴不得立刻送走他呢,这样一来,他便有机会慢慢的追求花疏雪了,现在这轩辕玥留在阑国内,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百里潭话落,望着轩辕玥,却见他眸子迷离深若清潭,令人一眼望不到底,自然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轩辕玥爽朗的一笑:“本宫出来有段时间了,是该回去了。”他话落,百里潭心中微喜,不过一想到这男人的狡诈善变,所以并没有把任何的情绪溢在脸上,依旧静静的望着轩辕玥,只见他懒懒的接着开口。

“本宫有意和阑国联姻,永保两国的和平,不知道百里兄意下如何。”“联姻?”百里潭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和云国联姻,这轩辕玥野心勃勃,即便是联姻恐怕也不能保证和平,而且以他对他的了解,他这种人是不允许联姻之事发生的,但现在竟是这样一个人亲口提出要与他们阑国联姻。他想联姻的对象,不用想,百里潭也知道是谁,所以一张脸慢慢的冷了,阴沉了,好半天没有说话。轩辕玥好似没看到一般,悠然的望向百里潭:“百里兄是不想和我云国联姻吗?”百里潭面容微愠,他自然想和云国联姻,起码表面上暂时不会有事,但现在问题是他若联姻,联姻的对象必然是疏雪,难道自已眼睁睁看着疏雪嫁给轩辕玥,这男人可是冷血无情的主,虽然眼下对疏雪很有兴趣,可是谁能保证他一直如此啊,他的心性飘忽不定,若是伤害了疏雪怎么办,何况他也想娶花疏雪。

百里潭心思动了几番,最后沉声开口:“这事本宫会禀报给父皇的,到时候会给云国太子消息的。”轩辕玥懒懒的点了一下头,随性的开口:“本宫想做的事情一向不达目的不罢休,何况这可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若是阑国不想联姻也没事,反正人本宫是要定了。”最后一句斩钉截铁,嗜血万分。百里潭的眼里拢上冷意,这轩辕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人他是要定了,不管他们联不联姻,联姻是他送给他们阑国一个面子,不联姻他就这么把人带走,他们也没办法。

这分明是威胁啊,不过百里潭还真拿他没办法。房间里一片安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珠帘轻响过后,花疏雪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中摆放着几样精致的菜肴,都是一些淡雅的素食,因为轩辕玥刚刚醒过来,不宜进大补的东西,所以她特地准备了一碗百合绿豆粥,配几样小菜。花疏雪端了菜肴进来,一眼便看到房间里端坐着的百里潭,微微朝百里潭点了一下头,轻唤:“百里太子何时来了?”百里潭看花疏雪端着托盘进来,眼里的光芒慢慢的黯下去,心里十分的不好受,不过也没有忘了回应。

“刚来的,不和道花小姐这是?”他望了望花疏雪手上的托盘,虽然是很简单随意的几样家常菜,不过却和他们平时吃的不太一样,不但如此,香味扑鼻。花疏雪没说话,轩辕玥倒有些得意起来,放下手中的书,慢慢的从床上下来,事实上他醒过来以后,可以自由的行动,只是身子较虚弱而已。“这是雪雪为本宫特地准备的膳食。”轩辕玥的话微微的带着些自豪和炫耀,能吃得雪雪的亲手做的饭,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尝到的。果然他话一落,百里潭的面容黑了下来,花疏雪懒得理会他们,只自顾把手中的托盘放在桌上,然后把菜肴一一摆在桌子上,轩辕玥穿一袭白色的锦衣,长发如墨倾泻,周身上下充满了随意清雅,走到桌前,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笑望向花疏雪。

“雪雪,好香啊。”花疏雪扯了扯唇角算是配合他,并没有说话。一直坐在一边不动的百里潭听了轩辕玥的话,也凑了过来,仔细的盯着床上的菜肴,实在是太寻常的菜了,但是偏偏这香味儿与府上的不一样,再加上这是花疏雪做的,所以百里潭微微笑着开口:“疏雪,本宫也饿了,能不能给本宫添副碗筷,这云国太子受伤了,也吃不了这么多啊。”他说的倒是实话,轩辕玥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可是轩辕玥不想让他吃啊,所以眉宇一挑,阴骜的瞪着他。“你也好意思和我一个病人来抢饭吃。

”“云国太子好小气啊,不就是一顿饭吗?回头本宫在阑国最大最豪华的酒楼请你一顿。”“这能一样吗?能一样吗?那些厨子能和我家雪雪比吗?”轩辕玥冷哼,相当的不悦,要说吃东西,他是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啊,但凡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海里游的,他就没有多少没吃过,可是这是雪雪为他做的,意义不一样。花疏雪懒得理会两个斗嘴的男人,走到门外去吩咐青栾,再准备一碗粥来,幸好她先前多煮了一些。青栾领命,去了又回来,手中端着的正是先前下剩的一碗粥,摆放在阑国太子百里潭的面前:“百里太子请,不好不要嫌弃。

”百里潭已不客气的一伸手接了筷子,埋头吃了起来,那粥一入嘴,软粘爽口,更有满嘴的清香,不由得又多吃了一口,真是有味道啊,平日里吃惯了大鱼大肉,此时吃些清淡小粥,竟然分外有味。轩辕玥一看百里潭不客气的抢先动上了手,赶紧的动手吃了起来。堂上两个男人不时的赞叹,原来雪雪的手艺这么好啊,当真是出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啊,贤妻一枚啊,所以无论如何要娶回去啊。很快,两个人把桌上的菜肴和粥全都吃光了,只剩下空碗空盘子的扔在桌上。

花疏雪倒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吃得如此香,有些错愕,领着青栾走过去,把东西收拾了下去,还不忘嘟嚷一句:“有这么好吃吗?”百里潭一听花疏雪的嘟嚷,立刻温融的开口:“疏雪,你的手艺当真是好啊。”轩辕玥瞪了他一眼,然后眉上扬,唇角勾笑:“雪雪,你的手艺比那些宫廷的厨子高明多了。”花疏雪自然是不信的,她准备的只不过合了他们此时的胃口罢了,平时吃惯了大鱼大肉,难得一次的吃素食,便觉得清雅可口,哪里是她的功劳啊。轩辕玥说完,便撵起了百里潭:“百里太子不是有事进宫禀报惠帝吗?”百里潭一听他的话,便想到先前他提的建议,两国联姻的事,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疏雪嫁给这个男人吗?百里潭心中很是纠结,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进宫禀报父皇,商讨一个对策出来。

“本宫是该进宫了。”花疏雪对他们的对话有些不明白,百里潭已经起身朝外走去,房内,轩辕玥望着她,一脸狐狸样的贼笑,花疏雪头皮有点发麻,瞪了他一眼:“你不会又使什么花样了吧。”“哪有啊,雪雪,你看本宫像那种乱耍花样的人吗?”你就是,花疏雪在心中狠狠的补一句,若不是他花招百出,现在她会留在这别院里照顾他吗?正想得入神,轩辕玥已走到房间一侧取了外袍套上,伸手便拉了花疏雪往外:“走,雪雪,本宫带你出去看星星。”“看星星?”花疏雪被雷,这位爷真是说风便是雨啊,而且还很浪漫,大晚上的不睡觉,要拉她看星星。

两人一出了房间,门外,杜惊鸿宁程等人皆恭敬的垂首:“太子,花小姐。”轩辕玥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多说话,拉着花疏雪身形一纵轻飘飘的直跃到屋顶中间,然后两个人坐在屋顶,观看起天上的星星来。“你看,天上的星星漂亮吗?”轩辕玥愉快的声音响起来,仰头看天上的星星,那微微上扬的俊美面容,少了平时的霸气,多了一些皎洁,满头的乌丝倾泻着,眉似凤叶,眼若碧潭,那挺直的鼻梁,性感的唇,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美,此时的他,周身如水的温融,就像天上的一轮满月。

他温热的大掌紧握着她的手,暖溢的气息从她的纤手传至她的周身,使得她即便坐在高高的屋顶上也感受不到似毫的寒意。“知道吗?小时候本宫一遇到心烦的事情,便偷偷一个人爬到屋顶上,然后躺在屋顶上看星星,那些烦燥暴戾的心情,很快便恢复过来了。”轩辕玥说着,回首望向花疏雪。花疏雪十分的惊奇,名闻天下的云国太子也有烦恼吗?不是说他从小便天赋惊人,睿智不凡吗?“我以为你这样的人是没有烦心事的。”轩辕玥呵呵轻笑了起来,不过眸底隐有一丝落寞,再抬头望天空星星的时候,便是周身的落寞。

“小时候母后对我的要求很严,稍不如意便重重的处治,那时候真的好累好累,不过好在坚持了下来。”那些过去的岁月,他不想再去想,因为每想一次,便生生的扯痛他一次,身为东宫太子,他付出的要比常人多得多,再加上母后的严厉,他若是犯错,常常是一跪便是几个时辰的,甚至于挨打的时候皮开肉绽。花疏雪倒是没想到那云国的皇后竟然对自个的儿子如此的严厉,原来名人的背后也隐藏着幸酸啊。轩辕玥不想再说这些影响气氛的话,所以便转换了话题。

“雪雪,本宫吹支曲子给你听吧。”“好。”云国别院的上空,响起了清幽灵动的箫声,袅袅柔柔,竟然是一首凤求凰,花疏雪只假装不知,慢慢的敛目听着,四周一片寂静,唯有箫音缠绵。……阑国皇宫。瑞龙宫的大殿上,上首端坐着惠帝百里臻,听了太子百里潭带回来的消息,此刻整张脸上都是肃穆严肃,周身更是隐忍的寒潭之气。大殿下首,除了太子百里潭还有锦衣司的侍卫统领元湛,元湛此时心中好似阻了一根刺,十分的不自在,他之所以如此的不自在,是因为听百里潭说云国太子轩辕玥要和阑国联姻,而联姻的对象,很可能就是兵部尚书府的花疏雪。

一向无动于衷的人,周身拢上了冷意,精致的面容冰霜一样寒。直到此时,他方知道,他对花疏雪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所以才会在听了百里潭的话后,心如芒刺刺心,十分的疼,原来他一再的放过花疏雪,是因为心中生了不该有的情愫。元湛心中愁思百结,大殿上,百里臻和百里潭也没有好多少,父子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这云国太子倒底是什么意思啊,他要联姻,好啊,阑国有的是公主郡主的,可是他偏要选花疏雪,这可有点难办。虽然百里臻认为那凤主之人很可能是上官如梦,可是下意识里,他也不愿意把花疏雪嫁往云国,如若花疏雪才是那凤主之人呢?那他岂不是把最好的一块肥肉送进了云国人的嘴里了,这种事无论如何他都做不出来,可是现在云国太子已经提出来了,正如他所说的,这只不过是顺水的推舟给他们阑国的一个面子罢了,若是他强行带走了花疏雪,到时候连联姻都算不上了。

“元湛,这件事你如何看?”上首的百里臻忽然的开口,元湛一愣,回过神来,敛去心烦意乱,沉稳的开口。“皇上,眼下我们不能和云国明面上起冲突。”“所以这联姻必须进行。”百里臻心知肚明,云国现在如日中天,所以说他们明面上得罪了云国,那么就是为了日后的开战埋下了祸根,所以说这联姻是必须进行的事情,可是让花疏雪嫁往云国,这实在不是他愿意的事情,难道就没有其他法子了吗?大殿一侧,太子百里潭一听父皇的话,脸色拢上了一抹冷戾。

“父皇,难道真的要让花疏雪嫁往云国不成?”一想到要让花疏雪嫁往云国,百里潭的心中便十分的难受,这些日子他对花疏雪可是用了心思的,所以慢慢的受了她吸引,现在竟然让他亲眼看着花疏雪嫁往云国,这不是生生的折磨人吗?百里臻望向大殿下首的太子,见他眼神阴郁,眉宇厌烦,明显的是心神受了干扰,不由得想起此次百里潭把花疏雪带往栖鸦狩猎场的事,这个儿子一向很少对女人动心思,他不会真的对花疏雪动了情吧,身为东宫太子,对女人动情可不是好事,女人如衣服,可宠之喜欢之,唯独不能爱。

“潭儿,既然云国太子想联姻,那么我们两国就必须联姻,只有这样,两家才能保持明面上的和平。”“父皇。”百里潭不甘心的叫起来,百里臻脸色沉下来:“还有你把心思多放在上官将军的女儿上官如梦的身上,既然这云国太子想娶花疏雪为妃,那么朕只能把上官将军的女儿指给你为妃了。”“上官如梦。”百里潭脸色直接黑了,一向温文尔雅的人,难得的瞳眸闪着怒火,沉稳的往大殿内一跪:“请父皇收回成命,儿臣即便娶不了花疏雪也不想娶上官如梦为太子妃。

”上官如梦这个女人,他很早看透了,只不过仗势欺人的刁蛮千金罢了,凭她也配为他的太子妃,即便不是花疏雪,也不可能是那个女人。太子百里潭一句话完,忽然想到了最近听到的流言,陡的睁大眼睛盯着上首的惠帝:“父皇不会也信了那市井流言吧,什么凤凰落在上官将军府的事情,荒渺至极。”太子百里潭其实早就听到了这个谣传,但是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件事,火凤凰,凭她上官如梦也配。不过惠帝的脸色比太子百里潭好不了多少,阴沉的瞪视着这个儿子,这个儿子一向让他骄傲,但是现在他竟然顶撞他,还是为了一个女人,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干扰到他的儿子,所以花疏雪更加留不得了,百里臻的眼里闪过冷若冰霜的寒芒。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吧,你先下去,派人送信去驿宫,就说朕同意和云国联姻。”百里潭温雅的面容满是冬日的冰霜,阴骜的退了出去。大殿上,百里臻等到太子一走,满脸的阴骜嗜血,沉声的开口:“元湛,如若真的让云国太子娶了那花疏雪,朕实在是不放心。”元湛听得心惊不已,清透的声音响起来:“皇上打算如何做?”“先联姻,然后除掉花疏雪。”惠帝狠狠的做了一个手势,下首的元湛只觉得心中一凉,对于上首的惠帝,无比的失望,为什么一定要杀掉花疏雪呢,皇帝难道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杀人吗?“属下知道了。

”元湛低眉敛目,并没有表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动花疏雪的,但至少现在不能让惠帝察觉。“下去吧。”“是,”元湛走了出去,一身的白衣,玉树临风,宫门前的小宫女们看到这样天人之姿的元大人,个个脸红心跳起来,元大人好俊啊,元大人好有魅力啊。两日后,宫中举办宴席。花疏雪陪云国太子轩辕玥赴宴,本来她是不想去的,可是轩辕玥坚持让她陪着,还强调她不是说要照顾他三日的吗?今日才是第三日,花疏雪无语,最后只得答应同往。这两日在驿宫之中,她照顾轩辕玥的时候,对他的为人更深一层的了解,私下的轩辕玥很随和,不过这种随和也是和她相处的时候,和云国那些手下还是很严肃的,而且他的手下都很怕他,这说明他真正的铁血狠辣并没有在她的面前露出来,那该是怎样嗜血的一面呢,究竟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真的,还是那个冷血无情的人才是真的。

豪华的马车内,轩辕玥慵懒的歪靠在软榻上,望着端坐在一侧的花疏雪,今日花疏雪穿着一袭素雅的白衣,不过却在裙摆处绣了鲜艳的海棠花,别致又独特,脸上罩着一方白纱,更给她增添了神秘感。轩辕玥的一双瞳眸一眨不眨的盯着花疏雪,这两日,他们相处得不错,让他越来越期盼以后共同生活的日子了。“雪雪,为什么你就不能以身相许呢?不是说一般这种情况都以身相许的吗?”轩辕玥相当的有怨念,为什么这种好事落不到他的身上呢。花疏雪不看他,也只当没听到他的话,整个心思放在今日的宫宴上,不知道是什么事,阑国竟然举办了宫宴,还让轩辕玥赴宴,连带的她也跟来了。

马车一路前往皇宫,宫门前亮了牌子便被放行了进去,马车一路行驶,内宫门前停了下来,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下马车,只见内宫门前竟然来了不少的人,桃红柳绿的一片妖娆,这些人一看到花疏雪从云国太子的马车上下来,不由得双眼冒绿光了,嫉妒得眼睛都红了,然后小声的议论着。花疏雪看着四周的情况,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今儿个宫宴如何来了这么些官家的千金啊,想着望向身侧的轩辕玥,这男人不像之前和她相处的随意慵懒,脸色冷冷的,一双深邃好看的瞳眸随意的一扫,便让很多人胆颤心惊,飞快的进了内宫门。

轩辕玥见别人走了,才懒懒的开口:“雪雪,我们进去了。”两人领着各自的丫鬟和属下进内宫门而去。今日举办宫宴的地方乃是祟佳殿,此时殿内殿外被布置一新,宫门前,太监宫女穿梭忙碌着。轩辕玥和花疏雪到的时候,不少人已经到了,大殿内满是热闹的人,不时的凑到一起说话,讨论政事。太监一声禀报:“云国太子到。”满殿佳丽皆抬眸望过来,传闻中的云国太子果然是天上少有的人中龙凤啊,举手投足光芒四射,看得人心如小鹿乱跳,只是当那些女人的眸光看到花疏雪的时候,所有人便被重重的打击了,这云国太子身边竟然跟着花疏雪,这女人还真是好命。

听说上次围场行围,还是云国太子救了她,现在她不会巴上了人家云国太子吧,众人想想便认定了这理。花疏雪跟着轩辕玥的身后进入大殿,并不理会大殿内那些女人嫉恨的眸光,她只是好奇今日究竟是什么样的日子,竟然来了这么多的女人,连带的阑国的朝中大臣也来了不少,就是她的父亲花庄也在殿内。轩辕玥一进殿便被一圈人包围了过去,花疏雪领着红栾和青栾挑个角落的地方站了。红栾小声的凑到花疏雪的耳边轻语:“主子,刚刚奴婢听到她们说,今日乃是什么联姻宴。

”“联姻宴。”花疏雪飞快的抬首望向不远处众星捧月的轩辕玥,是云国和阑国联姻,还是夏国和阑国联姻,正想着,殿门前,传来了太监尖细的叫声:“太子殿下到,肃王爷到。”太子百里潭和肃王百里冰二人粉墨登场了,这两人一出现,浑身上下的戾寒之气,俊逸的五官更是冰霜一片寒冷,有眼睛的人一看便知道今日太子殿下和肃王爷的心情都很不爽,所以那些阑国的大臣,小心的围绕过去,陪着笑脸,拍着马屁。轩辕玥的心情却和别人相反,格外的愉悦,一看到百里潭从殿门外走了进来,便迎着百里潭走了过去。

“阑国太子这是怎么了?”轩辕玥心知肚明百里潭为何脸色难看,还不是因为联姻的对象是花疏雪,所以他失望心痛才会如此的不堪。正因为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脸色难看,所以他的心情才好啊。“轩辕太子今日似乎很高兴。”“本宫是很高兴,本宫能不高兴吗?”轩辕玥说完邪魅的笑起来,一笑满殿生辉,多少人望着他的俊颜移不开视线,心中暗暗猜测着,今日云国有意和阑国联姻,难道那联姻的女子竟是花疏雪不成。如此一想,很多人嫉妒的掉头去望花疏雪,却发现这女人正悠然的在一边和自个的小丫鬟说话,似毫也感觉不到该有的激动,兴奋,难道说是她们猜估错误,云国太子联姻的对象并不是花疏雪,那么会是谁呢?殿内,小声的议论声,再次的响起来。

大殿内,肃王百里冰的脸色一直很阴沉,他此刻的心情并不比百里潭好受,先前在代河行围的时候,他本来可以除掉太子百里潭的,没想到却发生了山崩之事,不但没有收拾到百里潭,还害得自已受了伤,这几日在府上刚刚休养好一些,今日竟得到消息,云国要和阑国联姻,而联姻的对象竟然是花疏雪,他和离掉的前妻,不知道为啥,一想到花疏雪嫁给云国太子轩辕玥,他的心便百般不是滋味,所以即便身子还没有复原,他也赶来参加宫宴了。此时,宫宴之上,一双墨色的瞳眸望着花疏雪,只见这女人依旧是一派娴雅淡然,并没有因为即将嫁给云国太子轩辕玥而所有不同,看来这女人手段确实厉害,当初在肃王府轻易便瞒过了他的眼睛,这样厉害的女子,他竟然错手而过,想想实在是不甘心,可是又无计可施,心中越发的痛恨起自已来。

花疏雪正和红栾青栾在一边说话,感受到一道灼人的视线盯着她,飞快的抬首望过来,便见到肃王百里冰满脸沉痛的望着她,花疏雪脸色微暗,她对于这肃王可没有半分的好感,所以头一掉只假装看不见。只是百里冰的脸上为何是那般的神情,后悔懊恼伤痛。花疏雪正想着,忽地大殿外,响起了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一声高呼之后,殿内的所有的人都分列在两边,然后恭敬的开口:“恭迎皇上皇后娘娘。”云国太子和夏国太子也行了半礼以示对阑国皇帝的敬意。

百里臻一走进大殿,眼睛便落到了轩辕玥的身上,然后是花疏雪的身上,眼里一闪而过的寒芒,随之满脸的笑意,缓缓的走向高座,等到他和皇后武凌君坐下,便吩咐大家:“都坐下来吧。”花疏雪现在身为阑国兵部尚书的女儿,自然不能靠前坐,所以便领着红栾和青栾二婢坐到稍后面一些,轩辕玥也暂时的由着她,反正待会儿联姻的对象可是她,想到待会儿她若知道自已成了联姻的对象,不知道会是怎生惊讶的神态,轩辕玥想着唇角便勾出了笑意。云国和夏国分坐在皇帝殿前的最上首,余次便是皇室的太子和王爷相陪,大臣们都在下面,各家的千金又偏后了一些,所以花疏雪坐的稍微有些后,这正合了她的心意,心中倒是肆然,对于这什么联姻她可不感什么兴趣。

不过为何身边的人时不时的望着她,还一脸的嫉恨,这两三日她和丫头待在云国的别院中照顾轩辕玥,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并不了解,但自从进大殿,她便发现各人看自已的眼神有些不同,还有肃王百里冰先前的眼神儿,花疏雪的心陡的咯噔一声响,难道联姻的对象是她?上首,惠帝的声音响了起来:“今日朕举办此宴,是因为云国有意和我们阑国联姻,两国联姻可永保和平,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百里臻的话落,夏国的太子诸葛瀛,唇角勾出了讥讽的笑,轩辕玥会因为和阑国联姻就保持和平,惠帝你可就想得太天真了,不过两国之间表面的平和倒是维持住了。

大殿内,百里臻端起了琉璃盎,望向殿内的众臣子和云国夏国的人。“我们一起来庆贺一下。”说完率先干了杯中之酒,阑国的朝臣不由自主的全都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干了杯中之酒,并朗声开口:“祝两国永保和平。”花疏雪自然也随了朝中大臣起身,并干了杯中的酒,不过脑海中已有些清明,很可能这次联姻的对象便是她,这该死的轩辕玥竟然一点信息都没有透露给她,眼下怎么办?她完全没有做好嫁人的准备,还是嫁给云国太子。大殿里,惠帝百里臻示意众朝臣坐下,然后笑望向云国的太子。

“我阑国美人多如过江之卿,光是这大殿上,便有数名文武双全的女子,不知道云国太子可是看中哪位貌美如花的女子了?”百里臻并不希望轩辕玥选阑国兵部尚书花庄的女儿,因为这女人的命盘和慧远大师推算的相似,即便他认为上官如梦这个女人才有可能是凤命金身的人,但是心里总是不蹋实,生怕搞错了,若是把花疏雪嫁给云国,她才是凤命金身的人,那不是白白把大肥肉送到别人的嘴里了吗?所以百里臻心底祈望,轩辕玥能够选中别人,哪怕就是选中他的女儿百里溪,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只除了花疏雪,所以先前他才用文武双全,貌美如花这样的字眼来刺激轩辕玥,并提醒他,花疏雪只不过是一个丑颜女子,他若是选了这样的女子,只怕要招来天下人的笑话。

云国太子轩辕玥缓缓的起身,周身源源不断的光华,举手投足更是魅惑撩人,一双深邃好看的美眸不经意的在大殿内扫了一圈,阑国的大家闺秀纷纷脸红心跳,就算是上官如梦这只想嫁给百里潭的人,仍然止不住的脸红。只不过这男人望了一圈,最后收回了视线,望向阑国的皇帝百里臻。“本宫岂是那等肤浅只注重外貌的人,本宫在意的是心灵美,女人只有心灵美了,才会内外兼优,否则空长了一副美貌有什么用,短短的三五年时间依然会色哀人老。”殿内,云国太子轩辕玥的话使得多名女子变了脸色,有些人甚至于伸出手摸了摸自个的脸,三五年的时间便色哀人老了,没错,女人的容貌就像花一样,眨眼便谢了,所以男人们才会三妻四妾,就是因为女人老得太快了,难道心灵美真的可以内外兼优吗?大殿内,男子皆纷纷的冷哼,对于轩辕玥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心灵美能当饭吃吗?心灵美能赏心悦目吗?若是长得丑连饭都吃不下了,心灵美有个屁用,众男子虽然心中不苟同,不过却没人说出来。

上首的惠帝自然知道轩辕玥此话何意,双瞳更加的深不可测,唇角勾出一丝僵硬的笑意:“云国太子自然不同于寻常人,不过貌美如花的女子再有一副美好的心灵,皆不是更能称心如意。”不过他的话落,轩辕玥的暗磁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鱼和熊掌一向不能兼得,比较之两者,本宫只能择其一,所以自然选本宫在意的心灵美了。”大殿内,阑国的朝臣和那些名门闺秀,一起看着云国太子和他们阑国的皇帝斗智斗勇,两个人所说的话,有些人懂了,有些人不懂,不过不管懂不懂,云国太子的意思,所有人都懂了,就是他所选的女子,是个心灵美的女子,并不在意她的容貌,这句话分明是意有所指的,难道云国太子所选的联姻对象,竟是阑国素有丑名的花疏雪。

众人一想到这个,刷刷的所有的眸光都望向了花疏雪,这女人要不要如此好命的,竟然被云国太子给相中了,她是几辈子烧了香啊,竟得了这样的机会。不少的女子心中又嫉又妒,就是上官如梦这样不想嫁给轩辕玥的女子,心中也是嫉恨不已的,嫁给云国太子,以后可就一跃成为人上人了。殿内的男子却替云国太子惋惜,什么人不好选,偏要选花疏雪,这女人脸上长着一枚青胎,甚是吓人,难道这云国太子就不怕半夜的时候起来看到吓一跳吗?阑国的惠帝脸色再次黑沉了一些,若非花疏雪和那凤主命盘相似,他才懒得管他云国太子选什么样的人来联姻呢,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惠帝只得忍气询问:“不知道云国太子相中了我阑国哪个心灵美的女子。

”惠帝此话一出,殿内的气氛倒是融洽了一些,不少人脸上露出了笑意,望向云国太子轩辕玥,只见轩辕玥俊美的五官上拢上了氤氲的光华,性感的唇角勾出诱人的笑意,使得很多女子倒抽气,心中恨恨的想着,若是这云国太子选中我多好啊,这样出色的人中龙凤,就算为他死也心甘情愿了,不过轩辕玥深邃的瞳眸并没有在她们的身上有逗留一分,飞快的望向大殿一侧正数手指的一人。花疏雪是千祈祷万祈祷,这种事千万不要落到她的身上,因为她实在没有任何的准备,竟然要作为和亲的对象,这个该死的轩辕玥竟然事先什么都不告诉她,待会儿别怪她刁难他,心中想着,眼里浮起狡诈的笑意。

轩辕玥暗磁迷离的声音已在殿内响起:“本宫素知花家小姐花疏雪慧质兰心,冰雪聪明,乃是天一第一等心灵美的女子,所以本宫十分的仰慕她,在此本宫以云国太子妃之位骋娶她。”大殿内,嗡的一声响,议论声瞬间而起,先前大家只是猜测,没想到这云国太子要娶的人真是花疏雪,不但如此,云国太子还当殿说她慧质兰心,冰雪聪明,乃是天下第一等心灵美的女子,真有这么好吗?为何她们没有感觉出来啊。殿内,不少人脸上失色,阑国皇帝百里臻,阑国太子百里潭,肃王百里冰,还有个庆王百里泽,脸上全都拢上了冷霜,十分的阴骜,虽然他们先前早就知道云国太子想娶的人是花疏雪,可是现在他当殿提出来,只怕他们想阻止也没有用了,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花疏雪嫁往阑国吗?如此一想,几人只觉得胸中郁结,伸手便端了案几之上的酒盎过来,狂饮了一番。

上首的惠帝经过最初的震憾过后,此时已恢复了过来,一侧的皇后武凌君伸手握了惠帝一下,给他力量,虽然她不知道皇上为何不乐意让花家的小姐联姻,但是皇上自有皇上的顾虑,武凌君并不知道其中的隐情,不过看到儿子一张黑沉的脸,便知道其实她的儿子也想娶花家的小姐,武凌君不由得抬头望向下首端坐着的花家小姐。只见这女子并没有因为云国太子轩辕玥的表白而有所的激动或者高兴,相反的一身坦然的端坐在位置上,神情淡然望着大殿一侧的云国太子轩辕玥。

这通身的气派,还真是令人不敢小觑,何况这云国太子谋她,定然也是对她感了兴趣,如此说,此女确实非池中物,可惜却与她的的潭儿错手而过了,武凌君深深的遗憾着,并没有多想。大殿内,众人不管是嫉妒的,憎恨的,最后统统都盯着花疏雪,殿内慢慢安静下来。阑国的惠帝,把最后的一线希望放在花疏雪身上,若是花疏雪当殿拒婚,那么他就有理由不让她嫁往云国去,而且说实在的,他实在不想杀了这女人,就冲着她的命盘和凤主命盘相似,她即便不能为阑国太子妃,也该是太子侧妃。

惠帝沉稳犀利的声音响了起来:“花疏雪,云国太子以云国太子妃之位骋娶你,你可愿意?”。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