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73章 无耻的肃王爷

夜已经很深了,花家却灯火辉煌。正厅里,兵部尚书花庄脸色冷沉的端坐着,虽说他有些贪生怕死,不愿意恼夏国太子等人,但今儿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叫人生气了,堂堂夏国太子的人,竟然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夜闯花府,想劫走他的女儿,若非疏雪的精明,现在还不定发生什么事了,所以说现在他们就坐等夏国太子,定然要夏国太子诸葛瀛给他们一个说法。若是他没有好的说法,明日,他便把此事禀明给皇上,定要让皇上替他们花家讨回一个公道。正厅里,除了花庄,还有花疏雪陪坐着,算算时间夏国太子差不多该到了。

正想着便听到门外管家福海飞奔而来,一冲进来便叫了起来:“老爷,小姐,夏国太子来了。”“嗯,请他进来吧。”花疏雪挑眉命令福海把人请进来。不过福海并没有走,而是接着又禀报:“除了夏国太子,随行的还有云国太子。”“轩辕玥,他来做什么?”花疏雪挑眉,冰冷的话略有些放松,对于云国太子她自是比别人不同,因为这轩辕玥从最初她们相遇到现在,他多是出手相帮的,从来没有谋算过她,又或者谋算的事,她暂时还没有找到,所以她对轩辕玥自然不可能如同别人。

“请他们进来吧。”花庄沉声命令,既然这云国太子也来了,那正好,让这云国太子评评理,夏国太子所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事?这种行径如何让人心服。福海领命,退了出去,很快便领着几人走了进来。前面的两人,高大羁傲,一人身着紫衣,闲意悠然,光华如玉,一人身着黑衣,神容皆冷,周身上下笼罩着寒潭冰日一般的凉意,令人不敢多看。这两人自然是云国太子轩辕玥和夏国太子诸葛瀛,诸葛瀛不但脸色阴骜难看,连带的周身杀气腾腾的。今天发生在花家的事情,他事先并不知道,乃是手下莫竹等人做出来的,先前莫竹等回去禀明,当真是气死他了,命人狠狠的重责了那些手下。

没想到现在还要来面对花疏雪,想想更觉得难堪。厅堂上,花疏雪坐着未动,花庄倒是忍耐不住站了起来,先请人坐了下来。“云国太子请,夏国太子请。”两人也不推让,沉稳的坐了下来,一起抬眸望着花疏雪,只不过一人笑意潋潋,一人却是满眼的冰霜。花疏雪自是不惧夏国太子阴骜冰冷的眼神,她眼里的冷意并不比诸葛瀛差多少,现在该生气的是她好不好,若不是她事先让一个小丫鬟假冒成她,那被劫的人很可能就是她,这夏国太子有什么理由生气啊。想着,沉声开口:“来人,把贼人带进来。

”门外自有人应声,很快便有花家的下人把几名被抓住的夏国手下给押了进来,这几个人一看到堂上坐着自个的主子,主子的脸上堆满了冰霜,眼里更是慑人的寒光,这些人头皮发麻,胆颤心惊,跪在厅堂正中,连叫自个的主子都不敢叫。“疏雪请问夏国太子,这是什么意思?”诸葛瀛脸色黑沉冷硬,没想到他诸葛瀛堂堂夏国太子,竟然被人当面责问,实在是可恼,想着嗜血的再次狠瞪了手下一眼。随之望向花疏雪,一字一顿的开口:“本宫并不知道这件事,这些人是擅自行动,本宫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们。

”“天下间的人都知道夏国太子乃是最严厉的人,若是没有你的同意,属下胆敢私自行动吗?”花疏雪的话一落,夏国太子的手下便叫了起来:“此事是属下等人私自行动,请别污蔑我们太子。”夏国太子诸葛瀛因为花疏雪的话,脸色越发的黑沉了,嗜血的声音充斥在花家的厅堂之上。“莫非你便要本宫承认自已是个不择手段的人?”诸葛瀛的眼神如狼瞳一般狠戾,闪着晶光,这样吞噬人心的瞳眸令人不寒而粟,就是花疏雪胆大心细,但还是看得汗毛倒竖。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云国太子轩辕玥慵懒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

“这事照本宫看来,就是个误会,大家何必非把此事闹大呢?”轩辕玥开口,花疏雪松了一口气,若是她把夏国太子逼急了,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所以现在轩辕玥一开口,倒是缓和了气氛,花疏雪没有说话,望向轩辕玥。诸葛瀛剑眉紧蹙,冷瞪着花疏雪,慢慢的也望向了轩辕玥。轩辕玥狭长的凤眉微挑,俊美的五官上,拢着炫目的光华,并未因为诸葛瀛的怒火便有所的收敛,相反的越发的邪魅横生,一双深邃的瞳眸扫过花疏雪,然后望向诸葛瀛,淡淡的开口。

“此事还是就此私了了吧,夏国太子手下擅自行动,实乃夏国太子管教不严,夏国太子把人带回去严加管教便是。”轩辕玥说完便又望向花疏雪,接着开口:“花小姐可愿意卖本宫一个颜面,就此罢手。”花疏雪望着轩辕玥,知道这男人其实是为了帮她,她和夏国对上,绝对占不了便宜,见好就收,方是上策,现在自已若是放过夏国太子一马,想必以后他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了,如此一想,心中通透,沉稳的点头。“好,既然云国太子出口了,疏雪岂能不卖一个面子。

”轩辕玥眼里闪过笑意,随之望向诸葛瀛:“诸葛瀛,你看这样可行?”诸葛瀛不再说话,不过眉宇倒是松驰了一些,缓缓的大踏步的走到跪在厅堂中的几名手下面前,手一伸便解了几名手下的穴道,随之听到他嗜血的声音响起。“本宫赐你们一个全尸,自行了断。”“谢太子殿下。”几名手下早知这样的结果,所以很坦然,领命后闪身出去,自行了断去了。花家的厅堂上,花庄的脸上失了色,这夏国太子好狠辣啊,他们都放了他的手下一马,他竟然让这些人自行了断。

花疏雪眼神微暗,夏太子如此的狠辣,自已先前拒婚之事,再加上今夜的事情,他会善罢干休吗?不过眼下只能如此了,想着便望向轩辕玥和诸葛瀛,命令花家的下人。“来人,送云国太子和夏国太子离开。”“是,小姐。”花府的管家福海赶紧的领人进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请了云国太子和夏国太子离去。厅上,花庄好半天动不了,僵坐着,他是被先前夏国太子的血腥手段吓住了,所以一时回不了神,等到花疏雪过去扶了他一把,他才回神,抬首时满眼的骇然。“那夏国太子好残忍的手段啊。

”“那是自然,要不然他能做到夏国太子的位置上吗?父亲还是回去休息吧,别想多了。”花疏雪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懒得再理会花庄。阑国的驿宫里。虽然天近明了,不过驿宫的一角还亮着灯,显示出房内的人并没有休息。门外,数名手下守着,四周安静无声,唯有房内隐隐的说话声响起。房间里,说话的正是先前从花家回来的云国太子轩辕玥和夏国太子诸葛瀛二人,云国太子轩辕玥邀了夏国太子诸葛瀛过来商讨事情,两人便喝退了手下,在房间里讨论起来。夏国太子诸葛瀛缓缓的开口:“不知道云国太子要与本宫商讨何事?”轩辕玥手执茶盎,悠然的吹了一口茶,轻氲的雾气如一道帘幕遮着他美奂俊伦的面容,眼眸迷离深邃起来。

诸葛瀛看他如此神秘的动静,不由得稍微感了一些兴趣,静等着他的话。轩辕玥品了两口茶,放下手中的茶盎,轻轻的开口:“本宫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花家的小姐。”诸葛瀛没想到轩辕玥提到的竟然是这件事,一想到自已先前求娶花疏雪未成,今儿个晚上,还出了这种事,使得他折损了数名的手下,这笔帐他是绝对要和花疏雪清算的,虽然先前在花家他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已早有谋算,不会轻易罢手的。“无聊,难道你不睡觉邀了本宫前来这里,便是和你说花家的事情的。

”诸葛瀛恼了,面容陡的深沉下去,一片寒霜,整个人也急急的站了起来。轩辕玥并不着急,轻悠的抬手,示意他坐下:“诸葛兄何必急呢,本宫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与这花家小姐有关,你稍安勿燥,等听完了本宫的建议,你再说话也不迟。”诸葛瀛听他如此说,便又气恨恨的坐了下来静候着,他倒要看看他提的什么建议。“这是本宫筹备了多年的一件事情,本来没打算和你夏国合作,但现在本宫想让诸葛兄卖一个人情,所以便把此事拿来和夏国合作,诸葛兄不防掂量掂量,是否能接受?”“你想让我放过花疏雪。

”诸葛瀛身为夏国太子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极端的聪明,轩辕玥的话未说完,他便猜出他所要的人情是什么?浓黑的剑眉挑高,阴沉的开口:“不知道什么样的合作,可以卖如此大的一个人情?”轩辕玥慵懒随意的笑起来,房间里立刻拢了一层光华。他这样不经意的雍雍光华,有时候连同为男子的诸葛瀛都嫉恨。轩辕玥暗磁微酥的声音响了起来:“此次本宫来阑国,是因为有事要做。”“这是肯定的。”不用他说,诸葛瀛也知道他定然是有事做才跑来阑国的,要不然以他的个性,根本不可能跑到阑国来参加这什么无聊的七国联谊赛,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行了。

“本宫此行的目的是要催毁阑国内部的力量,从尔瓦解阑国。”诸葛瀛不说话了,此刻他刚毅的面容上,拢上了严峻,没想到轩辕玥与他所想的倒是一致,他也是想先动阑国,瓦解阑国的内部力量,现在他把此事拿出来说,就是说他有办法瓦解阑国内部的力量了,只要阑国乱了,他们就可以先灭掉阑国,至于别的四个国家,他们并不放在眼里,如若能灭掉阑国,那么就是平分天下的局面,到时候他和轩辕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你打算如何做?”“钱色乱国。

”轩辕玥简单的四个字,道出了他此行的目的,虽然他现在在这里未动,其实下面的计划已经在进行着了,他如此高调的出现,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吸引住阑国人的幌子,阑国的人一直纠结着他为何来阑国,却不知道有些事已经在进行了。“本宫用三年的时间,培养了近千名的美人,还拨了大量的钱财,现在这些人通通的滚进了阑国内部,相信很快阑国人的意志便会瓦解,到时候便是你和我的天下了。”轩辕玥随意的说着自已的计划,就好像谈论天气一般轻松。

诸葛瀛却听得一身的冷汗,就是他也一直盯着轩辕玥这个人,谁知道他的高调出现,竟然只是一个幌子,阑国遇到他也算是一劫了,只是现在他把这件事拿来与他分享是何意?难道真的就为了讨花疏雪这样一个人情。诸葛瀛紧蹙着眉盯着轩辕玥:“你现在打算如何和我合作。”“现在你夏国可以参与进来,我们两家合作,吃掉阑国早晚的事,这样的事诸葛兄不会不想干吧。”诸葛瀛自然想干,何况云国动阑国,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到时候分也要分一杯羹,哪有让云国独大的事情。

不过这么大的事情,轩辕玥完全可以不说出来,现在他说出来,夏国知道了,必然要参与进来,可是这样一件重之又重的事情,与花疏雪这样一个女人比起来,不知道重了多少倍,轩辕玥为何要如此做,诸葛瀛实在想不透。最后忍不住开口:“这件事你可以独自进行,为何非要拿出来与我夏国合作,真的就为了让本宫放了那花疏雪一马,她值得你这样做吗?”诸葛瀛虽然先前求娶花疏雪为夏国太子侧妃,其实一来是因为轩辕玥一直紧盯着此人,所以他想试探看看轩辕玥的动作,二来,他确实也对花疏雪有些兴趣,但若是和国之重事比起来,花疏雪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现在他完全无法理解云国太子轩辕玥的目的。

“本宫和诸葛兄不一样,诸葛兄的太子府里美人多如过江之卿,对女人没有过多的要求,但是本宫却是难得的遇到一个感兴趣的女子,为了她做些牺牲也是甘愿的,不知道诸葛兄可愿卖本宫一个颜面?”“这样吗?”诸葛瀛挑高眉冷睨着轩辕玥,心里一时还真不能肯定,轩辕玥做事向来无头绪可寻,不过他对花疏雪感兴趣这事倒是不假。不过对于他拿这么大的事情来换一个女人的事,他还是不敢苟同,不管他还有什么目的,但是灭掉阑国的计划,他们夏国是不会落后的。

“好,本宫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与那花疏雪计较。”“好,爽快,”轩辕玥满意的笑,润泽的唇瓣,光泽潋潋,诸葛瀛忍不住在心头冷哼一声,妖孽。轩辕玥的愉悦的声音响起来:“来人,送夏国太子回去。”“是,太子殿下。”门外杜惊鸿走进来,恭敬的请了诸葛瀛离开,等到诸葛瀛走了,杜惊鸿走了进来,先前他一直守在门外,自然听到了太子把计划拿来和夏国合作的事情,不由得心惊,这事他们可是计划了两三年的,现在白白的送了给夏国,难道真的只为了得夏国太子一个人情不成,就算太子喜欢花家的小姐,他们云国也有能力保护花小姐,还怕夏国不成。

“太子,为何把那件事拿出来和夏国一起做?”轩辕玥自然知道杜惊鸿的不满,懒懒的笑起来:“本宫此行阑国,发现阑国还是很有实力的,单凭我们先前做的努力根本不够,而且接下来要损耗不少的人力财力,若是我们悄悄进行,一来容易让阑国的人发现,再加上夏国的人一直盯着。若是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他定然会与阑国联手,那么我们事先所做的计划可就全都折损了,而且就算我们最后成功了,灭阑国之时,夏国会坐视不动吗,到时候他们是一分钱都没动还可以分得一杯羹,那么吃亏的便是我们云国,所以现在把这事拿出来做,一来可以得诸葛瀛的一个人情,二来也是借此事顺理成章的让他参与罢了。

”“太子不是为了花家的小姐?”杜惊鸿小声的问一句,轩辕玥微眯眼望他,唬得他一句话也不敢说了。“诸葛瀛答应本宫不为难花疏雪,暂时应该没人找再找她的麻烦,让宁程回来吧。”“是,太子殿下。”四周寂静无声,轩辕玥靠到一侧的榻上去闭目养神,此时,窗外青白的光芒透过细纱格子窗折射进来,融融的拢着他,安逸清然。七国联谊赛结束后,六国的使臣纷纷向阑国的皇帝百里臻辞行,回国去了,最后只剩下夏国和云国的使臣没有动静。花疏雪现在成了樊城内家喻户晓的人物了,说什么的都有,较之于先前她阑国丑女身份,现在大家注意更多的是这位花家的小姐,为何成了如此厉害的人物了,几乎是一夕之间闻名整个攀城了,话题说到最后这位花家的小姐成了文能安邦定国,武能平定天下的奇女子,更夸张的是人人说到她的青色胎痣时,都带着一种敬仰,那是什么青色胎痣啊,那是一种青色的莲花,神的召示,说明她是神恩宠的人,所以才会如此的与众不同,在她的眼睛上赐与一朵青色的莲花。

这些传闻经由红栾和青栾的口中,传到花疏雪耳边的时候,她差点笑喷了。这些人太夸张了吧,只不过是一只青色胎痣,还是她画上去的,现在竟然成了神的恩宠,还成了什么青色的莲花,她怎么看不出来啊,彼此,她拿了一只铜镜对镜自揽,想看看自已画上去的黑色胎痣是否有莲的形状,不过看来看去,铜镜中一片模糊,实在找不到半丝莲花的感觉,反而是里面模糊不清的面容,让她觉得自已的脸都快成了一块大饼。这一日花家迎来一个稀客,之所以称之为稀客,是因为实在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了,所以称之为稀客。

这位稀客便是阑国肃王百里冰,现在七国联谊赛结束了,六国中的人已经有四国使臣离开了,除了夏国和云国的人,所以肃王里冰的事情相对少得多了,得了空闲,他便领着手下前来花府探望花疏雪。午后,阳光荼绯,花疏雪正在躺椅中晒太阳做面膜,她发现最近的皮肤不太好,不知道是操劳得太多了,还是想得太多了,所以午膳后没什么事,她便自制了一张面膜保护保护皮肤。管家福海过来禀报的时候,便看到自家的小姐顶着一张白白的吓人的东西在晒太阳,不由得吓了一跳。

“小姐,肃王百里冰前来探望小姐。”花疏雪陡的一睁眼,白面素颜,幽幽黑瞳,唬得福海等心跳都少了半拍,差点没吓死过去,赶紧的垂首望地面,然后无比忧怨的想着,小姐啊,人吓人也是能吓死人的,当然这些他们只能在心中碎碎念,不敢表现出半分的意思来。花疏雪睁着一双灵活的大眼睛,转来转去十分的恼怒,因为怕自已的动作过大而影响了脸上的面膜,所以生生的忍着,使得表情越发的僵硬,不过讥讽的话还是说出来了。“这肃王爷的探望,我可担当不起,去和肃王爷说,就说我消受不起他的探望,他这样的大人物我怕折损了我的寿。

”说完便又躺回躲椅去了,身侧的福海苦着脸望着花疏雪,难道就这样?虽然大小姐说这话轻描淡写的,可是他光用想便知道待会儿肃王爷的脸色会如何的难看了,所以福海的腿开始打颤了。花疏雪见福海没动静,掉头望过来,一脸奇怪的开口:“难道是我说得不清楚,还需要我再说一遍?”福海哪里还敢让她再学一遍啊,头皮发麻的赶紧摇头:“小的知道了,小的这就去回肃王爷。”说着领着人退出了暖雪阁。阳光下,花疏雪的心情已是极端的不好了,再没有什么心情敷脸了,想着狠狠的起身,自去清洗面容了。

等她盥洗完毕,在房内整理妆容的时候,便听到门外响起了冷冽的说话声,隐约可闻。“花疏雪,你给本王出来。”肃王百里冰一怒闯进了花家的暖雪阁中,此时正立在院中,怒气冲冲的发脾气。房内,红栾和青栾脸色一沉,望着花疏雪轻声开口:“好没脸皮的男人,竟然闯了进来。”花疏雪低头检查一下脸上的黑色胎痣,阴森的一笑,陡地起身往门外走去,她倒要看看这肃王百里冰是什么意思,堂堂王爷私闯别人的府邸,难道百里家的人专好此行径不成。花疏雪一掀帘子,人未出去,清冽的声音先响了起来。

“哟,这是谁招惹堂堂的肃王爷了,竟惹得肃王爷如此的大动肝火?”话落,纤细的身子走了出去,今日的花疏雪穿一袭明艳色彩的罗裙,裙摆之上绣了几朵牡丹,随着她行走间,款款生辉,头上墨黑的发松挎的的挽成逶迤髻,插着一枝白玉流苏钗,那白色的流苏,映衬得墨发如乌云,发簪好似点点流莹,周身上下不同于以往的素雅,竟透出一种侬丽的华贵来,炫目而夺人。院子里立着的肃王百里冰,一瞬间竟有些怔忡,好半天反应不过来,这个举手投足华贵逼人的女子竟是他不要的妻吗?忽尔想到这女人今日和以往的种种不同,原来她以往在肃王府都是一种隐忍,其实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留在肃王府,尤其是最近以来的动作,都是因为她想出肃王府,而她也轻松的达成了她的心愿,拿到了和离书,成功的离开了肃王府。

一想到这些,百里冰的脸色陡的黑沉下去,胸中一点怒火慢慢的升腾,最后变成了燎原的火焰,沉沉的望着花疏雪。“原来一直以来你都在骗我。”“骗你,”花疏雪先是有此反应不过来,后来明白百里冰所谓的骗从何来,不由得好笑起来,若非他当日洞房花烛夜的嫌弃而去,就没有她今日的存在,所以骗从何处来,若是真追根究底,也只能说他肃王百里冰自视太高,寻常人入不了他的眼罢了。“肃王爷真会说笑话,我花疏雪可不喜欢骗人。”“若没有骗我,为何今日的你与从前在肃王府的你不是一般模样,今日的你怕才是真正的你吧,你为了骗得本王的和离书,所以一直以来装疯卖傻,欺瞒本王。

”百里冰一字一顿的说着,心中刺痛,不知道为何,看到如今光芒四射的她,他便觉得心中十分的痛,被欺瞒的难堪,被嫌戾的不甘,还有最近一段时间来自已所承受的种种,全都涌上了心头,他只觉得血气往上涌,整个人都昏昏欲坠。花疏雪先是有些错愕,因为她实在没想到百里冰竟然会如此理所当然的责问她,而且他责问她的语气,就像一个夫君责问犯了错的妻子一般,他凭什么,他配吗?一瞬间的错愕过后,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先是浅笑,然后是大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因为她觉得这实在太好笑了。

百里冰逼死了真正的花疏雪,现在竟然有脸来责问她,这难道不是一个笑话吗?想着狠狠的收住笑声,阴沉的望向了百里冰。“肃王爷今儿个跑到花府来,难道就是为了责问疏雪不成,现在再来算谁欺瞒谁还有意义吗?反正你认定了我欺瞒你,那么就是我欺瞒你好了,对,没错,我从来没想过嫁给你百里冰,所以才会想法设法的出肃王府,而现在我们已经真正的和离了,所以花疏雪自认肃王爷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跑到花家来指责我。”阳光下,花疏雪长眉舒展,瞳眸深邃,周身的栩栩光辉。

百里冰听着她傲然冷漠的话,一颗心下坠下坠,一直以来他以为只有他才有资格嫌厌别人,原来他才是被嫌厌的那一个,心中的不甘不断的扩大,怒意不断的上升,他的刺痛,他的愤怒,最后化成强大的嗜血之气,陡的朝身后的手下喝道。“来人,把花疏雪这个刁妇给本王拿了,你用计骗得的和离书,以为可行吗?今日本王宣布,和离书作废,你到死也是本王的王妃。”他说出这句话时,心头忽地涌起了几许不熟悉的波动,竟然从未有过的轻松。身后的肃王府手下一得令,几人同时的跃了过来,团团的围住了花疏雪。

眼前的状况急剧而下,突然转变,很多人猝不及防,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待到反应过来,红栾和青栾二婢的脸色变了,两人挡在了花疏雪的前面,沉声开口。“肃王爷,你别欺人太甚,现在我家主子和你肃王爷可没有半点干系,你难道想强行掳人不成?”“强行掳人。”百里冰英挺的面容之上笼上了阴骜,沉沉的开口:“笑话,本王这是捉拿本王的妻回肃王府行家法,她胆大妄为至此,竟然用计欺瞒本王而离开肃王府,本王捉拿她回府有何不对。”百里冰话落,花疏雪唇角一勾,不客气的讥讽:“肃王爷,这里何人是你的妻,何来的家法可行,莫非你想仗势欺人,就算花家不如肃王府权大,但要想带走我花疏雪,凭你百里冰还不够资格。

”花疏雪神情狂傲,周身上下的肆狂,冷睨着肃王百里冰,百里冰身上男子的血性被激了起来,陡的仰天狂妄的一笑,面容竟拢上了耀眼的光华,嗜血的开口。“本王对调教贤妻很有耐心,今日本王倒要看看何人阻止得了本王。”他一声落地,立刻命令王府的手下:“把王妃拿下,带回肃王府去。”肃王府的侍卫一声应,几个人身形一展便齐齐的直扑花疏雪而去,花疏雪身形一退,陡的退到长廊内里,身后的红栾和青栾早就变了脸色,欺身而上,直扑向肃王府的侍卫,一帮人便在暖雪阁的门前的空院里打了起来。

肃王百里冰冷睨着那打在一起的人,并不理会,高大欣长的身姿陡的一跃朝花疏雪袭来,花疏雪岂能让他把自个带回去,而且此刻的她只觉得肃王百里冰疯了,明明写下了和离书,现在竟然还一口一声妻,一口一声家法,这男人难道不是疯了吗?她素手一伸,龙魂便摸到了手上,狠辣不客气的直往百里冰的身上攻去,今儿个她倒要与这肃王爷好好的打一场,看看他是如何的调教她的,当真是可笑至极。不过花疏雪的龙魂并没有挨到百里冰的身上,便听到不远处有清透冷冽的声音破空而来:“花疏雪让开。

”花疏雪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只见一道银芒破空,快如星矢般的闪了过来,直迎向百里冰手中的宝剑,刺耳的碰撞声,火花四射之后,只见百里冰手执宝剑,身子陡的往后退,竟从长廊之中被迫退了下去,落到了石阶之下,待到人站定,只觉得虎口隐隐发麻,手腕更是一瞬间的麻木,不由得脸色阴骜,飞快的抬头望过去,想看看是何人竟然胆敢出手对付他。只见暖雪阁的小院门前,走进来几个面无表情的人,为首的人一身白衣,墨发用锦带束起,一张美如冠玉的面容之上,笼罩着阴沉的凌寒之气,而他修长如玉的手上,此时握着的正是他的兵器锁魂索,这正是先前击退他的兵器。

百里冰的脸色陡的一沉,阴森森的开口:“元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来的人竟然是宫中锦衣司的人,为首清透如雅竹的男子正是元湛,元湛美若冠玉的面容之上,闪过一丝戾气,沉声开口:“肃王爷这是何意,竟然跑到花家来对付一个女子,这不该是一个王爷的行为吧。”他话中隐有冷讽,百里冰如何听不出来,脸色越发的难看,虽然先前他有意巴结元湛,因为他乃是父皇身边的红人,若是拉拢过来,对他是有好处的,但是这元湛的心性他多少也摸透了一些,并不为任何人所动,而且他和太子百里潭走得有些近了,所以根本不可能为他所用,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再怎么样也只是小小的统领大人,而他乃是皇室的王爷,所以岂能让一个手下坏了他的事,想着,脸色一沉,阴森的开口。

“元大人最好搞清楚再出手,这是本王的家事,本王正要拿了这胆敢欺瞒本王的逆妻回王府行家法,元大人身为锦衣司的统领,难道连肃王府的家事也管?”百里冰一字一顿的说完,元湛还没有开口,花疏雪倒忍不住抢先一步的开口了。“百里冰,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声逆妻,一口一声的家法,我都要吐了,这樊城内人人都知道我与你和离了,你现在这样说有意思吗?难不成你百里冰自已亲手写下的和离书,竟是一个屁,你好歹也是阑国的肃王,怎能如此的言而无信呢,你让天下人如何的想你呢?”花疏雪一番言词使得百里冰胸中血气荡漾,差点没有气死过去,不过他只觉得今日若不把花疏雪带回肃王府去,以后她就再也不可能与他有干系了,一想到了这个,不知道为何,他就不甘,心痛,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的矛盾,但是他阻止不了自已的行为。

今日他既然如此做了,就不会理会别人的说法,何况当初写下和离书也是被花疏雪用了计的,这和离书自然是作不得数的,所以他不认为自已这样做有什么错,不过花疏雪的话,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心中刺痛。“你就如此的憎恨本王,你跟本王回肃王府,从此后本王会好好对你的。”最后百里冰语气柔和下来,望着花疏雪,认真的保证着。现在他看她,周身的神彩栩栩,脸上的青胎一点都不让他感觉到难过,反而是很自然的接受她,所以他相信,自已以后一定可以对她好的。

“打住,谢肃王爷如此抬爱了,回去吧,我对肃王妃之位没有似毫的兴趣,当然对肃王爷你也没有似毫的兴趣。”长廊之上,花疏雪伸出手轻揉脑门,她觉得和这男人说话有点累,从前这家伙至少有些傲气,现在怎么就变得如此的死皮赖脸的了,难道是最近受的刺激太多了,所以他脑子不好了,和脑子不好的人讲话,是很费脑力的,所以她用不着再和他拐弯抹脚的。百里冰没想到花疏雪软硬不吃,这在他人生的路上,还是很少遇到过的,从前只要他稍微的对女人用点心思,说说软话,哪一个不是前扑后继的奔到他的身边来,没想到这花疏雪竟然软硬不吃,完全不吃他这一套,但这绝对不会让他收回带她回肃王府的决心。

想到这,百里冰望向了元湛,再次开口:“本王的家事希望元大人你不要插手。”元湛慢慢的从小院门口走了过来,悠然的开口:“肃王的家事,本将自然不会插手,不过现在本将找的是花家的小姐,不是肃王你的家人,不过本将实在好奇,樊城内人人都知道你肃王讨厌肃王妃,成亲一年未高看自已的王妃一眼,更是在一年后写下了和离书,按照道理你肃王必然是极讨厌肃王妃的,为何今日却又一反常态呢?”元湛说完,清隽的面容之上,双瞳如炬,紧盯着百里冰。

百里冰一怔,眼神陡冷,他自然听出了元湛对他的不屑还有种种的鄙夷,但是他已懒得理会他了,现在只想带走花疏雪。“这是本王和王妃的事,请元大人不要掺合。”“本将不掺合,本将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请花家小姐进宫的,不知道肃王爷是否还要阻止?”元湛双臂环胸望向百里冰,清透的眼瞳中,拢了日头的光芒,满满的荼绯,唇齿间隐有冷笑,他倒要看看肃王百里冰如何阻止这件事,皇上的圣旨,要见花府的小姐,这里又何来的一个肃王妃,想着再次重重的补了一句:“皇上的旨意是请花家的小姐进宫,肃王爷可知此话的意思?这里何来的肃王的王妃。

”百里冰脸色噌的一下白了,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随之沉声问一句:“父皇要见她做什么。”“花家小姐日前打败了云国的慕容岚,皇上的旨意,花小姐乃是阑国的功臣,所以接她进宫好赏赐她一些东西。”元湛说完,理也不理身后的百里冰,清雍的开口:“花小姐,皇上有旨,请花小姐进宫一见。”花疏雪挑了挑眉,说实在的,她对进宫也没有多大的兴趣,虽然元湛说了百里臻接她进宫,是为了给她赏赐,不过对于百里家的男人,她没有一个好感的,所以连带的心中厌烦,不过皇上的旨,她自然不好抗旨不遵,先进宫再说吧,想着点头。

“好,劳元大人稍候一会儿。”花疏雪朝元湛点了一下头,然后面无表情的吩咐下去:“红栾,送肃王爷出去。”“是,主子。”红栾看着百里冰的脸色,此时红白交错,忽地觉得很解气,走到他的身边,笑着开口:“肃王爷请。”肃王百里冰眉头紧蹙,瞳眸戾沉,唇角紧抿,大手下意识的紧握在一起,望着那长廊之上看也不看他的花疏雪,心中不但有刺痛,还有愤怒,不过此时却无计可施,只得转身离去,不过那紧握的大掌上,青筋暴突,可见他的怒火有多大。

红栾请了他们几个出去,一行人还没有出小院门,便听到里面花疏雪不轻不重,刚刚好够人听到的话响起来。“以后,若是再有什么阿猫阿狗的闯进来,给我打出去。”“是,主子,”青栾应声,极力的忍住笑意。这一次不但是红栾和青栾,就是元湛,也难得的唇角微微的抽了抽,这女人真是会刺激人,那肃王爷只怕要气疯了。花疏雪进屋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戴了面纱走出来,随着元湛等人一起进宫去见皇上。宫中的马车,花疏雪和元湛各坐一边,彼此探究着。马车里充斥着一种淡淡的茶香之味,十分的好闻,花疏雪微睑眼目,眼波潋滟,对面的元湛不由得心神一荡,不敢再看花疏雪,垂首望着另外一侧,不过神色间已染了一些不自在。

花疏雪看在眼里,心中明了,这元湛从小拜普光寺的慧远大师为师,从小便住在佛家之地,六根清明,所以很少与女子亲近,因为先前自已诱惑他了,所以现在他面对她时,似乎总有些不自在,想到这,花疏雪的玩心顿起,眨了眨眼睛,身子趋前一些,两个人挨得很近了,她娇柔的询问。“元大人,你说皇上召我进宫想赏赐我什么呢?”元湛听到这声音近在耳衅,而且他的鼻间再次的充斥着那若有似无好闻的味道,不由得一惊抬头,便看到一张放大的脸离自已不到一尺,一双灵动深邃的眼眸,堪似日月星辰,辉光璨灿,令人的心脏下意识的一跳,好快的速度,好陌生的感觉,微微的错愕之后,蓦然的想起什么,赶紧的往后一靠,远离了花疏雪一些。

此刻两人的姿势看上去便是一个狼姐姐欺负纯情小弟的画面,格外的搞笑。元湛冷玉似的肌肤上,微微的染上了胭脂的红,眼神更是一扫之前的清明,带了些许的波动,花疏雪不知道自已给别人造成的波动,还兀自卖萌的眨着双眼。“元大人,你说皇上会赏我什么呢?”元湛的心跳更快了,马车内一片旋旎风光,不过好在这男子只窘了一会儿的功夫,便清醒了过来,这花疏雪是在逗他,不由得咳嗽了一声,然后伸出修长的大手把花疏雪推离了一些位置,才恢复了神情,淡定的开口。

“此次七国联谊赛,虽然你未参赛,但是却打败了云国的慕容岚,为我们阑国争了光,皇上听说了此事,十分的高兴,所以召你进宫,想赏赐东西给你。”“赏东西给我?”百里臻会如此的好心吗?还记得前一阵子他召她进宫时,还不乐意她嫁给庆王百里泽为侧妃呢,现在便又想赏赐她东西了,哼,她会相信他才怪,不知道又想搞什么名堂,花疏雪冷冷的想着,不再说话。一侧的元湛,经历过先前花疏雪的捉弄,此时清醒过来,一双清透的眼眸,凝视着花疏雪的时候,忽地便深邃幽暗起来,心中也染上了心烦意乱,这是很少有的行为。

他身为慧远大师的弟子,六根一向清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影响不了他,但现在有一件事深深的影响到了他。他已经查到了师傅送来的密信中所指的凤主便是花疏雪,没想到花疏雪竟然是灵雀台的人,难怪她的行事准则与常人不一样。可是身为灵雀台的主子,她注定了要卷入天下纷争之中,而他不希望她卷进去,但是又不能不把自已所查得的结果禀报给惠帝。不过他禀报上去的是四个人,一人乃是阑国大将上官暮的女儿上官如梦,一人是礼部尚书的女儿,还有一人是京兆府尹的女儿,这四人的生辰八字都和师傅所列的生辰八字是一样的,不过惠帝经过推算,最后确信花疏雪乃是凤主的人选,所以才会命他接她进宫。

马车内,安静无声,花疏雪静默了一会儿,感觉元湛一直盯着她,不由得奇怪的开口:“怎么了?”元湛似乎有心事,是什么呢?和惠帝百里臻召她进宫有关吗?不过元湛听她问,神色并没有变,只是淡然的笑了起来。他一笑,当真是惊艳无比,那微弯的眼眸,像醺熟了的桃花一般,狭长的长睫好似轻罗小扇,还有那上扬的唇角,无一处不是风华,无一处不是动人,连声音也清润得如水一般。“你以后若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只要我能帮忙的,定然帮你。”他声音轻轻,如酒醇一般清甜,充斥在整个马车之内。

花疏雪微愣,她实在想不透,元湛这样一个与世无争,六根清明的人,为何会一再的帮助她。“为何经常帮我。”“我当你是朋友。”元湛说完不再看花疏雪,闭上眼睛,长睫覆盖着清透明艳的眼睛,投射下一小片的阴影,竟难得的染上了一抹深沉……。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