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72章 光 芒

轩辕霓裳一言落,身形一跃,便跃下了高台,而此时高台之上,夏国公主诸葛桐的对面已笑意盈盈的立了一人,此人一出现,场上顿时引起不小的骚动,只因这高台之上出现的女子,长得实在是太美了,身材高桃,五官艳丽,一袭紫色的锦裙,逶迤拖地,举手投足华贵大气,真是不可多得的一个美人儿。夏国公主诸葛桐冷冽的瞳眸一暗,指着对面的女子沉声开口。“你是何人?”“在下云国慕容将军府的慕容岚。”“慕容岚?”传闻中云国皇后眼中的准太子妃,云国大将慕容将军的女儿,不但长得艳丽无双,而且武功更是十分的厉害,最重要的是她深得云国皇后的喜爱,从小便把她养在身边,当成准媳妇养大的。

这样一个传奇式的人物竟然出现了,好,真是太好了,诸葛桐唇角擒着冷笑,抱拳沉声。“慕容小姐这样贸然现身算什么,替打吗?”诸葛桐相当的不屑,若真是那样的话,她根本不可能和她打的,因为眼看着头冠便是她的了,她何苦再惹不必要的麻烦。不过诸葛桐的话音一落,对面的慕容岚温柔的一笑:“夏国公主想多了,在下乃是参赛的选手,现在正式和夏国公主对战。”慕容岚一言落,长长的水袖扬起,一缕香风过后,她抛出一张贴子,正是参赛的选手证,不但如此,她朝台下沉稳的开口:“雅青何在?”一名身着青衫的女子陡的跃上了高台,手中奉着数十朵的红花,恭敬的开口。

“小姐,请。”慕容岚没有望自个的婢女,迎风而立,笑意盈盈的开口,那声音如酒般轻酥,令人周身的舒畅:“夏国公主,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诸葛桐冷冽的面容上闪过幽芒,随之沉沉的开口:“果然名不虚传,慕容小姐请。”“夏国公主请。”慕容岚气质皎皎,轻轻的一个动作,在她做来便优雅撩人,吸引得人移不开视线。此时赛场上所有人都盯着场上的动静,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慕容岚是何人,场上很多人心中都是有数的,大家一起朝上首的云国太子望去,只见云国太子一脸的慵懒,并没有因为慕容岚的出现,便有所变容,相反的这慕容岚的出现,就好像跟他没关系似的。

赛场下面的花疏雪看着高台上出现的女子,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这女人当得了云国太子妃,和轩辕玥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想着抬首望向评委之上的云国太子轩辕玥,正好轩辕玥一双深邃的眼眸望过来,花疏雪朝他点了一下头,神色间便有几分得意。你老婆追来了,以后你还是安份守已些,最好离得我远一些,一想到这个,心里无端的变好了。那轩辕玥看她的神情,心中无端不悦起来,唇角紧抿。这女人真是无语,想得太天真了吧,然后看也不看花疏雪。赛场之上,慕容岚已经和夏国的公主诸葛桐打了起来,这一战比起先前轩辕霓裳的一战,更要激烈得多。

慕容岚的兵器竟然是手上的七彩镯子,那镯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十分的有灵性,随主意念而动,紧迫的攻向夏国公主诸葛桐,诸葛桐的兵器乃是宝剑,那宝剑碰上那镯子,明显的不堪一击,所以诸葛桐和慕容岚打起来很吃力,明显的不占优势,很快,夏国公主诸葛桐落败了,被慕容岚的七彩镯子给击下了高台。最后高台上胜出的竟成了云国的慕容岚。阑国主持大局的礼部尚书赶紧的奔上高台,站在高台正中,朝着台下大声的宣布。“云国胜出。”女子第二轮云国的慕容岚胜出。

慕容岚朝着赛场所有人微笑,高雅动人的美目流转如上弦月,只看得赛场内多少的男人热血沸腾,掌声一下子响了起来,经久不息。不高傲不盛气凌人,优雅有礼,这是花疏雪对此女的评价。高台上,慕容岚身形一纵,如彩蝶似的从台上纵落到台下,望向轩辕霓裳,笑意盈盈的像一个长姐般开口:“公主。”轩辕霓裳早伸出手拉了她的手,让她坐到自个的身边,两个人说起话来。一会儿的功夫,花疏雪便感受到有人望了过来,抬眸望去,便看到那轩辕霓裳正指着自已给慕容岚,然后便见到那女人优雅的朝她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别的不好的举动。

花疏雪不禁有些愕然,自已不会无形中再树一个情敌吧,这云国太子轩辕玥和她可什么事都没有,这一个个的都盯着她干什么。想着心情无端的郁闷起来,真是吃不到羊肉惹了一身骚,她真不知道是招谁惹谁了,好像整个樊城的女子都把她当成了假想敌,试问她究竟是招惹谁了,又勾引谁了。高台上,开始了男子组的第二轮对打,不过花疏雪的心情却十分的不好,所以接下来的第二轮男子对打,她基本没怎么看。红栾见她神色不太好,忙关心的开口。“主子,怎么了?”花疏雪摇了摇头,依旧没精打彩的,她最怕的是这最后胜出的慕容岚,然后挑战的人是她,那她岂不是无辜,她虽然不惧慕容岚,但是何苦莫名其妙的为了一个男人,而与别人对打。

评委席上,自从慕容岚出现后,也热闹了几分,阑国太子百里潭和夏国太子等人对于慕容岚皆一致好评,一人一句的调侃轩辕玥。夏国太子诸葛瀛兴致极好的开口:“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是啊,此等仪容才貌皆属上乘的女子实在太难得了,云国太子艳福不浅啊。”轩辕玥唇角擒着笑,眼里却深不可测的幽芒,随意的望向夏国太子和阑国太子。“难道是阁下对我们云国慕容将军府的小姐有兴趣了,若是真有兴趣,倒可以和本宫说说,本宫可以做主让她嫁到阑国或者夏国,这样也好让两国联姻,永保和平。

”轩辕玥话落,夏国太子诸葛瀛的脸便黑了,这男人还是男人吗?自个的女人竟然还想让给别人,他们真为这慕容岚小姐不值,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了。“古语云,朋友妻不可欺,云国太子不惧世俗眼光,我们这些做朋友的还是很注重世俗之礼的。”夏国太子诸葛瀛没好气的反驳。阑国太子百里潭不再说话,不过眼里越来越浓烈的光芒,。这下是更有趣了,慕容岚既然出现了,必然是奉了云国皇后之命来的,那么对于轩辕玥恐怕就不惧,她此次出现在阑国的大会上,后面定然还会有后招。

此次的联谊赛,真有意思啊,百里潭唇角挂着狐狸般的笑意。接下来的男子组对打,很快便结束了,胜出的乃是僖国的一个皇子,不过男子组的选手是因为很多人不想参加,若是想参赛,恐怕也轮不到僖国的这位皇子打赢,对于云国太子夏国太子这些人,根本就不屑参加这样的赛事,所以男子组的参赛选手,都是各国随意的想参赛的人,并不代表真正的实力。不过好在第二轮总算结束了,女子组云国的慕容岚胜出,男子组僖国的乔剑胜出。最后是第三轮的比赛,挑战,胜出的选手上台,可以接受各种的挑战,能够打败所有人的便是本次联谊赛的头冠,赛场上可达成任何一个心愿。

很多参赛的选手,都是冲着这份心愿来的。高台上,慕容岚迎风而立,一派的悠然,通身的气派华贵非凡,风华艳艳,抱拳望向台下的很多女子。“不知道是否有姐妹们想上台挑战慕容岚,请各位姐妹们手下留情。”此言一出,立刻为她赢来了无数的笑声,还有善意的理解,慕容岚先前的武功台下可是看得很清楚的,她的身手确实十分的了得。那些有心上台挑战的人,心有余力而劲不足,所以最后谁也不敢出去挑战慕容岚,连夏国公主诸葛桐都不是她的对手,还有何人是她的对手,尤其是她手上的那只镯子,十分的厉害,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兵器。

所以女子组的挑战一项,竟然没人上台挑战慕容岚,最后慕容岚顺利的当选了此次联谊赛的头冠。阑国的礼部尚书立刻上前祝贺,并当着赛场内所有的人面前,询问慕容岚。“想必慕容小姐知道本次联谊赛有一个出人意料的奖品,那就是不管慕容小姐有什么样的心愿,都可以当面说出来,只要慕容小姐说出来,那么不管是什么事都没人可以拒绝。”阑国兵部尚书的话一落,赛场上一片雅雀无声,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听台上的慕容岚会提什么样出人意料的要求。这也是联谊赛最**的部分了,因为这可是得来不易的机会啊,不管是什么都没人可以阻止。

很多人开始猜测,这慕容岚会不会当场让云国太子娶她,如果她真的如此要求了,那么云国太子就没有理由拒绝,哪怕他再不愿意,也必须要娶慕容岚为妻。底下所有人屏息竖耳朵的听着,台上慕容岚却并不着急,而是优雅的开起了玩笑。“这是真的吗?不管我提什么要求,都可以达成心愿吗?”“是的,慕容小姐,请说你的心愿。”慕容岚抬眸扫视了赛场一圈,最后视线落到了云国公主轩辕霓裳的身上,慢慢的视线抬起,一直往上往上。花疏雪的头皮有些发麻,她觉得自已的预感太他妈的准确了,这慕容岚不会当场挑战她吧,心中正想着,便听到一道悦耳如天簌的声音软绵绵的响了起来。

“我想挑战阑国兵部尚书府的小姐花疏雪,请她出台一战。”此言一落,现场哗的一声大噪了起来,所有人都激动的站起了身子,当然其中很多人是看好戏,终于对上了,终于对上了,这云国太子最近又是给花疏雪送礼,又是去看望她的,这慕容小姐看来是发怒了,所以才会把这样好的机会用来挑战花疏雪。评委台里,轩辕玥的脸上慢慢的拢上了冷霜,眼神更是阴骜无比,周身撒旦般无情的冷酷。偏偏夏国太子诸葛瀛还不死心的开口:“看吧,你女人生气了,所以花疏雪要倒霉了,你想想待会儿是安抚自已家中的这个娇妻,还是来个英雄救美。

”轩辕玥抬眸沉沉的瞪了诸葛瀛一眼,便站了起来,准备往比赛场上走去。不过他并没有走成,便被阑国太子百里潭伸出手阻止了,并拉了他坐下来,冷冷的警告。“你想做什么,想破坏大赛的规则吗?别忘了这联谊赛的规矩是很早便定下来的,何况你肯定花疏雪就败了,这么长久以来,你看到她吃了亏吗?”正因为这女人从来没吃过亏,不管多么恶劣的环境,最后都能被她化险为夷,所以他才会一再的注意她。轩辕玥不再说话,不过神色并没有舒展,十分的阴骜,因为慕容岚挑战花疏雪,正是受了他的连累,若不是因为他,慕容岚好好的挑战花疏雪干什么,这令他十分的不快。

高台上,那礼部尚书正朝台下大叫。“请问哪位是花家的花疏雪小姐,请问哪位是花小姐,麻烦站起来一下。”众人视线刷的一下往花疏雪的身上落,其中不少人是得意,幸灾乐祸,想到最近这女人的得意,心中便不自在,明明是个被休的女人,偏偏可以活得如此的招摇,怎不令人憎恨。现在慕容小姐挑战她,很好,一定要把她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叫娘,看她以后还如何的嚣张。花疏雪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慢慢的起身,此时的她倒是坦然了。既然逃不掉,便坦然接受,这一向是她为人的原则,想着,身形一纵,便往高台之上跃去。

身如轻鸟,灵盈动人,身形一展,便露出其身手不错的底子。此时,所有人都望向高台之上,不知道这二女对战,究竟是何人更胜一筹,不过大家大都认为花疏雪定然要倒霉,因为人人先前见识过了慕容岚的武功了,但没人见识过花疏雪的武功,所以自然认为花疏雪肯定要倒霉。高台上,花疏雪自嘲的开口:“不知道花疏雪远在这阑国之内,如何便把云国的慕容小姐给得罪了?”慕容岚抬眸望向对面的女子,这女子便是传说中轩辕玥感兴趣的女子吗?听说她脸上长着一枚青胎,乃是阑国有名的丑女,现在脸上戴着面纱,令人看不真切神容,不过一双眼睛倒是亮得如星辰一般,还有这周身的坦然淡定,确实不可多得,不过,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轩辕,皇后娘娘也不会同意的。

慕容岚一边想一边浅笑嫣然的开口:“早就听闻阑国花疏雪的大名,所以慕容岚一时好奇,便想挑战挑战花小姐,花小姐别想多了。”花疏雪眼神陡的一幽,嘴里差点就想骂人了,我想没想多,你不知道啊,好好的挑战我干什么,不过既然挑战了,我也不怕你,想着手一抬沉稳的开口。“慕容小姐请。”“花小姐请。”慕容岚分外客气,而且脸上自此至终都是一片笑意,加上她人生得极好,所以每一个动作都是迷人的,这赛场内内外外的人都赞她大方有礼。两个女子,一个艳丽无双,一个清幽冷然,皆能吸引别人的眼线,而且大家心知肚明这慕容岚为何会挑战花疏雪,还不是因为云国太子轩辕玥的缘故,所以说现在的状况是两女为一男而战,这自然是吸引人的事情,所以人人紧盯着赛场之上的动静。

花疏雪一伸手取了兵器龙魂。龙魂是一支碧绿通透的笛子,外形看来,至多就是名贵华丽,并无其他的特色,比起慕容岚手上的七彩镯子,明显的差多了。这慕容岚之所以能轻松的打败夏国公主,也是这七彩镯子占了优势,现在花疏雪的兵器竟然是一枚笛子,所以众人不免遗憾,不少人猜测着待会儿落败的肯定是花疏雪。花疏雪对面的慕容岚唇角间的笑意微深,眼神幽暗。花疏雪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分明是瞧不上她的龙魂的,不由得冷嗤一声,不识货的家伙,天下间的兵器又有几人能胜过龙魂的,它可不是寻常的兵器,而是灵雀台祖师爷的人骨做成的,拥有天地间最强大的灵气,龙魂之所以发挥不了最强大的威力,是因为她自身能力的问题,若是她强,龙魂便会更强。

高台上,两个身影动了,同时出手,一出手便是狠辣的招数,因为她们心知肚明,若想取胜,必然要全力以赴,稍有差池便会落败,所以一出手便是凌厉的攻势。花疏雪虽然武功不是最厉害,但是轻功不错,所以她很聪明的应用自已的这个优势,一时间,倒是和慕容岚不相上下。事实上慕容岚的武功虽然厉害,但她最厉害的便是那个七彩的镯子,若非这七彩的镯子,先前她未必能打败夏国公主诸葛桐,夏国公主诸葛桐的武功才是最厉害的。高台上二女对战,整个赛场无一人说话,所有人都紧盯着打斗中的两人,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有看头,不但是赛场上,就是评委席上的众人,也都紧盯着场上的动静。

忽地,只见慕容岚手一挥,套在手臂之上的七彩镯子腾空而出,直飞到半空,瞬间,七彩的光芒耀起,对着花疏雪当头照了过来。光芒之中,花疏雪只觉得那七彩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微眯的眼瞳中,只见七彩镯子上,炫出一只华丽的凤头来,凤冠直竖,双目如炬,似乎想扑过来吞噬她一般,令人心陡的一沉,铺天盖地的大山一样的重量往她的身上压来。看来这镯子有名堂,心中一想,手中的龙魂脱手而出,只听她清冷娇俏的声音命令:“龙魂,去,灭了她。

”龙魂腾空而起,青郁的光芒拖出长长的华光,青光之中,只见满天的乌云翻滚,眨眼天黑了,对面看不见人影,整个赛场内一片惊叫,不少人惊慌失措的望天,随之叫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但是赛场上的人,就是高台之上的慕容岚也有些不安,身形往后一退,便想收回镯子,可是她终究慢了一步,花疏雪的一只眼睛生来异于常人,即便是黑暗之中,也是亮如明镜的,所以身形一纵,快如星矢的闪了过去,素手腾空一收,龙魂在手,飞快的一招抵制住了慕容岚的咽喉,随之满天的乌云散去,光明如注。

赛场内外,寂静得如无人,众人齐刷刷的盯着高台之上。只见花疏雪从容优雅的一招抵制着慕容岚,而慕容岚的那只七彩凤头镯丢失在身侧不远的地方,此时的她,脸色血色皆无,满脸的苍白,那美丽妩媚的大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不但是慕容岚,整个赛场内,众人都反应不过来,只知道呆呆的看着高台之上的花疏雪。此时的她,就像一朵傲娇的幽兰,潋潋芳香溢于空气中,优雅淡然,素雅的裙裾在半空中飞舞,墨黑的发丝从轻纱之上俏皮的扫过,那清澄莹亮的双瞳好似盛满了碧潭的水,清华艳艳。

谁人说她不美,谁人说她不俊,谁人说她是阑国的第一丑女,屁,此刻众人的心头都是极端的震憾,唯有一个念头,原来真他妈的看走眼了。赛场上,忽地一人鼓起掌来,慵懒肆狂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不错。”明明是轻如柳絮的懒散之语,却如重锤落到每个人的心底,陡的使人摒发出所有的豪情壮志来,然后,整个赛场的人都激动了,哗的一下,掌声大起,热烈而持久。不但是赛场之上的人激动,就是评委席上的几人,眼神也同时的幽暗了,人人神色不一样。

云国太子轩辕玥周身的慵懒魅惑,一扫先前的戾寒冷酷,此时的他说不出的雍拥清华,还有微微的遗憾,本来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丫头的有趣,现在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与众不同了,日后怕是更多的人注意到她了。夏国太子诸葛瀛的唇拒得更紧了,没想到花疏雪竟然如此的厉害,先前自已前去花府求娶她为太子侧妃根本就是错的,他应该以太子妃之位诚心骋娶,说不定还可以感动于她。阑国太子百里潭的眼瞳间染上了誓在必得,看来自已该出手了,这样的独特无二的女子,如何也不能落入了别人的手中。

这所有人中,唯有肃王百里冰整个人好像被雷击中了一般,呆呆的望着高台上,那个迎风而立,如仙子一般光芒四射的女子,她是他百里冰的妻吗?是吗?高台之上,花疏雪完全不知道自已给别人造成的震憾,不过这如雷的掌声,还是让她有些自豪的,等到掌声稍小一些,优雅的一收抵着慕容岚咽喉的龙魂,悠然的望着脸色惨白的慕容岚,浅笑嫣然的开口。“慕容小姐得罪了,请见谅。”说完优雅的一纵身,从高台之上跃了下去,台上慕容岚也失魂落魄的跃下了高台,接下来的时间,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没想到自已竟然败得如此的惨,一向骄傲如她,深受打击。本来今日挑战花疏雪,她是以为自已定然可以好好教训教训这女人的,没想到最后竟然被这女人给教训了,这使得她十分的难堪。接下来的男子组挑战赛,没多少人感兴趣,大家所有的兴趣都在花疏雪的身上,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便是花疏雪,还有先前花疏雪使出那笛子时,满天乌云的事,这本身便透着诡异,众人绘声绘色中,更是给花疏雪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傍晚,七国的联谊赛圆满的结束了,女子组的头冠没人胜任,本来可以胜任头冠的慕容岚被花疏雪打败了,男子组的头冠乃是僖国的皇子所获,他的心愿竟然是求娶邻国的一名公主。

赛场之上,人流如潮,大家一边议论着一边往外走去,花疏雪领着红栾青栾二婢跟着众人的身后一路向外,路上偶遇到的人不时的向她点头,很多人对于她现在是敬佩的,就是女子里的人,虽然很多人依然嫉妒她,但完全不复先前的不服气,而是一种无能为力,谁让人家如此厉害呢,连头冠慕容岚都不是她的对手,何况是别人,难怪云国太子和夏国太子等人一直注意到她,原来是这女人如此的厉害。花疏雪其实并不是高调的人,今儿个前来观看,本来只是好奇七国联谊赛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才会和二婢前来观看的,事态的发展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但走到这一点,她只有坦然接受,一路上听着耳边的人不时的讨论着关于她的话题,只能一笑置之而过。

赛场之外,各家的马车排排停靠着,很多人上马车,然后离开。花疏雪敢领了红栾和青栾二婢上花家的马车,准备回府,只是她们还没有走,便见马车外面有人出声叫住她们。“等一下。”红栾掀帘往外看,马车外面立着的几人,为首的竟是云国公主轩辕霓裳,轩辕霓裳的一张娇艳的小脸蛋上布着郁闷,晶亮的大眼睛中,倒是拢着敬佩,望向花疏雪不甘心的开口:“花疏雪,没想到你如此的厉害,本宫敬佩你,但是对于百里潭,本宫不会罢手的。”说完骄傲的一昂头,领着手下的几名宫女转身离去,红栾放下了车帘,回望向自个的主子。

“主子你说这事?”“云国公主倒有意思。”花疏雪笑了起来,问世间有几人能做到云国公主这样,为了爱勇往直前的,她这样的行为让她敬佩,同时在心底为她加声油,其她的她也无能为力,至少她可以确定,她没有半分和她争阑国太子百里潭的意思。“走吧。”花疏雪一声令下,花家的马车驶动,离开了赛场,前往花府而去。花家,整个府邸笼罩着一层喜气,兵部尚书花庄回府后,把花疏雪今日在阑国赛场上打败了云国慕容岚的事情告诉了老夫人和大夫人颜氏等人,老夫人和大夫人等人倒也挺高兴的,一时间,整个府邸上上下下的人都很高兴。

因为花疏雪打败了云国的对手,就是给阑国的人增了光,自然是高兴的事情。暖雪阁里一片安静,晚膳后,小丫鬟们都下去休息了,小东邪和连锦二人正在房里陪着花疏雪说话,今儿个的七国联谊赛小东邪和连锦二人虽然没有去,但是对于赛场上发生的事情,可是都听说了的,此时二人正在房内叮咛花疏雪。尤其是连锦的脸色一片认真。“花疏雪,你最好小心些,慕容岚不是无能之辈。”灯光下,花疏雪一言不发听着,她自然知道那慕容岚不是无能之辈,相反的这个女人很厉害。

虽然自已在台上打败了她,那也是因为占了龙魂的优势,若是论真正的实力,自已未必是她的对手,还有那女人也是很有出处的,竟然拥有那么一件厉害的镯子,如若她记得没错,那镯子可是一件灵性的武器,她记得自已当时看到那镯子上竟然有凤头。“还有以后离那云国太子远一些,没想到他身边竟然有如此难缠的女人,我可不希望你和这些女人斗来斗去的。”小东邪本来还比较赞成花疏雪和轩辕玥走得近的,必竟那云国太子乃是天下间少有的人龙中凤,他认为只有这样的男子才可以配上他们灵雀台的主子,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那男人身边有如此难缠的女子,他们主子若是喜欢这样的男人不是自找麻烦吗?小东邪话落,连锦满意的点头。

“没错,你离那轩辕玥远一些,此人做事向来有其目的,冷心无情,若是你和他过多的走得近了,最后受到伤害的一定是你。”花疏雪知道他们是为了她好,不过目前为止,她真的还没有对任何人上心,也没有任何喜欢上谁的想法,更没有任何嫁人的打算,所以这些统统打消吧。“好了,我知道了,好累啊,我想睡了。”花疏雪打哈欠,挥蚊子似的撵那两家伙出去。小东邪和连锦相视了一眼,然后起身离去,并叮咛红栾和青栾二婢好好的照顾主子,才出了房间。夜色深沉。

花府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在熟睡着,忽地不知道何处滑落过来数道的黑影,一路直往西北角扑去,很快便进入了花府最西北的小院暖雪阁。为首的人一挥手,沉稳的分派了任务,有人在外面的院子里监视,有人防守,有人入室,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很快,两名黑衣人从其中的一间雅房内,抗了一人出来,然后朝外面为首的人一点头,表示得手了,所有人迅速的撤退。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完完全全的退走,小院忽地亮了起来,四面的高墙之上,亮起了火把,数道身影从墙头之后站了出来,而先前安静无声的小院内一片吵杂声,很快,有人从各个房间里走出来,长廊画柱中,一人高举了一枝明晃晃的火把,火把之下立着一个满脸冷霜的女子,霜白长裙,逶迤拖地,周身上下,如冷玉一般泛着潋潋碧光,一双黑瞳犀利得好似刚打磨好的利刃,血气冲天。

“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夜闯花府,还盗人,不知道阁下等想盗何人?”花疏雪冷酷的话响起,那先前入室抗人的手下一愣,随之反应过来,飞快的一伸手便把身上抗着的人往地上一扔。数十名黑衣人飞快的往一起集合,然后齐齐的聚在一起,人人脸上戴着黑色的方巾,看不清本来的面貌,不过那一双双露着的眼睛,就好像狼瞳,有着很深的戾气,狠狠的瞪视着花疏雪。为首的人,阴森的叫起来:“花疏雪,没想到你竟然使诈。”“使诈?”花疏雪笑了起来,不过笑意冷峭:“在下不才,这不是使诈,而是有备无患,花疏雪一直在等阁下等人。

”说完她一挥手,命令下去:“把这些人统统的抓起来,明日交给官府。”“凭你们,做梦。”为首的黑衣人一声冷嗤,随之挥手命令身后的手下:“给我狠狠的打,一个都不要放过。”“是,”响亮整齐的喊声过后,那些黑衣人飞快的扑了过来。高墙之外,小东邪领着人杀了过来,双双打成一团,不大的小院中,很快便有人受伤了,双双人数差不多,而且来的黑衣人武功都十分的厉害,一时间,倒是花疏雪这边落了下风,最后连红栾和青栾都加入了打斗,花疏雪也闪身跃进去和黑衣人杀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长啸,有人从临街的西北墙角跃了进来,然后是接二连三的人跃了进来,加入了打斗。这些人一出现,便帮助花疏雪出手对付那些黑衣人,很快,双双情势转变,那些黑衣人不再是花疏雪等人的对手,不少人受伤了,还有未受伤的人也不敢久战,飞快的往后退,然后有人一挥手:“走。”几个人迅速的撤离,花疏雪也没有让人去追,只是命令手下把那受伤的黑衣人抓起来,有这些人在手中,她就不信查不出个所以来。不过这下剩的几个手下,虽然受了伤,却有傲气,自知落到花疏雪手中,再难有活路,所以几人竟乘人不备之时想自杀,好在被小东邪发现了,立刻伸手点了这几人的穴道。

夜色之下,花疏雪抬眸望向出现的相帮的几人,这些人竟是云国太子轩辕玥的手下,不是云国太子府的侍卫长杜惊鸿,而是另外一些人,花疏雪是见过的。那几人中有一人走了过来,抱拳恭敬的开口:“见过花小姐,属下宁程,我们太子殿下担心有人对花小姐不利,所以特地命属下等人前来保护花小姐。”今日花疏雪当着所有人的面击败了慕容岚,轩辕玥担心慕容岚暗中出手对付花疏雪,所以便命手下宁程带人暗中保护花疏雪,没想到等来的人不是慕容岚的人,竟然是别的人。

“请你们回去吧,替我谢谢云国的太子,回头我会亲自向你们太子道谢的。”虽然轩辕玥的人帮了她,但她不希望他的人隐在她的身边,所以如此开口。宁程微愣,看花疏雪神容严肃,不敢抗议,今天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正要回去禀报太子,有什么事让太子来定夺。“是,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回禀太子。”宁程说完一挥手,便领着几人闪身离开。暖雪阁小院空地上,花疏雪扫视了一眼地上的死尸,还有被抓的几人,脸色阴熬无比,一挥手命令小东邪:“给我摘掉他们脸上的黑巾,我倒要看看是何人夜闯花府,想抓我花疏雪。

”其实她心中已有些了然,除了夏国太子府的人,恐怕别人也不会别目张胆的这般做,而且她今日如此设计,防的也是夏国太子的人。小东邪领了命,走过去把几人脸上的方巾摘掉,很快便认出这几人中,确实是夏国太子的手下。这些人一露了真容,便满脸的阴森,狰狞的怒瞪着花疏雪,咬牙发狠。“花疏雪,我们夏国太子乃是天下间少有的人中龙凤,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对我们夏国太子不屑一顾,现在我们夏国人和你誓不两立。”这几日太子一阵神容未展,做为手下,他们自然知道主子为何如此神情,还不是因为花疏雪拒婚所致,太子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庶女拒婚,所以心情难以舒展,做为手下的他们,自然要为自个的主子分担,所以才会夜劫花疏雪,本来他们打算,只是把花疏雪劫了,然后送上太子的床榻,到时候看她花疏雪还有什么拒婚的理由,只是没想到这刁钻狡诈的女人,竟然早就防了这一手,现在他们不但人没有劫到,反而是伤了不少的兄弟,最重要的是,此事很可能还会牵连到太子。

一想到这个,夏国的几名手下,更是恨不得自已咬舌自尽了,无奈穴道被制,他们只能用一双眼睛狠狠的瞪视着花疏雪。暗夜中,花疏雪的唇角勾出笑意,她实在是觉得好笑。难道就因为你夏国人自认夏国太子乃是人中龙凤,所以但凡夏国太子看中的东西,便要弄到手吗?“你们真是可笑,我不喜欢夏国太子,难道是什么大罪不成,你夏国太子府美女多如过江之卿,夏国太子更是冷心寡情之人,难道只要他张口,我花疏雪便注定成为暖床的工具吗?还是一个玩物,你们是不是把你们夏国太子看得太高了,他是人不是神,而且我不喜欢把女人当成玩物的男人。

”花疏雪说完,不再看地上跪着的几名夏国手下,直接命令小东邪:“立刻派人去驿宫,请夏国太子前来花府一趟,我要夏国太子给我一个交待,为何夏国的人私闯花府,他夏国究竟想干什么?”“是,属下命人去办。”小东邪立刻走到一边去吩咐手下前往驿宫请夏国太子。夏国太子的手下一听要请他们的主子,忍不住大叫起来:“花疏雪,这是我们做属下私自行动,与我们太子无关,你要杀要剐,随便了。”“那又怎么样?你们做事难道不动脑子吗?你们这样做是陷你主子于不义,与我何干。

”花疏雪冷声,转身便领着红栾和青栾二婢上台阶,进屋前吩咐小东邪:“把院子里打扫一下。”“是。”……驿宫,云国太子的别院。此时豪华的房间里,笼罩着一层阴沉冰冷的寒流。华丽的锦榻上,歪靠着一人,眉目低敛,却掩饰不了他不经意的戾寒之气,使得房内的人谁也不敢多说话。好久才听到云国公主轩辕霓裳低低的哀求声:“皇兄,你别生气了,岚姐姐是因为我的请求,才会去挑战花家小姐的。”豪华地房间里,除了云国太子轩辕玥,还有云国公主轩辕霓裳,另外站着的人便是云国大将慕容铿的女儿慕容岚,此时的慕容岚已经恢复如常了,不复先前在赛场上的失魂落魄,先前她是一时无法接受自已被人击败的事实,所以才会反应不过来,现在她已经调适好心情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所以她何必因为一次的输,便全盘否定自已呢。

不过面对轩辕玥的怒气,她不敢有分毫的表示,垂首听着耳边公主低低的哀求。事实上就算没有轩辕霓裳的请求,她也会去挑战花疏雪,只是她没想到这花家的小姐竟然真的如此厉害。先前自已倒是小瞧了她了,不过即便她再厉害,也没有资格做云国的太子妃。不过在轩辕玥的面前,她不会有任何的表示。华丽锦榻之上的轩辕玥瞄了一眼轩辕霓裳,然后一双幽寒深不可测的瞳眸随意的扫向慕容岚,不轻不重的开口:“是吗?”慕容岚一句话也不敢说,太子的心性一向诡异莫测,她在宫中生活了多少年,也摸不准他的心性,就是皇后也是摸不准他的,所以此次皇后令她前来,特地嘱咐了她,千万别和轩辕玥犯上,一定要低调行事,从长远大局着想。

想到这,慕容岚赶紧的请罪:“请太子殿下责罚。”轩辕玥的凤眸眯起来,妖治惑人,随之唇角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慕容岚,你最好别在本宫面前耍什么心计,就算你是母后的人,若是做了让本宫不高兴的事情,本宫也绝不会轻饶了你。”轩辕玥说完陡的一握修长的大手,掌中轻握着的一枚白色玉佩,瞬间碎裂了,艳艳的面容之上,一片森然。慕容岚大骇,心中微微泛起酸涩,他如此生气,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已挑战了那个女人,还是因为自已惹到了他的权威,如果是前者,实在让她心中难安,如若是后者,她倒是坦然。

不管哪一种,慕容岚不敢有所表示,沉稳的开口。“慕容岚谨记太子的命令。”“下去吧。”轩辕玥挥了挥手,不再看房内的人,慕容岚和公主轩辕霓裳二人赶紧的退出去。二人俱是一身的冷汗,不知道为何,每次和这位太子殿下待在一起,便会给人如此大的压力。门外,杜惊鸿领着宁程走了过来,恭敬的先给轩辕霓裳请了安,然后领人进去。慕容岚望了一眼走进去的二人,眼神闪了一下,扶了轩辕霓裳:“公主,我们走吧。”“走吧。”房间里,宁程禀报轩辕玥关于花府内发生的事情,轩辕玥听了禀报,脸色幽暗起来,欣长的身子慢慢的从榻上起来,随手披上了紫色的外袍,杜惊鸿赶紧上前的给他整理衣服,并乘机询问。

“太子这是要出去?”“去花府看看。”他若猜得不错,今晚夜闯花家的人,恐怕是夏国太子府的人,因为夏国太子求娶花疏雪为侧妃的事情,惹恼了夏国的人,现在这些人再次的吃了亏,这夏国恐怕和花疏雪对上了,虽然花疏雪是有能力的人,但对上夏国,未必是好事,所以他不会坐视不理的。“今儿晚上的事不出意外,定然是夏国人所为。”“那主子去了,夏太子只怕会恼怒。”杜惊鸿开口,轩辕玥狂傲的一笑:“本宫难道还怕他诸葛瀛不成,现在他动了本宫在意的女人,本宫岂会坐视不理?”轩辕玥一句话完,欣长的身子往外走去,门内,杜惊鸿和宁程同时呆住了,然后彼此相视,最后杜惊鸿问宁程:“我没听错吧,太子说那花家小姐是他在意的女人。

”宁程赶紧的点头:“属下没听错,太子是这么说的。”二人的脸上一下子罩上了阴风飕雨,妈呀,天要蹋了。门外,轩辕玥肆冷的声音响起来:“人呢。”“来了,太子殿下,”二人顾不得哀叹了,赶紧的闪了出去,跟着太子前往花府而去。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