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70章 香 味

大厅之中,鸦雀无声,人人不敢喘气,谁也不敢再盯着这边的动静,个个替这花家的小姐,前肃王妃提了一颗心,这樊城内人人知道肃王百里冰的禁忌,是最不能提这腿不好的事情,但现在花疏雪不但提了腿不好,还当众提出来了,这无疑于揭了百里冰的伤疤,百里冰如何不恼不怒。惜阳楼内一片死寂,百里冰死死的盯着花疏雪,直到此刻,他才蓦然的明白,花疏雪是故意提这口的,她是在报复他,报复他休了她。“花疏雪,你?”肃王百里冰的话还没有完全的说出口,众人只听得咚咚的声响,有人飞快的从楼上跑下来,一边跑一边不耐烦的开口:“这花家小姐怎么这么慢啊,我家主子等到现在也没个影子。

”说着便见到两个小丫鬟奔跑过来,一跑下来便看到了楼梯口的花疏雪。两个小丫鬟中一人忍不住挑眉叫起来:“喂,花家小姐,我家主子等你好一会儿了,快点上来。”花疏雪笑着应声,然后朝着肃王百里冰略一点头:“王爷,不打扰了,我还有事要办。”说完竟面不改色的从百里冰的面前走了过去,完全无视肃王百里冰一张黑沉的面容,径直领着红栾和青栾二婢往二楼而去。肃王百里冰没想到再相见,自已竟然如此的吃瘪,胸中一团火出不来,重重的喘着气,好半天没有说话,然后一抬首扫向大厅内吃饭的众人,这时候谁敢望着他啊,又不是找死,人人垂首,吃饭的吃饭,喝汤的喝汤,找东西的找东西,各人有各人的事情。

百里冰冷哼一声,甩手便朝门外走去,出了惜阳楼后,他掉头望向二楼,心里蓦然的惊醒。今日的花疏雪才是真正的花疏雪,往日在肃王府的花疏雪只是一个假装的女子,没想到自已竟被她给骗了,而她之所以隐忍,便是想出肃王府。一想到那个丑颜女子竟然不想嫁他,更用计骗他和离书,百里冰只觉得血气往上涌,差点没有气死过去,身后的几个幕僚紧张的叫起来:“王爷,王爷你没事吧。”“眼下还有正事要做呢。”百里冰身为阑国的肃王,三日后便是七国的联谊赛,这种时候,他没有时间去理会花疏雪。

果然,百里冰一听到幕僚的提醒,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心中冷哼。花疏雪,他日本王一定要好好和你清算清算这笔帐,想着领人离开了惜楼阳。惜阳楼,二楼的一间雅房内,花疏雪正打量着坐在对面位置上的女子,一身艳丽的红衣,衬得肌肤如雪一般无暇,黛眉琼鼻,樱唇粉颊,好一副出水芙蓉天生丽质的容颜,做为女子的她,也忍不住赞一声,美人啊。不过她倒是没想到邀她见面的人竟然是云国公主轩辕霓裳。花疏雪心中暗自猜测着,这云国公主见她所为何事?难不成是为了太子百里潭的事情,除了这个,她还真想不到有什么事能劳驾到这位云国的公主。

一边想着一边坦然的坐在轩辕霓裳的对面,沉稳的开口:“不知道云国公主邀花疏雪一见所为何事?”轩辕霓裳打量了花疏雪几眼后,唇角一勾,娇艳的小脸蛋上满是逼人的傲气,直接的向花疏雪扔下了战书。“三日后,便是七国联谊赛,谁都可以参赛,本宫今日邀你前来,便是正式向你宣战,三日后本宫一定要与你一决高下。”赢的人自然可以拥有百里潭,这个女人也许有些能力,但她轩辕霓裳也不是吃素的。轩辕霓裳周身高贵的傲气,身为皇室的公主,从小到大心想事成,唯一求之不得的便是百里潭这个人,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为自已而战,无关于云国,无关于任何人。

花疏雪还是很佩服这轩辕霓裳的个性的,身为公主依然为自已的目的而努力着,比起那些好劳喜逸的人,她是个不错的人。不过自已并打算参加这什么联谊赛,而且她也不喜欢太子百里潭,所以这件事她是不会掺合的,想着面容微暗,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想云国公主恐怕搞错了,第一花疏雪不会参赛,第二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需要决战。”轩辕霓裳清艳的小脸上一闪而过的旋旎,骄傲好似一只小孔雀,不容人抗拒。“谁拿到了冠军,便可以嫁给百里潭,输的人没有资格。

”掷地有声的话,显出她对自已武功的深信不疑。花疏雪好气又好笑,再次的申明自已的立场:“轩辕公主,疏雪再说一遍,我不会和你决战的,如果这是你今天邀我来的目的,那么我便直接的给你一个答案,我对百里潭没有兴趣。”她确实对太子百里潭没有半点的兴趣,不知道是因为百里冰带给了她负面影响,还是皇室的算计使得她厌倦,所以虽然百里潭温文尔雅,又尊贵不凡,但依然没有让她动心。花疏雪说完便直接站了起来,看也不看呆在雅间内的轩辕霓裳,转身便领着自个的婢女走了出去。

雅间内,隐约传出轩辕霓裳的嘟嚷:“她竟然比我还狂,和皇兄倒是有得一比啊。”花疏雪把身后嘀咕抛掉,今儿个她之所以出现,还以为是什么人要邀见自已呢,所以才会前来这惜阳楼一见,没想到却是小女孩玩家家酒的游戏,说实在的,这轩辕霓裳向她挑战的行为,并不让人觉得可恼,只不过她对百里潭没有兴趣。楼下,很多人吃完了饭,落下了很多的位置,不过依然有不少人在谈天论天,议论着京城内发生的种种事情。花疏雪一出现,大家不由自主的望着她,然后悄声的嘀咕着,关于这花家的小姐,可是眼下樊城内最热闹的话题了,除了那七国联谊赛,她可算是头一号人物。

众人说着说着,便说到一年前的花疏雪身上了,很多人想不透,一年前的花疏雪明明是个懦弱胆小的人,又长得丑,可是现在为什么却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是从前的样子,可是举手投足没有似毫的胆怯不安,懦弱,相反的连肃王百里冰这样的天家贵子都敢挑衅的人,实在不该称之为懦弱,相反的该称之为厉害。花疏雪不理会众人,一路出了惜阳楼,回花府而去。晚上,小东邪从阑国皇宫回花府,禀报了在宫中调查得来的结果。“主子,属下查清楚了,上次主子进宫被人动了手脚,背后确实是惠帝下了命令的。

”小东邪秀逸的面容之上,笼罩着一层寒气,没想到这阑国的人,上至皇帝,下到王爷,个个都欺负他们主子,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花疏雪没说话,这事她本来事先便猜中了,现在只不过是确认一下罢了。“我只是想不透,百里臻为什么要给我下药,毁掉我的名节。”这一点连小东邪也说不清楚,所以房内没人说话,红栾青栾连锦还有小东邪一起望向花疏雪,等待她的指示,打算如何对付那惠帝。花疏雪想了想,开始分派任务。既然让她知道是惠帝命人动的手脚,那么她就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眼看着三日后便是联谊赛了,若是阑国皇帝被刺杀,不知道这阑国会不会更热闹一些。”花疏雪冷冷的笑了起来,此次在樊城内的人,个个都是谋算在心的。她倒要看看,他们如何的明哲保身。想着招手示意连锦小东邪还有红栾等人过来,然后开始分布任务,很快分派好了,沉声开口:“明晚行动。”身侧的几个人同时的一点头,不过小东邪十分担心花疏雪的,忍不住开口:“你要当心些。”花疏雪明晚的任务是用鬼宗之术中的一招鬼点灯,把隐藏在惠帝身边的那些锦衣司的人给引开,这样连锦和小东邪等人便可以乘机下手刺杀阑国的皇帝。

不过小东邪和连锦二人都担心她,锦衣司的那些人不好对付。想了一下,小东邪命令红栾和青栾二人帮助花疏雪:“你们两个保护主子,我和连锦去刺杀阑国的皇帝。”“好。”红栾和青栾点头,让主子单枪匹马的去对付锦衣司的那些人,她们断然不放心的。房内连锦眯眼望着眼前的这些人,为何会确得这些人越来越神秘莫测呢,她们究竟是什么人?花疏雪分派好了任务后,便吩咐大家下去休息,明晚开始行动。……。阑国皇宫,比起往日更是戒备森严,三步一兵五步一将,不但有宫中侍卫各处防守着,还有皇帝手下锦衣司的人守着,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阑国的皇帝百里臻,九五之尊,权势当天,自然是怕死的,眼下七国的联谊赛马上便要开始了,他自然不希望出任何的意外。夜幕之下,数道黑色鬼魅似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直奔皇宫而去,路上一刻也不停息。一个时辰后,进入了皇宫最偏僻地方。这里是阑国皇宫的禁地,冷宫,平时很少有人过来,小东邪招手示意大家围拢了过来,然后掏出图纸让大家看一下宫中的地理位置,这是他先前进宫的时候描出来的,虽然不十分的精确,但该知道的还是尽数知道的。“主子,你要当心些。

”花疏雪点了点头,小东邪又叮咛了红栾和青栾一遍,然后一挥手便领着身后的数名手下和连锦没入暗夜之中。他们前往阑国皇帝住的地方瑞龙宫,潜伏在瑞龙宫的寝宫之外,只要锦衣司的人一惊动离开了,他们便下手。花疏雪一招手,示意红栾和青栾二婢:“走。”三人直奔另外一个方向,她要布阵,鬼宗之术中的一种阵法,鬼点灯。鬼点灯,顾名思议,就是一种幻术,用白色的小纸人,行咒术,使小纸人飘浮在半空中,好似一盏盏的灯笼似的,试想若是她使了鬼点灯,宫中无数的鬼冥幽灯亮起,必然要惊动锦衣司的人,他们定要过来察看。

这便是给了连锦和小东邪等人机会,那么行刺的事便顺利得多。比起连锦和小东邪,她们所做的事要容易得多,只要不被人抓住便成。花疏雪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动手施法,不远处的红栾和青栾二婢给她护法,很快,暗夜的半空中亮起了泛着幽红光芒的小灯笼,团团成圈,不停的转动着,甚是诡异。很快,宫中响起了脚步声,还伴随着宫女太监的尖叫声。“快看,那是什么,鬼灯啊,鬼灯。”一时间,宫中各处乱了起来,侍卫们飞快的往这边奔来,暗处锦衣司的人也动了。

花疏雪拉着红栾和青栾二婢躲藏在暗处,她的嘴里一直念念有词的说着咒语。其实这鬼点灯使用得好的话,根本不需要反复的念咒语,无奈她的鬼宗之术修练得并不十分的好,所以只能反复不停的念咒语,才能使得那小纸人漂浮在半空,若是她一停下来,那小纸人只怕便坠落下来,那么鬼点灯的阵法便破了。花疏雪正念得认真,忽地听到红栾的声音响了起来:“主子,快看。”花疏雪飞快的抬首望去,只见暗夜中,一道白芒快如星矢,飘忽的闪向了那阵法,竟然有人要破阵。

“不好,我们快走。”没想到竟然有人识得此阵,看他只攻阵门,便知道此人深黯五行八卦,所以要破这鬼点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们此事不走更待何时,反正已经把锦衣司的人引了过来,瑞龙宫那边连锦和小东邪一定会得手的,想着,花疏雪陡的停止了念咒,直接命令红栾和青栾二婢,三人闪身便走。不过刚飘出去数十米,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响起,随之一道阴骜的冷喝声响起:“站住,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夜进皇宫使这等妖术。”三人回头,只见身后不远处,一身白衣的元湛,手提白色的灯笼,林立在暗夜之中,而他身后的阵法,已尽数被破,此时,四周一片寂静。

一身白衣的元湛,此时周身的煞气,铺天盖地的杀气笼罩着他,使得他不复之前的清透温和,而是一个嗜血的恶魔,眼瞳中摒射出浓烈的煞气,果然不亏为夺命阎王。花疏雪没想到竟被此人逮个正着,眼下若是他们彼此交上手,只怕凶多吉少,所以飞快的动起了脑子,陡的朝红栾小声命令:“立刻去瑞龙宫调人过来。”“是,主子。”红栾一声应,身形陡起,直往后退,随之便听到元湛一声冷酷的大喝:“哪里走,拿下。”他声音一落,便拭身而上,手中的锁魂索更快一步的脱手而出,抛了过来,那锁魂索好似有灵魂一般,直往红栾的方向飘去,花疏雪脸色一沉,这锁魂索可是神兵利器,若是被他挨到,非死即伤,所以用最快的速度一伸手取了龙魂出来,一挥手龙魂飞了出去,直迎上那锁魂索,二个兵器皆带着强大的煞气,碰的一声撞击出耀眼的火花,花疏雪一收手龙魂落回手上。

元湛也同时的收回了锁魂索,此时的他十分的诧异,没想到竟然有人的兵器能正面迎击他的兵器,这笛子恐怕不是寻常的笛子,而是一件厉害的兵器,心中想着,手中的力道并没有减,再次攻身而上,而他身后的几名手下也飞快的跃了过来。几名高手眨眼的功夫把花疏雪和青栾二人包围在其中。红栾已乘机离开了,直奔瑞龙宫那边去搬救兵。花疏雪手执龙魂和元湛对恃着,眼里幽光浮影,飞快的思索着如何的从元湛的手上逃脱,心里想着,身形一拭,快如游龙的往元湛身边拭去,她的轻功十分的厉害,所以眨眼便飘移到元湛的身边,元湛眉间一点煞气,眼神冷酷,戾气重重,手中的锁魂索一执便直攻向花疏雪,两个人缠斗到一起去了。

青栾同时被锦衣司的几名高手包围着。眼前的状况与她们可是十分不利的,只宜速战速决,不宜拖久了打,。花疏雪飞快的想对策,忽地脑中灵光一闪,欺身靠近元湛,绵软娇媚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位小兄弟,你缠着人家干什么,难不成是看中姐姐了?”其声妖魅,闻之令人轻颤,元湛剑眉一挑,冷喝:“妖女,找死。”锁魂索迎面便砸向了花疏雪,一点怜香惜玉之感也没有。花疏雪脸色大变,飞快的弯腰,纤腰如柳似的摆了出去,最后身形旋转着避开,心中暗叹一声好险,这家伙也太没有怜香惜玉之感了,看来自已想迷惑他是不可能了,那么何不再来一招。

想着再次的欺身靠近元湛,暗夜之下,妖娆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小兄弟,你真是不会怜香惜玉,你和姐姐在这里纠缠就不担心你的主子?”此言一出,元湛大惊,陡的狠盯着花疏雪,暗夜中,花疏雪双瞳晶亮,幽深如潭,那眼眸隐隐的透着一丝熟悉,还有若有似无的香味儿飘浮在半空,元湛神情一怔,随之再盯着花疏雪,眉间的戾气淡去,显得十分的难以置信。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不远处的青栾一记吃疼的声音响了起来,打断了他,青栾竟然受了伤,花疏雪着急起来,就在这时,诺大的皇宫中,忽然响起了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有刺客啊,有刺客啊,皇上被人刺杀啦,皇上被人刺杀啦。”元湛听了大惊,清隽的面容上飞快的拢上了冰霜,身形一拭让开,他身后的几名手下飞身跃了过来,沉稳的开口:“统领大人,这里交给我们,你快去看看皇上。”花疏雪一看这空档,哪里还迟疑,身形一飘,移了过去,飞快的一拽青栾的手便闪了出去,两个人直奔远处而去。锦衣司的几名手下一看,脸色陡的变了,一人飞身便欲追赶,身后的元湛立刻喝止了:“站住,穷寇莫追,先去看看皇上怎么样了,敌人分明是使的调虎离山之计。

”几名手下一怔,同时望了一眼暗夜,因为这一耽搁,先前的两个女人已经不知所踪了。元湛深邃的瞳眸中染了月夜的幽光,看来他有必要前往花府走一趟,想着转身离开了,领着锦衣司的人前往瑞龙宫而去,皇上不知道怎么样了。花疏雪拉着青栾飞快的往先前进宫的方向闪去,青栾的手臂受伤了,流血不止,不过为怕耽搁主子,所以一声不吭,坚持忍受着,好在很快小东邪他们赶了过来,众人一会合,青栾松了一口气,昏了过去。红栾扶着她,一行人沉稳的往宫外而去。

先前大叫宫中有刺客的正是小东邪等人,他大叫就是为了让元湛等人分心,然后好让花疏雪等人脱身。“怎么样,有没有得手?”花疏雪沉声开口,小东邪点了一下头,然后催促着大家:“快点回去,今天晚上,恐怕整个樊城都不得安宁了。”皇帝被刺杀,阑国的兵将一定会大肆的搜城,她们若是不在花府内,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到时候就麻烦了。一行人迅速的离开皇宫,一路奔波,回花府去。暖雪阁中,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些丫鬟早就休息了,花疏雪命红栾把青栾带下去救治,另外,千万别惊动任何人。

“是,主子。”红栾扶着青栾退了下去,小东邪和连锦也退了下去,房内花疏雪一脸的笑意,百里臻啊百里臻,恐怕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刺杀你的人,便是花家的人吧。不过笑着笑着,她笑不出来了,因为她想起今晚与元湛一战,有些不对劲,元湛后来为何收手了,即便有人叫宫中有刺客,也不至于让他慌了神,竟然收手了,而且她们逃离后,他并没有让人追捕她们,若是他一声令下,今晚她们必然被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阑国皇帝被人刺杀,整个樊城都笼罩着阴风飕雨,阑国的兵将一夜搜查无果,第二日全城戒备,不放过任何可疑的人物。

可是因为七国联谊赛的原因,酒楼茶馆中人满为患,而且不少的生面孔,要想查人根本不是容易的事情,反而是搞得六国的使臣怨声载道,纷纷进宫面见惠帝,让他撤消京城各处的盘查,以便七国联谊赛顺利的举行。惠帝迫于云国夏国等国的强势,最后只得同意,所以搜查了一夜一天的结果是徒劳无功的。花府,人心惶惶,阑国皇帝被刺杀,身为阑国的臣民,自然恐慌不安,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好好的有人刺杀皇帝。暖雪阁中,却一片安静。阳光下,花疏雪正捧着一本书端坐在秋千架上看书,一边看一边荡着,十分的悠闲。

京城中发生的事情,她已了如指掌,小东邪一早便出去遛达了一圈,回来禀报过她了。对于自已造成的恐慌,她十分的满意,谁让阑国皇帝百里臻设局陷害她,这是她给的小小的惩戒。花疏雪舒服的坐在秋千上看书,秋千在风中轻轻的荡动着,忽地嗖的一声,不知道从哪儿射来一粒小石子,直往她的头上砸来,花疏雪头未抬,手中的书一挡,然后用力的一挥,那砸向她面门的小石子调转了一个方向,直往不高的院墙之外飞去,很快便听到哎呀一声尖叫,随之扑通一声响,有人踢倒在地的声音,还伴随着不满的怒骂。

“丑八怪,竟然打我,我饶不过你。”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还伴着下人慌恐不安的劝阻:“小少爷,我们快走吧,别让大小姐逮到人了,到时候一定会倒霉的。”不过花家的小魔王花逸竹,在花府从来就没有害怕的人,所以一听下人的话,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十分的生气,冷哼着。“没用的东西,那个丑八怪有多厉害,你们大家都怕她,我才不怕她呢,从前她还给我磕过头呢?”花逸竹十分的得意,却不知道他的话使得院子里秋千上的人脸色冷了,抬眸望向不远处的红栾,红栾立刻领着两个小丫鬟,直奔高墙之外,很快便押了花逸竹走进了院子。

“小姐,人抓来了。”花逸竹没想到花疏雪竟然胆敢命人抓他,不由得勃然大怒:“花疏雪,你个丑八怪,没人要的怪物,快让你的丫头放开我,否则我饶不了你。”小小的花逸竹嚣张霸道的命令花疏雪。花疏雪抬眸,眼里冷冷的光芒,坐在秋千架上望着花家的这个小恶魔。花逸竹生得极好,七八岁的年纪,皮白肉嫩,眉眼细致,只不过他的霸道蛮横破坏了他的那份可爱,小小年纪便有一股轻狂,体格风流,看来也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长大了定是个纨绔子弟。“身为花家的小少爷,一点礼貌都没有,看来做为长姐的我有必要教教你什么叫礼貌。

”花疏雪慢条斯理的说着,反正她现在闲着没事,不介意教教这花家的小少爷,什么叫礼貌。“你想做什么?”花逸竹看着和往日完全不一样的花疏雪,不由得害怕起来,挣扎着想后退,无奈哪里挣得过红栾,根本动弹不得。花疏雪笑得十分的好心:“教教你礼貌啊,你身为花家的小少爷怎能如此的没有礼貌呢,日后花家可都指着你呢,所以为了花家着想,我一定要教教你怎么样对待长姐,一口一声的丑八怪多难听啊,不过我该从何做起呢,是先打你二十板子让你长长记性呢,还是给你来个夹指呢,听说十指连心,痛得恨不得死过去,又或者用粪坑的水洗嘴巴,听说洗过后,整个人便懂礼貌多了。

”花疏雪慢条斯理的开口,一样一样说着,花逸竹的小脸蛋上血色慢慢的退下去,苍白一片,忍不住咬住下唇,拼命的摇头。这女人好可怕啊,她好可怕,她不是从前的花疏雪,不是那个丑八怪,她是谁啊?“不要啊,不要啊。”花逸竹大叫起来,拼命的挣扎着。花疏雪并不会真的如此对待他,虽然这小子十分的可恶,但他只是一个**岁的孩子,她一个大人不会和孩子计较,可是每次听到花逸竹丑八怪丑八怪的叫着,便十分的恼火,所以她才会吓吓他,此刻看这小子脸都变了,想必以后不敢再随便招惹他了,正准备命红栾放了他出去。

却听到小院门外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很快一堆人从外面奔了进来,为首的人穿一身华丽的衣服,头上珠钗摇曳,急冲冲的从门外奔跑了进来。花逸竹一看到三夫人出现,便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尖叫起来:“娘,娘,这丑八怪想打我。”三夫人脸色瞬间白了,冲过来的同时一把捂住了花逸竹的嘴巴,现在的花疏雪是什么样的人她不知道,不过花家上上下下,上到老夫人老爷,下到府里的下人都不敢对这女人怎么样,现在儿子一口一声丑八怪,难怪她会生气的命人抓了她的儿子,想到这,三夫人的脸色越发的白了,自已先前还指望着大小姐能帮助自已一把呢,现在被花逸竹一搅合,只怕难达成心愿了。

三夫人真想抽儿子一嘴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小小年纪便学得一身的骄纵之气,此刻的她完全的忘了,这正是自已平时教导的结果。花逸竹身为花家唯一的男丁,三夫人从小便教育他何为高高在上的主子,所以这家伙才会小小年纪便器张拔扈。三夫人捂住了儿子的嘴,脸色苍白的抬头望向花疏雪,哀求起来。“大小姐他是小孩子,妾代他向大小姐道谦了,希望大小姐大人有人量,别计较他的无礼了。”花疏雪本来并不生气,因为花逸竹必竟是小孩子,但现在三夫人一出现,她便生气了,这花逸竹是小孩子,难道你三夫人也是个小孩子,从前还由着他欺负她的前身,这令人恼恨,想着,花疏雪脸色便冷沉下来,冷冷的望着三夫人。

三夫人害怕的垂首,此刻她们母子二人的神态倒像个奋受欺凌的,和从前的花疏雪换了一个境遇。花疏雪阴骜的开口:“三夫人说话好有意思,他是小孩子,可他是谁教出来的,我倒是想请教请教三夫人,这孩子如此的不知进退,究竟是谁的过,想来父亲的意思才是个正确的。”花疏雪话一落,三夫人忍不住轻颤起来,这儿子是她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养了这么大,现在花疏雪话里的意思,是想让老爷把她带走吗,不要啊。三夫人吓得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的哀求起来:“不要啊,大小姐,求求你了。

”花疏雪其实懒得理她们母子的事情,还有这花家的事情她也懒得掺合,不过想起上次三夫人命人带了纸条给她的事情,便挥了挥手。“你们都退下去吧。”红栾一招手,领着小院空地前的下人退下,三夫人带来的丫鬟也不敢留着,全都跟着红栾的身后离开,远远的站着。花疏雪见没人了,示意三夫人起来:“好了,起来吧,以后好好教导他,他这样就算长大了又有什么用呢?”花疏雪是真心感叹,花逸竹这样嚣张蛮横无礼,就算长大了,也只不过是花家的一个米虫,有什么用呢。

三夫人一听花疏雪的话,知道她放过了她们母子,赶紧的道谢然后站了起来,并保证回头一定会好好的教训花逸竹。此时的花逸竹总算认清了现状,眼前的花疏雪再不是从前那个任他欺凌的大姐,若是他再敢招惹他,只怕便要挨打了,还会被夹手,用粪坑里的水洗嘴巴,一想到这些,小小的花逸竹紧抿着嘴巴,一个字都不敢说了。花疏雪看他的神情,自然知道他的恐慌所为何来,心里还是满意的,唇角勾了勾吩咐花逸竹。“你去玩吧,我和你娘有话说。”花逸竹望了三夫人一眼,看到娘亲点了头,赶紧的掉头便跑,好像身后有狼追似的,一刻也不敢停下。

暖雪阁门前的空地上,三夫人不安的立着,她知道花疏雪一定想问她关于她身世的事情,不过若是她没有帮助她,她是不会说的。花疏雪的淡淡的声音响起来:“你说我若是帮了你,你便告诉我我的身世是吗?”三夫人立刻用力的点头,没错,这件事除了她知道,整个花家没人知道。“好,不过我不希望你骗我。”“妾没有骗大小姐,若是大小姐帮助了妾,妾一定会知不不言,言无不尽的。”“那就好,你回去等消息吧。”花疏雪挥了挥手,等到七国联谊赛一过,她便会和花庄提这件事,以她现在的威信,花庄想必会同意,她倒要看看自已究竟有什么样不一一样的身世。

“是,大小姐。”三夫人没想到花疏雪并没有急着追问自已身世的事情,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敢留下,转身便招呼着自已带来的丫鬟离开暖雪阁。三夫人离开后不久,暖雪阁的门外,福海气吁喘喘领着人过来禀报。“小姐,不好了,宫中锦衣司的元湛大人求见。”“元湛。”花疏雪面容一沉,周身染上了冷意,她就说昨夜元湛为何会放过她,现在他这么突如其来的出现,难道说是因为昨夜宫中时,他发现了她便是那个刺客,所以才会暂放她一马,现在他过来,是为了查清楚昨夜宫中的事情。

“请他过来。”花疏雪不敢大意,立刻吩咐福海把元湛请过来,这件事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福海应声,转身去领人,小院里,花疏雪从秋千架上跃下来,在院子里的空地上来回的踱起步来。红栾立在不远处候着,一言不吭。此刻元湛出现,不会是昨夜刺杀皇上的事情有关吧,要不然元湛那样一个隐秘的人,是不会公然登堂入室的拜访主子的。既来之则安之,花疏雪想到最后坦然了,云袖一挥,豪迈的开口:“走,既然有客至,我这个做主人的好好招待便是。”她跨上石阶,悠然的入长廊,进厅堂。

红栾赶紧的大踏步跟了进去,神色也淡定得多,没错,这元湛既然来了,她们便静观其变好了,若是他咬着她们便是昨夜那刺客,她们大可一口否认,他当时没有抓住她们,现在便是死无对证。花府的总管福海,很快便领着元湛等人进了暖雪阁,一路把来人引进了暖雪阁的厅堂。花疏雪正坐在厅堂上悠哉喝茶,门外福海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来:“元大人请,小姐正厅上候着呢?”几道光影从门外走进来,为首的一人正是花疏雪熟悉的锦衣司统领元湛大人,此刻的他和昨夜宫中的人判若两人,一身高雅的白衣,眉眼清隽,眼神更是如水一般澄明,面容上拢着淡淡的温和,唇齿间一点柔润,衬得他整个人就像一个温雅的美少年,立在厅堂上淡然的望着花疏雪,不卑不亢,两下对恃。

厅堂上谁也没有说话,最后花疏雪有些心虚的站了起来,勾唇一笑,打着哈哈开口。“贵客临门,篷荜生辉,元大人,真乃稀客啊,稀客,请坐。”“好说。”元湛点头,优雅的转身走到一边去,待他一坐定,便举起了手一挥,身后的几名冷面孔的锦衣司手下便领命退了下去。花疏雪心内咯噔一沉,不过脸上不动声色,淡定的吩咐红栾:“还不快给客人上茶。”“是,主子。”红栾沉稳的上前彻茶,很快奉到了元湛的身边,然后很有眼力的一招手,把厅堂内的两个小丫鬟带了出去。

堂上,再没有别人,只有花疏雪和元湛二人。两个人四目相对,互有试探,却谁也没有说话,一人幽然凝思,一人小心回避。花疏雪终是迫于压力率先开了口:“不知道元大人此次来花府所为何事啊,眼下七国联谊赛在即,你这样的大人物一定是极忙的,怎么有闲空前来花府呢?”元湛清澈的瞳眸视线一收,修长如玉的大手端起旁边桌上的茶盎,轻轻的品了一口。厅上气氛一下子有些压抑,花疏雪头皮有点发麻,元湛不会真的知道昨夜宫中的刺客便是她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昨夜放她一马便是有意而为,她是何德何能啊,让他一再的手下饶命啊,花疏雪不由得汗颜。

元湛清透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打断了她的思量。“昨夜宫中有刺客,刺伤了皇上。”“喔,”花疏雪配合的点头,然后假装关心的问:“刺客抓到了吗?”元湛放下手中的茶盎,抬眸望向花疏雪,唇角勾出点点幽暗的笑意,他清明的眼神里,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隐藏,而且那样澄如碧湖的清澈眼眸让人觉得自已的隐瞒就是犯罪,于心不忍啊。可是她能和这元湛说,昨夜宫中的刺客便是她吗?那她可就是找死了,别看元湛现在俊美无害,可是下一刻便能轻而易举的抓了她入宫。

“昨夜进宫刺杀皇上的刺客是你吧。”花疏雪正捧茶在手喝着,元湛的话一下子使得她呛到了,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她以为这人问话总要有点技巧吧,哪有直接这样问别人是不是昨夜的刺客的,这样难道她也承认,那她不是找死吗?想着脸上神情一正,严肃的开口:“元大人今儿个来花府,便是想栽脏陷害疏雪吗?疏雪昨夜一直待在花府,一步都没有离开,所以请元大人抓不到刺客,别拿我们这些良家女子开涮,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灭九族的死罪,难道疏雪会不知道吗?”厅堂上,花疏雪振振有词的辩解,自认自已说得很合情理,天衣无缝。

元湛也没有阻止,静默的听着她的辩解,那神情极认真,似乎真的把花疏雪的话听进去了。不过等到花疏雪说完了,他才不急不燥的开口:“若非知道昨夜那人是你,你以为你走得掉?”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一闪而过异样的红,眼里更是亮起点点幽芒,不过这神色是极快的,所以花疏雪并没有发现,她现在处于震憾中,元湛竟然昨夜真的认出了她,所以才故意放她一马的。为什么啊,她戴了面纱,穿了黑色的衣服,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啊。

“元大人,你确定那个人是我?”花疏雪狡辩,这罪她可不想认,认了可就麻烦了,自已要是一口咬死了不认,谅他也死无对证。元湛自知她的顾虑,并没有十分的为难她,点了一下头,然后沉稳的开口:“我既然昨夜放了你,就不会现在抓你回去。”他来此不是为了抓花疏雪回去,若是真想抓,昨夜他便抓住她不放了,他今日前来便是给她一个警告,此事只有一次,下不为例,做人臣子,一次也是不忠了,他的心并不舒服,但是他不想为难一个女子,第二个原因,他很奇怪为何花疏雪要刺杀阑国的皇帝,按理皇上并没有做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啊,这件事,他必须搞清楚。

花疏雪抿紧唇,并没有因为元湛的这句话便有所放松,若是这男人用的是计谋呢,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不知道元大人此话何意。”“今日我来,就是想提醒你一声,虽然昨夜我放过你了,但也仅此一次,若是下一次你再进宫,我不会放过你的。”最后一句,眼光攸的暗沉无边,弥漫着浓浓的冷寒气流。花疏雪赶紧的在心里附和,以后我也懒得进宫了。那惠帝对她出手之事,她已还于他,所以若是他不做不利于她的事情,她是不想和皇室有纠葛的,但若是他再动到她的头上,她依然不会客气,只是这些她不会和元湛说的。

元湛说完并没有等花疏雪说话,便又接着开口:“你为何要进宫刺杀皇上,皇上做了不好的事情吗?”阑国皇帝对于兵部尚花庄很是看重,花疏雪不但是花庄的女儿,还曾是皇上的儿媳,她为什么非要进宫刺杀皇上呢,这其中必然有所隐秘,元湛清幽的眼睛望着厅堂上的花疏雪,幽光浮然,这眼神令人想拒绝都有点困难,花疏雪想了想,最后终于开口。“还记得那一次在宫中我泡寒泉之事吗?我被人下了媚一药,下药的便是当今的惠帝。”说到这个,便想起当时的困窘,她心头的愤怒依然存在着,这便是她进宫刺杀那惠帝的原因。

一个帝家皇上,竟然用如此下三烂的手段来给人下药,她不管他是什么目的,也许是为了对付肃王百里冰,或者是什么别的目的,但是他如此做的行径令她不齿。元湛一愣,恍然想起寒泉之地,他与她初初相遇之时,她确实是在隐在寒泉之中的,他当时放了她一马,没想到当时他倒是做对了,元湛心中松了一口气,旋尔想到了惠帝,脸色便拢了一层凉薄冷光,对于这惠帝所做的事情,他一个属下未必认同,但是他只是来还恩于他,所以他做得对或者不对,他都不会质疑。

但是此刻,他听了花疏雪的话,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失望。为君为皇者再心狠手辣,不择手段,都情有可原,但把自已的心计用在一个女人身上,实属不义之举。元湛不再说什么,站起了身抱拳望向花疏雪:“好,昨夜之事暂时搁开,不过仅此一次,请花小姐你体谅做属下的心情。”他有他的使命,虽然昨夜做的不是一个属下该做的,但他从不做后悔的事情。花疏雪看元湛并不为难他,对这个少年,心中涌起了好感,缓缓起身,温和的开口:“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元大人?”“你说。

”元湛抬眸望向堂上的女子,青衫素雅,淡妆轻描,整个人气质皎皎,虽然眼上有一枚胎痣,却似毫不影响她通身的光彩,此女比起那些名门闺秀更让人容易接受。花疏雪缓缓的开口:“你如何肯定昨夜便是我?”她实在是太好奇了,明明自认无破绽,为何元湛却可以认出她来。不过她的话一起,元湛的神情便有些不自在,随之掉头望向门外,举步而走,走到门口方扔下一句:“你身上的香味。”。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