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77章 环环计

牢房里,轩辕玥盯着慕容风,不急着回他的话,只是冷眼瞪视着他,沉声询问:“你把安将军怎么样了?”“你说呢?”慕容风唇角勾出了冷讽,不等轩辕玥说话便又接着开口说道:“他根本就是个无用的人,你以为凭他的能力可以那么快的攻下夏国的几个城池吗?若不是我为了利用他,助他一臂之力,凭他的能力恐怕再有两个月也攻不下夏国的城池,夏国的城池最后多数是落入燕国的手中。”慕容风说完,牢房中的人很多不说话,没想到安成渊并没有多少的实力,一直以来他的声名都是因为慕容风帮助他堆积起来的,而慕容风这样做,根本就是想利用安成渊。

不过说实在的,这慕容风确实是个将才,偏偏生在了慕容家,才会受到慕容铿的牵连,不但如此,慕容风竟然还一心想报复,若是他远走他乡,皇上未必会赶尽杀绝。“你杀了他,所以冒名顶替了安成渊班师回朝。”轩辕玥接着开口,不管慕容风曾经建立了多少的功劳,但凭他的狼子野心,他就留不得他。“是的,我杀了他。”慕容风一口承认了,反正今日落在轩辕玥等人的手里,他也认栽了,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的他倒是解脱了,至少下到九泉之下对慕容家的人有了交待,他是为了给他们报仇而死的。

此时牢房里的人不知道是该同情安成渊还是怒骂他了,真是蠢才,养狼为患,这件事也告诫他们,千万别随便的相信一个人,那只会让自已死得更快罢了。“朕问你,那安棠是不是你的手下。”“是的,”慕容风飞快的承认了,总之只要是他做的,他便承认。“安棠给清平郡主下百日睡,那百日睡你是从何处得到的?”轩辕玥对于这百日睡的来处十分的疑惑,听蓝晴说这种东西除非去过蛮疆,别的地方根本没有,所以慕容风哪里来的这种东西,蛮疆并不是什么人想进便进得去的,他们的部落防守得很严,蓝晴乃是蛮疆族的人,深知那里的地理位置,最后逃出来的时候,还差点丢掉了一条命呢,所以说慕容风是如何进了蛮疆族,得了那百日睡的。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蛮疆族的人,我从他手里买来的。”慕容风的回答完全是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到半点的缝隙,可正因为如此,反而让轩辕玥有些怀疑,这些话似乎早就熟记在他的心里了,难道慕容风的背后其实还有人,轩辕玥眼神微眯,盯着慕容风,见他一脸的视死如归,并不害怕任何的死亡,他知道牢房中的刑具对于慕容风来说是没有用的,所以眼下暂时先把他关起来再说。“来人,把慕容风给朕关到牢房中去。”刑部的兵将立刻领命过来押着慕容风,把他给关到了牢房中去。

轩辕玥领着人出了刑部,命令兵部的尚书立刻调派人手过来防守,务必要看住慕容风,不让任何人来救走他。轩辕玥领着杜惊鸿等人上了刑部门前的马车,怀王轩辕锦上了另一辆马车,两路人分道离开了,轩辕玥回宫,怀王轩辕锦回怀王府去了,宫中的马车走了一段路程,轩辕玥命人停下,唤了杜惊鸿进马车,秘密的吩咐他:“立刻调三千南御军的人,把刑部围得水泄不通。”“是,皇上。”杜惊鸿领命,不过脸上有疑问,慕容风被抓住了,皇上这么做是什么意思,轩辕玥倒也没有隐瞒他:“朕怀疑慕容风的背后还有人,因为这百日睡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慕容风是如何得到的?”“他不是说跟人买的。

”“难道随随便便便会遇到一个蛮疆族人,那人能随便的告诉人他是蛮疆族人吗?”慕容风先前所说的话,正是这句使得他肯定了心中的疑惑,慕容风后面似乎还有人。“是,属下立刻去办这件事。”杜惊鸿领命,闪身便走,飞快的去调集南御军的人,连夜守着刑部,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救走慕容风。轩辕玥又命令前面驾马车的太监回宫,马车一路进宫,回明月宫,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寝宫内的灯依旧亮着,床上的人还在看书,听到门外的动静抬头望过来,便看到高大俊美的帝皇从外面走了进来,扬起了一抹绚丽的笑意,床上的人放下了手中的书。

“玥,回来了。”轩辕玥点头,不管他在外面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但等回到了雪儿的面前,那绝对不会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以免影响到她的心情,偏偏花疏雪是个敏觉超常的人,虽然他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但她还是感觉到什么了,奇怪的问。“那边的的审讯不顺利吗?”先前轩辕玥已经派人回来告诉了她一声,说要夜审慕容风,现在看他的神情,分明是不太高兴的。轩辕玥坐到了花疏雪的身边,伸手搂着她,温和的说道:“慕容风什么都承认了,可是我总觉得他背后应该还有人才是的,你知道吗?当我问到他百日睡是何处得来的,他竟然说是遇到了一个蛮疆族的人,他是从蛮疆族人的手中买到的,你说这可能吗?”轩辕玥说完,花疏雪沉默了,认真的细想,还真别怪玥怀疑,确实是不太可能,那么慕容风背后是真的有人了,那人才是提供百日睡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啊,能弄到百日睡,说明这个人是不简单的。

“慕容风背后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何什么都不说,难道是想保全住那人,或者说那人也是会对付我们的,所以他不说,因为他想让那人来对付我们。”花疏雪说完,轩辕玥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和玥儿所想的一样,。“不过你别担心了,我已经命杜惊鸿暗中调集了南御军的人,守在了刑部的外面。”“我想他们不会派人来救慕容风的,猜也猜到我们肯定设下重兵,那背后的人恐怕十分的聪明。”花疏雪说完后,轩辕玥的眉跳了一下,不过什么都没有说,放开花疏雪的身子柔声说道:“朕去沐浴盥洗一番,你早点睡,这件事明日早上便知道了,若是他们没有派人来救慕容风,我会再想别的办法的。

”“好,你去洗洗,早点睡吧。”花疏雪像个柔顺的小妻子似的叮咛着轩辕玥,轩辕玥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了出去。房间里,花疏雪并没有立刻睡着,而是认真的想着,慕容风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人,这人是朝堂上的人,还是江湖中的人?轩辕玥沐浴过后,她还没有睡,轩辕玥赶紧搂着她,不让她再多想,催促她睡觉。这一夜一点事情都没有,五更天的时候,轩辕玥起床上早朝,杜惊鸿回来禀报:“皇上,一点事都没有。”这就表示轩辕玥先前所想的错了,那背后的人并没有派人来救慕容风,难道他是舍弃掉了慕容风这枚棋子。

不过轩辕玥刚走出寝宫,还没有离开,便听到殿外响起了急切的奔跑声,分明是出了什么事的,果然很快一名小太监脸色难看的飞奔过来,扑通一声跪下。“皇上,出事了,刑部侍郎大人前来禀报,今儿个早上发现慕容风不见了,倒是那刑部尚书大人在牢房里自尽而亡了。”“什么?”轩辕玥阴骜的冷喝,大踏步的越过太监往外走去,原来这背后的人不是放弃了慕容风这颗棋子,而是从另外的渠道救了他,这人好厉害的手段啊。寝宫里,花疏雪也被先前小太监所说的话震憾住了,翻身坐起来,再睡不着了,唤了门外的阿湖进来。

“阿湖,立刻带两个人去刑部盯着,若有什么情况立刻回来禀报给我。”“是,皇后娘娘。”阿湖领命自去处理这件事了,殿外芙蓉女官走进来,柔声的说道:“皇后娘娘,时辰还早呢,娘娘再睡会儿吧。”“好吧,”花疏雪望了望窗户,天色还一片暗沉,确实还早呢,便又睡下来,芙蓉领着人退到门外守着。不过寝宫里的花疏雪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事情。刑部的牢房里,轩辕玥领着杜惊鸿,身侧还有刑部和兵部的官员陪同着,刑部侍郎大人一边禀报事情的经过,一边不停的抹头上的汗珠子,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好的慕容风不见了,而刑部尚书大人竟然死了,这事还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昨夜,皇上走后不久,尚书大人忽然说不放心这慕容风,说这是皇上在意的重兵犯,不能出半点的差池,所以亲自带着两个人去看看,属下等本来想跟着的,却被大人阻止了,他说,不必劳师动众了,那慕容风被手链脚链的困住了,又被杜大人点了穴道,不会有事的,所以属下们便没有跟着,大人便带着两个手下进了牢房,谁知道他并没有让两个手下随他进去,只是让他们站在牢房外守着,他说只进去看一下便好。”“不大的功夫,大人便出来了,穿戴着同样的衣服从牢房里走出来,跟着他的两个手下因为夜黑也没有在意,本想护送大人回堂里,谁知道大人忽然说头有些晕,想回府休息一会儿,让一名手下来告诉我们一声,另外一名手下护送他回府,然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了,今儿个臣领着人过来查牢房,才发现牢中的人不对劲,面朝里一动不动的,任凭臣呼叫也不理会,臣急了,立刻命人打开牢房,才发现牢房中的犯人竟然换了,竟然成了尚书大人,而慕容风那个犯人不见了,尚书大人还,还?”轩辕玥掉头望向牢房中被忤作正在验尸的尚书大人,脸色阴骜得骇人,没想到他派出这么多的人出来,最后竟然还是让背后的人得手了,这刑部尚书为何半夜三更的来查探慕容风,虽然他是如此说的,可是却有很大的破绽的,他为什么不怕死?不让任何人跟着他,分明是别有图谋的,他早就有了一死的打算,就是为了救出慕容风,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忤作已经验过了,很快过来禀报:“回皇上的话,尚书大人身上无一处伤痕,乃是中毒而亡,臣从他的手指缝里查到了毒药的痕迹,还有地上散落的纸包,很显然的这是大人自已准备的。

”牢房中立着的所有官员,脸色都暗了,想不透刑部尚书大人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轩辕玥嗜血的命令下去:“立刻通知林府的人过来领尸。”“是,属下立刻命人前去通知林夫人。”刑部侍郎惶恐的走出牢房,命兵将去通知林夫人来牢房领尸回去安葬。刑部侍郎大人走进了牢房,陪着小心的请示:“皇上不如移驾到刑部的后堂暂作休息。”“不用了。”轩辕玥还有话要问林夫人,他想查清楚这刑部尚书为何要自杀,希望林夫人能知道一些蛛丝马迹,他想查清楚这背后的黑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让林大人情愿自杀也要把慕容风救出去。

牢房里谁也不敢多说话,都安静的陪皇上站着,有好些人拿眼小心的偷瞄地上的林大人,昨天还是好好的一个个,眨眼间说没就没了,心里不禁有些同情,林大人你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啊,好死不如赖活着,究竟是什么事你非得把那个犯人放走了,然后自已自尽啊。很快,林夫人被刑部的人带了过来,人还没有进来,便听到林夫人的哭声响了起来,很显然的是路上的时候,刑部的兵将把林大人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所以才会使得林夫人如此的伤心。林夫人领着两名仆妇从牢房外面扑进来,也顾不得向皇上请安了,便扑到了牢房中的林大人的身边,痛哭流涕,伤心欲绝。

“老爷,你为什么要死啊,这都是为了什么啊,你死了我们家怎么办啊?”听说林老爷的府上没有儿子,只生了四个女儿,出嫁了两个,现在还有两个留在府上。现在林老爷一死,林府只怕从此要没落了。牢房里的同僚们个个同情这林夫人,同时也想不透林大人究竟为了什么要自尽。林夫人哭了一会儿,便有刑部侍郎前去劝她,然后提醒她,皇上还在这里呢,还不过去请安。林夫人强忍着悲声,在两个仆妇的搀扶下向轩辕玥请安,轩辕玥望向林夫人,看她似乎确实很伤心,很显然的对自家老爷的死也不太明白一样,不过轩辕玥还是想问问,说不定可以从林夫人的话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林夫人,朕问你,林大人死之前可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回皇上的话,从来没有任何的异常,大人他早出晚归的一如往常,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臣妇与他一直住在一起,没有任何的发现。”轩辕玥想到昨日突然的抓住了慕容风入狱,然后审讯,都是临时的事情,那么林大人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人下了命令要救慕容风的,这种事都还没有传出去,知道的也都是云国的一些重要朝臣,很显然的给林大人下命令的人恐怕正是云国朝臣上的人,一想到这个,轩辕玥的脸色更难看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发生。

再一个林大人为何宁愿丢了一条性命也要把慕容风救出去,很显然的是他身上有什么把柄握在那人的身上,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林大人宁愿死,也要守着那秘密呢?轩辕玥眯了眼睛望着林夫人,不知道林夫人是否知道这个秘密。对于刑部尚书林大人,一向在朝堂之上都有很好的口碑,平时是很严谨的一个人,而且平时奉公守法,这样的他,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的过错,就算有,禀报他的面前,也最多是责罚一番,而不至于让他去死。轩辕玥如此一想,便望向林夫人:“朕有话要问林夫人,林夫人请随朕进刑部的内堂稍坐。

”林夫人神色一怔,不知道皇上要问他什么话,竟然如此的慎重,不过皇上下令了,她不敢不遵,点着头应了。“臣妇遵旨。”轩辕玥走了出去,命令刑部的兵将:“立刻把林大人的尸身送到林府去。”“是,皇上。”刑部的兵将领命,刑部侍郎等人随着皇上的身后一路陪着皇上前往刑部的内堂。不过轩辕玥命令了所有人在堂外候着,只留了林夫人一人在内堂里问话。林夫人面对着上首位置上光华万丈,却冷冽逼人的皇上,不安的垂首,望都不敢望皇上。轩辕玥倒没有故意的为难林夫人,沉声说道:“朕希望林夫人待会儿坦城相告,这样朕才会查明林大人为何会救慕容风,自杀于牢房之中,他放了慕容风,乃是一宗大罪,若是追查下来,整个林府只怕都要受到牵连。

”林夫人一听轩辕玥的话早脸色白了,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连连的磕头:“皇上,你饶过我林府上下的人吧,我们不知道老爷他究竟为什么要如此做啊。”“如若你实话实说,朕会考虑饶过你们的。”“谢皇上了。”林夫人哭着,轩辕玥命她起来回话。“林大人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例如贪污受贿,或者是私下买官卖官的现像。”轩辕玥冷沉的问道,林夫人立刻伤心的哭了:“皇上,绝没有这种事啊,我们家老爷一向奉公守法,哪里敢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来啊,以前他每次回来都和臣妇说,皇上是个精明的皇上,绝对不能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做出不好的事情来,那只是自找死路一条,他既然知道这些,又如何会做不好的事情呢?”“那究竟是什么事,使得他受了控制宁愿一死也要放了慕容风呢?”轩辕玥微眯起眼睛,如若不是这些又是什么呢,他还真是想不到了。

林夫人先是伤心的哭,忽然想到一件什么事来,忽地睁大了眼睛,满脸的惊疑,然后张嘴想说,可是最终却止住了什么都没有说。‘轩辕玥一直盯着她,自然把她的所有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沉声提醒她。“林夫人,这可不仅仅是林大人一个人的事情,还有你林府一门是否安全的事情。”轩辕玥的话一起,林夫人再次哭了起来,不过最后总算开口说了,。“皇上,本来这是一件家丑,老爷又死了,臣妇也不知道老爷的死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可是为了林家的一门,臣妇只能向皇上坦言了,只求皇上别把这件事说出去,以保全老爷以及林家的最后一丝体面。

”老爷放了犯人,自已死于牢中,本来就让林府蒙羞了,若是这件事再泄露出去,那他们林家的人真是没脸见人了。“说吧,究竟是什么事?”“回皇上的话,这是几个月前的一件事了,当时老爷招待两个客人,因为多喝了两杯酒,所以有些醉了,他迷糊中送走了两位客人,然后便准备回房休息,谁知道那一晚他竟然进错了院子,摸进了,摸进了?”林夫人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她实在是觉得丢脸啊,好不容易深呼吸才接了下去。“老爷竟然摸进了自已的女儿闺房里,因为他醉了,所以完全不顾女儿的反抗,把他自个的女儿给遭蹋了,事后他痛不欲生,恨不得死过去,是臣妇拦住了他,然后把知道那件事的两三个下人给打杀了,这件事总算瞒了下来,从此后再没人知道这件事了,可是现在老爷竟然莫名其妙的自尽了,所以臣妇不知道他的死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轩辕玥一言不吭,眼神深邃得好似汪洋,他没想到林大人身上竟然有这么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很显然的那背后的人恐怕正是因为这件事控制住了他,如若他胆敢不把慕容风救出去,那人便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身为刑部的尚书,如若传出这种事来,那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到时候就是生不如死了,再加上林大人身上背着这么一个重债,只怕早就在人间地狱了,所以后来他才会在牢中自尽吧。

不过林夫人说这件事知道真相的人都被她打杀了,那么还有谁知道这件事呢?“那天晚上林大人招待的两个客人是哪两位?”“明王爷和李丞相二人,因为先前的时候老爷感染了风寒,两位大人便过来探访老爷,老爷的身子已好了,所以便命人备了晚饭,留了两位大人下来用饭,饭后他们都离去了。”轩辕玥没有说话,挥手示意林夫人回去。“好好的安葬林大人吧,这件事朕不会说出去的。”“谢皇上,谢皇上了。”林夫人眼睛肿得像桃子似的,转身凄凉的离去了,失去了家中的顶力柱,日后她们母女也只不过是靠人接济过日子的落魄户罢了。

刑部内堂门外,众官员一看林夫人出来,赶紧的进来侍候着皇上,轩辕玥已经起身了,命令杜惊鸿:“回宫。”“是,皇上。”杜惊鸿领命,身后的官员齐齐的把皇上送出了刑部,轩辕玥领着一些人回宫去了。明月宫里,花疏雪早起后用了点早饭,又在后花园里和霓裳还有纳兰悠等人散了会儿步,说起早上发生的事情时,满脸的忧色,纳兰悠和轩辕霓裳便宽慰她,好不容易神色才放松一些,便看到阿湖回来了。阿湖一挥手示意四周的宫女都退下去,然后恭敬的禀报。

“娘娘,慕容风被放走了,刑部的林大人已经死了,林夫人过来把尸体领回去了,皇上单独问了林夫人一些话,至于问的什么话,属下不知道。”花疏雪点了点头,然后望向纳兰悠:“你怎么看这件事?”纳兰悠本就十分的睿智,此时听花疏雪询问,微微的凝眉,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回答。“我觉得这云国的朝堂上怕是还有名堂。”花疏雪心情沉重的点头,她就是想到这个,才会如此的沉重,本来以为慕容风被抓住了,所有事便迎刃而解了,谁知道背后竟然还牵扯到朝堂中的人,因为只有和林大人近身相处的人才会知道他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定是那人掌控了他什么秘密,迫使得他不得不放了慕容风,要不然谁不想活着啊。

“究竟是什么人在也同样的想对付我们呢?”花疏雪认真的把朝堂上的人梳理了一遍,最后发现实在想不出谁有如此做的必要。玥并不是残杀凶狠的人,他虽然整顿了朝堂,但也不到至于滥杀无辜,除了在逃的慕容风因为灭门仇恨而如此的恨他们,还有谁呢?她几乎想破了头脑也想不出来。纳兰悠看她一脸的烦恼,赶紧的笑着劝她:“别想了,也许皇上知道些什么,他既然问了林夫人一定知道些东西,说不定其中有什么破绽?”花疏雪不再说什么,一行人往回走,迎面便看到三个小小的身影奔了过来,直扑向纳兰悠和蓝晴两个人,高兴的叫起来。

“舅舅,蓝姨,你们陪我们去玩。”纳兰悠还没有说话,蓝晴倒先叫起来:“好啊,好啊,这宫中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昨日我还没有逛够呢,今日我们一起去玩。”蓝晴的个性和小孩子很像,所以深得三个小家伙的喜爱,现在他们更多的是粘着蓝晴,倒把纳兰悠和轩辕霓裳两个人靠后排了。纳兰悠和蓝晴两个人伸手牵着三个小家伙,抬头望着花疏雪:“雪儿,我带他们去玩了。”“好。”花疏雪点头,身侧的轩辕霓裳不由得吃味的嘟起了嘴巴,这三个小没良心的,一有新人便忘了她这个旧人了,太可恨了。

花疏雪一掉头便看到轩辕霓裳幽怨的嘴脸,不由得好笑的询问。“霓裳,楚流光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一提到楚流光,霓裳的脸上便有幸福的笑意:“有,他派人送了信进宫来,告诉我很快便好了,会过来娶我的。”“那你总算等到了。”花疏雪取笑轩辕霓裳,霓裳不依的推着她:“皇嫂,你竟然取笑人家。”花疏雪忽然认真的望着她,伸手握着她:“其实你们辗辗转转的这么长时间,也差不多该成亲了,以后便是幸福的日子了,所有的磨难终于过去了。”“承皇嫂的吉言。

”霓裳笑了起来,花疏雪拉着她两个人往回走,不远处有两个小宫女奔跑了过来,一福身子飞快的禀报:“皇后娘娘,皇上回来了,正在殿内候着娘娘呢/”花疏发一听轩辕玥过来,立刻想到先前阿湖禀报的事情,赶紧的放开霓裳的手往明月宫的大殿走去。霓裳只和她打了一声招呼,便回自已住的地方了。明月宫的大殿内,轩辕玥正靠在大殿一侧的椅子上闭目养神,直到听到殿外响起的脚步声,才睁开了眼睛,一瞬间栩栩如辉的光芒,只见花疏雪心急的大踏步走过来,一直走到他的面前,还没等到他说话,便伸手拽了他急切的问起来。

“怎么样,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睨?”“我就知道你会心急,所以才会回来告诉你一声的。”轩辕玥说着还伸出修长的手指刮了一下花疏雪的鼻子,亲热的说道,花疏雪吐了一下舌头,忽地想起大殿内还有太监和宫女呢,飞快的回头,才发现大家早就退到殿外去了,因为他们深知皇上皇后娘娘恩爱,每次都会做些没下限的动作,所以宫女太监们为免自已长针眼,每次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们便赶紧的退到殿外去。轩辕玥伸手抱她坐在自已的腿上,好笑的问她:“怎么了?”花疏雪摇了摇头,想起正事来,赶紧的问道:“你可是查到慕容风背后的究竟是什么人了?”轩辕玥摇头:“现在怀疑他背后的人不是明王就是李丞相?”“怎么又牵扯上李家了,先前刚放了他们家。

至于明王,我记得明王一党可是忠心的保皇派啊。”花疏雪满脸的不解,轩辕玥凑到她的耳边,把先前林夫人所说的事情告诉花疏雪一遍,花疏雪不由得满脸的无奈,没想到在刑部尚书身上竟然还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真是喝酒误事,若不是喝酒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最后还连累得自已妄死了,扔下这么一大家子人不管不顾了。其实这刑部尚书林大人还是个不错的人,只是最后却这样死了,由此看来这背后胁迫他的人更可恨。“既如此,这明王和李丞相还真有些嫌疑,不过究竟是他们何人呢?”那一晚的事情,很可能后来有人重返了尚书府,然后发生了这件事情,被那重返的人发现了,所以才会拿这件事来威胁林大人,可这个重返的人究竟是谁呢,很显然的当时他并没有从正门而入,而是从偏门而入了,又或者还可能是别人。

“在没有查清楚这件事情之前,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轩辕玥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满脸的凝重,花疏雪自然是了解其中意思的,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此事牵扯到云国朝堂上的两大重臣,一个乃是忠心耿耿的明王,一个乃是劳苦功高的李丞相,李丞相先前被皇上派到阑国的去整顿,他可是尽心尽力,力求不出任何一点差错的,这两个都是于云国有功的,除非有证据证明他们做了不利于云国的事情,否则还真不能随便传出什么话来。

“朕已经暗中派人盯着丞相府和明王府了,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知道,朕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动了手脚,如若明王和丞相都没有任何的动作,那么就是别人了。”他其实倒宁愿慕容风背后的是别人。不过那实在是太过于凑巧了,林府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就偏巧被发现了呢,如若是别人发现,恐怕早就传出去了,哪里还会想到拿来要胁林大人做事。花疏雪点了占头,现在她最担心的还是慕容风这个人,他被放了,先前还被皇上给抓了,现在一定会变本加厉的。

“慕容风一定会变本加厉的报复的,我最担心的是这个。”轩辕玥挑眉沉声说道:“其实慕容风不比从前的夜冥,至少他不会伤害无辜的百姓,他现在只想对付我们皇室中的人,或者更想对付我,我会小心的,至于宫中的别人,我已经命令下去了,每一个宫殿都加派了人手。”“对了,我怕他易容混进宫中来,”他对易容术如此精通,若是混进宫来,恐怕难以防犯。“这个慕容风其实是个有实力的人,只可惜他生错了人家,竟然投生到慕容家去了,才会走到今日的这般地田,更何况他一心报仇,如若不报仇,他们倒也不至于赶尽杀绝。

轩辕玥认真的想着,眼睛忽地闪过幽芒:”我忽然想到了,慕容风若是进宫来杀人,他一定不敢随便找上你我,因为他知道我们武功厉害,而我的孩子们也和我们住在明月宫里,十分的不方便,再加上三个小家伙也很厉害,他不敢随便冒险,那么最后只有一个人是他可以动手的。“轩辕玥如此一说,花疏雪不由得挑高了眉:”你说的是霓裳,这怎么行,若是霓裳真的被伤到了,楚流光不知道会如何的伤心。“”我不会让她被伤到的,因为这两日晚上,我可以躲在霓裳的寝宫里,若是慕容风出现,我一定会擒住他的。

“”你躲在霓裳的寝宫里?“花疏雪眨了眨眼睛,如若轩辕玥躲在霓裳的寝宫里,她倒是放心了,因为虽然慕容风厉害,玥也不会怕他的。”好。“”我另外派杜惊鸿等人防守着明月宫,你也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有事的,只要抓住慕容风,我便可以查清楚他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只怕他未必肯交,若愿意交,先前便交了。“花疏雪有些恼怒,慕容风是不可能交待出背后之人的下落的,若是他愿意交,先前便交了。”不管这个了,先抓住慕容风才是真的,因为他在外面我们随时就有危险,哪怕是杀了他,也不至于让我们自已危险,等到除掉他,再来对付另外的人。

“”好,那就这样办了。“花疏雪点头应声,两个人放开了这件事,在殿内好好的亲热了一会儿,轩辕玥才放开了花疏雪的手然后走了出去,前往上书房里处理政务,同时命太监召了霓裳公主进上书房,把先前和花疏雪所说的事情与霓裳说了一遍,霓裳自然是满口答应的,能除掉慕容风是好事,轩辕玥让霓裳回去,立刻开始装病,并把消息传出去。很快,宫里的人知道公主生病了,现在身子很虚弱什么的。晚上,花疏雪一个人宿在寝宫里,莫邪的身体已经大好了,留在寝宫里陪着她,两个人说着话,早早的便休息了。

半夜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喧哗声,花疏雪和莫邪二人同时一惊都醒了,飞快的朝殿外唤人:”发生什么事了?“芙蓉女官领着人冲了进来禀报:”皇后娘娘,公主的寝宫那边有刺客出现,现在打了起来?“花疏雪本来还以为这慕容风至少要等两日的,没想到他如此的急切的进宫来报仇,看来是等急了。------题外话------亲爱的们,今天早上弄新文,所以这文上传得慢了,此文很快完结了,笑笑的新文已开,亲们给个收藏啊,给个收藏,给个动力啊。

笑的新文链接在此文的简介里呢。《神医世子妃》花轿临门,却被拒之门外,靖王府大门内扔出一纸休书,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原轿返回’。国公府的嫡女楚琉月,代姐出嫁,大婚受辱,不堪受辱,一头碰死在石狮之上。唐蕊,唐门第一百二十八代的传人,医术高超,毒术更是惊人,没死在无数次的试验中,却死在了未婚夫的精心谋算中。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