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72章 御吏大夫谏纳妃

寝宫内响起了三个小家伙不依不饶的哀求声,大人们也都看着他们,没有似毫阻止的意思,不管是轩辕玥还是轩辕霓裳,都希望自已的父皇和母后能团聚在一起。欧阳绮罗看着身边围着的一团人,知道他们其实都希望她原谅皇上,可是她的心里想到从前还是有缝隙,她为这个男人做了那么多,可是她却轻易原谅了他,实在是不甘心。花疏雪自然看出了母后的心思走到她的身边,伸出手握着她,柔声细语的开口说道:“母后,若是你心里生气,那就更该留下父皇折磨他才是啊,总之把他留在乌篷国,要怎么收拾他都是母后的事情,母后可是乌篷国将来的女皇陛下啊。

”花疏雪的话说完,身后的欧阳索走了过来,认真的望着自已的女儿:“绮罗,既然他知道自已错了,就留他下来吧,以后父王若是不在了,也有个真心真意的人陪你。”虽然这个女婿所做的事情确实让他很恼火,可是绮罗若是做了乌篷国的女皇,就算可以纳皇夫,又有几人是真心相待她的呢,倒不如原谅这个男人,他看出这个男人是很爱绮罗的,所以他希望绮罗原谅他。欧阳绮罗看着身边一张张的脸,发现大家全都一脸希翼的望着她,最后把视线移到了那个罪魁祸首身上,发现他正一脸温融笑意,温柔的望着她。

她咧了咧嘴,慢慢的说道:“好吧,不过对于我曾经所受的伤害,我不会就那么算了的,以前所受的种种,恐怕也轮到你受一次了。”听到欧阳绮罗如此说,寝宫之中的人都笑了起来,同时望向了文顺帝。“父皇,母后原谅你了,你还不快表表决心。”文顺帝反应过来,立刻走到了欧阳绮罗的身边:“谢谢你,以后我一定会照顾你的,你若是心情不好了,所以骂我惩罚我出气,我绝不会有任何怨言的。”欧阳绮罗点了点头:“虽然我留下你来了,但是惩罚是必不可少的,若是哪一天你累了,可以回云国去。

”寝宫里发出了欢呼之声,众人全都围着了他们两个人的身边,一起笑了起来,欢乐充满了整个宫殿。欧阳索咳嗽了一下,众人一起望着他,只见他笑望着众人,淡淡的开口说道:“本王决定把皇位传给绮罗,三日后便是她的登基典礼,你们观了礼后再回去吧。”欧阳绮罗忍不住叫起来:“父王,你好好的为何要我登基啊。”欧阳索笑着解释:“女儿啊,父王年纪大了,你就让父王享享清福吧,等到你接手王位后,父王我就出去游山玩水了,再不理会朝堂上的事情了。

”欧阳绮罗总算不说话了,她自然不希望自已的父王一直劳累着,她已经让他操了太多的心了,所以最后欧阳绮罗笑着点头。“好,父王。”她答应了欧阳索后,掉首望向了儿子儿媳还有女儿等人,邀请他们留下来看她的登基典礼。“玥儿,雪儿,裳儿,你们留下来等我的登基典礼过后,你们再回去吧。”“好的,母后。”三个大人应声,三个小家伙一听欧阳绮罗的话,不由得嘟起了小嘴巴十分不满的抗议起来:“皇奶奶真的好偏心啊,都没有邀请我们参加这典礼,我们好难过啊。

”宸宸装模做样的动作不由得再次逗笑了大家,接下来一家人围坐在寝宫内陪着欧阳绮罗。三日后,女皇登基典礼隆重的开始了。一大早轩辕玥等人便起来收拾一新的前往王宫的光明殿去观礼。一身紫色风袍的欧阳绮罗,经过三日的调养,神色已好多了,被那紫色一衬,风华潋潋,举手投足便有一股狂妄睥睨天下的霸气,令乌篷国的文武百官臣服,对于这位女皇陛下,众人报以了极大的信心,她可比老王上更具有帝皇的果断狠决,日后的乌篷国前途不可限量啊。

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坐在贵宾席上观礼,看着文武百官朝拜着自已的母后,心中满是欣慰,彼此相望了一眼,然后伸出手紧握在一起。“现在我们总算不必担他们了,父皇和母后在一起,我们也放心了。”“是啊,一切总算圆满了,”“这一次回去,他们是彻底的放下心了,父皇在这里陪着母后,他们没什么好担心的。一旁的轩辕霓裳看着上首光华四射的母后,不由得笑了起来:”母后真的好漂亮啊,她是生来要做皇帝的。“她说着竟然抹起了眼泪,想到要离开父皇和母后,她的心头生出了不舍,可是她们该回去了,云国离不开皇兄。

大殿上,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个人听到她的说话声,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丫头分明是舍不得离开母后的,不过为了楚流光,她不会留下来的。等到欧阳绮罗登基后,第二日轩辕玥和花疏雪总算启程离开乌篷国了,临行前,欧阳绮罗亲自送了他们出宫,她知道这一次儿女们回去,以后再不会回来了,所以眼里忍不住涌上了泪水,伸出手抱了每一个人,给儿女们祝福,希望他们每个人都幸福。轩辕玥没有忘了叮咛文顺帝:”父皇,以后一定要照顾好母后。“”文顺帝点头,这是孩子们给他们的机会,所以他一定会珍惜的,以后跟在绮罗的身边,照顾她的饮身起居,直到她全然的原谅他为止。

“我会的,放心吧。”三个小孩子不舍的一遍遍的招手:“皇爷爷再见,皇奶奶再见,我们会回来看你们的,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马车一路离开了,直奔遥远的前方,身后的两道身影一直目送着那辆马车,直到他们走出去很远了,才收回视线,回身进宫去了。这一次的回程,完全不似先前的焦急愁苦,而是整个身心都欢快的,一路上不时的听着小家伙们勾心角的争吵着,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看他们可爱的样子,不由得心情愉悦舒畅起来。众人回到云国的时候,已是玥帝二年的冬天了。

云国的安陵城,一片热闹,现在的云国和先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繁华热闹极了。酒楼茶馆更是层出不穷,生意红火又热闹。大街上,花疏雪领着三个小家伙还有莫邪在逛街,她们一直待在宫中,实在是闷得慌,所以今日出宫来逛逛。花疏雪一身女扮男装,十足的俊美帅哥一枚,莫邪也是一身的男装,清俊秀逸,两个人往大街上一站,便吸引了不少的视线,身侧跟着的三个小家伙更是惹人眼球儿,所以这一行人走到哪里,都让别人行注目礼。暗处有不少的的隐卫跟着,保护她们的安全,这些人是皇上派出来保护皇后娘娘和皇子公主的。

三个小家伙一看到街道边的各式小玩艺儿,眼睛都亮了,扑了过去,虽然他们一直待在宫中,宫里有很多的好东西。可是这坊间的小玩艺儿还是很吸引他们,尤其是绾绾,看中了很多可爱的东西,捧在手里朝身后的花疏雪叫起来,。“爹爹,人家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一连指了好几样的东西,花疏雪笑着点头,然后吩咐莫邪上前付钱。莫邪付了钱后,帮助三个小家伙拿东西,手里手外的捧着满满的,三个小家伙的手里也拿了不少的东西。花疏雪唇角抽了抽叮咛他们:“好了,别买了,下次出宫再买好了,若是一次性把什么喜欢的东西都买了,那下次再出来玩什么呢?”她的这话倒是得到了三个孩子的认同。

“是,爹爹说的事。”三人说完,绾绾挑高了细细的弯月眉,甜笑着说道:“不过肚子好饿啊,爹爹不如我们在外面吃了再回宫,人家好想吃外面的东西啊。”绾绾一说,皓皓和宸宸二个也缠了过来。“我们也想吃外面的东西,。”宫里的东西虽然好吃,可是都吃腻味了,他们好想吃吃外面的东西啊,三个小家伙一起哀求起来,花疏雪只得同意了,其实她也好想吃吃外面的东西啦。一行几个人往前面不远处的酒楼走去,此时正是中午,酒楼门前进进出出的人很多。花疏雪和莫邪二人领着三个孩子刚走过去,还没有来得及进酒楼,便看到有几个面相冷酷的高大汉子,提着三个人走了出来,一把把那三个人扔在酒楼门前,然后转身便走进了酒楼。

此时酒楼门前围了不少的人过来,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花疏雪望向那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的三个人,分明是被打伤了的,不由得挑高了眉望向了酒楼,听着耳衅不少人议论。“你们真是找死,什么人不好惹,竟然招惹安家的人,这挨打可是自找的,现在安家的人在安陵可是一方土霸王,这安旌也是你们招惹得起的。”地上的三个人挣扎着起来,一人无语的说道:“我们并不知道我们雅间隔壁是安旌那个混蛋的雅间,若是知道我们才不会去招惹他呢,怪就怪酒楼没把这事说清楚,所以我们才会被打。

”花疏雪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很显然的这什么安旌是一方土霸王,没到安陵城竟然发现了这号人物,还真是让人稀奇,花疏雪一边想一边问身边的人。“这安旌是何人啊?”身边的人听到她问话,不由得奇怪的挑眉,然后小声的说道:“看来你是外地人,你小心些,千万记得别招惹安家人。”“是啊,这安旌啊就是大将军安成渊的侄儿,知道安成渊将军吗?那可是立了无数战功的功臣,皇上可是极重视他的,可是他们安家现在是安陵城的一霸,谁敢招惹他啊,所以说你们小心些。

”围观的百姓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散开了,不敢再多做逗留,若是被安家人发现他们在背后说坏话,可就倒霉了。花疏雪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原来这什么安旌竟然是安成渊的侄儿,可恶的东西,。因为安成渊成了云国的功臣,所以安旌便如此张狂吗?如若再容许安家的人如此张狂,只怕云国的百姓心中,他们皇室也成了让人不齿的皇家,何况这安成渊虽然是将军,可是杀敌的可是那无数的将士,哪里全是他一人的功劳,现在他的家人如此欺负别人,实在是可恨。

花疏雪和莫邪二人领着三个孩子走了进去,大厅里不少人都在安静的用饭,显得很整齐。小二一看到有客官登门,赶紧的过来迎客,花疏雪脸色冷冷,沉声问:“可有雅间,给我们来个雅间?”小二一听花疏雪的话,脸色微微有些犯难,看这客人一身的贵气,想必不是寻常人,若是得罪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可是楼上有一间雅间里待着的可是大爷,谁也不敢招惹他们。皓皓和宸宸看到小二不说话,不由得皱起了好看的眉头:“问你话呢,有没有雅间啊,我们饿死了,快把你们这里好吃的东西拿出来,磨噌什么?”“雅间有倒是有,就是?”虽然楼上的安少爷没有说不让人进二楼的雅间,可是先前那三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惹着这些人了,所以被打了出去,这些人长得皮白肉嫩的,若是再被他们打,怕受不了,所以小二有些为难。

“好了,既然有就带我们上去吧。”莫邪沉声命令,她已看出主子十分的不悦,冷冷的吩咐。“是,是,那请几位少爷跟小的上二楼的雅间。”其实二楼一整个楼层有不少的雅间,那安家的少爷只不过要了一间雅间,想必不会说话的。先前那几个人可能是因为离安家少爷太近了,说话太大声,所以惹得安家少爷不高兴了,才会挨打吧,这次他把这几人带离得远一些总不成问题了。小二如此一想,便领着人上楼了,谁知道在二楼楼梯口拐弯的地方,竟然被人拦住了去路。

几个人高马大的人面无表情的拦住了花疏雪等人的去路,还脸色冷冷的说道。“立刻滚下去,今儿个不准任何人进二楼的雅间,安少爷心情不好了。”此言一出,小二腿肚子一哆嗦,赶紧的回头望向花疏雪和莫邪二人:“客官,走吧,我给你们安排到楼下用饭吧。”本来楼下楼上用饭倒是无所谓的,但花疏雪和三个小家伙对于安家人的此举十分的生气,所以个个脸色冷冷。皓皓率先开口:“我们就要在楼上用饭,他们算个什么东西啊?”别看皓皓的年纪不大,可是他的武功已学得不错了,所以并不害怕这些黑衣大汉子。

宸宸更是恼怒异常,他甜甜的一笑,和皓皓并肩怒视着对面的安家手下。“你们这些浑帐东西,还不给小爷让开,找死。”他嘴里一声找死,手里便洒出去一丝粉末,那些安家的手下,立刻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几个人满眼惊恐的叫起来:“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做什么,你们这些为虎作怅的家伙,小爷给你们下毒了,对了,你还是赶快去找人解毒吧,要不然一个时辰后你们统统没命了。”宸宸说完还手掩嘴,卖萌的轻笑。“小爷我可是很有善心的,给你们一个时辰了,快滚吧。

”那几个人挣扎着爬走了,花疏雪和莫邪二人一人伸出一只手提起了那脸色白得像一张纸的小二哥哥。“现在带我们去雅间吧。”“大爷啊,你们快点走吧,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你们待会儿要倒大霉的。”小二哆嗦着说道,催促花疏雪等人离开,不过没人理会他,把他一路架进了二楼,小二没办法只得给花疏雪等人指了一个雅间。几个人刚坐下来,命令小二下去给他们张罗饭菜去了,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然后有人恼怒的叫起来。“什么人竟然胆敢招惹我们安爷啊,找死不成?”门哗啦一声被人踢开了,花疏雪淡淡的望向莫邪:“把他的脚给我废了。

”“是,主子,”莫邪身形一闪,快若闪电,眨眼窜到了那踢门的人身边,手中多了一柄短剑,眨眼挥出去,只听得一声刺耳的吼叫声响起,那人的脚筋被挑断了,抱住了脚惨叫不已。门外安旌领着人走了进来,他的身侧还跟着一些光鲜耀眼的人,正是安陵城的一些贵公子。数人一走进来,便挡住了雅间的光线,花疏雪眯眼,嗜血的冷芒直射出去,那门前的贵公子有些人看出一些门道,这里面的人看起来不好惹啊,赶紧的往安旌的后面缩去,并叫了起来。“安旌,算了,我们走吧。

”安旌一听哪里同意,最近他正春风得意,走到哪里都耀武扬威的横着走,寻常人根本没被他放在眼里,即便是雅间里的花疏雪,他也不认为有可怕,所以一听到身后的伙伴让他离开,不由得冷哼。“爷可丢不起这个脸,竟然胆敢打伤爷手中的人,分明是找死。”花疏雪听他一口一声爷,倒是笑了起来,那笑要多血腥便有多腥,缓缓的拍起手来,傲气凌人的说道。“说实在的从来还没人敢在我面前称爷,你还是第一个。”她话音一落,袖衫一甩,碧光耀起,龙魂抛了出来,对准了安旌掷了过去,安旌没想到竟然有人胆敢如此狂妄,竟然一点都不买他的帐,虽有武功,却是措手不及,再加上龙魂的威力十分的强大,竟然一下击中头,头顶上鲜血直流,满脸都是。

雅间内,安旌背后的那些人全都变了脸色,安府的下人更是冲了过来,有人扶住他,有人取了白帕子给他擦脸,忙碌成一团。安旌头晕晕的快支撑不住了,一把推开了身侧的人,怒视着对面的花疏雪和莫邪等人,沉声叫起来:“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欺到我安家人的头,是不是不想活了。”花疏雪一看,竟然还如此硬气,分明是欠打,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龙魂,朝暗处的隐卫命令:“吹欢,颜成,给我狠狠的揍这些家伙,然后告诉他们,我是谁?”花疏雪的话音一落,两个隐卫从暗处闪身出来,身手俐落的朝安旌扑了过去,这一次不但是安旌,连安旌身后的那些贵公子也没有逃脱过去,雅间内打成一团,莫邪和三个小的也看得热血沸腾,全都冲上去逮住一个人打得稀咧哗啦的,最后叠成了一团,哼哼歪歪的全都挂了彩。

安旌捂住鼻子,他的脸全都挂了彩,鼻子被打歪了,鼻血直流,牙齿更是掉了好几个,先前被花疏雪的龙魂给砸了一下,现在再被打得头破血流,安旌总算认了栽,只是他撑着最后一口气问。“你究竟是什么人?”“想找我报复吗?”花疏雪阴侧侧的问,就算他不找她,她也会找他的,当然是找他背后的安成渊安大将军。叶欢和颜成等人是轩辕玥训练了的隐卫,在暗中保护皇后娘娘的,此时一听安旌的话,恼怒的喝道。“瞎了你的狗眼了,皇后娘娘和皇子公主们在此,岂容尔等在此撒野。

”此言一落,安旌总算知道今日碰到克星了,嗷的一声昏了过去,他身后的几人也纷纷的昏了过去。花疏雪扫视了一眼叶欢,命令他:“把人给我扔出去,对了,让小二给我们快些上菜,我们饿了。”“是啊,好饿啊。”三个小家伙全都叫了起来,先前他们也出手了,这会子忽然觉得好饿啊。莫邪走了出去,朝楼下唤了一声,命小二把酒楼最好的菜拿了上来。楼上先前的动静,楼下的人都吃见了,本来以为倒霉的是花疏雪等人,没想到现在这些人竟然没事,倒是安家的一行人全都一个不吭声了,小二赶紧的应声准备酒菜,很快端了上来,一看雅间外面一堆乱在一起的人,不由得吓了一跳,手软脚软的走进了雅间里,望了望里面的两个公子,三个小孩子,心惊胆颤,小心翼翼的,这些人好厉害啊,把安少爷等人全打趴了,他们就不怕回头安少爷找他们报复吗?小二把酒菜摆入,皓皓和绾绾等小家伙已经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还不住嘴的夸赞。

“好吃好吃,果然比家里的好吃啊。”小二弯腰正想退出去,花疏雪叮咛了他一声:“你命人把外面的人各自送回府去。”“是,客官。”小二应声退出去,立刻一路腿软脚软的下了楼,禀报了掌柜的,掌柜的脸都黑了,赶紧领着人上来把这些少爷给各自送回府,他们酒楼还要开门营业呢,若是在这里死了人,麻烦可就打了。酒楼里的人好不容易的把这些受伤昏迷的,还有装昏的人一个个抬出去,花疏雪等人也吃饱了,慢条斯理的下了楼。一路有说有笑的似毫不担心,一楼的大厅里,众人看到他们雅雀无声,一个个的拿眼偷瞄他们,不敢多看,这些人连安家的人都敢打,想必身份更金贵,究竟是什么来头呢?可是谁也想不透,那掌柜的脸色如纸一般白,头上豆大的汗珠子往下滚。

一看到花疏雪等人要离开,赶紧的拉住:“客官,你们打了人,现在走了,待会儿人家找上门来,我们铁定吃不了兜着走啊。”“他们不敢来找你们的麻烦。”安旌既然知道她是当朝的皇后娘娘,他就不该再出来惹事,眼下只能躲在家里偷偷的养伤罢了。掌柜的还想说什么,莫邪却瞪了他一眼,然后扔下一锭银子,跟着花疏雪的身后走了出去,三个小家伙紧随其后的奔了出去,一路回宫去了。明月宫。花疏雪刚回宫,迎面便奔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拉着她上下的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事了,才松了一口气。

这待在明月宫里等着她们的人既然是轩辕玥,花疏雪看他此刻的神情,心知肚明,他定然是得到了消息,她们和人打了起来,所以才会心急地过来吧。“我们没事。”“安家的人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皇后都敢惹,该死的浑帐。”“他们确实混帐,没想到安成渊成了大将军,连带的他们一门个个耀武扬威的,恃强凌弱,更甚是成了安陵的土霸王,这样下去怎么行,你一定要给安成渊当头捧喝,他是云国的功臣,我们不想动他,但不表示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看来要好好的整顿一下朝堂,眼下有些人功高盖住了,如果这样下去,这云国恐怕都成了他们的了,皇上的威信何在呢?”花疏雪一想到安家的事情便十分的生气。

轩辕玥伸手握着她的手,柔声细语的劝道:“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今儿个奔了一天,是不是累了,还是进去好好休息休息。”轩辕玥的话一落,皓皓和宸宸还有绾绾倒先叫了起来。“父皇,儿臣累了,儿臣下去休息了。”“好,下去休息吧。”轩辕玥挥了挥手,莫邪把他们三个领出去,交给专门侍候他们的青栾还有几个宫女和太监。寝宫内,轩辕玥安置好了花疏雪休息,走了出来,迎面看到莫邪,冷硬的命令:“照顾好皇后娘娘。”“是,陛下,奴婢知道了。

”莫邪现在是明月宫侍奉皇后娘娘的女官,领命进了寝宫,寝宫内,花疏雪并没有休息,睁着一双大眼睛,骨溜溜的转着,精神特别的好,一看到莫邪走进来,无奈的说道。“皇上非让我休息,其实我不累,也没事。”“主子,皇上是真的疼主子,主子就算睡不着,也心疼些皇上的心意,就在床上躺躺吧,奴婢陪你说说话。”花疏雪没反对,靠在床上把玩着自已的手指,眼下天下局势初定,那些在战争中立了功的人便有些功高盖主了,自以为自已了不起了,下面还指不定生出什么事来呢,如此一想,脸上拢了寒冰。

“邪儿,回头派人注意着朝堂上的动静,另外,再派出一些人留意京里的动向。”“是,娘娘,奴婢知道如何做了。”莫邪点头,回头她就派人出宫,留意京里的动向,还要注意朝堂上的情况,随时禀报给皇后主子。花疏雪看莫邪站在床前,拍了拍身边位置,示意她坐下来,经历过这么多,在她心里,莫邪已经不单单是一个下人了,她把她当妹妹一般看待。莫邪也不和她客套,那些都是虚的,她们彼此有情意是真的。“邪儿,跟本宫说说你和怀王爷的事情?”一听到花疏雪提到怀王轩辕锦,莫邪的脸颊忍不住红了,立刻摇头反驳:“主子,你想多了,奴婢和怀王殿下能有什么事情啊,就说有也是胡闹的,怀王可是云国的王爷,奴婢只是个奴才。

”“什么奴才奴婢的,你若是愿意,我立刻认了你当妹妹,封个郡主,看谁说你是奴才。”花疏雪立刻不高兴的冷哼。莫邪心里一暖,唇角的笑意像一朵花儿。“邪儿能得到主子的厚爱,是邪儿的福气,邪儿以后一辈子侍候主子。”虽然她和怀王轩辕锦总是撒泼打混的,但是她心知肚明,怀王乃是云国的皇亲国戚,多少名门闺秀想嫁给她,怎么也轮不到她,而且她从来没想过嫁人,她只想侍奉主子,一辈子不嫁人。“胡说,哪有一辈子不嫁人的,这是我的命令,等到云国朝堂稳定了之后,若是轩辕锦来求我,我就会让你嫁给他的。

”“主子?”莫邪有些无语,哪有命令人嫁人的,不过她没说什么,因为轩辕锦恐怕不会来求主子的,他虽然对她有些意思,但是眼下他可是云国大家闺秀眼里的香馍馍,多少名门闺秀都盯着他呢,他又如何会想到她呢,还来求皇后主子,更不可能了。“这事以后再说吧。”莫邪附和着,花疏雪有些累了,打了哈欠,闭上眼睛靠在莫邪的肩上睡觉,寝宫一片安静。两日后,早朝还没有下,莫邪便得到了消息,闪身进了寝宫。“皇后娘娘,今儿个早朝的时候,御吏大夫等人竟然让皇上纳妃,说这是祖制上留下来的规矩,不可违背,那御吏大夫竟然还以死相逼皇上呢?说皇上若是不纳妾,他就一头撞死在大殿上。

”花疏雪本来睡得正香,忽地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一张脸早黑了。没想到这刚消停了两天,这些老家伙又开始来事了。“皇上呢?”“皇上让御吏大夫当殿撞死呢,然后朝臣拉住了御吏大人,现在大殿内正闹着呢?”“这帮老混蛋,当真无法无天了,竟然拿这个来威胁皇上纳妃,可恶的东西,侍候我起来,本宫要去瞧瞧,他们是如何闹的?看来这其中少不了安成渊的事情。”前两天刚打伤了安成渊的侄儿,今儿个便生出这种事来,这御吏大夫恐怕也是安成渊拾撺了的,这个老混蛋。

莫邪飞快的上前侍候花疏雪起身,并朝门外唤了一声:“芙蓉姑姑。”芙蓉女官是以前侍候阮后的女官,现在在明月当管事的姑姑,十分得花疏雪的心,因为芙蓉女官很忠心。芙蓉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福身子:“见过皇后娘娘。”“娘娘要去早朝的正太殿,姑姑命人准备一顶软轿备用。”“是,奴婢这就去准备。”芙蓉女官退出去准备,并吩咐了两个丫鬟进寝宫给花疏雪整妆梳头,很快收拾好了,走出了寝宫,一路出了明月宫,前往皇上平日上早朝的正太殿。正太殿内,此时还在吵嚷,远远的便听到御吏大夫干嚎的声音:“皇上啊,老臣是一片忠心啊,这纳妃是古来有训的,虽然从前皇上做太子的时候没有纳妃,可是现在可是皇上了啊,哪有废祖制的事情,老臣可是一片忠心啊,皇上要明鉴啊。

”上首轩辕玥脸色阴沉,不过却一言不吭,任凭御吏大夫等人闹,就像看热闹一样。大殿内,有站在御吏大夫一边劝皇上的,也有去劝御吏大夫的,乱成一团,好些人自扫门前雪,两耳不闻窗外事,站立在旁边,静观其变。殿门外,太监一声唱喏:“皇后娘娘驾到。”先前大殿内热闹成一团的人全都停止了动作,一起望向大殿门外走进来的花疏雪。这殿内的朝臣可没有忘了这皇后娘娘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大家都有些忌掸,今日他们让皇上纳妃,可是直接挑衅上了皇后娘娘的。

花疏雪冷冷的扫视了大殿内的朝官一眼,谁被她望到,便心里一颤儿,皇后娘娘的眼神跟刀子似的,实在让人心惊了,不少人都垂下了头,花疏雪收回视线,缓缓的走到了御吏大夫黄信的身边,慢慢的蹲下身子,因为此刻黄信坐在地上,旁边先前拽着他的人全都松开了手,往后一让,谁也不敢说话。花疏雪望着黄信,唇角勾出淡淡的浅笑。“黄大人好歹也是云国的栋梁,怎么能像个泼妇一般在大殿上闹事呢,竟然还坐在地上?”殿内,不少人听了花疏雪的话,再看御吏大人的动作,还真有点像妇人的无理取闹,不由得闷笑起来。

御吏大人脸色一沉,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站起身,然后望向花疏雪。“老臣无意冒犯皇后娘娘,因为祖制不可废,皇上只取了皇后娘娘一个人,与礼制不符。”“喔,御吏大人的责职难道就是盯着皇上的家务事不成,所谓祖制,无非就是怕皇室的子嗣不多,请问本宫是没有生子还是没有生女,御吏大人是不是操心得太多了?”花疏雪后面的话有些冷,众人面面相觑,没错,祖制就是怕皇室的子嗣不多,所以才会有多纳后妃进宫的事情,眼下宫中皇后娘娘生了两子一女,后面很可能还会生下别的皇子和公主,所以根本不担心子嗣的事情。

御吏大夫黄信被阻住了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一直站在大殿一侧没说话的安成渊安大将军抱拳说道:“皇后娘娘此言差矣,虽然皇后娘娘生了两子一女,可是对于皇室来说,这样的成员并不算多,所以御吏大夫才会让皇上纳妃。”安成渊话音一落,花疏雪抬头阴骜的望过去,唇角勾出皮笑肉不笑:“安大将军竟然也操心起皇上的家事来了,本宫记得安家的事情似乎比皇室要多一些,你最好操心操心安家的事情。”当殿一点面子都不给安成渊,安成渊脸色一黑,不敢再多说话。

殿内不少人知道皇后娘娘把安家的人给打了,皇后娘娘连安大将军的面子都不给,何况是他们这些人,谁也不敢说话了。花疏雪又望向了御吏大夫黄信,沉声询问:“黄大人如此积极的让皇上纳妃,莫非是黄家有待嫁的女儿想进宫?”------题外话------亲爱的们多多投票安慰笑笑啊,昨天电脑突然坏了,俺连夜去买电脑,今儿一大早起来,才码出字来,求安慰求拥抱啊……。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