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70章 挑逗

密室中,完颜靖因为害怕莫邪挑断他的脚筋和腿筋,所以交待出了太女殿下和王上的所关的位置。“我们把太女和王上藏在被查抄的南宁王府的一间牢房里。”听了完颜靖的交待,文顺帝和轩辕玥等人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恨不得立刻杀掉欧阳和雅这个贱女人,她真是太阴险了,竟然把人关在被查抄过的南宁亲王府,谁会去那个荒废的宅院查看啊,那地方正好被她利用了。完颜离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挑起细长的眉峰,沉声出口:“那欧阳和雅十分的阴险刁钻,只怕这太女殿下和王上早被她转移了,那里正设下陷井等着我们呢,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花疏雪点了点头,认同完颜离的话。轩辕玥蹙眉,瞳眸中满是凌厉:“虽然人可能被欧阳和雅带走了,不过既然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我们总要去试一试。”“不如我们把完颜靖带上,若是真的有陷井,有完颜靖在我们的手上多少好一些。”花疏雪建议,众人点头,然后拽着完颜靖走了出去。所有能用的人全都召集上了,杜惊鸿负责带着完颜靖,绝对不能让他逃了。一行人乘着夜色直奔南宁亲王府而去,夜色中的松叶城,寂静冷肃,比起从前的热闹,显得十分的凄凉,大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空荡荡的,只除了他们一行人飞快的往南宁亲王府而去。

南宁亲王府本是皇室宗亲,所以离得王宫很近,在王宫的西边。对于这个地方,完颜离自然是很熟悉的,当先一步在前面领路,很快便把众人领进了南宁亲王府的侧门之外,然后他一马当先的跃身进了亲王府,身后的人谁也没有迟疑,一起跟着他进了南宁亲王府。亲王府虽然被查抄了,但是楼台榭阁的仍然还在,影影绰绰间,可见这是一个华丽的院子,不过此时却透着几分诡异莫测。杜惊鸿拉了完颜靖出来,命令他带他们进亲王府的密室。完颜靖被迫无奈的带着他们前往南宁亲王府的地牢。

一路上除了脚步声,再没有一丁点的响声。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都是内力高深的家伙,所以一运力便感受到暗处有人隐藏着,看来今天晚上果然有陷井等着他啊,心里想着,却依然假装不知道似的一路往地牢走去,然后两个人靠在一起飞快的嘀语。“外围有人埋伏着,看来包围了不少的人。”轩辕玥话落,花疏雪忍不住提醒他:“恐怕牢房里母后已经不在了,而且这欧阳和雅已经知道我们回来了,难道我们还要进牢房不成。”“我相信她一定会出现的,所以我们暂时别打草惊蛇,先满足一下她的自大心思。

”两个人说着话,跟上前面的人,一行人很快到了南宁亲王府的地牢,然后命人打开了牢房的门。只是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并没有进去,因为若是他们进了牢房,那些人可就瓮中捉鳖,抓个正着了,所以他命令所有人都待在地牢门外,只命令杜惊鸿领着几人进去查看,看看地牢里是否有人?很快,杜惊鸿带着人闪了出来,恭敬禀报:“殿下,没有人。”这结局大家是早就想到的,所以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先前不来总觉得不放心似的,而且这南宁亲王府的四周潜伏着不少的人,相信他们定会现身的,轩辕玥唇角勾出冷笑,命令下去。

“走。”一众人迅速的闪身离开,不过刚走出牢房的地方,便看到前方空旷的院子里,立着一整排的黑衣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等到他们一出现,那些人哗的一声点着了火把,同时四周也跃出了不少的人,团团的包围住了他们,那些人高举着火把,把整个院子照得明晃晃的如同白昼。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并肩站立在一起,然后命令身后的手下:“小心些。”他们身后立着的完颜离早朝着对面的黑衣人怒骂:“欧阳和雅,你这个贱人,还不出来,做什么缩头乌龟,快点把太女殿下和王上交出来,。

”想到正是欧阳和雅这个贱人拾撺了欧阳靖杀掉了他的父亲,又毒杀了他,完颜离只觉得满身的愤怒,他此刻就想千刀万剐了欧阳和雅,这个贱女人死女人,真该让她下十八层的地狱,怎么这么坏啊。完颜离骂完了,只见对面的黑衣人之后,一人冷笑着出声,然后分开了众人从后面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袭水绿色的长裙,系金色的腰带,腰肢柔软如柳,不堪一握,行走间袅袅婷婷,此时脸上罩着白色的汗巾,看不清脸上的神容,倒是一双眼睛狠戾如狼,闪着碧绿的光芒,冷森森的开口。

“完颜离,想不到你如此命大,竟然没有死成,不过今晚你别想逃出去。”欧阳和雅的身后此时立着一名护花使者,这护花使者正是乌篷国的大将军邓明。完颜靖此时被人押着,一看到邓明站在欧阳和雅的身边,便知道欧阳和雅和邓明搞到一起去了,不由得大怒叫起来:“和雅,我在这儿。”欧阳和雅动也没动,听到完颜靖的叫声,好像没听到似的,她的一双眼睛先前狠狠的瞪着完颜离,可是望向轩辕玥的时候,却完全的变了,满是柔情,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她眼里的迷恋,可惜轩辕玥对她半点好感也没有,森冷喝问。

“欧阳和雅,你立刻把我母后和外祖父交出来,否则我们绝对不会饶过你的。”“不饶过我,”欧阳和雅一脸的伤心样子,不过只一会儿的功夫,便又笑了起来,沉声命令:“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若是你杀掉身边的女人,我便放了乌篷国的太女殿下和王上,若是你不杀这女人,那么我就杀掉太女殿下和王上。”欧阳和雅的话一落,便朝身后一挥手,便有几名手下把一个女子拽了出来,那女子脸上伤痕累累,昏迷了过去。不过隐约可看出正是欧阳绮罗。一看到欧阳绮罗被打成这样,轩辕玥和轩辕霓裳等人都心急的叫起来:“母后。

”文顺帝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跃出来,冲出去救对面的欧阳绮罗。花疏雪身形一纵,一伸手挡住了文顺帝的身子,沉声说道:“父皇稍安勿燥,以防有诈。”对面的欧阳和雅一听花疏雪的话,瞳眸绿莹莹的,现在的她已不复从前的伪装,周身的冷意,阴森的说道:“花疏雪,你不会忍心让我杀掉太女殿下吧,你若是爱着轩辕玥,你自尽也行,只要你死了,我定放了太女殿下和王上。”暗夜中,花疏雪冷笑一声,阴冷的开口:“欧阳和雅,你以为你说的话可信吗?就算我自尽你会放掉太女殿下和王上吗?若是放了他们,死的便是你了,所以你真的会放吗?你这个阴险鄙卑无耻的小人,说话谁会相信。

”花疏雪骂完,陡的一伸手拽住旁边的完颜靖,冷冷的命令:“现在你快点放了太女殿下,我们便放了完颜靖,若是你不放太女殿下,我们便杀掉这个男人。”完颜靖一听花疏雪的话,早脸色阴骜了。他不怕死,可是想到他杀掉了父亲帮助欧阳和雅抓住了太女殿下和王上,若是自已死掉了,这个女人恐怕很快便会忘掉他,和邓明搞到一起去了,所以完颜靖不甘心,逐大叫起来:“和雅,救我,快救救我。”欧阳和雅的眼睛闪着冰冷不屑的光芒,望着完颜靖:“完颜靖,看看你现在跟条癞皮狗似的,你以为我会喜欢你这样的人,我欧阳和雅要的是英雄人物,你说你个贪生怕死之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若我是你,定然自已找块砖头撞死算了。

”欧阳和雅一顿怒骂,完颜靖呆住了,整个人懵了,对面欧阳和雅身边的邓明一看到欧阳和雅不屑完颜靖,早高兴的上前一步伸出手搂着欧阳和雅的腰,欧阳和雅靠在他的胸前,得意的又接着说道:“完颜靖,我要的是邓明这样的英雄,不是你。”“啊。”暗夜中,被羞辱得体无完肤的完颜靖陡的发出一声怒吼声,挣扎着要冲开这些人,去找欧阳和雅和邓明算帐。不过杜惊鸿哪里会由着他,一伸手控制着他。完颜离看到完颜靖吃瘪忍不住嘲讽的笑了:“我的好兄长啊,你也会有今天啊,这就是你看中的女人吗,你在她的眼里就是个贪生怕死的癞皮狗。

”说到最后完颜离哈哈大笑起来,看到他们自相残斗,他觉得实在是太爽了。轩辕玥不理会他们私下的争斗,现在他一心只想救自已的母后,乌瞳黑眸闪烁着浓重的杀气,怒视着对面的欧阳和雅,他现在唯有一个念头,若是救了母亲,他绝对不会放过欧阳和雅这个贱人,因为这个女人只要留着,就是个祸害。所以他心中飞快的动着念头,欧阳和雅不理会完颜靖,还在威胁轩辕玥,并从身后的一名手下手中取了一把剑,抵在了欧阳绮罗的脖子:“轩辕玥,我命令你立刻杀掉那贱女人,若是你不杀她,那么你就别想你母亲活命,现在二选一,快点。

”轩辕玥还没有说话,花疏雪身边的文顺帝,早心急的怒吼起来:“大胆的贱妇,若是你胆敢伤了绮罗性命,我们一定不会饶过你。”他说完身形一纵便不要命似的往前面冲了过去,他现在唯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救绮罗,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他一定要保护她。一看到文顺帝动了,身后的所有人都动了。轩辕玥更是快如流星一般的冲了过去,花疏雪等人紧随其后。花疏雪命令身侧的手下,以及自已的儿子们:“大家都小心些,对方人多,千万别受伤了。”“是。

”所有人应了一声,便冲了过去,一个个化身为午夜的凶狼,凌厉无比,直扑向敌人阵地。欧阳和雅有一些呆愣,她没想到拿太女殿下的性命来威胁,竟然没有威胁得了轩辕玥,实在是太恼人恨了,眼看着轩辕等人冲了过来,欧阳和雅不由得有些害怕,若是她落在他们的手里,肯定会生不如死的,所以她身形一退,往后面闪去,命令邓明:“给我杀,一个都不留。”“是,雅儿。”邓明领命,一挥手,身后的手下迎上了轩辕玥等人。双方厮杀成一团,而欧阳和雅早就跑了。

邓明领着人留下来拼命,不过虽然他们人多,可是这些兵将的身手并不十分的厉害,而花疏雪这边却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所以很快便杀得邓明手下的兵将哭爹叫娘的,很多人往后退,不敢再战,邓明看着眼前的状况,深知今夜若是再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然后一挥手领着人退了开去。最后连那先前带出来的太女殿下也顾不得理会了。文顺帝直扑到地上受伤的女子身边,一把抱起了地上的女子,不过只是一瞬间,他便又手一松,把这受伤的女子给扔到了地上,飞快的起身,脸色阴骜的道:“不对,这不是绮罗。

”他与欧阳绮罗多少年的夫妻,又是他深爱的女人,所以他一抱便知道这女人根本不是绮罗。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一听文顺帝的话,脸色同时变了,而霓裳飞快的扑过去,扒开女子脸上的易容,发现这女人果然不是她的母后,不由得急哭了。“皇兄,这女人果然不是母后,她很可能是被欧阳和雅拿来迷糊我们的。”“这个该死的女人。”轩辕玥凌厉的眼睛瞪视着暗夜的天空。众人谁也没有说话,忽然身后想起了一声惨痛的闷哼声,大家飞快的转头,便看到完颜离正拿着一柄宝剑,狠狠的刺进了完颜靖的胸膛,然后再用力的刺下去,完颜靖因为先前被刺激到了,再加上被点了穴道,所以一点防备能力都没有,被完颜离一剑刺得死死的,眼睛睁得很大,死不瞑目的盯着自已的兄弟。

到死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完颜离杀掉了完颜靖,然后抬望着众人,见大家都望着他,面色冷冷的说道:“既然他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还留着他干什么?还是除掉他吧,以免坏事,若是他再落到欧阳和雅手里,恐怕还是会对我们不利。”这话倒是不错。最后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眼下该如何抓住欧阳和雅呢,这个女人太狡猾了,抓她恐非易事,就算进了王宫,恐怕也别想轻而易举的抓住她。花疏雪蹙起眉,忽然沉声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抓住欧阳和雅,然后逼她交出母后和王上的下落,我就不信了,她能抵死不交。

”“什么办法?”“我们想办法抓住邓明,然后严刑逼供邓明,让他交待出欧阳和雅的下落,然后易容成邓明的容貌,这样便可以接近欧阳和雅,凭我们这些人,不管谁易容成邓明,一定可以抓住欧阳和雅,只要抓住这个死女人,就不愁找不到母后的下落。”花疏雪的话一落,完颜离便走了过来,淡然的说道:“这邓明我是熟悉的,我可以领着人找到他的下落,然后我们一起想办法抓住他,等到抓住他,我来易容成邓明,我一定要杀了欧阳和雅。”完颜离脸色难看,瞳眸闪着骇人的光芒,他一定要替父亲,替碧桃报仇,杀掉欧阳和雅。

“好,那我们现在先回去吧。”众人拿定了主意,一起离开了南宁亲王府。没想到忙碌了大半夜,竟然无功而返,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的郁闷,不过最难过的便是文顺帝,整个人显得沉闷,一句话也没有说,轩辕霓裳安慰自已的父皇。“父皇,你别担心,母后一定不会有事的。”走在他们身边的皓皓和宸宸三个小家伙,也学着霓裳的样子安慰文顺帝。“皇爷爷,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抓住那个坏女人,救出皇奶奶的。”“对,我们一定会抓住那个坏蛋女人,上次我毁掉了她的脸,没想到她还是出来害人,这次我若是再抓住她,一定要把她毒得死死的,让她再也害不了人。

”宸宸一想到上次只是毒烂了那女人的脸,他就很气愤,早知道就杀掉了那个女人,这样皇奶奶便不会有事了,越想越生气,嘟起了小嘴巴什么都不说,一路回完颜离住的底邸去了。因为夜已经深了,众人一回去便都各自去休息了。第二日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在庄园内等消息,完颜离领着人去打探邓明的消息了,邓明身为乌篷国的将军,平时自然有要好的朋友,完颜离找到了邓明要好的朋友之一,抓住他的家人,命令他把邓明骗出来,若是不骗出来,便把他全家杀掉。

虽然这办法有些鄙卑,不过却很有效,那叫沈荃的男子乃是一名文官,又是孝子,一来对于眼下乌篷国欧阳和雅和邓明等人的行为有些不满,二来为了保住家人,他只得牺牲邓明了,而且完颜离向他保证了,不用担心邓明会报复他,因为他抓住邓明就是为了抓住欧阳和雅,等到抓住了他们,他们沈家就不会出事的。后来沈荃总算同意了,悄悄的派人邀了邓明到五星茶楼一聚,并说有了完颜离的下落。沈荃和邓明等人自有通信的渠道,所以不用他们担心。一等到确定了这些事,完颜离带人回庄院,通知轩辕玥和花疏雪,午时在五星茶楼抓捕邓明。

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一听可以抓住邓明,心里总算开心了一些。不过邓明身为乌篷国的大将军,绝对不会是浪得虚名,所以他们一定要小心些,别让他发现破绽。“对了,我们几个人不要从五星茶楼的正门入内,以免邓明派手下去打探,若是发现蛛丝马迹,他一定不会现身的,我们从后面找个地方闪身潜进茶楼里,躲在茶楼的屋梁上,这样一来,定可以抓住邓明。”“好,就这么办了。”完颜离点头退了出去,几个人休息了一会儿。中午的时候,完颜离,轩辕玥还有花疏雪带了几个人一起去茶楼,五星茶楼门前,果然很安静,没什么人。

完颜离领着轩辕玥等人从后面进去,潜进了五星茶楼的二楼,等待那即将到来的邓明。此时,五星茶楼门前,除了掌柜和店小二,便是沈荃,他正领着两名手下在等候邓明的到来,不过眼看着时间到了,邓明还是没有来,不由得心焦起来,他是担心若是邓明不来,他的家人会不会被完颜离给杀了。这个完颜离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子,他若说杀他父母亲人,那是肯定会杀的,所以沈荃在五星茶楼门前来回的踱步。今日茶楼被他给包了,邓明这个人生性多疑,身为乌篷国的大将军,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所以为了表明这里没有别人,他把整个茶楼都包了下来,现在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邓明总不会起疑吧,而他先前已经得到了完颜离派人送来的消息,他们已经潜进了茶楼。

其实沈荃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此时的邓明正隐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上望着五星茶楼门前的好友,又派了两名手下,想办法潜进了五星茶楼检查,最后确定茶楼里一个人没有了,他还不放心,又坐在马车里坐了一会儿。本来他是不想出现的,眼下这种档口,很容易出事,他若是被轩辕玥等人抓住,只怕会落得完颜靖一样下场,听说那些人身手极端的厉害,所以邓明有些不安,先前欧阳和雅已经警告他一定要小心些,所以他才会如此小心,但是一想到自已的好友派人通知他,说有完颜离的下落,他便动起了心思。

至少要让和雅知道,他不是完颜靖那个废物,若是他能抓住完颜离交到和雅的手里,一定会得到她另眼相看的。这一阵子邓明和欧阳和雅待在一起,他深深的明白,这个女人喜欢神勇的男人,不喜欢胆小如鼠的怕死之辈,日后和雅若是当上了乌篷国的女皇,他可就是皇夫,怎能让她讨厌呢?“走,到五星茶楼去。”邓明命令前面驾车的手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才不相信自已的好友沈荃胆敢骗他,他有几个胆子敢骗他啊。邓明报着这样的心思,所以并没有不安。

马车很快停到了五星茶楼的门外,沈荃一看到马车靠前,便看出这马车是邓明的马车,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领着两个手下走了过来,迎着马车,一边走一边开口调侃邓明。“邓将军,我都等了好长时候了,本来正想走了,没想到邓将军倒是来了,邓将军是不是因为地位高了,所以昔日的朋友就不是朋友了。”邓明从马车上下来,四处看了一眼,没见到任何可疑的人,而且茶楼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总算松了口气。沈荃靠近他的身边,小声的嘀咕:“我之所以提供消息给你,也是希望你飞黄腾达了,以后千万别忘了朋友们。

”一听到沈荃如此说,邓明心里又放了一些心。其实邓明身为武将,那心思还真是没有沈荃多,邓明是粗枝大叶型的,但是沈荃却是专门钻研人心思的,所以他把邓明的心思摸得准准的,一说一个准,很快打消了邓明的念头,一行人进了五星茶楼,往二楼走去。这座茶楼他们以前经常邀了来喝茶,十分的熟悉,所以也不用店小二带,几个人便往二楼走去。邓明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迫不及待的询问:“你知道完颜离现在在什么地方?”沈荃一听他的话,赶紧的四下张望了一下,似乎生怕被人听到,楼下掌柜的和小二正好望过来,沈荃立刻掉首飞快的说道:“我们还是上雅间再说吧,别让人听了然后泄露出去,到时候就抓不住他了。

”“好,走。”一行几人飞快的走到二楼的雅间,直奔以前他们待的雅间而去。雅间的门一打开,里面临窗端坐着一人,正在优雅的喝着茶,那袅袅的热气沸腾着,使得那人的五官有些飘然,不过邓明还是一眼便看出这坐在雅间内喝茶的人,正是先前和他们打成一团的轩辕玥,邓明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反应迅速的一伸手便去掐沈荃的脖子,然后大叫一声:“沈荃,你竟然胆敢变我,你不要命了。”沈荃早防他这一手了,所以一看到他动,早飞快的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邓明的动作,邓明也想退出去,可惜杜惊鸿一伸手便冲了过来,闪电般的和邓明打了起来,而杜惊鸿的手下也和邓明的手下打了起来。

邓明的武功不及杜惊鸿,很快被杜惊鸿抓了起来,推进了雅间。邓明一边进雅间一边不忘狠狠的怒骂沈荃:“沈荃,你个该死的东西,等到老子出去,非杀了你的爹娘不可。”邓明知道沈荃是孝子,所以才会如此威胁他的。沈荃的脸色一僵,身子忍不住轻颤,他身侧的完颜离拍拍他的肩,示意他稍安勿燥,他们不会放过邓明的,所以他别担心他的全家老小,沈荃总算不说话了,完颜离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去了,并吩咐掌柜和小二,若是不想死,就在楼下假装什么都听不到,否则他们就是找死,沈荃应声退了下去。

雅间里,邓明还在怒骂,杜惊鸿啪啪的甩了他两个耳光,冷喝道。“住口,若是再乱话,看我不缝了你的嘴。”邓明总算不说话了,抬首望着对面的轩辕玥,故作镇定的开口:“你们抓我干什么,我也是听命行事。”“没想到堂堂的将军竟然听人命令行事,实在是有够可悲的,”轩辕玥不屑的冷讽/。雅间门外,花疏雪领着莫邪和霓裳两人走进来,站到轩辕玥的身边。“我们抓你是想知道太女殿下和王上的下落的,你知道他们现在被关在什么地方?别故作硬气,视死如归什么的,大刑之下没有人会不交,我想身为乌篷国的将军,你应该知道军营中多少硬汉子,最后都熬不过刑法,你不会也想尝尝吧。

”邓明身为乌篷国的大将军,平常都是用刑法处罚别人,什么时候这刑法落到自已的身上了,平日处罚别人眼都不眨一下,今日那刑法眼看着要落到自已的身上,他光用想便觉得害怕了,哪里还敢真的去尝试。“我不知道,事实上上次和雅一听说完颜靖被人抓住了,她便让我把人从南宁亲王府带出来,交给她,她说一个都不相信,自已亲自把太女殿下和王上给藏了起来。”邓明一脸的认真,表明他说的话没错,他确实不知道太女殿下和王上被欧阳和雅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花疏雪阴骜的冷哼,瞳眸释放着慑人的寒光,那冷如冰霜的寒意,令邓明觉得头皮发麻,不过他很认真的点头:“没错,我只知道她住在王宫里,有时候住在清荷殿,有时候也住别的宫殿,不过究竟是哪一个宫殿没人知道,她不会轻易泄露自已的下落的,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完颜离一听邓明的话,有些不满,他可是看到欧阳和雅很信任他的,怎么会不知道她的下落呢?完颜离扑到了邓明的面前,一把扯起他的衣服,阴骜的说道:“你敢撒谎,信不信我可以撕了你。

”花疏雪伸出手示意完离稍安勿燥,她倒是相信邓明说的是真的,那个女人此刻越发的多疑,恐怕真的不会轻易的泄露她的秘密。“不过她平时若是想让你进宫,如何让你进去。”“她若是想我进去,便有人到邓府来送信。”邓明看着眼前的局面,感觉到身边的这些人太强大了,他和欧阳和雅最终恐怕都逃不过去,所以也不再隐瞒了。“完颜离,你易容成邓明手下的样子,带两个人跟着他,记着,若是欧阳和雅派人出宫通知他,你易容成邓明的样子进宫,我们会暗中和你一起进宫的。

”花疏雪命令完颜离,此时的完颜离到不再反驳她,点头应了。花疏雪望向莫邪,一挥手,莫邪立刻取了一粒丹丸走过去,捏开邓明的嘴巴,把药丸扔进了邓明的嘴里,然后冰冷的开口:“这是毒药,若是你胆敢耍花招,这毒药会让你肠穿肚烂而死,最后尸体化成血水。”邓明眼睛睁大,一脸的惊吓,拼命的吞吐,想把到嘴的毒药吐出来,可惜那药早滑了下去。花疏雪又补了一句;“若是你乖乖的配合,说不定我们最后还有可能饶你一命,你自已好好想想吧,是要配合还是要化成血水,至于欧阳和雅那个女人,她是成不了气候的,再一个,那样的女人要容貌没容貌,要心地没心地,真不知道你和完颜靖怎么就着了她的道,被她迷得七晕八素的,她究竟长什么样你们不知道吗?”欧阳和雅没有被她儿子毒烂脸的时候长得还不错,但也不是绝世美人,只不过是可爱娇美罢了,后来被她儿子毒烂了脸,还有什么可看的,真不知道这些男人怎么就跟鬼迷了心窍似的,也许那女人有的是她不了解的本事,。

邓明沉默不出声了,最后花疏雪望向宛颜离:“你陪邓将军一起回将军府吧,记着,凡事小心点。”“嗯,我知道了。”完颜离应声拽了邓明离去,不过走出去后,便请杜惊鸿帮忙,把邓明的手下衣服给扒了,然后自已的衣服和他们的换了,另外又带了一人,两个人伪装成邓明的手下,一左一右的扶着邓明往外走去,很快下了二楼,出了五星茶楼。楼上。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一起望着楼下门口的三个人。“现在我们做什么?”莫邪问了一句,轩辕玥挑眉冷语:“当然是进邓府了。

”完颜离在明,他们在暗,潜伏在邓府,就不相信了欧阳和雅会不让人来通知邓明。她生性多疑,恐怕不轻易相信别人,完颜靖已死,她能信的只有邓明了。轩辕玥伸手拉着花疏雪闪身出了雅间,命令两个手下,把邓明的手下给送进他们先前所住的庄院,交给庄园内的下人关起来,其他的人一路进邓府,潜在邓府中。本来他们以为这一等定要等几天的,谁知道当天夜里便有人过来通知邓明,小郡主让他立刻进宫去陪她。邓明从床上翻身起来,望着完颜离:“她让进宫陪她呢?其实她一般离不开男人。

”邓明嘟嚷,完颜离唇角勾出不屑,淫荡不堪的女人,原来自已的兄长和邓明喜欢的只不过是她的淫荡罢了,一般的女子都是寻常良家女子,他们看惯了,所以遇上欧阳和雅那样淫荡不堪的女子时,他们便控制不住的受她引诱了。完颜离一伸手点了邓明的穴道,然后把他放在床上,自已在房间里易容,易容成了邓明的模样。幸好此时是黑夜,所以不会轻易露出蛛丝马迹。邓明身为一名武将,腰臂浑圆有力,而完颜离却是欣长如竹的身子,两下若是认真比较,定然会发现蛛丝马迹的,不过现在一来是晚上,二来,他只是想知道欧阳和雅的下落,只要知道她的下落,他们定会被抓住的。

府门外,有宫里的内侍来接邓明,邓明带了一名手下,两个人一起进宫。这内侍倒也没有发现邓明的样子,他只要做好本份的事情,把人接进宫便是了,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可就麻烦了。马车里,完颜离学着邓明粗旷的嗓音问:“今晚小郡主在哪个宫殿休息?”“回邓将军的话,今晚小郡主睡在飞影宫里的,本来已经睡下了,后来小郡主说宫里太冷清了,所以便命奴才过来接邓将军了。”马车里,完颜离脸色冷冷,瞳眸更是闪烁着血腥之气。欧阳和雅啊欧阳和雅,今天晚上便是你的气期,我定要为父亲和碧桃报仇,若不是你,他们都不会死的。

暗夜中,马蹄声传出去很远,大街上鬼影子也没有一个,现在的松叶城冷寂得就像一座空城似的,除了那昏黄的灯光,把各处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再没有半点的动静。马车一路疾驶,直奔飞影宫。飞影宫的寝宫,内侍把完颜离易容成的邓明带到了寝宫门外,恭敬的禀报道:“郡主,人带来了?”“让他进来吧。”这声音确实是欧阳和雅的声音,此刻欧阳和雅的声音带着一抹慵懒,如发情的猫般的撩人。完颜离缓缓的走进去,绕过了屏风,只见宽大的海棠花围拔步床上支着一顶红艳的纱帐,此时帐中的人若影若现,曲线玲珑的躯体,正做着撩人的动作,隔着红纱帐挑逗着完颜离,那微嘟的红唇勾出诱人的笑意,吐出令人想入非非的话来。

“邓明,你怎么才来啊,人家想你了,快点过来。”完颜离脸色冷冷,眼神更是阴骜得可以掐死人,缓缓的朝大床边走去,不过人还没有走到大床边,便听到里面的欧阳和雅一声冷喝:“你不是邓明,你是何人?”她说完伸出一只天生的小巧玉足,。勾起了红纱帐望着床前立着的完颜离,瞳眸中飞快的闪过冷光,不过脸上很快换上了笑意,挑逗着完颜离:“你是谁啊,是不是看中本郡主了。”------题外话------亲爱的们多多留言啊,投票啊,笑笑码得好无力啊,亲们给个票票啥的啊,感谢一直以来给笑笑送钻送花送票的亲们,群么一下……。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