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67章 乌篷国来人

夏国的皇宫,各处死气沉沉的,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带着杜惊鸿等手下潜伏了进来,随手抓了一个小太监过来询问,听那小太监抖抖簌簌的话,似乎夏国的皇帝真的得了失心疯,经常在宫中大喊大叫,又哭又闹的。花疏雪忍不住笑起来:“看来这诸葛瀛为了抓我们是不惜自毁形像了,为了逼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了,可惜他却不知道,就算他再装我们也不会相信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是知道的,牛鬼蛇神都不畏惧的人,忽然有一日说怕鬼,谁会相信啊。

”花疏雪说完,一挥手打昏了身边的小太监,然后命莫邪把他绑起来,嘴巴塞上,找个没人的地方扔了。莫邪自去办事,这里十几名手下围在他们的身边,沉稳的听候调派。轩辕玥扫视了大家一眼,最后命令易容成他样子的杜惊鸿:“杜惊鸿,待会儿你潜进诸葛瀛的寝宫,记着,不许打,一进去后便退出来,然后只管撤退。”“是,属下记住了。”杜惊鸿抱拳领命,一挥手便领着身后的手下往前面不远处的宫殿闪去。而此时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潜伏在诸葛瀛所住的宫殿外的高墙边,一棵高大的树木遮挡住了他们,他们一声不吭的隐藏着,待会儿等到杜惊鸿把诸葛瀛引了出来,他便可以在此处射杀他,等到神不知鬼不觉杀掉诸葛瀛后,他们连夜离开夏国的京都,一回到云国的边境,便命人攻打夏国。

他来之前已命人囤兵二十万在边境上,但等他一声令下,便可进攻夏国。诸葛瀛的寝宫,很快响起了喊叫声。“抓刺客啊,抓刺客啊。”寝宫中果然潜伏了不少的侍卫,杜惊鸿易容的轩辕玥领着十几名手下飞快的从诸葛瀛的寝宫内退了出来,此时到了殿门前的院子里,忽地呼啦一声,宫殿四周庭院中潜伏着无数的侍卫窜了出来,齐齐的包围住了他们。杜惊鸿并不慌张,和手下十几人围成团,警戒的注意着四周包围上来的侍卫。身后的大殿内,忽地响起了一道阴骜的冷笑声,随之一道挺傲如松竹的人影走了出来,正是先前在夏国京都传得沸沸汤汤的诸葛瀛,诸葛瀛从大殿里面走出来,站在高阶之上,面色冰冷阴沉的瞪视着下首的杜惊鸿等人,冷戾的怒喝。

“玥帝,没想到你真的潜进了我夏国,最近一连串发生的事情恐怕都是你搞出来的手脚?”杜惊鸿冷睨着诸葛瀛,并没有开口说话,他说话的气势不如自家的主子,所以不敢随便开口,若是一出声只怕便被诸葛瀛发现了破绽,从而让他逃了。那诸葛瀛还在自顾愤恨的说着:“今日朕绝不会放过你的,枉你聪明一世,也有糊涂的时候,你以为朕会被鬼吓住吗?可笑至极。”高墙边的轩辕玥已从身后莫邪的手里接过了弓箭,拉弓搭箭,一点也不犹豫的向诸葛瀛射了出去。

夜色之下,只听得嗖的一声响,这一箭快速无比,划破夜空,带着强大的内劲直射向诸葛瀛。这一箭轩辕玥可是灌注了强大的内力的,所以快若闪电,等到诸葛瀛发现的时候,那箭已到身前,他想退避,终是慢了一步,一箭直射到他的前胸,穿胸而过。因为箭来得太快,所以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低头望着自已胸前的箭,疑惑的说道:“这是?”然后身子轰然的往后倒去,先前还包围着杜惊鸿的那些夏国宫中的侍卫一看到皇上中箭了,哪里还顾得上去抓云国的人,早乱了套,直往诸葛瀛的身前奔去,大叫起来:“皇上,皇上。

”杜惊鸿一看此种状况,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闪身便走,身后的手下紧随其后,一步不落,数人很快出了夏国的宫中,在宫外和轩辕玥花疏雪等人会合,一众人连夜出城。经过夏国城门口的时候,那些人防不猝防,被他们杀了数人,强闯着出了夏国,一路往云国而来。因为要尽快的兵伐夏国,所以一路上,众人马不停蹄,星夜赶路,终于用了十天的时间,赶到了夏国和云国的边境,边关之上一如往常,夏国皇帝的死汛还没有传到边境,所以轩辕玥等人顺利的出了夏国的边关。

云国边关内,大将军安成渊领命待发,准备攻打夏国。一看到皇上和皇后娘娘来了,立刻领着手下的数名副将前来迎接。轩辕玥想着夏国皇帝死的消息,若是让夏国的兵将知道他们皇帝死了,一定会自乱阵脚,这样一来的,他们可就得利了,想着望向安成渊。“夏国的皇帝诸葛瀛已死,你派兵将潜进夏国的边关,把这消息散步出去,夏国的兵将一定会人心惶惶,然后你们再攻关,一定会事半功倍。”“是的,皇上。”安成渊恭敬的领命,立刻下去命令手下准备攻城事宜。

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没有再逗留在云国的边关,接下来打仗的事情,就交给这些武将,没他们什么事了,最大的障碍都除掉了,所以攻打夏国,并不是什么难事。边关的官员把皇帝皇后送走了,接下来专心攻打夏国。这一次回云国安陵,一行人行得不快,因为先前连夜赶路,大家都是极累的了,而且轩辕玥不想让雪儿再受累,所以便命人行得慢一些。马车里,轩辕玥搂抱着花疏雪,从一侧的案几上捏了一块点心喂进花疏雪的嘴里,他决定接下来好好的照顾雪儿,把她的身子养棒一点,然后他们再生一个孩子,皓皓和宸宸不愿意当太子,那么他们便再生一个太子。

轩辕玥光是想,便笑出声来,花疏雪不由得好奇:“你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我在想我们要不要再生一个孩子,夏国很快攻了下来,天下太平了,我们就安定了,正好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你忘了我答应皓皓和宸宸的事情了。”花疏雪嘟起了嘴,不悦的睨着头顶上方的男子,一脸俊逸如画的笑脸,怎么看怎么刺眼。“是谁答应的谁生呗。”“我负责努力,你负责生。”轩辕玥厚颜无耻的说道,然后狠狠的亲了下去,缠绵热吻,正准备进一步的动作,却被花疏雪一把拨开了手,很认真的想起一件事:“你说燕国会不会从另外的边关进攻。

”“肯定了,燕国太子恐怕正在等候,我们这边一打,燕国的方向立刻会进攻的,这样一来,夏国是顾不了的,只有被灭的可能,若是燕国不进攻,我们一家攻打他,说不定他们还会坚持一阵子。”轩辕玥说完后,瞳眸深邃热切起来,身子一扑便把花疏雪扑倒了,不满的抗议:“现在做正事要紧,怎么能想东想西的呢,”说完再不给花疏雪开口的机会,马车里**辣的缠绵遣眷。一个时辰后,花疏雪是被折腾得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了,轩辕玥却精神不错,朝马车外面的杜惊鸿命令:“立刻派人去查燕国那边的动静,有什么情况禀报给朕。

”“是,皇上。”杜惊鸿领命,策马落后一些,命两个手下立刻去查燕国方面的消息。手下领命而去,马车里的轩辕玥伸手抱花疏雪入怀,两个人一起睡下休息。十日后,一行人进入了安陵城,安陵城一如既往的繁荣。明月宫,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一回来,三个小家伙得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轩辕玥去上书房处理政事了,花疏雪陪着三个小家伙,因为有两个月的时间没见了,所以三个小家伙都很想念她了,团团的围在她的身边。“母后,儿臣想你了,而且儿臣在宫中无聊死了,以后你再出宫,把儿臣带上吧。

”绾绾嘟起嘴巴诉苦,今年她七岁了,十足的水灵小美女一个。绾绾的话落,身后的皓皓接口:“母后下次再不带儿臣,儿臣们决定了自已出宫去玩。”宸宸用力的点头,表示认同皓皓的话。花疏雪哑然失笑,为了出宫去,他们这可是连威胁都用上了,伸出手捏了三个家伙的小脸蛋一下,发现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帅得掉渣,若是再大都可以长成小祸水了。花疏雪一边看一边笑,怎么看怎么喜爱。“知道了,母后以后出宫定会带你们的,你们别烦恼了。”一听到花疏雪答应了,三个小家伙总算笑了,像三个小狗儿似的抢着往她的怀里钻,其中绾绾钻得最厉害,一边钻还一边叫起来。

“哥哥,你们两个是男人不可以和绾绾抢,绾绾是小女子。”这下花疏雪无语了,连小女子都抬了出来了,伸手抱着绾绾,望向两个儿子。“最近母后不在宫中,你们的学业可是学好了。”皓皓和宸宸两人点头:“回母后的话,儿臣学好了,母后放心吧。”三个小家伙聪明有才智,学习根本不费事,不过他们很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不想当太子啊,如此一想,两双滴溜溜的大眼睛便盯上了花疏雪的肚子。“母后什么时候生弟弟啊?”有弟弟就有太子了,这样他们就可以四处玩了,不用当太子,越想越开心。

花疏雪忍不住翻白眼,想起了轩辕玥先前说的话,这会子儿子们又提起来,难道她就是生孩子的命。母子几人正说得热闹,大殿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便有太监走了进来,身侧跟着楚流光和轩辕霓裳两个人。“禀皇后娘娘,公主和楚公子求见。”“你下去吧,”花疏雪挥手让小太监下去,笑望着楚流光和轩辕霓裳,现在的他们倒是放下了所有事,两个人面容之上一片祥和安宁,再没有从前的愁苦了,楚流光也恢复了温融,不复先前的仇恨。两个人一走进大殿,便给花疏雪见礼,花疏雪摆手示意他们坐下来,莫邪走过去奉了茶。

花疏雪身侧的三个小孩子也不闹了,一起笑望着大殿下首的楚流光和霓裳姑姑。轩辕霓裳现在是个幸福愉快的小女人,一只手被楚流光紧紧的握着,两个人一起望着上首的花疏雪,花疏雪看他们的神情,忍不住开口问:“你们是不是决定成亲了?”若是这样真是太好了,现在天下马上安定了,成亲正是个好时机啊。不过她话落,下面的二人并没有点头,楚流光放开了轩辕霓裳的手,起身望着上首的花疏雪开口。“我和霓裳说过了先离开安陵城,等到我安定了下来,再来向云国的皇帝提亲,让他同意把霓裳嫁给我。

”“好,”花疏雪一口答应了,楚流光的意思是想通过自已的努力,从此后让霓裳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这才是个真男人,男人就该如此想,所以她有什么不同意的。花疏雪说完望向了一侧的莫邪:“邪儿,取一万两银票给楚公子。”“是,皇后娘娘。”轩辕霓裳一愣,没想到自已都没开口,皇嫂便知道她想要说的事情,流光想出去建立属于他自已的事业,但是现在他们没多少银钱,所以她准备向皇嫂借些银子,好让流光去创事业,没想到她没开口,皇嫂便知道了。

楚流光站起身,庄重的说道:“这一万两银子算我借的皇后娘娘的,日后必还。”花疏雪笑了起来,摇头:“还什么还啊,记着这是霓裳的嫁妆钱,你拿了她的嫁妆钱去做事,她可算就是你的人了,记着一定要尽快把她娶回去。”她话一落,轩辕霓裳的脸红了,像一朵盛开的海棠花,娇艳动人,不依的哼起来:“皇嫂。”花疏雪身后的三个小家伙同时开口说道:“姑姑要嫁人了,姑姑要嫁人了。”轩辕霓裳不依的瞪向三个小家伙:“还没有嫁呢?”殿内,莫邪已经取了一万两银票递到了楚流光的手中,其实一万两的银票并不算多,但是也不少,楚流光对于一万两的数额,已是最大接受的限度了,他一定会很快便发展出一番事业,然后前来云国迎娶霓裳。

“霓裳,去送送楚流光。”花疏雪看他们郎有情来,妹有意,心里十分的高兴,吩咐霓裳送楚流光出宫去,。三个小家伙还要去御学殿那边读书,所以也告安退了出去,殿内总算安静了下来。大殿内,花疏雪满脸的笑意,想到了先前楚流光和轩辕霓裳之间的幸福,心里十分的高兴,一抬首便看到身侧立着的莫邪,忍不住开口调侃莫邪:“邪儿,你是不是想轩辕锦了?”莫邪脸色一红,没错,刚刚她想到了怀王轩辕锦,没想到却被主子逮个正着,下意识的摇头。“等到楚流光和霓裳办婚事的时候,不如你和轩辕锦也一起办了如何?”莫邪赶紧的摇头:“奴婢还要侍候主子呢?”殿外面有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怀王轩辕锦,轩辕锦大步流星,眉眼如画,一脸笑意的从殿外走进来,向着上首的花疏雪施礼:“臣弟见过皇嫂。

”一看到轩辕锦,花疏雪噗哧一声笑得更欢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没想到刚说到轩辕锦,他便出现了,莫邪的脸更红了,狠狠的瞪了轩辕锦一眼,轩辕锦不知道又哪里招惹到这小姑奶奶了,不过这一阵子没看到她,他算是想她了,所以先前才会请了皇兄的旨意,前来明月宫。“不知道怀王殿下有什么事要见本宫啊?”花疏雪明知顾问,就是想逗逗轩辕锦,轩辕锦倒也不遮不掩,坦然的说道:“因为臣弟最近帮助皇兄处理政务,皇兄有奖,说让皇后娘娘身边的莫邪女官好好的陪陪臣弟。

”花疏雪抿唇,一本正经的开口:“这事本宫倒不好回你,还是问问莫女官吧。”说完望着莫邪,莫邪哪里自做主张,冷着脸瞪向轩辕锦,一脸正经的说道:“奴婢没空,怀王殿下请吧。”花疏雪看这丫头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推了她一下。“好了,去陪陪怀王殿下吧,要不然下次他可不帮着皇上处理政事了,本宫也累了,先进寝宫休息一会儿。”“娘娘。”莫邪叫了起来,花疏雪起身挥手往寝宫走去:“去吧,本宫可不是惹人嫌的家伙。”她一边说一边打哈欠,走进寝宫去了,身后的大殿上,轩辕锦一看花疏雪走了,上前一步抓住莫邪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莫女官请吧,你主子把你送给我了,我要想想待会儿该如何利用你。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了,你别做梦想那些有的没的。”两个人一路说笑着走出大殿,花疏雪走得远远的还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因为他们的成双成对,她的心情十分好,不过脑海里很快浮上一抹孤单冷寂的身影,这人正是先前她给他做媒没成功的燕国太子关湛,她身边的人,只剩下关湛一个人,她当他是最好的朋友,看他一个人,她总觉得心酸,但愿他早日放开心头的结,重新接纳新的女人,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她会为他高兴的。云国和燕国联手,攻破夏国的边关,分别得了一半的城池,历时三个月。

消息传到了云国的朝堂,上至皇上,下至朝中的大臣,人人欢欣。安陵城内的百姓得到这个消息,也是欢欣不已,大街上个个脸上布上了笑意。长洲大陆一分为二,南半边是燕国的江山,半边部是云国的江山,天下人称燕国为南朝,云国为北朝,分廷而制,安逸天下,虽然南朝的疆土没有北朝的大,但是因为两家有结盟,所以南朝的人并不担心北朝的人攻打南朝。玥帝二年七月,从南朝传回消息,皇帝驾崩,太子关湛继位,大赦南朝,自称元帝。云国皇宫,一派欣欣相荣,宫中各处充满了欢乐,宫女太监随意的说着话。

宫里的人都知道只要不犯错,皇后娘娘不会随便的惩罚人,不似以前的那些个主子,动不动便大刑侍候,所以现在的皇宫,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温暖欢乐。明月宫后花园里,花疏雪正和轩辕霓裳在散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轩辕霓裳高兴的说着:“没想到我们和燕国真的打下了夏国,这真是太好了,现在天下只剩下我们云国和燕国了。”轩辕霓裳娇丽的小脸上满是红晕,十分的美丽。花疏雪一边点头一边伸手去掐了一朵花儿,然后轻轻的在手里把玩着,虽然她生了三个孩子,不过依旧水灵耀眼,两个人走在御花园里,万花失了颜色,不远处的宫女们都看呆了。

轩辕霓裳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望向花疏雪:“你说我们云国最后会不会和燕国打起来?”虽然眼下安定,可是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动起手来呢,燕国的元帝虽然和皇嫂要好,但是若是他喜欢上别的女人,没有顾念了,想动手也不是没有可能。花疏雪愣了一下,然后摇头:“不会的。”她相信关湛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既然说了和云国结盟,就不会随便向云国出手,而玥也不会随便对燕国出手,所以他们两家不会有事的。“嗯,那就好,这样百姓就可以安居乐业了。

”其实轩辕霓裳只是担心,因为战争,眼下各处百姓都在贫苦中,慢慢的恢复也要个三五年,天下便会真正的安逸了。两个人正说得热闹,不远处有两名小宫女飞快的奔了过来,一脸的心急。“见过皇后娘娘,皇上来明月宫了,说让娘娘回去。”花疏雪挑眉,这种时候,皇上不该在上书房处理事情吗?怎么回来了,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望了轩辕霓裳一眼,轩辕霓裳同样的望着花疏雪,催促起来:“我们回去吧,一定是皇兄有什么事情。”花疏雪点头,两个人转身往回走,直奔明月宫的大殿。

大殿内,轩辕玥正焦急的来回踱步,听到殿门外的脚步声,飞快的望过去,看到花疏雪走进来,便心急的唤了一声:“雪儿,出事了?”花疏雪一怔,不知道又出什么事了,现在天下不是大定了吗?她忽然想到先前轩辕霓裳所的话,不会真的被她这乌鸦嘴给言中了,燕国与云国之间出事了。不过轩辕玥已经走了过来,一把拉着她走到两个人面前。这两个人身材高大,面容英俊,周身有着冷冷的气息,不过花疏雪可以肯定,她是没见过这两人的。两个人一看到花疏雪走过来,便抱拳垂首:“见过云国的皇后。

”“他们是什么人?”花疏雪错愕的问。轩辕玥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便听到两个人其中一人恭敬的回话。“回皇后娘娘的话,我们是乌篷国太女殿下派来的人。”这一次花疏雪没反应,那轩辕霓裳倒是反应了过来,因为她先前问了很多关于她母后的事情,所以这手下一说乌篷国,她便知道是事关她母亲的,忍不住心急的叫起来。“我母后怎么样了?”两个人中依旧是先前的一人回话。“太女殿下让我们秘密的出了乌篷国,前来云国找云国的皇帝,太女殿下和王上被欧阳和雅以及国师家的长子纳兰靖给抓了起来,现在他们控制了乌篷国,属下等出来已经快三个月了,所以不知道太女殿下和王上怎么样了?”“我们出来的时候,不是让母后当心些吗?”花疏雪蹙起了眉,对于母后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她不至于被欧阳和雅和纳兰靖给控制住啊。

“是王上相信那个欧阳和雅,所以被她给控制住了,太女殿下为了保住王上,所以自愿被缚,若是她反抗的话,欧阳和雅定然会杀掉王上。”大殿内,笼罩上了沉闷气息。轩辕霓裳哭了起来,一侧的轩辕玥脸色也十分的难看。花疏雪却比他们两个人要冷静得多,忽然出手攻向了那两个手下,因为两人防不及防,所以一下子被控制住了,一动也动不了,惊骇的望着花疏雪。轩辕霓裳心急的叫了起来:“皇嫂,你干什么?”轩辕玥一看花疏雪出手,想了一下悟透了其中的道理,这两人不是母后派来的,母后此刻被欧阳和雅抓了起来,那欧阳和雅必然把她们关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她如何通知别人给他送信呢?所以说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欧阳和雅派来的。

轩辕玥想透了这层道理,脸色嗜血般的难看,修长的大手一伸便掐上了其中一人的脖劲,阴狠的喝问:“说,是不是欧邪和雅派你们前来云国送信的?说,不说就要了你们的命。”两个人的脸色同时的变了,摇头,轩辕玥手下的力道更重,被他掐住的一人,已经喘不过气来了,骇得脸白如纸,难怪和雅郡主说让他们当心,因为云国的这两个人十分的精明。两个人同时的开口:“我们说。”轩辕玥松开了手,冰冷的瞪视着两个人,那两人总算说出了事情的经过。“没错,我们是和雅小郡主派来的,她抓了乌篷国的太女殿下和王上,并没有急着杀他们,而是扣下了他们,她派属下等人前来云国通知你们,她说你们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前往乌篷国,她便在乌篷国抓你们。

”一人说完,另外一人点头。轩辕玥的脸色黑沉阴骜,瞳瞳拢上了暴风雨,没想到欧阳和雅竟然再掀风浪,当初真不该留着她,应该把她给杀了,可是当初外祖父求情让留着这个女人,何况她还救了他,只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坏得如此的彻底。“现在太女殿下和王上被欧阳和雅关在什么地方?”花疏雪森冷的问,那两个手下立刻摇头:“属下等不知道,这种事小郡主是不会让我们知道的。”花疏雪不再说话,望向了轩辕玥:“看来那个女人的目的还是你啊,不过这一次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恼羞成怒,所以想报复你。

”“不管怎么样,朕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朕决定前往乌篷国走一趟。”轩辕玥冷酷的说道,殿内的轩辕霓裳也接了他的口:“我也陪皇兄一起走一趟。”无论如何,她都想看看自已的母后,想亲眼看到她什么事都没有,她才会真正的放心。花疏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抬手狠狠的击向了身侧被控制的两名手下,既然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留下也无用,现在开始她们绝对不能再心软,放了这些家伙,回头便来算计她们。花疏雪两掌拍死了那两个乌篷国的人,命令殿内的太监:“把这两人拉下去处理了。

”“是,皇后娘娘。”有太监应声,走过来把两个人死了的人拖了下去。大殿内,花疏雪望向轩辕玥,缓缓的开口:“既然皇上决定了要去乌篷国,不如我们绕道去灵雀台一趟,把父皇带上吧,母后遇到了麻烦,父皇一定会想帮助她,这样他们两个人也有了一个新的开始,父皇一定可以打动母后的心,一年不可以,可以两年,两年不可以三年。总有一日会软化母后的心的。”花疏雪说完,轩辕霓裳点头赞同:“是啊,皇兄,把父皇一起带上吧,母后一定会原谅父皇的,若是他们两个人能在一起,那我们便真正的放心了,虽然以前母后吃了很多的苦,那么以后便让父皇好好的陪陪她。

”轩辕玥点头同意了,望向花疏雪轩辕霓裳:“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我立刻召怀王和湘王进宫来,交待一下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另外还要准备一些东西。”“这次去乌篷国,经过灵雀台,我准备把将军带上。”“好。”四灵兽镇守灵雀台,带走了一个,绝对不至于让夜冥从灵雀台里跑出来,到时候上灵雀台的时候问问几位长老,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既可以带走将军,又可以不让夜冥出来。两个人说定了,轩辕玥自去上书房准备,这里花疏雪和轩辕霓裳二人同时想到了一件事情。

“皓皓他们留在宫中吗?”花疏雪想起了先前那三个家伙威胁自已的事情,若是把他们留在宫里,她实在是不放心,心里想着便吩咐莫邪:“去把殿下和公主带过来,我有事问他们。”若是他们想跟他们去一趟乌篷国也好,一来长长阅历,二来此次进乌篷国,若是能顺利的救出母后,他们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父皇和母后了,这是最后一次,皓皓他们理该去见见他们的皇奶奶。莫邪应声而去,轩辕霓裳听了花疏雪的话,细声询问:“皇嫂,这是想把孩子们带着吗?”“嗯,若是此次顺利救了母后,父皇和母后定会留在乌篷国,日后我们再想见他们恐怕难了,所以我才会想把他们带去。

”轩辕霓裳不再说话,想到母后被那什么欧阳和雅的给抓了,她就心疼又愤怒,在心中怒骂欧阳和雅,这个贱女人她是知道她的,听说她当初还脱光了引诱她的皇兄,现在竟然变本加厉的算计到她母后的头上了,这一次他们回乌篷国,定要把她千刀万剐了,竟然胆敢抓母后。大殿内,寂静无声,殿外响起了脚步声,还有三个小家伙兴高彩烈的询问声。“莫姑姑,母后找我们什么事啊?”“是啊,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往常花疏雪很少命人这时候带他们过来的,今日是头一遭,所以三家伙才会兴奋,以为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正缠着莫邪追问,莫邪不好说关于乌篷国的事情,所以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随意的搪塞过去了。

“奴婢也不知道,等下你们问皇后娘娘就知道了。”说话间,一行几个人就走进殿来。三个小家伙一走进大殿便直往大殿上首奔来,高兴的给花疏雪请安:“儿臣给母后请安。”花疏雪挥手:“起来吧。”三个人直起身子,便发现大殿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母后和皇姑姑的脸色很难看,眼神也很冷,三个小家伙一下子收敛了先前的高兴,疑惑的开口。“母后怎么不高兴了,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宸宸的心性是最敏感的,第一个询问,他一问身侧的两个小孩子也疑惑了,绾绾望了望花疏雪,又望了望轩辕霓裳,暗自猜测着,难道是母后和地皇姑姑吵架了,所以两个人才会生气吗?大殿上首,花疏雪招手让他们三个人过去,等到他们走近前,她伸出手拉着儿子的手,柔声细语的说道。

“你皇奶奶在乌篷国被人抓了起来,先前有人送信过来了。”“啊,”宸宸叫了一声,听到皇奶奶被人抓起来,他可爱的小脸蛋上立刻拢上了一层冷霜,皓皓和绾绾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三人异口同声的问:“母后,是谁抓了皇奶奶啊?”花疏雪望向宸宸,先前宸宸在乌篷国待过,自然知道欧阳和雅这个女人,所以她望着宸宸说道。“是欧阳和雅和国师的儿子,他们两个人联手抓住了你皇奶奶,母后和你父皇准备去乌篷国一趟,让你们过来呢,是问你们是否要随母后去乌篷国。

”“好,儿臣随母后去乌篷国。”宸宸最先开口,皓皓和绾绾二人也同时用力的点头,然后伸出手抓住花疏雪的手,气愤的说道:“母后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出皇奶奶的,那个抓她的人,我们一定会把她杀掉的。”三个小家伙一脸的气愤,花疏雪点头,吩咐他们:“你们现在出去,让青栾给你们准备一些衣服带上,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是,儿臣明白了。”三个人退出了大殿,下首的轩辕霓裳也站起了身向花疏雪告了安退出去,收拾一些路上要用的东西。大殿内,莫邪走过来,望向花疏雪:“主子,奴婢也去给你收拾东西。

”“好,”两个人一路进寝宫去收拾东西了。两日后,轩辕玥安排好了一切,朝堂上的事情交给了怀王和湘王,并叮咛他们两个不可透露他们的行踪,只对朝臣说,他们去私防各处了,这样一来,朝臣们心有忌掸不敢妄动,因为皇上和皇后娘娘随时会回来。一行人悄悄的出了安陵城,前往灵雀台。一路上,大人们心情都有些沉重,小孩子虽然有些气愤,可还是忍不住兴奋,平日一直待在宫中,这一出了宫就像飞出了笼子的小鸟似的,叽叽喳喳的说着,不过因为知道父皇母后的心情不好,所以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想办法逗他们开心。

十日的功夫,他们进了灵雀台。因为人数众多,所以花疏雪命令了手下待在灵雀台的山脚下,只有她和轩辕玥还有莫邪等人上了山。花疏雪一上山便命人请了父皇过来,文顺帝听到轩辕玥说母后出事了,他立刻心急起来,恨不得立刻赶往乌篷国,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花疏雪领着人去见了月长老,想把将军带下山,月长老告诉她,可以把将军头顶上的三揖毛发剪下来,压在灵雀台后面就不会有事了,何况还有别的灵兽镇住,不过要速去速回。一行人下了山,马不停蹄的继续赶路,一直到安陵城外的西郊河衅,那里早有人备下了三艘稳固的船只,船上一应俱全的东西,杜惊鸿正领着人守候在岸边,一看到轩辕玥等人过来,赶紧过来见礼,然后一行人分别上了三艘船,第一艘是轩辕玥和花疏雪还有孩子们,随侍的便是莫邪和青栾二婢,第二艘船上是文顺帝和轩辕霓裳,还有两三名随行的手下,第三艘船上是杜惊鸿等人。

三艘船一路逆风而行,直奔乌篷国而去。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