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52章 回夏国了

庙外有人冷嗤,随之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正是坐在将军身上赶过来的花疏雪,她没想到这欧阳和雅竟然脱光了衣服勾引自已的男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看到她如此不要脸,她忽然想通了很多的事情,此刻脸色越发的冷若冰玉,负手立于庙堂之上。身后紧随着莫邪,连同四灵兽也走了进来,四灵兽一走进来,便觉得庙堂内气息难闻,银蛟用力的一吹气,气流如风吹开了庙堂前后的窗户,那催情散很快消散了。欧阳索和王宫中的侍卫,自然没脸走进来,全都候在外面了。

欧阳和雅没想到花疏雪等人忽然出现,还狠狠的讥讽她,先是有些呆愣,然后一反应过来,飞快的扑到地上,把抹胸抓到手里,然后捂住了自已的胸,眼里一下子溢出了眼泪。四灵兽之一将军啧啧称赞:“果然有勾引人的本钱啊,本将看了都心动。”“是啊,本受向来不喜欢雌的的,看了也春心荡漾了。”御姐和凤美人二灵兽直接呸了一声:“你们两个色兽,死滚出去,美女蛇敢不敢上,弄死你们。”欧阳和雅一听这边几只灵兽的话,不由得得气愤的叫起来:“轩辕玥,你竟然把他们都带来了,我说了让你一个人过来的,你不想要你儿子活命了。

”这一次她再也叫不出玥哥哥三个字了,满脸狠毒的光芒,眼神更是如美女蛇的瞳眸一样狠戾。花疏雪唇角一勾冷笑:“欧阳和雅,你不装了吗?确定不装了,今日总算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其实你就是个蛇蝎心肠,心狠手辣的女人,那可爱单纯只不过是你的伪装罢了,当日我进宫的时候,其实你已经认出我来了,偏偏把我带进宫中去,无非是要挑拨我和玥的关系,后来我们出宫住在乌篷城的客栈,你更是派人放火烧客栈,目的就是想烧死我和宸宸,更甚至于后来,你还挑拨了完颜离,让他和那虎尾门的门主赫连云一起出现对付我们,对了,先前在雾台山上的那些放毒烟的人,恐怕也是你的人吧。

”花疏雪一连串的说出一堆事情。轩辕玥的脸黑得像锅底似的,冷冷的瞪视着欧阳和雅,难道这些全是她所为吗?欧阳和雅忽然笑了起来,阴狠的接了话:“没错,就是我所为怎么样?我喜欢轩辕玥有什么错,本来我以为你死了的,没想到竟然活着,所以我自然要除掉你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聪明,我没有害到你,倒是害到了自已。”欧阳和雅苦笑,然后陡的一抬眉:“不过我若不好过,你们也不会好过的,因为你那儿子你们别想见了。”这次轮到花疏雪笑了:“你还是太自信了,我的儿子谁能伤得了。

”她语气狂傲,不分的不屑,摆明了相信自已的儿子可以脱困,她话落果然从庙像后面转出一个小家伙来,正是宸宸,宸宸欢快的开口:“娘亲,我没事,我没事。”他之所以假装被这些人抓住,就是要让娘亲揭穿这女人的真面貌,省得爹爹还以为这女人有多好呢?哼,十足的坏女人一个。宸宸一出现,欧阳和雅脸色难看极了,此时的她顾不得自已衣不遮体,指着宸宸叫了起来:“你,怎么出来了,他们呢?”她口中的他们正是南宁王府的手下,先前她命人进王宫里,把宸宸给抓了来,命那些手下把宸宸押解在庙像后面的院子里,却不知道,宸宸根本就是故意被抓的,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看看这坏女人的真面貌。

宸宸笑眯眯的说道:“我让他们统统的睡觉去了、。”说得可爱又顽皮,可是话里却满是血腥味。欧阳和雅一听,脸色黑了,身子陡的向宸宸奔去,她打算抓住宸宸,轩辕玥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他好过的,她要了他儿子的命,看他以后后不后悔。欧阳和雅会武功,所以身手十分的俐落。花疏雪虽然知道儿子机灵,但还是担心的叫起来:“宸宸小心些。”宸宸应了一声:“是,娘亲。”他小身子飞快的一避让了开来,然后扬起一把粉末对准了欧阳和雅的脸便洒了下去,那粉末一撒到欧阳和雅的脸上,众人便听哧哧的声响,欧阳和雅的脸以众人看得见的速度开始溃烂,然后空气中笼罩上了难闻的臭味儿,很快便开始化浓水,恐怖极了。

她顾不得去捂胸,这一次捂住的是自已的脸,同时蹲了下来,惨叫起来。“啊,你对我做了什么?”“毁容,看你这臭八怪,以后还怎么勾引我爹爹。”宸宸冷哼一声,转身便跑到了花疏雪的身边,满脸得意的笑容。花疏雪并没有责怪他,儿子可都是为了给她出气,这时候,庙外的欧阳索领着两个人进来,一走进来便沉着脸冷喝:“和雅,还不立刻把衣服穿起来。”欧阳和雅没想到王上竟然也来了,顾不得去想自已的脸,飞快的抓起衣服,然后躲到了灵娘像后面去,很快穿好了衣服再走出来,这一次她的眼里满是痛苦,望着轩辕玥。

“你为什么这么对待我,要知道当初救了你,会得到这样的结果,我宁愿让你淹死也不会救你的。”她如此一说,轩辕玥挑起了眉,默言不语,花疏雪却冷冷的提醒她。“救人难道就是为了让别人报答你吗?还让别人以身相许,那你的目的还真是让不齿。”欧阳索没想到自已眼里一向单纯可爱的欧阳和雅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不由得脸色微微的黑了,一挥手命令身后的手下:“把和雅郡主抓起来。”“是,王上。”两名侍卫走过去抓人,可是没靠到和雅郡主的身边时便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臭味,忍不住用力的憋着气,再看到和雅郡主的脸,更是骇人,两个侍卫都不敢看了,尽量不看她。

这一次和雅并没有动,她知道落入王叔的手里,她还不会死,若是落入花疏雪这个毒女人的手里,她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欧阳索望着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心情沉重的说道。“一切都是孽缘啊,为了一个爱,竟然把人变成这样了,看在她以前救了你一场,又毁了容的份上,让我把她交到南宁王的手上,相信他定然会好好的管教她的。”花疏雪没有说什么,看着对面女人眼里的狠毒光芒,忍不住叹息一声,就怕这女人毒心再起啊,不过这些都不关他们的事了,因为明日他们便回云国去了,若说以后有什么事,也是欧阳索的事了。

“我认为王上还是当心些的好,别成了东郭先生救狼的那个可怜的东郭先生,最后反而被恶狼所伤。”花疏雪自从欧阳索算计她后,她不再叫他外祖父,现在直接称他为王上,欧阳索自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宸宸现在还没有理他呢,一切都是他自作孽,此时听着花疏雪的话有些不解其意,嚅动唇正想说话,不过花疏雪已经懒得理会她了,直接一伸手牵了自已儿子的手,然后笑望着轩辕玥。“我们走吧。”欧阳索没有说什么,一挥手命令手下把和雅带回去,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回乌篷国的王宫。

欧阳和雅也被欧阳索命手下的侍卫把人送到了南宁亲王府去了。王宫的珊瑚宫里,欧阳绮罗也知道了宸宸被掳走的消息,此时正焦急的等候着消息,一听到手下的婢女禀报说宸宸找到了,她总算松了一口气,此时她的精神已经恢复得不错了,起身领着女官迎了出去、。很快看到殿门外走进来的一干人,为首的轩辕玥和花疏雪脸色有些不好看,自已的父王十分的不自在,欧阳绮罗叹了一口气,她已经知道父皇所做的错事了,这老头子越老越不省心了,孩子们的事情掺合什么,再一个玥儿有云国要整顿呢,哪里会留在乌篷国啊,他真是异想天开了,不过看到他难过的样子,做为女儿的欧阳绮罗自然不好受,看来她要和玥儿雪儿好好的谈谈,原谅了他们的外祖父,他已经老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一想到这个,欧阳绮罗的心沉甸甸的,不过看到众人已经走到了面前,换上了笑脸,一把抱起了朝着她奔过来的宸宸。

“宸宸,怎么样,有没有出事,是谁如此胆大妄为的竟然抓了你啊?告诉皇奶奶,皇奶奶一定饶不过这个人。”宸宸一听欧阳绮罗的话,嘟起了嘴巴儿:“皇奶奶,是南宁王府的小郡主,她不但让人抓了宸宸,还脱衣服勾引爹爹呢,这个女人太坏了。”欧阳绮罗对于这欧阳和雅可没有什么感情,再说她离开乌篷国的时候还没有这个女人呢,所以此刻一听脸色不由得冷了。“父王,这南宁王府的人好歹也是王室的贵亲,怎么教育出这般不知礼节的东西出来?当真是丢了王室的脸面。

”欧阳索叹了一口气,以前他是看着和雅长大的,一直以为她可爱温柔,谁知道今夜他才发现,原来私下里和雅竟然如此的自私,不但自私而且很有手段,可是说来说去她是南宁亲王府的小郡主,自已本来还打算培养这位小郡主成为乌篷国的太女殿下呢,没想到现在才发现她如此不择手段的一面,这样的人又如何担当乌篷国的女皇,幸好现在女儿醒过来了。欧阳索心中一半欣喜一半郁闷,沉闷的说道。“本王也没有想到和雅竟然是这样的,以前一直以为她很单纯可爱。

”“那她抓了宸宸就这么算了?”欧阳绮罗的声音有些高,漂亮的大眼睛冷睨着自已的父王。欧阳索缓声开口:“和雅现在伤得不轻,整张脸都被宸宸给下药毁掉了,女人的脸可比性命重要,她不死也等于去了一大半的命,何况她还是南宁亲王府的小郡主,总不能当真要了她的命吧。”“她做的那些事,就算要了她的命又如何?”欧阳绮罗冷哼一声,不过现在人都被父王放了,总不好再命令侍卫去抓进宫里来吧,那么南宁亲王府一定会和王宫里的人动手,她一回来便发生这种事总归是不大好的,不过既然她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这欧阳和雅。

欧阳绮罗想到这,望向了轩辕玥和花疏雪。“你们两个先放心回去,她交给母后了。”“是,母后。”听到母后先前给他们出头的话,花疏雪心中一暖,同时应声:“我们知道了母后。”欧阳绮罗抱着宸宸往大殿一侧走去,众人尾随着她的身后走过去,不过众人还没有坐下来,便见到大殿外面有一名侍卫奔进来,急切的禀报:“王上,不好了,南宁王带了不少的人进宫来了,说让王上给他南宁王府一个交待,为什么要欺负他的女儿。”侍卫的话一落,欧阳索的整张脸都气绿了,他好心好意救了欧阳和雅一命,还把她给送回去了,怎么叫让他给个交待啊,他女儿所做的那些事叫人事吗?欧阳索正想发作,大殿上的欧阳绮罗薄怒顿起:“他南宁王府是不是当他是乌篷国的王上了,竟然带兵来王宫来闹事,荒唐。

”欧阳绮罗心中算是明白了父王的苦楚,父王一生只生了两个女儿,她和妹妹,后来妹妹被她一怒给杀了,就剩下她这么一个女儿了,后来她离开了乌篷国,这么些年来,母后也去世了,所以父王才会容忍这些人欺到头上,但今日她回来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欧阳绮罗一面想着一面望向门前禀报的侍卫:“立刻去调侍卫过来护驾。”那侍卫听了欧阳绮罗的话,没有动,因为他不知道这说话的人是谁?欧阳索怒骂了他一句:“混帐东西,这是太女殿下,还不听命去办事。

”“是,王上,太女殿下,”侍卫一反应过来,便应声退出去调侍卫过来护驾。大殿中,欧阳索看女儿一身的飒爽风姿,从善如流的华贵之态,不由得心里高兴,看来他要向乌篷国的国民宣布,他的女儿回来了,他们的太女殿下回来了。大殿内,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的脸色别提多冷了,这南宁王府看来真不是个什么好主,难怪生出欧阳和雅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明明是自已女儿做错了,竟然还如此嚣张霸道的让别人给一个交待,若不是先前欧阳索的求情,他们一定不放过欧阳和雅,谁让她动他们的儿子。

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同时唤了一声:“母后。”“没事,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你们头上的。”此刻的欧阳绮罗就像一个老母鸡,护着自已的孩子,轩辕玥听着她的话,心里涌起暖流,母后做什么事永远都把他放在前面的,以前他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殿内正在说话,殿外响起了说话声,而且火把明亮,把珊瑚宫给围得水泄不通。欧阳绮罗放下怀中的宸宸,率先往殿外走去,欧阳索紧随着她的身后往外走,她背影挺直如松柏,一身的傲骨凌厉,不折不弯,那种由内至外延伸出来的霸气,渲染在周身,似乎是天生的王者。

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忍不住感叹,如若当初父皇放开了心中的心结和母后共同打理云国,只怕现在的云国不可同日而语,她是真的有能力的那种人。二个人一边想一边往外走,花疏雪伸手牵着儿子,不让这家伙再离开自已的范围,以免他再捣乱,今晚大人们都在,不准这小家伙私自惹事。一行人走出了大殿,珊瑚宫门外,南宁王爷欧阳明日一身华丽的衣袍,高大魁悟,五官也是十分的英俊,不过此刻怒容满面,杀气腾腾,他的身后紧随着的乃是南宁王府的亲随,黑压压的围在了珊瑚宫的门外。

欧阳绮罗等人站在大殿门前的白玉高阶之上,冷冷的对视着对面的欧阳明月,冷薄的声音响起来。“原来是大堂兄?真是失敬了。”欧阳明日一听这冷冽异常的说话声,先前并没有注意,此刻一看,不由得心中轻颤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这欧阳绮罗在当时的一辈人中,可是人人敬畏的人物,虽然她是一介女儿身,但因为被王上从小着男子教养,所以骑马猎射,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是下一任乌篷国最理想的女皇陛下,没有人质疑这样的事情,可是二十多年前,她忽然失去了踪影,没想到今日竟然出现在这里。

“原来是绮罗回来了,真是难得啊。”欧阳明日瞳眸满是冷芒,先前他听说了王上有一个外孙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这孩子定是绮罗的孩子了。虽然欧阳明日不敢挑衅欧阳绮罗,现在她回来了,依旧是乌篷国的太女殿下,而且随着她的回来,恐怕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以前乌篷国朝政上的事情都是他和国师两人把持着,欧阳索只顾着伤心,追查自已女儿的下落,并不太理会,但这位太女殿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她的回归,只怕会使得他们的大权被架空,再想想自已女儿被毁彻底的一张脸,欧阳明日胸中的火气越发的旺盛了,只是在欧阳绮罗的面前却不好发作。

“不知道大堂兄今日带着这么多人是逼宫呢还是造反?”欧阳绮罗冷冷的责问声一起,身后呼啦一下拥出近千名的宫中侍卫来,团团的包围着南宁亲王府的人。欧阳明日一听欧阳绮罗的责问,心里有些微的发怵,对于这位堂妹,他以前便吃了很多的闷亏,今日他带人进宫,根本没想到会见到这女人,所以才会想也不想便进宫来了,因为欧阳索不会计较这件事,但现在到了堂妹的嘴里,他可就成了谋逆反上的人了,这如何是好,欧阳明日脸色飞快的转换了神色,伤痛的开口。

“回太女殿下的话,本王回府看到和雅被毁容的脸,本王立刻心痛极了,所以想也没想便领着人进宫了,从未想过逼宫或者造反。”欧阳绮罗冷笑一声,今日欧阳明日带人进宫,她已经看出来了,这南宁亲王府分明是有谋逆之心的,既然他们今日送上门来找事,何不一举除掉他,省得他日后再连同他人谋逆,想到这,面色陡的一沉,厉喝:“这恐怕由不得你了。”她一言落,嗜血的命令下去:“给我把谋逆之贼拿下。”宫中的这些侍卫早就看不惯南宁王府耀武扬威的样子了,此时一听太女殿下的命令,个个像打了鸡血的斗鸡似的冲了上去,问也不问上面的欧阳索了。

欧阳明日一看欧阳绮罗的动作,不由是大急起来:“太女殿下,请听本王一言,本王真的没有想造反。”现在他是反抗就坐实了自已谋逆的罪名,若是不反抗,只怕也落不得好。眼看着身边南宁王府手下被砍伤了,身侧的手下飞快的说道:“王爷,不如反了。”南宁王本就在心急恼火,一听这手下的话,抬起一只手便扇了他一记耳光:“放你娘的臭屁,给老子打。”他总不能坐视不动,任人抓捕吧,但是这做和说是两回事,可以打,却不可以说。南宁王爷一声令下,珊瑚宫门外打成了一团,花疏雪一扫身侧的将军心痒痒的样子,不由得下令:“将军,去把南宁王府人好好的收拾了。

”“是,主子,”将军得令,身子一摇便成了一头巨大无比的狮子,然后扑向南宁王府的人。南宁王府的人本就心亏吃劲,没想到还扑进来一头灵兽,更不是宫中侍卫的对手了。欧阳绮罗眯眼望着南宁王府的人,然后朝身侧的婢女命令:“去取本宫的弓箭来。”“是,太女殿下。”宫女小跑步的跑进了珊瑚宫,这里原就是欧阳绮罗的宫殿,里面什么兵器都有。欧阳绮罗身侧的欧阳索一听女儿的话,不由得大惊失色:“绮罗,你想干什么?”“杀鸡儆猴,这南宁王府的人太张狂了,今日他们胆敢进宫,便是他们的死期。

”欧阳绮罗嗜血万分的说道,一侧的欧阳索头皮发麻:“绮罗啊,你刚回来,要收拾他们也不急在这一时啊,若是现在收拾他们,恐怕朝堂上的人要闹起来。”“这水本来就浑,闹就闹呗,难道还怕他们不成。”欧阳绮罗并不理会欧阳索,今日是除掉南宁王府的一个机会,若是错过今日,欧阳明日这个浑蛋定然小心隐藏起自已来,所以他们再想找机会,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欧阳绮罗的话音一落,殿内小宫女拿了一把两端镶金嵌玉的玄铁黑木弓来,她一接过来,瞄了一下,拉弓搭箭,嗖的一声,箭奇快无比的射了出去,直接射到了南宁亲王的身上,一箭穿胸而过,血色飞溅,南宁亲王欧阳明日身子往后坠落,睁着一双大眼睛,死不瞑目的盯着欧阳绮罗,没想到这女人和从前一样狠,全无一点机会给别人。

“你?”欧阳明日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个字,再说不出任何的字来。南宁亲王府的人一看王爷被射死了,哪里还敢打斗,纷纷的扔下了手中的兵器,被宫中的侍卫给押住了。欧阳绮罗面色冷冷,如冬日的寒冰一般下命令。“杀,一个都不留。”这些人活着可就是活口,她可不会让这些人落到别人手上,到时候拿出来做事,可是会毁掉他们的。她话音一落,宫中的侍卫个个手起刀落,把南宁王府的这些手下全都给杀了。这些人平日跟着南宁王爷,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坏事儿,今日他们也算是替那些冤屈的人报了仇了,所以根本就没人同情他们。

珊瑚宫门前,南宁王府的人无一活口。欧阳索看着眼前的情况,想阻止也没用了,最后只得由着女儿了。欧阳绮罗命令下去:“来人,立刻禀报刑部,就说南宁王欧阳明日领兵进宫造反,被全数斩杀,另,立刻带人去南宁亲王府查抄,所有的财物全数充入国库,所有人全都下入大牢。”“是,太女殿下。”有人领命而去办事,另有人开始打扫殿门前的死尸,。欧阳绮罗命令完了又转身进入了大殿,身后跟着一众人,谁也没有说话。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震憾于母后的雷霆手段,她办事果然干脆俐落,决不拖泥带水,若是今日她依旧是云国的皇后,那云国上下,谁敢乱动,若是皇上真的放权给她,只怕更是威震四方。

珊瑚宫的大殿上,欧阳绮罗处理完了这些事,依旧像没事人似的,伸出手抱了宸宸坐到自已的腿上,然后望向轩辕玥和花疏雪。“你们准备何时回云国去。”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相视一眼,他们本来准备明日一早回云国的,可是眼下乌篷国似乎有事了,既然如此,他们要不要留下来帮助母后一把呢?欧阳绮罗一看他们的神情,便知道他们想什么,飞快的说道。“你们不必担心乌篷国的情况,母后自会处理这些事,你们还是尽快回去吧,这样吧,明日便回云国去,眼下云国可比乌篷国的事情要多得多。

”轩辕玥想想确实如此,凭母后的能力处理乌篷国的这些事,定然不在话下,所以明日他们回云国去。“是,儿臣遵旨。”“既然决定明日回去,那就早点去休息吧。”欧阳绮罗挥手示意他们让他们下去休息,不过她倒是没有放开宸宸:“宸宸今晚陪皇奶奶一起睡怎么样?”“好,宸宸今晚留下来陪皇奶奶。”宸宸立刻点头答应了,轩辕玥和花疏雪笑着起身离开了。第二日一早,他们听到消息,昨夜南宁王府被抄查,财物被下入了国库,满府的人全都被抓了起来,可是独独少了南宁王府的小郡主欧阳和雅,这个女人可是包藏祸心的,因为这南宁王府的欧阳和雅没有被抓起来,所以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十分的担心,想再停留几日,等到母后找到欧阳和雅再离开。

不过欧阳绮罗阻止了他们,示意他们立刻启程回云国去,她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们准备好了。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只得和欧阳绮罗告别,临离开的时候,欧阳绮罗伸手抓着轩辕玥和花疏雪的手,把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另一只手抓住欧阳索的手,放在他们的手上,柔声说道。“你们原谅你外祖父吧,他只是一个可怜的老头子,因为一无所有的才会对雪儿做出了那样的事儿。”眼看着要离开了,又是母后提出来的这件事,若是坚决不原谅欧阳索,似乎说不过去,所以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总算点了点头:“好吧。

”两人应声后,望向欧阳索,同时的叫了一声:“外祖父。”欧阳索立刻眼里溢出泪来,哭了起来,像个老小孩子一样。宸宸见爹娘已经原谅了欧阳索,他也就原谅了欧阳索,像个小大人似的伸手拉着欧阳索的另一只手。“太爷爷,以后可不许再做这种事了,这次确实是你做错了。”“我知道了?”欧阳索半垂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宸宸又接着说道:“宸宸也原谅你了,以后咱们还是好朋友。”他这话听得大人们一头汗,那有和太爷爷是好朋友的,不过偏偏欧阳索听得高兴,飞快的抬头笑着点头:“好,宸宸,我们还是好朋友。

”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相当的无语,花疏雪抬首望向了欧阳绮罗,细心的叮咛着:“母后,你一定记得小心些那欧阳和雅,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世上难防的不是那些君子,而是小人,因为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知道,你们放心吧。”轩辕玥接了花疏雪的口:“如若你们有什么事,立刻派人通知我们。”虽然乌篷国和云国远隔万里,但是只要他们有事,他们一定会尽快赶过来的。“我们知道了,你们别担心了。”欧阳绮罗依依不舍的和儿子媳女告别,亲自把他们一家子送上了马车,目送着他们一路离开,直到他们远远的走了,他们两个人还没有离去,欧阳索伸出手拍了拍女儿的肩,他知道女儿其实是不舍儿子和儿媳妇的,若是她开口挽留他们,说不定玥儿可以留在乌篷国。

“既然不舍,为什么不留玥儿下来。”“他的根在云国,他心里有责任,若是我开口,便是让他为难,我不想让我的儿子为难。”欧阳绮罗转身走进了大殿,身后的欧阳索跟了进去,虽然有些为女儿心痛难过,可是只要一想到这宫中以后不是他一个人了,还有女儿,欧阳索便又开心了起来。这一日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来时十几个人,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其他的侍卫都葬身热河了,轩辕玥和花疏雪的心里十分的不好受。这次回去,不比来的时候,来的时候他们在海上遇到袭击他们的鱼群,乃是箭鱼,这种鱼最喜欢袭击人,回去的时候,他们手中有四灵兽之一的银蛟,银蛟一直在小船四周护航,听说先前主子们遇到危险,便是伤在这箭鱼的手中,银蛟恼怒了,蛟尾一甩,啪啪的拍着水面,只见一路下去,那箭鱼死伤了一大群,被银蛟强大的力道拍碎了鱼骨,白肚子漂浮了一层,别的箭鱼便去争食那死了的鱼肉,反而顾不得理会他们了,所以众人平安无事的过了乌篷国的雾障。

船头上,坐着欢快的宸宸,不时的和水中的受受不时的说着话。“受受,你真的很厉害啊。”“那是,咱是一只蛟龙,就是龙的意思,能对付不了这些鱼。”半空中的御姐和凤美人二人不耐听了:“你少吹一点会死啊,可怕的雄性,动不动便夸大自已的本事。”“什么,你们说什么,难道本受有说错吗,本蛟上可腾云驾雾斗凤凰,下可入海戏箭鱼。”凤美人一听他提到自已的糗事,不由得脸冷了,呸的吐了下方一口,然后望向青鸟:“御姐,我们走,不理这娘娘腔的家伙。

”“我们走。”两只灵鸟飞快的扔下他们,一路往前方飞去,受受一看他们不理会自已,忍不住掉头委屈的望着宸宸身边的将军:“将军哥哥,他们竟然说人家娘娘腔,人家是娘娘腔吗?人家一点都不娘娘腔好不好?”将军抖簌着跑进了船舱,从里面吼起来:“受受,你比娘娘腔还娘娘腔。”宸宸好笑的望着满脸委屈的银蛟:“受受,就算是娘娘腔,你也是一个英俊迷人,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美受受,而且本领大,他们都是在嫉妒你,所以才会攻击你的。”宸宸安慰受受,受受一听,又傲娇起来:“没错,他们是嫉妒本受受。

”一句话说完游于前方,嘴里忍不住哼起歌来:“哥哥在前面走,妹妹你跟后头啊……”船上所有人脸都黑了,无语至极的望着那得意洋洋的一只受。这一次的回程,因为多数是顺风,所以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便靠岸了,他们选择在夏国的边境上岸,既然带回了四灵,他们首当其冲的便是把诸葛枭捉住,送进灵雀台,然后再再回云国去。夏国的都城,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易了容都是很寻常的人,走在人堆里绝对是不起眼的几个人,连宸宸也被花疏雪给扮丑了,要不然以他可爱的样貌,定然会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

一行人去了轩辕玥在夏国的落脚点,景湖宛。景湖宛里有轩辕玥的手下暗桩,他们一直留在这里打探夏国的消息。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一现身,景湖宛里的属人都惊呆了,还没有等到轩辕玥和花疏雪坐下来,那手下便迫不急待的开了口:“殿下,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云国那边出事了啊?”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愣住了,他们刚从乌篷国回来,没有打听云国那边的情况,直接就来了夏国,想先抓住夏国的皇帝诸葛枭的,哪里知道云国竟然出事了,轩辕玥的脸色嗖的一下黑了。

“云国出什么事了?”话一出口,心咯噔一下沉到谷底,不会是父皇的身体不好了吧。“殿下,宣王轩辕昱回京了,说皇上病重下旨传位给宣王,现在宣王已经在云国登基称帝了,改年号宣元年,自称宣武帝。”“什么?”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想过几种云国可能发生的事情,想过文顺帝病重,想过夏国太子诸葛枭到云国去杀人了,唯一没想到的便是眼前这种可能,宣王轩辕昱竟然在云国称帝了。父皇一直没想过废太子,又如何会让轩辕昱接帝位呢,这里面肯定是有谋逆的野心在里面,所以他们必须尽快赶到云国去。

轩辕玥周身的怒火狂烈的燃烧起来,现在不但是皇位的关系,他更多的是担心云国会被搞成一团糟,父皇现在怎么样了?霓裳现在怎么样了?轩辕玥想到这些,恨不得立刻飞到云国去,可是眼下天色已经晚了,要回去还是明日回去吧,他们这一路连番的赶路,就是他撑得住,雪儿也是极累的了。“我们明日回云国。”眼下已经顾不得管诸葛枭了,先理清云国的事情才是真的:“好。”花疏雪答应了下来,既然云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当然要回到云国去处理这些事情了,不过诸葛枭的事情也不能不问。

“不如我们今晚进宫走一趟?”------题外话------亲爱的们,有票投票啊,没票的人忧伤的飘过…。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