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51章 脱衣服引诱

青鸟想想又觉得不可能,雄鸟都死去很久了,她是亲眼看到他死去的,如何会活着呢,如此一想便朝花疏雪吼了起来。“你竟然想骗老娘,老娘是不会相信的。”花疏雪这次也不再和多浪费口舌,直接打开了星魂戒,朝里面的雄鸟开口:“好了,她不相信我的话,你说话吧,看看她是否相信。”星魂戒里响起了雄鸟激动的话:“青娥,我虽然死了,但是我的魂灵一直游于雾台山陪着你,可是我一直没办法告诉你,我就在你的身边,我一直等着,一直等着,相信总有一天,定会有一人让我见到你,现在终于出现了这个人,她可以让我告诉你,我一直没有走,一直陪着你。

”雄鸟的话一落,那青鸟便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令人心酸的哭声,连银蛟受受都眼眶红红的了。雄鸟也流起泪来,青鸟哭过之后,叫了起来:“青郎,我以为你早就去轮回转世了,没想到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这么多年的被镇压值得了,谢谢你。”雌雄鸟对着又哭了起来,哭得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也心酸酸的,忍不住提醒他们。“其实你们现在不应该伤心,应该高兴才是,因为你们遇到了彼此的真爱,并坚守了真爱,以后再也不会分离的。”花疏雪的话一落,青鸟便哽咽了:“可是青郎他已经?”“只要你愿意为我所用,替我镇守灵雀台,我便把你的青郎收进灵雀台,他的魂灵永生不灭,以后可以一直陪着你,而若是现在他不进灵雀台,他又错过了投胎轮回的时机,他的灵魂很快就会魂飞烟来的。

”“不要啊,”青鸟一听雄鸟会魂飞烟灭,早伤心的哭起来,然后朝着花疏雪叫起来:“你救救他,救救他,以后让我做什么都行。”“好,我不会害你们的,只是想让你替我镇守灵雀台。”看到如此至情至爱的人间真情,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深受感动,伸出手紧握在一起,瞳眸中同时涌起了浓烈的深情厚意,花疏雪柔声的开口:“但愿我们的爱情和他们一样永生不灭,即便死去了,那爱情依然鲜活的存在着。”“会的,以后我再不会让雪儿伤一分的心。”轩辕玥温声的说道,深深的握着手中的柔夷,他不但求得雪儿的今生来生,甚至生生世世,都要延续这一世永生不灭的爱。

银蛟看着这一对深情的青鸟,再看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的深情,忍不住心里升起了对爱的期盼,什么时候,他也能有一个亲密的爱人啊。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等到青鸟彼此叙完了旧情,才合上了星魂戒,然后望向了那青鸟,此刻的青鸟一扫先前的张狂狠戾,十分的温顺。“现在你告诉我让我怎么做?”“镇妖符在什么地方?”“顺着镇压我的方向,一直往上,在山顶上。”“好,我去揭掉它,只要揭掉镇妖符,你就会出来了,记着,要快速的离开。”“好,”这一次青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只要能与她的青郎在一起,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别说守着灵雀台,就算让她去干杀人放火的事情,她也愿意做。

花疏雪命令银蛟向山顶飞去,很快到达了山顶,山顶上果然贴着镇妖符,这镇妖符经过风吹日晒,此时已经很破旧了,花疏雪和轩辕玥二人从银蛟的身上跃下来,然后一挥手取出龙魂,龙魂是世间最厉害的阴灵之器,很容易便会破坏掉镇妖符,上次在银蛟洞里,她之所以没有用龙魂毁掉那镇妖符,是因为镇妖符贴在洞顶,若是毁掉了镇妖符,山洞必然立刻蹋陷,那他们全都倒霉,所以才会用纸人结蛛网之法烧掉了镇妖符,比起上次,这次要简单得多。花疏雪取出了龙魂,示意轩辕玥退后:“你小心些。

”她一言落,龙魂挥了出去,直击向镇妖符,龙魂瞬间发出巨大的光辉,镇妖符被毁,山林嗡嗡作响,开始摇晃,然后分裂。花疏雪一收龙魂,回身便拉着轩辕玥,二人一跃而上,上了银蛟的身,命令银蛟:“走。”银蛟立刻展身而下,直往先前的地方飞去,头顶的山逢迅速的分裂开来一道缝隙,花疏雪朝青鸟叫了起来:“快走。”青鸟一声应,从缝隙之中挣脱出来,然后朝天嘶鸣一声,展开了青色绿郁的翅膀,抖了抖,身轻气爽,然后跟随着银蛟的身后一路往下飞去,眼见着山缝开了又快要合起来了,花疏雪无意间望了一眼,忽然双眼亮了,身形陡的一纵,直往山缝之中跃去。

轩辕玥没有防到她这一手,整颗心差点停了,想也不想,立刻紧随其后往山缝间跃去,而那山缝眼看便要合起来了。银蛟和青鸟脸色全都变了,两只灵兽紧随其后跃进了山缝,然后一左一右的顶着山缝,阻止山缝迅速的合闭。花疏雪和轩辕玥二人进了山缝,很快又闪身出来了,二灵兽也奋力挣脱了开来,雾台山的山缝眨眼合了起来。二灵兽一头的汗,刚才好险啊,主子可是差点就没命了啊,若是山缝闭合,他们两人可就被压成肉酱了,真不知道主子在千钧一发的功夫,冲进山缝间干什么,这次不但是二灵兽,就是轩辕玥也十分惊讶,雪儿先前冲进山缝干什么,她可知道她差点就没命了,一想到那画面,他觉得整个人都不能呼吸了,这丫头真是太不省心了。

“雪儿,你刚才在做才什么?”他先前进去也没有来得及看清她做了什么,只知道她从崖壁上踩了什么东西出来。轩辕玥暗哑着嗓音,紧搂着花疏雪。刚才花疏雪是下意识的冲了进去,但是玥想也没想便冲了进去,陪她一起,完全不顾自已的安危,她真的很感动,唇角勾起了一朵璀璨的笑意,手一扬,手里便多了一把东西。“你看这是什么,我是为了这个所以才冲进去的。”轩辕玥盯着她的手中看,然后眼里闪过激动,好久说不出话来,紧紧的搂着她,吧唧吧唧的狠亲了花疏雪几口,激动的道谢。

“雪儿,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你不但是我的宝贝,还是我的福星。”“没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花疏雪甜甜的笑起来,然后把手中的东西小心的收进了怀中。二灵兽看他们激动,一脸奇怪,受受忍不住的开口:“他们这么激动干什么,主子手里是什么东西啊。”“扶桑啊,这种东西一百年开花,一百年结果,两百年才成熟,正好现在结果了,不知道主子要这个干什么?”青鸟稀奇极了,她被镇压在雾台山,所以自然是识得扶桑的。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心里同时的涌起欣喜,二人手紧握在一起,他们没想到竟然在雾台山的山腰里发现了扶桑,原来这扶桑竟然长在石缝中的,还是在山腰上,所以寻常人才会找不到。

这一次的意外所获也说明阮后命不该绝,所以才会让他们碰上这种东西。因为看到扶桑,所以花疏雪先前才会想也不想,便往山缝间闪去,因为先去的山道裂开又闭合,使得扶桑子落到缝隙中去,若是她不去采来,只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她才会想也没想便去踩。现在总算有惊无险了。二人带着一蛟一青鸟下了雾台山,山脚下宸宸和莫邪他们一看到他们平安无事,全都欢呼起来,连将军也很激动,来回的踱步,整个山林边,欢呼不已。花疏雪和青鸟以血契了约,还给她起了一个很牛气的名字,御姐,青鸟倒是很喜欢这个名字,头一昂傲娇的开口。

“老娘就是御姐,谁若不爽站出来试试,”她的话惹笑了一堆人。青鸟已降服,接下来就要前往水月镜湖去收服那只爱美的火凤凰,若是能顺利的降服了火凤,那他们就可以很快的回云国去了。一行人火速前往水月镜湖,两天后他们到达了水月镜湖。这个传说中仿似仙境的地方,果然美不胜收,远处有重叠的郁葱山脉,近处遍地繁花,那清澄透明的湖衅之上,袅袅的轻雾,经久不散,即便是中午阳光明媚,那雾气也不散,反而是透着淡淡的温柔的光辉。不过他们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火凤凰。

但是既然神球显示出火凤凰喜欢出没于这里,又得到欧阳索的提示,这只火凤十分的爱美,这水月镜湖如此美丽,想必她定然会出现。所以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示意众人远离水月镜湖远,他们二人领着三只灵兽守在水月镜湖边。傍晚的时候,果然看到远处飞来一只火红的凤凰,一落到水月镜湖,便对着湖水轻理起自已的羽毛来,然后喃喃自语。“这是谁啊,长得真美啊,怎么就这么美呢?可叹长得美竟然没有人欣赏,真是伤心啊。”没想到竟然有人如此的自恋,不,还是一只灵兽。

守候在水月镜湖不远处的二人外加三个灵兽有些瞠目结舌,最后银蛟受受憋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他自认自已够自恋的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个比他更自恋的人,所以他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笑便惊动了湖边梳理羽毛的火凤,她尖细的声音响起来:“谁,竟然胆敢偷窥本美人,是不是没看过美人啊?”这下不但是受受,连带的将军和御姐二灵兽都有些受不了了,御姐直接站出来。“喂,火凤,你有那么美吗?我听说过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但是没听说过一只鸟还如此自夸的,姐可没看出你有那么美?”御姐话一落,湖边的火凤怒了,她可是自认自已是天下间最美的美鸟的,这会子竟然有人质疑,怎么受得了,陡的展翅飞上了半空,来回的在水月镜湖上空飞翔盘旋,然后恼羞的尖叫。

“瞧瞧本美人的羽毛,那可是天下间少有的羽毛,你看过这么美丽的羽毛吗?看过吗?看过吗?”火凤一连问过之声,然后俯望向了青鸟,鄙视的开口:“再瞧瞧你身上的那青不青,绿不绿的衣服,真是难看啊,是不是嫉妒我啊,一定是这样的。”她自说其话的本事十分的高,青鸟差点被她气着了,青色的身子陡的一跃,腾飞到半空,粗嘎着嗓子叫起来。“你个不要脸的自恋狂的臭鸟,今日本御姐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青鸟腾空飞起的时候,还不忘朝下面的银蛟叫起来:“受受,是朋友不?是兄弟不?来帮姐姐一起对付这不要脸的臭鸟。

”银蛟受受一听,身形陡的爆涨了开来,然后飞跃上半空,一蛟一鸟左右把持着那只火凤凰。火凤凰一看来了两个对头,有些吃劲了,受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御姐,今日我们俩把她的羽毛拔光怎么样,看她以后还拿什么炫耀,本受倒是稀奇,若是没有了羽毛,还会不会是个美凤凰。”青鸟立刻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姐喜欢没羽毛的火凤,可是烤了来吃,还可者熬汤喝,对了,受受,你知道吗?听说喝火凤凰的汤,可是养颜美容,你想不想让自已永远美美的。

”“想啊,想啊,那我们还不动手。”受受一听,蛟尾陡的一甩,便朝对面的火凤袭击而去。那火凤什么时候吃过这等闷亏啊,气得朝天尖叫,然后嘴一张便喷出了一长串的火来,对着银蛟烧去。气死了,今天真是被气死了,她要烧死他们,烧死他们,竟然胆敢说她不美。银蛟身形一沉,避开了火凤的火攻击,身子沉没到了水月镜湖的湖底,只见他沉入水底之后,眨眼间的功夫,那湖水便少了很多。火凤一攻没攻到银蛟,把目标对准了对面的青鸟,火势连连的攻过去。

青鸟一边躲避一边扇动青色的羽毛,扑灭那火势。正在这时候,先前沉没水底的银蛟腾空而起,张开了蛟口,对准了火凤便没头没脸的喷了过去,这下子不但灭了火凤口中的火,还把她周身上下的淋湿了,使得火凤凰成了一只落汤鸡。这下火凤更怒了,和青鸟银蛟的打斗成一团。下首的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看得有些愣,她都还没想好如何收服这火凤呢,他们先打成了一团。身侧的将军看得津津有味的,发表感概:“打得真热闹啊,看得本将军心痒痒的,可是偏偏在半空,害得本将军都没办法掺合进去,所以啊,这是一个身为狮子的悲哀。

”说完还做了一个很深沉的动作。惹来了花疏雪一记白眼,能不能不要如此咬文嚼字,酸儒。轩辕玥望了望半空明显败下阵来的火凤,不由得担心的说道:“把御姐和受受两个叫下来吧,若是再打下去,只怕他们真的要拔光了火凤凰的毛了。”花疏雪一张嘴正想唤御姐和受受下来,忽地眼睛一亮,有办法对付火凤了。“别急,让他们打,待会儿有好戏可看了。”半空中,火凤因为伤心自已的羽毛被水打湿了,心中极端的郁闷,再加上被左右夹攻,所以很快便落败了,银蛟受受蛟尾一伸便飞快的卷住了火凤凰,然后落了下来。

火凤凰挣扎着尖叫:“你们想干什么?”御姐笑着说道:“不是说了吗?我们要吃烤凤凰,还要熬汤来喝,听说吃了凤凰肉可以美容养颜。”“啊,你们这些坏蛋,竟然要吃我的肉,我这么美,你们怎么下得了口啊。”一听说要被人烤了吃,熬汤喝,火凤凰吓住了,不依的哭了起来。其实受受和御姐只不过是吓唬她罢了,他们可是知道主子想降服这只凤凰的,不过想想她的自恋毛病,便让人受不了,所以才会恐吓这只凤凰,倒是没想到把她给吓哭了。花疏雪和轩辕玥二人一走过来,御姐和受受二灵兽同时唤了一声:“主子。

”花疏雪点了一下头,然后走到水月镜湖边的火凤身边。火凤虽然身上的羽毛全都潮湿了,但是不难看出她确实是一只美丽的凤凰,那羽毛像一团火焰似的,在淡淡的轻辉之中,还闪烁着浅浅的金光,此刻的她听到青鸟和银蛟二人的话,错愕的抬头望向面前的花疏雪。没想到青鸟和银蛟竟然是有主子的,她主子还是一个长得很美丽的女人,还有一个很俊的男人。火凤天**美,一看到漂亮的东西便忘形,所以此刻忘了伤心,盯着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你们是谁啊,长得可真俊啊。

”“我是花疏雪,这是我的夫君轩辕玥,我们是来找你的,想让你帮助我们镇守灵雀台。”花疏雪的话一落,火凤便清醒了过来:“原来是你让他们打我的,这事我不干。”“既然你不干,那就让我们烤了来吃。”银蛟受受蛟尾一伸便压住了火凤凰的尾巴,使得她动弹不得。一侧的御姐也高兴的叫起来:“主子,既然她不干,就把她赏了我们熬汤喝吧,到时候你尝尝,听说喝了凤凰的汤容颜永远不会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花疏雪听了御姐的话,强忍着笑意,脸色凝重的点头:“好吧,既然她不愿意,又是你们逮住的,那就送与你们熬汤喝吧。

”她话一落,火凤惊恐怕挣扎起来,看到花疏雪转身离开,赶紧叫了起来:“我不要被熬汤啊,你等等,让我想想。”可惜那银蛟蛟尾已经伸了过来,紧紧的圈住了她的身子,而且越缩越紧,让她呼吸都困难了。火凤赶紧的叫起来:“好,好,我答应,我答应。”花疏雪转首望过来:“你确定吗?”火凤无奈的点头,都要被熬汤了,她能不答应吗?她可不想被拔羽毛熬汤喝。花疏雪立刻动作迅速的走过来,准备与火凤凰以血契约,却被轩辕玥一把给拉到一边去了:“你还是别和她以血契约了,因为这火凤凰明显的不太愿意,若是生出枝节来如何是好,我听将军说与灵兽以血契约,便是命运连在一起的,若是她出了什么事,你可就出事了,我不想把你的命和她们连在一起。

”若是这些灵兽出了什么事,雪儿也跟着出事,那他可是会疯掉的。花疏雪笑了一下,摇头:“你别担心,其实将军不知道,我不是寻常人,我是至阴之体,身上有龙魂护体,又有星魂戒的能量,所以根本就不是寻常人,他们和我契约,伤不到我的,只是我没有说罢了。”“那就好。”轩辕玥松了一口气,拉着花疏雪走到了火凤凰的身边,与火凤凰以血契了约后,给她起名凤美人。四灵兽全都收服到身边了,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别提多高兴了,立刻启程回乌篷国的王宫,不日他们将回云国。

乌篷国的宫中。冰宫里,轩辕玥把手中的扶桑果子摘下来,然后捣成了汁,喂服进母后的嘴里。冰玉一水晶床前,花疏雪和宸宸围在旁边,一起望着轩辕玥怀中的阮后,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醒过来。这扶桑子可是她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但愿能修复母后的心脉,这样她就不用死了。扶桑子喂服进去,大约有一柱香的功夫,阮后的脸色立刻和以前不一样了,显现出一丝的红润来,一扫最近以来的苍白,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相视一眼,笑了起来。一侧的莫邪和宸宸也开心的跳了起来:“真是太好了,看来扶桑子真的可以救人。

”“是啊,皇奶奶不会有事了。”冰玉一水晶床的另一边,欧阳索也激动的叫起来:“绮罗,绮罗,你不会死了,父王真是太高兴了。”听到他的说话声,花疏雪和宸宸二人飞快的抬首望了他一眼,然后满脸的嫌戾,那欧阳索立刻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垂首不敢看她们两个人,若是知道绮罗不会死,他是绝对不会想让玥儿留下的,因为他有绮罗,绮罗是乌篷国的太女殿下,等她醒过来,顺理成章的成为乌篷国的女皇。众人又等了一柱香的功夫,阮后竟然真的清醒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望了一眼自已身侧的老父亲,又望了望轩辕玥和花疏雪,忍不住勾出唇笑了起来。

“玥儿,雪儿,宸宸,我怎么醒过来了?”她本来以为自已必死无疑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再次活了过来,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儿子和媳妇,还有孙子,最重要的是她看到了自已的父王,阮芷一度以为自已是眼花了,待到招呼过了轩辕玥和花疏雪,再望过去的时候,竟然真的是自已的父王,她的眼泪滚落了下来。“父王,绮罗给你请罪了。”“傻丫头,父王不怪你,你回来就好。”欧阳索哭了起来,不过这是激动的眼泪,女儿竟然真的活过来了,听说这扶桑果子还是花疏雪不顾生命危险带回来的,他都羞愧得要死了,现在他不敢求他们的原谅。

阮芷,不,应该叫欧阳绮罗听了父亲的话,才知道现在自已所待的地方乃是她国家乌篷国。一想到这是乌篷国,她忍不住掉头望向了玥儿和雪儿。“玥儿,雪儿,既然这是乌篷国,你们两个怎么离开云国了,眼下云国可是多事之秋,你们还是快点回去吧。”“是的,母后,儿臣很快便要回云国去了。”轩辕玥温润的说道,现在看着母后没什么事了,他总算放下心来了,知道她活着,哪怕不在他的身边,他也开心。眼下四灵兽已经捉到手了,所以按理他们也该回去了。

阮芷,不,欧阳绮罗听了儿子的话,满意的笑了,伸出手握着花疏雪的手:“雪儿,以前我对你不好,你别怪我,其实不是不喜欢你这个人,相反的我很喜欢你,我只是不想让玥儿深爱着某一个人,因为那样很容易受伤害,现在我看到了你们彼此相爱的心,以后好好珍惜吧,这世间最难能可贵的便是爱了。”“是,母后,我会替你好好爱着他的。”花疏雪知道母后不放心自已的儿子,所以尊重的承诺,欧阳绮罗听了她的话,脸上总算露出舒心的笑容,然后望向宸宸:“小乖孙子,有没有想皇奶奶。

”“人家想了,很想很想呢?”宸宸乖巧的说着,然后钻进欧阳绮罗的怀里撒娇,惹得欧阳绮罗一阵笑,不过她现在还坐在冰玉一水晶床上,所以欧阳索建议大家先下去休息,让他给女儿重新换一个宫殿,休息一会儿再来看她,必竟她刚刚醒过来。轩辕玥和花疏雪同意了,跟着小太监的身后去了清和殿休息,先前轩辕玥便住在这清和殿中的。、一行人刚住进清和殿,还没有来得及休息,殿外便有太监禀报。“轩辕太子,和雅郡主求见。”一听到和雅求见,轩辕玥不想见她,因为这女人确实喜欢他,缠着他,平白的惹雪儿心烦,所以一挥手命令。

“你让她回去吧,我们都累了,要休息呢?”太监应了一声,正准备退出去,不过宸宸却飞快的开口:“等等。”小太监停下脚步,回望着这位宸宸小殿下,宸宸笑眯眯的望着轩辕玥和花疏雪:“爹爹,娘亲,你们先进去休息吧,我来招待这位和雅郡主,我会劝她以后别来了,我们快要回云国去了。”轩辕玥本来不同意,不过禁不起宸宸的哀求。“爹爹,人家不会捣乱的,真的不会的。”轩辕玥总算不说话了,转身牵着雪儿的手一路进寝宫去休息了,外面便让宸宸去招呼吧,不过为免和雅伤到宸宸,花疏雪命令莫邪:“你好好保护宸宸。

”“是的,主子。”莫邪领命,等到殿下和主子离开了,转身望向门前的小太监:“去把和雅郡主请进来吧。”小太监应声走出去,大殿内,莫邪望向宸宸,小声的嘀咕:“这一次邪姨支持你好好的整整她,这个女人太他妈不是东西了,一定又想缠着殿下了,最近主子不开心,可都是她招惹出来的。”莫邪的话落,宸宸的瞳眸更冷了,狠狠的点着头。大殿门外,一道曼妙的身子走进来,随之还伴随着温柔甜美的叫声:“玥哥哥,雪姐姐,你们可回来了,雅儿进宫来给你们请安了。

”宸宸迎了过去,小脸蛋上满是可爱的笑意,让人防不胜防。“我爹和娘累了,去休息了,所以让我来招呼客人。”欧阳和雅脸上的笑意还挂在脸上,脸色却不自在了,不过很快调整好了脸色,笑望着宸宸:“原来是宸宸啊,那我回头再进宫来给玥哥哥和雪姐姐请安。”“人家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宸宸小朋友在和雅的身后随意的开口,和雅飞快的掉头望着他,眼里一闪过的厉光。不过宸宸小朋友一脸的不知所谓:“和雅姐姐,我不是说你喔,我刚才是说那些不要脸的小人的,因为先前莫邪正在给我讲故事,所以我才会接口的。

”“是啊,奴婢先前正给宸宸殿下讲故事,一个坏女人,想破坏别人的家庭,然后总是献殷勤,实在太不要脸了,她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呢,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女人实在是太坏了。”莫邪说完,和雅的脸色黑了,她知道她们两个一唱一合的是在说她。可是她们却借着故事一说,所以她若是发火,那就是自已找位置入坑,心里很恨,却只能暗自咬牙,然后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转身便往外走去,手下意识的握在一起了。宸宸小朋友又在后面叫起来:“和雅姐姐,你下次不要再来了,因为我爹爹和娘亲很快就要走了。

”和雅一听这句话,受了惊,飞快的转身奔回来,一把握着宸宸的小肩膀:“你说玥哥哥要走了,他要走了。”“是啊,我们又不是这乌篷国的人,所以根本没打算留下来,估计明天吧,我爹爹和娘亲就要走了。”宸宸说完,欧阳和雅手下的力道更重了,整张小脸都纠到了一起,手依然紧紧的抓着宸宸,直到她的手指上传来麻麻木木的刺痛感,才一惊松了开来,望着自已的一双手。“我的手怎么了?”“啊,和雅姐姐我忘了一件事,先前我正在做催花手的试验,因为不小心洒了一些在衣服上,你刚才使劲的抓着我,所以这催花手的毒药被你沾到了,这可怎么办啊?这催花手还没有解药呢,这下你的手恐怕要废了,你知道吗?这催花手最后会烂掉一双手的,露出白骨来,好恐怖啊。

”宸宸越说,欧阳和雅越感觉到自已的手上疼得厉害,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飞快的望着自已的手,转身便生外面跑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了。身后的宸宸眼看着她跑走了,唇角勾出阴森的笑意。莫邪一点也不同情那坏女人,只是她很关心一件事。“宸宸,你说那催花手是不是真的会烂掉她的一只手啊。”“没有啦,我倒是想她烂掉一只手,不过因为刚才她来得匆忙,人家身上没有那么毒辣的药,那药只会让她的双手麻木,握不住东西,而且毒性也不强,只要是厉害的大夫便会解掉的。

”“那真是可惜了。”莫邪可一脸的可惜,宸宸却笑得像一只小狐狸似的:“后面还有戏呢,可惜什么,这次没下大毒的药,不代表下次不下。”清和殿,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下午休息了半天,傍晚的时候起来。莫邪立刻来禀报他们:“主子,宸宸不见了,奴婢找遍了清和殿也没有找到他。”一听说宸宸不见了,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立刻起身走出寝宫,此时外面的大殿上,欧阳索已经领着人过来了,命令侍卫宫中各处搜查。轩辕玥在大殿内来回的踱步,宸宸可不比别的小孩子,他喜欢玩毒,自从来到乌篷国,对于毒术的钻研更厉害,他那周身上下的毒药,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若是他不想跟别人走,按理也不会走丢的。

“他去了哪里?”儿子肯定是自已不见的,他去了哪里?众人正在殿内上下焦急的商量着,花疏雪想到了四灵兽,立刻召唤出四灵兽之一的狮子来:“将军,你平常经常和宸宸在一起玩,一定知道他的气味,现在带我们去救他。”将军立刻点头:“好。”宸宸不见了,他也很焦急,宸宸小朋友可是他喜欢的人,他不会让人伤了他的。这里众人正准备出去找宸宸,大殿门外却有人送了一封信进来,小太监飞快的把信交到了轩辕玥的手上。信竟然是掳持宸宸的人派人送来的,他让轩辕玥一个人赴约,若是胆敢带着别人,就等着给他儿子收尸。

轩辕玥望了一眼花疏雪,然后沉声开口:“就让我一个人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胆敢掳了我的儿子。”花疏雪飞快的挑眉,然后脸上笼上了森冷的气息:“如若我猜得不错,这掳了我儿子的人很可能是南宁王府的小郡主欧阳和雅。”花疏雪的话落,莫邪脸色立刻难看了:“肯定是这女人因为先前宸宸说的话,生气了,所以才会抓了他,太可恨了,我要是抓到她,绝对不会饶了她的。”不过欧阳索听了她们的话,明显的难以置信:“和雅那么可爱,怎么会做出这事来?”大殿内,没人理会他,对于欧阳索,花疏雪和莫邪同样的没好感,四灵兽看主子不喜他,自然也讨厌起他来了、。

轩辕玥回身望向花疏雪:“雪儿,我不会让人伤了我的儿子的,你别担心。”“我不担心,你去吧。”花疏雪看上去很通情达理的,轩辕玥不再说什么,一个人闪身出了清和殿的殿门,按照书信的地址前去赴约,若是今晚真的是欧阳和雅掳了他的儿子,他绝对不会饶过她的。清和殿的大殿内,等到轩辕玥一走,花疏雪便望向了将军,沉声下命令:“将军,我们走吧。”她先前之所以没有要求跟着玥,就是想到稍后她会让将军把他们带到宸宸被抓的地方,所以才会没有要求跟着玥。

“是。”将军一声应,蹲下了身子,花疏雪和莫邪两人跃了上去,身后的三灵兽一起跟着他们,离开了清和殿的正殿,身后的欧阳索等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也赶紧的率领宫中的侍卫眼着,虽然他不相信那掳走宸宸的人会是和雅,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那人真是和雅的话怎么办,他去说不定还能保住和雅的一条命,她好歹也是王室的成员。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乌篷国的王宫。前往松叶城北门的一座破庙而去,这庙以前叫灵娘庙,后来因为在庙里发生了两起命案,所以便荒废了,大家平时都不敢到这个地方来,显得有些阴森寒冷。

轩辕玥一个人过来的时候,站在庙外四下张望,这里便是指定的地方。可是里里外外的没有一个人,他不由得挑眉,难道是那人耍他不成,可惜这念头还没有落下,灵娘庙里忽地亮起了一抹光芒,有人手举火把走了出来,这走出来的人正是欧阳和雅。欧阳和雅从庙里走出来,眼里便擒上了泪珠儿,哽咽着开口。“玥哥哥,你真的要离开乌篷国,回你们原来那个地方吗?”轩辕玥脸色冷了,没想到今天晚上掳人的竟然真的是欧阳和雅,虽然他多少也猜测出一些,有可能是她,但心底还是希望不是她的,因为她确实救了他一命。

可是现在她出现在这里,无需置疑,就是她抓了宸宸的。“我儿子呢?”轩辕玥瞳眸射出慑人的寒光,直瞪着对面的欧阳和雅。“玥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她说着伤心不已,转身走进了庙堂,轩辕玥小心的四下扫视了一圈,然后跟着她走进了庙堂,一走进庙堂,便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儿,一闻之下,整张脸都黑了:“你竟然在庙里下催情散。”欧阳和雅没想到轩辕玥一走进来便闻到了空气中的香味是催情散,还因此而憋住了气,不吸入催情散。她的唇角勾出了誓在必得的笑意,今晚就算他不中催情散,她就不信自已勾引不了他。

想着转身便把火把插在歪倒的灵娘像上,然后掉转视线望着轩辕玥,此刻的她整张脸都透着妖治,唇角擒着勾魂的笑意,眼里毫不掩饰对轩辕玥的情份,伸出手一件一件的解自已的衣服,一边解还一边走过来。“玥哥哥,我把我的身子给你,我的身子绝对不输于花疏雪那个女人,不信你看看,你要走了,我也不留着你,但是我只想生个你的孩子,以后好陪着我,行吗?”她每说一句,便上前一步,眨眼间便解了自已的长裙,只剩下里面的裹胸和亵裤,露出白晰高耸的胸脯,还有那柔滑如凝脂的肩,此刻的画面真是活色生香的一幕,若是寻常的男子可早就扑了过去,可惜轩辕玥的把持力一向比常人高,面不改色,眼神冷冷的开口。

“你别脱了,就算脱光了也没有用,你还是把我儿子交出来吧。”“不,玥哥哥,我救了你,你怎么能如此对待我呢?如若你不和我,不和我?”她后面的话倒底说不出来,必竟是黄花闺女一名,实在说不出来那等羞人的事情来。不过她的手脚倒是俐落,已飞快的去解那裹胸,眼看着那裹胸直直的落了地,轩辕玥飞快的转身,森冷的开口:“这是我最后给你的一丝脸面,快点穿起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玥哥哥,你不相信你真的对我下得了手。”欧阳和雅到这种时候了,还自认轩辕玥对她有情份,十分的自信。

不过庙门前却响起了一道冷讽:“我倒不知道有人如此的不知廉耻,竟然脱光了身子引诱别人,这比起那些烟花女子更下流三分,真不知道堂堂南宁亲王府的郡主是从何处学来的这下三烂的招数,莫不成以为只要是男人看了你那身子,便会向狼一样扑上去。”。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