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35章 计中计

小村子里弥漫起了浓浓的哀恸,南御军中有不少人失声哭了起来,因为他们便是这小村子里的人,现在小村的人都被人杀了,亲人都死了,他们怎能不伤心。轩辕玥的脸色黑沉,一言不发,身后的杜惊鸿望着他,沉重的开口:“殿下,你看?”“把所有人都葬了。”轩辕玥薄唇微启,冷峻严肃的命令下去,杜惊鸿领命,带着人去埋葬那些死了的人,这些死去的人定然是慕容风等人杀掉的,一个个都是丧心病狂的家伙。半个时辰后,轩辕玥抬头看天,凤眉轻蹙了起来,盯着山林间浓重的薄气,本该云开雾散的,现在雾气越来越重,很显然的这根本就不是雾气,而是被人施了阵法,此施法的人手段十分的厉害,以假乱真,真真假假,所以才会让他一时没有察觉。

杜惊鸿见殿下脸色难看,不由得担心的开口:“主子,发生什么事了?”“此处被人布了阵法,现在把所有人召集起来,别走失了,我要破阵。”轩辕玥话落,杜惊鸿心惊不已,抬头望天实在看不出任何阵法之门,但主子精通此道,他既然说有人设阵,必然是有人设阵,立刻召集了人跟着太子殿下……云国太子府,此时天近中午,花疏雪正在房里修练一杖魔天,自从诸葛枭出现,她深感危机迫近,所以开始勤加练习一杖魔天,不让任何人打搅她,现在一杖魔天修练到第九重,只要再突破一阶,她便修练好了一杖魔天,一杖魔天的威力就在于突破第十阶,那才是光芒大盛,威力无比。

门外响起了如意的声音:“太子妃,殿下回府了,不过殿下他?”外面如意的话停了下来,花疏雪听到轩辕玥的消息,不由得缓缓的收手,然后起身走了出来,心里很着急,她听如意吞吞吐吐的说话声,以为轩辕玥受伤了,哪里还有心思修练一杖魔天。一走出房门便心急的询问如意:“太子殿下发生什么事了?他难道受伤了?”如意摇头,花疏雪松了一口气,原来玥没事,不对啊,既然他没事,如意怎么吞吞吐吐的,那么就是别的事情,脸色陡的沉了下来:“那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回娘娘的话,殿下没有受伤,但是有人受伤了,被殿下带回了东风宛。

”东风宛正是以前轩辕玥住的地方,他把来人安置在东风宛,可见其重要性,花疏雪忍不住挑起了眉往外走去。如意见主子不说话,又小声的开口:“那个受伤的人是个女人,听说殿下先前去抓慕容风的时候,被人施了阵法,差点全军覆没,后来便是得了此女的相助,才破了阵法,不但如此,听说殿下他们出阵后,竟有暗箭伤他们,那女人奋不顾身的帮助殿下,自已却受了伤。”如意的话落,花疏雪的心跳了跳,倒也没说什么。她身侧的莫邪,脸色却有些阴骜:“这女人什么来历啊,怎么会刚好出现在殿下要出现的地方呢,不会是另外一个凤玄舞吧。

”这些女人一个个人的都包藏祸心,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奴婢不知道。”如意恭敬的开口,她看出太子妃娘娘脸色微微有些冷,所以不敢再多说什么,一行人出了百花阁,前往东风宛而去。东风宛,此时一片肃静,花疏雪一走进去,便可以感受到暗处布满了暗桩,现在她的内力修为已是极高的了,所以轻易便感受到了那些气息。远远的,人还没有靠近东风宛的房间,便听到门内传来低沉冷酷的声音:“没用的东西,连一个人都医不好,还有什么用。”竟是轩辕玥在发脾气,因为生气,他的声音少了往日的磁魅,十分的嗜血冷寒。

花疏雪再挑了眉,走了过去,门前守着的侍卫正想开口叫人,被花疏雪一举手阻止住了。她领着身后的莫邪如意二人走进房间,脚刚一踏进去,便被床前一人大声的呵责。“滚出去,不是说不让任何人打扰吗?怎么又进来了?”花疏雪怔住了,自从她嫁给轩辕玥还从来没看过他发脾气,这是头一遭,这蓦然的一发脾气,她竟然有些无法适应,瞳眸飞快的望向床上,只见床上此时躺着一个受伤的女子,长得十分的秀丽水灵,穿一袭白色的长裙,胸前靠近左肩的地方,此时插着一枝利箭,十分的危险,所以御医才会迟疑,若是拔箭,引起了血崩,这女人很可能会没命,所以太子殿下才会发脾气。

花疏雪镇定了一下情绪,然后走了过去,缓缓开口:“玥。”“雪儿。”轩辕玥飞快的望了过来,不过视线很快又望向了床上的女人,向花疏雪解释:“这是木灵儿,她是为了救我所以才会受伤的,没想到御医竟然不敢拔剑,若是再不拔剑,只怕她就没命了。”轩辕玥十分的苦恼,花疏雪关心的却不是这女人的死活,她想的是这女人怎么会恰好出现在玥的四周呢,这是不是太巧了一点,所以忍不住开口问:“玥,这女人怎么会恰好出现在那里呢,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诡计?”她想起了上次凤玄舞冒充宇文柔的事情了,这什么木灵儿不会也是冒充的吧,她这种时候进太子府,究竟是什么目的?花疏雪想着,床前的轩辕玥却发起了脾气:“雪儿,这种时候,你如何能如此的不知轻重,难道没看到这人是生死关头吗?有什么话回头再说,你先出去吧。

”花疏雪没想到轩辕玥竟然指责她,不由得脸色冷了,看他着急的样子,她心里十分的不舒服,虽然此人是因为救他才会受伤的,可是至少要搞清楚她究竟是什么目的吧,若是别有用心的人,又何需救她,难道这是她的冷血吗?越想越生气,一甩手便从房间里走了出去。莫邪和如意二人也赶紧跟着她的身后走出来,房里轩辕玥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这样,本宫来拔剑,你们准备好药,等到本宫把剑一拔出来,你们便上止血的金创药,记着要快准,如若她出了什么事,你们就别想活了。

”花疏雪听着房内的话,心里烦燥起来,一刻也不想待了,飞快的出了东风宛,一路往百花阁走去。身后的莫邪和如意心中都有些生气,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究竟是何人啊,竟然害得主子被太子殿下呵责,殿下也真是的,就算那女人救了他,也不该如此对娘娘发脾气啊,娘娘也是好心。一行人一路往百花阁而去,人还没有到百花阁,便看到太子府的管家吉祥走了过来,恭敬的一福身子:“太子妃,门外有客人拜见,说是你的朋友。”“我的朋友,谁啊?”“说是燕国来的人。

”“燕国?”花疏雪脑海中灵光一闪便知道来的人是谁了,不会是燕国太子关湛吧,她的朋友除了他再不是别人了,他这种时候怎么会出现在云国呢,眼下云国正是多事之秋,他这种时候来,可真是件麻烦事,再想想东风宛的轩辕玥,花疏雪脸色冷了,挥手命令吉祥:“去把那人请进百花阁吧。”“是,殿下。”吉祥领命而去不敢多说,今日殿下把一个女人带进太子府,太子妃娘娘怎么不生气,虽然那女人受伤了,可是殿下明显的有些太重视她了,这实在不像平日的殿下。

花疏雪领着人前脚进了百花阁,后脚吉祥领着客人跟进来了。来人不似以往穿着白色的衣服,难得的穿了一袭明黄的锦衫,胸前绣着腾飞的蛟蟒,威风凛凛,周身浑然天成的冰寒,不过精致的五官上却在最快的时间内拢上了温和的笑意,瞳眸幽深不见底。花疏雪一看到来人正是燕国太子关湛,不由得抱拳清悦的开口:“没想到燕太子竟然来了云国,怎不派手下通知我们云国人,好迎接燕太子。”她一番客套的话,让关湛的瞳眸越发的深邃,不过很快便消失了,他望着花疏雪温雅和煦的笑起来:“雪儿,不会是不欢迎我吧?”花疏雪摇头,说实在的看到关湛她很开心,因为在云国她并没有什么朋友,可是关湛的身份,现在可是燕国太子,他不会平白无故的来云国的,定然是有事而为,而且她知道他的心思在自已的身上,越发的不想流露出感情,所以面容平静的开口。

“燕太子说什么呢,来者是客,雪儿怎么会不欢迎燕太子呢?请坐。”花疏雪请了关湛坐下,然后命人上茶。关湛看着花疏雪生疏的样子,心里微沉,沁凉一片,说实在的他此来云国,一来听说云国出了事情,说阮后病逝,他总觉得此事不单纯,二来,他有些想雪儿了,所以来看看她,即便不能娶她,他也希望有这么一个红颜知已,只是没想到再想见,她竟然如此的生疏。关湛深深的受到了伤害,抬首望向花疏雪:“雪儿,我们还是朋友吗?你如此的客套,实在让人心寒。

”他说到最后,周身涌起落寞,花疏雪一愣,倒是没想到关湛竟然直截了当的问她是不是朋友,从前的一幕从眼前滑过,花疏雪心房暖暖的,她当关湛是朋友的。“目前我们还是朋友。”以后就不知道了,各人的立场不同,如若燕国和云国交锋,她自然站在云国这边,到时候恐怕朋友都没得做。“那就好。”关湛笑了起来,心情再次愉悦,使得他周身柔软起来,不似之前的冷酷凌寒,如阳光一般明媚,伸手端了旁边的茶喝了起来,高处的花疏雪望着他,好似看到了阑国宫中那个清透冷寒的少年,今日的他比以往要成熟得多了,他此来云国,定然是为了什么事才来的:“关湛,你来云国是为了什么事?”关湛微微一愣,心中默念一句,我想你了,不过嘴里却不好说出来,抬头望着花疏雪,温融的开口:“我来这里是和云国太子共商大事的,眼下各国蠢蠢欲动,天下不久将乱,若是我们燕国和云国联手,一定可以平分天下。

”“燕国和云国联手?”这个建议不错,两个人都很厉害,若是联手,平分天下也未尝不可。“此事稍后再商量吧,你是我的朋友,先在云国太子府住下吧。”花疏雪开口,现在玥在东风宛内救人,就算她让人去请他过来商量这件事,他也未必过来,所以她还是先让关湛在太子府住下来,等到那个什么木灵儿没事了再说。“你不开心。”关湛突然开口,紧盯着花疏雪,蹙起了眉毛,他说出这句话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一句话说完不等花疏雪开口,他又问出了第二句:“难道是云太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他说完陡的起身,闪身出了百花阁的正厅,花疏雪没想到他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赶紧的朝门外叫了起来:“关湛,关湛。”可是前面的身影就像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花疏雪起身一挥手命令莫邪和如意:“快,拦着他。”她可不希望关湛和轩辕玥打起来,这种事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莫邪和如意领命冲了出去,花疏雪也起身往外走去,可是关湛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花疏雪猜测他一定抓了丫鬟问清楚,然后去了东风宛,几个人直奔东风宛而去,人还没有到房间,便听到房间里关湛清透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轩辕玥,这女人是什么人,她为什么在这里,难怪雪儿会难过,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就带雪儿走。”关湛的话音一落,轩辕玥强硬霸道的声音响起来:“燕国太子,没想到你竟然跑到云国来了,雪儿她是云国太子妃,你想带她去哪里?”“你管我带她去哪里,只要她不在太子府受气就行。”“她受什么气了,灵儿只是救了本宫而已,本宫只是命人救她一命罢了,又有什么错,雪儿根本不是那等善妒,刁蛮不讲理的人,你跑到这里来闹什么。”房里两人一言不和,竟然打了起来,很快便从房里打了出来。

花疏雪一看到他们出来,闪身便冲了过去,两个男人一看她冲过来,齐齐的住了手,同时停住了动作。两道关心的声音响起来:“雪儿,你没事吧。”花疏雪望了一眼身后的轩辕玥,先前她听到他在房里称呼那女人为灵儿,不由得心里微酸,十分地不舒服,所以也懒得再理会轩辕玥,转身望向身前关心望着她在关湛,脸色冷冷的开口:“关湛,你再胡搞,你就不是我的朋友。”“雪儿,你别生气了,我实在是太生气了。”关湛瞪了轩辕玥一眼,然后站好了身子,花疏雪冷沉的命令如意:“带燕国太子去别院休息,暂时先住下来,回头他有事要和太子殿下商讨。

”“是,太子妃。”如意应声,过来请了关湛去太子府的别院,花疏雪的身后,轩辕玥脸色不善,冷冷的开口:“雪儿,为什么要留燕国太子在太子府里?”花疏雪心中气恼,正想冷讽他一句,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房间里转来弱弱的声音:“这里是哪里?”房间里的木灵儿醒了,轩辕玥一听转身便进去了,花疏雪盯着他的背影望了一眼,心里气恼不已,懒得再进去,离开了东风宛。百花阁里,花疏雪越想越觉得这木灵儿,来历不单纯,虽然心中恼怒玥对她的态度,不过她绝不会让人在太子府里为所欲为的,想着招手示意莫邪近前。

“悄悄的去打听探一下东风宛那边的情况,记着,千万不要让人发现。”“是,奴婢知道了。”莫邪闪身出了百花阁,前往东风宛去打探消息,她前脚走,后脚如意进来了:“主子,安排燕国太子住下了。”“嗯,回头等那木灵儿没什么事了,你去禀报太子,就说燕国太子和他有要事相商。”“奴婢知道了,”如意小心抬头盯着花疏雪,猜测着主子是否生气了,殿下所做的确实叫人生气,莫名其妙的带回来一个女子,还对她这么好,连一向捧在手心的太子妃也被他呵责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娘娘,殿下莫不是魔症了。

”“魔症,”花疏雪倒是愣住了,若是一般人还真有可能被魔症了,不过她知道玥的本事,什么人能把他给魔症了啊,可是想想他之前对自已的宠溺,那是舍不得让她伤一分心的,现在竟然理所当然的呵责她,这其中的差别实在太大了,想着望向如意:“你命人暗中注意着太子殿下。”“奴婢知道了。”如意点头退出去安排,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花疏雪闭上眼睛,先前玥紧张木灵儿的画面,一直停留在她的脑海里,难道她太善妒了,那木灵儿可是救了玥啊,可是虽然她如此说服自已,可是心里依旧很难受很难受,也无心修练一杖魔天,再加上绾绾不见了,此刻她只觉得周身的无力,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一动也动不了,接下来的时间她一直窝在房间里再没有出去,而且轩辕玥也没有过来。

傍晚,莫邪进来禀报:“主子,那木灵儿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听说不会有事的。”“嗯,没事就好。”不管这女人是什么人,在没有查出她是别有用心的人之前,她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事情,虽然她怀疑她,但是至少等找到证据,若她单纯的就是一个救了玥的人,这也不是不可能。“娘娘,殿下如此做实在是太过份了。”莫邪实在是生气,同时也对轩辕玥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先前明明是很喜欢主子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又对那女人好了,现在太子府里,不少人私下议论,殿下是不是喜欢那什么木灵儿了,这木灵儿会不会成为太子侧妃。

花疏雪没说什么,眼里却冷光流动,缓缓的开口:“今晚我要去夜探木灵儿,看看她倒底是不是不怀好意的人,若是查到她是别有用心的人,我第一个不会放过她。”花疏雪握手狠狠的开口。门外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两个小身影飞奔而来,正是皓皓和宸宸二人,两个小家伙一进来,便满脸的愤慨,气冲冲的开口:“娘亲,她们说爹爹又要娶别的女人了,这是真的吗?”两个小家伙说完盯着花疏雪,花疏雪脸色冷了,怎么这种话都传出来了,连儿子都知道了,看来玥此举带来很不好的影响,只怕明日安陵城便传遍了,不过眼下还是安抚好儿子才是要紧的,想着蹲下身子望着儿子:“谁乱说话啊,没有的事情。

”“可是她们说那女人就住在太子府的东风宛里。”皓皓生气的开口,宸宸一把拉着花疏雪的手:“娘亲,爹爹要是娶别人,我们去找干爹。”一听宸宸提到关湛,花疏雪笑着开口:“你干爹过来了,现在就住在太子府的别院里,你们想不想看到他?”“干爹来了?”两人果然惊喜,然后望向了花疏雪:“娘亲,我们去看干爹。”说完转身便往外跑去,花疏雪站起身子,已经一身的凌寒,沉声吩咐莫邪:“立刻去告诉吉祥,让他命令下去,若是太子府里再有人乱说话,当心我命人撕了她们的嘴巴。

”“是,主子。”莫邪走了出去,花疏雪领着两个婢女顺着长廊往前面的正厅而去,正行走间,忽地闻到空气中清淡的香味,这味道她不是第一次闻,正是夏国太子诸葛枭身上的味道,想着停下了脚步,朝长廊之外出声:“诸葛枭,你个混蛋,快把我的女儿给我交出来?”一想到绾绾被诸葛枭的手下给带走了,现在还不知道下落,花疏雪的心里便充满了烦戾,有一种疯狂的冲动,想杀人了,本来女儿不见了,她就够烦的了,现在又发生了轩辕玥和森木灵儿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人轻风晓月似的从长廊之外跃了进来,一头银亮的发丝,夺目而炫惑,穿一袭白色的锦衣,周身上下的优雅,那细长好看的瞳眸中,泻出温柔的光泽,深邃的望着花疏雪,毫不掩饰对她的执着。“雪儿,我听说今日轩辕玥带了一名女子回府,他如此的伤害你,不如你跟我回夏国去吧,我一定会爱你如珍宝,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诸葛枭柔柔的说着,花疏雪的眉死死的蹙了起来,对于诸葛枭的提议根本就不感兴趣,现在她担心的是自已的女儿:“诸葛枭,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她没有事,我不会伤害她的,相反的我会很爱很爱她,她和你小时候长得十分的像。

”诸葛枭话音一落,朝暗处打了一个响指,一道身影从不远处飘来,手里正牵着一个小小的粉嫩可爱的小女娃子,这女娃子满脸的笑意,没有受到一点的伤害,花疏雪一看到自个的女儿,忍不住叫起来:“绾绾。”看到女儿没事,她总算放下了颗心,只是很快她便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因为绾绾对于她的叫声好似没听到,她甜笑着投向了诸葛枭的怀抱,然后搂着他的脖子,甜甜的开口:“爹爹,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此言一出,花疏雪有些无法承受,身子摇晃了好几下方站定,身侧的婢女赶紧的上前扶着她,她稳住了身子认真的盯着诸葛枭怀里撒娇的女孩子,她是她的女儿吗?连看了好几眼,确定诸葛枭怀中的小丫头确实是她的女儿,可是女儿为何不认识她了,竟然叫诸葛枭爹爹,花疏雪频临疯狂了:“诸葛枭,你对绾绾做什么,她为什么不认识我了?”她话一落,躲在诸葛枭怀里的绾绾忍不住抬起头来望向她,然后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望向诸葛枭:“爹爹,这漂亮的女人是谁啊,她好凶啊,我们不要呆在这里了。

”“好,你先离开,爹爹马上就回去了。”“好,”绾绾乖巧的开口,然后跃下了地,诸葛枭的手下,春雨走了过来,伸手牵了绾绾的手,恭敬的开口:“小郡主,我们先离开吧,太子马上就离开了。”“嗯。”绾绾点头,跟着春雨的身后离开,花疏雪一看她们的动作,失声叫了起来:“绾绾。”同时她的身形陡的腾飞出去,直扑向长廊之外,不过却被一道长臂给拦住了,一道光芒好似坚硬的墙壁,挡住了花疏雪的去路,然后一伸手飞快的握着花疏雪的手:“雪儿,与我一起离开吧,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若是你跟我离开,我会告诉绾绾,你是她的娘亲的。

”“你说,你倒底对绾绾做了什么?”花疏雪喘气,咬牙盯着诸葛枭,诸葛枭温柔笑着:“我只是给她洗脑了,所以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她只认我这个爹爹。”“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花疏雪陡的一抽诸葛枭握着的手,身形一转抽出了袖中的龙魂,扑了上去,她现在就想和这男人拼命,管她打得过打不过他。现在她只想杀人,周身的煞气,瞬间笼罩着她的周身,使得她整个人就像一头咆哮的黑龙似的脱空而出,来势汹猛无比,那龙魂也带了浓浓的煞气,竟比往日狠戾十分,一人一笛化成了黑芒,直窜向诸葛枭。

诸葛枭抬头望去,便看到迎面而来的是一只咆哮的巨大无比的黑龙,心里先被震憾了三分,不敢大意,没想到愤怒中的素素,功力竟然如此的强大,看来他大意不得,诸葛枭一边想着一边迎敌,不过他不敢过份用力,那只会伤了雪儿,而这使得他十分的被动,处处受制,眼看着被花疏雪逼得步步后退,再不出手,只怕便要受伤了。花疏雪一边进攻一边怒喝:“诸葛枭,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要不然我就和你拼命。”“雪儿,跟我走吧,跟我去夏国,那轩辕玥分明是不把你瞧在眼里的,你又何必留在云国呢?”百花阁上空,两团黑气盘旋着,缠斗着,外人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人,什么是物。

莫邪和如意二人已经赶了过来,还有太子府的不少侍卫也惊动了,纷纷扑过来,不过看两团浓浓的黑雾缠斗,他们根本不知道谁是谁,所以不敢贸然的出手。正在这时,一道清透冰冷的喝声响起:“什么人竟然胆敢到云国太子府伤人?”来的人正是关湛,关湛武功高强,根本不惧任何人,所以闪身便跃了过来,直往黑雾中闪去,他一靠近黑雾,便看清哪一个是雪儿,哪一个是别人,第一时间,锁魂索出手,直往诸葛枭的头上袭去,银芒如电,快若流星,诸葛枭闪身避过,飞快的掉首望过来,竟是燕国太子关湛,虽然他没有见过关湛,但是对于各国的情况,他还是了如指掌的,也知道各人长的什么样子,所以虽然没有正式见过,也算是了解了。

不过一看到关湛竟然出手助素素,分明是认识素素的,诸葛枭的脸色一下子冷了,瞳眸中满是浓浓的醋意,他一边避开锁魂索,一边打出了袖中的织锦,挥出去隔开了花疏雪的龙魂,然后身子陡的一退落了下来,退后几步站定,冷冷的注视着同样落下来的关湛。“你为什么要帮助她?”关湛清透的眼,唇边是凉薄的笑意,一指诸葛枭:“她是我的好朋友,你竟然胆敢伤她,我又如何饶得了你?”关湛话音一落,那诸葛枭眼神便深沉了,这男人分明是喜欢素素的,还说什么好朋友,心中醋味涌起,这酸涩的味道可比面对轩辕玥时要强得多,因为他早就知道素素是云国的太子妃,可是他不知道竟然还有别的男人喜欢素素,还是燕国太子,这怎不令人愤恨。

诸葛枭眼里浓浓的煞气,关湛毫不退让,两人就这么以眼神劈咧哗啦的厮杀了起来。花疏雪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对于先前自已的功力大增感到稀奇,难道说因为她的愤怒,所以内力便会大增,一杖魔天最大的威力便是煞气,身上的煞气愈重,威力便愈大吗?她只顾自想着,倒忘了身边两个互相仇视着两个男人。百花阁的长廊中,不少的婢女丫鬟,还有府中的侍卫,人人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一面,说不出的诧异,怪怪的。太子殿下在东风宛里照顾着那什么木姑娘,这里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为了太子妃大打出手,这叫什么事啊。

四周一片寂静,天色已黑了下来,清明的月色从头顶上方洒下来,笼罩着整个百花阁。两道细嫩的声音响起来:“娘亲,干爹,你们在做什么?”皓皓和宸宸奇怪的望着中间站着的大人,不理解的问,诸葛枭一听两个小家伙的话,心中的怒意更甚,紧盯着关湛,恨不得和他再杀一场,不过他心知肚明,现在雪儿功力大增,若是和关湛联手,他不但胜不了,还有可能为他们所伤,所以还是先离开的要紧,想着身形陡的一纵,跃身离开,不过却恨恨的扔下一句话:“关湛你给本宫等着,这一战不算完。

”花疏雪一看到诸葛枭离开,想起了绾绾来,大叫:“诸葛枭,你个混蛋,立刻把绾绾给我还回来。”“素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到绾绾的,你别担心。”说完人已不见了,关湛本来想追,想想又作罢,他担心这男人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然后再返回来带走雪儿。花疏雪扫视了百花阁的一圈,沉声命令下去:“都下去吧。”“是,太子妃。”侍卫和丫鬟应声退了出去,皓皓和宸宸从长廊里跑了出来,直奔到花疏雪的身边,抱着她,心急的叫起来:“娘亲,绾绾呢,绾绾怎么样了?”这次连关湛也关心的望着花疏雪:“我听皓皓和宸宸说绾绾不见了,这事和夏国太子有关吗?”花疏雪点头,伸出手牵了儿子的手,一路往百花阁的正厅走去,把情况告诉关湛。

“是诸葛枭的手下带走的,没想到他竟然给绾绾洗脑,绾绾现在竟然连我都认不得了,就认得诸葛枭一个人,不但如此,她竟然唤诸葛枭为爹爹。”一想到这个,花疏雪气得想哭,若不是她定力尚可,现在她早疯了,九死一生生下来的女儿,竟然眨眼间唤别人做爹爹了,而且还认不得她了,这让她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诸葛枭这个卑鄙阴险的家伙,难怪我在燕国的时候听人说,前太子诸葛瀛便是被他害死的,他害死了诸葛瀛所以顺利的登上了太子之位,成了夏国现在的太子,这人手段果然毒辣,难道他是大魔灵夜冥。

”关湛说到最后,陡的失声开口。花疏雪点头:“没错,他正是夜冥,这诸葛枭以前便武功高强,与他磁场相符合,所以他附到了诸葛枭的身上,不但如此,他还吸了前太子诸葛瀛的精元,再加上他自身的能力,所以现在他十分的强大,寻常人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刚才我看到你的功力大增了,与我联手的话,未必抓不住诸葛枭。”关湛想起先前雪儿的功力大增之事。花疏雪的注意力便落到这件事上:“通过先前的事情,我才知道原来一杖魔天的威力是煞气越重威力越强,以前我都没有悟透这层,一直以为这一杖魔天没什么厉害之处,现在看来,它的厉害在于心中的煞气,煞气强大,一杖魔天才会真正的发挥出来。

”关湛点头,表示赞同,花疏雪想起先前的情况,没错,若是她和关湛联手一定可以抓住诸葛枭,那如果真的如此简单的话,祖师爷为什么还要她找到四样灵物呢?对此花疏雪百思不得其解。皓皓和宸宸两个人的小脸蛋上此时布满了愤恨,恼怒的扬起了小拳头。“娘亲,刚才那白头发的家伙竟然抓走了绾绾,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对,我要给他下毒,毒得他哭爹叫娘,再也不敢来太子府了。”宸宸也叫了起来,望向了手中的毒引子,发誓一定要制作一个厉害无比的毒药,把那个白头发的家伙给毒死了,这样就可以救出绾绾来了。

一想到便做,宸宸望向花疏雪:“娘亲,我去做事了。”皓皓也不吃饭了,起身跟着宸宸的身后往外走,他要陪宸宸一起制一枚厉害的毒药,等到那白头发的家伙再来,定然要把他毒得死翘翘的,让他不敢再来太子府。花疏雪一看两家伙的动作,赶紧吩咐青栾:“看好他们。”“是,”青栾应声退出去。厅上安静下来,花疏雪想起晚饭还没有吃,虽然此刻的她什么都吃不下,但是这一桩桩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呢,她不能先挎倒,何况关湛帮了她一次忙,恐怕晚饭还没有吃呢:“你晚饭还没有吃吧。

”见关湛点了头,吩咐如意:“立刻把晚饭传上来,我和燕太子一起用晚饭。”“是,娘娘,”如意点头,然后望了燕太子一眼,只见燕太子满身的清透温融,唇角擒笑的望着太子妃,这燕国太子一看便是对自家主子有意思的,可恼自家的太子竟然在那里陪着什么木灵儿,若是太子妃跟着燕太子走了,有得太子苦恼的时候。“雪儿,你没事吧。”厅堂上,关湛关心的询问,刚才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作,轩辕玥竟然没过来,实在是太可恨了,难道那什么木灵儿比雪儿还重要吗?关湛越想越生气,紧抿着薄唇,一言也不说。

如意很快把晚饭传了进来摆好,花疏雪和关湛二人一起用晚膳,谁也没有说话。花疏雪一边吃一边想诸葛枭的事情,自从诸葛枭出现,太子府便不得安令,而他的目的便是要带她回夏国去。她想到了诸葛枭,又想到了今日的玥,他的举动太不合常理了,他可是很宠溺她的一个人,什么时候呵责她了,难道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呵责她吗?这实在难以相像,如此一想,她努力的去想轩辕玥身上不同寻常的地方,但是却一无头绪,因为她进东风宛的时候,轩辕玥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的面对她,她也是光听着他的声音了,如此一想,花疏雪的瞳眸暗了,陡的一捶桌子,忍不住低喃。

“难道他不是玥?”花疏雪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太子府里的很可能是个假的。那么真正的玥到哪里去了,而这假太子的背后指使人很可能就是诸葛枭,他想用一个假的太子和一个假的女人来刺激她,想让她一怒跟着他离开云国去夏国。------题外话------亲爱的们看文的多多留言,多多投票啊,留言投票的可是好妹纸啊,咱们得向好妹纸进军是不是?呵呵。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