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29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上书房里,露出真容的女子正是凤玄舞,凤玄舞丹凤眼中一瞬间摒射出杀人的眸光,恨不得杀了身边的花疏雪,可是她深知,眼下她若是动手只有死路一条,她的武功根本没有花疏雪这个女人的武功大,再加上一个轩辕玥,若是动手只有死路一条,眼下她只能把心思动在皇上的身上,因为她肚子里可是怀了皇上的孩子。凤玄舞一边想一边抬首望向文顺帝,眼泪便流了下来,十分的无助。“皇上,妾身该死,妾身其实不是真正的宇文柔,妾身原来的名字叫凤玄舞,乃是尧国人,因为害怕自已的真容带来祸端,所以才会易容,先前在云国的大街上不经意的救下了皇上,妾身并不知道皇上便是云国的主子,后来妾身并不想留在宫中,是皇上一意要留妾身下来的,皇上。

”凤玄舞说到最后,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下来。上首的文顺帝望着她十分的不舒服,先前一直睡在自已身边的女人,忽然变了一番容貌,一时间他还真无法接受。不过对于凤玄舞尧国身份的事情,他是早已知道的,不但知道她是尧国人,还知道是师兄师嫂留下来的孩子,因为她身上有一块师兄的玉佩,所以当初他才会留她下来,并纳她为妃,就是想尽自已的能力好好的补偿她,本来他想下旨把她指婚给太子的,可是太子是不可能纳她为侧妃的,只得把她留在宫中。

书房里,文顺帝瞳眸幽暗,一言不吭。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女人竟然敢说出自已是尧国人的身份,不过同样的她编得很巧妙,有真有假才会容易让人相信,再加上父皇本就对尧国人心怀愧疚,恐怕还真能上她的当。二人一起想到了这个,花疏雪飞快的开口:“父皇,这女人可是包藏祸心的,她之所以进宫就是为了帮助尧国人报仇,父皇万不可留她在身边,留着她,只会动了云国的根基。”“我没有,皇上,若是我想为尧国人报仇,为何要怀孕生子,虎毒还不食子,难道我会利用自已的孩子来报仇,何况以我一人之力如何报仇。

”凤玄舞振振有词的辩解,随之掉头望向一侧莫邪假扮的宇文柔,狠狠的开口:“皇上,她是个假的宇文柔,真正的宇文柔早就病死了,她是太子命人假扮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妾身,虽然妾身该死,但是太子如此做,分明是不把皇上当回事,竟然欺瞒皇上。”凤玄舞的话一落,文顺帝的脸色越发的冷了,阴沉的望向了跪在一边的莫邪,沉声开口:“太子,难道真是这样吗?”他胸脯上下的起伏,恼恨异常,如若太子真的如此做,分明是把他当成傻子。轩辕玥望向文顺帝,正想开口说话,花疏雪飞快的往地上一跪,抢先一步开口:“回父皇的话,是儿臣的主意,此事无关太子殿下的事,这丫头乃是儿臣的贴身侍婢,因为儿臣先前在宫中遇到刺客,所以怀疑柔妃娘娘下的命令,便想了这么一条计策,就是为了揭穿柔妃娘娘的真面目,若是父皇生气,大可惩罚儿臣,这件事与太子无半点关系。

”花疏雪坦然承认了让莫邪易容成宇文柔的事情,因为若是她们不承认,皇上命人来验莫邪,验出来后怒火更大。书房里,文顺帝的胸中怒火狂炽,狠盯着地上的花疏雪,一直以来他对花疏雪都是温和宽待的,没想到她竟然算计到他的头上了,这根本就是把他当成傻子一样欺骗,想到这个,文顺帝的眼睛都绿了,指着花疏雪:“太子妃,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以为朕不会处罚你吗?”“父皇,”轩辕玥冷硬的开口,随之缓缓跪下,提醒文顺帝:“儿臣等之所以如此做,是想揭穿柔妃娘娘的真面目,若不是父皇一意坦护柔妃娘娘,儿臣又何必动这样的心思,眼下重要的是如何处理柔妃娘娘假冒宇文柔的事情,而不是我们的过错。

”轩辕玥的话落,文顺帝的周身的阴骜,重重的一拍龙案,厉声开口:“朕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你以为朕全无思考能力吗?朕其实早就知道这宇文柔是尧国人,正因为知道她是尧国人,所以才会对她格外的恩宠。”文顺帝的话落,凤玄舞立刻眼里擒泪,跪拜在地:“谢皇上还如此顾念旧情。”花疏雪一看凤玄舞的做作,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然后望着上首的文顺帝:“儿臣请父皇赐柔妃娘娘死罪。”因为这女人包藏祸心,她的目的便是替尧国人报仇。凤玄舞一听花疏雪的话,不由得心内冷笑,脸上的眼泪却流得更快了:“皇上,妾身的肚子里可怀着皇上的孩子啊。

”若不是因为肚子里的这是一张王牌,她才不会怀有云国人的余孽,凤玄舞心中冷冷的想着,不过脸上却哭得泪花带雨的,她本来就生得极美,再加上此番的涕泪,越发的楚楚可怜。文顺帝冷着脸望向了凤玄舞,然后望向了轩辕玥和花疏雪:“柔妃娘娘的事情,朕自有安排,你们下去吧。”凤玄舞一听文顺帝此言,便知道自已不用死了,心里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一身的冷汗,湿漉漉的粘连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好在自已不用死了,她就是摸准了这男人忧柔寡断的性子了,所以才会怀了他的孩子,这可是她最后的保身之策。

“父皇今日若是不处罚柔妃,儿臣是不会出宫的。”轩辕玥冷冷的开口,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力,难道就是为了得到这样的结局吗?花疏雪和轩辕玥二人很不甘心,文顺帝没想到他们竟然当面抗旨不遵,先前的事情他都不想计较了,宽宏大量的放过他们了,哪里知道他们竟然还如此不依不饶的,想到这,文顺帝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直接朝外面命令:“来人。”先前退出去的几名侍卫又冲了进来,这一次进来的人数比较多,挤满了书房。文顺帝下令:“把太子和太子妃抓起来,押进刑部的大牢,他们竟然胆敢一再的抗旨不遵。

”侍卫一听全都僵住了,若说先前抓太子妃,他们还能接受一些,可是现在皇上让他们抓的可是太子殿下啊,太子可是人中龙凤啊,皇上一向倚重太子,今日为何下旨把太子抓进刑部啊。一侧的柔妃见侍卫们不动手,不由得煽风点火的叫起来:“你们没听到皇上的话吗?皇上才是云国至高无上的主子。”此言一出,文顺帝更坚定了抓轩辕玥,好好给他一个警戒的决心,让他清醒清醒,云国现在还是他在当家做主。凤玄舞的话落,书房门外忽地传进来一道冷魅嗜血的声音:“谁敢?”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道清瘦的身影走了进来,雍拥华贵,身侧紧随着两名女官,一左一右的扶着她走了进来,来人正是云国的皇后阮芷,先前的一声喝,正是她喝出来的,一走进书房,双瞳如炬的迫视着文顺帝。

“皇上这么做是想把云国陷进水深火热吗?太子若是被抓,朝堂上下混乱成一团,皇上可是想清楚了,太子今日若是被抓,他日登上帝位,又有着怎样的污垢,皇上可是想过?”阮后声声厉言,直逼向文顺帝,文顺帝听着她的话,心里多少有些触动,不过想到轩辕玥和花疏雪的抗旨不遵,又气恨难平。阮后一挥手命令书房内的侍卫退下去,侍卫小心的应声往后退,别看阮后是一个女人,但在云国一向等同于皇上,这是云国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实,因为这云国的江山,有一半来自于阮后的能力,以前她和文顺帝恩爱的时候,不但是朝堂上的事情,就是奏折也多有她批阅的,众人皆心知肚明,若没有阮后和太子轩辕玥就没有今日云国的壮大。

文顺帝阴骜着面容,倒也没有说什么。阮后望向了一侧的凤玄舞,缓缓的开口:“本宫乃是后宫之主,请问皇上是否有权处治扰乱宫讳的后妃?”她此言一出,凤玄舞冷了一分,这女人的话分明是想收拾她的,她赶紧求救似的望向上首的文顺帝。不过文顺帝并没有开口,因为他并不是不想处罚凤玄舞,即便她是尧国人也不行,欺瞒他的事情还有她的用心,都值得人怀疑。“来人,从今日起,囚禁柔妃于天竺宫,从此后不准出天竺宫一步,若踏出天竺宫一步,便斩了。

”“皇上。”凤玄舞失声叫了起来,轩辕玥也叫了起来,母后如此做,不是放虎归山吗?“母后。”花疏雪伸手拉着轩辕玥,示意他稍安勿燥,母后自然开口了,定然自有安排。阮后下了命令后,缓缓回身望向身后的文顺帝:“皇上认为这样的安排还合理吗?”文顺帝凝眉盯着阮后,一侧跪着的凤玄舞伤心的再次叫了起来:“皇上。”书房内众人全都盯着文顺帝,阮后忽地一抬手,掌心凝着强大的内力,一掌拍上了凤玄舞的后背,凤玄舞先前只顾盯着皇上,所以没防到阮后的这一手,再加上阮后本就武功厉害,所以轻易的被她一掌拍上了后背,本来凤玄舞还以为阮后想杀了她,不由得骇然,可是很快便发现不对劲了,这女人根本不是想杀她,而且想废她武功,这怎么行,没有了武功她还有什么,凤玄舞脸色惨白的大叫。

“皇上,救我,皇后娘娘想杀我。”她如此一叫,文顺帝脸色冷厉了,沉声大喝:“阮芷,你太过份了,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吗?”他话音一落,阮后陡的一收手,缓缓的抬首望向上首的文顺帝,她的脸色同样的很苍白,唇角微微的勾起来:“皇上真是太多心了,既然臣妾说了囚禁她于天竺宫,又怎么会杀她呢,臣妾只是废了她的武功,难道皇上没有发现,这女人内力十分的浑厚吗?说明她的武功十分的厉害。”阮后一言落,一甩手转身离开了书房,身后的文顺帝望着瘫在地上的凤玄舞,周身的虚软,脸色苍白,冒着冷汗,很显然的,她真的被废了武功,一直以来他是知道她有武功的,只是没想到她武功竟然十分的厉害,这世上大概只有阮芷能一眼便看出此人的武功厉害,因为她自已的武功就十分的厉害。

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向文顺帝告了安,离开了书房,追上前面的阮后。书房里,文顺帝盯着地上的凤玄舞,凌寒的命令:“来人,把柔妃娘娘带进天竺宫,从此后不准踏出天竺宫一步,让她安心在天竺宫里养胎。”“是,殿下。”太监应声而退,带了凤玄舞退下去,此时的凤玄舞满脸的绝望,伤心欲碎,一句话也不想说。本来她对文顺帝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今日这一出,让她对这男人彻底的死心了。书房内,文顺帝难过的望向一侧的容公公:“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如此的对待朕呢?”“皇上别烦心了,保护龙体要紧。

”容公公心疼的劝文顺帝,文顺帝没有说话,想起了先前阮后过来,她的脸色好难看,苍白得好像纸一样,文顺帝不由得望向容公公:“云鹤,你说皇后为何脸色那般的苍白,难道她病了?”“老奴不知道,没有听说这件事。”“替朕去查查,看她是否真的病了?”这一刻文顺帝不由得有些担心,他们两个还真是冤家,活着就是为了互相折磨,可是一想到另外一个可能病了,却又下意识的担心。“是,老奴立刻去查这件事。”容云鹤出了书房,悄悄去御医院查这件事。

暗夜,各处的灯笼笼罩着皇宫,那晕黄的光芒,好似给皇宫拢上了一层轻纱,神秘莫测。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跟着阮后的身边走了一截路,阮后停住脚步,缓缓回首望过来:“你们有话便说吧?”轩辕玥沉声开口:“母后先前为何不处死凤玄舞呢?”阮后缓缓的笑了,儿子终究是太年轻了。“别忘了她肚子里有你父皇的骨肉,若是处死她,便是激怒了你父皇,他不会视而不见的,眼前的处罚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那女人被废了武功,还被关起来,难道以后找不到别的法子再收拾她吗?”阮后说完转身便走,那长长的影子拖曳在地上,越发的纤长瘦弱,轩辕玥盯着她,不忍的开口:“母后是不是病了?”前面走着的人,哈哈笑了一声:“胡说什么,夜深了,快回去吧。

”阮后呵责了一句,轩辕玥拉着花疏雪转身往另一边走去,可是心底的不安扩大,总觉得今晚母后的脸过于苍白了一些,等到二人上了马车,轩辕玥命令杜惊鸿。“命令宫里的人,给本宫悄悄的查一下皇后娘娘的身体状况,看她是否病了。”“好。”马车一路出宫回太子府,路上,轩辕玥一直在些心神不宁,花疏雪知道他担心什么,定然是担心阮后真的生病了,母子二人感情再不好,那也是母子,平时相互斗,但彼此的情意还是在的。正如先前阮后帮了他们一般,在最后的关头,她也不忍心真的让人伤害到玥,这便是母子天性吧。

“玥,你也别担心了,若是母后真的病了,一定会查出来的。”“其实母后她自已懂医,就怕她真正的病了,并没有召御医。”这正是轩辕玥担心的事情,母后若是真的病了,按理应该很快好了才是。轩辕玥如此一说,连花疏雪都担心起来,阮后不会是真的病了吧,虽然她不喜欢自已,但她是玥的母后,她依然不希望她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别担心了,自已吓自已,肯定没什么事的。”马车一路回了太子府,因为天色不早了,所以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早早的便息下了,第二天,轩辕玥一早起来去上早朝了,花疏雪还想再睡会儿,不过却被人惊醒了,莫邪心急的叫她。

“主子,公主回来了,她回来了。”花疏雪一惊,飞快的翻身坐起来,望向莫邪:“你说谁回来了?”“公主,霓裳公主。”莫邪再开口,花疏雪心急的从床上一跃而下,连衣服都没有穿便想冲出去,她一颗心全放在霓裳的身上,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楚流光呢,他是否恢复记忆了,还是跟着霓裳一起回来了,花疏雪一连串的疑问,莫邪赶紧的拉着她的身子:“主子,你衣服都没有穿呢?”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拽了屏风上的衣服,给花疏雪套上。花疏雪也七手八脚的帮忙,两双手在身上鼓捣,反而越捣越乱,一时间竟然连一套衣服都摆不平了,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道娇俏的身影闪了进来,人还没有进来,声音先响起来。

“雪儿,我回来了。”她说完哇的一声大哭,直接扑到花疏雪的怀里,花疏雪也懒得去整理那衣服了,伸手搂着她,然后往床边走去,安顿她坐下来,然后一挥手示意房内的人都退下去。“霓裳,发生什么事了?楚流光呢,你没有找到楚流光吗?”花疏雪没看到霓裳身后有人,又看她哭得如此伤心,所以下意识的以为霓裳是没有找到楚流光。不过霓裳哭了一会儿,却摇了摇头:“雪儿,我找到他了,只是他怀复记忆了,他记得自已是百里潭了,但是他却忘了和我相处的三年时间,他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一切了,他一脸冷漠的拒绝了我,他再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花疏雪一脸的惊疑,说实在的,从前也听说过这种事,说有人失忆后恢复了记忆,却忘了失忆后的事情,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落到了霓裳的身上。想到她三年来所吃的苦,如若百里潭能记得他们之间的事情,说不定还让她好受一些,现在他竟然忘了他们之间的事情,怎不让霓裳伤心。可是再伤心又怎么样,这些事情都过去了。“霓裳,别为难自已了,放过自已吧。”花疏雪只能如此劝她,霓裳靠在她的肩上,用力的点头:“这一路上,我一直劝自已,不要再去想百里潭了,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努力过了,也知足了,虽然他忘记了一切,可是我一看到你,还是想哭。

”轩辕霓裳抽鼻子,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却好多了,眼睛红红的止住了哭声,然后望向花疏雪的时候,强忍着心中的悲苦,勾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笑意:“你和孩子们都好吗?”花疏雪点头:“一切都挺好的。”“父皇和母后呢?他们也还好吗?”轩辕霓裳关心的询问,花疏雪看她本来就难受了,若是再让她知道文顺帝和阮后之间发生的事情,心里只怕更难过了,所以摇头:“没什么事,你这一路上赶路,定然是累了的,要不然我让人带你下去盥洗一番,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嗯,好累啊,我一心想快点赶回来,所以路上都没有休息。”轩辕霓裳点头,还是回家好啊。花疏雪见她同意了,便唤了门外的如意进来:“带公主去盥洗一番,然后带她去睡一会儿。”“是,太子妃。”如意领命,带了轩辕霓裳下去了,等到轩辕霓裳离开,莫邪闪身走了进来,关心的询问:“公主没事吧。”其实莫邪很关心轩辕霓裳,必竟公主先前和她们相处了一段时间。“楚流光恢复记忆了,可是他却忘了三年来和霓裳之间发生的事情。”花疏雪说完,莫邪倒是愣了一下,然后轻喃:“会不会百里潭依旧记得这三年的记忆,但他为了霓裳公主好,所以假意说忘记了,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回阑国报仇。

”这一点花疏雪倒是没想过,经莫邪一提点,觉得也有可能,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百里潭现在都无暇顾及儿女私情。“阑国恐怕要乱了,天下诸国恐怕乱之不久也。”花疏雪叹息,莫邪走过来整理她的衣服,先前两个人一忙乱,竟然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好,此时再看,歪歪斜斜的十分搞笑。两个人正整理衣服,门外响起了轻盈的脚步声,花疏雪一听便知道是三个小家伙过来了,笑望着门口,三道小身影飞快的走进来,动作迅速,使得身后跟着的青栾忍不住提醒:“你们慢点,别急。

”三个小家伙一走进来,便都围到花疏雪的身边诉起苦来。“娘亲,人家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好想你啊。”“是啊,人家想娘亲了。”宸宸偎到了花疏雪的怀里,花疏雪伸出手搂了他们一下,然后点了点皓皓的小鼻子,逗他们:“娘亲记得才一天一夜没见到而已,怎么就好长时间了。”“那一天一夜好长好长啊。”绾绾夸张的做了个长长的动作,逗笑了房内的所有人。花疏雪想起现在该是他们上课的时候,怎么有空来这里呢,忙关心的询问:“不是该上课了吗?怎么有空过来了。

”“娘亲,我们就是过来和你说说话,待会儿过去。”宸宸伸出手搂着花疏雪的脖子,然后叭叽的亲了一口,这下另外两个人也要亲,抢着每人亲了一下,才满脸笑的准备去上课。不过临出门的时候,宸宸想起一件事来。“娘亲,你说帮索爷爷找他女儿的,找到了吗?”花疏雪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几日她压根就没功夫去给那欧阳索找人,而且到哪儿去找啊,只知道他的女儿叫欧阳绮罗,这女人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只凭一个名字便想找出人来,实在难,不过不想让儿子失望,所以开口:“娘亲命人在找,你们放心吧。

”“是,娘亲。”三个小家伙跑了出去,花疏雪望向房内的莫邪:“你派人各处查查,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名欧阳绮罗的,看看这云国安陵有没有这样的女子?”“奴婢知道了。”莫邪领命,花疏雪起身,两人一起到正厅去用早饭,不过吃早饭的时候,有人进来禀报:“怀王殿下求见?”“他过来做什么?”花疏雪睨了一眼身侧的莫邪,莫邪一听到禀报,脸色便臭臭的了,望着半空,根本不打算理会轩辕锦。花疏雪好笑的点了一下头:“让他进来吧。”这男人可怜见的,要说轩辕玥追着她可怜,这轩辕锦也挺可怜的。

太子府的小厮走了出去,很快有人带了轩辕锦过来。轩辕锦一进百花阁的正厅,便先望了莫邪一眼,见这女人正眼都不看他一眼,不由得恼恨起来,自已挺想她的,她个没心没肺的,不但一脸的视而不见,还摆出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神情,实在是让他想抽人了,不过当着花疏雪的面,轩辕锦还不敢太放肆,缓缓有礼的开口。“见过皇嫂。”花疏雪点头,然后放下手里的玉著。“你说有事求见,是什么事啊?”此时厅堂上并没有什么别人,只有花疏雪,如意和莫邪二人,所以轩辕锦也不避着她们两个人,压低了声音开口:“皇嫂,你可知道太子皇兄最近在查吏部买官卖官的事情?”花疏雪点头,此事她是听轩辕玥提过的,最近几日,他一直在查这件事,现在这轩辕锦如此神秘,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不由得沉声询问:“出什么事了?”“今儿个本王得到消息,听说那买官卖官事件的背后真主子竟然是皇后娘娘,听说皇后娘娘得了不少的银子。

”“母后的主意?”花疏雪急切的起身,她是万没想到阮后竟然把手伸进了吏部,她如此做,一来是往朝中安插人手,不但得了人,还得了钱财,可谓人财两得,只是此事落到玥的手上,他就断然不会视而不见,那他们母子二人不会再起吵起来吧。花疏雪越想越担心,在正厅里来回的踱步。轩辕锦见她焦急,开口劝解:“你也别着急了,这云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皇后一直与太子不和,也不在乎多这一事。”话虽然如此说,可是花疏雪还是希望玥和母后解开彼此的心结,没想到现在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买官卖官事件之后,如若玥公平处理,盘剥了那些安插进来的官员,那么定然会和母后之间更僵,可若是玥视而不见,一来这不是他的处事作风,二来此事若是传出去,他一直以来的形像便大打折扣,所以现在他一定处于两难中。

百花阁的正厅里,花疏雪没有说话,并没有理会轩辕锦的劝解。一侧的莫邪听了轩辕锦的话,没好气的开口:“你倒是会说轻松话,这事是没发生在你的头上,若是发生在你的头上,就不会如此轻松了。”轩辕锦一听她的话,脸色绿了,他这是好心前来通下风,谁知道竟然被莫邪如此的奚落,他是那等不知好歹的东西吗?想着冷睨向莫邪。莫邪又岂会怕他,狠狠的瞪回去,厅堂上两人跟斗鸡眼似的,就差扑上去了。花疏雪想安静一会儿,所以挥手让他们退下去。几个人应声往外退去,轩辕锦一退出去,便一把抓住莫邪的手臂,一路拽着她往僻静的地方走去,百花阁门外几个小丫鬟诧异,想跟过去解救莫邪,如意却在背后笑意盈盈的开口。

“你们别去了,不会有事的。”“是,如意姐姐。”几个人应声,不再理会怀王轩辕锦和莫邪的事情。而莫邪先被轩辕锦拉着,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直接便挣扎起来,朝着轩辕锦疵牙咧嘴的咆哮:“轩辕锦,你个浑蛋,拉着我来这里干什么?”“干什么?本王想和你沟通沟通,为何处处与本王针锋相对。”轩辕锦俊美白晰的五官上布着寒意,双瞳更是腾腾的冒着火。莫邪一听他的话,陡的甩开他的手,没好气的开口:“你说你真别扭,你说我为什么处处与你针锋相对,本来我们两个是兄弟,所以我好心好意的帮你,没想到你不但不领情,还大发脾气,你说你是不是不知好歹,既如此我还需要对你好吗?”“我和你不是兄弟。

”轩辕锦没想到这女人一口一声兄弟,实在是郁闷得紧。莫邪自然不理解他的心意,柳眉一竖:“既然不是兄弟,就是仇人,以后不要再说话了。”莫邪冷哼一声,转身便走,身后的轩辕锦一看到她要走,心急之下飞快的一拉她的身子,迫使得她一个转身,跌到他的怀中,然后他飞快的俯身便吻住了莫邪的唇,莫邪有些不能反应,大眼睛眨啊眨的,然后清醒过来,陡的推开了轩辕锦,指着他尖叫。“你在干什么?”“这样还有办法做兄弟吗?”轩辕锦抿了抿唇,感觉先前的触感不赖,不过这女人及时的抽身了,要不然定要好好的品尝品尝。

他正想着,对面的莫邪却炸毛了,指着他尖叫着跑了,一边跑一边叫:“耍流氓啦,怀王殿下耍流氓啦。”这下轩辕锦恨不得吐血而死,还有这种不解风情的女子,怎么偏他倒霉呢,竟然喜欢上这个榆木脑袋的女子,他甚至看到自已未来的路一片惨淡,真想再不理会这女人,可是他心知肚明,很快他便又会想起她的,真要命。轩辕锦恨恨的跺脚,转身往门外走去,一路出太子府。宫中。春阑宫的大殿上,此时笼罩着一片冷气流,飕飕的飘忽着。殿内立着的太监和宫女全都忍不住打起颤来,殿下和娘娘两个人看上去一个比一个狠厉,好吓人啊。

轩辕玥一挥手沉稳的命令下去:“退下。”“是,殿下。”众人应声而退,全都松了一口气,再待下去,他们真怕自已站不住脚,殿下和娘娘的气势,实在不是寻常人可以承受的。阮后身侧的女官芙蓉和另外一名唤玉簪的女官满脸担心的望着主子,阮后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二人也退下去。等到大殿内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轩辕玥忍不住发起脾气来:“母后,儿臣查吏部的事情,发现朝堂上有一部分人竟然是买卖官员,而这背后竟然是母后插手的,母后有什么话说?”阮后摇头,唇角勾出若有似无的笑,倒是没有发脾气,她一直端坐在上首的凤椅之上,缓缓的开口。

“没错,那是我的人。”“既然儿臣查出了这件事,儿臣绝不会坐视不理的。”轩辕玥沉声,云国的朝堂上如若有这种买官卖官的现像存在,那么又何谈一统天下江山,何来的让人心服口服。“既然让你查出来这些事,本宫无话可说。”阮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发雷霆之怒,这倒是让轩辕玥意外,听了母后如此说,他心里多少还好受一些,谁知道还没等到他开口,阮后再次开口:“不过这世上绝对不是事事如你意的。”轩辕玥一听这挑衅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起身冷冷的开口:“儿臣等着接招。

”说完转身便往大殿外面走去,头也不回,等到他走出去,春阑宫大殿上首的阮后,终于软软的往一边倒去,她的唇角竟然慢慢的溢出一些血来,整个人虚软无力,脸上还冒着冷汗。殿外的芙蓉女官和玉簪女官走了进来,一看阮后的神情,二人神色大变,飞扑到殿前,失声叫起来。“皇后娘娘,你怎么了?”阮后抬首,望了望她们二人,缓缓的摇头:“本宫没事,芙蓉,玉簪,你们别伤心了,本宫不会有事的。”“娘娘这是何苦呢,你明明病了,为何不告诉皇上和殿下,你今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殿下,可是殿下却一点都不知道,他若是日后知道了这一切,定会伤心欲碎的。

”“我只想再为他做些事,芙蓉,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我还想为玥再做一件事,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阮后凄然的笑起来,唇角边的点点艳红,使得她面容诱人的美丽。她唇角缓缓的浮起笑意:“芙蓉,本宫好想回到生养本宫的地方去,但愿玥儿能把本宫送回去。”“娘娘,”芙蓉和玉簪二婢失声痛哭了起来,二人伸出手搂着阮后,她们心中,娘娘是这天下最慈善的母亲,再没有人比得过她了,可惜殿下却不明白她的心意,若没有她的步步为营,设地为棋,一步一步为殿下铺成了今日的道路,又哪来今日殿下的名声,她是那种宁愿牺牲自已,也要成全儿子的母亲,如若皇后娘娘真的对付太子,太子殿下又哪里是她的对手,还能茁壮成长为今天风华绝世的太子殿下。

“好了,你们两个也别伤心了,若是本宫有不测了,你们就出宫去吧,找个好人家嫁了,不要在宫中孤独终老了。”阮后说完,缓缓的闭上眼睛,她似乎极累极累的了,她睡着的样子,就像一幅美人图。“本宫好累啊。”芙蓉和玉簪二婢伸出手扶着她,前往寝宫去休息。轩辕玥从春阑宫出来,并没有直接前往吏部,而是坐着马车一路回太子府了。昨夜从宫中回来,他痛定思痛,感觉母后的心中还是爱他的,所以他决定和母后摒弃前嫌,言归于好,可是今日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先前在大殿上,他说得斩钉截铁,可是出了宫后,他真是两难了,他已经削掉了母后在朝中的大部分势力,现在难道还要把她剩下的势力也一一的盘剥了吗?如若这样,她定然会伤心欲绝的。

马车进了太子府,花疏雪一听到如意的禀报,殿下回来了,她便立刻迎了出来。远远的人还没有靠近,便感受到了轩辕玥周身上下的阴骜,眉宇间也有浓郁化不开的戾寒,花疏雪心知肚明,他现在心烦的定是吏部查出来的买官卖官事件,这事牵扯到阮后,所以他很难办,才会如此的两难吧。“玥。”花疏雪迎过来,满脸笑意的开口,轩辕玥望着她,心里好似注入了一股暖流,感觉不那么难受了,伸出手握着花疏雪的手:“发生什么事了。”。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