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25章 袁襄宁是假的

太子府门前,莫邪和如意二人皆觉得心一沉,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两个人同时望向自家的主子,不知道主子如何做。花疏雪淡淡的笑着,刚听说公主出事的消息,这里皇上便派人接她进宫,这定然和公主的事脱不了关系,既然父皇派人来接她了,她不想进宫是不可能的了。想着坦然笑着开口:“容公公请吧,既然是父皇接我进宫,岂有不进宫的道理。”一行人没有进太子府,又转身前往宫中而去。太子府门前,管家吉祥望着远去的马车,立刻吩咐手下去找太子,此时太子不知道是否在宫中,若是不在宫中,太子妃岂不是要吃亏了,所以他赶紧命人各处去找太子。

花疏雪坐着太子府的马车,跟着宫中的马车后面一路进宫去了。马车行驶在街道上,和先前一般,听到不少人在议论公主被毁容的事情。君临宫,殿门前,鸦雀无声,一整排的太监和宫女垂首听命,大气儿也不敢出。先前韩昭仪领着洛樱公主前来君临宫,把他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公主的脸被御医用白布层层的包裹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甚是骇人,不但如此,他们瞧着公主的反应似乎也不太好。容公公领着花疏雪出现在君临宫门前的时候,太监和宫女赶紧的行礼。

“见过太子妃娘娘。”花疏雪点头示意这些人起身,在殿门前候着。容公公进大殿内禀报,等到他一离开,如意和莫邪二人便凑近花疏雪的身边,小声的嘀咕:“娘娘,你可想好了对策,只怕今儿个公主傻了的事情,韩昭仪到殿前告了你一状。”如若没人告状,皇上为什么会派得力的太监容公公亲自去太子府传主子。花疏雪脸色冷冷,并没有任何的惧怕,轩辕洛樱被强暴,甚至于被毁容,不是她做的手脚,她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一个,她倒觉得那暗中收拾她的人,是个行侠仗仪的,这公主实在是太讨厌了。

不过眼下她有些麻烦倒是真的。殿内,容公公走了过来,打了千恭敬的开口:“太子妃娘娘请,皇上在殿内候着呢?”花疏雪点头,领着如意和莫邪二人进去,阿湖和另外的一个侍卫立在殿外候着。三个人一走进大殿内,便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锐利瞳眸,如刀子似的戳在她们的身上,三个人望过去,看到君临宫的大殿上,除了上首端坐着的文顺帝,下首的一侧还端坐着近来受宠的柔妃娘娘,这位柔妃娘娘唇角擒着怜悯的光泽,望着大殿中间的两人。君临宫的大殿正中,此时跪着两人,一人泪水涟涟,声声哽咽,正在不停的哀求着上首的文顺帝,替她的女儿报仇。

这泪水涟涟的人正是以前得宠的姬妃娘娘,现在是韩昭仪,她身边跪着一个木愣愣的,脸上被层层包裹起来的女子,正是眼下金陵城议论成一团的洛樱公主。轩辕洛樱木然的望着大殿上的所有人,她瞳孔涣散,一点表情都没有,很显然的有些呆痴了。花疏雪一走进去,韩姬便朝着她尖叫,狠声厉厉的数落着。“花疏雪,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呢,竟然这么对待我的女儿,我女儿再不好,你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伤害她的事,现在她不但毁了容,还傻了,她即便再不好,也是皇家的金枝玉叶啊。

”花疏雪懒得理会这女人,缓缓的一福身子向上首的文顺帝施礼:“儿臣见过父皇,祝父皇万安。”文顺帝眯眼望着大殿下首行礼的花疏雪,发现她并没有似毫的慌乱或者不安,这样的情况说明两种可能,一种是花疏雪并没有害轩略洛樱,一种是她的隐忍能力很高明,所以让人看不出来,不管是哪一种,在没有证实以前,文顺帝不想让自已的儿媳妇寒心,所以沉稳的开口:“起来吧。”“谢父皇。”花疏雪谢恩之后站了起来,然后才望向韩姬,脸色冷骜阴沉,缓缓的开口:“不知道韩姬娘娘何苦如此血口喷人?我花疏雪自认是光明磊落之人,还不屑于做这种苟此的小人勾当。

”“不是你又是谁,我女儿可是皇室的公主,皇上还赐了公主府,谁有如此大的胆子敢对她不敬,还如此的陷害她。”韩姬声泪俱下,伤心的哭倒在地上,一句说完又望向上首的文顺帝:“皇上,洛樱可是皇上的女儿啊,当日若不是皇上下旨赐婚,她又如何嫁给苏承影呢,没想到到今天,她堂堂皇室的公主竟然被人,被人给?”韩姬说不下去了,一提到轩辕洛樱被强暴的事情,文顺帝只觉得皇室所有的体面都被丢光了,这个女儿从来就没有给他争过脸,越想越恼怒,可是到最后还是有点心疼轩辕洛樱的,她必竟是他的女儿,想着眯眼掉首望向大殿正中不卑不亢立着的花疏雪。

“太子妃,韩昭仪的话你可听到了,洛樱公主发生的事情真的和你无关吗?”花疏雪福身子,缓缓的开口:“儿臣自认自已还是个光明磊落之人,断然不会做如此不屑的行为,至于公主身上发生的事情,儿臣一概不知,而且公主的仇人绝不是只有一个儿臣,父皇难道不知道,这安陵城内有一多半的人恨不得吃公主的肉,喝公主的血,那么多人恨公主,为何韩昭仪只咬住儿臣一个,还望皇上三思。”花疏雪一言落,文顺帝的瞳眸深黯了,关于轩辕洛樱身上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这女儿身上的糊涂帐可不是一件两件。

韩姬一听花疏雪的话,红着眼睛尖叫:“你胡说,我女儿有什么仇人,她只不过得罪了你和太子罢了,又何来别的仇人,皇上你别听信太子妃的话?”花疏雪阴骜的直迫向韩姬的瞳眸,一字一顿的开口。“自古慈母多败儿,若不是因为韩姬娘娘的过度宠溺,公主又何至于如此目无王法,不但无法无天,还强抢男子进府,那府中的男宠何止几个,恐怕数十数百,这安陵城多少人家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难道韩姬娘娘真的不知道吗?如今公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娘娘不知道自我检讨,好好的反省,竟然还把责任都推到本宫的身上,不知道本宫何罪之有,难道就因为公主到太子府吵闹过,所以本宫就要如此陷害她吗?本宫请问韩姬娘娘,眼下可有证据证明是本宫加害的公主,如若有,请拿出来,如若没有,你诬陷当朝的太子妃,该当何罪?”大殿上冷冽之声如冰掷地,花疏雪一言落,陡的转身望向上首的文顺帝,扑通一声跪下,然后沉声开口:“父皇,此事本该是刑部追查,韩姬身为后宫之妃,竟然干预朝政,不知道这是哪条铁律允许的,她不但干预朝政,还诬陷儿臣加害的公主,这是对儿臣人格的一个污辱,儿臣请父皇给儿臣一个公道。

”花疏雪说完,韩姬目瞪口呆,压根就无力反击这女人,她只不过想为女儿讨一个公道,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诬陷当朝太子妃,还成了后宫干预朝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哭。大殿一侧的宇文柔微微的眯眼,望了一眼花疏雪,再看上首皇上的神情,便知道这韩姬是败了,皇上分明是恼怒韩姬的,这事刑部一定会查,韩姬在未明真相的时候便跑来向皇上状告太子妃,确实是有点失策了,先前皇上之所以召太子妃进宫,也是因为看自个的女儿伤成这样,心一急所以才会召花疏雪进宫,但现在皇上已经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已此事有些欠妥,不能因为花疏雪和洛樱有些柔盾,便怀疑花疏雪干出如此伤尽天良的事情。

宇文柔心中有了盘算,所以飞快的起身望向上首的皇上,轻声的开口:“皇上,此事韩姬娘娘做得确实不对,她也是因为太伤心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请皇上别责罚韩姬娘娘了。”文顺帝一听,望向了下首的韩姬,看她披头散发的,两个眼睛哭肿了,再看一侧的轩辕洛樱,确实是挺惨的,又想到了宣王轩辕昱,为了成全太子殿下,已被他贬往封地去了,如此一番,文顺帝心松了一些,沉声开口:“韩姬,此事朕会命刑部重查,务必要查出幕后的真凶,朕不会放过一个真凶,但也不会随便的冤枉一个无辜之人。

”文顺帝的后一句话,分明是说给花疏雪听的,花疏雪微微的敛目,并没有接话,依旧安静的跪着。上首文顺帝再次开口:“你领着洛樱,好好的照顾她,这件事朕不会善罢干休的。”敢动皇室的公主,那背后的人究竟有几个脑袋啊。韩姬不敢再多说什么,先前花疏雪一番厉语,已使得她明白,今日她想收拾花疏雪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缓缓的开口:“妾身领命。”韩姬说完,领着轩辕洛樱缓缓的往后退,退出了君临宫的大殿。殿内,文顺帝望了花疏雪一眼,然后声音不自觉的柔和一些:“太子妃,你也回去吧,这次朕欠缺考虑了,朕一定会命刑部认真的查处此事的,不会随便冤枉了你的。

”花疏雪应了一声,然后又开口:“儿臣请求父皇一件事。”“你说?”文顺帝望着花疏雪的时候,心态格外的平和,下首的宇文柔望望上面,又望望下面,唇角紧抿成一条线,什么都没有说。“这宫中不少人心中恨儿臣,所以若是以后再有人诬蔑儿臣,请父皇查明了这些事,再命太监宣儿臣进宫,眼下儿臣顶着的可是云国太子妃的身份,若是这种污蔑的事传出去,儿臣的名声以及太子府的名声恐怕就毁了。”花疏雪清冷一字一顿的声音响起,一侧的宇文柔脸色再次的暗了,这女人真是太厉害了。

文顺帝没有说什么,而是召殿外的容云鹤:“来人,送太子妃娘娘出宫。”“是,皇上。”容云鹤领命,看花疏雪没有什么事,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云国一直欣欣相荣,他不希望皇上和太子殿下闹出什么不和的矛盾出来,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可就麻烦了。花疏雪也不想过份的闹大这件事,皇上先前虽然没有答应,想必他已经听进心中去了,何况她本没有说错,若是这种事传出去,于她名声和太子府的名声确实是不好的。花疏雪领着如意和莫邪二人出大殿,经过宇文柔的身边时,不禁深深的看了这女人一眼,虽然先前这宇文柔没有多说什么,但她不经意的一句话便免了韩姬的罪,让皇上从轻发落了,可见这女人是个厉害的,不但如此,这韩姬恐怕早就和宇文柔搅和到一起去了,就算先前没搅和,以后也搅合到一起去了。

一行几人出了君临宫的大殿,还没有来得及上马车,便听到远处有马蹄声响了起来,很快到了近前,数人从马车上跃下来,为首的正是云国太子轩辕玥,轩辕玥先前下了早朝,便进了吏部去查帐了,谁知道竟然接到管家吉祥派人送来的信,父皇命容公公把雪儿给接进宫里来了,还是因为轩辕洛樱被人强暴毁容的事情,轩辕玥一听到这事,便火冒三丈,父皇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此事都没有查清楚,便派人接雪儿进宫,实在是太过份了,所以他马不停蹄地赶进宫里来了。

花疏雪一只脚跨上了马车,一只脚还没有跨进去,听到马蹄声,抬首望去,便看到迎面走来的人,正是轩辕玥,轩辕玥的身边还跟着云国怀王轩辕锦,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轩辕锦对于花疏雪的禀性还是有些了解的,不相信她会找几个人来强暴公主,她是那种宁愿一刀杀了那人的人,不会是那种变态的人。此刻二人一走近前,便看到花疏雪没有任何的事,两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同时开口:“没什么事吧。”花疏雪又从马车上下来,然后摇了摇头:“没事,我们回去吧。

”轩辕玥伸手拉着花疏雪的手,脸色难看阴骜:“走,我们去找父皇要个说法,他这是什么意思?”花疏雪哪里让他进去,她可以自已面对文顺帝,大发脾气,但是却不会让轩辕玥和皇帝闹起来。“走吧,父皇因为轩辕洛樱的事情,十分的生气,你现在再进去,不是火上浇油吗?放心吧,我一点事都没有,我们还是回去吧。”花疏雪拽了轩辕玥的身子上马车,又掉头望向了轩辕锦:“三皇弟也回去吧,别招惹父皇烦心了。”“好。”轩辕锦没有抗拒,转身上了先前进宫的马车,因为轩辕玥坐在花疏雪的马车里,所以如意和莫邪二人坐在怀王轩辕锦的马车里,两辆马车一先一后的出宫而去。

太子府的马车里,轩辕玥的脸色冷寒嗜血,好久没有说一句话,花疏雪伸手拉扯了他一下,然后柔声开口:“好了,你别绷着个脸了,都过去了,不过我关心的是究竟是什么人动了轩辕洛樱,如此血腥残忍的手段,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这样厉害的人物隐在我们的身边,实在是让人担心啊。”不但强暴了轩辕洛樱,还毁掉了她的脸。“刑部已经在查这件事,虽然街道上流传着不少的谣言,说那些人是因为吃醋所以才会相互斗欧起来,但是刑部验尸过后,查出那些死者都是一剑毙命,伤口很小,说明背后下手的人武功十分的厉害,实在不像是轩辕洛樱身边的人。

”花疏雪没说什么,紧蹙起眉,先前她们曾经怀疑过轩辕洛樱买凶杀他们,那些枭阳盟的家伙便是轩辕洛樱买来的凶手,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如若真是轩辕洛樱买凶,那么今日她又是被何人所杀的呢?轩辕玥的眉蹙了起来:“这等残忍血腥的手段,我感觉和枭阳盟脱离不了关系。”最近这邪教缕缕与他身边的事情牵扯上,可是杜惊鸿派出去的人,短时间内竟然查不到这枭阳盟的总坛在什么地方,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总坛,不知道他们究竟躲在什么地方?马车里一点声音都没有,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都陷入了沉默,思索起上次他们被刺杀的事情,还有这轩辕洛樱被强暴毁容的事情,看看其中究竟有没有关连。

后面的一辆马车上,此时轩辕锦正问莫邪:“你没事吧。”莫邪就像没听到,望着另一侧,压根就不理会这男人。轩辕锦哪叫一个郁闷啊,又问了一遍:“莫邪,难道你哑巴了,往日不是挺能说吗?现在怎么变哑巴了。”莫邪一听这挑衅的话,翻了翻白眼,然后鼻子朝天的冷哼:“我一般和朋友比较能说,和那些陌生人一向是视而不见的。”轩辕锦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指了指自已:“我是陌生人,你忘了先前我帮你求情的事情了,要不然你可是会别责罚二十大板子的,难道你就是这样报恩的吗?”莫邪一听轩辕锦的话,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有如此脸厚的人吗?明明是他招惹出来的事情,他为她求情是理所应当的,什么叫报恩啊,她报什么恩啊,想到这,莫邪冷冷警告。

“轩辕锦,以后别说我们认识,我没你这个兄弟。”“我也没你这个兄弟。”轩辕锦冷哼,脾气上来了,就没看过这么没良心的人,还兄弟,呸,她是女人好不好,一边想着一边掉首不看莫邪,马车里正襟危坐的如意,就怕这两个人一言不和再打起来,那她可就遭受无妄之灾了,不过看到后来,心里有些明了,这两人可真有意思啊,勾唇笑了起来。两辆马车一路回太子府去了,太子府门前,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已经下车了,后面的莫邪和如意二人也下来了,马车内的轩辕锦沉声命令:“回怀王府。

”“是,王爷,”侍卫挑眉,王爷好好的怎么又生气了,不过不敢多问,打马便离开太子府。太子府门前的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奇怪的挑起了眉望向那飞速离去的马车,花疏雪忍不住询问:“怀王这是怎么了?”“谁知道他又抽什么风啊。”莫邪冷哼,对于轩辕锦没有一丁点的好感,除了人长得漂亮一点,臭脾气可真多啊。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彼此笑了一下,然后走进太子府,太子府门口,管家吉祥等人看太子和太子妃娘娘一起回来了,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一行人往百花阁而去,人还没有到百花阁,便听到不远不近的传来了哭声,还一长两短的格外有节奏,轩辕玥望向花疏雪,有些无奈的开口:“不会是欧阳前辈在哭吧。

”除了他,他想不出来有人哭都能哭得如此有节奏的,不知道又是谁招惹他了。正想着几人已经走进了百花阁,几个守门的丫鬟行礼,花疏雪询问:“谁在哭啊?”几个小丫鬟无力的抽了抽唇角,其中一个人出来回话:“禀太子妃娘娘,是那位欧阳前辈,他都哭了一个时辰了,长孙殿下和二殿下等都劝他,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连白公子和裴公子二人也劝了一会儿,可是他根本不理会。”门前的说话声,惊动了里面的人,一座八角高亭中,皓皓和宸宸还有绾绾三人正凑在欧阳索的身前,不停的劝着欧阳索,可惜这家伙今儿个不知道怎么回事,哭声就是不停止。

宸宸和绾绾等人听到门前说话的动静,飞快的冲出来,直奔轩辕玥和花疏雪的身边,心疼的叫起来:“爹爹,娘亲,你们帮帮索爷爷,索爷爷说他女儿不见了,他一直找她,可是找不到她了,他好想他女儿啊,所以他一直哭一直哭。”绾绾说完,大眼睛里竟然浮上了泪水儿,红红的分明是陪着那欧阳索哭过了。花疏雪听了绾绾的话,有些稀奇,原来这老顽童竟然有个女儿啊,不知道他的女儿是不是和他一样疯疯颠颠的,伸手拉了女儿的手。“你们确定他真的有个女儿吗?”“是的,索爷爷说她长得很漂亮,是个大美女,他说没有人比她再漂亮了。

”宸宸飞快的开口,花疏雪有些好笑,这欧阳索虽然长得不错,不过还没有达到倾国倾城的地步,所以他生的女儿怎么就成了大美女了,那恐怕是因为那是他自个的女儿,所以才会认为美吧。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牵着三个孩子的手走进了高亭,其他人守在亭子外面。亭中,欧阳索并没有因为有人走进来便停止了哭声,他哭得更伤心了,连肩膀都一抽一抽的耸动着。花疏雪先前听了儿女们的话,以为这欧阳索是闹着玩的,可是等到真正的走进亭中,才感受到这家伙是真的伤心了,他哭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伤心痛苦,还有无法舒解的压抑。

难道他真的没有了女儿,所以才会从那些隐世的地方跑出来吗?想到这轻声询问:“欧阳前辈,你女儿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我们可以帮助你在云国找一下?”欧阳索一听花疏雪的话,停止了哭声,抬首望向轩辕玥和花疏雪,很认真的想着:“我女儿叫欧阳绮罗,她从小便长得人见人爱,可是有一天她不见了,我一直在找她,你们知道吗?可是我找不到她。”欧阳索睁着眼睛,眼珠子四处乱转着,然后陡的起身,直接朝外面冲出去,嘴里嚷着:“我要去找她了,她一定在等我,我知道她害怕,不敢回来,所以我要找到她,我不怪她,一定要带她回去。

”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有些错愕,没想到欧阳索说走便走了,他们本来还想帮助他的呢,可是只知道他女儿叫欧阳绮罗,连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这么一个人啊,虽然欧阳索说他女儿长得很美,是大美人一个,可是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啊。皓皓和宸宸等人追了出去,跟在欧阳索的后面大叫:“索爷爷,索爷爷。”可是哪里还有欧阳索的影子啊,欧阳索是何许人啊,他的身手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皓皓和宸宸还有绾绾又走回了高阁亭子,心急的叫起来:“爹爹,娘亲,你们一定要帮助索爷爷。

”“好,我们会帮他留意着的。”轩辕玥和花疏雪不想让孩子们失望,所以应声了:“好。”三个小家伙总算高兴了起来,花疏雪望着他们,想起了他们该上课的,不由关心的询问:“先生呢?”“因为索爷爷哭了,所以先生他们放了我们半天假,好好陪陪索爷爷。”“喔,”花疏雪点头,然后吩咐亭外的青栾:“把三个孩子带下去休息。”“是,娘娘,”青栾应声走了进来,然后带了三个小家伙下去,三个小家伙走了出去后,还不忘叮咛花疏雪:“娘亲,千万别忘了帮助索爷爷找人?”“娘亲知道了。

”花疏雪点头,等到三个小家伙走远了,才回首望向轩辕玥:“这人恐怕不太好找,单凭一个名字到哪里去找啊?”“若是欧阳前辈再来,我们问得仔细一点,然后帮助他找。”轩辕玥开口,单凭一个名字,好似大海捞针,往哪里去找啊,而且先前他疯疯颠颠的,也不知道所说的话是真是假的,他女儿是不是还在,若是他女儿不在了,他受刺激忘了也有可能。此时天色已晚了,轩辕玥拉了花疏雪的手走出了高阁小亭,往外面走去,两个人一起回正厅用了晚饭,然后回房休息。

半夜的时候,整个太子府一片宁静,太子府的大门被人拍得啪啪的响。管家吉祥赶紧领着人开了门,只见门外立着的竟然是怀王轩辕锦。“怀王爷这是?”轩辕锦脸色别提多冷傲了,望向吉祥命令:“快,本王要见太子皇兄,有事找他。”现在这三皇子和太子殿下走得近,所以吉祥立刻应声命人关上了大门,一众人往太子府百花阁而去。百花阁里,轩辕玥已经醒过来了,睁着眼睛感受着外面的脚步声,确定没什么事,才放心的翻身坐起来,询问外面的侍卫:“宁程,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是,殿下,”宁程应声往外而去,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回来禀报:“殿下,是怀王殿下过来了,说有急事要见殿下。

”房间里,不但是轩辕玥,连花疏雪也被惊醒了,飞快的翻身坐起来,望向轩辕玥:“发生什么事了?”“三皇弟过来了,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轩辕玥沉声开口,然后下床穿衣,花疏雪也跟着他的身后穿起衣服来,轩辕锦半夜前来太子府,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他不会出现的。两个人一走出去,便看到门外不少人惊动了,全都守在了外面,如意,莫邪和阿湖,还有数名侍卫,一起垂首恭敬的开口:“殿下,娘娘。”轩辕玥和花疏雪两个人顺着长廊往前面走去,很快便走到了百花阁门外,迎面看到怀王轩辕锦也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数人,有人手中竟然押着一人,因为漆黑的夜晚,所以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看不清那人的神容。

“三皇弟这是干什么?”轩辕玥瞳眸暗沉,声音低磁,望着对面的轩辕锦。轩辕锦飞快的近前,压低声音开口:“臣弟有事禀报太子皇兄。”一看他的神情,定然是真的有事,所以轩辕玥和花疏雪转身往身后的正厅走去,一行人分主客坐定。如意上来奉上了茶,守在了门外,厅堂内只剩下轩辕玥,花疏雪,还有轩辕锦三个人。轩辕锦心急的开口:“臣弟先前听说公主被人强暴,忽然想到了一个点子,如若那袁襄宁**,那么本王不就不用娶她了吗?”轩辕锦话音一落,花疏雪便知道她他动的什么鬼主意,脸色不由得冷了,瞪向轩辕锦。

“你真是混蛋,即便不想娶人家,也不该动这种歪脑筋,这毁人清白的事情,你竟然也做得出来。”轩辕锦一听花疏雪的骂,脸色暗了,这件事他做得虽然欠缺妥当,不过他并没有十分的为难袁襄宁。“其实我已经查过了,事实上那袁襄宁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因为此次的花池选美大赛,一跃成为第一美人,被父皇指婚给我,她便和那恋人分手了,而我所找的那个人便是她的恋人,反正他们本来就是一对,生米做成了熟饭,她嫁给人家就是了。”轩辕锦说完,花疏雪不说话了,她倒是没想过袁襄宁竟然是贪慕虚荣的女子,不过这事和轩辕锦来找他们有关系吗?一脸疑问的望向轩辕锦:“难道你来便是告诉我们袁襄宁是贪慕虚荣的女子。

”“不是,”轩辕锦摇头:“我命袁襄宁的恋人强她,我带了几名手下守在门外,若是他们成全了好事,我便出现,这样人证物证俱在,就算那袁襄宁想抵赖都不行,可是谁知道那恋人进去后,很快传出了惨叫声,我一听不对劲,领着人冲了进去,竟然发现袁襄宁一剑把她的恋人给杀了?”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脸色同时阴骜了,瞪向轩辕锦:“你这算是惹出祸事来了。”“不仅仅是这样的,”轩辕锦摇头,又接着往下说:“本王一想不对啊,袁襄宁乃是四品官员大理寺卿的女儿,如何会武功呢,还武功如此的厉害,所以立刻带人擒了这袁襄宁,你们猜怎么着?”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摇头,然后两人相视一眼,然后满脸的惊异:“难道这袁襄宁是假的?”这下轩辕锦倒有些错愕了,这两人要不要如此聪明啊,不过他也不卖关子了,沉稳的点头:“没错,此人根本就是假的,她是别人易容的,现在被我抓起来了,那女人被我一抓起来,竟然想自杀,不过被我眼尖的识破了,点了她的穴道把她抓了过来。

”轩辕锦说完,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脸上同时罩上了若有所思,然后花疏雪开口:“那女人呢?”“正在外面呢?”轩辕锦一声说完,便朝外面命令:“来人,把人带进来。”“是,王爷,”怀王府的侍卫应声,把人押了进来,明亮的灯光下,一个女子仰头挺胸,满脸的绝决,那明媚的眼眸,清丽的面容,竟然是他们熟悉的人,凤舞山庄凤玄舞的四大助手之一的袭月。“袭月,竟然是你?”。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