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20章 泡澡

藏书阁中,如意的声音一起,众人皆一惊,随即所有人都欣喜不已,几道身影快速的涌到了如意的身边,其中最快的便是花疏雪,她的身后跟着轩辕玥,怀王轩辕锦也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众人围到如意的身边,发现如意手中捧着的乃是一本游方宝鉴,一个叫祟云的游方道士,云游四海记录下来的奇思趣闻,如意看到花疏雪的走了过去,赶紧的指着手中的书页开口。“太子妃你看这一句?”花疏雪凑了过去,只见这游方宝鉴上写了一段话,传闻西方远去万里之遥有绿洲,世人皆以为那是荒芜的魑魅魍魉地界,事实却不然,那里有一座传奇的灵异之国乌篷国,乌篷国尤如世外仙境地,这国家不但人长得灵秀俊杰,听说所生的动作也皆是灵秀无比的,动物进化成为灵物,很多竟然会说人语和人和平共处。

花疏雪先看了一眼,有些失望,因为这段话里,并没有提到青鸟火凤银蛟和金狮,可是等到她深思过后,漂亮的瞳眸陡的睁大了,一把把如意手中的书抢了过来,又仔细的阅读了一遍,心中忽然有所悟,她本来还想看到更多有关于这乌篷国的介绍,但是一路翻下去,再没有关于这乌篷国的记录,也就是这么一段话。云太子轩辕玥自然也看到了书中记载的这段话,仔细的品味过后,如花疏雪一般心中有触动,不过别人的触动却不大,一起盯着花疏雪。花疏雪清艳的面容上有失望,最后深呼吸,天色已晚了,还是先回去吧。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大家先回去吧。”一声令下,众人松了口气,尤其是怀王轩辕锦,冲着轩辕玥和花疏雪招呼了一声,便领着手下的侍卫离开了藏书阁,本来他只不过想打声招呼,现在是免费被人当了一天的苦劳力,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以后他还是少理这女人,要不然保不准哪天又被她指使着做什么。怀王轩辕锦走到了藏书阁的楼下,想起了小东邪,抬首望向二楼,楼内幽暗的灯光泻出来,照得他瞳眸一片若有所思,然后转身离开了皇宫。藏书阁的二楼,轩辕玥开口:“好了,我们回去吧,天色已晚了,回头让太监来收拾一下,至少不是一无所获,”虽然不知道那四样灵物和这个传说中的乌篷国有没有关系,而且也不知道这乌篷国,是不是真的存在着,但至少有这么一个地方。

“嗯,走吧,”花疏雪点头同意,大家全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两个人下了楼阁领着太子府的人回太子府去了。临离去时,轩辕玥命令太监把藏书阁里的书籍整理一下,几个小太监上去一看,目瞪口呆,这里是扫荡了吗?只见到处都乱七八糟的,那些藏书被扔得到处都是,如若被皇上发现了这件事,保不准他们这些太监的人头就要落地了,所以还是赶紧收拾吧。而此时罪魁祸首早离开皇宫回云国太子府去了,马车里,轩辕玥唇角擒着温和光泽,伸手握着花疏雪的小手,轻声开口:“雪儿认为那四样灵物和这个乌篷国有关?”“只能如此想了,那游方宝鉴上介绍,说这乌篷国不但人长得俊杰,连动物都会说话,与人交流,我就猜想着,说不定那四样灵物便是在这什么乌篷国里。

”“可是此去乌篷国有万里之遥,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人人知道西去是祟山野岭,悬崖峭壁,就算能樊山越岭的过去了,再西面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之源,从来就没有人越过这片沙漠,这沙漠可能有几千里的路遥,怎么过去?”轩辕玥的话一起,花疏雪清丽的小脸上,便拢上了苦相。是啊,玥说得没错,此去万里之遥,还全是荒山野岭,沙漠之地,就算这乌篷国是存在的,她们也未必进得去,所以她如何取到那四样灵物啊。“你也不心急了,我想着既然你说你们祖师爷留下信来,那他必然是知道灵雀台不会有事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急也没有用。

”轩辕玥劝花疏雪,一路安抚着她,临近太子府的时候,花疏雪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放开了这件事,没错,眼下还是不想这件事了,越想她越心急,现在她还是把一杖魔天修练成功,至于四样灵物,她相信天缘许可,一定会见到的。“好了,我知道了,我们今天晚上早点睡吧,明日还要前往花池,主持花池的选美大赛,听说明日的选美大赛除了我,还有礼部的几名官员做评委,看来母后很重视这件事。”花疏雪说完,轩辕玥的眉宇拢上了冷气,现在他看到父皇和母后闹得越来越僵,似乎真的全无回头之路了,他身为他们的儿子其实是一心一意想帮助他们团圆的,但是没想到父皇现在竟然宠幸这什么宇文柔,让母后伤心。

不出意外,此次的选美大赛,母后便是想选几个美人送进宫给父皇的。“明日我陪你一起去吧。”今日洛樱公主前来太子府闹事,雪儿撵走了她,只怕她不会善罢干休,如若不出意外,明日花池之行,她定然会前往闹事,所以他陪着雪儿一同前往,倒要看看这女人究竟想干什么?“那你明日不去上早朝了。”花疏雪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玥竟然要陪她一同前往花池。轩辕玥摇头:“不去了,难得的前往花池,明日我陪你一起游游花池,再把三个小宝贝带上,让他们去瞧瞧花池的风光。

”“好,”花疏雪笑着点头,两个人一起下了马车,马车之外,很多人立着,等到他们下了马车,还没有走进太子府,远远的便听到几道清甜绵软的声音响了起来:“爹爹,娘亲。”三道小身影冲了过来,轩辕玥张开双臂抱了两个孩子,花疏雪也抱了一个小家伙,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往太子府走去。管家吉祥正在门边候着,看到主子们走了进来,赶紧的过来,恭敬的禀报事情。“禀殿下和太子妃娘娘,今儿个你们进宫后,那白炀和裴宥二人又来了,拜见太子妃娘娘,小的说殿下和娘娘都进宫去了,他们二人便又回去了。

”轩辕玥没说什么,望向花疏雪,他知道雪儿是想磨磨这二人的耐心,看他们可受得了。花疏雪勾唇淡淡的笑:“知道了。”一众人走进了太子府,一路回百花阁去了。路上,轩辕玥问怀里的绾绾:“晚饭吃了没有?”绾绾一脸爱娇的搂着轩辕玥的脖子:“我们都没吃,等爹爹和娘亲回来再吃。”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起回了百花阁,百花阁中,小丫鬟早得到了禀报,知道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回来了,所以晚饭早早的准备好了。这一天大家都够累的了,花疏雪吩咐小东邪和如意等人都下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

正厅里只留了青栾和另外一个小丫鬟侍候着,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儿,格外的热闹。花疏雪想起明日的花池之行,便望向三个小家伙,笑着开口:“明日娘亲带你们去玩儿,可高兴?”绾绾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大叫起来:“好啊,好啊。”皓皓和宸宸二人也笑了起来,然后问花疏雪:“娘亲,明日我们去哪儿玩啊。”“花池。”三小家伙一脸的迷茫,他们对于这地方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花疏雪没解释,解释了他们也不懂,不过该叮咛的话倒是没忘了叮咛:“记着,今天晚上早早睡,明日才有精神游玩花池,另外,明天不准四处乱跑,娘亲有事要做,所以爹爹带你们,知道吗?”“知道了。

”三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然后飞快的吃饭,吃完饭望向青栾,很乖巧的开口:“青姨,我们去睡觉。”一听说明天有得玩,今天晚上便如此乖巧,轩辕玥和花疏雪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点头示意青栾带他们下去早点休息。正厅里没人了,轩辕玥挑选了花疏雪喜欢吃的菜放进她的碗里,然后宠溺的望着她:“对了,明日花池选美赛结束后,我们一家子偷偷的溜出去泡温泉,怎么样?”对于这个,花疏雪也很感兴趣,笑眯眯的点头:“好。”温泉她还没有真正的泡过呢,听说这花池的温泉乃是天然的温泉,清彻透明,连水底下的鹅卵石都看得见,人泡进去不但舒服还可以强身健体。

只不过朝廷下了禁令,不准人随便的泡温泉,这可是安陵城的三大景点之一,若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泡这温泉,那这温泉还能保持如此好吗?不过这样反而刺激。两个人用完了晚膳,沐浴过后早早的便睡了。第二日一早,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还没有起来,便听到门外如意的声音响起来:“殿下,娘娘,那白公子和裴公子二人过来了。”花疏雪没想到这二人倒是有耐心,看来不错,不过今日她还真没时间见他们,所以吩咐外面的如意:“你去和他们说,让他们明日过来。

”如意应声而去,房内,轩辕玥坐了起来,单手支着脑袋,邪魅懒散的勾出着,望着花疏雪。“怎么样,这两人还合格吗?”花疏雪点了点头:“嗯,还不错,倒不是心高气傲之人,若是心高气傲的人,我也用不着他们来教我们的儿子,起来了,待会儿要一起前往花池。”花池在南郊,马车足足要行驶一个时辰,所以时间不能耽搁了,否则她这个主事的人,只怕要迟到了。这可是母后吩咐下来的事情,她若是办不好,不知道她又要如何的想她。轩辕玥唇角勾出笑意,俯身便啄了花疏雪一下,才心满意足的下床穿衣,那穿衣的动作明明懒懒散散的,不过偏就透着一种尊贵高雅之气,吸引得人移不开眼睛,所以花疏雪一直端坐在床上望着他,直到他穿好衣服,才转身唇角擒着狐狸般狡猾的笑意,暗磁的声音邪痞的响起来。

“雪儿,要不要我们来运动运动?”花疏雪自然知道他话里的运动是什么意思,忍不住脸噌的一下红了,然后抓起身后的枕头便对着他掷了过去,低吼起来:“滚,一大早的卖弄风骚,可恶的男人。”轩辕玥心情极爽的哈哈大笑着走出去,走到门外,止住笑声命令门前的小东邪。“侍候太子妃娘娘起来。”“是,殿下。”小东邪走进来,看到自家的主子满脸红艳的坐在床上,正气鼓鼓的嘟起了嘴巴,凌乱的墨发披散在肩上,此时的样子倒是少了平时的冷冽,十分的可爱,小东邪笑眯眯的上前:“主子,奴婢侍候你起来吧。

”“好。”花疏雪应声,眼看着时辰不早了,她还是早点起来准备前往花池吧,小东邪手脚俐落的侍候着花疏雪起身,然后给她梳妆,那一双葱白玉指,像轻盈的飞燕般的穿梭过墨黑的发,眨眼的功夫,便给她梳出一个漂亮的发髻,花疏雪透过鸾镜望着小东邪,发现她实在是个清秀无比的女子,而且十分的精干,看着她,她不由得想起了怀王轩辕锦来,这怀王轩辕锦会不会最后对邪儿有意思呢,如此一想,唇角勾出闷笑,小东邪奇怪的挑眉:“主子,怎么了?”花疏雪摇头,然后想到了小东邪的名字,连个姓都没有,实在太可怜了这丫头,想着柔声询问:“邪儿,你现在是个女人,总不能一直用着小东邪这个名字,你可知道你姓什么?”小东邪一愣,倒是没想到自个的主子竟然关心起这种事来,忙压下了心头涌起的情绪,笑着开口:“听婆婆说,以前奴婢的爹爹姓莫。

”“那以后你就叫莫邪。”花疏雪一开口,小东邪立刻跪了下来:“谢主子赐名字。”以前小东邪也是婆婆叫的,因为她长得很娇小,所以婆婆便一直叫她小东邪,灵雀台上的人也如此叫她,慢慢的都忘了自已的姓,现在主子提到,还赐了她的姓,她十分的开心。“起来吧,邪儿,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出去了。”“嗯,走吧,”小东邪,莫邪上前一步扶着花疏雪的手往外走去。门口正好看到如意走了进来,恭敬的一福身子:“太子妃,白公子和裴公子二人已经离去了。

”一行三个人往外走去,一路往百花阁的正厅,远远的听到正厅里传来欢快声音,正是皓皓他们缠着轩辕玥在闹笑,等到花疏雪一进去,父子四人便停下了说话声,全都招呼起花疏雪来,一家人开心的用起饭来。今日乃是花池选美大赛的日子,所以安陵城比往日热闹,大街上,不少的豪华马车前往南郊,不但是那些朝廷大员的千金小姐,就是安陵城的青年才俊对于此事也是十分的稀奇的,不少人想看看究竟什么样的人会当选为今日安陵城的第一美人,听说此次进入前三美,皇后娘娘会有安排。

皇室还有三位皇子未被指正妃,所以不少人心中猜测,这选美之事是不是和诸王正妃有关系,因为云国朝堂上牵扯颇多,各家大员都有意把自家的女儿送进皇子府,但是未被指婚的皇子统共只有三位,所以一时无法平衡,所以此次的选美大赛过后,皇上再来指婚,就没人非议了,。不过没人往皇上的身上想,更没人想,皇后举办此次的选美赛,本意很可能是给皇上纳妃。如若此事泄露出去,只怕别人未必肯来参加选美,因为当今的文顺帝虽然温文儒雅,长相不俗,可是倒底是一个快近五十岁的中年人,他的孩子都比她们这些女子大了,所以帝位再高,还是有不少人不想嫁给这样的男人的。

不过正因为大家不知道,所以兴高彩烈的前往花池,整个安陵城的待嫁女子,只要自认感觉不错的,都纷纷的前往南郊了。太子府的马车里,三个小家伙正扒着车帘往外看,不时兴高彩烈的说着话。花疏雪听着外面欢天喜地的说话声,不由得同情起这些女人来,如花似玉的年纪却要进宫陪王伴驾,虽说一入宫门荣宠无数,可倒底什么样子可是未知的,皇上眼下宠幸的可是那柔妃,再加上这些女人若是皇后送进宫的,皇帝定然反感,未必会理这些女人。轩辕玥见花疏雪脸上隐有清冷,不由得开口:“雪儿,怎么了?”“我是想到这些欢天喜地的女人,想到若是让她们进宫陪王侍驾,她们知道这些还会如此开心的前往花池参加选美大赛吗?”花疏雪说完,轩辕玥静默了一会儿,然后挑眉开口:“雪儿,也许是我们想多了,若是母后并不是把这些女人送到父皇的身边,而真如大家猜测的一般给三王指婚呢,你别忘了眼下皇室中怀王等人还没有正妃?”“但愿如此吧。

”花疏雪应声,想起了怀王轩辕锦来,他可不是轻易接受别人的人,听说那怀王府里可是和太子府一样干净,所以安陵城的人从前都说这两位皇子性格怪异,不同于常人。马车一路前往花池。南郊花池,官府圈起来的景点之一,此时一眼望去,满山遍野的诧紫千红,空气中飘着浓郁的香气儿,大门前,车水马龙,一片热闹,各家的千金小姐,纷纷的下马车,神情激动的领着人往里而去,不但女子多,就是男子也是十分多的,人人竞相睹目今日的安陵第一美究竟是何人当选。

太子府的马车一到,别家自然往后靠,人人望着这一对凤翥龙翔之姿的壁人,周身的云蒸霞蔚,灼灼烁目,不但是两个大人俊,就是身边牵着的三个小孩子,也个个都是菩萨金身之前的小童子,粉妆玉彻的令人移不开视线,他们这一组合倒是今日最耀眼的亮点,若不是这花疏雪嫁作她人妇,只怕今日的安陵第一美容不得别人拿,不少人如此猜测着,女子群里,更是不少人庆幸,此女已嫁作他人妇。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走进了花池,迎面便是清新好闻的香味儿,抬眼望去,高天上的白云,远山中树木,还有近处满目的繁花,那半山腰间的花亭高阁,一处处的自成一景,果然是美不胜收。

天然的美景,比起城中妆点一新的景致,又是不同。远远的只见临湖搭起了一座白玉高台,此时四周围了不少的人,正指指点点的议论着,高台之上设有文房四宝,还有各式乐器,今日选美赛,除了要比仪容,还要比琴棋书画四宝,安陵第一美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之人。今日安陵城内不少人都过来了,不但有朝中大臣的千金小姐,还有那些朝中的诰命妇也陪着各家的小姐过来了,所以真是少见的热闹。轩辕玥和花疏雪一路走过来,不少人过来打招呼,有的跟轩辕玥打招呼,有的跟花疏雪打招呼。

今时今日的花疏雪再不是当初进云国时的花疏雪,那时候安陵城的这些诰命妇们很多人都是瞧不上她的,但现在完全颠覆了这种情况,人人对花疏雪敬畏有加,不敢有小视之心,所到之处大家都当她是云国太子妃。高台前,太子府的一众人一到,便有人过来请安。皇室几位未婚的皇子都来了,他们身侧陪着的正是安陵城内的权贵公子,这些人一起过来见礼。“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轩辕玥点头:“免礼。”花疏雪挑眉打量了几位皇子,除了三皇子轩辕锦脸上有些淡然,其他的两位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似乎都有些激动。

恐怕今日想多了的不仅仅是那些女人,就是这两位皇子,也以为今日的选美宴,乃是皇后想给他们指婚的原因吧。礼部的几位官员被指派了过来主持此事的选美大赛,进行登记造册,一看到动静,知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过来了,赶紧个个躬着身走过来请安。“见过殿下,娘娘。”“起来吧,”轩辕玥洒脱的一挥手,礼部官员起身候于一边,花疏雪瞧了一眼,此时天色已不早了,便命令下去:“马上开始吧。”“是,娘娘。”皇后娘娘已下了旨意,让太子妃娘娘主持此事的选美大赛,现在太子妃娘娘说开始,那就开始吧。

高台下面,摆了不少的椅子,最前排的位置,无例外的是此次评委们坐的地方,轩辕玥花疏雪以及皇室的皇子们皆在前面坐了,除了他们这些皇室的皇子,还有几名朝中的青年才俊,其中便有慕容府的少将军慕容风,还有去年的文科状元白炀和武科状元裴宥等人,另外还有几名诰命妇,如此这番排下去,竟有十几位评委。白玉高台上,礼部侍郎已经宣布了开始。此次选美大赛,并没有什么任何的局限,谁若是想参加便可以上去参加,只要自认自已才貌双全的便可以上台参选,然后经过评委评选出最优最美的女子,便是安陵城前三美,女人哪个不想顶着这样的光环,以后嫁人可是一件荣耀的事情,所以礼部侍郎一宣布开始,便有不少的人涌到高台一侧,争抢着想上台去表演。

花疏雪凝眉想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一举手,整个选美大赛上鸦雀无声,连那争抢着上台的各家佳丽也都停住了动静,一起望向花疏雪,不知道太子妃娘娘想干什么?花疏雪淡淡的声音响起来:“今日选美赛,本宫想改变以往的形式,使得这选美大赛所选出来的结果更让人心悦诚服。”她此言一落,没有一人说话,静静的候着,不知道太子妃娘娘打算如何做,才会让众人更心悦诚服。花疏雪悠然而笑,一身的神彩,淡然的开口:“今日选美赛,不但是我们这些评委,在场的所有男子都是评委,等到各家佳丽表演完了,在场的所有男子都可以到台上留下你的墨宝,各人写出你心中认定的三位美人,然后经过统筹,谁票数多的谁就胜出。

”此言一出,整个选美赛场都陷入了安静,好久才有人鼓起掌来,热烈积极。那些本来在外围观看的男子,听到这些,分外的激动,全都来了兴致,没想到他们这些人竟然可以参加评选,怎能不高兴,不但是他们,就是参赛的女子也分外的高兴,因为如此一来,保证了此次选美赛的公正性,以免谁家动用了关系,然后作弊。选美赛总算正式开始了,上台的佳丽先介绍了自已的姓名,所出何家何族,然后开始表演。第一位上台的乃是兵部侍郎的女儿,长相秀丽,表演的才艺乃是古筝演奏,悦耳的声音在花池上空响起来,还真是不错。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令人有一种远离尘世之感。花疏雪微敛上眼目,对于高台之上的评选并不太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待会儿和玥一起偷泡温泉的事情,心里想着,忍不住掉头打量着高台之后的碧湖,清澄潋滟,那温泉之水定然比这个还要干净清彻,令她想入非非,脸上也拢上了梦幻的色彩。坐在花疏雪身边的正好是怀王轩辕锦,轩辕锦一看到花疏雪满脸的梦幻色彩,便知道此女不知道梦游到何处了,忍不住低声的打击她。“皇嫂不会做起了白日梦吧?”花疏雪听了他的话一惊回过神来,掉首望去,便看到这家伙一脸可恶的神态,忍不住咬牙瞪眼,然后以嘴型示之,要你管,讨厌鬼,待会儿让莫邪收拾你。

轩辕锦自然看到了花疏雪嘴型吐出来的话,对于她口中的莫邪有些错愕,随之回过神来,飞快的掉头望向花疏雪身后站着的莫邪,一身青色锦裙的莫邪,有一种英姿飒爽之气,眉宇间更是清艳逼人,不似花疏雪的水灵,却自有自已的豪爽之色,好似那巾帼女英雄一般,不过她一看到轩辕锦望过去,便翻了下白眼,然后抬首望前面的高台,一脸对轩辕锦毫无兴趣的样子,实在是让轩辕锦郁闷到死,转身气鼓鼓的望着高台。这小小的动作,自然没有逃过花疏雪的上眼神,看来轩辕锦对莫邪真的有想法啊,只是现在两个人都有些迟钝罢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有感觉,越想越觉得好笑,唇角勾出贼笑儿。

不过她只顾着偷乐,却忘了自家爱吃醋的夫君了,轩辕玥一看到她盯着轩辕锦,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暗自嘀咕,难道这三皇弟比他还好看,看雪儿盯着他瞧得目不转晴的,实在是让人郁闷啊,心里想着,伸出大手悄然的掐花疏雪的玉手。花疏雪一疼便清醒过来,掉头望向身边的轩辕玥,只见他俊美的面容上微微有些沉,瞳眸中更是布满了威胁,一想到他若是生起气来,晚上她就别想睡觉了,非折腾她到半夜方休,花疏雪头皮发麻,感觉的陪着笑脸。“玥,怎么了?”轩辕玥贴着花疏雪的耳朵,小声的嘀咕起来:“你往哪望呢,你家的夫君在这边呢?难道我没别人好看。

”他知道花疏雪和轩辕锦二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看对眼的,可是看雪儿盯着别人,他就是心里闷闷的不舒服。花疏雪一听这味怎么这么酸啊,赶紧的小声的嘀咕:“谁有你好看啊,我就是在想待会儿选美赛结束后,我们一家人偷溜去泡温泉的事情,对了,等泡完了温泉,我给你做叫花鸡怎么样?”“叫花鸡?”生于皇室中的轩辕玥吃过山珍海味,各式美食,但还真没听说过叫花鸡这样的东西,忍不住想往起来,雪儿每次给他做的东西都很好吃,是他以往没吃过的,这可是别人享受不到的福利,如此一想,心情大好起来。

“好。”花疏雪松了一口气,掉头望向高台,此时又一名女子上台了,而她竟然不知道先前都是谁谁上台表演了,瞧她这评委当的,真够让人抓狂的,若别人知道她一直开小差,只怕更抓狂。接下来,花疏雪集中了思想,盯着高台上的女子,仔细的评审这女人是否可以当得安陵城的前三美。不过她观看了一会儿,感觉到不远处有视线一直盯着她,对于这个,她可是比一般人敏感,飞快的掉头望过去,便逮住了三双视线,其中两人是先前皇上指进太子府的白炀和裴宥,一文一武两个状元公,此二人一看到花疏雪的眸光,神态安然的冲着她微微的点头,表示致敬,那眼神中并没有任何的不屑或者其他的,花疏雪对此二人不由得有些敬佩了。

看来皇上给皓皓他们指的两个人还是不错的,若是能把这白家和裴家拉拢到轩辕的身边来,日后在他的朝堂之上,必能助他一臂之力。虽然白家和裴家曾因为指婚风波而与她们太子府闹得不愉快,但一个大家族,并不会因为一个女子的婚姻,便全盘皆毁了的,所以这其中的影响并不大。至于另外一道眸光,竟然是云国少将军慕容风,慕容风一看到花疏雪望过去,眼神便急切的闪了开去,似乎有些心虚。花疏雪不由得凝眉,她和这慕容风并没有深交,他有什么心虚的。

看到了慕容风,她便想到了他的父亲慕容铿,当日阮后下旨命慕容铿灭尧国的人,她总觉得此事不单纯,对于慕容家的人,她是全然的没有好感的,这可能也是骨子里的厌恶吧。想到慕容铿竟然藏着尧国皇后的画像,她便觉得十分的恶心。花疏雪正想得入神,一侧的轩辕玥又注意到她开小差,俯身贴着她的耳边吐气如兰的开口:“雪儿,你又开小差了,你这评委待会儿如何评前三名的美人啊?”花疏雪立刻收回视线,不好意思的吐舌头。她怀中的绾绾立刻甜甜的开口:“爹爹,我帮娘亲看着呢?我知道谁最美?”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有些错愕,同时望向怀中的女儿,好笑的开口:“绾绾认为谁最美啊?”绾绾捂住嘴笑,然后小声的开口:“当然是我娘亲长得最美了,她们一个个丑毙了。

”皓皓和宸宸立刻赞同的点头:“是啊,娘亲最美了。”轩辕玥满目深情的望着花疏雪,接了三个小家伙的话:“爹爹也认为你娘亲最美。”花疏雪只觉得心里甜甜的,管她美不美的,有了他们几个,她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再美又怎么样?一家人正在说着悄悄话,忽地他们身侧有人发出了惊呼,人人一脸的惊惧,齐齐的盯着高台上方。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还有些不明所以,那高台上礼部侍郎的话已经响了起来:“公主殿下这是?”一听到公主二字,轩辕玥和花疏雪齐齐的掉头望过去,只见高台上此时站着一个妖治的女人,这女子正是昨日在太子府闹场的轩辕洛樱,轩辕洛樱的身侧有两名男子,一人给她抱着琴,一人给她捧着裙摆,当真是槐丽无比,那两名男子都是绝色,已非昨天的二人,但是比起这两名男子,女子却要平凡得多,不过却在眼眉梢处画着妖治的色彩,显得很妖魅,艳丽的红唇,好似嗜人的蛇瞳,似乎随时能吞噬人似的,令人不感觉到性感,反而有一种腻味呕心。

不过她既如此画,大概以为这妆容有多美艳。轩辕洛樱的自以为是,花疏雪早就领教了的,明明是很平凡的一个人,偏偏自认为自已是天下第一美人,所跳之舞,明明是很平常的舞蹈,偏偏以为那是地上少有的绝美舞蹈,实在让人不敢恭讳。高台上,刑部侍郎正一脸无助的望着轩辕洛樱,眼面前的女子虽然放浪不羁,可她是皇室的公主啊,他哪里敢对她过份不敬啊。轩辕洛樱呵呵的笑起来:“侍郎大人难道看不出本宫是上台来参加选美的吗?”此言一出,下首不少人唇角狠抽,翻白眼,想骂娘。

凭她轩辕洛樱竟然前来选美,若不是她生得好,生在帝王之家,凭她的容貌,真是走在大街上都没有人回头望一眼,现在虽然是皇室的公主,好歹有些自知之明啊,人没有自知之明原来如此的可怕。不过虽然人人心中不屑,却没人敢说出来,刑部侍郎不知道怎么办?掉头望向了下首评委席上的太子轩辕玥。“太子殿下,娘娘你看这事?”轩辕洛樱一听刑部侍郎的话,转首皮笑肉不笑的望向了轩辕玥和花疏雪,尖锐的叫起来:“哟,这不是太子皇兄和太子妃皇嫂吗?怎么?昨日在太子府你们容不下皇妹,难道今日这里也要撵走皇妹吗?今日的选美赛可没有任何规定说本宫不能参加啊。

”轩辕玥一听轩辕洛樱的挑衅,便想发作起来,被花疏雪伸手按住了,她缓缓的起身笑望着高台上的轩辕洛樱。“公主此言差矣,其实本次的选美大赛确实没有局限性,任何人都可参赛,只要自已有信心就好,可是本宫看来看去,公主还是不要参赛的好,以免给皇室丢脸。”轩辕洛樱一听花疏雪的话,眼睛早绿了:“花疏雪,你是什么意思?”轩辕洛樱的话一落,轩辕玥冷沉嗜血的声音响了起来:“杜惊鸿,给我把公主带下来撵出去,竟然胆敢当众对太子妃不敬。

”轩辕玥周身冷戾嗜血,他一向是我行我素之人,根本不会理会别人的眼光,何况这轩辕洛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碴子,昨日大闹太子府,今日又来这里找碴,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按捺不住,就算安陵城内人说他欺人又怎么样?太子府的人一得到命令,便飞身上前拿人。轩辕洛樱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没想到昨日被花疏雪从太子府里撵出来,今日竟然还被撵,无论如何她不甘心,轩辕洛樱深知太子府的人身手十分的厉害,若是她落到他们的手里,定然还会被撵出去。

她心中一想,转身便往高台之后跑去,边跑还边大叫:“轩辕玥,花疏雪你们两个人欺人太甚,我不活了。”她一声不活了,扑通一声便跳到身后的碧湖之中,高台后数道惊呼声响起,不少人起身奔到了碧湖边,只见轩辕洛樱在湖水中扑腾了几下,整张脸都白了,忍不住朝岸边的人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她压根就不想死啊,可是岸上没人敢理会她,一起望向走过来的轩辕玥和花疏雪,轩辕玥一脸的无语,冷皓的声音响起来:“那湖水不过齐胸,你站好便是,何必大叫救命?”他的话一落,轩辕洛樱赶紧双脚落地,竟然真的湖水齐胸,压根就没有淹没过她,这下岸边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把她当成笑话看,偏偏轩辕玥又来了一句:“杜惊鸿,既然公主喜欢泡澡,那么就让她在这湖中慢慢的泡,记着没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不准她上来,谁若是胆敢拉她上来,便一同打下去。

”“是,殿下。”杜惊鸿领命,一挥手领着太子府的几名手下守住了湖岸,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回身又往高台前走去,因为选美赛还没有结束呢,碧湖中,轩辕洛樱冷得打颤儿,这湖并不是温泉,此时是早春,虽然万物复苏,到处一片清新,可是此时湖水中的寒气,依然很冷,一个时辰,只怕她早就冻僵了,可是太子府的人还在岸上守着,她根本就上不来,轩辕洛樱忍不住大叫起来:“轩辕玥,花疏雪,你们给我等着。”。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