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15章 前世情人

夜已经深了,轩辕霓裳和楚流光退了出去,轩辕玥又命人给纳兰悠安排了住的地方,虽然对于这纳兰悠,夫妻二人都不太喜欢,不过看他为了宸宸,竟然受了伤,所以再不好,也不能把人撵出去,所以便留了他住下来。轩辕玥拉着花疏雪的手,两个人一起回房间休息。花疏雪一想到宸宸没有下落,如何又睡得着呢,偎在轩辕玥的怀中,哀声叹气好长时间睡不着,最后轩辕玥一伸手点了她的穴道,她才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的睡过去,虽然雪儿睡了,可是轩辕玥却睡不着,他担心宸宸的心,并不比雪儿少,但是他知道宸宸不是皓皓和绾绾,虽然他们都是同样两三岁的孩子,但是宸宸其实是小九儿重生而来的,虽然他不记得前生的记忆了,但是骨子里的成熟依然在,所以很多时候,他显得很腹黑,虽然皓皓很冷酷,绾绾很霸道,但事实上这两个孩子是受了他的影响的,他的一言一动起了决策性的作用,这家伙一点都不像两三岁的孩子,也许别人不知道,但真正的九儿不是花家的花逸竹,他应该是一个地府的魂灵,要不然又如何去地府呢?又如何重生呢?这其中的一切都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可是宸宸虽然是九儿投生的,有着异于同龄人的精明和成熟,可是他倒底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轩辕玥还是担心,再看身边的雪儿因为睡梦中想到了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轩辕玥伸出大掌轻轻的抚平她眉间的轻愁,心中低喃,雪儿,以后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你不用再担心了。这一夜,轩辕玥并没有睡,不过一夜过去,杜惊鸿等人并没有带来宸宸的下落,反而且带来了另外一件事。夏国太子诸葛瀛死了,现在整个寒郸城内都挂起了白蕃,听说皇上下旨,三日内举国致哀,不准有任何的喜乐嫁娶之事。

听说本来皇上没打算如此做,是齐王殿下求来的旨意。现在整个寒郸城的人都说齐王殿下是菩萨心肠,佛祖转世,一朵真正的佛莲花。这件事传到了花疏雪的耳朵里,她差点没有笑出声来,眼里是浓浓的不屑,唇角是大大的讥讽,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夜冥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如此为自已造势,他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素商别院的正厅里,此时桌边围坐着数人,正在吃早饭,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宸宸还没有下落,花疏雪的心情更是十分的不好。不过想到诸葛瀛去世的事情,她们这些过去曾和他有过恩怨的,还是有过斗争的,自然该过去拜祭他一场。

“今日我们是否要前往夏国太子府拜祭一下诸葛瀛?”“好。”轩辕玥应声,他瞳眸中满是暗沉,虽然那诸葛瀛是他的对手,阴险狡诈,可是他宁愿他死在战场上,好过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上,现在诸葛瀛死了,如若不出意外,定然是那顶着诸葛枭的夜冥登上太子之位,那么将来云国将有个更难缠的对手,这诸葛瀛他是从来没担心过的,因为他深知他的禀性,知道用什么对付他,但现在这诸葛枭,他却是不知的,他既然是夜冥,定然是十分的厉害的。不知道今日是否可以见他,不管怎么样,他还真想会会他,摸摸他的深浅再说。

“可是若你现身,只怕夏国人便会知道你在夏国出现,到时候有些麻烦。”花疏雪有些担心,挑高了眉,本来她现在知道了夏国的齐王诸葛枭便是夜冥,可以暂时的先离开夏国,然后修练一杖魔天,等到修练好一杖魔天,再找那四样灵物,便可以来夏国抓这诸葛枭。可是谁知道,现在宸宸竟然不见了,他们现在若是离开这里,宸宸怎么办,他要是找回来,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一定会急坏了的。“没事,我们先去拜祭夏国太子,我倒要见见这夏国的齐王殿下,看看他究竟怎生的厉害?”轩辕玥想先摸摸底,看看这诸葛枭比起夏国太子诸葛瀛来如何。

“这?”花疏雪有些迟疑,其实她不想让轩辕和诸葛枭对战上,因为她怕他受伤,虽然轩辕的武功深不可测,可是如若诸葛枭那么好对付的话,祖师爷又何必让她找那四样灵物。“雪儿别担心了,大不了我们不住在这里,住夏国的驿宫,等找到宸宸,我们便离开夏国。”“那就这么定了。”花疏雪点头同意了,一众人全都起身,此时花疏雪也顾不得去想儿子宸宸了,因为就算她想,宸宸也不会贸然的出现,她能做的便是派人出去找。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老头子不知道究竟是何人?眼下还是先去夏国太子府拜祭一下,不但是轩辕玥和花疏雪,轩辕霓裳和楚流光二人也想去拜祭一下夏国太子诸葛瀛,此时大家对于曾经风华无限,荣宠一生的夏国太子充满了怜悯。

轩辕玥留了不少人下来保护皓皓和绾绾二人,还很认真的警告了这两家伙。“这一次千万别乱跑了,否则爹爹和娘亲就生气了,宸宸不见了,爹爹和娘亲都急死了。”两个小家伙乖乖的点头,宸宸不见了,他们也很着急,再看娘亲的脸上,一直没有笑过,所以两家伙不敢再有半点的非份之想。大人们见他们两个小家伙不说话,总算放下心来,其实轩辕玥知道宸宸不在,这两个小家伙还好一些,虽然比寻常人家的孩子早熟,但并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来,宸宸才是个厉害的。

一行人出了素商别院,一起前往夏国太子府。此时寒郸城内,各处都挂上了白蕃,一眼望去,满城缟素,再加上此刻是深冬,天气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雪了,大街上行人比往常少了很多。太子去世,全国举哀致敬,他们自然不该生事,酒楼茶肆,青楼楚馆中全都停业了,整个街道一片死寂。唯有太子府里人来人往的,虽然人人脸上悲哀,但不时的打招呼,也显得很有人气,朝中的大臣纷纷前来拜祭太子殿下,除了这些大臣,太子府显得有些冷清,夏国皇室中的人并没有出现多少,除了夏国公主诸葛桐外,别人并没有现身,很显然的这位太子殿下,在宫中并不讨喜,人气很低。

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出现后,满堂的大臣都惊讶起来,其中有人认识云国太子和云国的公主,至于曾经的阑国太子百里潭,因为脸上有淡淡的疤痕,再加上斜斜的一小揖墨发遮住了半天脸,所以那些夏国的大臣并没有认出楚流光,只听到他们有人惊呼起来。“这不是云国太子吗?他怎么来拜祭我们太子殿下了。”“是啊,真是云国太子,那他身边的女子是云国太子妃吗?”“恐怕是的。”灵堂上,夏国公主诸葛桐走了过来,微微的颔首:“没想到云国太子竟然现身于我寒郸城,怎么不通知我夏国的人,好迎接云国太子呢?”诸葛桐周身上下不卑不亢,不愧疚为皇室公主,很有仪范,一点也没有因为轩辕玥的突然到来而失态。

轩辕玥点了一下头,邪魅霸气的开口:“本宫乃是夏国太子的朋友,昨日刚到寒郸城,本想今日前来拜访夏国太子,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轩辕玥说到后面,语气有些沉重,对于诸葛瀛的死,他多少有些惋惜,再看此时灵堂之上,冷冷清清,不知道他活着风光无限的时候,可知道死去的凄冷。皇室中的人,除了公主诸葛桐外,并没有别人出现,可见皇室的薄幸寡情啊。花疏雪和轩辕霓裳等人拜祭过了夏国太子诸葛瀛,便走到了诸葛桐的面前,缓缓出声劝解。

“公主节哀顺便吧,人死不能复生,公主的心意到了,想必夏太子地下会有知的。”诸葛桐的眼晴有些红,说实在的她和这位太子皇兄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虽然皇室的兄弟姐妹们说他残暴不仁,性格喜怒无常,但她自认没有那么差。这里几人正说着话,门外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来。“齐王殿下到。”这一声诺唱完,轩辕玥和花疏雪等人缓缓的望向门前,瞳眸中冷寒无比,没想到这位齐王殿下竟然真的现身了。灵堂内的夏国朝中大臣纷纷起身,急切热络的迎到了门前,人人脸上有巴结之像,看来这位齐王殿下,是眼下夏国最受欢迎的人物了。

灵堂上,异口同声的声音响了起来:“见过齐王殿下。”“起来吧。”柔柔的如和风一般详和安逸的声音响起来,大臣们纷纷谢恩,然后让了开来。诸葛桐领着两名宫婢迎了上去,沉稳的开口:“见过十一皇兄。”“原来你也在这里,那本王就放心了。”温润的声音越发的如水一般柔融,夏国的大臣立刻齐声说了一句:“殿下真是慈悲之心。”先前的太子殿下和这位齐王殿下相比,根本就不可比,齐王殿下不但心地善良,而且对于他们这些朝中的大臣十分的温和,不像太子殿下,动不动便摆着一张冷面孔,好像别人欠他十八万似的,让人实在有些吃不消。

诸葛桐谢过了齐王诸葛枭,便侧首让了开来,指着身后的轩辕玥和花疏雪介绍起来。“这是云国太子和云国太子妃,还有云国公主。”轩辕玥和花疏雪等微微的朝着门前走来的男子点首致意,二人瞳眸都眯了起来,锁着这夏国的齐王殿下。只见他生得极美,五官如冠玉一般,眼形细长,深邃而温和,却又隐隐潜藏着深沉,墨发用白玉簪束起,周身上下贵不可言,不但如此,那安宁详和的光芒笼罩着他的周身,使得看着他的人不由自主的受到他的吸引,第一直觉便会觉得他像一朵圣洁的白色佛莲花,佛祖面前的那朵,令人不忍亵渎半分。

今日他穿一龙白色的锦衣,袖摆和袍摆绣着紫色的曼陀罗,于那详和圣洁中,透着一种极致的幽暗。花疏雪打量他的同时,发现他那双细长温和的瞳眸中竟然闪耀出光芒来,于灵堂之中分外的流光溢彩,他的唇角微微的勾出了笑意,望着花疏雪竟然低低的叹息。“素素,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灵堂中,众人顿时石化,望了望自家的这位齐王殿下,又望了望云国太子妃花疏雪,难道殿下认识这位云国太子妃,不过为何却要唤她素素呢?大家全都狐疑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轩辕玥一看诸葛枭的眼神儿,便心中翻江倒海的怒火,伸手拉了雪儿退到他的身侧,他嗜血暗沉的声音响了起来:“齐王殿下请自重,这是本宫的太子妃。”这男人望着雪儿的眼神实在是赤一裸一裸的威胁,他的眼神完全不同于燕国太子关湛的眼神,关湛是清明无私的,不含有任何侵犯的意味,但是这夏国的齐王殿下,瞳眸中完全不掩饰的那份深情,刻骨嗜血般的浓烈,他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情并不比他差多少,可是雪儿根本就不认识他啊。夏国的齐王殿下诸葛枭根本就不理会轩辕玥,直盯着花疏雪。

“素素,你忘了我吗?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能离开我啊。”他瞳眸中先前的圣洁光和退去,一瞬间染满了伤痛和忧郁:“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再冰冷我也不怕,我一直相信,一定会见到你的。”花疏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后想起了灵雀台关于大魔灵夜冥的记录,传闻这夜冥有一个深爱的青梅竹马的女人,那女人名白素素,白素素长得极美,不但人美,心地也是极好的,谁知道这样美好的她,有一天竟然落到了皇室皇子的眼里,那皇子为了得到白素素,用计把大将军夜冥调离了京城,谁知道等他回来的时候,叶素素竟然死了,夜冥几乎疯了,更令他疯狂的事,他调查得知,他最爱的女人,舍不得伤害一下的素素,他最善良的素素,竟然被那皇子给强暴了。

不但如此,还三个人一起强暴了白素素,所以当时的夜冥完全的怒了,一怒拭天,他冲进皇宫中,把皇室中所有人都杀了,然后还杀了很多人,一身的杀戳,那时候祖师爷乃是得道高僧,他下山除魔,那时候夜冥虽是人身,已然入了魔障,若不除掉必然还要杀人,所以祖师爷便和灵雀合一杀了夜冥,但是夜冥因为杀人太多,根本进不了轮回道,他的魂灵成了永生不灭之体,所以祖师爷便建了灵雀台,镇压住他的魂灵。没想到此次竟然让他逃了出来。花疏雪知道了诸葛枭嘴里的素素是何人时,便镇定得多,淡淡的开口:“夜冥,我不是白素素,我是花疏雪,你认错人了,而且我来这里是带你回去的。

”“带我回去,回哪里去?”诸葛枭因为花疏雪的拒绝,那双细长好看的瞳眸中,慢慢的染上了嗜血,戾气升腾起来,眼瞳中微微的血色,他的暴戾之气升了上来,不过他对花疏雪,依旧是温柔得似水的声音。“素素,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是我不好,不该保护不了你,我该死,所以这么多年我所受的一切,都是我该得的,但是你别装着不认识我好吗?”诸葛枭软软的哀求着,花疏雪蹙眉,看来自已和夜冥喜欢的那个女人白素素长得很像,所以这男人才会把她当成白素素,脸色拢上了一丝冷寒,她可不是什么白素素。

“夜冥,我再说一次,今日我来是带你离开的。”她说完,手中的龙魂刷的一声抽了出来,虽然打不过夜冥,但是她要试试他究竟有多厉因,灵堂上一道白芒闪过,冷寒的气流笼罩着整个灵堂,诸葛枭一望花疏雪手中的龙魂,便知道了她的身份,不过他不在意,依旧执着的开口:“素素,我们以后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好不好,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为你谋来的,不管你想要什么?”他说着往前走去,并不在乎花疏雪手中的龙魂,一般的怨灵恐怕不敢靠近她的龙魂,可是夜冥却是不一样的,他并不惧龙魂的气息,何况他现在身上有了精元,便和人一般无二。

轩辕玥看着这男人在灵堂上对着自已喜欢的女人情愿绵绵,左表白右表白的,一张俊毅的五官早就黑了,手中的暝王棋一挥便直对着前面的人挥了出去,暝王棋锋利无比好似一道利刃直闪出去,灵堂上,夏国的齐王殿下诸葛枭根本就不惧,手一抬,他的袍袖之中飞出一对银色的小铁锤,中间有一条银索连接着,此锤有个好听的名字,追月流星锤,快若星矢眨眼便迎上了轩辕玥的瞑王棋,两者相撞,火花四射,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看得灵堂上的大臣们目瞪口呆,四处躲避。

刚才殿下和这云国太子妃所说的话,他们是一句也听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向很温和安宁的殿下,为什么会一看到云国太子妃便叫她素素啊,还和云国太子打了起来。轩辕玥和诸葛枭二人,利器碰撞后未分出胜负,两人同时出掌,直拍向对方,以力对力再接了一招,一掌过后,二人皆往后一退,轩辕玥的脸色明显比诸葛枭要难看一些,花疏雪一看轩辕玥吃亏,脸色冷寒,飞身而上,持龙魂直迫向对面的诸葛枭,诸葛枭对于花疏雪明显没有敌意的,他有的只是满目柔情,还有那浓烈的悲伤,花疏雪的龙魂向他挥去的的时候,他忽然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龙魂,一点都不惧。

花疏雪一看龙魂被抓住无法施展,脚下一个旋风踢横扫了出去,诸葛枭一放手往后侧翻避了开来,对面的轩辕玥一看花疏雪吃瘪,大掌一伸再次的袭击向诸葛枭。夫妇二人同时出手,打算会会这诸葛枭,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实力,但是三个人还没有打起来,便听到灵堂上,夏国公主诸葛桐冷喝声响起:“住手,这里是灵堂,你们打什么?”轩辕玥和花疏雪同时一退,往旁边让了开来,此时再看灵堂之中。夏国的朝中大臣人人脸色心惊惧,一片惨白,而灵堂内被他们先前劲风扫到,一片狼籍。

两个人一看,终于不再出手。诸葛桐走了过来,脸色冷冷的开口:“云国太子,太子妃,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份了。这里是我们夏国,你们不是我皇兄的朋友吗?今日可是前来给他祭灵的,竟然在灵堂上打了起来,还有你们当这里是云国吗?竟然对夏国的齐王殿下出手。”虽然诸葛桐和这十一皇兄没什么感情,可他好歹是夏国皇室中的人,她岂能让别人当着他们的面欺负夏国人。轩辕玥和花疏雪二人同时回身望向了灵堂上的黑色棺木,然后向死者致谦,实在是先前齐王诸葛枭太过份了,轩辕玥才会动怒。

二人向灵堂上的死者致谦过后,便转身离去。轩辕玥再不想留下,这诸葛枭的一双眼睛盯着雪儿就没放松过,让他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夏国公主诸葛桐挽留轩辕玥住到夏国的驿宫中,被轩辕玥给直接的拒绝了,一行人出了夏国的太子府,那夏国的齐王殿下诸葛枭还想跟了他们后面出来,却被夏国公主诸葛桐给拉住了。“十一皇兄,你搞错了,那个女人不是素素,她是花疏雪。”虽然她不知道这素素是谁,因为这十一皇兄一直以来都是痴傻的人,现在虽说好了,可是这素素是谁,她是实在不知的。

诸葛枭听了诸葛桐的话,挑眉认真的想着方才的女人真的不是素素吗?不会啊,他等了素素一千多年了,现在总算见到她了,她竟然忘记他了,还嫁给了别人,这让他情何以堪啊。不行,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个女人是不是素素转世的,诸葛枭暗自下决心,不过在诸葛桐的面前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脸上总算恢复了先前的温和安宁,夏国的朝中大臣,松了一口气。诸葛桐吩咐太子府里的手下,暗中盯着轩辕玥等人看他们是否出城了?手下领命去办事,一路尾随着轩辕玥和花疏雪的马车,云国太子府的马车里,轩辕玥满脸的气恼,俊容之上笼上了冷寒,瞳眸一眨不眨深邃而幽暗,花疏雪笑着开口:“怎么了?”“难道你和夜冥喜欢的女人长得真那么像?”花疏雪摇了摇头,她哪里知道啊,可能真是这样的吧,要不然诸葛枭应该不会盯着她。

“不管你是谁,反正现在是我的太子妃。”轩辕玥伸出手紧搂着花疏雪,霸道的宣布,不管她是雪儿,抑或是白素素,都是他的女人,那诸葛枭靠边站,想和他抢女人,做梦。不过先前和诸葛枭交手,他还真探测不出诸葛枭究竟有多强的实力,以他目前的内力,要想擒住他是不可能的。轩辕玥正想着,花疏雪沉声开口:“有人跟踪我们。”“我知道,所以我们假装出城,等到天黑后再进城。”轩辕玥邪魅的开口,想诸葛枭的事情,先前她差点忍不住说出诸葛枭便是大魔灵夜冥的事情,但若是她真说出来,只怕夜冥未必会饶过那些大臣,他是暴戾的,根本不在乎人命的,虽然他看上去就像一朵云泥之上的佛莲花,可是血液里却是有毒的。

“我的一杖魔天很快就修练好了,可是还要找到四样灵物,这四样东西,我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花疏雪心焦的开口,轩辕玥搂着她温声训问:“那是什么?”“青鸟,火凤,银蛟,金狮。”花疏雪说完这四样东西,轩辕玥的眉头蹙了起来,双手习惯性的抱了花疏雪坐在他的腿上,反正马车内没有人,两个人很自然的窝在一起,花疏雪伸出手搂着轩辕玥的脖子,满脸的忧愁。“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这四样东西,若是能尽快找到它们,我便可以抓住夜冥,然后把他镇压在灵雀台里,现在灵雀台每年下降几米,若是再有几年,只怕所有的东西都毁掉了,我真害怕我毁掉了祖师爷的心血,”所以现在的她十分的忧虑,本来不知道夜冥是谁,但现在已经知道他是谁了,所以接下来只要找到四件灵物,就可以抓回夜冥了。

轩辕玥揽着花疏雪的腰很认真的想着,到哪里可以查到这四样东西,蓦然想到了云国宫中有一间藏书殿,殿里有不少的书籍,都是曾年的典藏,说不定可以从中找到这些东西的下落,如此一想便唇角擒着笑。“雪儿,不如回云国吧,我知道宫中有一间藏书殿,里面有不少旧年的典藏,说不定可以找到那四样灵物的下落,然后我们顺着足迹去找,一定可以抓住夜冥。”一想到诸葛枭望着雪儿的眼神儿,轩辕玥便恨不得立刻把他抓回灵雀台,让他永世不得超生。花疏雪想了一下,看来唯有这样了,靠在轩辕玥胸前闭上眼睛休息。

马车一路出寒郸城,又驶出去近二十里,方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停靠着。轩辕霓裳和楚流光还有纳兰悠等人都过来了,轩辕霓裳奇怪的开口:“皇兄,为何出寒郸城啊,皓皓他们可还在城里呢?”花疏雪此时已跃下了马车,沉稳的解释:“先前有人跟踪我们。那跟踪我们的人定然是夏国公主诸葛桐派出来的人,我们先假意出城,然后等到了晚上再进城,也是一样的。”“喔,原来是这样啊。”几个人恍然,此时天色尚早,四周的景色不错,几个人便分散开来,各处去散步。

轩辕玥牵着花疏雪的手顺着一条湖堤,慢慢的走着,虽是冬天,但是四周的青山绿水依然馥郁,并没有凋零,空气虽然有些冷,但却分外的清新,远离了所有的阴谋诡计,花疏雪忍不住开口。“玥,真想和你做一对闲云野鹤的神仙眷侣,再不理任何的繁杂之事。”他们带着三个孩子,真是快活好似一对神仙。可是偏偏玥是云国的太子,她是灵雀台的主子,所以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使命,要想过寻常人的生活,反而是一种奢侈。不过轩辕玥一听她的话,便认真了,伸手揽着她的腰,凭湖而立,波光潋潋的湖水里倒映着一对壁人,他瞳眸里满是浓浓的深情,温声开口:“雪儿,若是你想,我可以放下所有带着你和孩子们离开云国,找一处地方隐居下来,再不让任何人打搅到我们。

”花疏雪抬首,望着他,他漆黑的瞳眸中,闪烁着明珠一样的神彩,清晰的倒映着她的面容,是那般的笑意盈盈,虽然他们不能远离所有,但听到他如此说,感受到他浓厚的深情,她此生足矣。“玥,你明知道我和你要想过平凡的日子是不可能的,别忘了你是云国的太子,而我还有灵雀台的事情要做,我们都是身不由已的,只愿我们此生相契,永远的不离不弃。”花疏雪伸出手来,笑望着轩辕玥,轩辕玥立刻满脸璀璨的伸出手,五指相扣,紧紧的交缠在一起,然后转身静静的陷在暮色青光之中。

天色慢慢的黑了,众人在山林间休息了一会儿,便又纷纷上马,驾了马车一路回寒郸城。城门虽然还未关,但是已有兵卒在门前巡查,早晚这种时候,盘查是比较严的。轩辕玥经常在夏国走动,准备一块令牌是必须的,所以他命手下把令牌递上去的时候,那些守城门的家伙也没有为难他们,便放他们进城了,这一次,两三辆马车顺利的进了素商别院。素商别院里,皓皓和绾绾正在厅堂里跑来跑去的,眼看着天都黑了,两个小家伙还没有看到爹娘,所以别提多害怕了,生怕爹娘不见了,那他们可到哪里去找他们啊,爹娘会不会觉得他们很烦,所以不要他们了。

两个小家伙一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冲了出来,看到花疏雪的身影,冲到她的腿边便抱住她。“娘亲你可回来了,人家好担心啊。”绾绾的声音带着一些不安,自从宸宸不见了,她们便总害怕娘亲再不见了。花疏雪蹲下身子,伸出手抱了绾绾起来,身侧的轩辕玥也伸出手抱了皓皓,两个身影一先一后的进了正厅,花疏雪在问女儿。“为什么担心呢?”“不知道,就是心里很害怕很害怕。”绾绾指了指自已的小胸口,皓皓的小脸也绷得紧紧的,先前他也很害怕来着,但现在看到娘亲好多了。

看到绾绾和皓皓的神情,花疏雪心中有些了然,这两小家伙其实是很敏感的,要说皓皓很冷酷,绾绾很霸道,其实他们的主心骨是宸宸,现在宸宸一不见了,他们便不安了。“别担心了,娘亲不会不要扔下你们的。”“嗯,”绾绾总算露出了大大的笑脸,皓皓的脸色也温和了下来,几个人在正厅内坐了下来。门外,一道挺拔高壮的身影走进来,正是杜惊鸿。杜惊鸿的脸上似乎有了些喜色,一走进来便沉稳的禀报:“殿下,我们查到了纳兰公子画像上的人,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轩辕玥一听到杜惊鸿的话,早心急的起身沉声开口:“走,我们去把他带回来。

”轩辕玥一说完,楚流光和纳兰悠二人也站了起来:“我们陪你一起去。”花疏雪听到宸宸的下落,心情激动起来,也起身想跟轩辕玥一起去救宸宸,不过轩辕玥阻止了她:“你就留在素商别院内照顾孩子们,我们三个人,还带着不少手下,不会有事的。”花疏雪不再说什么,只是细心的叮咛他们:“你们小心些。”几个人应了声,很快走了,正厅里,花疏雪和轩辕霓裳二人带着皓皓和绾绾两个人吃了晚饭,然后在正厅里等候。夜慢慢的深了,几个人还没有回来,花疏雪的轩辕霓裳不禁担心了起来,她们怀中的两个小家伙已经点头打起磕睡来,本来想让人带他们下去睡,可是一动他们便又醒了,坚持要等宸宸回来。

轩辕霓裳最先忍不住,沉声开口:“皇嫂,你说不会有事吧。”“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了。”花疏雪摇头,心里想着凭轩辕玥以及云国太子府的人,再加上楚流光和纳兰悠,这么一个组合,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啊,所以没什么担心的,虽然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回来,肯定是被什么事给牵制住了,所以再等等吧。“没事,你别自已吓自已了。”花疏雪安慰轩辕霓裳,轩辕霓裳因为楚流光的事情,她有点变成惊弓之鸟了。不过听了花疏雪的话,总算安静了一些,门外隐隐有脚步声传来,轩辕霓裳便抱着皓皓冲了出去,皓皓被她一动,便醒了,伸出手搂着她的脖子,叫起来:“姑姑,怎么了?”轩辕霓裳望向外面,一行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轩辕玥,手中牵着的人不是宸宸又是谁,宸宸的小脸蛋上满是心虚,不过轩辕霓裳上下打量他一看,没看到他受到虐待或者被人毒打什么的,看上去混得不错,所以放下心来。

轩辕霓裳把手中的皓皓放下来,指了指轩辕玥手里的宸宸:“宸宸回来了。”一听说宸宸回来了,本来都快眯眼睡着了的绾绾从花疏雪的身上跃了下来,然后直扑到宸宸的面前,开心的笑起来。“宸宸,你没事吧?”“是啊,我们都想你了。”两个小家伙一人一句,花疏雪站了起来,走到轩辕玥等人的面前,关心的询问:“怎么样,没遇到什么事吧。”轩辕玥摇头,事倒是没遇到什么事,不过倒有个难缠的人物。花疏雪听轩辕说没事,一颗心放下来,打量了宸宸几眼,见儿子没事,一颗心总算落地了,一颗心落地,随之而来的便是暴怒,这小子真的太过份了,她们忙着做事情,他还敢给她们找这样的麻烦,想着脸色陡的一沉便冷声命令。

“宸宸,给我跪下。”花疏雪的冷冽之声一起,厅堂内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轩辕霓裳张嘴想开口说话,抬首便发现皇兄朝她摇头,示意他什么都不说,雪儿在教育儿子,千万别坦护他,这宸宸做事确实是太过份了,这小子若不好好教训,以后胆子更大,给他们惹的麻烦会越多。宸宸望了望花疏雪,又望了望厅堂内的爹爹,然后是轩辕霓裳,纳兰悠,一个个的望下去,没人理会他,只得认命的走到花疏雪的面前,缓缓的跪下来,小声的叫起来:“娘亲,人家知道错了。

”花疏雪看他乖乖认错的样子,心一软差点饶过他,不过想想他这种做法不惩罚是不行的,要不然以后都跟他学怎么办,所以脸色依旧板得很严,冷厉的开口:“你每次犯了错都如此说,你可知道这一次,大家都担心死了,想离开也离开不了,所以这次一定要重重的罚,。”花疏雪说完,便朝身侧的小东邪开口:“去取尺子来。”小东邪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可是不敢多说什么,应声走出去找了一块戒尺来。厅堂内寂静无声,没人敢说话,宸宸也不叫苦,定定的望着娘亲,看花疏雪的神色,他知道这一次娘亲真的生气了,他是最害怕娘亲生气的,所以宁愿挨打,只要娘亲不气就好了。

小东邪很快取了戒尺过来,递了上去。花疏雪冷冷的声音响起来:“宸宸,把手伸出来。”宸宸把手伸了出来,皓皓和绾绾二人一看娘亲真的要打,很是心疼,冲了过来,陪着宸宸一起跪着,两个人虽然害怕,但还是伸出了手:“娘亲,你别打宸宸一个人。”“娘亲,你也打我吧。”绾绾害怕疼,还没有打到手上便哭了,可是依旧伸出手,堂上看着的几人心软了,刚想张口替三个小家伙求情,便听到门外一道不满的声音响起来:“干什么,为什么打宸宸啊,为什么打他,你竟然打我的心肝宝贝,我和你没完。

”一个人嘴里说着没完,竟然直接坐到他们正厅的地上踢腿踢脚的闹了起来。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