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09章 杀了定王关波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一路往厅外走去,门外小东邪等人迎了上来:“主子。”“我们去永定候府一趟。”花疏雪沉声开口,然后望向一侧的青栾:“你留下来和杞洛他们说一声,让他们照顾好三个小孩子。”“是,主子。”一行人出了燕国太子府,府门外,有一辆豪华的马车,花疏雪和假扮成轩辕的纳兰悠二人上了马车,小东邪则一跃身上了前面的座驾,燕国太子府的管家脸上显出诧异之色,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而且把花疏雪等人送了出去。马车内,花疏雪望着纳兰悠,不悦的开口:“我希望你尽快恢复自已本来的面貌,别伪装轩辕了,其实他现在人就在燕国,如若他找到你,只怕你会吃亏。

”纳兰悠一怔,没想到云国太子轩辕竟然就在燕国,不由得诧异。“他既然在燕国,为何不现身呢?”花疏雪想了一下,然后沉声开口:“也许他是在等待时机。”说完不再说话,纳兰悠瞳眸中满是深邃沉思,凝神望着花疏雪的面容,虽然雪儿没有再提轩辕玥,但他轻易便看出她瞳眸中的暖人光泽,原来她一直爱着轩辕玥,纳兰悠长长的呼气,看来他真的要查清楚当年文顺帝有没有下旨灭尧国,如若文顺帝没有下旨灭尧国,看在雪儿的面子上,他可以不计较云国皇室中的人,但罪魁祸首是他坚决不会放过的。

马车一路往永定候府,永定候府虽然是陇暮城最有钱的豪门大户,但是从祖上有遗训下来,低调行事,不要惹祸上身,所以虽然他们季家是燕国举足轻重的人,但是却很有人缘,他们的底邸也在稍微偏静的一条街道上,远离了燕国的闹市中心,远远的一整条街都被青砖高墙圈了起来,马车一路行驶过去,那高大的围墙,掩盖了内里的情况,不过花疏雪还是看得有些咋舌,放下了车帘,轻声问:“这一整条街都是永定候府的府邸吗?”纳兰悠点头,然后慢慢的介绍:“我们的大舅舅便是现任的永定候爷,他是季家的长子,住在永定候府最东面的正院里,二舅舅和三舅舅都是经商之人,不参与任何的朝政之事,他们的家眷都住在西面二进的院子里,现在外祖母住在永定候府的正居里,随了大舅舅一起住的。

”花疏雪点了点头,对于永定候府的情况现在大致是了解些了。马车总算停了下来,花疏雪和纳兰悠还没有下马车的时候,便听到外面数道声音整齐的响起来:“恭迎小姐回府。”花疏雪缓缓的下车,刚落地便听到大门内响起一道颤抖的声音:“我的儿,你可回来了。”她掉首望过去,阳光照耀下,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太太,急急的从门内走出来,人未近前,眼泪便刷刷的流了下来,身后扶着她的人该是她的媳妇儿,现任的候夫人,同样满目慈爱的望着马车下面的花疏雪,花疏雪看着这些人,心里不由得涌起很多的暖意。

老夫人已经冲了过来,还没等她开口,便冲过来一把抱住她,欣喜的叫起来:“如音,你可回来了,娘亲知道错了,你想嫁就嫁给长亭吧,娘亲知道你喜欢他,其实他也是个好孩子,娘亲就是怕你在皇室中被人欺负了。”花疏雪的眼里一瞬间有些潮湿,说实在的,外祖母一定是极爱极爱这个女儿的,所以才会妥协。她怎能告诉她,她的女儿如音和女婿长亭早在二十多年前便被人杀了,所以她缓缓的开口:“娘,没事,我不怪你,我回来看你了。”“如音,娘就知道你是乖孩子,我们如音一向是个乖孩子。

”老夫人说完还掉首瞪了身后的候夫人一眼,训斥:“一定是你们怕她给你们丢脸,所以不让她回来是不是?你们这些家伙太过份了,为什么要欺负我的女儿啊。”候夫人知道老夫人是犯糊涂,也不计较,婆母大人除了在女儿这件事上犯糊涂,别的地方可一点都不糊涂,对她其实还不错,所以候夫人并不计较她的话,柔柔的开口:“是,母亲,是我们做错了。”“知错就好,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如音。”老夫人警告过后,便回身拉着花疏雪往府内走去,先前她出来的时候有气无力的还要人架着呢,这会子竟然精神好多了,眉开眼笑的拉着花疏雪一路往里而去。

花疏雪一进永定候府,便四处打量着,这永定候府果然有钱人家,各处都显得华丽恢宏,不但是府邸奢华,就是府上的下人,也都是华衣美服的,明显的比别家的下人要好得多。老夫人拉着花疏雪的手,一路穿亭越栏的往后面她所居住的正居走去,路上,候夫人命令了小丫鬟立刻去准备吃的东西,老太太从昨夜回来,一直闹到现在,早膳什么的都没有吃,这如何撑得下去啊。小丫鬟应声跑走了,花疏雪等人已经走到了老太太住的院子了,圆形的雕花拱门,门里立着两个婆子,一看到老太太满脸笑的走进来,个个都很高兴,院子各处在清扫的下人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起望着这边。

老夫人心情好,也不计较这些丫头婆子的,拉着花疏雪一路进了自已住的地方,人一坐定,便高兴的朝门外叫起来:“火铃,快过来上茶。”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闪身进来了,忙碌的为花疏雪等人奉茶。她的茶刚斟好,便又听到老夫人下命令:“火铃,我让你给我收起来的那些珠宝呢,快把它们都抬出来,这是给小姐的陪嫁物,现在小姐回来了,自然是要让她带回去的。”花疏雪听着老夫人一迭连声的下命令,忙伸手拉了拉:“娘,你别忙碌了,我们说说话。”火铃闪身下去了,老夫人听了花疏雪的话,总算停止了忙碌,伸出手握着花疏雪的手。

“如音,告诉娘,跟了长亭之后,他有没有让你吃苦。”花疏雪摇头,一脸的笑,想到了轩辕,那神情妩媚而娇艳,使得屋内的人都看得清楚,她过得很好。“他对我很好,对了,我们还生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呢?”“这个我知道,”老夫人笑得越发的开心:“我见过悠儿,他长得真是和长亭当年一个模样,实在是好俊的一个孩子啊,可是这么多年他都不来看我了,这个小子太没有良心了,你该回去好好教训他。”当年尧国被灭的事情,没人敢告诉老夫人,所以她并不知道女儿女婿已不在的事,不过过去她见过几次纳兰悠,长大后,纳兰悠忙着复仇,很少来看望这位外祖母,因为每回外祖母便会问他关于母亲的事情,让他的心十分的难受。

“嗯,回头我一定好好的教训他,狠揍他二十板子。”说到这儿,花疏雪冷睨向望着她的纳兰悠,纳兰悠的嘴角明显的抽了抽。老夫人笑起来,正想阻止花疏雪的行为,门外有人端了托盘进来,上面摆着几样点心和饭菜。候夫人立刻招手示意小丫鬟过来,亲自动手摆在了老夫人的面前,然后温和的开口:“母亲,吃饭了,要是如音知道你不肯吃饭,她该生气了。”她话一落,花疏雪立刻接了口:“不吃饭怎么行呢?真是不爱惜自已的身体啊。”老夫人一听花疏雪的话立刻笑眯眯的开口:“我先前不饿,这会子饿了,快,我来吃饭。

”她像个小孩子似的,屋子里不少人一下子笑了起来。花疏雪取了一双筷子侍候着老夫人用膳,一边挟菜,一边柔声的哄着她,老夫人满脸的笑别提多开心了。屋子里其她人都望着这一幕,心中说不出的感概,老夫人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如此开心过了。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火铃带了几个人把两只装满珠宝的大箱子抬了进来,每个箱子都沉甸甸的,两个人抬都有些吃力。老夫人一看到火铃抬了箱子进来,她也吃得差不多了,便不吃了,兴致很高的吩咐打开来。箱子一打开,花疏雪有些瞠目结舌,因为箱子里全是名贵的珠宝,祖母绿,红珊瑚,更有饱满的粉红珍珠,这两大箱的东西,可比阑国隽阳帝百里冰送来的东西名贵得多了,那老夫人笑眯眯的望着花疏雪:“如音,这是娘亲当年给你准备的嫁妆,虽然现有有些迟了,也是娘亲的心意,你把它带回去,告诉长亭可不许欺负了我女儿,别以为我女儿没有娘家。

”花疏雪点了点头,然后望向身侧的候夫人,老夫人竟然给自个的女儿准备了这么多的嫁妆,候夫人不生气吗?不过候夫人的神色分毫未变,似乎一点都不以为意,看来季家确实是有钱的大户,这些珠宝在候夫人眼里,大概不算什么吧,所以她才会不惊不动的。老夫人一看花疏雪的动作,便有些生气了:“你看她干什么,这是娘亲给你准备的,哪一个敢说啊?”候夫人笑笑:“娘亲,没人说。”她说完还朝花疏雪挤了挤眼睛,然后柔声开口:“如音,你带着吧,别让娘亲不高兴了。

”老夫人总算高兴了,满意的点头:“你嫂子还算是个明事理的,所以你别担心了。”花疏雪不再说什么,然后陪着老夫人又说了一会子话,老夫人因为昨天一夜没睡,一直折腾到现在,所以很快有些累了,花疏雪便和她告辞,老夫人拉着她要留她住下来,花疏雪脸色有些为难,她哪里能住在候府里,太子府里还有她的三个孩子呢,最后假托长亭身子不舒服,才被准允了离开,不过老夫人一再的要她常回来看看她,花疏雪也答应她了,最后老夫人总算被火铃等婢侍候着睡下了。

候府前面的正厅上。花疏雪和纳兰悠二人坐在厅堂之上,候夫人陪着他们说话。“悠儿,你要和妹妹相处好了,你们可是亲兄妹。”原来候夫人知道了现在的轩辕便是纳兰悠,看来昨儿晚上他进了候府,告知了季家人一切,所以他们才会知道。纳兰悠点头,花疏雪没有说什么,起身告辞,候夫人竟然坚持要把那两大箱子的珠宝送给花疏雪,花疏雪哪里肯收啊,她凭什么收季家的东西。“这是婆母大人当年给你娘的嫁妆,她一看到这个便伤心,因为当年阻止你娘的婚事,而没有把嫁妆送出去,没想到后来你娘竟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候夫人想起当年的事情,明显的也很伤心。她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往下说:“我们谁也不敢告诉她,如音其实已经死了,若是被她知道,她定然活不过去的,这些东西你带走吧,就算全了老夫人的一条心意。”花疏雪还想开口拒绝,纳兰悠沉稳的声音响起来:“雪儿,带回去吧,这也算是娘亲的东西,舅舅他们不需要这些东西。”季家每年都给朝廷捐一大笔的银子,又如何会在乎这么两箱东西呢。花疏雪还想拒绝,正在这时候,候府门外,有人奔了进来,前面是候家的管事,后面竟然是青栾,花疏雪一看到青栾脸色黑沉沉的,不由得担心起来,赶紧的迎了上去。

“怎么回事?”青栾连喘气都顾不得喘,焦急的开口:“主子,你回去吧,顾皇后竟然带了一批人围住了燕国的太子府,说定王关波之死,定然是主子所为,所以命令太子府的人把主子交出来。”青栾的话音一落,花疏雪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周身的薄怒,冷冷的一握拳头。“走。”没想到顾皇后竟然猜到了这一层,可那又怎么样,她现在又有什么凭证证明是她们杀了定王关波呢,竟然还跑来太子府抓人。身后的候夫人和纳兰悠二人的脸色同时的变了,候夫人望向纳兰悠:“你还是去看看吧,别让你妹妹出事。

”“知道了。”纳兰悠应声跟着花疏雪走了出去,众人上了马车,然后纳兰悠命人把花疏雪一路送回太子府。远远的,太子府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不但有顾皇后带来的人,竟然还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围观在四周指指点点的,不过不敢靠得太近,都离得很远,猜测着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花疏雪的马车一停,便迫不及待的跃下了马车,领着身后的小东邪和青栾二人下了马车。马车上面的纳兰悠身形未动,注意着外面的情况,现在他顶着云国太子的名头,不好行事,所以还是看看情况再说,若是雪儿应付不了,他定然是要出手的。

花疏雪等三人一出现在燕国太子府门前,一辆豪华马车内端坐着的顾皇后便发令了:“抓住她们。”太子府门前的数十名兵将呼啦一声围了过来,人人手执长剑,直指向花疏雪。顾皇后从马车内缓缓的下来,花疏雪冷睨着她,昨日在宫中看她,虽然平凡还有些珠光宝气,今日再看,不但丑,还有些狰狞,因为定王关波的死,使得这位顾皇后全然的失了狂,所以此时的她周身上下没有一似一毫皇后的仪态,有的只是残狠,嗜血。她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离花疏雪三米之外停了下来,尖锐的声音响起来。

“花疏雪,你竟然胆敢加害定王,不但杀了他,还把他吊在燕国的城墙之上,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顾皇后一言落,花疏雪并不害怕恐惧,森冷的开口:“不知道皇后娘娘凭什么说我杀了定王关波,还把他吊在城门之上。”顾皇后一挥手,身后走出来几个下人,这些人都是定王的手下,昨夜被定王派去监视跟踪花疏雪等人,可是后来他们被甩掉了,等到他们回到王爷的别院时,发现王爷竟然不见了,今儿一大早,便知道王爷被人杀了,不但如此,还被人吊在城墙之上,胸前刺淫字。

几个手下赶紧把此事禀报给顾皇后,所以顾皇后便认定了是花疏雪杀死了定王关波,立刻命令刑部的尚书带兵将过来抓人。刑部尚书虽然不敢如此做,到太子府拿人,他们是有几个脑袋啊,可是现在死的人是定王关波,他再不好,也是皇室的皇子,无论如何都该走一趟。顾皇后身后的几名手下走了出来,望了一眼花疏雪,然后垂首禀报:“昨夜,王爷让属下等人监视着花小姐,后来花小姐和一名手下出府了,不过属下等人跟踪她失败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那手下的话一落,顾皇后便狠厉的开口:“花疏雪,这几人武功都不错,跟踪你竟然还跟丢了,可见你的武功十分的厉害,昨夜我儿子被杀,还被人前胸刺了一个淫字,不是你又是何人?”花疏雪瞳眸幽暗,她倒是没想到这几个手下会把这些事禀报给顾皇后,不过单凭几个跟踪的人,便认定她是杀定王关波的人,这是不是太不足信了。

想着冷冷的开口:“顾皇后,你单凭几个手下的话,又何以肯定是我杀了定王关波,他们可看见我杀定王爷了,可看见我把人吊在城门之上了,是有物证,还是有人证了,难道燕国的王法就是怀疑谁了,便认定了是那人杀人了,那么我要说,定王平时得罪的人可多了,这陇暮城内,多少人都恨他,我想杀他的人多的是了,皇后娘娘是不是把所有人都抓起来才对。”顾皇后没想到花疏雪竟然如此牙尖嘴利,一时间还真难定她的罪,不过想到儿子的死,那可是她的希望啊,现在竟然被人杀死了,所以无论如何她不能让儿子白白的死掉,所以顾皇后也不管花疏雪的狡辩,直接命令刑部的兵卒。

“还不把人带回去,一定要重重的审,本宫就不信重刑之下她会熬住不交待,。”刑部尚书左右为难,事实上单凭几个手下的话,根本不足以肯定这花小姐便是杀定王的嫌犯,可是现在皇后下令了,他又不敢不遵,一时间左右为难之际。太子府的大门忽啦一声的拉开了,门内数道身影闪了出来,最先闪出来的竟是三个小孩子,先前他们过来的时候,远远的便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一听到有人想抓她的娘亲,他们不由得心急了,直接叫起来。“你们这些坏蛋,竟然胆敢抓我的娘亲。

”宸宸身形一窜便跑了过来,手一扬,手中的毒粉便纷纷洒了下来,刑部的数名兵卒都应声而倒,那些没有沾到毒粉的人纷纷的后退,谁也不敢靠近,这一次连顾皇后的脸色也变了,缓缓的往后退了两步,生怕自已遭到这小孩子的毒害。绾绾更是破口大骂:“你这个丑八怪女人,竟然想抓我娘亲,干爹不会放过你的,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跺了喂鱼。”顾皇后听着绾绾的骂声,还有宸宸毒辣的手段,像抓到把柄似的尖叫起来,命令刑部尚书。“刑部尚书可是看到了,连小孩子都如此的毒辣,何况是他们的母亲,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定王是他们杀的吗?”大门内,杞洛和黑栾等人也闪身出来了,杞洛周身的嗜杀,瞳眸更是如冰山一般冷彻骨的寒气,性感的唇紧抿成一团,冷冷的瞪视着太子府门外的顾皇后等人,今日若是这顾皇后胆敢动一下,他定然要让她们血溅当场。

不过杞洛的念头刚落,还没有等到顾皇后再开口。太子府门外的大街上,整齐有力的马蹄声响起来,很快奔驰了过来,尘土飞扬,足有近千人,眨眼的功夫便落地,团团的包围了过来。最正中的一匹白色骏马之上,一人旋风般的跃了下来,飞快的走了过来。近前众人才看清来人竟是燕国太子关湛,关湛俊美的五官上此时满是冰霜,凌厉的瞳眸直射向燕国的刑部尚书,沉稳犀利的声音响起来:“刑部尚书,你堂堂朝廷的命官,竟然听从一个妇人的调遣,你可知罪?”刑部尚书一听,脸色噌的一下白了,飞快的跪下,他身后的刑部兵卒也纷纷的跪下来。

“臣等见过太子殿下,殿下,臣该死。”这刑部尚书自然知道关湛的厉害之处,所以此刻满脸的冷汗,真后悔听从了皇后的调遣。顾皇后一听关湛的话,那狰狞的面容此刻满是是愤怒,指着关湛责问:“太子是什么意思?你皇兄昨夜被人杀死,本宫来抓人有什么错?”关湛听了身后顾皇后的话,缓缓的转身,他瞳眸中满是阴骜,乌沉沉的,好似海上的迷雾一般,令人看不真切,没来由的恐慌,顾皇后的心沉甸甸的,若不是儿子的死,她是不会去招惹这个太子的,虽然她嫉恨愤怒,可是却知道这太子能顺利的爬上太子之位,还赢得朝臣的心服,手段是很厉害的。

可是现在她儿子已经死了,所以她还害怕什么呢,想到这,顾皇后的底气便又足了,睁大眼气势汹汹的瞪视着对面的关湛。关湛缓缓的走过来,离顾皇后几步几遥,清醇的声音响了起来。“皇兄之死本殿也很痛心,皇后娘娘一口咬定皇兄是住在我太子府的花小姐所下,那么请问皇后娘娘,是有人证呢,还是有物证,还是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来证明花家小姐所杀的皇兄,现在这人是住在我太子府了,皇后娘娘便把矛头指着花小姐,本殿想问一下皇后娘娘,你这是针对花小姐呢,还是针对本殿,还是想借机把脏水泼到本殿的身上。

”这最后一句话出来,顾皇后脸色一变,身子一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若是坐实了关湛的最后一句,说轻了是她皇后没有了,说重了恐怕连她背后的顾家都没得好处。想到她背后的顾家,顾皇后的心里有些清醒,后悔来太子府拿人的冲动了。现在燕国皇上病重,掌家的可是太子殿下,现在若是她得罪了太子殿下,不知道他如何收拾她,以前她还有儿子,幻想着除掉太子,便可以让儿子登位,可是现在儿子没了,她还能依靠谁。顾皇后想到最后,不禁心头悲凉起来。

关湛的话落,看到顾皇后的脸色变了,神情退缩了,也不想在今日这种光景之下,针对顾皇后,必竟她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想着沉声命令身后的陆弃:“立刻命人送皇后回宫。”“是,殿下。”陆弃走到顾皇后的面前,沉声开口:“皇后娘娘请。”顾皇后咬牙,心里十分的狂怒,可是望了望关湛,那一身的冷寒之意,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使得人不敢对视,她又有何能力和关湛对抗呢。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回身上了马车,那背影一下子老了几岁。太子府门外,关湛请走了顾皇后,回身再踱步走到刑部尚书等人面前,神情肃穆而嗜血,阴森森的好久也没有开口。

刑部尚书等人如临大敌,连连的磕头:“下官该死,请殿下饶下官一次。”身后兵将谁也不敢说话,关湛的声音慢慢的响起,冷且寒。“万年,如若再有下一次,你摘掉的不是头上的官帽,而是你的头颅。”关湛的话一亮,刑部尚书万年只觉得脖子上一凉,好似有钢刀飞过,历来他是斩人的一个,若是换成他是刀下的一个,他脸色比谁都白,连连的应声。“是,太子殿下,下官不敢了。”“回去罚奉禄三个月,留察。”关湛狠戾的话响起,万年等人缓缓的起身,然后告安退出太子府门前,直走出好远才敢上马,万年两腿发软,还是被手下的兵将给架上去的,他真是吓坏了。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皇后已经过气了,殿下才是如日中天,如若不出意外,皇后和她背后的顾家很快便要倒霉了。本来皇后有定王这张牌在手里,大家还能有所顾虑,因为若是有一日定王登基,他们可就当心了,但现在定王死了,皇后还指着谁呢?刑部尚书万年立刻后悔自已不该听皇后的调派,而惹恼了太子,幸好殿下给了他一次机会,他定当小心才是。官府的人一走,太子府对面街道上驻足的百姓立刻四下分散了,赶快离开。这里可是太子府,先前太子连皇后都轻而易举的对付了,何况是别人呢?关湛眼见着四周人流已散,缓缓的向花疏雪的面前走来,一身的风华,瞳眸清透,唇齿擒香,整个人就好像山道最清透的泉水一般,令人觉得舒服。

他温润清醇的声音响起:“雪儿,进去吧,没事了。”花疏雪点头,望着关湛的时候,难得的脸上拢上了笑意,缓缓的开口:“谢谢你了。”“你跟我客气什么,”关湛摇头,然后请了花疏雪进太子府,三个小家伙分别拉着他们的手一起走了进去。那亲热的样子倒好像是一家人似的,门前的杞洛,一瞬间周身涌动着暴怒,还有那压抑的排山倒海的戾寒之气,瞳眸腾腾闪烁着燎原之火,唇角紧抿成一条线,大手下意识的紧握成一团。小东邪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自然把他的神情看在了眼里,想起主子的怀疑,还故意开口补了一句。

“我们家主子和燕国太子怎么看怎么般配,说不定好事近了。”此言一出,身侧的杞洛整张脸都黑了,转身想好好的教训一下小东邪,可是掉首却看到那家伙早就闪身进去了。小东邪又不想找死,自然知道这杞洛很可能就是云国太子,那么他若是发起怒来,一般人如何承受得了。关湛的手下陆弃等人经过杞洛身边的时候,个个一脸奇怪的望着他,不知道他如此怒火冲天的是为了什么事,一起走了进去,最后只剩下杞洛一个人,深深的呼吸,调整自已的情绪,然后脚步沉重的走了进去,抬首便看到前方并排走的两个人,在阳光下,果然是很和谐的一对,可是那实在是太刺眼了。

杞洛想着,心中燃烧着汹汹的大火,难道他要恢复真身,把纳兰悠给收拾了,然后和关湛好好的斗斗,把自已的女人和孩子全都抢回来,一个都不能少。关湛领着陆弃等人把花疏雪母子三人一起送进了锦绣园,并叮咛她们好好的休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一切事情都有他呢?皓皓和宸宸连连的挥手,笑得特别的甜:“干爹,再见,干爹走好。”一直停在厅外的杞洛,瞳眸冒着火,快烧了起来。锦绣园的正厅里,花疏雪正陪着孩子们说话,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然后飞快的招手示意小东邪过来,然后附着她的耳朵小声的嘀咕。

小东邪的唇边擒着笑,很快走了出去,抬首扫了一眼厅外的杞洛,淡淡的开口:“杞洛,主子陪小宝贝们说会子话,我们先下去吧。”杞洛一听,长眉跳了跳,十分的不乐意,不过小东邪盯着他,他也不好不离开,最后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正厅里,花疏雪一听到杞洛和小东邪等人离开的脚步,唇边擒着笑,柔声的询问:“皓皓,宸宸,绾绾,娘亲问你们,你们觉得干爹好吗?”三个小家伙睁圆了大眼睛,想起关湛对他们的各种好,然后用力的点头:“嗯,干爹对我们挺好的。

”“那他喜欢你们吗?你们喜欢他吗?”花疏雪继续问儿子和女儿,三个小家伙想了一下,然后用力的点头。花疏雪暴出最惊人的一句:“如果娘亲嫁给干爹,你们同意吗?”此言一出,三家伙怔住了,面面相觑,然后小眉儿便蹙了起来,杞洛说过,若是娘亲嫁人,那么那人便是来抢娘亲的,那他们不是没有娘亲了吗?如此一想,三人脸色齐齐的黑了,皓皓很小声的说:“娘亲,干爹是不是来抢你的,那我们不是没有娘亲了。”宸宸和绾绾的小脸蛋上便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神情,似乎自已立刻成了没有娘亲的人了。

尤其是宸宸,一想到没了娘亲,他嘴一咧哇的一声哭了,然后绾绾也哭了,兄妹二人一唱一合的哭得别提多响亮了。花疏雪的唇角抽了抽,然后笑着开口:“好了,谁告诉你们干爹是来抢娘亲的,没有这样的事。”皓皓一脸认真的开口:“是杞洛说的。”宸宸和绾绾也点了点头,然后一人一句的开口:“杞洛说干爹便是来抢娘亲的。”“杞洛还说,若是娘亲嫁给干爹,以后还会生小弟弟和小妹妹,就不要我们了。”“我们不要啊。”两个小家伙再次的哭了起来,花疏雪不但无语,脸也黑了,不过对于杞洛的身份倒是越发的起疑了,只是看到小家伙哭得伤心,赶紧的开口:“别哭了,干爹不是来抢娘亲的,他是因为太喜欢皓皓宸宸,还有绾绾,所以才想娶的娘亲,他若是娶娘亲,不但不会抢皓皓宸宸的娘亲,还会爱你们,这样你们不但有娘亲爱,还有干爹爱。

”“真的吗?”这下宸宸和绾绾止住了哭声,睁着一双大眼睛,很认真的相视着,然后一起望向花疏雪。“娘亲说的是真的吗?”花疏雪用力的点头,然后认真的问三个小家伙:“你们说娘亲骗过人吗?”“没有。”三人一起点头,完全的相信了花疏雪的话,可是又想起了杞洛所说的话,难道杞洛是骗他们的不成,不应该啊,杞洛对他们可是很好的,怎么会骗他们呢?“娘亲一定要嫁给干爹吗?”绾绾柔声问,花疏雪很认真的点头:“娘亲正在想,你想干爹又厉害又可以护我们,何况这燕国太子府真大啊,我们住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是不是?”皓皓和宸宸等人不说话了,然后一起望向花疏雪。

“娘亲,我们知道了。”三人有些无奈的开口,不过他们决定了,待会儿悄悄的去问问杞洛,干爹究竟是不是来抢他们娘亲的,如若干爹不是来抢娘亲的,那他们便同意让娘亲嫁给干爹。花疏雪唇角擒着意味深长的笑,她就不信了,如若杞洛真的是轩辕的话,他依然能无动于衷,既然他宁愿受伤,也要待在她身边,说明他一直是喜欢她的,恐怕不会同意自已嫁给别的男人,也不会同意自已的孩子叫别人为爹。厅堂上三个小家伙因为有话要问,所以假装有些累了,一起打起了哈欠,花疏雪又岂会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关心的开口。

“你们是不是累了,那娘亲让青姨带你们下去休息。”“好的,娘亲。”花疏雪唤出门外的青栾,把三个小家伙带下去休息,小东邪也闪身进来了。等到皓皓他们都走了,小东邪飞快的走过来:“主子怎么样?皓皓他们有没有反弹?”花疏雪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开口:“如果不出意外,杞洛真的是轩辕。”一想到他真的是轩辕,便想到先前她们救他的时候,他所受的刀伤,还有脸上的疤伤,那些伤是否可以复原,还有他留在她的身边的心意,让她既感动,又深深的为他心疼,更为当初自已一怒离开他而自责。

小东邪伸出手紧握着花疏雪的手:“如若他真的是云国太子,说明他是真心实意喜欢主子的,主子以后千万别再怀疑他的用心了,未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两个人联手一起面对吧,总比一个人面对的好。”这三年来,她每想起当初主子生皓皓她们所说的话,她便知道她是真心实意喜欢云国太子的。现在云国太子如此做,说明他心中是有主子的,既然是相爱的两个人,何必再彼此折磨呢。“可是?”花疏雪想到了纳兰悠的事情,她是纳兰悠的妹妹,也是尧国被灭的后代,尧国被灭,当初究竟是不是文顺帝下的旨意呢,如若真是他下的旨意,即便她无心参合云国和尧国的事情,可是轩辕又如何想呢?“怎么了?主子。

”小东邪看花疏雪脸色不好,关心的询问。花疏雪停了一会儿,心情有些沉重的开口:“你忘了我是纳兰悠的妹妹,尧国的公主,如若轩辕知道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会如何想,这不是我们所能想的。”“他一定不会在意的,必竟主子从来没想过为尧国人报仇,如若想过为尧国人报仇,当初就不会开天灯救他一命了,大可以让他死掉。”。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