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05章 怒打燕国公主

雅间里花疏雪听了轩辕霓裳的话,瞳眸攸的一暗,脸色冷冽,不由得对这位隽阳帝起了疑心,究竟是什么样的武功,竟然可以使人练得瞳眸成妖治之色。这不由得让她疑惑,难道夜冥便是附魂在百里冰身上的,不过想想又不可能,因为元湛明明说了,当日上灵雀台的人只有他和诸葛瀛,还有他们各自带着的手下,并没有听说百里冰掺合在其中,这又是怎么回事,看来她有必要见见百里冰,检查一下,他究竟是夜冥附身,还是真的习了一门邪门之功。雅间里,轩辕霓裳还在叮咛花疏雪,她是真的害怕花疏雪遭到百里冰的迫害,那个男人实在太狼心狗肺了。

门被人叩了两下,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正是脸上被划了两道疤痕的楚流光,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周身上下的尊贵还是隐隐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不过想想他曾经的光芒,花疏雪不由得瞳眸暗了暗,心里并不十分的好受,想起了从前光华万丈的百里潭,一身的温文尔雅,多少女子倾慕的对象,那时候的他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今日的一切。楚流光走进来,一双瞳眸淡淡的扫了花疏雪一眼,并没有十分的在意,他抬首望向轩辕霓裳的时候,却是满目的温柔光泽,唇角也勾出了笑意,温润的开口:“霓裳,我们该回去了,夜深了。

”轩辕霓裳点头,然后伸手招了招,示意楚流光近前,她拉他坐下来,然后指了指对面的花疏雪:“流光,她是我最喜欢的好朋友。”楚流光抬头,温雅的向花疏雪打招呼。“你好。”花疏雪点头,望着他脸上醒目的疤痕,指了指:“他脸上的疤痕没办法去掉吗?”轩辕霓裳摇头,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其实流光脸上的疤痕不是没办法去掉,而是因为她所带的钱没有了,当时为了救他,她把身上的钱全给了那救他性命的大夫,后来两个人东躲西藏的过日子,都是卖艺筹钱过日子,不过这些话她没办法和花疏雪说,这时候楚流光又开口了:“霓裳,我们回去吧。

”自从失忆后,楚流光不太喜欢和陌生的人相处,很粘她。轩辕霓裳站起了身,伸手握着楚流光,两人一起望向花疏雪:“雪儿,我回去了。”花疏雪忍不住开口:“你们现在住在哪儿啊。”轩辕霓裳有些发愣,因为她住的地方有些差,所以不想让雪儿知道她此刻的境地,所以不自在的笑笑。“我们四处走,没有一个安定的居所。”花疏雪点头,这时候她已经知道轩辕霓裳先前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了,心里微微的心疼,她是云国荣宠一身的公主,可是为了爱竟然可以如此的委曲求全,现在她可以肯定,她是真的很爱楚流光的。

“好,我住在燕国太子府,你有事可以来找我。”“好的,雪儿,”轩辕霓裳和楚流光走了出去,门外小东邪闪了进来,花疏雪立刻招手让她过来:“邪儿,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小东邪不知道花疏雪想干什么,想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开口:“有一些碎银子,还有五张一千两的银票。”“把两千两的银票送给公主,一定要让她收下,让她好好照顾楚流光。”花疏雪沉声开口,她很为这一对心疼,小东邪点头闪身走了出去,花疏雪从二楼支开的窗户往外张望,看到轩辕霓裳和楚流光走到了一楼的大厅,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神情温柔,彼此有情有意,虽然苦点,但是比起从前的求而不得,霓裳明显的快乐很多。

他们走到大门口,感受到二楼的眸光,便转身望过来,然后朝着花疏雪摆了摆手。花疏雪笑着点头,她是真心的祝福他们,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了酒楼,小东邪追了出去。雅间外面响起了欢快的说话声,青栾领着三个小家伙走了进来,三人一进来,四下打量,没看到轩辕霓裳的身影,宸宸便奇怪了:“娘亲,霓裳姑姑呢?”“喔,姑姑和流光叔叔离开了。”花疏雪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头,心微微疼,此刻她都说不出究竟是为谁疼了,为霓裳疼,还是为孩子疼,还是为她自已疼。

小东邪从门外走了进来,沉稳的开口:“主子,属下把银票送到霓裳公主的手里了。”“嗯,那就好,但愿他们这一对能永远的恩爱,楚流光若是有一天恢复了记忆,也不要负了霓裳,她付出了很多。”花疏雪说完站起了身,转身便往外面走去,小东邪等人伸出手一人牵了一个孩子,一起离开酒楼。落在最后面的杞洛,眉蹙了起来,听到先前花疏雪的话,他的心绞痛了,雪儿永远是那么的善良,他永生也不会负她的,只是希望他们能早点的解开心结。一行人出了酒楼,此时街道上人影绰绰,已经没有先前的人多了。

街道边还摆一些小玩艺儿,十分的有趣,一来人少,二来花疏雪不知道太子府的宴席是不是结束了,所以便打算带儿子逛逛陇暮城的夜市。一行数人边走边逛,倒也很热闹。尤其是三个小家伙长得可爱,再加上老二宸宸使劲的卖萌,所以每到一处地方,买一样人家必然是要多送一样的,所以很快三个小孩子的手里都拿了不少的东西,可爱的小脸蛋上满是笑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等到三个小家伙的东西买得差不多了,夜很深了,众人纷纷的上马车,一路回燕国太子府。

因为不知道云国太子等人走没走,所以花疏雪命令黑栾驾车从太子府的侧门而进,一路进锦锦园,然后下车。锦绣园中,三五个小丫鬟正凑在一起激动的说着云国太子和阑国隽阳帝的风姿,一抬首看到花疏雪等人过来,忙齐齐的过来行礼。“见过花小姐。”花疏雪点了一下头,转身准备进房间,想了想便又停住询问:“云国太子和隽阳帝等人有没有离开。”花疏雪一开口,那几个小丫鬟以为她想看看云国太子和隽阳帝等人的模样,赶紧的过来禀报。“花小姐,他们还没有走呢,不过应该很快了,宴席已经结束了,所以奴婢们便回来当差了,现在云国太子和隽阳帝等人好像正在厅上用茶,花小姐若是想见见他们,还有机会呢?”小丫鬟们理所当然的以为,谁不想看看名闻天下的云国太子是何等的风姿啊。

花疏雪瞳眸攸暗,并不理会这些小丫鬟,转身便领着小东邪等人走进锦绣园的正厅。“天色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千万不要到前面去。”既然那云国太子等人还没有走,他们还是不要惊动他们的好,见面了反而很难堪,倒不如不见,至于隽阳帝百里冰,看来她要找个机会探探他的底,看他究竟是何人,肃王百里冰还是夜冥。小东邪和青栾黑栾等人应声,正准备去休息,忽然发现一件事,三个吵人的小宝贝哪里去了,不但是他们不见了,就是杞洛也不见了。堂上几人的脸色立刻变了,花疏雪急急的站起身来,沉声开口:“皓皓,宸宸他们呢?”小东邪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先前他们是一起从马车上下来的,然后三个小家伙便跟在他们的后面,因为这里是锦绣园,他们便放心了,所以没注意他们,想必便是在那个时候,三家伙悄悄的溜走了,好在杞洛也不见了,应该是跟他们在一起的,所以小东邪松了一口气。

“他们想必是往太子府前面去了,你放心吧,杞洛一定跟着他们了。”花疏雪的脸色冷了,本来她就是不想见到轩辕玥等人,所以才会去逛陇暮城,没想到现在一回来,小家伙竟然跑到前面去了,但愿轩辕玥等人已经走了,花疏雪心中祈祷,却不敢耽搁,实在担心那三个小捣蛋又生出什么事了。“走,去前面看看。”花疏雪一声令下,转身便往锦绣园外面走去。身后的小东邪等人心急不已,跟着花疏雪前往陇暮园前面。远远的大家还没有走到燕国太子府的正厅,便听到隐约传来的喧哗之声,花疏雪顿觉不妙,生怕儿子出事,脚下更加快了脚步。

正厅门外立着太子府管家,恭敬开口:“见过花小姐。”“发生什么事了?”花疏雪一指里面的吵闹,沉声询问。管家赶紧的禀报:“回花小姐的话,是小公子惹事了,他用紫色的琉璃珠砸花了盈盈公主的脸。”原来,皓皓和宸宸等人一回到太子府,便心急的想看看云国太子生得怎样的绝色风华之姿,所以等到大人们说话的时候,三个小家伙便悄悄的溜出了锦绣园,不想被杞洛瞧见了,赶紧的追上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无奈三个家伙死命的央求着杞洛,要看看云国太子长什么样子,杞洛不忍心拒绝他们,便答应带他们去见云国的太子,不过却让三个孩子答应,只远远的看一眼便回来。

三小家伙自然满口答应,所以杞洛便带着他们前往太子府的门外,三人小心的观看厅上的云国太子。果然和杞洛说的一般绝色无双,俊美不凡,虽然不知道他和干爹比起来哪个更俊一些,但是确实是个很俊的人儿。本来三个小家伙看完了便准备离开的,谁知道好巧不巧看到燕国公主关盈盈竟然靠在云国太子身边,满脸的春心荡漾,一脸倾慕的盯着云国太子,恨不得把云国太子生吞活剥了。皓皓等人一看到关盈盈便生气了,再看她竟然想打云国太子的主意,不由得恼怒异常,一抬手便摸出了晚上逛街买的一枚紫色琉璃珠,直接的手一弹便直射向燕国公主关盈盈的脸,那关盈盈只顾着挑逗身边的男人,哪里防到背后有人来这么一手,所以生生的被皓皓给砸中了,哎呀一声叫唤,疼得大叫起来,赶紧用手捂住脸,血竟从指缝溢出来,关盈盈的整张脸都白了。

厅上的人本来正在说话,不防有人来这么一手。燕国太子关湛立刻吩咐陆弃过来查看是什么人,陆弃闪身出来,便看到门侧首立着三个小孩子,个个脸色冷冷的瞪视着厅堂内的关盈盈,一脸的活该神情,而在他们不远处立着一个高大脸上有红斑的男子。陆弃把三个小孩子和杞洛全都带进了太子府的正厅里。几个人刚被带进去,花疏雪便赶了过来。厅堂内,关盈盈脸色惨白的指着皓皓和宸宸,咬牙切齿的低吼:“又是你们,又是你们,”她吼完便望向上首端坐着太子关湛,尖叫:“太子殿下,难道你还想护着他们不可。

”关湛一看到三个小家伙,不关心他们砸花了关盈盈的脸,倒是关心旁边云国太子轩辕玥看到这三个家伙的表情,只见轩辕玥瞳眸微眯,隐有不悦,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关湛松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望向下首的关盈盈。“盈盈,他们乃是小孩子,你和小孩子计较什么?”厅堂之上,关湛的话一落,下首陪坐在隽阳帝百里冰身边的瑶华公主开口附和:“是啊,皇姐,你和小孩子计较什么,他们也就是捣蛋罢了。”另外两名公主也附和着点头。

关盈盈的一张脸气白了,急切的起身瞪视着所有人,然后大声叫起来:“你们全都欺负我,不行,今天我一定饶不过这家伙。”她说完便朝身侧带来的太监命令:“快,抓住他们。”关盈盈的命令一下,那身后的太监和宫女不敢动,这里是燕国太子府,没有太子的命令谁敢动啊。云国太子轩辕玥和阑国的隽阳帝百里冰二人皆一脸的看好戏,一边喝茶一边望着眼面前发生的事情,似乎并不打算掺与。正厅里,除了关盈盈愤怒的哭声,并没有人说话,关盈盈一看没人理会她,气得抬首便打了身边的丫鬟一耳光,然后火大的冲了过来,直奔皓皓等人的身边,就想教训这三个小孩子。

就在这时,门前几道身影闪了进来,为首的人一身的白衣,眉宇清丽逼人,周身的水灵,一走进来,便冷喝一声:“住手。”关盈盈的的身子急速的停住了,正厅里所有人都望向了门前喝令的人,然后大家全都呆住了,云国太子轩辕玥,阑国新帝隽阳帝,还有燕国太子关湛等人,一起呆呆的望着那举手投足雍拥华贵的女子,她周身的冷寒之气,瞳眸凌厉的好似一把刀似的,直逼向关盈盈,并没有看任何人。关盈盈看着她的眸光,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液,可是很快反应过来,现在她才是受害者,忍不住大叫起来:“花疏雪,没想到竟然是你,你跑到燕国太子府来做什么?”关盈盈意念一动,飞快的望向身后的轩辕玥,然后冷冷的讥讽。

“你不会是知道云国太子来了我燕国,所以便追来了吧,还有这三个野孩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关盈盈的话一落,厅堂上几人的脸色变了,花疏雪周身上下的寒气,她最讨厌别人说她的儿子是野孩子,然后便是云国太子轩辕玥,最后连三个小家伙的脸色都变了,正想发怒,谁知道有人竟比他们更快一步的发怒。杞洛身形一动,身若翩鸿,快若游龙,眨眼便窜了过去,然后一抬手啪啪啪的数下扇耳光的声音在燕国太子府的大厅内响起,这速度快得令人反应不过来,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杞洛已经打完了关盈盈退了开来,此时再看这位燕国公主,整张脸变成了猪头一般,肿涨肥大,不但如此,脸上还皮肉外翻,毁了容。

杞洛打完了关盈盈,粗硬的声音响起:“原来燕国的皇室教养也不过如此,找打。”他一说完众人总算回过神来,关盈盈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脸上又疼又肿还愤怒,最后一口气接不上来,直接便昏了过去,她身后的太监和宫女紧张的走过去,叫了起来:“公主,公主。”太子府的正厅上,关湛瞳眸微眯,眼神冷冽,望向了杞洛,这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当着云国太子阑国隽阳帝等人的面,面不改色,唯我独尊,此人究竟是谁?为何他从未听说过天下间有如此狂傲之人呢?关湛一边想一边命令太子府的人:“立刻送公主回宫,命御医给公主好好珍治。

”“是,殿下。”太子府的管家带人把关盈盈扶了出去,送上太子府的马车,然后命人送回宫中去。太子府的正厅上,关盈盈一走,花疏雪收敛了神色,先前她也是被杞洛的出手给震住了,同时震住的还有他对皓皓等人的爱心,比任何人都强烈。此时,皓皓和宸宸等早围到杞洛的身边去,三个小孩子一脸笑的仰望着他。“杞洛,你是好样的。”皓皓竖起了大拇指,身侧的宸宸飞快的望了对面的云国太子一眼,然后满脸不屑的开口:“有些人光长得好看,有个屁用。”绾绾也接了口:“是啊,好看有个屁用。

”先前杞洛还说这云国太子有多好多好,照他们看来,也就长得好看一点罢了,先前那关盈盈欺负他们的时候,他竟然还看好戏,一点爱心都没有,所以即使他长得好看,他们也不会把坏心眼的人送给娘亲。花疏雪和杞洛二人听了三家伙的话,脸色全都黑了。花疏雪冷冷的警告三个孩子:“皓皓,宸宸,绾绾。”三个小家伙一听娘亲充满警告的话,总算不说话了,依旧亲热的围在杞洛的身边,虽然杞洛长得有点丑,不过他们喜欢他。花疏雪警告了儿子,转首望向上首的关湛:“疏雪在此替皓皓他们向燕国太子道谦,给太子添麻烦了。

”关湛的瞳眸微暗,侧首望向一边的轩辕玥,轩辕玥从花疏雪出现后,眼睛便没有离开过,一直盯着她,一动也不动。关湛挑眉,脸色冷冷,不过望向花疏雪的时候便有了笑意,微微点头:“没事,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小孩子只是贪玩好已,不是什么大事情,你还是带孩子们回去休息吧。”花疏雪唇角微微的扯了一抹笑,道了谢,然后转身领着儿子们走出去,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望向轩辕玥。不过心里却是难受的,所以她只想离开这里,正厅里气息有些令人窒息。

不过花疏雪还没有走出去,身后的轩辕玥急切的起身走了两步沉痛的叫了一声。“雪儿。”花疏雪听到这声音,身子忍不住轻颤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停住了脚步,虽然她不想见到他,可是既然两个人见面了,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所以转身扯了一抹笑,望向对面的男子,依旧和从前一样的眉眼,一样的光华如玉,一样的霸气,瞳眸中是深深的懊恼,毫不掩饰的染在脸上,花疏雪盯着对面的男子,慢慢的心里竟然不觉得难受,因为虽然是一样的容貌,总让她有些错离的感觉,这是怎么了?她以为她再见到轩辕的时候一定是极痛苦的,可是现在看来,并没有如此。

“见过云国太子。”她坦然的说出这句话,唇角擒着笑。“雪儿。”轩辕玥又叫了一声,一时竟不知道从何说起,想起方才的小孩子,难道那是雪儿生的孩子,瞳眸攸的黯然了,沉痛极了。“今儿个天色已晚了,云太子有什么话还是回头再说吧。”她说完转身便走了,身后厅堂上数道身影望着她,皓皓和宸宸等人拽着杞洛,一众人闪身离开了太子府的正厅,回锦绣园。路上花疏雪脸色微冷,瞳眸更是幽寒,十分的奇怪为何先前面对轩辕的时候,她情绪一点波动都没有呢,她以为自已看见他肯定是会激动的,没想到竟然什么都没有,真是好奇怪。

身后的杞洛满脸紧张的盯着前面的身影,见她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心提到了嗓子眼了。他手边的皓皓和宸宸一人一边的牵着他的手,然后大赞他的武功厉害,三个小家伙说得别提多热闹了,似乎把先前惹出来的事情给忘了。花疏雪身后的小东邪奇怪的开口:“主子,怎么了?”她看出花疏雪似乎有些困惑,所以才会开口问。听到她的问话,花疏雪陡的睁大眼睛,她想到了那里不对劲了,是眼神,轩辕玥的眼神,并不是记忆中那双疼宠自已的眼神,这人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愧疚,是自责,但唯独没有那种疼宠心爱女人的如水光芒,还有他的声音也有些不对劲,刚才他因为激动,所以所说出来的话根本就不是真正轩辕玥的声音,所以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轩辕,他是别人假冒的,所以她才会在最初的激动过后,竟然奇异的冷静了下来,原来是这样。

小东邪看花疏雪脸色变了几变,越发的不安起来,紧盯着她。花疏雪想通了这个,唇角勾出嗜冷的笑,她不但想通了这云国太子是假冒的,他还想到了这轩辕玥是何人假冒的,因为会对她有内疚之心的只有一个人,纳兰悠。“其实这个云国太子是假的。”花疏雪一开口,身后的几人全都停住了身子,人人脸色惊讶,唯有最后面的杞洛,瞳眸深邃暗黑无边,心中有着微微的甜意,没想到雪儿一照面便知道那人是别人假扮的,她心中一定是喜欢着他的,她当初之所以离开,完全是因为被他气到了,所以他此次一定要解开她的心结,让她明白,他的喜欢是不掺任何别的因素的,为了她,他什么样的事都可以做。

小东邪挑眉,脸色阴骜冷寒:“如若这云国太子是假的,那么真正的云国太子呢?他不会有事吧。”“他不会有事,”花疏雪摇头,上一次已是意外了,以后再有人想伤他,恐怕很难,所以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差错。“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要揭穿此人吗?他究竟是谁啊,实在是可恨,竟然冒充云太子。”青栾冷冷的怒哼,皓皓和宸宸等一听到先前看到的人竟然是假冒的云太子,小脸上总算好看了一些,那这么说,真正的云太子未必是个坏人喔,三个人唇角又勾出了笑意,然后望向杞洛,认真的开口。

“杞洛,我们一定要把那个假的云太子抓起来,不让他做坏事儿。”杞洛点头:“好,等逮到机会,我们便抓住他。”花疏雪一听后面的话,停住了脚步,回首望向身后的几人,从大到小的几个人感受到她眼光的凌厉,几人同时的垂首,一排四个,就像犯错误的小孩子似的,把头垂得低低的,谁也不敢多说话了。花疏雪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不过依旧没忘了冷冷的警告他们,。“杞洛,以后若是你再不经过我的同意,私自带他们到处跑,你就别跟着我们了。”“是。

”杞洛点头,不过今儿晚上他的心情极好,低垂的头,唇角微微勾出笑意。身侧的皓皓和宸宸绾绾三人,一脸乖乖的样子:“娘亲,我们下次真的不敢了,你别怪杞洛了。”“你们再惹事,我便把他撵走,他留下,你们捣蛋的事做得越发的多了。”“娘亲,人家知道错了。”三家伙一听娘亲要把杞洛撵走,不愿意了,飞快的应声。花疏雪总算放过他们了,转身领着人回锦绣园,不过人还没有走到锦绣园,便有人飞速的从一边闪了出来,挡住了她们的去路。花疏雪抬头,拦住她们去路的竟是阑国的新帝隽阳帝百里冰。

百里冰俊毅的五官有些妖治,正如霓裳所说的一般,他的瞳眸在灯光的照射下,竟然隐有红棠之色,透着诡异,花疏雪身后的皓皓和宸宸等人一反应过来,便飞快的后退一步,然后同时指着百里冰叫了起来:“妖怪啊。”三个人全都躲到了杞洛的身后去了,花疏雪扫了一眼百里冰,见他拦着自已,正好,她也想试探一下百里冰,便吩咐身后的杞洛:“杞洛,把皓皓他们带回去休息。”这一次杞洛听了花疏雪的话,却没有理会,反而是命令身侧的青栾和黑栾:“你们把皓皓他们带回去休息,我和小东邪留下来。

”现在的百里冰已不是当年的百里冰,听说他弑兄杀父,心性早已残狠不已,所以他岂会让雪儿留下来。他强势霸道的命令,青栾和黑栾没办法拒绝,而且他们也知道杞洛的武功,可比他们二人厉害得多了,留下他保护主子反而更好,所以二人便应了一声,带着三个小孩子回锦绣园而去。花疏雪没有说什么,抬首望向拦住他们去路的百里冰。“不知道隽阳帝拦住我的去路所为何事?”隽阳帝百里冰夺人心魂的瞳眸紧锁着花疏雪,想到了从前种种的过往,唇角微微的勾起,竟是难得的笑意,只是因为他的眼睛散发出淡淡的红艳之色,所以显得妖治异常。

“刚才的孩子是云国太子的孩子吗?”花疏雪没有说话,微眯眼盯着百里冰,发现他的身上源源不断的能量,轻易可看出他非凡的实力,三年的时间,他的变化真是太大了,而且此人身上有浓厚的阴诡之息,花疏雪不禁怀疑了,不动声色的挑眉沉声:“不知道隽阳帝此话是何道理,何以如此问?”她如此一说,百里冰不再追问,不过心中已经肯定了,那三个孩子确实是云国太子轩辕玥的孩子。同时他的心中有了一些打算,这花疏雪从前便是他肃王百里冰的妻,后来虽然嫁给了云国太子,但是很明显的她和轩辕玥已经破裂了关系,那么这时候正是他的机会,因为他喜欢花疏雪,所以他会善待花疏雪的,自从他练了九阳邪功,他已不能再生孩子了,所以这三个孩子倒可以培养成他的继承人。

百里冰心中念头一起,唇角的笑意更柔和了,暗红的瞳眸中好似拢了一层红艳的轻纱,因为他心情的关系,那红越发的浓厚。他缓缓的再次开口:“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花疏雪不知道他想和她谈什么,不过倒也不怕他使什么坏心眼,挥手让身后的小东邪和杞洛二人退下去,小东邪领命转身离去,杞洛还不肯走,被他强行拽走了,不过两个人离得并不远,依然看得见百里冰和花疏雪二人。四周安静无声,花疏雪抬眉,唇角微微勾出凉如水的笑意。“不知道隽阳帝想和我说什么?”“朕愿意娶你为皇后,封你的孩子为太子和公主。

”百里冰的话落,花疏雪直接被雷了,然后定定的望着百里冰,怀疑他是不是脑子糊涂了,他堂堂阑国的隽阳帝,竟然要娶她一个带着拖油瓶的人为皇后,还说要封她的儿子和女儿为太子和公主。“百里冰,你脑子没坏掉吧,我可没有和别人共侍一夫的习惯。”花疏雪冷讽他,她的第一反应,这男人不知道动什么坏主意了。此人做事向来是有阴谋诡计的。百里冰听了花疏雪的话,不气不恼,扬眉,整张脸越发的充满了邪气。“你若是愿意嫁给我,我可以为你废了整个后宫。

”自从他练了九阳神功之后,除了在练功之时需要四个处女之身让他采阴补阳之外,别的时候他对于男女之事根本就不热衷,也许再过段时间,他连一点兴趣都没有了,除了练功的时候才会萌升了这种兴趣,别的时间根本就没有,所以为了花疏雪废了整个后宫有什么不可以的。花疏雪的嘴角狠抽了几下,相当的无语,没想到百里冰竟然愿意为了她废了整个后宫,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不过他要娶她的事,使得她认清了一件事,百里冰根本就不是夜冥,因为她身上有龙魂,就算是夜冥他也会顾忌她的,绝对不会要求娶她的,现在百里冰一脸坚定的要娶她,还要为他废了整个后宫,她不认为自已有如此大的魅力,她只认为百里冰定然又在耍什么心计,不但如此,此人恐怕习了一种邪门的功夫,所以才会异于寻常人。

“谢谢隽阳帝了,我还真没有想过做阑国的皇后。”百里冰弑兄杀父,这种天理不容的人,她如何会嫁他呢,而且他这种人早晚是会遭到报应的,她可不想找死。不过她的拒绝,并没有让百里冰收回心意,他仍然很认真的开口:“希望你认真的考虑,只要你嫁给我,不管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的。”百里冰说完一闪身便离开了,花疏雪定定的望着漆黑的夜幕,唇角紧抿,十分的无语。刚才她已经看得很清楚,百里冰对她并没有多少的爱意,可是却坚定的要娶她,她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不过无论如何,这种男人她是不会嫁的。

小东邪和杞洛两个人走了过来,花疏雪转身淡淡的开口。“回去吧。”一行三人回锦绣院,小东邪并没有说什么,杞洛望着花疏雪想开口询问她,那百里冰究竟和她说了什么,但又怕自已一开口,会让花疏雪发现什么,所以最后什么都没问,强行忍住了。锦绣园里,三个小家伙已经被青栾哄睡了,黑栾和杞洛二人也自回房去休息了。花疏雪的房间里,青栾和小东邪二人一边侍候着花疏雪沐浴,一边询问先前肃王百里冰找主子的事情。花疏雪想了想倒也没有隐瞒两个手下:“他大概是疯了,竟然想娶我做阑国的皇后,还要封皓皓他们为阑国的太子和公主,不但如此,还要为我废了整个后宫,你说可笑不可笑。

”花疏雪靠在木桶边,轻撩起桶里的花瓣,淡淡的雾气笼起,使得她的脸越发的千娇百媚。小东邪和青栾二婢脸色同时一变,没想到百里冰见主子竟然是为了这件事。“主子,百里冰是不是夜冥,”小东邪开口询问,先前看他的眼睛是妖治的红艳,她忍不住怀疑他是夜冥了。花疏雪摇头:“他不是夜冥,但是我可以肯定他是习了一种邪门的功夫,这种功夫很可能有其阴邪的一面。”“传说有一些邪门的功夫,可以令男人不事男女之事,还有些甚至令男人无法生育。

”小东邪话音一落,花疏雪的脸色陡的一变,纤手狠狠的一拍浴桶之中的水,桶中的花瓣飞出去半天高,然后纷纷坠落,花疏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可恶,我还想着百里冰为何坚持要娶我呢,我明明看他眼中并无任何的爱慕之意,却愿意娶我,为了我废了整个后宫,现在想来,他现在根本就不好男女之事,废不废后宫都是一样,而他之所以想娶我,是因为我的三个孩子。”小东邪一听花疏雪的话,脸色也难看了,狠狠的开口:“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动起了孩子们的主意,可恨的东西。

”“主子,我们要当心些,这男人自然动起了这样的心思,皓皓他们可是很危险的。”花疏雪点头,然后吩咐小东邪:“从现在开始你吩咐杞洛和黑栾二人,让他们全力保护皓皓他们。”现在她确认了百里冰不是夜冥,关湛也不太可能是夜冥,那么看来她要尽快前往夏国一趟,看看那诸葛瀛是不是夜冥。大魔灵夜冥,她是见过一次的,以前她一直以为夜冥是一个千年的老妖怪,邪恶残忍,可是她见过一次他的幻像,没想到此人竟然十分的年轻,不但年轻还美若墨玉,一头银白的长发,肤若寒冰,温柔而忧郁的眼睛,喜欢穿一袭白色的衣服,好似芙蕖初绽,圣洁高雅,如若不是知道他便是大魔灵夜冥,她实在不会相信原来夜冥竟是一个绝色美男子。

那一次她见了他的幻像之后,立刻查了灵雀台的记录,才知道原来夜冥当年死的时候只不过二十五岁,当年他不但艳冠天下,还是赫赫有名的战将,他曾是天下至纯至善之人,后来一怒杀弑天下,无数血腥尽毁于他的手中,死后魂灵永生不灭。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